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作为自由主义者,我对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感到害怕?

我发现大部分左派朋友都是社民,有个新问题,你们对社会发展的追求是发展到北欧现状并一直保持下去,还是发展到北欧之后再发展到最完全的理想社会?-----
----下面是原问题--------
想听听各位自由主义者的看法。
也想了解一下左派葱油的观点,你们支持各色社会主义(包括马列,托派,干预主义)的理由是?

抛玉引玉,我先贴一段米塞斯的话吧!

社会主义者对资本主义的经济批判,在根本上带有缺陷,因为他们没有看到市场经济中的消费者主权。他们看到了等级森严的企业组织和企业计划,却没有意识到利润机制迫使商业服务于消费者。社会主义者固执地认为,资本家本性贪婪,工人受到他们恶意而残酷的剥削。社会主义者的视野从未越过工厂大门之外。他们和他们的追随者大谈特谈经济权力的集中,却没有意识到经济权力最终是掌握在由雇员占其中大多数的购买者手中。他们无法正确理解这些事情,因为这些事情被比作一个不恰当的隐喻:工业王国和工业公国。他们太迟钝了,以致于没有看到以下的差别:具有统治权的国王和大公,只能为一个更高权力的征服者剥夺权力,一个“巧克力国王”,只要消费者惠顾于另一提供者,他就会丧失他的“王国”。 
  这种曲解产生出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如果有哪个社会主义领袖曾经以卖热狗而养家糊口的话,那么他就会可能理解有关消费者主权的意义。但他们是职业的革命家,他们唯一的工作便是点燃国内战火。列宁的理想是按照邮局的模式去建立一个国家的生产系统,这种系统不需要消费者,因为它的财政赤字由强制性的税收所弥补。“这整个社会”,他说,“将要变为一个办公室和一个工厂”,[2]他没有看到;当世上只有一个办公室和工厂,人们不能在各种各样的企业中选择产品和服务时,办公室和工厂最核心的性质已经改变了。列宁对市场和消费者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所起的作用盲目无知。他不知道自由和奴役之间的差异。在他眼中,工人只是工人而不是消费者,他相信工人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已经完全沦为奴隶;除非将所有的工厂和商店收归国有,他们的奴隶地位不会改变。社会主义用独裁者主权或独裁委员会的主权来取代消费者的主权。伴随着公民在经济上最高权力的消失,他们在政治上的主权也消失了。国家的统一生产计划废除了消费者任何计划的制订,与之相对应,在宪法领域,一党制剥夺了公民去计划公共事务的机会。自由是不可分的,一个人不能在不同品牌的罐装食物和肥皂中进行选择,他同样也被剥夺了在不同的政党和党纲间进行选择和选举公职人员的权力。他不成其为人,他是极权社会设计师手中的一个工具,甚至他生儿育女的自由也被计划生育的优生学所剥夺。 
  当然,社会主义国家的领袖经常向我们保证,专政仅仅在由资本主义和代议政治阶段向每个人的需要和愿望得到充分满足的共产主义社会过渡的这一阶段存在。[3]一旦社会主义的政权“得到巩固,经得起各种批评时,”琼·罗宾逊女士*,英国新剑桥学派的代表人物,非常宽宏地向我们许诺,“即使独立的爱好音乐的社团”也将被允许存在。[4]这样,肃清持不同意见者成为我们享有共产主义者所称的自由的条件之一。以此观之,我们也许还会理解另一个著名的英国人J.G.Crouther先生的观点,他认为在保护一个上升阶级的时候,对危险分子进行严厉镇压,在科学上是站得住脚的。[5]这最明确不过了的,当所有的人都温顺地俯伏于一个独裁者脚下的时候,那儿将不再有持不同意见的敌人可肃清了。卡拉古拉*,托尔克马达*,罗伯斯庇尔都会赞许这种解决方法。 
  社会主义者发起了一场语义革命,将术语向其相反意思转换。在乔治·奥威尔*所说的他们的“新语言”中,有一个术语叫“一党制(the one-party principle)”。从词源上看,party来源于part,单一的party不再与它的反义词“整体”有差别,部分与整体重合了。一个单独的政党不是一个政党,一党制原则实际上是无党制原则。它压迫任何形式的反对意见。自由意味着在同意和不同意之间有权选择。但是在新语言中,它意味着无条件同意的义务,和对不同意的严格禁止。这种对政治术语传统内涵的颠覆,不仅仅是俄罗斯共产主义者的做法,而且还是其法西斯纳粹门徒的原则。这种社会秩序在废除了私有财产的基础上,剥夺了消费者的自治和独立,使每一个人都屈从于中央计划委员会的独断命令。如果不对这种社会秩序进行伪装,就不可能赢得民众的支持;如果他们直言不讳,告诉选民他们的最终目的是把人们投入奴役的境地,他们就不可能骗得了选民。他们必须在自由的正规用法上费尽口舌,赋予它以神秘的含义。 
