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穆斯林】作为穆斯林青年,有必要跟葱友们说几句话!大家对我的观点有什么看法?

品葱的朋友们你们好,祝愿你们农历新年快乐!

本人是生长于首都北京的回族青年人,回族作为最大的少数民族之一,同时也比较特殊,这个民族拥有双重的身份,土生的穆斯林和汉语言使用者。
受恩于家族的传统,祖父常年从事文化工作,我从小学习书画,学京剧。平时喜欢读历史,写写诗词,文言文,可以说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喜爱。
尽管如此,我仍然是一个穆斯林,爱慕真主的苏菲主义者,我平时关注着中亚到中东的局势,日常喜欢波斯语言文学,周五会礼拜。我坚持否定在当局所强调的伊斯兰中国化,也不认同民粹说的中国伊斯兰化。
中国文化圈与穆斯林文化圈没有什么根本利益冲突,之间不存在矛盾,这和一个人的国籍,民族都无关。何况中国人常说做人不该忘祖先,忘本,谁也不该在中国主流文化之间与自己本民族文化之间厚此薄彼。

我从欧洲某国的私立高中毕业,接受过这边全盘的西方教育。该国教育体制中反纳粹教育是一个环节,我曾经也参观过关押犹太人的集中营,可以说感触很深。我非常害怕有一天我们在中国上街会被迫带上类似犹太星一样的新月标志被群众侮辱,事实上身份证上的民族一栏已经给很多中国的穆斯林同胞带来不可避免的困扰。

目前在中国的民间与网络舆论上,尤其是微博和知乎,针对穆斯林的侮辱歧视基本上是半公开的。越来越多中国人口无遮拦。目前中国人对自己国家中的穆斯林族了解很少,并且态度非常不友好。
最近几年我都待在国外,自从2016年以来,越发觉得对现状感到害怕。中国国内的小粉红,民粹主义者,被官方有意识地领向仇恨穆斯林的方向。诸如 绿绿绿教徒温和穆斯林,国有难,回必乱,这种阴阳怪气的词汇都很让人难以接受。
常言道一个巴掌拍不响,TG怎么做,总会有回响。欧洲的穆斯林群体对中国人非常仇视。我个人从来没有对中国人有过言语上的冒犯,相反在欧洲我告诉很多穆斯林同学朋友,告诉他们不要仇恨中国人,今天中国发生的事情和大众中国人无关。


另外说说我对新疆的态度,该省份作为中国最大的穆斯林聚集地,我也视其为中国穆斯林的故土与大本营,如果说拿新疆与中国本部作比较,我可能本能地对新疆的民族与当地文化偏心。

我认为平权是首要的事情,泛突厥主义和大汉族主义旗鼓相当,都是很严重的极端民粹主义。历史上新疆其他民族,如回族同胞,被当局夹在与突厥语系民族冲突的中间,两边不讨好,毫无话语权可言。
个人反对一切突厥斯坦独立的运动,这是自取灭亡,对任何中国的穆斯林族群没有一丝好处。
我受过西方的教育,我相信自由民主,普世价值。但几年在西方的经历也让我明白,政客是一种职业,西方的政客也是人,会伪善,事不关己的时候会默许暴力。
何况西方的民粹包括一部分政治精英,都在暗暗支持。所以任何人的自由不能寄情于西方,要自救!

不希望看到一个流血的未来。最好的情况新疆是建立一个平权的自治领,汉族和少数民族共同掌管政府和议会,保护双方利益,才能避免仇杀和流离失所。目前特殊时期最可贵的是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的理解&互信&扶持。仇恨则正中TG下怀!

对于每个汉族葱友,恳请大家反省对目前中国的民粹风潮,如果你们中有人倾向于汉族至上的思想,我想请你们也好好思考下面这句话,你们的国家土地和资源都是极佳的,,你们的开放包容的文化,曾经那么伟大,引得万国来朝。

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


我知道群里应该是有一些少数民族的穆斯林同胞,不管是维吾尔还是回族穆斯林,这些话也讲给你们听。
穆斯林有焦躁的特质,尽管很多人本质不坏,但是容易受到大环境的不公正,从而产生斗争思想,仇恨社会,这一点我们要向西方人和佛教徒学习,要平和。真主面前我们也都是无罪的罪人!

个人能做到真心不多,但是我呼吁穆斯林和非穆斯林,至少大家停止互相仇恨,每个人做到并不难。
停止互相仇恨就是迈向自由的第一步!

感谢葱友们跟帖讨论。

以上,祝大家平安,阖家幸福!

目前位于欧洲读书的20岁出头回族青年
守法刁民 观察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文昭先生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就不赘述了。我把相关的回答搬运过来。

伊斯兰传统自己的问题在于在以穆斯林人口为主的国家里,它是绝对强势,其他族裔的权利得不到足够重视。但是在欧美澳国家里,穆斯林非常强调自己作为少数族裔的权利得到满足,而且一部分穆斯林强调要以不妥协的方式得到满足,像饮食习惯不一样这种事还算好解决,从多样化的食品样式里总能挑到和你需要接近的。但是如厕的习惯也不一样,假如不能将就主流社会的习惯,而是要求修建专门符合穆斯林习惯的卫生间,那在大学里就涉及一个问题:学生交的学费都一样,却要对一部分学生特殊照顾满足他们的需要,那要不要对别的民族、别的宗教的学生也同样照顾?那针对有特殊需要的学生多收学费可以吗,又不行,这就有公平问题,如果穆斯林学生强调自己的特殊性要不受妥协地得到满足,就会使当地社会规则的连贯一致性受到挑战,就不可避免带来冲突。

伊斯兰教在历史上没有经历过基督教那样的宗教改革运动,因此缺少对自由和权利的完整理解,这是它融入现代社会的一大障碍。我把这个冲突简单地称之为你理解的自由是哪样?我觉得这个问题对于在海外的中国人来讲也同样成立。

你所理解的自由是:得符合了我定义的要求,才叫自由;还是一种妥协的、协商的自由。这两种对自由理解的差异,是冲突的来源。我还是举古代罗马的故事为例,公元1世纪至2世纪,罗马帝国主要的内部分裂威胁来自于犹太人,犹太人对自由的理解与罗马式的理解就大相径庭,犹太人认为一定要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神权政体,由祭司阶层统治社会、完全以犹太教法来治理社会,这才叫我们的自由。我们一定要按这种方式来生活,犹太人才叫自由了,只要不是这种方式的生活,我们就叫受压迫受奴役。

而罗马式的自由是,只要你服从罗马的法律、并且不反抗罗马的权威。你的宗教活动、风俗、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可以维持原样。罗马人所绝不能接受的一点就是建立政教合一的神权政体,因为帝国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共同体,一旦允许犹太人这样做,其他的民族就会起而效仿,那样能够让各民族都接受的法律、普遍适用的法律就瓦解了,帝国就会陷入分裂和混乱。罗马在征服其他民族的过程中只有两次干预宗教,一是高卢和不列颠地区的德鲁伊教,取消了德鲁伊祭司阶层的特权,镇压了他们发动的反叛;另一个就是针对犹太教。因为这两者都追求建立神权政体,会让帝国统一连贯的法律瓦解。

而犹太教这种古代一神教就是死活理解不了这一点,理解不了罗马人的这条底线,犹太人要的是我们自己定义的自由,只要罗马的统治阻止了这一点,就是我们要反抗的对象;而罗马所要维持的是一种妥协的自由。所谓妥协的自由,不是罗马只要求犹太人妥协,而且是它自己也妥协。比如罗马设立犹太行省以后,犹太教最高祭司的礼服是由罗马总督保管的,作为罗马征服者权威的象征。每次举行祭礼的时候,犹太大祭司都得去向罗马总督借,用完了再交还。每次把礼服借出来犹太人还得举行一个仪式,用七天时间来“清洁”礼服被异教徒保管沾染上去的“污秽”。每年双方都要很正式地表演一套这个过场,罗马的第二任皇帝Tiberius(提比略)一看,你把衣服借出来,又说放在罗马人这儿是把它弄脏了,也就是仍然心里不服罗马的权威,何必每年互相恶心一番呢。干脆把这个礼服交还给你们算了,免得每年搞这一出,彼此心里都有一万匹羊驼(草泥马)在奔驰。

另在司法方面,除了死刑要由总督核准,剩下的案件都可以交给犹太人自己去按犹太教法去裁决,甚至在犹太人最多的叙利亚行省还专门发行了一种没有皇帝头像的货币(因为犹太激进主义者把硬币上的人像也当成偶像崇拜)所有这些方面罗马统治者都可以妥协、都可以包容,就一条底线,犹太人不能搞神权政体。可犹太激进主义者也就一根筋,必须我们定义的自由无妥协的实现了,我们才叫自由了,差了一点我们都叫受奴役,所以在罗马统治一百多年后最终还是爆发了犹太起义,公元132年的犹太爆动被图拉真皇帝镇压之后,全部犹太人被驱赶出耶路撒冷,犹太民族经过了两千余年的大流浪终于学会了在保持自己的传统、与和别的民族共存之间找到妥协之道。

而穆斯林生活在西方社会,其实和当年犹太人生活在罗马帝国的面临的问题其实是一致的,就是你不再是生活在一个单一信仰的人群构成的社会,而是要融入一个观念有巨大差异的共识群体,融入一个共识社会必须有妥协。每个人享受的自由不是你自己定义的自由,而是人们通过妥协,达成了共识的自由。

这里顺带要说到宗教世俗化的问题,这个說法其实有重大的误导,宗教就是以天国为目标的,它世俗化了,大家都过俗人的生活去了,也就没有宗教了。不是宗教世俗化,而是公共生活世俗化,说白了也就是政治世俗化。世俗化的意思是宗教信仰是个人生活的事,得从公共生活里退出去。具体地说就是两条底线:公共教育和司法,宗教得退出去。国家的公共教育可以介绍宗教知识、宗教历史,但是不能变成传教活动。同时司法不能按宗教教规作为审判依据,得按世俗的民法、刑法来判。在立法和行政上也不以宗教信仰画线,不能说基督教徒要多征税、穆斯林不准担任一定级别以上的官员。这是我们讲的“世俗化”,也就是政教分离。但是最关键的就是教育和司法,这是宗教掌控社会的两条最重要的缰绳,宗教需要退出去。

