你们跟父母的关系如何?

我的性格跟周围都不一样,我看中品格超越亲情,自己的父母如果撒谎,卑劣我都会避而远之,别人说再怎么样他是你们的父母,可是我看中良知超越亲情。
已邀请:
父母樂於助人,非常疼愛我,但經常以愛我的理由來傷害我。功過相抵就歸零。只是父母是非常斯德哥爾摩症晚期。相信大統一祖國的人。導致我們只能活在平行世界。所以,關係不好。但不想撕破臉。如果他們死了,我會哭。如果我反共死了,希望他們會哭。
父亲体制内官员,对共产党问题不发一言,年轻事本来就从事洗脑工作,我如何反党他只会叫我低调点别害家人,老共什么都干得出来,香港问题他只会一笑而过,认为香港年轻人勇气可嘉,但他不会评论太多。感觉就是中立这个样子,我叫他看翻墙新闻他说不看也懂,唯一评价过胡耀邦80分,胡锦涛65分,毛发动一次次疯狂运动害了整整2代人。
母亲贴着红色势力赚钱,个人来说颇有成就,反党大中华膠,不支持港独,支持寻求自由,民主,开放,法治。(商人原因极度希望法治开明,民主认为不那么迫切)
我逢共必反,中华民族主义者,认为再这么下去会令民族去到万劫不复,从叛亲离,共产党是害人精。
老婆没政治立场,抖音,综艺活着那种,支持香港年轻人,但对他们做什么不太清楚,觉得社会不公平就要反抗,对自由一点认识都没有,认为民主等于选票,我教她长期翻墙,知道墙内外新闻完全不一样
我沒有父母,只有投資人。
跟父母只有血緣和經濟關係,有互相贍養義務,沒有任何感情。
仲长若谷 黑夜很黑,星星很亮,但照亮黑暗一颗星星远远不够
我猜本站有两类人
一类是从小受父母压迫 从父母身上逐渐认识到共产党本质
另一类是受父母保护 同时有机会接触墙外真相

而我想说的是 其实哪一种都不重要
无论父母是迫害还是保护 
如果他们当年更加中立一些 
或许你现在也是粉红大军中的一员
当他们觉醒的那天 应该很羡慕你们才是

所以我们要做的 是感谢这一切带来的清醒
同时为下一代争取更好的环境
那些恨父母的孩子 因为你的觉醒
你们的下一代不会再恨你
那些被父母保护并来到这里的孩子
你们也将更加懂得如何造福下一代

这便是我们发声的意义 不是吗?
和父母、兄弟沒有感情,除了外在可觀察的東西外,對他們一無所知,他們對我亦如是。平時偶爾父母會聊天,不時爭吵和冷戰。小時候父母只有一次帶我和兄弟出去玩,外出吃飯的次數一隻手都數得過來,印象中每個人都不怎說話,氣氛非常壓抑。以前會和兄弟聊天,大概上中學後幾乎不說話了,有小時候和父親玩棋的記憶,沒有和父母聊天的記憶(他們哄三、四歲時的我的話不算聊天的話)。直至中學某年意識到這種不正常後開始覺得很痛苦,找過外人把我的話告訴母親,可她毫無回應才感到徹底失望。

家對我來說是個監獄是個豬圈,哪天大家搬出去住了大概就永不再見。
水浅茶清 从品葱到新品葱
良知超越亲情”和我共“大义灭亲划清界限”也就一般模样了。
有句话叫屁股决定脑袋,在什么位置说什么话,绝大多数的50后、60后辈作为改革开放的受益人,作为亲身经历者,他们的内心是对我共改革开放40年的成就表示支持和肯定的。这作为一个政治起点较高的年轻人自然是难以接收的。
尽管政治观点不同,但是亲情是无法割裂,也无需割裂的。为了所谓政治观点去伤害亲情,则违反了基本的普世价值,与屠龙少年无二差别。
我不如父母,因为我换位思考之后发现,如果换成我在父母当时的环境下,完全不能做到比他们更好,甚至远远不如。
希冠陈 赤纳粹特色社会主义民主专政共和帝国暴政下的保守社会民主自由主义/中间主义反贼
父亲从我出生后就跑路了,玩失踪。之后才知道,初中毕业,假造牙医执照,巴结重庆以前某个女性高管。之后她调到北京后跟她走了,现在是北京某个牙科诊所主任,一年几百万,有个女儿,最近和他老婆离婚了,但是女儿归老婆了。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去年才想起跟我有联系。一开始,不计计较过去的话,觉得他有点意思,跟我谈人生大道理。越谈越发现他表面上只是浮夸,而且思维貌似开阔但是很局限。见了他两次,用糖衣炮弹砸我跟我未婚妻,Burberry,Coach, Chanel,580块200克的神户犊牛肉等等让我这个穷学生“大开眼界”。
客观评价他说话很虚伪不真诚,凡是问道与人生道理无关的,与他私人生活或感情的问题一律回避。

