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关于武汉肺炎最恐怖的猜测是正确?

武汉肺炎讨论的其实挺多了,包括我在内,一开始都对感染数字,病毒起因,舆论封锁等等有热烈讨论,且渐渐偏向于八卦化。最近几天舆论也渐渐平息,而我在知道陈薇少将接管P4实验室,世卫组织神游三地后,也对真相不抱有希望。
直到昨天,我听了武汉金银潭医院(暴风眼中心)院长张定宇院长的录音后,我才发现,我们一直忽视了一个问题——这个病到底是什么样的?
说得不好听点,过去是什么样,就像地震震完拉倒,不影响其他人后面的生活,反正又能基建了。但是这个病对社会的直接损失,是不是就是截止今天结束了呢?这个病到底后期会有什么样的变化,那些所谓的康复病人真的康复了吗?
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病毒是否能够可持续发展,会不会让我们直接奔小平而去。
我根本不学医,看很多英文论文都费劲,更别谈理解,我只是站在普通人的角度,通过一些事实,去合理揣测这个病毒,就是抛砖引玉。我希望有专人人员能推翻我的观点,否则这一切太恐怖了。
录音中张院长大力夸赞了抗艾滋病药克力芝,对缓解轻中病患的效果,为什么会想到抗艾滋病药呢?1、张院长本身因为渐冻症,服用了多替阿巴拉米,是抗艾滋药物,他老婆和领导都得了WHFY,他安然无恙。2、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推荐了克力芝 3、他们随访了武汉1000多名服用抗艾滋病药物的病人,大约只有3~10人感染WHFY,远远低于普通市民的感染情况(可顺便推算武汉病人总体规模)。
而服用克力芝作用,有效的防止病人走到危重症地步,相当于减缓病情,但是同时病人一旦到了插管的地步,基本是死。而克力芝对WHFY的副作用主要是剧烈的胃肠道反应,对此张院长非常奇怪,为什么克力芝对艾滋病人的胃肠道反应微乎其微,对WHFY的胃肠道反应这么剧烈。
然后张院长说到了康复标准,国家标准是2次咽喉核酸检测阴性,3天没发烧,自我感觉ok。但是在1月15日做过实验,131例在院符合康复标准的病人,还是有5个人检测出咽喉阳性,8个人检测出大便阳性。尤为突出的是,在早期有一个著名的病人,到金银潭医院已经插管了,咽喉还是阴性,但是在大便中检测出了高拷贝数量的病毒。以上所有研究都是和石正丽手下的周鹏研究员一起做的(就是那个发招聘的)。同时刚开始武汉病毒研究所PCR检测病人,全为阴性的问题,张院长推论是浓度问题。
最后张院长说了检测病毒最有效最直接的就是肺泡灌洗,但是很难普及。因为张院长和同行都发现,这个病毒传染后,和蒙医乌仁吉一样直达病灶,直接到肺泡根部繁殖,等到了一定程度后,再去感染上呼吸道。就是病是逆常识的,是从下到上感染。后面张院长的讲话被截掉了。
结合今天美国研究的,WHFY是sars病毒对ACE2蛋白亲和力的20倍,而ACE2主要存在肺部和消化道细胞,还存在于心脏,肾脏,睾丸(蛋疼就医新闻),大脑中。结合之前援助武汉的上海钟鸣医生叙述,在比较严重的病例中,出现了瘟疫公司的多器官衰竭的现象。
所以什么呢?我又想起了那篇撤下的印度论文,WHFY有HIV的片段,其实本身病毒序列论文没有写错,只是没有充分必要的严谨性,撤稿是正确的。但是石正丽仅仅是因为论文撤稿,就要让所有人“闭上臭嘴”,当时也让人狐疑。
那现在呢?治病最有效的是抗HIV药,服用HIV药物的人很少得WHFY,病毒表现出类似HIV的潜伏性质,所以我也提出合理但是有点恐怖的猜测,纯猜测:
WHFY=HIV生存策略+SARS毒性
Whfy首先通过气凝胶,飞沫,粪口传播途径,进入人体内,但不感染上上呼吸道,而是直达肺泡根部开始繁殖。同时由于对ACE2蛋白亲和力的20倍,先潜伏到消化道中,同时到各个含有ACE2蛋白的器官也留有火种。3~21天潜伏期后,进入一个急性爆发期,挺不过的就去世,挺的过的其实也并没有康复,而是病毒携带者,学习HIV会有一个漫长的二次潜伏期(几年?),再次爆发的话,那就真的是全身器官衰竭了。但是熬过了急性爆发期后,这个感染者就没有了飞沫和气凝胶的感染,因为肺部没有病毒了,而是只剩下传统的HIV三大传播方式,已知母婴传播可行了。
同时这个病毒的进化路径,肯定是朝着潜伏这条人为选择的路线走的。瞬时的毒性会慢慢减退,因为武汉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也在废寝忘食的为我们消除二次感染。这个病毒同时也在慢慢学习HIV的智能管控,他会让身体内的病毒数量保持一个“紧平衡”,数量过多会快速杀死宿主,过少就没意思。所以为什么服用克力芝的WHFY病人,会有强力的腹泻副作用,而服用克力芝的HIV病人却没有,因为病毒在克力芝的逆转录抑制的作用下,大量的繁殖在肺部的病毒减少,那就启动第二大地区的消化道火种,进行第二次反扑繁殖。
是否有人能解答我的恐怖猜测?
 