所以在这一点上西亚、中东一些穆斯林国家还没有很好实现世俗化,我们也会发现,那些来自于公共生活世俗化比较好的国家的穆斯林,来到西方以后也能比较好的融入这个“共识社会”,文化冲突也比较少。所以再强调一遍,世俗化不是宗教世俗化,你继续坚信真主至大没有问题,世俗化的关键是公共生活世俗化,这一点做得好,不管你是穆斯林还是别的宗教信徒,都能理解什么叫妥协的自由。

谈文明冲突再说说西方社会这一边,很多人批判那种无条件包容的“政治正确”,给这群人起了个外号叫“白左”。这个问题的由来我把它区分为两段,冷战结束前和结束后。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欧洲也引进中东和北非的劳工,也有穆斯林裔的移民,那个时代没有产生严重的文化冲突和社会割裂。主要造成问题的是冷战结束后这20多年“政治正确”的发展,因为这20多年是西方直接干预伊斯兰文化圈的20年,从波斯湾战争开始,到911、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军事干预利比亚、叙利亚内战、遍及全球的反恐行动,使得西方国家卷入了复杂的宗教冲突、民族冲突和教派冲突。这二十年欧美社会的风气我用三句话简单地总结,叫:一面倒的媒体、软弱的政客、和充满负罪感的民众。一面倒的媒体是指传媒对上面讲的这一系列军事行动几乎是一面倒的批判,谴责这些行动既自私自利、又愚蠢、又有许多伤天害理的黑幕;软弱的政客是指这二十年西方缺少强人,政客面对舆论的讨伐声浪首鼠两端,虽然意识到反恐军事行动是必要的,可行动上又畏首畏尾,经常是事情做一半、留一半,反而带来了更恶劣的后续发展,催生了伊斯兰国这样的极端组织。充满负罪感的民众,是指在大众媒体的影响下,欧美民众中当很多人也觉得自己对中东的苦难负有责任,为自己的国家感到羞愧、觉得自己有赎罪义务,这也推动了接纳难民意见的形成。那位叙利亚三岁小男孩死于逃难途中,伏尸海滩的照片,引得欧洲人同情心大爆棚、也是负罪感大爆棚,为难民的大举涌入张开了双臂。

当然我是从自己的观察出发很粗略的总结,可能有的朋友有另外的观察,并不赞成,可以讨论。

总之其结果是,欧美社会在接纳难民这个问题上丧失了应有的平衡感,同情心爆棚低估了现实问题的复杂性。有在欧洲的朋友告诉我,有的人是同时在欧洲几个国家申请难民,有成功在几个国家拿难民金的案例,以至于他的收入还高于一份中等的全职工作。还有来加拿大的中东难民带着几个老婆的,文件上当然只能有一个太太,剩下的三个老婆里,一个以亲属的身份带来加拿大;剩下两个先留在老家,以后想办法办过来,或者等不及她们自己改嫁。这种故事太多,每个在海外生活的华人都听了一堆,就不一一列举了。意思是你一冲动打开大门,面对的是文化风俗很难和你建立共识的人群,后面发生的事你就很难控制了。那你这个社会的原有生活方式就会受到很大冲击。

从这个角度讲,政治正确是一种简单、幼稚又情绪化的表现。它的坏处在于丧失了基于现实的平衡感,可这种政治正确的风气高涨又是有由来的,长期媒体的一面倒观点,让欧美民众对世界其他地方的灾难有强烈的负罪感,以至于偏离了保持自己社会规则连贯一致的冷静。

文明的冲突帽子太大,关键一点是对自由的理解,自己定义的自由才是自由、还是妥协的自由也是自由。不是宗教世俗化,是公共生活世俗化。
保命要紧 总说没有女反贼,看来有必要写一个我是女反贼
这位葱油你好,我在12-13年也在网络上接触很多土共刻意释放的反穆斯林洗脑宣传,一度也产生了类似的想法,现在想来这就是土共刻意dehumanize穆斯林群体,以方便开集中营的计划,看看粉红现在要么否认要么无脑洗地说集中营有理,因为早已被洗脑觉得穆斯林不算人死了活该。把屁民通过收入,地域,性别,信仰,职业分隔开,挑动互相仇视来方便分化管理也是传统艺能了

我后来之所以能摆脱洗脑,是因为英语学好了,翻墙学会了,肉身出国留学和外面的朋友深入交流,读到了穆斯林写的学术作品和小说,认识了缠粉色头巾和我一起谈天说地的穆斯林小姐妹,看到全身burka画出非常惊人画作的穆斯林女油画家,这些人共同特点是生活在发达的西方国家,知识观念都是现代化和世俗化的,有信仰但拒绝强迫别人信仰自己的神,和少数极端势力坚决划清界限,而且广泛友善结交其他种族和信仰的人,而非只和其他穆斯林抱团。其实这些人为数不少。

这让我意识到了以前被灌输的因为信仰歧视别人的思想是多么错误。穆斯林极端分子危险因为他们没有法制观念,而不是因为信仰伊斯兰教,60年代大陆全员无神论,不也还是杀了那么多人?如果欧洲几百年前没做到成功现代化,可能天主教徒现在还在杀异端呢。统治阶级最乐意洗脑屁民互相仇视,方便自己挑起战争和反人类的罪行!

而且往往让少数极端恐怖分子变得更为仇视其他人民,更为暴力的,就是这些挑动民族仇恨的统治阶级的所作所为。土共先挑起其他人仇视穆斯林,再在新疆搞集中营杀人,那点极端势力这一波下来怕不是要和汉族人不死不休
skyheart 真理必使人自由
我对你坦诚的想要交流的姿态很欢迎。

关于汉穆关系,其实很大因素受两种势力影响,一是政府的宣传,一是你们穆斯林自己阿訇的教育。民族或者宗教仇恨是被挑动的。至于挑动者是谁,我不评论。谁受益,谁干的可能性大。

但不得不说伊斯兰信仰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很大问题。我还记得新疆的七五,你记得吗?我还知道当年各大城市的新疆村,想买个切糕被人坑了还不敢言语,因为新疆人有刀又人多可西藏人没这样。你说新疆的穆斯林是不是比其他民族和宗教戾气重?我也知道在法国在德国在瑞典在欧洲各国穆斯林干的各种坏事,报纸因为政治正确甚至不敢报这是穆斯林干的。更不要提isis, 人肉炸弹都是穆斯林干的,恐慌份子穆斯林也包了绝大部分。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为什么你教教众里会有这么多问题?只用一句比较容易暴躁就带过去了吗?朋友,你能不能诚实地回答我,这跟教义有没有关系?

说到温和派穆斯林,到一个学区,穆斯林就要求人家学区不许在学校提供猪肉,你说说看,我们尊重穆斯林的宗教自由,你不吃随便,但穆斯林能不能尊重别人的自由,不信的自由和吃猪肉的自由?尊重是双方的,难道只能别人尊重穆斯林,穆斯林就不必尊重别人吗?

所以因为尊重,我愿意和你讨论问题,说说我的真实想法,说到底是穆斯林的一些做法让我警惕并且深知伊斯兰教这个宗教,如果它的教众是坚信可兰经上所说的一切的话,是无法和其他人,包括其他宗教信徒真正和平共处互相尊重的。看看当年伊斯兰扩张过程中怎样通过杀戮把中亚西亚北非等地变成伊斯兰教的版图,你就知道了。

从你现在所说的来看,你还不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这是值得表扬的。也因此我才能有机会和你对话。
宗教自由,也有不信的自由。

现象:穆斯林是和平的。有极端伊斯兰组织。问题是为什么两者如此容易发生关联?

论点:伊斯兰教称赞受迫害时使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信士为勇士,这样的行为是殉教。特别是妖魔化不信道者,认为不信道者迫害穆斯林,鼓励对其使用暴力。而在普世价值中,则是即使受到迫害,暴力也只能用于自卫,不能私刑,必须经司法程序,公平公开公正。

论据:穆斯林三部曲中,古兰经9%,圣训21%,穆罕默德传记67%的文字是关于圣战的。
https://i.imgur.com/qhsDYlr.jpg

  • 节选3个古兰经中的句子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不要以不同教的人为心腹,他们不遗馀力谋害你们,他们希望你们遭难,他们的口中已吐露怨恨,他们的胸中所隐讳的,尤为恶毒。(3.118)

你们应当讨伐他们,真主要借你们的手来惩治他们,凌辱他们,并相助你们制服他们,(9.14)
你们在战场上遇到不信道者的时候,应当斩杀他们,你们既战胜他们,就应当俘虏他们;(47.4)


参考
  1. 古兰经 简体中文.
  2. 圣经和古兰经的政治暴力
Xenon 我支持香港民主运动,警察有本事来抓我啊
请问阁下说的平权,是否包含了LGBTQIA群体的平权?

请问阁下是否反对伊斯兰教国家的这些反人类行为?

