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上台七年,墙内的“公民意识”已经彻底没了吧?

   比如说,胡温时期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墙内的人即使常年受中共洗脑教育,也会为这件事感到自豪



  还有2010年广州撑粤语事件,2011年的南都”宪政梦“事件,这些都算是一种希望社会改善的公民意识吧?



 而现在,这种温和理性及向往民主的意识在墙内彻底被扼杀了吧?



 取而代之的就是狂热的民族主义(赤纳粹小粉红)吗?



所有不同的声音都会被骂作”汉奸、卖国贼、港独、疆独“?
已邀请:
品茐嗅雪 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E7%8B%AC%E6%80%9D%E9%85%B1(比较认真回答过的一个贴: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d-18391__item_id-165034)
只是被喝茶、恐吓、打压、封号、控评了:

还是有许章润、许志永、方斌等等。
李文亮病逝那天的微博满屏“言论自由”大家都看到了。

————
墙内人从小接受的教育是民族主义爱国教育,就像传闻习近平在一张画着熊、鹰、等动物围绕大陆,代表所谓列强环伺中国的《时局图》前久伫不肯离去一样,被植入了一种受害者心态,潜意识就会想到所谓”报仇雪耻、民族复兴“这样的极权专制、集体主义主导的宏大叙事,零和博弈思维和历史因果仇恨感。

而不是现代平等非种族的原子个人式的面向未来的开放理解包容的心态。

于是这样教育下的人普遍会以国荣为荣以国耻为耻,诉求外部归因,外部解决,而没有任何对政府改变、改进、问责、参与的要求和意见,缺乏公民意识。

大多数人是随大势的,更处在信息茧房中,从小被洗脑,信息不对称,不用期望三言两语能让对方直接转变,那种情况极少,所以降低唤醒预期,同时注意方式方法。

————
喝茶+口袋罪入狱+镇压出头者制造恐惧心理+收买、留把柄、互纳投名状+统战+党组织建设毛细血管化+从小洗脑愚民教育+新闻出版管制+文化审查+网络防火墙+封号、控评、网军+官媒舆论引导+党控经济=暴力+谎言=中共党天下专制运营


ps:清醒的葱油始终要明白两点:

(1)墙内民意不是真的民意,因为没有【话语权】;封锁言论之下的民意是操纵下的民意,言论不自由的环境下民意是扭曲的。如果不是封号、控评、网军,舆论阵地早就被攻陷了。

专制体制对话语权的垄断将承受所有求真者永恒的批判和对抗。

(2)专制统治靠的是暴力+谎言,光有暴力是不够的。所以我们需要揭露它的欺骗和隐瞒,撕毁它虚伪的面具,让它暴露在阳光下,逼迫它露出獠牙。被欺骗的人们一旦看见它真实的面目,也就知道是非了,至少很难再与它为伍。暴力维稳机器也需要经济做支撑。要揭露其经济繁荣假象,吸血压榨事实,曝光背后掩藏的无数人道主义悲剧。

墙外人、清醒者,放弃唤醒、解救以至于仇视全体墙内人,正是中共希望看到的,正中了它统战的下怀。

所以希望清醒者们坚持【自保下渗透】,传播翻墙知识和软件,传播真相,揭露中共维稳手段。
争取【破局的契机】。
一旦起势后,希望大家根据自己的实际能力和情况支持:挤兑银行/加入上街抗议人群/车开上街塞车堵路阻碍警车/等等...Its our duty.
                              -----一个墙内人
Kirito2022M 所謂支國,便是低配納粹,山寨蘇聯,魔改北韓。
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支華五千年”,奴性至少有兩千五百年。
支人的理性只存在於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這短短的幾十年
KP31 Unless you're free, the machine will be prevented from working at all!
应该说是言论管制更严重了吧,前段时间一个同学不慎打错字发出了敏感词,两分钟以后QQ账号就被冻结14天,这种高压审查下有宪政民主意识的人也说不出话来。
范松忠 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我倒体验过,也就是十多年前,我很多同龄人及比我年长的多的,都还不错,最近虽然没接触了,但5年前,他们都慢慢粉红了。

