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内社交常见的半反贼为什么绝大多数一讨论香港问题就开始精分?

在qq空间和贴吧之类的墙内社群见过无数此类“半个反贼”。他们翻墙,辱包,恶政隐,讨论你匪的黑历史时不输我们这些真反贼。但是这些人一到香港问题就开始化身支纳粹转发官媒的大粪甚至满口支纳粹言论,看起来和真正的小粉红没有区别。这样的人到底是一种什么心态?如果有希望大脑升级应该如何设计方案?
民小一个 迫真民小,温和派中国人,绝对反感种族屠杀等反人类言论,纳粹分子请不要理会我,把我当作本质爱支小废物好了(笑)
接收信息的渠道单一(对香港局势的了解基本都来自喉舌单方面的高强度黑屁),外加大中华思想,国家主义
我身边就有一个典型的“半反贼”,家境富裕,立场完全反匪,信条是跑路,相当大程度受到西方文化的熏陶,能翻墙,热衷于自己的兴趣爱好。所以我们基本无话不谈。
然而前几天我们见面时,他提到了香港游行,开始谴责示威者的“暴行”和西方情报机构干涉内政,支持暴力清场。听到这些我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冲击太大了,明明是一个特别信奉个人,自由之类西方那一套的人,竟然能在香港问题上态度8964度大转弯)
后来我问他,他从哪里得到“示威者暴行,西方干涉”之类的消息的,他回答:“屑站推送的视频”

我整个人感觉仿佛遨游疯狂宇宙,由此可见信息不对等对一个人的认知和判断的影响有多大。以及将来民主中国新闻自由,互联网自由的必要性。
这位反匪吗?反,他会谴责匪的贪污腐败懒政,欢乐的乳包,但还有时候分不清“中共国”和中国。
这位翻墙吗?翻,但是基本上是为了兴趣爱好。
这位看ytb吗?看,甚至还关注了很多的乳包作品制作者,但对在墙外看时政类视频不感兴趣。
这大概是很多“半反贼”的通性,中产家庭,接受了部分的启蒙,对西方思想文化有一定的认知(不一定是正确的系统的),拥有一定但不完全的判断能力(一方面对赵人的恶行感到义愤,另一方面还是会混淆“中共国”和中国),注重个人的自由,兴趣爱好和生活,但不可避免还是受到墙内被喉舌基本完全控制的粪坑的影响,难以主动获取不同的信息兼听则明,再加以自己的判断(更何况香港事件那种在墙内喉舌宣传机器全功率开动同时打压异议)
无论是“半反贼”还是对香港示威者持否定态度,其背后一定程度上都来自于人的开始思考,原则和政治参与。面对确实存在的启蒙,喉舌明智的采取了借力打力的方法,舆论引导和打压异议相结合,在香港事件的宣传上提取在国内占据道德高地(仅仅在国内,因为审查机器和宣传机器的势力范围就这么大,西方国家谁听他黑屁),把一场可能是颜色革命之前的思潮涌动转化成了所谓“爱国,反港独,惩治暴行”,当然也让不少人再度大脑降级。
这是坏事,也是好事,因为启蒙的开始已成事实,而这些“半反贼”乃至任何对香港事件密切关注的人(无论立场)都有被争取的可能。
反对港独之类自然来自于大一统思想。而谴责恶行出发点终归是原则和良知,如果他每天了解一些警队的暴行,恐怕也会激烈的谴责警队灭绝人性吧。
KONOKUNI 抠脚JK
我身边一些时不时辱包的人也是这样,竟然出现了“那示威者也有暴行啊”的看似各打五十大板但实则倒向加害者的立场。
这就是喜欢占领道德高地的人,他们容不得香港人有一丝污点,支持有污点的人就相当于自己有污点。
我们纵观历史,都知道,公民抗议强权方是难免出现过激行为的,一方面是强权方不断施暴、刺激公民的情绪,一方面是公民人数众多,难以完全控制。
有很多公民抗议最终取得了胜利,我们今天许多习以为常的事情都是当初那些普通人拿命争取来的。但是国内的这一批人完全意识不到他们平时能享有的东西的可贵。
这些人连抽象的完美道德都不愿意失去,什么都不愿意失去的人就什么也得不到。所以国内这些人就要忍受996、无所不包的敏感词、跪在政府门口维权等等的不公。然后他们成为楼主所说的“半反贼”。
亡共进行时 反一切中共党内改良主义,受够你们煞笔般的表演了,就问一句,能不能关闭防火墙再说改良?
因为他们是保党派,不能算半个反贼,这是很常见大一统思想在作怪。

大脑要升级,除非先把执政党和国家分开,国家统一不能按中央集权式控制,军队属于国家不是属于政党,军队保护外敌入侵不是用来打香港人,台湾人。
社会煮役铁拳 嗯哼弄个大新闻
因为他们老觉得香港是租界,是屈辱史,一听到“光复” “free hongkong”脑内就哇哇哇拉警报,感觉香港又要脱离中华(gong)啦,又要给人殖民啦,又要屈辱啦,尤其看到有的示威者举美国国旗、英国国旗,热血冲头,觉得你们怎么能这样捏~ 所以愤怒之下,也就不去仔细了解香港人的诉求了。

我会告诉你这就是我当年作为小粉红自干五时的想法吗?哼~ 
avatar 极右
低阶反贼,本质上还是大一统主义、民族主义者。
这种是半吊子的自由派,喜欢标榜自己爱国不爱党,只认清了专制的邪恶,但还没把中共给他们灌输的大一统民族主义垃圾思想去除掉。
亞巴頓 the beginning of end
一大堆大統一主義的政治痴漢!