同性恋在许多伊斯兰教国家被纳入该国刑法,同性恋者要接受刑法制裁。在伊朗、沙特阿拉伯、苏丹和也门等国,同性恋最高会被处以死刑。1979年伊朗革命英雄霍梅尼推翻巴勒维政权后,更多次抨击说同性恋是西方人堕落腐败的症候,同志人权运动是“迷西”(Westoxication)是崇拜西方文化的人的意识型态使然。因此,在霍梅尼时代,有七十位同性恋者因为企图成立同志组织而被处决,1992年有近百人在一个私人舞会中被捕,全部判死刑,据一些西方人权组织的统计,伊朗革命以来,已经处决了四千名以上同性恋者。他们行刑的方法有:一、用大刀砍头;二、用石头砸死;三、用烈火烧死;四、从高处抛下摔死。

这是由于根据《古兰经》中记载说一个叫做鲁特民族被毁灭的历史。 真主说:“鲁特的宗族,曾否认使者。 当日,他们的弟兄鲁特曾对他们说:‘你们怎么不敬畏呢? 我对于你们确是一个忠实的使者。 故你们应当敬畏真主,应当服从我。 我不为传达使命而向你们索取任何报酬;我的报酬,只归全世界的主负担。 你们怎么要与众人中的男性交接,而舍弃你们的主所为你们创造的妻子呢? 其实,你们是犯罪的民众。’”(26:160-166) 真主的使者鲁特向他的宗族传达真主的命令说:“你们怎么明目张胆地干丑事呢? 你们务必要舍女人而以男人满足性欲吗? 不然,你们是无知识的民众。”(27:54-55) 这个民族毁灭过程在《古兰经》中有很长的篇章。

美媒Fox news(https://www.foxnews.com/us/imam-who-called-for-execution-of-gays-preached-at-orlando-area-mosque-weeks-before-massacre)挖出一段视频,奥兰多市某清真寺演讲的阿訇在里面直言,“对同性恋死亡就是惩罚,这没有什么好遮掩的。我们对人要有怜悯之心,为了怜悯他们,就把他们解决掉吧,同性恋都该死,杀死他们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同情”。(“Death is the sentence. There’s nothing to be embarrassed about this. Death is the sentence,” Sekaleshfar said during a 2013 sermon at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according to Orlando-based WFTV 9. “We have to have that compassion for people. With homosexuals, it’s the same. Out of compassion, let’s get rid of them now.”)

“God will punish those involved in homosexuality(上帝会惩罚那些同性恋)”,伊斯兰恐怖主义枪手Omar Mateen 的父亲在奥兰多恐怖袭击案后的发言引起了LGBT团体的强烈反弹。(https://www.huffpost.com/entry/shooters-father-god-will-punish-homosexuality_n_575e741de4b0ced23ca87ae1
喂你吃包子 “中国人素质低”,辱华警告;“所以不适合民主”,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许多过度渲染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之间的仇恨的帖子怀疑是共匪派过来的反加速分子。什么民主化后维族和回族会对汉族大屠杀之类的极端言论,这些人不怀好意,不用理他们。

对宗教的态度我是支持宗教自由的,支持信教自由但是也要保证退教自由,爱信的信,不爱信的不信,支持政教分离,像伊朗这种政教合一的独裁政权跟共匪的马列教政教合一是一丘之貉,都应该大力反对。我希望教会和其他宗教场所可以成为一种社会福利机构,比如西方国家的教会就会为无家可归的人,失业的穷人发放食物,提供住所等。希望中国的佛寺,清真寺,教堂等也可以这样做。

更新:

我在欧洲的时候,穆斯林朋友对我还是很友好的,我在穆斯林开的超市里甚至能买到猪肉,也有非常世俗化的女穆斯林不戴头巾的,甚至暗示我想跟我谈恋爱处对象的都有,并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很极端的,极端的只是少数,我跟穆斯林朋友吃饭,我吃我的猪肉,他吃他的菜,大家互不干涉,猪肉的问题其实根本不用这么敏感,因为好多运动员都不吃猪肉啊,我认识的穆斯林中,有巴基斯坦的,伊朗的,突尼斯的,阿尔及利亚的,埃及的,伊拉克的,土耳其的,大部分人都是很友好很世俗的,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很容易交往。

在一个自由和开放的世俗社会中,受过教育的穆斯林都很好的融入了现代文明中。要防范的反而是俄罗斯和中共国这样的独裁国家,我知道很多由俄罗斯政府控制的媒体和水军散布的阴谋论谣言,比如说911是美国政府自导自演的阴谋等,就有一些人信了,这些阴谋论客观上也助长了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
窒息中求生 劫后余生
  看完上面的讨论,感受很复杂。
   楼主的帖子获赞多多,而许多楼评论获赞也多,有些评论的观点还是相反的,这说明,这个问题,大家的看法想差很大。品葱是个自由之地,所以,这些观点应该反映了大家的真实想法。
   几个分歧严重的问题:
 1 平等的问题,都没有平等的感觉,都觉得自己一方被歧视,被打压。这是因为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如果把对方也看成朋友为对方得到的好处而高兴,可能矛盾就少一些。
 2 极端问题:无论那个地域、民族、宗教,都不是只有唯一的一种人,不能把一些人的错误,归于一类人。伊朗,伊斯兰国,云南惨案,应该归罪于那些直接的责任人,而不应该归罪于同一种宗教信仰的人。
3 人民与政治家:职业的政治家们,都以冲突的调解者自居,如果一个社会充满了冲突,这些政治家就有了市场。因此,一些坏政治家不仅会利用冲突,有时还会制造冲突。
  所以,对普通民众来说,应该向消除冲突的方向努力。
本人西北回族,父亲什叶派,母亲逊尼派。自小受父家影响较深,接受教义多为苏菲主义(属嘎的利耶教团)
家谱记载先辈自元代跟随赛点禅寺定巴巴由中亚(现塔吉克斯坦)到中国云南定居,后移居南京,再到西北。
目前国内大多数回回是元朝时色目人的后代,说波斯语。明代时朱元璋要求回回“汉化”,波斯语渐渐被汉语替代,到如今唯剩伊斯兰教这一信仰。
回回到中国六七百年间,和当地人交流、通婚,渐渐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圈子。虽然”回族‘这一称谓发明于解放后,但在之前,回回这一族群已有特定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直接说回族就是信仰伊斯兰教的汉族有失偏颇。
当然,现如今的回族血统复杂,比如三亚凤凰镇回族祖上来自越南,其生活方式与宗教观念相比西北回族存在部分差异。

楼主发帖在我看来无任何必要,当今汉人也好,回回也罢,二者看待双方的主旋律便是傲慢与偏见,畸形社会诞生的族群关系只可能是病态的。回复的帖子和国内主流论坛无明显区别,中国穆斯林早已司空见惯。与其说服对方,不如离开这片是非之地。我可不想让我们的下一代从小生长在极度自大与自卑的社会环境中,这只会重复一代又一代的痛苦。
简而言之,你们教改吧。
或者弄个世俗化一点的新教派成立一个独立国家。
基督教就这么过来的,清教徒和天主教徒……
当然基本去除宗教对日常生活的影响的时间得用百年记,就像美国一样。
像是中国人现在也需要社会、文化等方面的全面改造一样——所有的中国人,养出了中国共产党这样的怪物——穆斯林群体也需要调整社会文化形态,毕竟也是全体穆斯林养出了极端恐怖分子这样的怪物。
在教改这方面,我还是对穆斯林群体有信心的,毕竟中世纪也出了许多不同的教派。
现在穆斯林只要出现一个类似清教徒的教派,教改也就算成功了,接下来就是经济的潜移默化。

你们是肯定得教改的,沉默的大多数,罪恶而残忍的少数,活脱脱的中世纪天主教徒,现代穆斯林的身上依然散发着中世纪的恶臭,显然,这是不符合时代的。
当然,天主教教改了,不代表人们不会记住他们血腥的过去,在历史的最后,天主教成为了笑话,现在的伊斯兰教,随着历史发展也会成为笑话。
但这就是人类的历史,按照人类的需求,淘汰某些那个时代不再需要的东西。

PS:我是一个有神论者,但我反而更讨厌宗教,宗教总是说,他们的经典都是圣训,圣言,那么他们有任何证据吗?
我之所以相信现在的科学理论,是因为他们可以成体系的,有逻辑的,证明他们。
我之所以相信神存在,是因为祂存在这个假说的确可以解释目前无法解释的东西。
虽然神很可能存在,但我几乎确定,祂不是现在这些宗教宣扬的任何一个。
末代皇帝习禁评 品葱药丸。
自由>平等,你长篇大论,可有提到自由二字?

在自由的中国,宗教必须自由,自由信自由不信。

只要不触犯法律,政府不得干预。

另关于新疆我不同意,东突必须独立。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回族压根就不是一个民族,过去大清帝国的“回民”“回族”泛指一切帝国西北边疆穆斯林人民,是一个宗教概念。
“回族”的民族发明是中共建政后按照斯大林主义的民族理论建构的结果,西方学术界一般使用“Chinese Muslims”来指称中共所谓的回族。
你说你参观奥斯维辛看到反犹主义造成的巨大灾难,那我告诉你,斯大林主义的民族概念本身就是反犹主义的理论基础之一。
说穿了,“回族”在中共概念里是汉族穆斯林的意思,民族概念必须与宗教概念分离,回族归根到底是汉族,如果你不同意这个观点,那么我问你,汉族天主教、新教教徒是不是可以建构出“天主族”?“新族”?
回族之所以在汉族与突厥各民族之间两头不讨好,就是因为混淆了宗教与民族概念,对于汉族,回族的定义是宗教异己者,对于突厥裔,回族是民族异己者。
新疆问题本质归根到底还是民族问题,突厥人的祖先并非自古以来就信仰伊斯兰教,突厥族的世俗文化本来也很辉煌,突厥族不信仰伊斯兰教了,本身还是突厥人(新疆又不是没有维吾尔族改信基督教的事情)。
中共现在对东突厥斯坦的政策就是不区分宗教和民族的文化灭绝政策,既要消灭伊斯兰信仰,又要消灭世俗的维吾尔文化。对外打着去极端化的幌子,却连突厥语言文学艺术都要彻底消灭。
未来东突厥斯坦的独立运动,绝不能再犯上世纪30年代的错误,打着伊斯兰主义的大旗,妄图成立伊斯兰共和国,而应该以世俗化的民族自决作为指导思想,拥抱普世主义价值。
甜玉米 台灣人
身為台灣人好像沒辦法代表中國人說話。
但身為支持人權與平權的一份子,還是給你點了讚。

有時候覺得有些中國人真的很矛盾,討厭穆斯林討厭少數民族,就沒想過自己會被別人討厭?