王培尔洗脑能力强大,我的防火墙能力更强!
熊熊 本熊暫時退蔥一陣子…等咱滿血復活「熊熊波動炮(閉鎖中)」Σ( ° △ °|||) .:∴冬眠のくまクマ熊ベアー様!
有公民意識的會被小粉紅們批鬥成「自由民主衛士」什麼的,總之奇葩事情層出不窮。
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
1930年代的德国和日本已经证明民族主义是万试万灵的极权愚民秘方

德国和日本的民族主义需要用世界大战来彻底消灭, 要消灭中国的民族主义代价只会更高
linxuanjun123 希望有天可以走上街纪念我的同胞们
我个人倒是认为从89之后就变了,只是在当今加速的环境下才显现。
89前也有83学潮,也有76毛去世的时候的游行。当时的人们还可以自发地走到街上去缅怀、去痛斥、去提出问题。只是89之后失去了太多东西:理想、希望、勇气、热爱、也认识到了其实身为普通人的自己改变不了这个国家,这个政党。
互联网早期没有什么枷锁是可以骂骂中共,膜蛤棺材大鸟面瘫影帝。只是后来GFW越来越高,越来越厚没有什么太多的机会了。
我微博前两天在搜索栏里打上了8964就直接炸号了,已经是这种程度了。
Xitler习特勒 中华第一帝国元首,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党魁
中国没有公民,只有臣民,子民,或者这样说,没有人,只有工具韭菜螺丝钉。
暴动喵 gay 光复中华,时代革命!
不能说墙内的公民意识已经没了,李文亮事件、红黄蓝幼儿园事件、陶崇园事件等都是公民意识依然在很大范围内存在的显现,只是不同于当局洗脑宣教的声音受到更多来自中共的打压,你能看到的更少了而已。
东辽王国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无非就是外国月亮圆,转变成本国月亮圆而已。以前穷,所以羡慕国外,整天外国如何如何。现在过好了,就反过来,整天我国如何如何。就好比打仗的时候当汉奸,给强权者当差,欺负本国人;和平的时候打爱国旗号,给强权当差,继续欺负本国人。他们只是为了优越感而已。
很悲观的说,应该是了。大家都不敢发声,不愿发声,我身边的人都是:“谁上台了都一样”,这种态度,何谈公民意识?
在无止境的用户筛选下,留下来的只能是狂热的民族主义了,因为其他人的话要么发不出来,要么发出来被删了,要么干脆号炸了
習饅頭 包子离不开面呀

 萨格尔离不开王 疯狂宇宙离不开小池塘 习近平思想是不落的太阳
一直以来,而不是“短短几年”
从49年被窃据开始
甚至已经对多数人形成了潜意识开关,平常不显眼,遇到场景自动开启


