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最大的民间自发组织运动六四都没刚过中共 民小对目前的民间抗争实在是吹太大。

原来在老品葱就写过一篇评价六四的文章,大意说的是六四对之后的中国社会并无现实意义。结合前几天的民主无望论的评论中民小怼窝老的评论,更觉得如此。

六四运动完全符合民小心中所推崇的那种理念高,动员广,时间长,敢对抗的抗议模式。但无论是前期的纪念胡耀邦,上万言书,事件定性,绝食运动,学生政府谈判还是解放军入京,只要放眼看看结果,中共开出坦克车机关枪,这些广场学生也是成鸟兽状逃散,这就是组织度的真实较量。六四之后中共的屠杀暴行不但没人敢于站出来继续抗争,组织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更大规模的示威活动,倒是对此运动的结局讳莫如深,沉默不语。这便是中国社会费拉化的明证,流和自己无关人的血到底是可以接受的,仅凭学生的鲜血是唤醒不了这种堕落的民族。

而实际上,现在所有民间抗议的意义都比不上六四,无论是理念高度,动员人数,时间长度,对抗烈度等等都远逊于六四。基本上是一群菜人被体制压迫的无法生存,在中共允许的范围内干嚎两句罢了。这里面很多人曾经还是利益集团的打手和帮凶,对中共依然抱有无限憧憬和幻想。特别是老兵群体,不少民小居然把他们捧上了天,认为他们出马了就可以对中共造成多大伤害。实际上别人压根就没想过要反共,别人只是想不掉阶级地位的继续当狗,从你们组织度更差的菜人身上多分一杯羹罢了。中共要是哪天需要他们咬人,随便放点狗粮组织起来,他们就立刻冲到菜人的面前屠杀菜人,毫不手软。而这不叫民间自组织,这叫做被抛弃的黄俄苦力,本质上利益是和中共捆绑在一起的。

单拿老兵出来举例是不公平的,因为明明是全体社会成员都是费拉都在堕落。不论是假疫苗还是毒奶粉,这些抗议人群只在自己受罪了遭殃了才会冒出来吐两句口水,对自己的县长乡长卫生院喊几嗓子,而中共的随便几个小钱或者几顿暴打就足以让他们立刻老实出卖同僚,然后乖乖的滚回家里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这些人本质上都是在消费社会秩序,瓦解社会体系。他们中的很多人自己就是社会中偷鸡摸狗,投机取巧的一份子。也正是他们自己坑害了自己,坑害了子孙,怨不得旁人。吃子孙饭吃秩序饭吃中共饭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是在完全腐烂的社会里继续毫无尊严的寄生下去。正如窝昨天举的例子,上海浦东就算从地球上消失了,只要不影响静安区上海人的生活,照样就和没事发生一样。

最后在调侃一下民小,民众的极端懦弱和统治者的极端残暴本就是一体两面的事,民众武德越高统治者才会越温和,民小认为目前局势已经快到极限了,民怨已经到达顶点了,该用的力量都快用完了。窝老根据历史经验还是想提醒你们一句,对于你们整天吹的那些民间暴力抗争,中共还没出坦克车呢,还没出机关枪呢,还没出飞机军舰航母呢,还没出原子弹氢弹呢。你们七十二般变化每年都变化上百万轮,可人家中共还没伸出手指头呢。这组织力量的对比可是悬殊到惨不忍睹的地步呢。
已邀请:
九头鸟你是不是已经过气了,都没有愿意喷你了。
六四被鎮壓,共匪也付出沉重代價:罵共匪成為民間常態。
六四之後,共匪也非無敵。法輪功被逼造反,對共匪打擊同樣不小。

目前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推翻共匪,但共匪維穩力度不斷加強,也說明共匪生存形勢在惡化,而非好轉。

將來什麼力量會出來推翻共匪?現在看不出來。兲朝經濟才剛剛開始減速,離民不聊生還有些距離。可估算文革復辟速度越快,離瓦解的距離越近。
guibuhai Thinker
属实。

只有体制外的八个大大/张献忠/黄巢们和体制内的朱全忠/李克用们在同一时空活跃起来,才有可能触发大洪水。

瓦解利维坦,靠的是体制内朱温们的白马驿之变,而不是散沙化的民小们的跪着造反。
橘希实香 - 科学少女,海外党,果壳膜乎难民。旋律ですっっ、私は旋律担当、そして救世主様が奇迹担当ですっ(请关爱濒危素学家)
创业团队管理教学:(如果你有朝一日被迫创业)

找人别找能哔哔的,话越多的人越越操蛋。哪怕找一帮连人话都说不利索的nerd,团队里每天都吵架都行。

项目不行,趁早撤。发现晚了。撤不了了,就一条路走到黑,绝不回头。不要大把的资源投入,最后关头你撤了,这是创业最忌讳的。

你能逼逼无所谓,但别逼逼的太多。更重要的是,你的手下要是比你还能逼逼你最好闭嘴,让他去逼逼,你只是保留说NO的权利就行。

要是一个项目你的人比你懂,就别跟着掺和除了常识性错误连说NO都别说。

别没事儿就开会,先把团队搞定,听一个人的,天皇老子来都不好使。也得听我的。

智商不够不要紧,但是情商不够请别干这行,最后被逼成了youtuber说出来的言论还没有任何参考价值那就没意思了。

推广的时候明确推广目标人群的心理,譬如你发明了一款quick loader,你本身也是个(亚裔的)女生,你就别傻了吧唧的上YouTube上推荐你的产品了。你得找那种皮肤略微棕色一点的,看起来很红脖子的男人帮你宣传。
九头鸟你是不是已经过气了,都没有愿意喷你了。
基督教和穆斯林可以指望吗?
我印象中看长期结果,从没有说共产党胜而一神教败的事情发生过(当然,在东亚洼地以外)
但即使是东亚洼地,宗教也是可以凭空产生负熵的唯一实体,有什么证据表明一神教一定会输给共匪?
那时候中国主要还是8亿以上的农民,
89核心组织也就几千学生在北京闹一闹,翻不起大浪。
技术官僚,工程师,工人阶级这些人掌握的是真正的力量,现在这个队伍比以前强大许多倍,
只要这个群体满意,中国稳。
天神九头鸟以前在旧品葱并不喜欢姨学吧?
印象是反对劣根性和反对中国费拉说,反对中国品行低下的言论,并认为中国女性相当低俗,但男性并没有费拉。

是什么导致你这样的转变?还是你根本就不是本人?
那会儿都抱着铁饭碗,农民进城还被叫做盲流,知识分子要么在体制内教书,要么在政府事业单位上班,也就是脑子热不计后果的学生们闹一闹,剩下的人谁也没动。关键一点,饭碗在人党的手里呢,别说造反了,只要让我吃饱饭,生孩子都听您的。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