共產黨這麼殘暴無良如果也不能代表全中國人都殘暴無良,那少數恐怖攻擊自然不能代表全穆斯林都是恐怖份子。
那些口口声声强迫的除了匪国穆黑的宣传之外还能拿出什么证据?现实是现在各地清真标识都不敢露。
拿新疆小偷来说怎么不说匪在新疆的土地上把维族人当奴隶看待,堵塞他们的就业受教育等等权利?给点少数民族加分管个屁用有多少正常参加高考的?维族人在外面就是现在的武汉人,常年都不能住酒店,不能正常打工,把人逼到这个份上还指望人家对待汉人体面可能吗?对汉人犯过错就知道根源在匪,怎么少数民族这里一瞬就大脑降级了?
宗教里面到底都是下地狱下火狱又不是伊斯兰一家,关键是政教分离。那么问题来了,你怎么知道人家独立后不分离?或者说汉人管得着吗?打着帮伊斯兰教现代化的旗号去强迫那不正是共匪干的事?新疆那地方让人家自己民族自决,无论选择什么道路外人不干涉否则就是死循环。至于生活在政教分离国家的穆斯林遵守法律即可,不尊重就按照法律规定处理。匪国又没有法律,又实际上打压少数民族,还说人家是特权,这个帽子一扣就怎么侮辱都可以了,这套玩下来才是和匪没分别。
Daredeer02 小號飼養中
所謂的平等是當別人越過中線,時叫他退回去或是打回去,從中線那邊畫出的界線後,才能談和平。否則只是叫人忍氣吞聲、甘願為奴隸。

維吾爾族我沒有去過,但是聽去旅遊的朋友說有鐵絲網和持槍士兵,那可不是一個正常居住區該有的東西,以前不需要如此的戒備,為什麼現在需要?

中國共產黨在過度的控制並且越過那條中線,身為維吾爾族的你,不能學共產黨只看好的一面,不能學習小粉紅只看著和平和美好,然後做著歲月靜好的夢。

應該先從如何讓維吾爾族獲得該有的權力說起,而不是叫其他人一味忍讓希望和平,要知道,忍耐是有限的,壓力越大反撲越大。

一個合適的界線,才能讓維吾爾和漢族和平相處。
仔细研习了一番你的回复。
某些敏感问题无非就是你赵国也怎样怎样,所以我穆斯林何必改进。
若你觉得欧洲人素质高,乘着文明的便利,不如讨论一下你蓝图中以后的新疆自治区怎么向西方“文明”改良。
我在欧洲生活那么多年,欧洲不是美国,哪个白人不是女权,lgbtqa平权的急先锋?你们就避之不谈。换言之就是,对这些本来就存在且庞大的议题,你们就视而不见。
我诸多新疆的gay朋友,受着土共和穆斯林传统势力的压迫。或因为土共或和家族闹掰,都到内地工作。
有的朋友一到新单位,就有土共的公安局过来威胁他们主管,你留着这个维族人,我就叫税务局查垮你。
他们作为一个维族人,和我说,都做同性恋了,哪还有信教的啊。他们维语说的贼溜哦,传统家庭。
楼主对土共深恶痛绝,却不知有一部分你们的兄弟姐妹,宁愿背井离乡投入赵国的怀抱,也不愿意信教。用这种肉身退教的方式表达厌恶和抗议。
欧洲人对穆斯林宽容和谐,一如他们对女性,对性少数群体一样。换个角度,对普通欧洲人来说,穆斯林、中国人、同性恋都是一种不该被歧视的少数群体。你们被划了等号,而不是他们本身有多了解和多认同。
可不可以在永远不承认女权,性少数权利和少数民族权利情况下,建设一个现代的民主文明世俗的国家呢,这就像土共幻想的在不开放的情况下大国崛起一样天方夜谭。
欧洲也是没有太大矛盾还好,穷的阿拉伯社区和有钱的阿拉伯人,是一拨人么。一个道理,越聚集越内卷越封闭,早晚有一天干架,欧洲内部民粹抬头不是没有道理。
筱田君 我♥️品葱
以前我也是极端反穆者,现在也还非常讨厌,但是除了西亚那群以外对于国内的主要是共产党的特权政策让我不满,同时也同情新疆的维族,素质什么的另说但是并不是可以剥夺他们性命和自由的理由。
Mrshithole I am Mr Shithole
我支持信仰自由和宗教自由。冤有頭、債有主,阿共對你們信徒製造的屠殺,請不要拿一般漢族和其他民族報復謝謝
ArXin 小熊维尼
穆斯林是人类社会的癌症。
就算是中国特色共产主义也还能给人类一丝未来。
你们穆斯林就是彻头彻尾的反人类集团。
我反对共党现在的做法,不代表我是失去了智商。
世界上任何一个不称职的主义在被消灭时,它起码还算一个主义。
但邪教就是邪教。
就算共有一千个理由要覆灭,我也不会认为穆斯林有一个理由开脱。
你们就是人类和世界文化的癌症,必须根除。
你们穆斯林必须被从文化上和基因上灭绝。



胶着
多隆阿死后,清廷任命杨岳斌陕甘总督接手镇压回军。陕甘地区此时除了战乱更有旱灾,境外接济又不足,当地清军粮饷短缺,多次发生哗变,杨岳斌无法解决问题,遂于1866年请辞,清廷改派左宗棠接任陕甘总督。[14]:103-104

1866年,回军攻陷靖远县城,对汉人实施灭族屠杀,“汉人死者男妇约十万”。1867年四月,回军攻陷合水县城,“人民杀毙饿死者十有六七”。[16]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0%8C%E6%B2%BB%E9%99%95%E7%94%98%E5%9B%9E%E5%8F%98
woshixianpi 我可以被摧毁,绝不能被打败!
仅是个人的一些理解和看法:中国的回民因为千百年来的汉穆融合,已非传统认知上的穆斯林,加上共匪迫害洗脑多年,绝大多数回民与其他被同化的少数民族无异(不会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大多数只是本民族的重大活动或节日才参与其中,并无真正的信仰和文化认同),少数信奉真主的信徒,迫于中共和社会的压力,也会做出很多很多和信仰背道而驰的事情。在大陆,这不仅仅是回民或者穆斯林的问题,而是所有有信仰者的问题。归根结底,我们都是这个邪恶政权的受害者,任何一个有正确价值观的人,都不会也不该无故对一个宗教或者族群产生歧视和仇恨。狗冲你叫,你难不成还要难过或者也冲它叫吗?所以对于国内那些仇恨言论大可不必理会。

我是85后,六年前受洗成为基督徒,期间去过不同的基督教会,逐渐对宗教产生了很多疑问和怀疑,现在成了一个有神论的坚决反共份子😄

楼主尚且年轻,又在西方社会接受高等教育,有时间可以去多了解一些关于宗教起源和各个宗教的历史解读,可能会有不一样的认识。希望你学业有成,一切平安!
基本上反穆斯林的,都是对穆斯林历史和教义一无所知的。

只是因为人群的差别,以及某些极端事件被人为放大,以至穆斯林群体收到攻击。很少有人会去深入探究背后的原因。

我以前也是这样,但随着对各种宗教的历史和教义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后,我才发现我原来有多无知。

所以,消除误会的关键,还是增强相互的了解。
蛋挞派 蛋挞一枚
伊斯兰教如果不改造成政教分离、退教自由等等,就不能被当作一种正常的宗教,只能被认定为邪教。
和共党没有本质区别。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穆斯林是以宗教為分類方式,漢族是以血統為分類方式,兩者格式不兼容
我以前身邊也有過漢人穆斯林,他真的很好人,當然因為當時環境他也不方便公開說他是穆斯林但是同學之間就會傳開,大家聚餐的時候還會自主避開點豬肉(一邊抱怨不能吃肉一邊大家還是很自覺)
我現在是在一個文明國家,身邊也有各種人當然包括穆斯林,我也有去過火雞國,在那裡對伊斯蘭教第一次有了直觀的認識
我只想問那些厭惡穆斯林的人,你們是不是沒有見過足夠多的穆斯林,才會這麼厭惡他們?
人们对于穆斯林的普遍厌恶