要说“短短几年”,那是:
“短短上台几年,笑话闹几十篇。帐是记在那的,都得应验的”
你这属于一厢情愿了。
在中国想有公民意识,最起码的筛选条件就是受过良好教育,既包括家教也包括学校社会教育。也不是说成绩不好就没有公民意识,只能说比例比较低。只有接受良好教育,才能从书本上,网络上,提取一点点普世价值的内容。虽然我国的教育是经过审查的,但是不能否认还有一部分可以说是好的内容,有民国遗风和崇尚自由的内容。
那些主动思考的,思维上偏向解构主义的,才能逐步变成反贼,否则都会逐渐粉红。粉红其实也好,由公民意识的粉红中国也不在少数,他们脑中的中国真的是书本上描述的中国,并且期望越来越好,真正达成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终极目标。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原来有公民意识的,现在也有,他们的后代有的概率也比较大;原来没有的那些利己主义者,以后也不会是,他们的后代也是利己主义的。
XWZY0001 共产党必须解散
所有从境外偷回来的技术第一应用就是怎么控制韭菜和维稳,这片神奇的土地下从来就没有公民,以前还算是劳动人民,现在只是韭菜韭菜韭菜
教子暮年 鲁迅的理想我来完成
没有那么严重 就算是如此严重的疫情我最近都还看到到处搞起了爱国运动 真的 大部分人对于中共这次抗疫情很满意 更有甚者在微信朋友圈了发:一党专政的优势通过这次抗疫情凸显出来 说美国流感已经死了一万多人 我们抗疫情的效率有多高之类的话 共也借这次疫情狠狠地搞了一次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你懂滴……
改红色地名曼哈屯啊,北京天际线啊,垃圾分类啊,驱逐低端人口啊,环保绿水青山啊,高速公路换路牌啊,一带一路大撒币啊,引进俄国猪全国猪瘟啊,挑衅美国贸易战乖乖签字认怂啊,去雄安那个鸟不拉屎地方造新城啊,三天两头花上百亿玩大阅兵啊。。加上这次瘟疫,习这货就是老天派来灭亡中国的妖孽啊。
咸鱼老李 原品葱用户@咸鱼老李,请在黑暗时记住天亮时的样子
实际上当年胡温时期也有所谓的“中国梦”,但是当时国内的宣传还有后半句“宪政梦”,不管事实如何,当年的你匪起码在宣传上是想把自己从一个极权国家往新加坡、俄罗斯那样的威权国家方向靠拢的,当年的GFW也几乎形同虚设,随便改一下hosts就能上不少“反动网站”了,而绿坝这个纯属蛤蟆拿来试探墙内网民风声的东西被当场骂成了狗,实际上直到2014年之前墙内舆论环境还保留了当年很大一部分胡温时期的遗风,要知道当年的舆论环境可是相当开明的,正因为有相当开明的舆论环境,才有了当年的经济成就,尽管这些成就很大一部分是泡沫。唉,只能说疯狂的维稳导致很多人对推翻你匪失去了信心
89年64运动也不是要民主,而是要官僚清廉,平抑物价等。中国人的思维压根就没有现代化,从北洋民国到国民党一党专政再到抗战结束后扯皮国会再到共产党掌权,文革,文革结束,看似各方吵的不可开交斗得你死我活,实际上内核是一样的,崇拜苦难(不能吃苦的人=没本事),崇拜集体主义,看不起自己、一定要依附什么主义,要么是外来的,要么是古老的。崇拜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观念。自严复等人以来,中国就是救亡图存、国家大于个人,至今未改,因此中国人的逻辑永远是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不爱国就滚出中国。

中国人百年来的政治就是玩cosplay,发疯,跟着美国人搞民国宪法,跟着德国人强军,跟着日本人改造国体,搞纳粹蓝衣社,搞赤党共产军,建国以后苏联大跃进饿死人,中国也要大跃进饿死人,苏联肃反,中国也要三反五反,苏联文化清洗,中国也要文化大革命。完完全全cosplay,到现在中国的政治学也是cosplay,外国人都开始讨论新东西了,中国人还在争吵马恩列毛这些东西,天天搁网上大义凛然的说自己是左派右派,整的挺认真,不知道的以为现在是1930年呢。

碰上用白话文说话的正常人,就神秘兮兮的推荐别人去看资本论,毛选第五卷,一本学术著作当作易经去研究,拉不出屎要看什么病都在毛选里有记载,又是cosplay。完全不学内核,只是批着人家的外衣玩自己的。

一直以来根深蒂固的中央集权秦政、儒法混合,崇拜科举,把工作岗位少的责任用高考转嫁给民间,中国人还津津乐道排什么c9又top10的。
疯狂伊文庆丰弟 这个维尼太疯狂
渴求自由的声音是一直存在的,不然也不会用比军费更高的钱来维稳,只是共匪的手段太卑鄙,不能让人安全地发声
大陆什么时候有过群体理性,有理性的从来都是少数
理性的被消失、控制,掛了