环島四季奶盖 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不及时停止,极权必然产生
没贴完整。。期待左派葱油读完后看法是怎样的----------
过去黄金时代的手工业只满足了少数富有阶层的需求。但资本主义的工厂为大多数人生产出更便宜的产品。工厂生产出来的产品最初是用来满足普通民众的,也就是在工厂里生产产品的工人。工厂直接提供产品、或者间接地输出产品换回外国的食品和原材料,通过这两种方式为工人提供服务。市场规则是早期资本主义的标志,也是现代资本主义的标志。工人是自己生产的绝大部分产品的消费者。他们是拥有主权的消费者,因为他们“总是正确的”。他们买或不买的选择,决定了市场生产什么产品,生产什么质量和多少数量的产品。他们购买最符合他们所要求的产品,就决定着有些企业获得利润,扩大经营,而有些企业经济受损,倒闭破产,因此消费者将生产的决定性因素转移到那些能够成功满足他们所需求的企业上来。在资本主义的体制下,生产要素中的私有产权具有社会功能。企业家、资本家和农场主听命于消费者,而消费者的命令是绝对不能撤销的。为了获取利润,仅仅靠储蓄和积累资本还是不够的,必须一次又一次地将资金投于那些最能满足消费者所需求的行业。市场过程是每天不断重复的公民表决。它排斥那些不按照公众所给定命令来使用其财产的富有阶级。企业,虽然当时受到政府和自负的智识分子的疯狂仇恨,但它仍然能够保持再生产和扩大再生产,其原因就在于它能为大多数民众服务;为少数人提供奢侈品的工厂不可能保持这么大的规模。 
  19世纪的历史学家和政治家的缺点,在于没有看到工人是工业生产的主要消费者。他们认为,寄生阶级唯利是图,工薪阶层卖命苦干,工厂损害了工人的健康。但如果他们看看统计数据,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他们观点之荒谬了。婴儿的夭折率下降了,人的平均寿命延长了,人口增加了,普通民众享受了以前富人做梦也梦不到的好处。 
  然而,这种史无前例的共同富裕只是工业革命的一个副产品。工业革命的主要成就在于经济的最高权力从地主转移到普通民众身上。普通工人不再是一个仅仅满足于从富人桌上掉下来的面包屑的苦力。作为前资本主义时代特征的三个贱民等级,——奴隶,农奴,以及那些被教会领袖的著作研究者、经院派学者以及16到19世纪不列颠法律所称为的贫民,——已经消失了。他们的子孙后代在新的商业体制下,不仅变成自由的工人,而且成了消费者。这种基本的变化尤其反映在以市场主导的商业上。商业首先需要的是市场,最后还是市场。这就是资本主义企业的口号。市场,意味着老顾客、买主、消费者。资本主义的体制下只有一条致富之路,那就是比其他人更好地更便宜地服务于消费者。商店和工厂的所有者,——或作为公司股权持有者代表的董事长,——他们是老板。但是这种控制只仅仅是表面和有条件的。它服从于消费者的最高权力。消费者就是国王,就是真正的老板,如果制造商没有超越他们的竞争对手更好地服务于消费者,他们就会倒闭破产。 
  正是经济史上的这一伟大转折,改变了世界的面貌。很快政治权力从少数特权阶层的手里转到人民大众。资本家的普选权很快发展为成年人的普选权。人民大众,在市场已经给予他们去选择企业家和资本家的权力后,就要求获得在政治领域里的类似权力。他们变成了选民。 
品茐嗅雪 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E7%8B%AC%E6%80%9D%E9%85%B1(比较认真回答过的一个贴: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d-18391__item_id-165034)
社会主义就是从资本主义到资本主义的过渡阶段。——匈牙利某政治学家

苏联、东欧、中共党国,无一不亲自学习了“资社资”的历程,期间无数被洗脑的无辜人民付出了痛苦和生命的代价作为学费,中共党国更是无耻地诠释了画皮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权贵资本主义,是对资本主义最大的侮辱。

~~~~~~~~

里根:
如何判断什么样的人是共产主义者捏?共产主义者就是那些【阅读】了马克思和列宁著作的人;
那么,什么样的人是反共产主义者捏?反共产主义者是那些【理解】了马克思和列宁著作的人。

