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了,如何评价电影《流浪地球》

《流浪地球》是一部改编自刘慈欣所著同名小说的2019年中国科幻电影,由郭帆执导,于2019年2月5日(农历己亥年大年初一)在中国上映。领衔主演包括屈楚萧、李光洁、吴孟达及赵今麦,其他演员包括吴京、隋凯、屈菁菁、张亦驰、杨皓宇、阿尔卡基·沙罗格拉茨基、李虹辰、杨轶、姜志刚、张欢及雷佳音。——中文维基

BEIJING — China was a latecomer to space exploration, and in the movies, it has been a latecomer to science fiction, too. That is about to change.

The country’s first blockbuster set in space, “The Wandering Earth,” opens Tuesday amid grandiose expectations that it will represent the dawning of a new era in Chinese filmmaking.

It is one in a series of ambitious, big-budget films tackling a genre that, until now, has been beyond the reach of most filmmakers here — technically and financially. Those movies include “Shanghai Fortress,” about an alien attack on Earth, and “Pathfinder,” about a spaceship that crashes on a desert planet.

“Filmmakers in China see science fiction as a holy grail,” said Raymond Zhou, an independent critic, who noted that Hollywood had set the technological standards, and thus audience expectations, very high.——The New York Times
已邀请: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在国外文化内容能够自由进入中国,传播不受限制不受审查之前
抵制所有的国产院线电影和有中国资本投资,在中国上映时受到审查的外国电影。

荣誉非国民

赞同来自:

还没看,不过有朋友在剧组,所以有所了解。

剧情基本是原创的,走的类似彗星撞地球的灾难片路线,按我朋友拼命安利的架势,应该还不错。

至于大家关心的拆腻子问题,转述我朋友原话:“——已经看过正片并且有战狼PTSD的我可以负责任保证一点不战狼”。



======2月10日分隔线======



看完了,多说两句。


总的来说我认为流浪地球在思想性上没有大问题,有些人未免拿着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
首先电影和大刘原作关系仅限于用了相似的世界观设定,差异性基本是平行世界级的。从思想性来讲,大刘式的集体主义宏大叙事基本不存在,故事前期反而展示了一些地下城在压抑现实下努力粉饰太平的反差气氛,结尾再次呼应时甚至给了游行抗议的队伍一个镜头(暗合原作里的内战情节,算是给续作挖坑了)。
片子的思想表达总的来说也是倾向于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关键在于主人公解决矛盾、推动故事前进的动力来自于“集体意志(一般体现为上级命令、规则、非自发性的使命等)”还是“自由意志”。片中几个关键转折点如刘启在上海主动决定去印尼而不是回家、脑洞大开的引爆木星氢气计划都是基于自由意志做出的选择。而拆腻子破坏人工休眠的动机是为了救自己的孩子,这是纯粹的个人主义。之后也是基于自由意志主动抗拒MOSS的管制(哪怕在MOSS证明了自己的合法性之后),只不过事后联合政府表示“真巧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补了一份法理上的背书。
电影看到主角一行向其他国家救援队求援但无人问津时,我是有点担心的。如果这个情况持续到剧终,那的确会变成“中国人独自拯救世界”式的民族主义鸡血。但最后通过广播呼唤各国救援队的大反转打消了我这个顾虑,这个爱默里奇式的浪漫主义桥段让我颇为欣赏。特别是“给予广播权限”这件事本身也是联合政府代表基于自由意志而不是规章律决定的,从这一点也无法把情节和集体主义挂上钩。
至于有人说这部片子是在为“命运共同体”摇旗呐喊。我认为“命运共同体”这个说法本身没毛病,《独立日》的主题也是命运共同体。不能因为某些人出于肮脏的目的劫持、异化了这个词汇,就倒果为因否定这个词汇本身的字面含义。
最后的空间站自爆情节明显是在致敬大刘的《全频带阻塞干扰》——这确实是一部充满民族主义鸡血的小说,也是大刘小说里我最讨厌的一部。但与大刘小说里“国家需要我们去死,所以我们去死一死就对了”生硬尴尬的处理方式相比,电影里拆腻子的自我牺牲给了比较充分的逻辑(救地球)和情绪(救儿子)理由,处理手法也基本是好莱坞式的,并不能说因为表现上致敬所以思想性上也必须混为一谈。
硬要说的话,这片子最值得吐槽的就是刻意回避美国的存在。不知道这是拆腻子作为资方之一的个人喜好,还是为了规避政策风险(拍摄期间正是习近平当局大搞反美意识形态宣传之时)。

Ceon

赞同来自:

以下内容转自微博账号Anarchy247
“为什么《流浪地球》必须被叫停?

