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失去对中国的认同感才是反贼的入门条件?

解体论、诸夏论才是贵匪真正害怕的意识形态,持这种观点的人,就绝对不是所谓的外宣或者匪谍。

比如所谓台独、藏独、港独、东突厥独。都是贵匪宣传部深恶痛绝的,对墙内一指挥,14亿你国人马上忘记刚挨得社会主义铁拳  高喊中华统一。

中国人已经像巴普洛夫的狗一样对维护祖国领土完整形成了条件反射。这几年被美帝卡着脖子 过去想跟日本争夺亚洲领袖的企图也收缩了  嘿  十几年拍了几百部抗日神剧 把中国人搞得一看见日本就生理性不适。

民族主义是贵匪近十年来屡试不爽的宣传大法,也使中国人的国际形象越来越接近纳粹和神风特攻队,是贵匪色厉内荏用来吓唬西方人的最顺手武器。

作为中国人,只要你赞成大一统,你就沦为合法的汉人韭菜。作为非中国籍所谓华人,只要你赞成大一统,你就是主动对贵匪眉来眼去的统战对象了。就是这么简单。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你说的对中国的认同感,本质是一种政治宗教(political religion)。其实质是对一个专制的、高度中央集权的、享有同一个意识形态的并且统一整个已知世界(天下)或者至少是统一中原的政治秩序的执念。通常这个政治理想称之为中华帝国主义、天朝主义、朝贡体系等等。
当然在现代社会对外装扮成汉民族主义或者所谓五族共和的中华民族主义,实质是打着民族主义(nationalism)招牌的帝国主义(imperialism),或者就是马克斯·韦伯所谓“民族帝国主义”(national imperialism)。
实质并非民族主义,典型的体现是中共教科书把彻底灭亡南明在台湾基地的施琅称作“统一祖国的大英雄”。还有后来曾国藩留着辫子镇压太平天国,还说什么“我孔子孟子哭于九原之下”,换言之,只要谁能支持大一统的中华秩序,谁就是具有高度正当性的统治者。按照儒家的诡辩术,“夷狄入中华,则中华之”,所以同理,“马列入中华,则中华之”,马克思加秦始皇可以比任何时代都更能实现大一统,甚至实现统一世界,“世界历史的中华时刻”的梦想,中共当然是具有高度正当性的政权。习近平与其说是共产党的总书记,“中国梦”的倡议者,不如说是汉武帝的再现。
这位葱油,我觉得你可能把顺序弄反了。

————————————————————

很饿的时候只会关注食物;

很渴的时候只会关注水源;

很反共的时候,只会关注怎么杀掉共匪(或者破坏其体系),越快越好,越多越好,个体整体均可。

————————————————————

至于杀多了共匪(或者破坏了其体系),会导致中国是统一还是分裂,或者分裂成什么形状,这都是后话,现阶段无需过多关注。

进一步说,如果分裂有助于削弱共匪,那也是 技 术 手 段 ,并非战略目标,怎么就变成(前置的)入门条件了呢?

————————————————————

把这个作为入门条件,得到的结果就是:

能跑路的只顾跑路;

不能跑路的垂头丧气;

对反共有何益处?
sanjo 千年盐碱地上唯一盛开的不屈之花
反共不反支,大多是白痴。共产党能玩这么久,中国的历史特性和社会生态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不能重塑整个中国,没了共产党还会有其他的妖魔鬼怪出现的。
你会看到一大坨 精神分裂的反共者:谴责美国对支贸易战 ,赞扬支国经济成就 ,反对伤害到支共基本盘-韭菜们 的行为 
Embraer195 习奥赛斯库
因为它们总是把马列邪教 共产独裁和中国绑定在一起。既然它们硬要绑定在一起,而且已经彻底污染毁灭了中国,那我失去认同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我对我自己的国家发表意见和见解,我一个人民批评人民公仆都不允许,还把我抓起来,砸我饭碗,这样的国如何让我拥有认同感呢? 反正在国际上作为亚洲人,你代表的是亚洲文化,别人看你只知道你是亚洲人,并不关心你是亚洲哪来的。而且韩国的,日本的,台湾的文化都很受欢迎和接纳。 因此 对中国这种地方有没有认同感就不重要了。如果一颗爱国心无法泯灭,你去爱台湾,爱中华民国也可以呀。 
后入习明泽 观察 没有人比我更懂中国人
因为如果只反共,但不反支,就会落入以下的陷阱中:

只反共不反支,就会去支持支共侵略台湾、偷窃美国技术、渗透国际组织等等对支共和中国人都有好处的事情。而这正好是支共自我标榜的让中国强大的目标。那么你既然爱中国,就必须要去支持这些事情,就会陷入自相矛盾中。