编程随想:为什么马克思是错的?——全面批判马列主义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8/09/Book-Review-The-Errors-of-Marxism-Leninism.html

~~~~~~~~

国企只有在(行政)垄断的情况下能(长期独立)生存,在自由市场经济中会完败给私企。

北欧模式仰赖资源丰富、地广人稀、人口素质,不是可持续、普遍推广的。

成本高是因为市场化不够。之前看到有葱油提到美国医疗协会的垄断问题。(对美国具体情况不太了解)

税收多征再分配无法解决实质性公平,反而会有反效果,只有解决了社会竞争机制的实质性公平,才能最大化的做到实质性公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ViIuvcxGUU&list=PL-qiMBnsr_uQgLu3d36ASEi7mufJ3BK3T&index=14

形式上的平均主义只会造成资本逃离,养懒人,社会运行成本高,创造财富效率低下,最后只可能背道而驰。

~~~~~~~~~~

ps:

共产主义的本质与共产主义能否实现:1共产主义成功的条件及范例

共产主义的本质与共产主义能否实现:2共产主义失败的条件及范例


为什么【世俗社会一党专制和民主是不能共存的

如何采取改进措施,防止品葱从【冷静得让人可怕的反中共论坛】,变成半知乎化的百度贴吧反共吧
我四五年前,是纯自由主义者。。。甚至是自由意志主义者。。

但现在,很多问题和观念上,已经向左走了很多了,大概是年龄大了,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能力有限,同时在看政治新闻的同时,也越来越发现了并不是简单的意识形态站队,可以根本性的解决社会问题。

比如说给企业减税,减负,从而刺激企业扩大生产,解决就业,从供给端解决流通性问题。比较典型的一个例子是安倍加消费税,这个做法其实没问题,但安倍的幕僚,一个日本的大学教授,给出的最早的方案其实是每次增加0.1%的消费税,分几批加,这样对普通民众的影响最小,可政治家毕竟要考虑政绩,所以不可能这么小幅度的调整。所以任何政策落实到最后,都成了牺牲一部分人,把他们的蛋糕分给另一部分人。举这个例子的目的不是说减税减政府支出不好,而是资本主义本事需要更科学的建制,让政策的实施能不要降低普通民众的内心舒适度。民主社会主义的毛病是人民太舒服了,资本主义恰恰相反,基本上没考虑到这个问题。

再说说公共部门这个老大难的话题,我个人觉得,随着社会的发展,公共部门和私营合作提高效率是必然的,但这不意味着某些重要的研究可以完全推给私营部门了。举个典型的例子就是页岩气,页岩气的开采实际上是个典型的联邦政府出资从早期赞助的项目,这也是个活得两党支持的成功的政府介入研发的例子。即使是保守派最伟大的里根政府,当年也是斥巨资投入研发。然而今天的美国反智越来越厉害,年轻人对stem也越来越没兴趣了,到了离不开外国研究生的地步。。要说谁都知道科研和教育是万万不能省的两个方向,就算美国不能搞大学免费,在k12中花一点钱抓抓stem也没问题吧? 08金融危机以后,美国能源部资助项目的开支大降,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社会主义不一定意味专政,这只是马列一派的说法,而社会主义思想在西方由来已久,早在古希腊就有,如果你读圣经,恐怕你应该知道耶稣基督就是一个早期社会主义者(富人上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马列当然不能垄断社会主义的解释权。

当然,我们并不需要把社会主义渗透到每一个角落,但是在资本主义很多时候确实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这里就只讲一个小的方面,医疗为什么要实行“社会主义”。希望能有一定的启发:

医疗关乎的是人的生命,而人的生命是价值最高,超过一切其他外在之物的东西。因此,当一个人的生命受到威胁时,他一定愿意,而且是被迫付出一切他所能付出的东西去保住自己的性命。

在这种情况下,资本主义的“供需”,“消费者”主权就崩塌了,因为一个病人是一个没有尊严的人,他必须付出一切来保住自己的性命,这不是由供需决定的,而是由生命的特殊属性决定的。这种情况下,资本家或是垄断技术的人才(医生)就有了不平衡的绝对权力,他可以狮子大开口随意要价,而病人为了保命,是绝无任何反抗能力的。
 
生命的特殊属性决定了在医疗这个事情上玩供需的话术游戏是荒谬的,资本主义看不见的手在这件事上不起任何作用。当然了还有人说,如果从长期来看,如果没有垄断,有足够的竞争,可以有一种自由市场的机制把医疗价格拉低。对此我的回应是:长期病人都已经死了,长期你妈?