剩下的因威脅感到害怕,為求自保選擇不說&幫黨洗腦後代
之後的沉迷物質,背負債務。或是身負經濟重任無暇旁事有錢誰是娘。

大概這些??
pelingart 听说品葱这里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
因为理性的人不能在媒体和网络发言了,你看到的信息都是过滤过得。。。
恰恰是因为理性,在中国现在的言论环境里,你不随大流那可就太不理性了
zhangle 迫真左
这个俺不懂,我只是好奇他们选举的场面是怎样的,因为我没见过谁去那里演讲还是挂个名就当上了,媒体也从来不会给你一个选举的场面。
说白了,共要的是听他话的人。
沉默不代表没有 到了时机一样爆发

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
现在连皇后大道东都听不了!!!!
要做大国公民,唔好发梦啦
看看中国足坛就知道了,从上烂到下
TMD1949 吊打一切马列粉红残
都成愚民了,都麻木了,甚至有时候还得感恩国家政府还有党,唉悲催啊
現在內地網絡太多太多五毛了,跟本看不出真正在內地網民議論。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我知道的版本是劉曉波那一年,墻内根本沒提起諾貝爾和平獎,我知道這回事還是因爲家裏有反賊親戚告訴我的
然後去百度,就查到各種劉曉波是漢奸之類的文,但還能查到點什麽
中國內地普遍奴性不是常態嗎?
你說的奴性是什麼?
幾年前是指什麼時間
有什麼事件令你覺得前後不同了?
一直都是很理性的奴性,是选择性的奴性啊,不懂哪里变了
奴性一直有而且很深啊,没有言论自由,没有信仰自由,没有生育自由居然就这么过了70年,不是奴又是什么?是不是在奴的国度呆久了,连什么叫奴都模糊了?隐去的只能是标识,隐不去的是属性,字母圈的也不能嘴里塞着球去上班逛街吧?

国歌的黑色幽默就是当你唱起它的时候,意味着你这奴隶还没有起来,所以你才需要反复唱,但是唱它又意味着你接受了奴隶的身份。
很正常,这是目前最符合他们个人利益的最优化选择!
自从那年那月开始,不管黑猫白猫,朝庭领导咱要钱不要脸几十年了,能不奴性吗?
雖遠必譴責_反支 香港人,反支派/分裂派。光譜比大部份品蔥人走得較前(你們叫"激進"),差距約十年。所以你們無法理解。沒興趣"遁遁善誘",浪費我的時間。
題主,你確定支那人早幾年有「理性」??

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字
他媽的品蔥系統怎麼愈改愈衰。居然說我湊字數,甚麼爛管理!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fb_china_today
社会衰败的一种体现, 今天的中国社会现状是几十年前他们父辈就种下的恶果。长期的意识形态灌输和信息隔绝都是30年前没有抓住机会颜色革命的缘故。
第一:中国近几年的发展说实话是有点快,使得很多人有种自豪感。第二:政府在教育上的“洗脑”,这个我不用解释,你们都懂得。第三:国内媒体和短视频的大力宣传,比如某音等。第四:有堵“墙”的阻碍,很多人都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导致被国内媒体和网络牵着你的思想走。最后:贬低他国,尤其是美国,宣传我国,让很多人产生一种“优越感”。导致了这些人慢慢的“奴性”这。些我是我个人观点,如有不足,多多指教。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了解真相,何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201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也是这样一个不痛不痒的名字。一位良心犯的妻子在丈夫被强迫失踪后心急如焚,但不久后听说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以为是好消息;其实那比“刑事拘留”要可怕得多。

一个作者写到:

“有时我要求喝一瓶水。我会紧紧抓住瓶子在手里,盯着标签看。至少这样可以读到东西。”

我在被关押期间对此也很有体会。因为被剥夺通信、阅读、写作、看电视、听音乐、说话等一切接触人类信息的机会,我有意识地用回忆、自言自语、构思文学作品等方法不让自己疯掉。有一次偶然看到包裹食物的一角报纸,我都很兴奋,终于可以看到一些文字!后来他们给我播放洗脑的纪录片,我听到片中好听的配乐,喜悦之极。


无论是肉体的酷刑还是精神的虐待,都难以用语言来描述和传达。然而最令人痛苦的往往不是酷刑本身。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没有十多亿心甘情愿的奴隶,中共的统治能这么稳定?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26
  • 浏览: 8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