你可以說『我對穆斯林的厭惡』你要厭惡是你的個人自由,沒有人能強求你喜歡任何東西,但是請不要說普遍,因為有人不厭惡,而且還不喜歡被你代表
要是有人要扯到屠殺和對異教徒的態度,也請各位不要忘記基督教燒過不少異端,佛教也有作為外國宗教壓迫過本土宗教,當然還有被共產黨以無神論之名迫害的各種宗教信徒的犧牲
只要有惡人利用,任何理論任何思想都可能變成迫害的藉口,以此攻擊擁有這些思想的人沒有意義。我知道這不是伊斯蘭教的一句話,但我只知道這句話比較貼切的:要恨罪不是恨罪人
對樓主我只想說,既然樓主也有受過歐洲教育,也看過集中營,對那段歷史應該知道的不少了吧
人的確是會重複歷史的,今天的中國就在重複75年前的德國歷史
75年前猶太人最後沒有實現自救,的確有少數人逃離並協助盟軍攻打納粹的,但要打開集中營的門,沒有英美蘇聯的那些既不是猶太人也不是吉普賽人或同性戀的人的協助是行不通的
然後種種事情之後,現代的文明人還都記得那段歷史,並一般不會以那段歷史來開玩笑,很大成分還是因為有了堪稱最玻璃心外交部的以色列的存在。那群人不僅記得,而且還每次都會出聲制止那些不恰當的玩笑,甚至會為了和自己境遇相似的人出聲。我一邊說以色列外交部玻璃心,但也一邊覺得他們的做法其實也是很有責任感
看看猶太人和納粹的歷史,你想一下吧。如果歷史會重複,那現在你們站在猶太人當年的立場上,應該做什麼
而我們站在德國人當年的立場上。有的人會為了人權出聲,結果可能也成為被迫害的一員,更多人不是敢怒不敢言就是根本不覺得這有何不妥的,簡直就像當年的德國
能上品葱的很多都是海外华人,对中国的政策几乎没有影响能力的,看样子你也属于这类人。看你挺坦诚的,所以我也和你说说我的真实想法。这世界上很多人都是不错的,同时也是易被迷惑的,就算是意图操纵别人的人也常常这里那里看不清,正所谓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啊。欧洲人经历过中世纪的各种战乱和宗教思想控制,怎么不清楚统一思想和提高战斗力的关系呢?但一个国家增强对国民的思想控制也不是百分百就表示要挑起战争,对吧?过早干预既得不到本国人的充分支持还会引发对方国家的指责,所以最多只能这里那里批评一下。再说说不定对方国家自己就走上正轨了呢?西方人管这种应对方式叫绥靖,咱们中国古话则叫(待其)多行不义必自毙。西方国家的叫法更贬义,一则因为当时西方已经有了humanity的思想,对于绥靖过程中小人物的遭遇更加关注,二则纳粹德军攻打苏联前先打了英法。虽说纳粹对苏联更残暴,但西方国家也不会因为它杀自己杀得不够狠就感激它。中国可能走上纳粹德国的道路,也可能不会,但不管怎样,西方也不会过早干预,过早干预只会引起大批海外华人和大陆国人的反感,所以西方国家只会这里指责一下,那里引导一下,希望中国自己走上正轨。如果中国最后还是要走邪路,西方现在也要蓄积实力以在必要时反击。幸好你和中共似乎没有私怨,因为西方肯定是不会为你报私仇的,它是对事不对人,如果中国自己走上了正轨呢,它是会像对待德日一样来对待中国的(其实德日也有纳粹残余,但不占据主流,西方对此也能理解,类似于水至清则无鱼的意思)。中国其实也想联合西方,毕竟与强者联合更有益处,但改变自己很难,所以会想走捷径,比如在西方国家受恐袭时在国内声讨绿绿。其实西方很多穆斯林排挤华人也是出于这样一种“老大,我们一起来打怪吧”的想法,夹在中间受苦的当然就是你这种温和中立人氏了。别难过,你能上私校已经比别人起点更高了,自己再努努力就能自保无虞了,若是能力再强点还可以成为那个引导别人走上正轨的人,扶持像你一样的温和穆斯林或中国人,传播你所赞同的温和民主人文普世价值观。不过最好别显得你想夺权,中共对于权力斗争是很敏感的,现在修理新疆人也有预防他们在极端宗教思想影响下自立分裂的意思,而且煽动暴恐的阿訇可能真有这个意思,毕竟靠控制思想来提高战斗力也不是中国人的独家秘籍,只不过中国人打击起可能的危险源时是不会太顾忌伤及无辜的。我出国前不住在穆斯林聚居区,只认识汉化的回人,都是挺温和的人,希望他们不要受到波及才好。不过目前似乎还没有这样严重,如果不住在新疆,说汉话,别人也分不清呀,最多就是在听到刺耳言论时心里难受一下。当然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参观过集中营,就想在中国会不会也这样一步步恶化下去,最后连融入汉人社会的穆斯林也要消灭,通婚后代改信宗教都不能幸免。我觉得不会,但我也能理解你的担忧,与其寄希望于别人走上正轨,不如自己努力推行人文普世这些东西,阻止最坏情况的发生。
不怕中共迫害 观察 打倒反动的xxx,中国得解放!
      你好,我也是北京人,现在还住在回民聚居区,首先我要谢谢你的祝贺以及你在这里真诚地表达自己的看法,我也祝你健康!

      既然你说了真心话,那我这个汉人也愿与你坦诚相谈。某组织确实对中国的穆斯林有压迫的行为,然而穆斯林曾屡次凌虐汉人也是不争的事实。

      离我们比较远的事情(比如蒲寿庚那档子事)就不讲了,聊聊比较近的事儿吧:
      清朝的时候,西北就爆发过同治回乱和阿古柏叛乱。中国近现代史研究家李恩涵先生著的《同治年间陕甘回民事变中的主要战役》一书中这样写道:“......英人贝尔估计甘肃乱前的人口约为一千五百万,乱后人口则锐减至一百万人,境内汉人十分之九,回人三分之二均被屠杀;基督教士英人李提摩太的估计数字则较低,认为在整个同治年间的西北回乱中约有一千万人丧失生命。我国公私文献中虽无具体的统计数字,但零星资料所载,已足令人触目惊心,如记甘肃广阳府及泾州各属六城,在大乱之后,除崇信一城[尚有居民,余皆空城,人烟断绝],庆阳府城之[衙署仓库庐舍荡然无存];秦州府属各城则[赤地千里,无复人烟]。”
      大陆国党时期,新疆北部的伊犁、塔城、阿山三个地区在苏联政府直接策动下于1944年发动叛乱,在抗战的时候往我们国家的背上狠狠捅了一刀,公然分裂中华,打出“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旗号,并且在伊宁对汉人犯下了骇人听闻的大屠杀罪行;
      还有近些年发生的,7·5事件、昆明火车站暴恐袭击,和居玛·塔依尔大毛拉被暴恐青年砍死的事,这些都是事实吧?

      你自己也说“常言道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中国的穆斯林没有在历史上(尤其是近现代)干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那么即使中共拼命污蔑你们做过,终究也是徒劳;如果世界上的穆斯林都不去对其他族群耍横施暴,那么现如今的网络上怎么可能出现“针对穆斯林的侮辱歧视基本上是半公开的”这种情况呢?不知道这点楼主深思过没有?
      你认为“中国文化圈与穆斯林文化圈没有什么根本利益冲突”,我也愿此成真,只是在历史和现实中穆斯林的种种极端表现,令人类中剩下的部分常处于惊疑之中。同为人族的我们本该是兄弟姐妹,我们也希望和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穆斯林们做永远的朋友,但是,尊重是相互的,我乐于见到国内的穆斯林们表现出同异教徒、不信教者和其他民族的一切人民和睦相处的诚意。阿拉法特曾有言:“我带着橄榄枝和自由战士的枪来到这里,请不要让橄榄枝从我手中落下。”我谨希望,中国的穆斯林们在未受压迫时,紧紧握住可爱的橄榄枝,而在受到压迫时,对压迫者,而不是对其他任何人,举起你们的自由之枪。

[url=https://zh.wikipedia.org/zh-hans/%E5%B1%85%E7%8E%9B%C2%B7%E5%A1%94%E4%BC%8A%E5%B0%94][/url]    
呵,,,
恕我直言
中共和伊斯兰教要么被改造要么被取缔
什么时候伊斯兰教能够让女性自由选择爱情?
什么时候伊斯兰教能够让信徒自己的儿子/女儿有信仰自由?
什么时候停止和中共一样的迫害同性恋?(甚至比中共更糟糕,直接处死)
什么时候停止迫害无神论?
什么时候让恶心的什么都管的侵害人权的宗教局关门?

真实经历
我妈去马来西亚玩
在路上和朋友讨论无神论
过一会就被几个壮汉突然带走
他们说我妈危害了公共治安和传播无神论
差点拘留她
这你妈和中共什么都管有什么区别🐴
我的一个伊朗朋友
被迫信仰伊斯兰教
经常和我抱怨
但她不敢说出去
一旦说出去
可能就会面临监狱

再看看伊斯兰的《古兰经》
你们就知道为什么穆斯林恐怖分子这么多了(当然不是全部穆斯林)
圣战圣战圣战圣战圣战圣战圣战圣战圣战
杀光不信仰之人

1.极端化
2.践踏人权
3.强迫性信仰

我反对现在的主流伊斯兰教。
但我也反对强制推行无神论和迫害有宗教信仰的人

当年赤色高锦对内有宗教信仰的人大把屠杀
伊斯兰教国家对无神论者有一个迫害一个,放一百多年前直接杀掉不是问题。

我不是粉红不是战狼不是五毛不是极左
禁 止 扣 帽 子
無紋水仙盆 李登輝才是台灣國父,孫文只是個純血KMT
  新年快樂,我基本上同意你的觀點,宗教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有好有壞,不管哪個宗教都會有走上歪路的派別,但重點是中國政府直接禁止了人民的宗教自由,根本是因噎廢食。
  我個人比較不同意「不贊成東突厥獨立」這部分,不過這只是角度不同而已,我能理解中國人總是對統一有著某種憧憬(就好像我總是對獨立有著憧憬一樣XD),我想大家同樣都是期待著中國能成為一個更好的國家的
Jewel 5 demands not 1 less stand w/ HK
我也希望停止互相仇恨 因為我們共同的敵人是中國共產黨 雖然我不是穆斯林
黄乎对木的态度,有一部分是来源于中共对木的特权导致了普通人的反感情绪。我个人的关于木的问题的主要是伊教导致部分人狂热危险,所以对伊教人敬而远之。当然,我也认识有新疆朋友,只是从来不知道他属于哪一种。还有我亲戚一家信伊教某分支,但以行善为主。
没啥特别的看法 只有想法 如果穆斯林只是约束自己 不要求别人 就没啥影响 还有就是别爆炸就好
党国蛀虫 80后IT男
坐标北美,之前的一个室友,某个穆斯林国家来的中东人,号称也是个穆斯林们,结果混熟了之后发现猪肉啤酒红的黄的白的各种来者不拒。学校里大部分其他的中东同学应该是看不惯他,但因为不怎么来往和接触,所以基本没有发生过肢体冲突。

后来某次喝大了直接给我们说安拉是bullshit,过时的东西,也就用来给腐败的政府统治愚民用的一个工具而已。哈哈,当时喝高了第二天我什么都记不清唯独记得他说安拉是bullshit这件事。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不希望看到一个流血的未来。最好的情况新疆是建立一个平权的自治领,汉族和少数民族共同掌管政府和议会,保护双方利益,才能避免仇杀和流离失所。目前特殊时期最可贵的是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的理解&互信&扶持。仇恨则正中TG下怀!