 
已邀请:
無名小子 來聊吧。
我曾經看影片記錄的東西:

俄羅斯聯邦衛生部《關於預防診斷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臨時措施方案 2019 nCoV》楊城先生於新聞拍驚奇錄音2/17解說此份文件:「俄羅斯雙局長簽名保證這五十一頁文件,序言闡述使用材料數據來自世界各地,所有數據說法基礎嚴謹報告新病毒是一種由蝙蝠的冠狀病毒和未知來源的冠狀病毒的結合體(非天然產生的)。冠狀病毒的基因排列有百分之70與SARS重複符合。」、「患有其他種類冠狀病毒的康復者產生的抗體,表現為不穩定狀態並容易再次感染。」目前中共用血漿治病是很可怕的事情,是剛好還是好一段時間這差別很大的,有些人好了還沒重新感染、好了幾個星期再去注射是否有用、病人好轉是一兩天內好轉、那兩週之後呢?所有的好了:表現沒了、症狀沒了,體內抗體足以抑制體內存在的病毒,但是文件中說抗體不穩定,抗體一分解了、體內存在的病毒就會重新侵襲病毒,人又得病了。表象是這樣子、病毒屬於這一科這一類、會不會有其他更強烈變異的、我們目前不知道,很難做一個定義。疫情出現轉折這種事情很難確定。容易得病的人糖尿病20%、高血壓15%、心血管疾病15%。
Childhoodagain 死而復生childhood 重生
我傾向病毒是人工合成,之前那個王廣發感染後就是服用抗HIV藥物治療,只用一天時間就退燒,他說是醫生建議的,問題是:醫生當時1為什麼知道抗HIV藥物有效?假設真的是一個未知的病毒,怎麼會想到用抗HIV藥物治療呢?這讓人很疑惑. 以下是1/24王廣發接受媒體訪問時的說明,新聞是1/24發出來的,證明投藥時間一定是1/24之前.