首先值得声明的一点是,这并不是我自愿买票观看电影的。最近我和沙织回了农村,家里人叫我们出去看电影,我们就随便选了一个,然而让我始料未及的是,电影一开始出现了“刘慈欣”三个字。看完电影后农村弟弟一脸自豪的样子,就好像故意挑衅一般。因为我知道,马列主义和其它一些派别比如自由派人为地在农村或其它基层散布了许多关于无政府主义的偏见和谣言,尽管这些人除了垃圾网络小说外什么书都不读,但他们打心底总是对无政府主义有着优越感。这一下,看了个《流浪地球》后事情就更了不得了。不过这件事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不并是很多人讨厌刘慈欣和他的著作,而是很多人讨厌这个人,却拿不出什么有效的论点和反击的手段(当然极有可能发生的是他们的声音被刘慈欣的营销水军淹没掉)。关于中国的一切都像一场噩梦。由于我抽烟比较多运动又少免疫力下降,再加上电影院环境不是很好,现在发烧了浑身难受。大年初一就遭中了。

很多人觉得《流浪地球》是“科幻片”,其实这是一种很奇怪的观点。科幻是一种基于科学幻想的伦理学探讨,诸如人性、宗教、政治,这一切都基于哲学和现实的演绎 。正如木城雪户谈论科幻——它是哲学思辨的舞台。但《流浪地球》究竟提供了什么?我们可以把一种意识形态和奴性价值观的灌输叫做“科幻片”吗?连教育都谈不上,这分明就是一种洗脑片和传教片披上了科幻的外皮。我们经常攻击好莱坞的科幻是宗教片,但是至少新教尚且有一个“善与恶”的主题,《流浪地球》则倒退回了中世纪,好么,上帝=理性=德性,上帝的光芒是至善的光芒,信上帝得永生——即便人类全部牺牲掉也无所谓,因为人类可以以一种“精神方式”永远地将他们的文明理性之光传递下去。就是这样一种传销电影,它的情节丝毫不吸引人,因为你永远可以轻松地得知作者究竟要表达什么样的观点,然后得知以后的情节。在观看电影的过程中至少我是在无聊中度过的,它的电影叙事手法实际上也称不上高明,唯独有一个“大制作”,“高成本”的幌子。没有文化、没有思想,无论是电影还是游戏,中国给我们带来了可怕的空洞。给这种电影很高的评价,实在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过这些都是题外话,下面进入正题。

我们遭遇《流浪地球》绝不是什么偶然事件。这必须从刘慈欣的营销模式说起——它不胜在内容和深度,而胜在营销策略,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它是在科幻领域把病毒营销模式运用得最好的,通过一种对大众心理的掌控来实现。刘慈欣最惹人厌恶的一点就在于此,他成功地调动人们的群氓心理。虽然把“理性”、“无情”当成第一准则,但实际上,刘慈欣最擅长的手法就是“抢占道德制高点”。——如果你不认同我的观点,人类和文明就要灭亡,你可怎样负的起这样的责任?凡是反对所谓“理性”的人,就是“危害人类的圣母婊”;进一步,凡是反对“牺牲自己”的最高准则的人,就是自私自利的害群之马和卑鄙之徒。刘慈欣的粉丝如同洪水一般充斥在整个互联网,他在营销方面深知什么是最好的方式:有人在抹黑《流浪地球》?——一定是“精日”分子不怀好意。总有人觉得这些“低素质”粉丝是对刘慈欣的“背叛”,但实际上这样的低劣内容恰恰是刘慈欣在作品中表达的主要观点,而这样的观点在受教育程度不高的群体中很容易流行开来。他们只是再用一种辩证法的诡辩来甩锅和洗地。

刘慈欣不仅仅赶上了网络贱民狂欢的好时代,也得到了马列主义制造出的优渥条件的支持,此外它也迎合了所谓“科学工作者”的虚无主义心理。值得一提,刘慈欣是马列主义发展的一个结果,而不是马列主义本身。意识形态这个词是虚假的,我们不应该被齐泽克所误导,因为往往决定意识形态的是语言、机构和价值与习俗,这样才能引出我们的批判。一方面,构成刘慈欣观点的价值观来自社会主义,这包括“螺丝钉”价值、工程师崇拜、“牺牲小我为社会理想而奋斗”、“大海航行靠舵手”、社会爱国主义等等;另一方面,就像苏联,社会主义总是发展为一种社会沙文主义,刘慈欣刚好配合了这种政治需要。社会沙文主义翻转了马列主义的“目的论”,使作为手段的社会主义的法西斯统治成为目的本身。国家不再是应当“被消灭”的东西,而是墨索里尼的最高准则:国家即是一切,国家拥有一切,一切为了国家。社会主义的奴性价值导致它一般培养不出来高端工程师,相反的,它专门培养大批低端、廉价和敬业的工程师和科学技术人员(我们不应被工程师或科学这个高端词所误导,农民工是工程师,搞网络测试的一样可以是科学家)。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刘慈欣迎合了一种失意的理工科学生的庸俗需要,并且制造出一种关于科技的庸俗想象。