他过去一年简而言之的言辞

一开始“思维境界要高尚全面”“男人要有格局”“不能平凡”“多读书”“要受精英教育” “价值观不同的人不要深交”“要关爱尊重理解家人” 我有些有点赞同,虽然完全不是向给一个20岁的成年人交流时的内容或方式(把我当屁事不懂小孩罢了)。

之后“男人必须比女人要有成就”“我现在到处到世界名校上工商管理课程”“你必须读硕士,博士你读不读我尊重你意见”(他自己初中毕业)“学习各国领袖的品质,读他们的自传” 我们要理性思维”“但是哲学不要深入,没有太大价值”“那个女上司重用我是价值观符合,看到我的价值,和她很合得来”

我停止和他交流前的“别涉及政治,都是被政客操纵的,中西国内内政治博弈都一样”,我说国内爱国主义灌输严重,他说我前途担忧,没有正确的价值观. “过去离开你都是迫不得已,为了追求事业,不然我没有现在这样的条件来支持你”“找个好的伴侣就不会被逼到这种地步”,

我推测他被官僚主义和腐败感染得很严重,虽然他是经商的,想想,一个初中生能做到每年几百万的主任在国内靠得真的是competence而没有其他任何的因素吗。

最后“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让我意识到我是在浪费我感情和时间,他给的那些糖衣炮弹不值得跟他交流,为了物质上的好处假装和他有关系,反而降低我本来就不高的道德底线,反正一开始他就不想要我,不跟他交际也是如愿以偿。

母亲也断绝关系了。小时候没跟她生活过,有次她回来我叫她喊阿姨,因为没认识到她。12岁跟她一起住后不安宁,吵架打架。17岁就搬出去了。
出身于反动家庭,父母思想反动,同反动家庭决裂,投身人类解放事业……

好俗套的剧情啊,都成样板戏了。
我幼年时父母就离异了,我随我爸,寒暑假有可能去我妈那里。我的家庭环境也比较清贫,学习也没有人督促。我一直是自己摸索人生而成长的,竟然没有被党国洗脑,我也觉得是个奇迹。
要说父母关系,其实平时也不怎么交流。好像是可有可无的感觉。
虽然对于政治理念,我从来没有对他们袒露,也不想理会他们亲共与否,但我扪心自问,生身父母,我肯定做不到不理不顾,我本人是超级护短的。
我曾经幻想过,如果他们如果失手杀了人,我也会用尽所有办法去帮他们脱罪。
PS:我的父母为人还是比较正直,与人也比较和善的。
作为体制内二代,和父母关系都不错,他们也理解我对tg的态度,亲身经历也知道内部干净的人升迁空间极小,不过都是告诫我自己清醒看得清楚就可以了,在国内的时候不要脑子发热出头。
waliesi 六大訴求,缺一不可
我父亲体制内的人,而我母亲是整个市区的幼儿园园长(在父亲的垄断操作下,能不香吗)。父母属于那种严厉教育且望子成龙的人,从小就限制我,并且经常喜欢家暴。所以我和父母从小就不和,然后再因为一次家庭冲突,我和父母分家,他们买了一套别墅给我和爷爷奶奶住,再加上政治理念不同,至今都没有弥合
Willow 三十岁老阿姨,十几岁出国,与国内完全脱节,传统的自由主义者。
我从小和母亲无话不谈,她也从来都很支持我。但是自从反送中表达的观点相对之后,我就很少和我母亲说话了。因为她总妄想把我的思想转变成向她那样:认为香港人是暴徒。
我父亲呢,他觉得女人都是二等公民。我是女人,我妈是女人,从来没有得到过他的尊重……
父亲是开公司的,早年当兵,所以是党员。
卸甲多年,时间没有洗掉他的军官证,但荡涤掉了他身上军人的影子。
我不知道他还有多少党性,但像他这样除了身份是党员外,生活跟党没什么关系的,应该也红不到哪去。
他更像一个精明的商人,一个有含蓄父爱的父亲。他基本支持我的任何选择,如果我不愿意解释,他甚至不会过问我理由。
像他这样教子重放手的人,实在看不出哪里红。