「王廣發指,其醫生建議他用了一種名為「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片」的藥物,是一種治療愛滋病的抗病毒藥,這種藥物就他而言是有效,但目前不清楚對其他病患是否有效,需要後續觀察。此前,鐘南山院士曾經表示,目前這種新型肺炎暫無特效藥。


王廣發表示,很多病人一般需要一周多到兩週,病情才能逐漸控制和好轉。而他只用了一天的時間,體溫就降下來了。體溫正常三天之後他還要經歷兩次檢測,如果都是陰性,才能出院。最樂觀估計也要四天以後出院。」
寒露 观察 梁家河博士
我觉得武汉现在的疫情可能就不是单一一种传染疾病,武汉地区的死亡率、以及一些个例表现出的传染烈性明显不同于其他地区和境外,你要说武汉数据造假吧,官方数据的死亡率还和境外感染者统计数据偏差不大,但“一人感染,全家灭门”的例子又时有所闻。
假设所有的数据和信息不存在大规模造假那么我有一个猜想:武汉在爆发新冠肺炎的同时爆发了另一种症状相似的呼吸系统传染病或遭受了针对呼吸系统的小范围生化武器攻击(这种情况又有2种可能:1、习帝政敌制造混乱意图逼宫;2、来自境外敌对国家的攻击)而武汉以外的地区则只是新冠肺炎在爆发。
查阅了一下相关的资料,新冠病毒和hiv的致病机理完全不同

新冠病毒属于正链rna病毒,经自身rna直接翻译出相关蛋白质,再进行rna复制并组装成病毒,不会改变宿主细胞的dna,病毒不断复制造成宿主细胞破裂死亡
而逆转录病毒像hiv病毒会将自身rna逆转录成dna组合进宿主的dna之中,这样,病毒完成感染开始进入潜伏期,通常,艾滋病病毒都会在人体存活数年,在病人不知情的情况下透过性行为血液交换进行传播。它把自己整合在寄主细胞的DNA中,保持数年的休眠状态,免疫系统不会对其作出反应,因为它只是DNA片段。当细胞分裂和复制的时候,病毒被一起复制。数年后,病毒会变得活跃起来,夺取对细胞的控制和开始复制。hiv的可怕之处在与可以完全摧毁免疫系统,并不攻击其他细胞,病人也因其他并发症而死

这次冠状病毒可以说是超强的流感病毒,潜伏期短,病毒进入人体复制到一定数量就会发病,直接攻击宿主细胞。

但是其rna单链不稳定的特点也造成了变异迅速,不可能开发出疫苗来,提取痊愈病人血液制成抗体也没有太大效果,这东西本质上和疫苗的作用是一样的,冠状病毒变异之后,抗体就会失效。抗病毒药物对病毒和人体都有害,体弱的患者很可能出现药物副作用,并且越严重的病人,体内病毒和感染细胞越多,服药量越大,柳叶刀最新的尸检报告就出现了疑似的药物肝损伤

虽然新冠病毒没有hiv最可怕的特点即逆转录进攻免疫系统,但也不排除其有hiv的其他基因片段比如入侵细胞的刺穿蛋白啥的。

看了楼主的数据我有一个疑惑,既然艾滋病患者抵抗力差,理应更容易感染才对,那感染率还低就非常令人怀疑了

补充乙肝hbv病毒的问题,hbv的致病机理又不一样,它是DNA病毒,DNA本身就比RNA稳定,进入细胞后悔合成环装DNA变得更稳定,因此潜伏期长。比较的结果是新冠病毒的潜伏期不如hbv和hiv,但新冠显然传播途径非常多,速度也快,这是hbv和hiv不具备的。
阿篱 观察 忘記密碼了
我是做IT编程的,完全不懂医学、病毒这方面的东西。但是一直听说什么受体开关,中间宿主。第一感觉就是不同操作系统平台和软件间的API.只要掌握了ring3层下的API,就能控制这个软件的运行;而掌握了最核心ring0层下的API,就能控制整台电脑的运行,可以越过防火墙注入木马,使用者甚至操作系统本身都不一定能查到病毒的线程。不知医学和生物学是否也是如此。
HIV是逆转录病毒,武汉肺炎不是,能治HIV的药可以治这个病不奇怪,因为两者都是RNA病毒,和那个既能治中东呼吸症又能治这个病的药一样,说明这些病毒共有某些机制,但不代表这个病毒就是HIV拼接成的,病毒和病毒之间不是1+1=2。这个病毒的转录机制和HIV差得很多,之前所谓和HIV病毒相似的片段在很多其他病毒里面也有。人工制造病毒的难度很大,而且武汉病毒所基本是科研机构,主要任务是发文章,真要做生物武器实验,应该是军方实验室。
Philadelphia 諸夏獨立,肢解中國
WHFY=武汉肺炎
看来痊愈的只是检测不到病毒,但是身体内部还是有少量病毒,条件合适就会复发?
对我来说相对恐怖的猜测是某美国专家的“会感染全球2/3人口”这个说法。刚开始我认为这个说法是种纯数据式推理(不作任何人为的隔离防护措施)。