zzzzz11111 学术训练家
米塞斯和Thamos Sowell应该归类为人文经济学者,这两位受到的现代经济学训练都很有限,消费者主权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但是现实中真正的消费者主权是很难存在的,部分小众产品的爱好者最终可能只能选择大众产品信息不对称和边际成本接近零的某些行业也容易在一段时间内导致单一厂商的垄断

回@ZetaFC:@ZetaFC:理论上说垄断确实总会终结,但是这个时间过程有多长其实本身就很重要,不同的行业特征实际上都不一样,在垄断期间导致的负面后果也不一样,你所得几个人哈耶克其实是米塞斯一脉的奥地利学派属于被学术界边缘化的学派,至于芝加哥学派其实现代经济学的学派色彩已经不多了,尤其是在微观经济学上,垄断的市场结构机制和动态过程本身就是现代经济学研究的内容

@ZetaFC:洛克菲勒时代的的低油价,其实是因为那时候石油行业还处于竞争的初级阶段,技术创新导致的成本下降,他的公司也很快被拆分了。但这个阶段一旦过去,行业技术进步期结束,进入稳定阶段,价格高低对利润的影响就大了,最明显的例子是滴滴,在和快的优步合并后价格明显上涨,因为APP的使用黏性很高壁垒进入门槛也高,所以可以比较大幅度的涨价,新技术出现时的垄断只是垄断的一个很小的方面,更多的是市场成熟阶段的合并和价格联盟,尤其是后者更加隐秘,微软谷歌脸书亚马逊的垄断和政府关系很小,这是行业特征带来的,波音和空客的垄断也是一样,行业的技术和投入门槛太高导致,几乎没有新的竞争者愿意进入,除非是政府扶持
niubility 八九六四 坦克人 tankman 天安门 木犀地 维园晚会 学生动乱 陈光诚 蟹农场 谭作人 高智晟 唯色 盘古乐队 方励之 魏京生 达赖 东突厥 世维会 戒严 活摘 暴动 翻墙 无界 自由门 动态网 明慧 法轮功 九评 退党 黄俄 习包子 五大诉求
自由主义者这个词,从罗斯福开始就被用烂了。有个梗说得好,每个共产主义者,都声称自己是自由主义者。

到了今天,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只好加一个限定,说自己是“古典自由主义者”。

对,我就是古典自由主义者,并且我得强调,我不是自由主义者。
ZetaFC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Thamos Sowell不是说过么,社会主义者之所以会成为社会主义者是因为不懂经济
梅菲斯特 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唯生命之树常青
我也是自由主义者。从最坏的角度考虑,就算是最贪婪的资本家,在为恶的方面可能也比不上一个合法的暴力机构。所以我很抵触这个暴力机构进入市场。不过目前看来,民主政府还是有一定的和垄断资本对抗的作用,所以如果民主制度能保证合理的政权交接,加上相对公正的法制和制度,我是不排斥走高税收高福利路线的。要说有什么的话,就是对中国走这条路的可能仍感到悲观吧。
其实只要CCP能滚,我觉得变无政府都行。(揽炒诉求)
nonsugar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对贱蛆说的了,除了去死这两个字
支持能保障每个人人基本生存的社会的理由?去欧洲住一段时间看看那里的人和这里的人有什么不同就够了
你厌倦了人人互害吗?你厌倦了被人嫉妒吗?你害怕遭遇不幸的时候别人冷眼旁观甚至落井下石吗?
