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觉得8964至今,反对中共力量和中共自身力量,同坐标中成长曲线分别是怎样的?

之所以问这个问题,主要是因为看到我们很多人一直在思考提问“中国人到底什么时候会反抗?”、“怎么样中共才能倒台?”之类的问题。

从这些问题的回复中感觉到很多人对此悲观飘渺。

所以我们不妨转换一下视角和思维,从历史微观视角,转换成抽象宏观视角,说说你眼中,8964(49-89内部外部的变量维度差异更大先不考虑)以来,在同一个坐标系中,反对中共力量的成长曲线和中共自身力量的成长曲线分别是什么样的?

提示:可以分成一些阶段、节点去考虑,类似如:
8964——加入世贸组织;                     8964——互联网进入中国;
入世——08金融危机;                                          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
08金融危机——习近平上任;                                                  ——防火墙+数码极权——            
习上任——至今;

等。

延伸思考1:当两条曲线相交意味着什么?
延伸思考2:两条曲线上升下降的原因是什么?
延伸思考3:反贼、清醒者们可以做什么去影响曲线?

发散思考1:你所预测的未来的曲线是什么样的?
革命力量在经济上式微,已成定局,不必赘言。


另一点,则是当前的“大势”已与二十世纪大不相同。


二十世纪,是“革命的世纪”,具体内容有目共睹。


89年的运动,是20世纪最后一场大革命的源起,其理论基础、内在逻辑、行为模式,可以承接到20世纪初。


很可惜,从各方面得失来说,中国——尤其是中国广大人民——本身未能成为这场运动的主要受益者。


反倒是权贵阶层,以冷战战败者的身份曲膝应奉,“犹不失封侯之位”。


————————————————————————————————————


在二十一世纪,革命的形式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向 “和平化” 与 “极端暴力化”两段蔓延。


后者,也就是这20年来人所尽知的一个词汇 “恐怖分子”——这是21世纪对部分革命者的通用称呼。


————————————————————————————————————


品葱的诸位兄弟姐妹,我知道,你们能来到这里,自身的学识素质、家境,在全大陆都是 前5%的存在(甚至可以说是1%)

你们心中,或多或少,存了“害怕打翻瓶瓶罐罐”的念头,存了“追求岁月静好”的梦想。

于是,逃亡主义在品葱甚嚣尘上。

————————————————————————————————————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为光复河山,与匪共战,文宣冲塔,毕竟只是前哨准备。

终究需要依靠无数人流血牺牲。

需要流革命者的血、革命者亲友的血。

需要流无辜者的血。

需要每一个革命者背负着污名、辱骂,满手血腥、遗臭青史。

革命才有些许成功可能。

————————————————————————————————————

你们有多少人愿意不计代价?

你们有多少人愿意家破人亡、身败名裂?

这样的人多一个,打到匪共的机会就多一份。

————————————————————————————————————

我来品葱,不寻义人,诸君且自远走高飞,平安喜乐。

只寻愿负罪开荒者。
两条曲线的内在逻辑都是经济曲线。要问之前几十年,毫无疑问反共力量式微。要问之后几年,在经济下滑的大背景下,积累的社会矛盾会逼着很多人反。
稻车请注意 党政军民学,地富坏反右。
  中共的力量我认为是↓-↑-↓
主要影响因素是经济,军事实力,国际地位,网络技术。大抵在江泽民掌权后进入发展正轨,胡温时期的发展,以及之后所谓的 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大

  同时期反共力量则是↑-↓-↑
主要影响因素是生活质量、安全感等等。在贪污横行而人民贫苦的时代,反对力量是非常大的。
  不折腾人民,不当老大哥,虽然会承受一些攻击,但事实上只是停留在嘴炮层面的攻击,这些嘴炮代表的反对力度非常小,和学生骂学校的发牢骚相当,要说能颠覆政权那根本是笑话。
  反而是折腾人民,当老大哥,暴力执法,权力出笼肆虐,直接损害了人民的正常生活质量,才会真的引起人反感,对政权的反感,这才是有可能自下而上革命的。

  两条曲线相交意味着反对派力量超过中共力量。
  但是这很难,中共绑架了全国,掌控国家资源,他们手握资源不发展国家却拿来打压反对者是很可能的。
  事实上他们已经这样做了,拿纳税钱去维稳,和人民斗智斗勇就是如此,已经是典型的为了政党利益而危害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行为了。
  这样 宁肯穷成朝鲜,也要维持统治 的局面下,反对力量很难成长到超过执政党。

  上升下降影响因素很多,不好说。我认为最主要的还是执政者本身的成绩。
  做得漂亮自然赢得支持,做的不好自然引起反对,只是在所谓的 全过程民主 之下,没有办法以选票和支持率的形式表现出来。

  按照这种观点,反贼能做的非常有限,毕竟主要因素在于执政者的成绩。
  如果执政者成绩很好,那么真的无懈可击。
  执政者做得不好,他们糟糕的行为倒是会把很多人逼成反贼,壮大反对力量。(加速主义基本原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E7%8B%AC%E6%80%9D%E9%85%B1(比较认真回答过的一个贴: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d-18391__item_id-165034)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24
  • 浏览: 2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