但自从昨天发布的医护感染三千多人这个消息来看,我个人认为目前对潜伏期的认识肯定有错。从武汉12月中下旬出现不明肺炎到1月23日爆发,中间必然经历过目前各国的“稳定状态”,否则也不会出现“人不传人”的说法。现在感染的医护基本上应该是武汉当地医院医护。第一阶段时这批医护是没有防护措施的。而这个阶段从时间上算也差不多就是从一月初武汉各医院呼吸科病人开始增加的时候。所以我个人认为潜伏期长达30-40天左右,个别可能更长。然而各国撤侨回去被隔离14天的人都在被陆续放出...

另据BBC 健康医学专栏记者报道,中国采取的DNA检测显然有各种漏洞。

现在只等靠等,等到2月底和3月上旬,如果没有打破现在的“稳定”状态,那么疫情还有个盼头。如果反之,就真可能是全球2/3人口感染。但也不用恐惧,感染不等于死亡,该病死亡率还是很低的。
多种病毒,这也是我怀疑的,但是没有找到人证物证,所以没提问,只知道南宁官员说的武汉肺炎2型
钦明方泽 明广如日,泽厚如云。
这个是胡扯。武汉肺炎病毒不能逆转录,所以有就是有,没了就是没了。
逆转录的意思是,病毒把自己的RNA(对应的DNA码)整合进人体细胞的DNA里面。HIV能逆转录,所以可以长期潜伏。
CCCLLL 绝望ing
不少人拿hiv逆转录来反驳楼主认为的病毒长期潜伏的可能,别忘了类似乙肝的情况,携带者本身未必当时就病发,但在一定条件下也会得病,例如抵抗力下降等,还有就是携带者在一定条件下下也有传播病毒的可能。尽管目前武汉肺炎病毒机理与乙肝一类不尽相同,但目前已经出现无发热等典型症状却病发和愈后仍传播病毒的情况
HIV也是RNA病毒。许多治疗病毒的药物是广谱的,比如切断病毒复制等机理,临床医生应该很容易想到用治疗RNA病毒的药物尝试治疗新冠病毒。瑞德希维原本是治疗埃博拉的,一样可以治疗新冠,就像广谱抗生素差不多。用这个搞阴谋论就没意思了。
多韭公 不敢为天下先
https://i.imgur.com/qpAitAF.jpg
jiucaimiao 观众、路人
不学医。但是我有疑问,会不会出现所谓长期携带者人群?肺部逐渐慢慢丧失功能导致人员死亡,而且这种情况会持续几年后才死亡,期间有把病毒对他人传播能力?类似乙肝病毒?
大致猜想的是武汉肺炎引起肠胃反应并且克立芝本身也会引起肠胃反应,这样会导致肠胃反应无法接受?
Kerr_Bird 同志,你好,我是跤(蕉)警,请你尻边停车,接受屌插。
不明觉厉。

跟hiv一样,首先进入人体,病毒猛烈攻击细胞(但是目前不清楚是死于病毒启动细胞凋亡导致器官衰竭,过敏死,还是其他的机制,希望有人解惑),然后人体拼命产生抗体,再然后大部分已分化的活动病变细胞由于自身的活动导致被免疫细胞发现并激活细胞凋亡,但是病毒会进入小部分未分化的不活动细胞潜伏,等到这些细胞,尤其是受到某些刺激需要大量)分裂并分化后再次表现出病变症状。