科技总是被设想为“大场面”的庞然巨物,而不是某种精细仪器,这是因为低端工程师胜在量多,他们的优点被归结为勤劳,而不是聪明。因此强调工程师的“奉献精神”而不是“创造精神”更容易引起共鸣。此外,还有诸多面临下岗的“科学工作者”转投科普行业,一种急功近利的思想弥散在科研领域。在中国,没有几个核心科技是我们自己的,但是这种低端科学工作者确是叫的最凶的,一切功劳都好像是自己的就是因为它从事了某种科学行业,一切待遇都应该是最优的,因为是科学改变了一切。成绩没几个,待遇却总是要最好的。而科普的商业化带来的经济利润足以让所有兢兢业业的人眼红。刘慈欣正好也搭上了这种现象的顺风车,只要能够制造热点,那么就有足够多的营收或“外快”。科普行业的恶性发展,必然给真正的科研工作带来歪风邪气。

除了迎合低端工程师、工业党、所谓“理科生”和科技人员的庸俗心理,刘慈欣不仅在中国政治生态中被需求,一样也在国际资本市场中被需要。因为资本主义更需要稳定的流水线,更便利、更低廉和更可控的劳工政策,更“勤劳”的劳动力,更多的生产和消费。所谓“中国拯救世界”绝不是一句说笑,而是已经发生的事实。国际资本现在非常依赖中国模式,这也是为什么一种马列主义可以被容忍。

然而,正是出于一种社会主义的“总设计师”情结崇拜,刘慈欣更进一步地,将“民主集中制”转向寡头与技术官僚的统治。从社会主义的民主,走向彻底的反民主,吸引庸俗人群的支持,只是为了向“夺权”再走一步。他是通过一种“类邪教”的道德观与精神控制模式来实现的。法西斯和邪教总是形影不离。

刘慈欣的叙事方式的特点就在于此,一种邪教末世论的变体,因而它从根本上来说更接近当代的“类邪教”或某种“灵修”。末世论的目的就在于造成人的恐惧,并且使之作出极端抉择。所以这种邪教的一个特点就在于设置一种极端环境,以这种极端性摧毁参与者的人格、心智,从而使其成为自己I的附庸。举个例子,邪教会设置这样一种场景,假如有一船人,如果都在船上那么所有人都必死无疑,那么参与者就必须通过个人喜恶决定谁该去死,并且在决定某人死亡时必须大声地当面说“对不起,你去死吧!” 邪教仿佛看透了人间的“真理”,把一种残酷置于参与者面前,以这种方式锻炼他们的残酷性。然而,实际上这背后的逻辑,是一种霍布斯以来,特别是法西斯提倡的“生存空间理论”。以这种末世论及其变体提供的极端环境,彻底地瓦解参与者的自主意识,使民主彻底沦为一种空谈。美名其曰——为了人类文明的延续。

营造所谓极端环境,最终是为了从道德上讹诈参与者,以便更好地控制参与者。下一步,就是更多道德的空谈。邪教参与者不但必须善于牺牲自己或牺牲他人,还必须无条件地相信组织。这是刘慈欣提出的另一个假设:黑森林法则。提出黑森林法则并不是为了更好地进行斗争,而是以这种方式讹诈人们,必须无条件地互相相信所谓的“共同体”。先是摧毁人的心智,接下来重塑人际关系,便给人们制造一种“无私奉献”和“兄弟姐妹”的假象。邪教则把参与者的“奉献”据为己有,而参与者则力求拉取更多的“姐妹”以求自己在组织中的发展。邪教参与人员的表现往往和一些给《流浪地球》好评的粉丝一致,他们一边作出反人类的“抉择”,一边自我感动、痛哭流涕,但实际上仅仅是一群蝇营狗苟的人。

羞辱人格和精神控制,也是刘慈欣或邪教最善于使用的方式。我们之前提到刘慈欣善于利用病毒营销,但其实它早已脱离了营销的范围,而是纠结粉丝疯狂对不同意见的人展开人身攻击。这样的人身攻击早已经遍布整个中文互联网。以这种方式,刘慈欣不仅打开了知名度,抢占热点,更是获取了丰厚的利益。那些说这些行为只是粉丝不理智的人,明显忽略了刘慈欣正在以此谋利的事实,既然有了利益关系,刘慈欣就必须对此承担相应的责任。

所以,综上所述,我们发现刘慈欣所谓的“科幻小说”,一点也不科幻,它们从根本上是各种邪教与“类邪教”的老生常谈。而现实,则比小说本身更加科幻。仅凭这点东西,刘慈欣就可以获奖,我认为这其中必有蹊跷。山西作为一个腐败大省,再加上与跨国资本同流合污的部分官僚,很难说这背后没有什么故事。

刘慈欣诉诸的正是一种猪的本性。他们假装跟我们说那里有一个“共同体”,但实际上,他们过得越好,我们就过得越不好;他们越安全,我们就越危险;他们越开心,我们就越不开心。刘慈欣没有可开启所谓中国科幻新纪元,反而开启了一条让邪教不加修饰以“电影”的方式大肆传播的道路。而刘慈欣的流行,恰恰说明了一个简单的事实,这个国家正在被愚昧统治。这正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进行斗争,我们需要以社会战争的形式彻底砸烂他们的狗头。

