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手下为何总出做出不少矫枉过正的事儿呢?

如题,就这次武汉肺炎来讲,就出现了大理截胡重庆物资、志愿者砸麻将机、女医生集体“剃度”等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骚操作。
不仅仅是对疫情,在脱贫攻坚上,也有做出像强把农家旱厕变湿厕(质量极差)这样的迷惑行为

这帮人都是怎么想的?
ps.也欢迎广大葱友多多补充分享你们知道的共党手下人干出的魔幻行为鸭。
已邀请:
肉食者鄙 中共就是一个野蛮残暴、冷酷无情、满嘴谎言、毫无人性的极权主义恐怖组织。
因为中共行事的逻辑就是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
中共很清楚高度集权的体系下,最高统治者就像个瘫痪在床聋哑人,底下的官员全都擅长欺上瞒下,广袤的国土和庞大的官僚队伍让亲自视察变得毫无意义,没有自由的媒体监督,真实的消息只能靠亲信和特务获取。在这种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最高统治者要想贯彻落实自己的政策,只能倾注于恐惧。所以中共从不制定严谨的标准,有了明确的标准,就得花精力去辨别打擦边球的行为。没有标准,官员就得自己琢磨领导心中的尺度,这时候保持一个激进的态度是最安全的。做过火了,只会落个扩大化的处分,做的不够则是怠慢上意,懒政不作为,后果严重的多。所以中共的官员都倾向于极端化行事。
grseaf 愿我们相聚在自由的天空下
维尼:我要一罐蜂蜜。
之江新军:送去五罐蜂蜜!
各省干部:搜集十罐蜂蜜来。
黑皮:每家每户拿出自己最好的蜂蜜!限期不缴,寻衅滋事!
为什么?维尼说一罐,你就缴一罐,你有没有坚定落实“442”?不多交快交,怎么体现你把它奉为一尊?忠诚不绝对等于绝对不忠诚!
问剩的蜂蜜去哪了?大家为维尼辛苦收罗这么多好蜜,反正它吃不完,不能自己带回家做辛苦费吗?我爱熊无罪!
根本原因是对上负责,在已经有人被免职的环境下,为了表现自己的忠诚,各地官员当然宁左勿右,历史上类似案例比比皆是,最典型就是大跃进
这里推荐给你看一本书,美国汉学家孔飞力的《叫魂》。

原本一件子虚乌有的叫魂事件,为什么扩散到十几个省,变成一桩大案的。

这其实是帝国官僚制度的问题。
明泽女帝千古 家父罄竹难书
说到底是中共责任结构问题。
对上负责,对党负责。
所有的"监督",都是上级和党内其他派系的监督。
也就“境外势力”还有点外部监督作用,所以人家必须居心叵测。
至于韭菜?Who cares.只要不起义,都是小case.
就拿最近的事儿来说,党内政斗正酣,为官者人人都怕被政敌抓到小辫子,或是让上级难看。既然"抗疫"是目前的政治任务和政治正确,只要使劲儿"抗"就对了,越使劲越好,反正韭菜也没法拿他们如何。只要不要用力过猛搞出什么民变来,随他怎么造。
pincong360 忍 狠 滚
小学的时候我就发现这就是支国的特性

小学的时候我们学校参加省运动会,去当观众。老师让我们早上5点集合,我想什么运动会要早上5点开始,天还没亮呢。等我们都做好了,就开始等。6点,学校领导来了,7点区领导来了,8点市领导来了,9点省领导来了,开始运动会。当时我就心里把那些领导的家人问候个遍。
明明9点开始运动会,到市里就8点集合,到了区里就7点集合,到了学校就是6点集合,然后老师就5点集合了。

真是TMB的支性。
upgraded 海外华人
首先要了解 “奴隶” 和 “奴才” 的分别。

奴隶是被动的,是没有得选择的,是身不由己的。

如果你给奴隶选择,他们/她们是会离开或逃跑的。

奴才就不一样了,看看皇帝身边的奴才,他们比主子更加没有人性。

为了讨好主子,他们/她们什么都可以做。

奴才是心甘情愿的 ~ 明白了这些就不难了解为什么了。
亞洲天王東方不敗 新香港鬥士,12屆大會冠軍,前任洗牌同盟盟主「紅心王」(King of Heart),自創流派東方不敗
中央領導認為地方官員沒腦子,於是下了智障命令

地方官員看了這智障命令,把中央領導都當智障,下另配合智障演出智障戲碼

中央領導來了看見如此智障的行為,更加確定地方官員果然都是智障,然後接開頭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沒啥想寫的✍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18
  • 浏览: 1988
  • 关注: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