所謂民族大義.....所謂中國人不團結被人欺負.....所謂排華..........

說穿了,其實就是推卸責任,明明自己壞事做盡,偏偏喜歡用各種藉口合理化只有自己才相信的鬼話,然後說全世界逼害自己!
膜蛤梗最早也是为了辱蛤,现在呢?所以什么给了你玩辱包梗就是反贼的错觉?
teleporter 90後台灣人
現在逛微博的樂趣,就是在官媒底下找反賊評論,看到有趣的還會加收藏哈哈
最喜歡看像是豬肉、扶貧、形式主義這類跟民生相關的貼文
底下高級黑、加速主義者、委婉說真話的反賊都有
有些點進去個人頁面,罵香港和台獨罵得可凶了

其實我認識的幾個中國留學生也是這樣,一邊說中國警察黑暗,一邊卻大讚香港警察
他們基本上就是「改良派」,不滿中國社會現狀,但相信以後會變好
比較有在動腦的半反賊,應該會發現所有社會黑暗,都會牽扯到整個社會體制的不公
但他們內心還在用胡錫進那套複雜中國,來安慰自己以後慢慢變好

強國洗腦教育影響他們太深,一記鐵拳下去還不一定能清醒
但留學生遭遇鐵拳的機會更少,大概一輩子就那樣了吧
中华合众国 中华是一种文化,而非血统。
本质上还是小粉红,只是翻墙之后,知道讽刺一下没什么大不了,但内心还是精神赵家人。
大一统癌症患者,品葱里也不少,不久前还挤兑走我们不少不支持大一统的,被挤兑走的有几个还是管理员
超現實魔幻 跟你說個笑話—澳門。
大中華主義、大統一主義。他們是不愛黨,但仍然很愛國,本質上還是粉紅,只是看得比較清楚。
因为香港的五大诉求不包括支持大陆民主,香港人为香港,大陆人为大陆,就算他们不支持香港人也不奇怪,人之常情
多年前看过的“三层木马论”也许可以解释。

党国在每个大学生出厂前会种下三层木马。第一层是爱党政,第二层是爱大中华,第三层是爱中国人。
第一层如一般粉红。
第二层如自以为清醒“不爱党但爱国”那款。
第三层见前几天“我为我的血统自豪”那款。

一天不能平和理性地分析批判,剔除这三层木马,一天还是逃脱不了中共国的思想控制。
这很正常的,其实也是被洗脑的表现,我当年也是反过台独,“保卫”过钓鱼岛的,周围的人都这样,你很不从众,更何况香港问题算是国内某种形式上的政治正确,大部分人其实觉得与自己无关的。
很多辱包和膜蛤的人是贪好玩,可算是一种恶搞亚文化。一旦问到64、台湾、反送中这些问题上,你便能清楚看到他们支持共产党的立场,这种应该是洗脑很深的,已经是分不清本国是独裁政权的残暴本质。
我以前也是你说的这样,我以前反共,但是是个反日反台独的民族主义者
但是毕竟人的思想是慢慢演化的,过了五六年我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我觉得让他们出墙知道一些温和的媒体这应该会有用
白青阳 民主自由法制
因为共党官媒将香港这场追求自由民主的运动宣传为港独。绝大多数国人接触的媒体是非常有限的,只有微博、微信朋友圈公众号之类的。主要原因是共匪掩盖了事实,人为地制造分裂。不能全怪他们。
吊死威尼斯总督 我知道这个世界在越变越糟,但我希望它好一点
tg强行把反对派和独立完全等同就等于把这玩意儿弄成了墙内的zzzq。还有就是,tg现在确实是想方设法在墙内营造出了“道德高地”。据我观察墙内不少迫真反反人都是在几个“反对派暴力事件”后才开始理客中的,但即便这样也看的出来有不少墙内反贼(藏得很深)仍然知道整个事件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只不过这个“道德高地”已经在墙内摆上了,你只能跟着谴责它
mtw1994ja 五毛亂華
愛支病特徵, 以為中国是他的,以為自己姓趙。
丟了外東北丟了外蒙當沒看見, 一個小小的香港就讓他們發狂了。
小狗包帝 “长得跟包子似的还想当皇上?”
我就见过这样的人,和你的描述完全一致,我觉得是没救了,除了赵家拳和赵氏弹没有东西能救了
DuckDuckDie 天下第一包
俺就有精分的亲身经历。
俺认为精分的根本原因是不反党。而不反党的根本原因是无知,没有足够的事实论据支持反党。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现在墙内讨论香港问题是有确定风险的,所以如果去问,大部分人都会给你一个不会有风险的答案。在QQ和贴吧上,都没有可能避开这个风险。这个现象可以简单反问一下,在品葱这里的墙内反贼也是这样?