《流浪地球》必须被叫停。马列主义管不了,我们可以管。——当然,人们仍然可以什么都不做,而这样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那您好自为之吧。”

adbase - 80后it男

赞同来自:

作为一个科幻迷,周末去刷了一遍。


这个电影被自由派骂,被中共热捧,很是感慨:
中国科幻真是个苦孩子,被中共欺负了30年,如今居然还要被反共的人欺负,

这个世界真是太魔幻了

我自己是一个科幻迷,我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人真正关心过中国科幻。
中国当代科幻有两个旗帜性人物,一个是刘慈欣,另一个是王晋康。

可是这里有人知道王晋康吗?起码在品葱里, 我没有看到王老的名字。
那么何夕、刘宇昆、夏笳,恐怕更是没人知道了吧……

=================================
1、中共封杀下的中国科幻


网上有人说,大刘是中共的坚定支持者,我就笑了。
那要是看过郑文光的《飞向人马座》,你就会发现大刘跟郑老相比,简直美式到骨子里了。那本书才叫“社会主义大毒草”。

其实,只要你稍微了解一点点中国科幻,就知道:
中国当代所有科幻作家,都和中共有仇

中国科幻为何在80年代陨落?


1977年,美国电影《星球大战》上映,带动了一波世界性的科幻浪潮。刚刚摆脱“文革”梦魇的中国也不例外,出版了不少科幻作品,饥渴已久的市场也很买账,行业渐趋繁荣之际,一场关于科幻小说究竟姓“科”还是姓“文”的论战也随之而来。

1979年起, 赵之、鲁兵、甄朔南、陶世龙等科普作家在《中国青年报》“科普小议”专栏对当时的主要科幻作者和作品进行了一系列的批判。 他们批判的对象正是中国科幻黄金时代的童恩正, 叶永烈、郑文光、刘兴诗等人的作品,如叶永烈《世界最高峰上的奇迹》描写科考队在珠穆朗玛峰发现恐龙蛋化石并孵化出古代恐龙,被古生物学家批评为“伪科学”,毒害青少年。于是牵扯到科幻小说的社会性问题,限定给少儿看的小说,不合适写爱情、犯罪、社会反思,否则就是“低级趣味”。

本来文学创作中,合理的批评和质疑不但不会阻碍创作,反而会促进创作。问题是1982年之后,对于科幻到底是属于文学还是属于科学的争论开始升级。这种升级,一方面表现为作家个人的无端指责,另一方面表现为越来越多人参与到了对科幻的批评当中。

就在科文之争闹得不可开交之际,1983年,“清除精神污染”运动开始了。

1983年秋,对“科幻小说”的批评,与“清除精神污染”合流。批评的基调,也从姓“科”还是姓“文”,转变为姓“社”还是姓“资”。譬如,中科院某院士如此批评电影《星球大战》:“西方科幻小说很多是写未来社会的。它们按照资产阶级利益、资本主义制度的利益来推测未来世界……他们写的未来世界包括星球大战,这个星球大战完全没有科学根据。星球大战是一个星球的生物在侵略和压迫另一个星球;即使人类开展了星际航行,甚至跑出了太阳系,他还是要到那里去进行剥削、压迫,去和其他有智慧的生物互相残杀。这样说来,剥削制度是永存的、宇宙性的。他们所描绘的未来世界就是星球大战,或由一个星际帝国好像封建皇帝一样统治其他星球。……但对我们来讲,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这类作品对我们有什么用呢?”
对科幻文学的批判由此上升到政治高度,直接将科幻姓文还是姓科的学术争论定性为科学与反科学之争,是科幻创作中思想政治倾向之争。11月5日的《人民日报》在一篇评论文章中声称:“一些挂上‘科学幻想’的招牌的东西已经在社会上流行起来,并已造成科学上和精神上的污染……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有极少数科幻小说,已经超出谈论‘科学’的范畴,在政治上表现出不好的倾向。”批评科幻“散布怀疑和不信任,宣传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人’。”“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和商品化的倾向,正在严重地侵蚀着我们的某些科幻创作。”

一时间,所有的科幻出版部门风声鹤唳,噤若寒蝉。出版管理机关多次发文禁止刊发科幻小说,相关杂志纷纷停刊整顿,无论是国外的作品引进还是本土作家的创作,一切涉及科幻的原创性出版活动几乎都被彻底停止。已经试刊成功的《中国科幻小说报》,申请刊号的报告再也没有下文。最严重的时候,中国没有一个地方能够发表一篇科幻小说。

科幻创作界受到重创,郑文光刚完成的长篇《战神的后裔》预计作为《科幻海洋》头条发表,杂志都已经制好版,突然接到上头命令,《科幻海洋》停刊,海洋出版社作为科幻出版重镇,被勒令整顿。1983年4月26日,编辑叶冰如把这个坏消息告诉郑文光,并约好第二天去办公室取回文稿。

