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香港立法会选举 泛民或大有可为,实现反转立法会?






如果泛民在立法会能有过半席位,那香港泛民的力量大有可为。

现阶段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以达到立法委员选举的最大胜利?
已邀请:
kcs 我愿意在香港吃生命面包关你什么事,滚回大陆吃屎啦警狗!
我党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于是搞了个功能组别。所以答案是,并没有什么卵用,立法会照样是pro beijing在把持。
---------------------------to 楼下 1 ------------------------------
因为没声望,只能在这里回你。是我太想当然了,没仔细看图,得好好研究一下。
---------------------------to 楼下2 --------------------------------
觉得这个报道过于乐观了。既得利益者抱团的人一抓一大把,但是你要他们有人能良心发现,站在所谓“正义”,“人民”这边,那只能多看看连续剧和电影了。因此现实是,功能组别的35票我党肯定紧紧控制在手里,剩下的35票地区直选只要有一票是保皇派就可以了。
MM93 突突叫兽
這個問題我昨天開了個帖。但不知道爲什麽一下子就沉到萬劫不復。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0179

(跑題一分鐘: 品蔥的頂帖流程是怎麽樣的?爲什麽我除非找自己的發帖記錄,都看不見自己發的帖子?還有,聲望這個東西怎麽搞?沒有manual或者攻略這樣的嗎?)

Anyway,言歸正傳。

立法會是大戰役。一定要拿下。樓上有人講立法機構對行政上沒有什麽鳥用,准確的說是這樣的。但要考慮到2個問題:1,這是對中共政宣的毀滅性打擊;2,拿下立法會並穩穩掌握在汎民手裏,是對2047為做準備。


目前的挑戰是如何維持中間派對鬥爭的支持和對共黨的警覺。

區選大勝,是和勇一家,齊上齊落的戰果,但其主力,其實是中間派。立法會選舉在明年9月,具體日期都還沒有定下。在這種對立雙方定義不明確的情況下,很容易產生中間派的鬥志渙散,給共黨滲透留下很大機會。

(再次聲明,本人不贊成無謂的勇武,耗竭我方資源。以下只是一個比喻。)好比打架。有commit的,核心的革命手足,要雙方擺陣打群架,肯定衝在第一位。如果我們核心的手足被無辜虐的很慘,也會激發起中間派的同情心,拔刀相助見義勇爲。區選,我們就是這樣贏下來的。

但請不要忘記,毛賊最著名的軍事理論就是《論持久戰》。拖死對手是共黨的强項。尤其是在美國法案出臺以及區選大勝之後,好像敵人被打衰了,中間派對革命的熱情瞬間蒸發。你去看連登或者品蔥最近發的帖子,都是好多意淫自慰,宣泄感情。和也好,勇也好,沒有實際的朝實現五大進展的行動。

再拿打仗作比方。這好像大兵壓境的時候,確實民衆戰鬥熱情很高漲,預備役操練也很積極。全民皆兵。現在敵人打龜縮防禦,暗度陳倉。那麽你要大家繼續每天早起練兵,自己跟自己砍木人樁,自己跟自己打太極拳,很少有人有這個耐心。等敵人反撲的時候,就怕我們軍心渙散,被打的潰不成軍。南宋是這樣滅的,太平軍也是這樣滅的。

所以,當務之急是要讓大家不能懈怠。五大訴求,自9/4撤回送中之後,當局沒有任何表態。區選和美國立法雖然很鼓舞士氣,卻不能讓我們分散注意力。這幾點要讓香港手足牢記。