我是社民主义,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是需要在宪政民主的体制下,不论什么主义都不能一党专政,只要能实现但不限于言论自由,游行自由,迁徙自由,创作自由,宪政自由,审核公开,收入公开,举报自由,废弃流官制。如果这样,不论什么主义我都同意,但是能接受这套的好像只有民主政体了,先民主再讨论社会主义吧。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米塞斯没有意识到,在全球化高科技时代,资本主义完全可以形成跟社会主义媲美的全球垄断巨头(比如谷歌公司)。
另外,他对列宁的判断也是错的。根据列宁主义的理论,列宁恰恰意识到到了垄断资本主义条件下工人的低工资导致的购买力不足会造成周期性的经济社会危机,按照他的理论,资本主义必然走向帝国主义,以争夺更大的市场。认为列宁不懂消费者的主权,这是显然的误判。
即便是最輕微的社會主義特徵:高福利,高稅收,而其它一切都是美國的制度,長遠來講,也會讓社會越來越失去活力,入不敷出,最終難以維持。

北歐模式曾經一度運行很良好,但也僅僅只有幾十年時間,沒有經過數百年的長期考驗。現在問題越來越多。
lemontea 大一统爱好者请拉黑
窝佬对无论自称什么主义的费拉都是很警惕的

鸡贼费拉豚一般是 偷鸡摸狗成功的时候 就自称自由主义者,意思就是你们穷逼别来掺和财富分配,社会应当保持健康活力,自食其力是美德

运气好的及时出了国 信了基督 变成黄右 天天骂白左养懒人

然后可能由于德匹下 几代以后打回原形 变成左派 跟在老墨后面混福利

留在沦陷区 被窝匪搞了倒霉以后 比如老了残了 就自称左派社会主义 ,意思是你们富人要供我吃喝拉撒不然就是不平等。

共性都是不想承担社会责任。
社会主义最大的目标就是保障人民的权益,无论是工人,农民,乞丐抑或是资本家,通过干涉市场来实现这一目标明显是竭泽而渔的做法,当然,如果你能在保证市场自由的情况下实现这一目标的话,那我举双手支持
加速加速加速 北方汉人 排外主义者 单一民族主义者 种族歧视者 俗称皇汉 信仰古典法西斯主义 我反对二战纳粹对汉族的暴行 但同意他们的政治理念 我不在乎对其他种族或民族的屠杀或压迫 甚至支持 / 我认为白人是汉族的目标与敌人 / 永远支持大屠杀进步主义者
马列神教原教旨主义者(Communist)、进步主义者(Progressivist)、自由主义者(Liberal)、无政府主义者(Anarchist),
这些人就应该是互相看不惯的。
自由公民 死了骨灰都不要飘到东亚大陆洼地,telegram/ziyougongmin
油管上的pragerU看看,很多人估计没看过。建议葱友多看看
其他我不懂,请问还有比铅笔社更右的吗,那怎么看李子暘连岳之类的结局,为什么中国号称市场至上的保守主义走到最后往往都会倒向当局,这是他们本人的堕落还是一种实质的必然呢
Roleplayer 观察 是时候上场了
我觉得应该去主义化,那么多自称xx主义到最后还是圈地自嗨。但理念相近的人又会自动抱团。人的行为和想法很多时候都是不一致的。
中国民主工人党 专制不是社会主义,反资却拥共必是小粉红,翻墙还爱党定是五毛党。支持社会民主主义/民主自由,反党人士,居住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我是社会民主主义者,支持在某些方面实行欧洲式资本主义,但是在关乎民生和国家安全的地方实行社会主义,实行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对住房问题恢复计划经济管理防止穷人买不起房,对必需品(包括但不限于食品)安全和价格实行严格监管控制。所有工作最低工资需要满足人的需求,并且按照通货膨胀调整,严格执行8小时工作制。其他方面就开放市场竞争,但是要国家严格监管防止损害消费者和工人利益。
反对马列主义一党专政,反对共产主义独裁
还不是马教主一堆披着红皮的民族主义后人搞得socialism风评被害
马教主支持自由经济,背景是当时的二德子搞统制经济,而统制经济就是后来德日法西斯,ussr,韩国和现在契丹的模式,这种模式细究起来还是起源于英国圈地运动,农民也不是自愿去城市当工人的。托洛茨基是准备搞社会主义多党制的,但最终被斯大林一个冰镐愉悦送走