但是第二天郑文光没有去取稿,他早上突发脑溢血,卧床半年后,终于能够站立并歪歪斜斜走路,但右手完全萎缩,不能正常发音,“新中国科幻之父”的创作生涯从此结束。

80年代中国科幻小说群体,受到了文学界,科学界,以及来自政治的多重困难包围。随着郑文光瘫痪,叶永烈、魏雅华退出科幻界,童恩正和肖建亨先后出国,其他科幻作家纷纷封笔。从1983年11月算起,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中国当时的所有科幻作品被彻底打上了“精神毒草”的标签。





大刘从80年代开始从事写作,他回忆那段黑暗时期说,[b]中国连一个能发表科幻文章的地方都没有。[/b]
你们自己用脚后跟想一想,这种人,怎么可能对中共有任何的好感?

中国科幻杂志极简史

清污运动后中国科幻界一片萧条,四川的《科学文艺》成为硕果仅存的杂志。杂志失去了政府支持只能自负盈亏,又流失了大量的作者和读者,只得惨淡经营。最困难之际,《科学文艺》每期仅700多份发行量,89年甚至改名为《奇谈》以图生存。





尽管刘慈欣今天名利双收,看似风光很好。可是大刘早在2016年三体出名的时候,接受访谈就这么说:



刘慈欣专访:未来的神奇之处,我们无法想象





中国科幻的春天到来了,这是(中共)给人们的一个最大的错觉
实际上根本不存在什么春天,在一切繁华的表象之下,中国的科幻文学依然是一个很低迷的状态

没有有影响力的作品,没有有影响力的作家。
我就一部三体,刘宇昆销量很少。王晋康的作品也都只是在圈内,都只在圈内有影响,在市场上它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它的销量就在那里。

所以说,所有这一切,都对中国科幻文学的意义并不大。

我们现在中国科幻文学最本质上是什么样,和多少年前差别并不大,这就是实际情况。





而且,大刘自己对于科幻和现实分得很开,他在英国这个采访里的原话就是:

科幻和现实是分开的,因为现实有现实的环境,科幻有它的设定,它们是不一样的

在现实中,我是赞成国家投入精力去科研研究,特别是那种没有经济回报的基础理论研究。
但是我觉得这种投入它应该是和整个国民经济有一个平衡有个限度的



=======================================

对于很多人批评大刘,说他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支持者,是独裁专制的支持者。


这点让我惊掉下巴,关于黑暗森林法则,大刘的原话是这样的
刘慈欣:全中国能养活自己的科幻作家不超过3个

我不相信“黑暗森林”,我只是列出一个可能性
山西晚报:你的世界观、宇宙观是什么,“三体”里那个充满了“猜疑链”“黑暗森林”的宇宙是你心目中真实的宇宙吗?
  刘慈欣:首先,我是个乐观主义者,我的其他小说都是佐证。我不相信“黑暗森林”法则下的宇宙是真实的宇宙。
  其次,科幻文学是一种可能性的文学,它把不同的可能性排列出来,供读者欣赏,但是,哪种可能性是宇宙的真实,这不是科幻小说的任务,这要靠科学去研究、了解。而“三体”,只是列出了最糟的宇宙。

山西晚报:可是您写出来之后,很多读者都信了。

  刘慈欣:这种误解源于科幻文学在我们国家的不成熟。“三体”2《黑暗森林》译本8月11日出版后,我每天大量阅读美国各个媒体的评论,没有一个人认为黑暗森林是真实的。我们国家的读者并不了解科幻文学的本质,而美国作为一个科幻文学已发展了一个世纪的国家,读者们很成熟,他们知道这只是小说的一个情节,只是一种可能性而已。把科幻文学当真,那不是正确阅读科幻小说的方法。



============


大刘几乎在几年前,就点出了流浪地球,和三体的遭遇,以及原因:

中国人根本不懂科幻,总是把假的当成真的。

但是非常遗憾的是,就连文昭先生也犯了如此的错误。非要去误杀刘慈欣,说他的科幻文学没有文学性如何如何。他在节目中说刘慈欣的原著里,角色都是一种“听话的英雄”,“只要支持政府,那么就是英雄”。

当网友指出,吴京饰演的角色,最后是反抗联合政府的指令,强行去自毁空间站去拯救人类的时候。文昭先生是这么回复的:

吴京在飞船上开始是在调查人工智能叛变;他并没有反抗联合政府,最后是在请求。这是为突出父子情做的次级情节设计,为了救儿子而甘冒风险。最后吴是在联合联合政府的许可下用飞船针撞木星。这部分情节无关乎主题。我看完了电影,你的感觉是错的





我也看了电影,怎么也都没有看出来吴京是在苦求联合政府。
很多网友也质疑说:

刘培强烧毁了AI就拿到了空间站控制权,这时他就已经决意引爆飞船,之后联合政府才承认刘的行为。



可是无论怎么批评太空战狼,
说刘慈欣是支持中共的,说他是缺乏民主自由常识,
我认为是对刘慈欣最大的误解。,也是对中国科幻最大的误解。

中国科幻写什么似乎都不是人,郑文光为了写作,在飞向人马座中不得不迎合一些反苏背景,但是在80年代依然被批为是”走资派”,“自由主义大毒草”。


如今刘慈欣写了一部流浪地球,却又要被海外华人喷支持独裁,缺乏人文关怀。

我看了好多年的中国科幻文学,科幻文学已经是脱离现实最远的文学了,为什么还要被如此的拿来一个情节一个情节的扣细节。

这和红卫兵透视看报有什么区别?