母亲出生于红色家庭,外公外婆都是党员干部,而且非常忠诚。我不知道他们以前是什么样的人,但外公外婆是好人,我爱他们。
虽然父母是党员,母亲却反骨很强。据说当年外公要她入党,说“共产党亏待了你什么?”,结果她以一句“我不喜欢共产党”回嘴(然后挨了顿打),结果至今也是无党派人士。
母亲不会主动跟我说政治,她只是个成天想要当新潮辣妈的传统妇女,嗯,只是想(总是在失败)。
但我有次跟她聊六四,问她知道多少的时候,她却跟我说了很多。那时她在大学工作,那所大学虽然不在北京,但也爆发了声援的活动,母亲也是当时的见证者之一。
母亲跟我说了不少她当时见到的学生,那是我唯一一次听到六四经历者的口述。

有能理解自己的亲人,当然是最幸福的事之一。
我甚至能跟母亲普及伞革,普及反送中,虽然她听了只会说,不要声张、别表现出来、保护好自己…
但这样就够了,还能奢求更多吗?
我是幸福的人。
niubility 1989 八九 六四 坦克人 tankman 天安门 木犀地 维园晚会 学生动乱 陈光诚 蟹农场 谭作人 高智晟 唯色 盘古乐队 方励之 魏京生 达赖 东突厥 世维会 政变 戒严 活摘 暴动 革命 翻墙 无界 自由门 动态网 明慧 法轮 九评 退党 黄俄
已删除
小狗包帝 韭菜猪肉馅的包子
我羡慕我妈二十年前肉身翻家,而我只能在我爸无能的一生的影响下继续苟活。我在家也是韭菜,在社会里也是韭菜。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已删除
已删除
 父母虽然不算反贼,但从小给我“共产党把毛造成神,但毛不是神”一类的思想启蒙是我倾向于独立思考的开始。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为什么既要大一统又要民主是痴人说梦?
答:因为大一统和民主绝不可能同时发生。

首先,共产党倒台前不可能既大一统又民主。共产党又不会自杀,香港人的悲惨遭遇证明了一国两制就是温水煮青蛙,台湾社会已被共产党的蓝金黄渗透成筛子,所以两地只有独立才能有真正的民主。

第二,共产党倒台后也不可能既大一统又民主,因为富裕地区不想被贫困地区投票,维吾尔人、藏人、南蒙古人不想被“汉人”投票。广东人、江浙人凭什么为湖南人、四川人的建设牺牲自己?维吾尔人、藏人凭什么在一个“汉人”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国家里当“少数民族”?民主的根基就是每个社会群体都要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这是天赋人权。共产党倒台、自治和民主到来后,各地、各民族利益严重冲突,吵架多了无法达成共识,最终大家必然各自建立独立国家。当今世界的大多数国家就是这样一波一波分家产生的。

实际上,共匪自己也清楚,只要中共倒台,分裂必然发生。中共在其发表于2019年9月的白皮书里供认称:“70年来,中国发展之所以成功,最根本在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体量巨大、国情复杂,治理难度世所罕见,没有集中统一、坚强有力的领导力量,中国将走向分裂和解体,给世界带来灾难。”

综上所述,民主带来分裂是历史的必然,既要大一统又要民主的人一定会被历史淘汰。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