既然自由主义自由市场那么好,19世纪工人为何如此短命,为何有那么多童工,难道目田壬又要开除资籍?资方为了高利润过度索取剩余价值,工人得不到足够的钱消费产品,供需失调不得不用经济危机的方式淘汰过剩产能,市场的滞后性和信息不对称是根本。
奥派在西经地位连马都不如,马好歹也是经济数学化的先驱,编程随想批马的话术都是十年前公知就用烂的,吹英美经验主义,那先请能源部停止赞助超算这种计划行为。自由主义者吹的自由竞争最后的结局最终也还是康采恩
zmshdlaoge 大一统分子
福山在《人类政治秩序的起源》里对自由意志主义者的批评是很有道理的,
他的主要观点是:人即使从猿类开始就是在有约束的群居条件下,也从未存在单个生物完全自由自愿的去达成契约构建群体的状态。自由是我们极重要的价值但从不是唯一重要的,把自由契约和自由意志当成唯一重要伦理既无道理也无历史基础。

从经济角度上来讲,完全的自由交易如同完美信息下的计划经济,都只是存在于纯理论上的假定模型。
这是也分别是批判自由意志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核心依据,大体上讲,在民主平台上的放任与干预,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在现代社会中都是相互借鉴和融合的,不同问题上采取不同的方法处理,才是实现社会效用最大化的方式,但如果将其任何一种上升为伦理教条,抑或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一味的主张税收越少越好,或是福利越多越好的言论,显而易见都是在胡说八道,评价一个政策最有力的依据是现实经济的微观实证,而不是某个大师著作中的逻辑推演。

北大飞 | 《药神》:市场至上的自由意志主义出了什么问题



今天是看到微博上关于近期走红电影《我不是药神》的一些评论,才实在忍不住写下这篇。有些自由意志主义者(大致是认为该让市场操控一切的那些人)认为,药厂开发了新药,爱怎么定价怎么定价,别人无权干预。

话说讨论这类事情,最最关键的点,是要想明白你是要提出自己的一个伦理价值标准,还是要从“社会效用最大化”的功利主义角度入手。这两者绝不能混为一谈。

比如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的评论,实际上提出的是一个伦理原则:既然这个药是该药厂研发的,那爱定多高价格就定多高,患者买不起就该等死,你要是敢因为怕死就用各种手段低价搞来了药,那就是没种,在伦理上应该谴责。

先且不说这些人对药厂情况这些描述是否合理(比如著名的丙肝特效药Sovaldi也并非吉利德所开发,吉利德只是收购了之后把价格涨得天高),他这也只是他的伦理标准罢了。要是我信仰另外一套伦理标准,比如:药厂开发了新药,赚一定数量钱可以,但如果赚太多就不正义。政府通过政策帮助穷人,哪怕压缩了药厂的利润空间也是对的。毕竟对于药厂经理只是挣一亿美元还是十亿美元的区别,对患病穷人则是生存还是死亡的问题。好了,这就是我的价值体系,和你的不同,又怎么样呢?那还有什么可讨论的呢?所以如果只是进行伦理价值方面的讨论,只能到此为止。

但另一种可能是以社会效用最大化的功利主义原则进行讨论。即,如果社会政策按你这一套伦理价值来组织,和按我这一套伦理价值来组织,会不会在我们双方有基本共识的另外一些事情上造成不同。比如,要是你能向我说明,现在保护药厂无限定价权,尽管眼下若干患者不得不等死,但在n年之后,就会开发出大量新药,多救活不少人。反之,如果现在压缩药厂利润空间,将来就没人有兴趣开药厂,则新药少了,长期看来反而会多死人。那我就很有可能相信你的说法是对的。

又或者,假如我能说明,事情其实是另一种情况,比如,哪怕现在压缩一些药厂的利润空间,药厂开发新药的热情并没有很大降低,开发出来的新药也没有减少多少,但是更多患者吃上了救命药,所以从长远看来救活的人也还是更多。

也可能,在目前基础科学发展水平下,开发新药效率并不高,投入再多的钱,出来的药贵的要命,疗效提高却很不明显。此时还不如先制定政策让普通人能用上廉价药,药厂积极性受挫关系也不大,毕竟要是这些资金流向其他领域,比如基础教育,或者更有好处。