什麼愛與和平、停止仇恨都只不過是些場面話而已,這些問題最終都會藉由流血解決

一勞永逸的解決方法就是東突建國、東亞穆斯林往西北遷徙,像印度與巴基斯坦那樣,經由幾次局部戰爭劃定邊界,貴國人民才有可能對穆斯林的生活方式表現出一絲絲的尊重
Joshua 自由之地即祖国
说句难听的,伊斯兰教是民主制度的天敌,基本不可能避免多数人的暴政的,比较理想的情况就是像现在西方自由世界这样穆斯林人口不占多数各族群和平相处,一旦穆斯林人口比例超过半数,他们就必然会依照教义要求其它族群不能这样不能那样,而政客为了选票又不得不讨好他们从而导致恶性循环。
孙金香 90后电影
绿绿只要保证你们的仇恨目标始终是中南海,没事甭去火车站搞恐袭,那谁也碍不着谁。否则你们跟红红也就是狗咬狗,我就只当看热闹。
upgraded 国外势力
生活在马来西亚 ~ 一个回教国家,我们的感受是大部分的回教徒是理智的,但大部分的领导人是极端的。

他们不谈发展, 民生,但热爱权力,所以就发表排外论,仇恨论来拉高自己的地位。

马来西亚三大民族一起发展了这个国家,国教为回教,皇亲国戚都是回教徒,政府官员多数都是回教徒。

但总是喜欢鼓吹仇恨论,威胁论 ~ 这让我很看不起这个宗教。

温和派总是选择沉默,极端派总是喜欢叫我们为异教徒,我虽然有很多穆斯林朋友,但很多极端的言论让我们不能在一起喝茶吃饭。

回教徒在少数的时候要多数人尊重他们的文化和宗教信仰,一样的,在回教国家,我们少数异教徒也要尊重多数回教徒的一切。

请问要怎样才能改变 ? 只有做到互相尊重,才能化解仇恨。。。

温和派是时候站出来说话了。
shortstory Fuck ccp
https://youtu.be/W2pbVrwNYx8
专家的解释胜过我这个门外汉的千言万语。

宗教自由是基本人权,我是无神论者但是对基督教和佛教非常有好感。对伊斯兰教我也是有phobia的,可能是我看过isis 的锯头视频,还有他们在马路边枪决过路的司机,就只是因为司机说不出一天要做几次‘礼拜’。还有在孟加拉伊斯兰信徒对改良派的无声谋杀,所有伊斯兰教国家都有的鸡奸罪(同性恋已经被证明存在基因当中,是自然选择的产物,这样否定人性的做法是不对的)...
我尊重宗教自由,同时我希望伊斯兰教世俗化,让改良派掌握话语权。
Colson 庆丰不识字,何故乱宽衣
人与人之间交往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平等
先不说可兰经里面对异教徒的诅咒,宗教本身就是愚昧的,假设你是一个虔诚的人,那你就必须去诅咒异教徒吧?加上各种民族政策,使得少数民族与主体民族对立,这两点使得我们之间不平等了。
出于以上两点,从一个汉人的角度来说 我感觉我们之间是不平等的。且我觉得这两个原因暂时没有好的解决方案:1 你们只想享受世俗化带来的好处,但又不承担世俗化的带来的义务,民族政策客观上纵容了这种行为。2 民族政策对于少民来说短期是有利的,少民本身不可能联合起来推翻这个政策。
不過n2不改名 所謂的自由,不是你可以做任何事,而是你可以不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
你不用多說了,大家心裏都有數的,只不過紅跟綠是黑吃黑罷了
沒有前面各位了解的那麼透徹。。
我對穆斯林的了解過於淺薄,就用基督教來說吧。。基督教的聖經裡表示自己是唯一的神,這一教義就惹出了異教徒的問題,其否定了自己以外的所有宗教,在當時或許這並不是什麼大的問題(雖然也不小),可是在當今時代呢?!你們以外的“別人”,人家各有各的信仰,佛教神仙不少吧?!道教神仙,從開天闢地至今,很多大家都封神了!!我舉例子的光著腦袋有頭髮和沒頭髮的兩個宗教都沒有否定對方,也沒有否定你,不過卻被你否定了,反思一下!!是不是神的教義有錯誤?!如果神沒錯,那肯定就是全世界都錯了,既然全世界都錯了,神肯定是要“我們”去改變這世界,怎麼改變?!“神聖的戰爭!!”基督教教義認為人生下來就有罪,神用犧牲自己的方式拯救世人,神可以原諒世人/信徒“任何罪”,甚至包括殺死自己的那個人。。佛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前一句難道不是“舉起屠刀,殺人放火”嗎?!所以佛教和基督教,基本就是無論犯下任何罪只要懺悔就可以被原諒。。以上,我覺得就挺可怕!!作為穆斯林,閣下肯定對自己的信仰非常了解,對比一下就知道其中的一些問題了。。
Audi2020 观察 Communism is bound to die.
穆斯林这个宗教为什么欧美都没好感,自己要好好反思。穆罕穆德娶了个10来岁的妻子怎么解释?真主要求杀小孩来考验教徒的虔诚怎么解释?中东、伊朗和很多穆斯林国家的女性没有工作,不给考驾照,不能去体育场看球怎么解释?女性人权极为低下,男人可以娶四个妻子,这是什么教规?欧洲媒体拿穆罕默德开玩笑,整个穆斯林世界就群起而攻之,跟疯子一样。见过佛教、基督、天主有类似行为吗?
为什么现在很多人都讨厌穆斯林,其实你们可以自己想想原因。1.穆斯林现在是和恐怖分子划等号,一见穆斯林就会想起爆炸,屠杀,斩首。你喜欢恐怖分子吗?正常人都不会喜欢。2.中世纪以来穆斯林有过进步吗?基督教以前也有很多不足,也很暴力,可视你看看现在的基督教,自由,平等,文明。当穆斯林能做到这些,大家也不会讨厌你们。3.穆斯林走哪儿都想要体现出特殊性,凭什么因为你的信仰大家都要迁就你?你有信仰的自由,我也有不迁就你的自由。
昨夜夢 “去游行,天安门广场”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的职责”
大学期间室友是穆斯林,他给我的感觉蛮好的,但是,他自己也说回族人爱搞小团体,不合群,他自己家乡的回族人地方官员都不敢惹,总体上,肯定说不上人畜无害,但是确实也不能否定全部,我室友就蛮好的。
散居穆斯林最讨厌的地方就是乌玛大于一切,邻居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群该下火狱的家伙而已。突厥人可以用绿教来整合民族主义,散居穆斯林只会排斥民族主义鼓吹政治正确,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诸夏(不含西域)成立了,恐怕ban islam也是各国不得不采纳的方案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上面 @三权分立 好恐怖。點踩不能。若不是説反話,這樣的三權分立和集團暴政何異?@三权分立 的高論,正是以自由民主為根本的立憲者們念兹在兹務求避免的“多數人的暴政。”

這麽說吧,若無自由,要民主何用?!若無自由,委身于一人的暴政之下,待到天怒人怨之時,尚可殺一夫謝天下!但若委身于多數人的民主暴政之下,則去無可去,退無可退,殺儘衆人血流漂杵也不會再得平安。社會撕裂,人人自危。

@三权分立 要的那個能指導宗教的民主政府,不就在北京嗎?既然無自由,換它何用?可悲!
Weed 回民
https://i.imgur.com/Ro1nHuA.jpg
http://china-sufi.com/thread-14124-1-1.html
十年前有幸曾临贵门沾光,色蓝,互勉互励一同奉行主道,若想学习阿语或以波斯语讨论,可以一同研讨。
西北蟾蜍 一只🐸两条腿
见到你们,我只想说安拉胡阿克巴
Sulaiman_Gu Student activist. 国語騎射(こくごきしゃ, Manjura-niyamniya). Kita berjuang untuk Free Hong Kong dan East Turkestan. 推特:@slmngy001
粘贴以前写下的一段话:
【不需要向中国人自证人性】为寿光洪灾施舍其实没有发到网上,好像我们必须通过施舍来自证人性。对着中国人,大发中国社会普遍鄙视的”白左”之心,这似乎也违背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中华美德,更增添“精神阿拉伯人”的嫌疑。而且就算把家产连同器官都施舍出去,或者被中国人施舍出去,我们在中文里的名字依旧是 — — “绿绿“、”马瓦里“和”穆畜“。
小粉红姐姐 啧啧 鹅也吃葱
我不反对穆斯林 但是我就是很讨厌他们不尊重别人的选择 例如不尊重自己的女儿不愿意戴头巾,不尊重自己的孩子不是穆斯林不尊重同性恋 不尊重别人 自己信没人强制你不信 但是不要强制别人信 按着别人的头信 你的女儿儿子老婆不是你的所有品你不能控制他们 
justin_lee 呼呼嘿嘿
这个问题真的让我想注册一个账号来说。

我也有非常好的穆斯林朋友,但是这是建立在对方不接受全部教义的情况下的。

比如说:男人能有四个老婆。

我就想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

我那个穆斯林朋友在沙特阿拉伯🇸🇦住了五六年,和我提到过沙特的老男人喜欢去也门去买小老婆。穆斯林世界的种种黑暗她也没少和我说。她对教义是批判的接受的,一条教义要她本人觉得对她才会照做。

至于穆斯林中的许多原教旨主义者,大多数穆斯林国家是独裁国家的现状,都是难以让人接受的点。

最后虽然信仰自由,但我还是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可以相信科学对这个世界的解释。至于科学解释不了的,我们大可以说一句不知道。而不是相信宗教中的一些无法被证实的理论。
haytt 这个壬很申必,什么都没有留下,,,
回回雄无下场,奸亦无下场,这句老话是有道理的。历史已经通过五胡乱华和安史之乱两次动乱证明,包容开放的汉文化是不能稳定长期存在的。
除非重建蒙古帝国实行习惯法治理,否则伊斯兰和汉文化不能相容。要么伊斯兰被汉文明清洗,要么汉文明以塔基亞的形式加入伊斯兰。
习特hole 翠翠翠翠翠翠翠
看到楼主这样的穆斯林,大家应该想到一点: 你在穆斯林身上看到的那些问题,是否并不应该归咎于他们的宗教?是否应该另寻原因?
Salam, 弟兄,真主與您同在,也與我們同在,奉至仁至慈真主的名,讓我們同在一起讚揚真主的偉大。
看了一圈留言,你們那邊的穆斯林與東南亞穆斯林的風格相當不同,用詞也有不同,但基本感覺到都是在真主之內的牽結。
外國會讓你知道壞/了解壞,
中國只準說中國好。

外國是學做人,
中國是煉蠱。

外國有制度制衝權力,
中國誰有權誰就是制度。

外國拿數據辯論半天,
中國不中聽就封了。

樓主,你被抓了還能大愛嗎?
你知 李旺陽 嗎?
disnshsm 做事要有底线和良知啊!
穆斯林要是如佛教徒,基督教徒一般,怎么会招致那么多反感?
世上的恐怖事件,大多是穆斯林搞的,这个话对不对?
穆斯林在内地横行霸道,比如蔚然成风的新疆维族小偷,又或是宁夏一些大学强迫学生只能吃清真食品。
穆斯林灵活运用少数民族政策,在自己少数的时候强调要多样性。然而一旦成了主流,就开始强迫其他人遵从他们的生活方式。穆斯林能够在美国正常生活,基督徒能在伊朗正常生活么?