病毒分两种状态,第一次爆发是肺病毒强状态,第二次爆发是肠胃病毒弱状态。

第一次爆发因人而异,有的人挺不过就死。挺过第一次后,其实肺部也是有病毒的,只不过免疫细胞特别多,到处都是抗体,病毒不成气候。

可以感染肺部与肠道的已激活细胞,以及肠道的未激活细胞。这些细胞有相同能被病毒识别的受体。

对肺部的攻击猛烈,但是对肠道细胞不如肺部这么猛烈。但是吃药会给病毒错误的信号,让病毒猛烈攻击细胞,然后就会有肠胃反应。

所以第二次爆发必死应该是指免疫系统在有病史人中一直在低强度工作,因为只能清理已激活(即分裂后分化)的细胞,一旦免疫系统按不住,感染其他细胞速度只会比第一次更快。

还有个人觉得感染不同位置的细胞就会改变病毒的蛋白质特性,也就是说入侵细胞的病毒跟病变细胞产生的病毒很有可能RNA一样,但是蛋白质选择性表达后,有所差异,最后体现出来毒性时弱时强。

免疫系统一大缺陷就是不能清理未激活细胞。

这就是我的理解,不明之处希望解惑,谢谢。

(四更)
HIV是逆转录病毒 会插入整合到宿主的DNA里面  这个又不是 差老远了好不好
根據BBC 已知的最早病患,這名12月1日發病的病患是一名年過七旬的男子 這個病人有點腦梗、老年癡呆,送過來時狀況很不好,這名老人此前便患病在家,並沒有前往過華南海鮮市場。好奇為什么一個沒有到華南海鮮城的人會患病呢?處於家人會想盡辦法治療好家人的心理,我搜索了一下 腦梗和老年癡呆的治療方法,當搜索腦梗中風和蝙蝠的關鍵字,出現了:【用蝙蝠唾液治療中風

大概沒有人想被蝙蝠咬,但也沒有人想到,它的唾液居然能拿來治病。

就從蝙蝠是吸血動物開始講起吧,當蝙蝠咬住獵物時,會從唾液釋放出一種酵素,讓獵物的血液變得稀薄順暢,接著才大啖一番,慢慢地吸食血液。】 細思極恐
以下是BBC的報導鏈接與蝙蝠唾液治療中風的文章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51540821
https://www.commonhealth.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nid=68825
Tarkus peace has cost you your strength victory has defeated you
感谢楼主,很好的分析
证据什么的估计也很难找到。
反正小心使得万年船才是王道
个人并非学医学或者生物专业的人,所以仅凭自己了解的情况,还不敢对这种事情下定论
如此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国际社会为什么不干预?为什么不施加军事的,经济的压力,迫使中共公开让国际调查团调查?
发动生物战,病毒战,是严重的反人类罪行。美国既然能制止萨达姆发动化学武器屠杀库尔德人,为什么不采取行动制止红色魔鬼用病毒屠杀所有地球人?
更何况中共已经开始销毁证据加甩锅了!!
参见https://twitter.com/AndrewC86186/status/1229688698523897857?s=19分析
赞一个楼主,是一个勤于思考的人。。。我不懂医学,但是看到院长说武汉有5000人感染艾滋病还是吓了一跳。虽然早就知道中国已是艾滋大国了。。。。
最后我同意楼上有人猜测的,这个病毒21号钟南山公布后中国团队纷纷在柳叶刀发布各种论文。。。这事都不敢细想,太**吓人了。。。。
谎言领主1127 我就和大家说说大实话
中国艾滋病,高校是重灾区,特别是有黑人留学生的学校
自由男神 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2020年是个灾祸之年,无人能从这个里面获取到任何可循之道,天道何去何从,还是由时间来给我们答案吧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社会主义铁拳实例 - 上海市静安区华兴新城强拆:勇敢者抗争到底
https://i.imgur.com/MyCyI8W.jpg

https://i.imgur.com/URwjRle.jpg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12
  • 浏览: 19467
  • 关注: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