这个问题大部分原因是一个环境问题。
我认识一个家里历史老屋被政府低价收去了还微信头像挂红旗的,这是哪一种反贼
一个稍有常识的人 包食者鄙,未能远谋
他们不是反贼,他们只是想要一些东西来突出自己不同于普通人的存在感,所以什么权威都敢骂,不过由于他国其他地区的经济和文化长期比香港落后了几万倍,比起权威更加不想承认自己比如此邻近的香港普通人低人一等,所以骂香港比骂政府更加优先。
包子環切術 哎呀,名字起錯了額,是包皮環切術
據說有黨國中華四重同心圓:
反對中國共產黨,不反對中華人名共和國
反對中華人名共和國,不反對中國統一
反對中國統一,不反對中華民族復興

很多反賊只是討厭中國共產黨偶爾的做事方法,根本談不上反對中國共產黨。
我早看清了,想找真正的反贼只能从逆向种族主义者或者不承认中华民族的人(比如认同姨学)里面找
VR46 普通咸鱼,坐等退休
无论韭菜与否,在厉害国生长的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个称帝梦,称帝当然视天下都是自己家(虽然这真的就是意淫),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的人能把这种污垢去掉,有的人就渗透到骨头了
自从传媒D党军队姓D我就恶心透了,它们应该姓国!是保卫外敌入侵守护人民维护公义的,不应该是集权的专属
荆棘之心 语C 角色扮演 刘仲敬 核平 支爆 建国 体制内 地下教会 共济会 脱支 代孕 漂白淆 基因编辑淆 PUA淆 种马 沙利亚法 共和党 川普 中间偏左 商学院PHD 黄脖 民(种)族主义者 私人游艇 加长凯迪亚克 幻想朋友
是真的...我好友里也有两个这样的人...
小民 没有公民的国度,只有小民一个
他们对现状不满渴望改良,但内心因为接受了这么多年的强国教育,一时间难以大脑升级
还是洗脑的观念没改过来,先入为主的认为任何在香港的动乱问题都是分裂主义
飯沼勛 厭倦之軀
多半是驕傲の大漢族主義,或者大中華主義,只不過因為執政的不是他們的幼稚理念。一丘之貉,作嘔。
証明共匪的港獨宣傳和狂熱民族主義是有效的

對我們來說,全力爭取外國勢力支持
比起這些人的口頭表態重要得多
一般通过键政壬 中偏左/反对康米/剿灭列维坦
狼奶没吐干净呗。不过看过你匪黑历史,应该更容易大脑升级。大姨捅思维,颠倒黑白的舆论洗脑,墙内氛围都很容易造成这种情况。我觉得加速激化之后没有立场摇摆不定的余地,要么坚定反对要么同流合污。
兴盛之光 一只小小光
哈哈,其实还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群体,这个群体的人很有意思。

他们看到捅死城管、血洗警局的时候:
干得漂亮,不是被欺负到头了谁会这么干?死了活该。

看到警察围殴市民的时候:
这拿把刀就抓着一个狂捅,别的也不管,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看到强拆的时候:
光用燃烧弹怎么行?用煤气罐啊!炸死这帮二狗子。

总之,就是发生警民矛盾的时候,他们的评价无外乎就是:
“警察该死”
“市民手段不够强硬,武力需要升级”
“弄死一个警察,剩下的警察就不敢那么狂了”

然后在香港问题上:
你们怎么可以打警察呢?你们怎么可以丢燃烧瓶呢?支持警察开枪!

可能是因为大陆警察常年的负面形象,让很多大陆人更推崇香港警队,但是香港警队形象崩塌之快,让人瞠目结舌,短短半年堕落的连大陆警察都不如了,对于接触信息面少、信息匮乏的人来说,这个弯确实一下子转不过来。
我遇到过一个张口闭口 “反共” 的,然后对香港事情的看法完全是按照共匪的宣传机器的说法来。
我对这样的人有几种判断:
1)投机主义者,网上“反共”只是在平时获得认可积攒人气的,关键时刻就用积攒的人气帮共匪同引导舆论。
2)“反共”是赶潮流而已,并不真的关心共匪的言行,也就对宣传机器毫无抵抗力,已经被共匪洗脑,所以,共匪的宣传机器说香港人是在闹独立,所以认定香港人是在闹独立,同时也认定香港人就该归中共国管。
3)对于香港人前几年骂中共国游客“蝗虫”的事件耿耿于怀,所以就想要看到香港人倒霉。
大一统思想,民族主义正好是中共生产粉红的机器,都是一群看不清本质的人…
孙权的亵裤 已经被我粗暴地撕碎
主要还是本身就讨厌香港吧,因为看太多国内宣传了,被挑起民族之间的对立和仇恨。和一部分香港人觉得大陆肺炎死越多人越好一样,都是出于仇恨和报复的思想而不是出于正义感。也不是不能理解这样的想法,但是我觉得很可悲。这和能不能看清真相没关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轻关易道,通商宽衣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31
  • 浏览: 13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