人们对于穆斯林的普遍厌恶不是无缘无故的。也请你能够深入反省一下你们这些年都干了什么。
我是新疆的汉人,亲历75。还有伊犁的25事件家里长辈都是亲历者。这些维族真的是狗逼,多少年的邻居朋友,隔天就能杀人全家。反倒是新疆的回族比起内地的要好的多,因为75的时候回族一样被杀。你这种内地回族还把新疆当大本营,那就来新疆定居嘛,看看再出暴乱杀不杀你。
朝歌夜弦 验证码真难
请问,对于一字都不可更改的《古兰经》上对异教徒、不信教者杀戮的经文,你是怎样看待的?
imsetzumi Free for canton
虛心求問樓主,可能因為文化不同原因,多時候確實想了解伊斯蘭教,但苦於無法入門,您還請別見怪,因為當事人所述的歷史過多或少是不真實的,例如共產黨口中的宗教,或是神父,阿訇.
愚見是想了解歷史,講述或立著者必須是第三方,例如《劍橋中國史》.因此也嘗看過台灣國立學校的阿訇的講課,在YouTube上.
一直很感慨薩拉丁這個人,根據描述中在耶路撒冷戰爭沒有屠城反而放了很多基督徒回家.請問歷史上是否真實存在過呢?又或者如果想了解其人,有哪些著作推薦一讀?
又,論壇其他人戾氣太多,可能會令你失望,我代表不了誰,但我很想虛心請教.也在此道歉.
謝謝你.
printf printf
穆斯林不就是邪教吗?看看你们的教义有多少矛盾的地方?看看你们的古兰经有多少反人类的东西?知道为什么绿绿被称作地球癌症吗?回族并没有错,但是信伊斯兰教的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因为那些人就跟支持邪恶政权的粉红一样罪不可恕
习刁刁刁刁 200斤瘫痪
b不好意思。穆斯林在我看来就是一种强化的ccp. 基本就是 反人类反社会的邪教组织。他们会把人类带回到黑暗时期。
穆斯林没有任何的平等,人权,法权的意识。如果有你们不会强制给女性套上黑纱。

另外我讨厌ccp,但更讨厌穆斯林。
如果世界上有三个国家
ccp帝国
穆斯林帝国

我说实话,我宁可活在ccp帝国。

穆斯林需要被清除。谢谢
socdem 激进社民
这位葱友您好。这里我主要有几个问题,希望您能够回答
1您怎么看待穆斯林的一些“传统习俗?”就像有些汉人不准女性在重要的饭局上上桌,并以所谓“传统”的名头掩盖了实际上的变相歧视(然而传统自然是观念产生的,这就是不平等)我听说穆斯林也有很多实际上是性别歧视的传统(最简单的,面纱/头巾,很多穆斯林说这不是性别歧视,但这是事实上就是打着传统名号的束缚),您怎么看待这些呢?
2如果中国民主化,政府尊重一切少数群体的权利,您认为对穆斯林地区的某些小恩小惠(如高考加分)仍然应该存在吗?
3您怎么看待LGBTQIA群体呢
抛开宗教观念,只讲简单的感观:切糕和扒手让墙内人谈新疆人色变,也深受其害。
这就是墙内人对新疆集中营无感的原因。
m穆斯林杀人不用借口的,共党杀人还要找借口。
古兰经满篇就是杀杀杀,不好意思,我们异教徒先滚了。
除非你退出穆斯林教,否则在我眼里,你和中东那些人体炸弹本质上没什么区别。再加上优待少数民族,你砍人无罪
气功宗师噶 气功宗师,国家武术学会最高领导人,特长:忽悠
你知道我见过的回族人有多坏吗?本人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但是我在天津遇到回族人被欺负惨了,你知道那些回族人怎么鄙视我们吗?你知道那人有多坏吗?你敢说出来你自己的心里话吗?
我反对一切民粹主义,只是回族的民族主义不比皇汉要弱吧...
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反极端主义者,反种族主义者,全球主义者,pro-demo
你信仰什么和我无关,只要你不要把自己的信仰约束强加于别人(可以传教,但不能摁着不信教的人遵守你们宗教的规章),不成为极端主义者,我一视同仁
共匪坏在新疆作恶, 不等于伊斯兰文化和民主自由法制平权有一毛钱的关系。
伊斯兰和共产主义两者一丘之貉,都是地球上的肿瘤 
退一步说即使新疆独立了就发达了 现代化了? 好一点和阿富汗差不多,差一点就成第二个伊朗
一齐崩坏 跳跳虎,是我们最红的朋友
每个人既是自由的,也是受拘束的,自由体现在其有自己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拘束在于他也必须保证别人的自由。
我有几个新疆的同学,维族哈族都有,女的没戴头巾,他们一样享受现代化的生活,我于东南某省,他们也遵守不事大肉的习惯
我现在觉得,与其讨厌msl,更不如说是讨厌瓦哈比之流毁坏文明,强迫蒙纱袍,歧视非教徒,以及贬低其他民族文化的做派以及反对高考片面加分,面馆竞争,两少一宽等zz特权。
我是四等汉,大概是某个东方国中如沙般的渺小存在,我觉得张养浩的某句话足以验证我的想法,不特此献丑了。
身边有很多穆斯林朋友,并不仇恨普通正常穆斯林,喜欢穆斯林食物,但讨厌极端穆斯林动不动搞清真,不论在哪个国家,在不影响非信众生活工作和遵守所在国文化法律前提下,什么宗教我都是支持的。伊斯兰教必须世俗化。
绿教和马教惊人的相似,都是一种一神论,政教合一,极端排外,极端暴力的邪教。共同目的都是奴役他人。
你幻想绿教和马教和平共处,这根本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二者的核心教义都无法容忍异教,冲突是注定的。
劝你放弃邪教,尽快拥抱正常的世俗生活。
grseaf 愿我们相聚在自由的天空下
您说得非常好!在说到回族人主流文化和民族文化的两重性时的论述,我非常喜欢!看来95后的回族年轻人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一无是处。开放,包容,停止仇恨,互相尊重,才能永远地平息争端,我相信自由民主,也相信普世价值,尽管我支持各地区自决,但比起战争,我更想看到和平,希望有一天,我们能拥抱不同的文化和不同民族的人
多韭公 不敢为天下先
苏菲派库部忍耶和哲和忍耶,回族的风格和组织结构与汉人迥异。回回,回子,番回这种说法也屡见不鲜。回民也确实有那种类似沙县小吃一样形式的粗暴的加盟餐饮方式,不能全说是民族矛盾,民事纠纷也有,很多。我对这些宗教和信仰都是一视同仁的,只要是普世价值范围内的。大家先灭共,剩下的再议,再议。
时政高见 境外反共势力
我可以尊重穆斯林,前提是穆斯林必须能接受我们在同一个餐馆吃饭时,他吃清真食品,我在他旁边的桌子上吃红烧猪肉
愤怒的小鸡 外星生物
网上那么多关于穆斯林的攻击,也可能是东部地区没见过穆斯林的人说的话。关键还是看新疆本地汉族的态度。
一枪一个小朋友 财富是自由的泡沫,自由是勇气的泡沫,勇气是信仰的泡沫
你无权诠释伊斯兰教,你只是伊斯兰之中一个细胞而已。蚂蚁无法定义大象。人间的政治都是灵界的斗争。不同文化之间无法实现民主共存,因为他们不是一个共同体。如果人们中的一部分和另一部分按照不同原则做事,那么他们无法实现民主。如果一个人民仇恨另一个人民,那么他们无法组成一个长久的国家。伊斯兰和基督教文明不能共存。你当今看到的民主自由等等一切高大上的东西,都是基督教文明高度发展后的结果。如果人们放弃宗教信仰,那么就像一棵树砍掉根,地面上的部分就会慢慢凋零衰败。现在人们都在消费自由民主,而不是--------生产它。偶能够预测到人们放弃基督教后的世界,又会回到丛林社会,跟历史上唯一的区别是,他们有了残存的技术遗产能够活得好一点,就像罗马帝国的费拉残渣拿着罗马的高大建筑去砌羊圈...
习性不改 天朝屁民。品葱理客中。
纯粹不喜欢伊斯兰教。有点邪教感觉。
不过还是支持你们的抗争,有抗争的人,中国才有希望。不要滥杀无辜就好。
哲学家 杀光共产党·五毛狗·粉蛆·站螂
红绿黑统治的世界太可怕了,人类文明付之一炬,太惨了,太惨了
你的炸酱面 请五毛粉红明白,我老宗旨是推翻恶臭你支国,建立新中国。你过敏纯属你傻逼。我的SHA512加密串:09F143B7AB386E0CCFD3A02BC58AA249A615172DADF118ADEF996B18F61B7CF20655C465CE1699C7
穆斯林朝拜永远向着麦加,自带醋瓶子翻倒属性。乃们到底是更认北京,还是更认麦加?
s150Un81 J927K9EoSy6QJeXJ76Ai
一、先说说鄙人身边1个例子:
1. 初高中是在新疆上的,上大学不在新疆。
    刚开始我们问他:“新疆哪怎么样?”。
    他答:“没啥感觉,挺好的”。
    经过一段时间,他再去新疆,回来说:“觉得挺害怕的”。
    我们讨论得出的原因是:
    a. 宣传有偏颇,会将人误导,向恐怖的一面引导
    b. 缺乏大量的沟通和接触,无知引起的恐惧

至于鄙人的主要思想是:求同存异,和而不同
1. 尊重每个人的自由,包括信仰自由
2. 尊重民族的自由,支持高度自治
3. 增加不同文化和民族之间的交流和接触,消除因无知而造成的误解和冲突
4. 宗教也是一种文化,是观念的集合,对观念和文化适用的思考判断方法适用于宗教观念和文化
5. 如果一个宗教文化确实经可靠研究证明暴力观念过多,为所有人安全考量,鄙人支持对其处理
6. 对于暴徒,无论披什么外衣都不顶用,无论是信科学的、信教的等等,都要依法处理

二、我要信什么?
当一个人说“我信X"。
鄙人通常会想问如下几个问题:
1. X是什么?你理解X了吗?X是对的吗?
    X最初是谁说的?这个人值得相信吗?
    有没有反对X的?反对X的是怎么说的?
    有没有反对提出X的人?Ta们怎么说的?Ta们怎么看待X?
    X到底为人类带来了什么?
    ......
    理智思考而又广泛的讨论后,再决定是否相信。

    上述推广到宗教是:你读过教派的经典吗?
                              你确认你理解经典中每个概念的意思吗?
                              ......