所以假如经济学告诉我们,按照“政府帮助穷人”这样伦理组织起来的社会,通过认真设计,可以做到(不少模范国家已经做到或接近),无论穷富,大家不需要为生病吃不起药担心,也不需要承担一生病就破产的风险。这明显是一个更舒适的社会。那你会不会觉得这是种更好的情况呢?要是你说不行,为了救活一帮穷人,有个富翁本来能身价一百亿的现在被你搞的只有十亿了,这件事情本身就让我非常难受,我觉得太邪恶了。那。。。也没有办法,只能说你对自己的伦理体系十分坚持。你就信这个。仅此而已。

从这里再说的更广一点。从哈耶克、弗里德曼、芝加哥学派开始壮大的美国保守派自由意志主义经济学,其实最开始是以一副效用最大化原则的理客中面目出现的。欧美在这种思路兴起之前,凯恩斯、罗斯福新政经济学深入人心,普通人持有肯定社会分配,大政府搞大社会,通过政策劫富济贫的左派伦理标准。那时环境下的保守派也支持社会福利政策(其实很多社会福利制度就是保守派所发明,例如俾斯麦——其想法是防止穷人饥寒交迫爆发共产主义革命)。

这时自由意志主义者利用芝加哥学派的一些结论,和大家讨论起社会效用最大化问题。比如,如果太在乎平等,会不会是向下看齐,最后共同贫穷?自由化搞活一点,哪怕贫富差距加大,穷人会不会也比原先富了一些?你们左派总不可能蠢到为了平等而平等吧,要是我这不平等的社会最穷的人比起你那共同贫穷社会穷人还是要富很多,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用经济学名词来说,自由意志主义者是在宣称,他们的政策,能够获得社会的帕累托改进。

一个经典的例子,当年保守革命的标志性事件之一,就是撒切尔夫人在下院接受左派工党议员质询“不平等增加”问题时,气势如虹的打出双手手势,说明,今天即便更不平等,穷人过的也比你们执政时候好!并指控对方,你们左派就是为了不让富人更富,甚至宁愿穷人更穷!

在当时情况下这些说法的确看上去有理,因为毕竟有若干共产主义国家构成反面教材。所以这套经济学逐渐走上主流。


但后来主流经济学和政治学则通过几十年研究,大体对芝加哥学派提出的不少东西得到了较为确切的结论。比如说,多收税降低工作积极性,长期来看会不会减少财富总值和社会效用?但是经过研究,对于收什么税,怎么收税,减少多少工作积极性和社会效用,搞得比较清楚。发现还是有不错的办法能收上很多税利于社会,却没有降低劳动积极性。总体来看利(远远)大于弊。


再比如,据说市场交易释放价格信号,合理配置资源,所以什么东西都是市场化好。但就有例外情况:所谓信息不对称造成负向选择问题。因此医疗保险就是不能市场化,政府全包的单方支付体系是最经济的。所以看来按社会效用最大化的功利主义原则,自由意志主义那些东西可以接受一部分,做为对凯恩斯经济学原则的微调,但也仅此而已。


不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时事情反过来了,自由意志主义在保守革命胜利后,变成了一套纯伦理规则。而不再在乎当年的社会效用最大化李克忠,开始大谈伦理,比如专利药这事儿:饿死病死事小,百分之一百财产权事大!而连岳则更是直说穷人死了活该。那既然如此,何必当初把社会功利原则拿出来当幌子呢?


更糟糕的事情还不止在此。在美国,自称自由意志的经济保守派搞的是伦理原则和社会效应说辞两手并用。


比如,在批判左派经济学的时候,就会拿出苏联做例子,说你们知识分子圣母婊会搞出这种结果,只有天降伟人哈耶克弗里德曼把经济学说清楚之后才用理性救人类于水火。但要是你和他认真掰扯经济学,告诉他现在没人想搞那种中央计划经济,要搞资本主义框架下社会民主主义,这样搞法是被经济学研究证明了合理的。他又会一下子把道德原则摆出来,告诉你,你这就是再分配,就是抢劫,你太坏了。然后你让他说说,如果这能帮到穷人,那坏在什么地方,他说这会导向苏联共产中国天降伟人哈耶克弗里德曼早就从经济学上说清楚了。。。


发现了吗,循环了!永远站在战无不胜之地!当代保守派的自由意志主义,就是一场循环论证。


而我本人,也是在这套东西里打转和被忽悠了多年,穷尽我做为微不足道个人的最大努力,才逐渐看清了这一精心构建的意识形态体系本质上是一场循环论证这一事实。


先说这么多,希望对大家理解有关问题有帮助。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不及时停止,极权必然产生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01
  • 浏览: 1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