有的时候,我是多么希望中国科幻可以有一片真正的自由、安宁的土壤。
在那片自由的地图上,无论科幻作家写什么,都只会被当作一个故事,而不是什么思想政治解读。

一語一円 - Whenever you feel like criticizing any one, just remember that all the people in this world haven’t had the advantages that you’ve had.

赞同来自:

《流浪地球》电影版影评

第一次写影评。
看过原著,小说版《流浪地球》里面的剧情、人物和电影版《流浪地球》里的剧情、人物几乎完全不同,因此只能将电影版看作是小说版的一个同人作品(然而其实连人设都不同,所以只能算是「同设定作品」??)。
小说版《流浪地球》只是一个中篇小说,虽然乍一看挺粗糙的,像是一个长篇小说的设定草稿,但是能在区区几十页里面讲一个完整且有纵深的故事,我是非常佩服的,就像佩服鲁迅能在寥寥几百字的课文里面写出有力的文字一样佩服。
相比于原小说,电影版在价值观上至少有三点明显不同,本文将主要就此三点展开讨论。

第一:核心矛盾。《流浪地球》里面的核心矛盾,是「拯救全地球」和「只保留宇航船」之间的矛盾。在原著当中,就是「地球派」和「飞船派」之间的矛盾。这两派观点之间并无明显的优劣之分,也无道德上的绝对好坏,我在看原著小说时,就被这其中的两难所纠结,而在看到结局之前,的确是不能判断哪一方应该取得「胜利」的:小说的结局发生神转折,太阳最终发生氦闪,证明了「地球派」理论的正确,粉碎了阴谋论,洗白了一度作为反派的联合政府军。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感觉是五味杂陈的:因为如果作者刘慈欣所设计的结局不是太阳氦闪发生,那么所谓的「正确」、「胜利」、「正义」则将完全站在180度对立的方向上去——而这正是电影版《流浪地球》里面所展现的:「飞船派」的AI被实锤了阴谋论,然后被伟大的中国英雄(Hero,男主角,吴京饰)用一瓶酒干掉了_(:з」∠)_。固然,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保全所有人类的「地球派」和只保留一部分人并最大化地球生命和文明延续几率的「飞船派」之间不存在绝对的优劣之分,但是如果唯结果论的话,应该是「飞船派」的决定更理智一些——然而,「永远保持理智确实是一种奢求」——这句原小说当中联合政府军最后英勇就义时的绝命句,在电影中被挪用(appropriate)到宇航船的AI「大反派」在「阴谋」破灭时的叹谓,对比之下,实在是讽刺得很。之所以要这样改编,大概也是考虑到电影作为一种大众传媒工具,要更多的考虑到普罗大众的接受程度,也就是说相比于少数精英逃离的「飞船派」,宁可选择玉石俱焚的「地球派」在荧幕前的感受——可想而知,如果有生之年刘慈欣的另一部作品《三体》被改编成电影或者电视剧,那么操纵飞船逃离太阳系的章北海这等人物大概也需要被和谐掉吧(笑)。
第二:面对人类感情的态度。在电影版中,我们看到了两对父子之间的温情小爱,看到了面对陌生人时吼出「先救人、后救火石」的大爱(电影设定中,火石是给行星发动机点火拯救地球的必要物件,但是我们的小男主角宁可牺牲地球也要保护一个陌生人,实在是「令人动容」),实在是令屏幕前的各个观众都潸然泪下——当然,不同的人泪目的原因可能截然相反:大部分的人是被这种人与人之间的「爱」所感动了,但是包括笔者在内的少部分的人,却是因为看到他人为「爱」落泪而感到的绝望——明明面对那么严峻的挑战,全地球生死存亡在此一系,怎么还能这样矫情于人类的情感呢?在小说版《流浪地球》当中,人类感情是被极度冲淡的,小说主人公「我」的父亲宣告决定离婚的时候,「我」和母亲都反应非常平淡,因为在流浪地球那样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下,已经不允许存在太多深刻的羁绊了,人类感情俨然成了一种值得舍弃的负担。在刘慈欣的另一部作品《三体》中,有一句名言「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然而,出于照顾内地广大群众观影体验的需求,这种磨灭人类感情的价值观自然是要不得的,因此也只能被和谐掉。
第三:我和世界之间的关系。在原著小说当中,主人公「我」的存在感是非常稀薄的,对于全人类命运所起到的作用可以说是微不足道,与其说是参与者,不如说是旁观者。在小说当中,在「我」和「世界」之间的结构是非常模糊的,除了一个很虚的「联合政府」之外,其他的结构基本不清楚,例如在地球上是否还存在国家、军队、文化壁垒等等,通通都不清楚。也就是说,小说版的《流浪地球》其实是个非常「世界系」的作品。然而,电影版当中,主人公就不再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了,而成了决定人类命运的关键性Hero,而且还是代表五星红旗厉害国来拯救地球的——通过大小两个男主角的rebel,化不可能为可能,实现了拯救地球的伟业(怎么听上去挺像「人定胜天」这样的口号似的??)。个人英雄主义永远是爆米花电影里面宣扬的主旋律,至于反复出现的五星红旗则一如好莱坞电影当中反复出现的星条旗,因此电影版这样的改编完全也无可厚非。点燃木星推动地球,如此「经AI计算成功率几乎为零」的方案,在影视作品里面当然是成功率100%的方案啦(葛城美里偷笑)。「在虚构作品里寻求真实感的人,脑子一定有问题。」,此言不虚!所以,毫无存在感的原主角,在大荧幕改编的过程中,当然是要被和谐掉的啦。