至於怎麽樣在今後的10個月裏讓備戰情緒不會降溫,這個讓我們大家來集思廣益。我的原帖裏有一個發倒計時鈡的HTML widget,在墻外中文網站遍地開花的點子,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好的操作。歡迎大家來砸。
不要對議會抗爭抱有太大期望,就算泛民拿到了過半數議席,最多也只能否決政府的議案,阻止共黨持續侵蝕香港,但無法通過有利於我方的議案。因為香港立法會規定了由議員提出的議案表決時須以分組點票方式點算,必須要同時得到地區直選及功能界別分別過半數議員贊成才獲通過,而泛民主派想要拿到過半數的功能界別議席是不可能的。
江沢民 中華人民共和国の政治家
没啥用。立法会是拿来立法的,而香港立法要直选议员和功能组别分别通过。除非能做到功能组别50%以上泛民不然和现在没太大区别。
脫支解殖 Si vis pacem, para bellum
不可能
功能組別過半的機會微乎其微
除非美國真的如solomon yue 所說會支援選舉,讓功能組別的工商人仕都轉投民主陣型。
waldwigo 瓦德维哥
持悲观态度。基于以下几点:
1,区议员的选举中,泛民和本土派大胜,但是从本质上说,这并不是泛民和本土派的胜利,而是建制派的大败。很多投票给泛民的选民仅仅是不满意建制派的表现,期待政治环境能有某一种形式的改变,而不是支持泛民阵营。区议员的职责主要是关注于本选区的民生议题,考虑到泛民阵营存在大量的政治素人,且很多人的目标都在空泛的政治议题而不是实在的社区福祉上面,如果在任期内,或者说立法会选举之前没有能让市民感觉到切实的变化,那么形势很容易就会翻转。
2,区议员选举为市民直选,而立法会有一半的席位为功能组别席位,这些议席的候选人和选民更多的是所谓的精英阶层,也就是既得利益阶层。在这半年的运动中,这些人的利益更多的遭受了损失,考虑到香港政府本质上是脱离基层民众的精英政府,因此更加有理由比以前同政府靠得更紧,因此,想要在功能组别中获得过半席位会非常困难。
3,泛民/本土派分支众多,很多党派都是刚诞生的小党派,彼此之间还没有形成有效的整合和合作,沟通也不到位,利益冲突难以协调。比如本次区选中就出现了多起泛民之间互相抢票分仓,最后导致建制派渔翁得利胜出的情况。
4,由于立法会的精妙设计,导致就算泛民+本土获得过半席位,也难有作为。对于泛民提出的议案,需要功能组别和直选议席分组计票,如果不能获得功能组别过半支持,那泛民提出的议案无法通过。而政府提出的议案不需要分组计票,只需要获得全体议席过半就可通过。
5,中央政府在形势确实不利的情况下,多半会通过DQ部分当选立法会议员来左右立法会的力量对比。

基于以上几点,泛民和本土阵营对于明年的立法会选举切不可盲目乐观。前面@推倒網絡柏林墻 提到,如果总数上能获得过半席位,泛民和本土可以让所有法案都不获得通过,这样做的本质是维持现状,而且这种任何议题都不通过的话,是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算不得“反转”立法会。

另外,由于功能组别这一奇葩设定,决定了香港的基本政治局势是 政府与既得利益阶层勾结,盘剥普通市民并致民生困难 的形势,不想法一鼓作气在功能组别取得突破,香港市民永远都会是人微言轻的一方。

现另外,对于勇武派斗争的作用,我也是持怀疑态度的。尤其是其中一些破坏基础民生的行为,比如瘫痪公交和地铁系统,攻击意见相左人士的身体等,很容易招致中间选民的对立情绪,而且会让中共的强力弹压手段显得名正言顺,也会让国际的支持声音失去道德基础。在现今这个局势下,想要通过自下而上的武装革命来获取成功基本上没有成功的可能,而且代价也太大了。如果不能上升到武装革命的程度,勇武派则注定是会被瓦解的,除了把更多的有生力量送进去,勇武派的作用到底在哪里?
需要民主派和本地资本圈紧密结盟,外在需要美国明显支持,同时达成这两个条件才可能。
林鄭留任,黑警暴力繼續就是最大的影響力
雖然痛苦,但壓迫力愈大,反抗力才愈大
在如此強大壓力下,市民才會如此團結和不屈的抗爭
Patrick_tz 爾識真理 真理釋爾 反姨 宪政至上
中共肯定到时候会有别的动作的,我是不太相信中共会在这种事情上袖手旁观
米路庫 人沒有反抗思想就不能算活著,必須捍衛自由意志。自由和人權不是當權者賜予的,是你自己本來應得的。
我的圖解立法會,希望有幫助。

有人打算好好利用這一年時間去看看怎麼去成為各功能界別的參選人和選民,老實說,不太樂觀。
我们能做的是用加速主义 把商界人士团结到本土派这边
推倒網絡柏林墻 這一場革命,最終無人得勝,但請你留低一起見證
作用有,議席過半就癱瘓立法會,什麼法案都不通過,實現攬炒
泽渡真琴 退职老法统。不再发言,静待葱友再造品葱新共和。
HK立法会有一半议席是钦点的,不会反转。

除非立法会全普选,但那样就会造成钦点的特首和民选立法会的冲突。

所以诉求最后一条是「双普选」。

但是以庆丰的性格...

而且现时中共的体制下也不好兼容一个自治地方。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