三、接下来鄙人做些假设,也是鄙人的疑惑
鄙人相信接下来的言论可能会有争议。
但鄙人更相信各位葱油都是可以理智沟通的。

声明一下:鄙人是不可知论者(以前抖机灵的时候说过自己信仰科学教),无冒犯意思,只是问出鄙人的一些疑惑,与各位葱油讨论。

1. 假设某个人突然宣称,Ta得到了某位神明的启示,然后说出很多类宗教的文化,并要成立一个新教派,
自称教皇,我们是否要去信这个人呢?我们是否要去信Ta口中的这个神明呢?

2. 你相信有人能跟神明沟通吗?
    如果信,能不能请求神明直接跟你沟通一下呢?直接聆听神明的启示不应该比听另一个人的转述更好吗?
               能不能请求神明也直接向其他人直接降下启示?这样不是大家都会有信仰?也不会再有因信仰而
               产生的纷争与杀戮,这不更能展示神明的仁慈吗?
    如果不信,那你如何看待教义教规?是另一个人想象出来骗我们的吗?

3. 鄙人从小在大陆长大,从小接受的是无神论(现在是不可知论者)。当然还别教育了很多其他观念,
    诸如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西方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等。而我之前把这些当作理所应当,
    没想过质疑这些,甚至有些形成了本能。
    我不知道自己的思想里是否还存在其他未知的类似的洗脑结果。
    也不知道是否所有这些洗脑结果都可以被我意识到并被独立思考修正。
    这揭示了这样一个事实:从小灌输思想,可以形成错误的观念、本能而不自知。
    反过来,如果一个人从小接受某个宗教的教育,你长大后是否质疑过这也是一种洗脑?

4. 鄙人接触一些佛教徒,很多没有读过佛教经典,我不知道他们所说的信教是在信什么。
    鄙人不礼貌的猜测油些人是这样的:无知 => 愚昧 + 固执
    同样,鄙人用这个思路进行自我批判,当我说:我相信什么,我不信什么。
    我是否用上述 “二” 中方法了解过我信或不信的东西。
    与此匹配的行动是,鄙人目前在研读马克思主义的著作。

5. 有人能证明神明的存在吗?有人能证明神明不存在吗?
    有人能证明决定论是错的吗?有人能证明决定论是对的吗?
    对于这些无法证明证伪的观点,我该信哪个呢?我很疑惑。
    所以鄙人成了不可知论者,以保证对无知的敬畏。
    但是有时候,我总会选择信一个,鄙人把这称为信仰。
    如果别人跟我不一样,我跟他求同存异。
    如果想要我信服你的,请证明给我看,证明了我就信服你的。

6. 从人类历史中可以看到,信仰(或者说观念)纷争解决方法:
    a. 彼此尊重共存
    b. 一方打到另一方屈服
    c. 一方打到另一方死亡

如一句话所说 “知道的越多,越发现自己的无知” ,
进而会导致一个人越加谦逊和谨慎,生怕因为无知而说出什么错话,而误导了其他人。

最后,上诉都是鄙人目前的认知,欢迎各位葱油理智讨论和指正。
little_boy 议会斗争是获得政权的唯一合法方式
古兰经要进行大幅度的修改。
第一,诚实是要贯彻古兰经始终,安拉是信实的神,不喜欢撒谎,古兰经却教人撒谎。(被人逮住了,允许穆斯林撒谎说,自己不是穆斯林)
第二,一个男人娶四个老婆,这不是安拉的旨意,上帝创造人,初始就是一男一女。
第三,不能允许教徒殉教。
我觉得可能因为有些穆斯林比较极端,之前在新疆搞过很多暴乱,最后甚至将暴乱带到中国其他省份,对中国人民和财产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反观内蒙古就没有那么多的极端行为,现在也是蒙古族和汉族共同自治,俩个民族之间的关系也很好,我想这个时候要有很多人说蒙古族是被共产党奴化了
感謝樓主願意來討論. 我注意到您一直沒有正面回复關於教義的問題, 比如贊數比較高的Xenon, Leon_Yin的回复, 我想您應該不是沒看見吧?
我對Muslim的主要疑惑和顧慮就在於教義, 我周圍的人很多也是. 如果這個疑惑不被正視, 很難討論其它問題, 因為這是基礎性的.
已删除
Altmails "嗯,有道理!"
已删除
楼主,在老共的体制下再好的意见也只能是空谈,不但不会采纳还会被扭曲。那么假如老共垮台,值此新旧交替之际独立自主岂不更好,何必勉强彼此呢。
复制贴贴 重复用词
你让我想到在美国无神轮普遍被歧视. 无神轮者在美国等同于无道德的人(根据一篇文章的描述).无神轮者通常给自己贴各种标签.
他们从来不在公开场合说自己是无神轮者.
不过近些年来美国无神轮似乎好些.


我这里无神轮者占全国人民的近6成 ,其他各类信仰也很多.所以没有特别感觉.
你算是幸运儿,能到欧洲私立学校读书,眼界也广阔一些。但是说句实话,你能影响得了多少人那就不好说了。
Xranco XranciscoXranco
所谓少数民族及少数民族自治都是苏联共产党和中共为了来分化人民内部矛盾而稳固自己统治而制造出来的阴谋。因为民族统一了人民矛头只指向统治利益集团,所以往往统治者为了自己利益制造人民矛盾,阿不断挑拨转移政权和人民的矛盾。或者制造假象敌,人民分化才利于统治阶级管理和统治。
nevadacl 刁狗真像通古斯野猪皮
作为被汉族同化的色目人后裔,深表同情 愿不你被同化
应该跟老美学学,首先是个美国公民,然后再考虑宗教
Lili 寻找真相,反共从我做起
首先,党不是国,不能把爱党和爱国放在一起。其次,大陆只允许一种声音的存在,共产党政府是完全有权黑白颠倒的。最后,二战时的德国关犹太人的集中营,2017年开始已经出现在新疆了,官方说的都是谎言。知道真相的人能怎么办?
精英喜欢做社会动员,挑拨族群关系,从中渔利。这是必然的。

尤其当他们安全感缺失的时候,尤其容易找别族当替罪羊。
亡黨復興中華 武漢P4病毒
穆斯林有溫和也有極端
無神論有溫和也有極端,
當中最極端那個就肯定是共匪!
sexgun7578 我根本学不会反向加速,我只会说实话。
你们有个教义很可怕,非教众皆是异教徒,可杀,可抢。
a1161aa 往后,哀悼的日子和值得哀悼的事情只多不少。 愿这片土地上的人,早一点迎来曙光,希望他们能撑住,最黑暗的时刻正在来临。
tg真的反人类啊。。。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害怕别人壮大,做这种事来栽赃陷害

202020字
我是援疆上海知青子女,在新疆生活了三十多年后,现在内地。浅谈一下自己的感受,在新疆七五事件前,全疆整体发展不错,汉维民族相当融洽,经济发展也是稳步提升,我当时也有不少维族朋友,大家相处很好,彼此之间相互往来,各种节日(汉维的)互相祝福,夜市生活充满了生活的美好。七五事件过后,我和维族朋友间的真诚来往逐渐减少,彼此之间有一种戒备。新疆也因此断网有些时间,夜市被取消,各种安检措施增强。我不喜欢现在的新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人流密集场所的各种安检,买菜刀和白糖的实名登记。言论受到严重的限制(汉维是一样的)可能维族要更严重些。尤其是学习班设置,网络上都说维族人的集中营,我没有进去过,但我知道不仅仅是维族人,汉族人也有不少进学习班的,是那些敢于说不,敢于直面发言,敢于对(领导)提出质疑的人,把这些新疆的汉族人抓进学习班让他们学习社会主义理论,唱红歌,监狱化管理。让人进学习班的理由众多,各基层(干部)也被笼罩在这种恐怖之下,因此目前的新疆是共产主义的标志,而我最恐惧的是把新疆这种治理模式向全国推广,那才是灾难
这么说吧,因为在政治体制和人权上的缺陷,共产党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比其他国家高大上,所以在民族自治和儿童保护上有很多过分拔高的做法,中国的未成年保护法和民族自治,就是中共彰显人权的作品,但是过分拔高之后,就出现了很多现实的问题。

还有,中国的义和团基础很强大,洋人的特权是清政府给的,他们怕被清政府镇压,所以他们扶清灭洋。少数民族的特权是从苏联继承的,他们不敢反对共产党的民族政策,但他们敢骂少数民族,习近平就是利用这些义和团,一,不在法律层面解决少数民族特权,二,用锦衣卫的方式来暗箱操作。

支持习近平做法的汉人,永远无法回答,满族的剃发易服在历史书上倍受批判,那为什么要支持现在对别的民族强制剃发易俗?因为先进?他们落后?满族靠一州之地夺天下?他们当时不先进?他们不是用先进的满族文化来改造失败的汉文化?

民族融合要自然,搞强制的都是满清余孽。
因平时生活圈没有穆斯林朋友也没去过新疆,所以请教一下楼主2个问题

1.穆斯林在汉族区吃饭是否会要求必须提供清真食物?

2.很多年前新疆地区扒手/切糕党在全国横行,是否可以认为新疆穆斯林的经济来源只靠偷抢等暴力行为?

不对楼主做任何人身攻击或信仰的诋毁,希望楼主能依照事实或所见所闻解答一下疑惑,非常感谢
楼主,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自作多情了,绝大多数小粉红口口声声说的绿绿根本不包括你们回族人,而是指新疆维吾尔族人和西亚恐怖分子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