到此为止,我自己的第一性的感受其实已经谈完了。然而,电影版《流浪地球》上映后,互联网上对其展开了论战,两派人对基本论调显得极端对立,甚至更有甚者上升到人身攻击的程度。首先,在大部分中国大陆网民所能看到的「表层互联网」上,对电影版《流浪地球》的赞誉是一面倒的:「中国科幻片的突围之作」、「比肩《战狼2》的神作」。由此可见,国内宣传系统应该是有任务对本片做正面宣传的,而且从结果上来看,效果很好,国内「表层互联网」上的舆论阵地控制得非常棒,大部分群众也被带了风向。但是,在墙外中文互联网,对于电影版《流浪地球》对评价则是180度不同,简直像是在批判典型主旋律电影一样批判,甚至有人在不了解原小说的情况下,为了发泄情绪肆意抹黑,对小说作者刘慈欣进行人身攻击。墙内墙外两股不同的风向,分别为了捧而捧,为了黑而黑,实在是令人唏嘘。多年之后如果反过头来看这一段中国历史,想必两拨人都会觉得shameful吧?!这两拨人就像小说版《流浪地球》当中的「地球派」和「飞船派」一样,各自正义一方,声嘶力竭,同仇敌忾,浑然不知自己只是宇宙命运当中的一粒浮尘而已。

最后再加一小段个人化的吐槽:关于感情戏。
电影版《流浪地球》里面似乎是没有男女感情戏的。刚开头看到小男主角刘启带着高中女生韩朵朵逃到地面,还以为是私奔,让我在荧幕前兴奋了好一阵子:原来现在的中国电影这么开放了啊,带着 JK 私奔什么的都能拍了……然而很快画风一转,原来韩朵朵是刘启的表妹,白兴奋一场了……什么?你说其实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干妹妹?啊,果然亲妹妹不如干妹妹啊,不如德国骨科走起?(打断,中国的电影里面不可能有这样的桥段的,死宅请停止幻想。)
小说版《流浪地球》里面有两个和「我」有一定羁绊的女性角色,一个入场青梅竹马灵儿,另一个是日本人妻子加代子。灵儿在一次近日点来临的时候听信「谣言」,和另一个男孩一起前往了地表,再也没有回来(这倒是挺浪漫的私奔,但是估计是在高温的地表丧生了)。加代子在后期也是听信了「谣言」,参加了叛军,最终牺牲在了澳洲战役上,消息传到联合政府军的「我」耳中时,联合政府军几乎已经要守不住了……这些小情节的塑造其实都很容易让人共情,「谣言」的真实与否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命题,电影版舍弃不用,实在是可惜了。
末了,我再次想起了第一次与加代子在太平洋的冰原上相遇时的场景:漫天的星空之下,我们互相将对方从深邃黑暗的孤独中拯救出来。我问她为什么不请求救援,她嫣然一笑,以日本人独有的执着说:
「这是一场体现人类精神的比赛,要知道,在地球流浪的宇宙当中是叫不到救援的!」
「那我们一起坐雪橇走好吗?如果你不在意的话?」
我们的雪橇就这样在太平洋的冰原上一点点的前行着,直到小小的太阳终于点亮地平线上的希望,我们抵达夏威夷,在那里,我和加代子向联合政府登记结婚。
The END

joselito -

赞同来自:

面对来自于外部的重大威胁,《流浪地球》代表中国人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牺牲掉一半的人口,建立起一个超强的的集权政府(不然怎么修一万多个行星发动机),然后通过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方法渡过难关,历史上苏联、日本、德国都集中力量办过大事,希望这次中国能够成功。

1901zxc - 个人博客: https://alcatraz.home.blog/ ;友善討論, 不撕逼, 謝謝.

赞同来自:

對於電影本身的評價:
特效不錯, 劇情還湊活, 爆米花電影, 但也算是大陸電影裡水平高的了.

但是電影的粉絲就很噁心了 : )
我活了這麼多年, 第一次, 第一次!!
見到了一部批評不得的"完美電影".

豆瓣上有人給了個一星就被人私信狂罵, 罵到他去改成五星
有人說劇情有硬傷, 一幫粉絲上來說是因為時間不夠被剪掉了balabala
難道買電影票贈原著??我怎麼沒拿到??
還是地球上就這一部電影被剪輯過?? 別的電影一樣剪輯怎麼沒有這種問題???
基本上就是所有指出電影缺點的人都被粉絲追著狂噴
連我關注的一些大V也不例外, 被追著扣帽子(大陸能敢發出不同聲音的大V也沒幾個了)

我有預感這部電影要成為新時代的"樣板戲" : )

這部電影現在就像華為手機
(不提監控的事)
它手機做的怎麼樣? 很好, 國產旗艦. 
我會買華為手機嗎? 不會 : )
和一堆到處咬人的粉絲用一個牌子的手機我覺得噁心

橘希实香 - 科学少女,海外党,果壳膜乎难民。旋律ですっっ、私は旋律担当、そして救世主様が奇迹担当ですっ

赞同来自:

里面有无精,当场表示不看

nook

赞同来自:

这个问题必须回复!

流浪地球是大刘小说里较早的文章改编的,他并不是一个纯硬的科幻,要知道,我在科幻世界上看到这个小说的时候,根本没觉得这是个多吸引人的小说,也不是说那个时候的大刘能够对所有的小说都有一个非常圆满的设定,那个时候,估计他还是个穷光蛋,科幻里面,幻想恐怕更多一些。至于得奖之后,大刘小说就比较谨慎了,不会再有这种有理论硬伤的小说了。

话说回来,这个电影为什么一定要叫好???是因为制作的用心!不管怎样的基础理论,这样认真的做事,是我们整个国家缺乏的!中国太需要认真做事的人,我们不是拍不好电影,是不让认真做事的人拍电影。

你看看疯狂外星人被改成什么样子了,恶心的搞笑,低俗的吃屎剧情,是什么样的力量让这样一个乡村教师的剧本被改成这样子?谁给他们的勇气???

我为流浪地球较好,不为别的,就为了他们的认真,为了他们想做好事情,并且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做了不错的结果,这就是牛逼的!

经略

赞同来自:

垂死红魔不识羞

指天戳地竟吹牛

诸般神佛皆虚幻

共匪才能救地球


https://www.reddit.com/r/4832/comments/apba7r/


https://i.redd.it/0f250wisb1g21.jpg
被誉为太空版《战狼》

kdxbt

赞同来自:

没看电影(因为从不看国产片),只是看了下豆瓣和知乎上的影评,感觉这个国家的人全都疯了。

SALTYATO - 民社主义者/中间偏左/理性反姨/民国派/事实胜于雄辩

赞同来自:

看完的时候我是蛮开心的,以为吴京这种恶臭硬汉都能演国际主义剧情了。直到我看了豆瓣和知乎,呵呵

Silence - 沉默的大多数中的喧嚣的一小撮

赞同来自:

https://i.loli.net/2019/02/07/5c5c1bbe48f33.png
图片来自 Telegram 用户“蝉鸣”

更新:
感谢来自某匿名用户的回复,上图中最下行的文字其实是可以个人定制的。详见:https://twitter.com/Blueray34934988/status/1094130633830326273/photo/1

freedoma - 90后

赞同来自:

去电影院看了,说实话,表现超过了预期。
科幻片,最重要的是特效,该片特效效果已不输美国大片,所以被誉为中国科幻片突围之作也理所应当。
但是硬伤依然很多,比如很多剧情莫名其妙,人物表演生硬,争分夺秒之际,北京到杭州还能经过上海也是醉了。部分逻辑问题让步与特效。
单看该片,不分国籍,其实个人打分也不会多高,5分满分,3分差不多勉强可以。但是在中国却不一样,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特效有多烂有多假,根本不能直视。这是特效效果第一次与好莱坞平级,细节用心,可以算是一个里程碑,加1分是情怀。我相信以后会有越来越多高强度特效电影出炉,该片的评分也将随着类似影片的爆发缓慢降低。

zhengyi

赞同来自:

抵制所有国产电影 中共毁了中国的一切优秀文艺作品

Carbyne

赞同来自:

等过一段时间出无删减版

杨永疑

赞同来自:

我推荐三篇刘狼地球的影评
澎湃思想市场的 以“人类”名义要求“人”的牺牲
一天世界的 法西斯美学
文昭的 中国式信任和英雄

配合食用风味更佳
人日的 能这样拯救地球的,只有中国人
中影的 关于加大《流浪地球》预售排映工作力度的通知

DongXiansen - 无可奉告

赞同来自:

有人已经反共反出病来了,什么事儿都能扯到共产党上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