所以反共必须要反支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当你把做一个中国人放到做一个人(类)的原则之上,自然无法正确理解很多问题
很有意思的说法:
小粉红们整天咒骂的恨国党,其实都是爱之深恨之切的中国爱国者。他们恨中共是因为爱中国人,进而也不愿意接受任何可能的转型代价,于是就陷入了一个自相矛盾的思维循环里:又痛恨岁月静好的14亿,又不希望这14亿的岁月有任何不静好。刘仲敬或者分裂派这种才应该算是比较纯粹的恨国党,因为他实际已经彻底抛弃了中国,考虑问题已不把中国大众的生死福祉纳入考量了。其理论最大的受益者其实是港台、海外的硬核追随者、内地边疆及少数地带的少数人。换言之,完全放弃争取素不相识的“最广大人民群众”的舆论同情,反正大家都是空对空,成年人有几个能靠言辞就在价值观上彻底说服另一个成年人,到头来还是都得靠现实教育。
这种思路不论对错成败都有个好处,即永远不会处在憋屈愤懑受迫害+焦虑挫折怨环境的位置上。其实,华语世界体制内或商业上的成功人士,绝大多数在实际行为上也是奉行类似的行为准则。主流的道德舆论或陌人的生死荣辱,基本不在决策的考虑范围之内(虽然这么做的人未必会个个成功,但成功者必然个个这么做),只不过他们总结不出什么理论罢了。
近平梅 渴饮支人血,饥食支人肉
还是那句话,中华民族这个词是清末民国初由一群不顾及他人意愿的民族发明家发明出来的。而纵观所谓的中华民族史,就是一部吃人肉与被当成粮食吃的历史。今天的支共正是牢牢抓住了中华民族的这个概念来绑架全球所谓华人,来输出自己大中华帝国的价值观。中华民族只是一个政治文化概念而不是一个血缘概念,广大的所谓华夏儿女只是被强迫灌输一种错误的民族认同感。这个民族成立至今也只有100多年的时间,由蒋介石和毛泽东及之后的支共强化这个概念。而如果支共灭亡,必然导致支国的分裂乱局,这时候就可以真正分裂贵支,使广大支人摆脱中华民族这个枷锁。总结:反共不反支,不如陪着习包子回梁家河抗麦子。
可怕的點是在於,把這種認同感擺在所有價值的第一順位,所以不僅放棄自身的權利不要緊,更認為肆意的傷害別人也是可以的。

如果可以認知到每個人的權利都應該被尊重被保障,那麼擁有「中國認同」其實也沒什麼關係。
驱蚊花露水 暂时保密
愿意肢解分裂中国的,他的灵魂已经离上帝很近了。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小国寡民,地方自治有什么不好的呢?
大国集权的宿命就是舆论愚民,维持权贵统治,然后搞战争,最后把自己玩死,这是历史规律。
喜欢大一统的人,要么是奴性太足,要么就是左翼狂热,没听说过“爱国主义只是对固定资产的无端仰慕”么?
飞天狐狸王 十二月党人是俄罗斯最后的良心
不论你喜欢不喜欢,经过70年4-5代人的洗脑,中共基本把“中共=中国”这个思维像钢印一样刻在每个大陆出生和受教育的人的大脑里。

剥离中共和中国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几乎是不切实际的,最具体的是你必须生成一个基本的社会认同。而这个社会认同,就是香港人的香港,台湾人的台湾,也就是分离主义。这也是中共最怕的二级认同,因为所有二级认同都有可能成为一级认同,然后跟“中国”这个主认同进行斗争,也就是跟“中共=中国”这个主认同斗争。

因此,中共一定要消灭或者完全瓦解控制所有可能出现的二级认同和“亚文化”,包括所有宗教,法轮功,维族,工会,粤语文化圈,上海话,内涵段子形成的亚文化圈。

这个过程一定不是主动的,向纳粹党一样由中共某些头脑清晰的人执行的,而是被动的,由体制自发性的被动完成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共在不停的维稳,只有在某些二级认同成为气候之后才进行压制。
test_404 恶灵退散 https://archive.ph/xgWTK
看您的签名不就知道您想要的答案吗?:-)

其实我是过来抢某人的回复

https://i.imgur.com/kxqciPm.png

出处

讲个很多人都知道,但不敢面对的故事:

六四的时候中共特意调了外地部队来镇压,试问为什么不用本地的卫戍部队?因为当时的解放军和现在不同,都是当地人守卫当地。军队一看到要镇压的是自己的妻儿老小,那不得哗变吗?

所以六四之所以失败,不怪中国太大,怪谁?怪中国军备太先进?难道齐奥塞斯库不是结结实实在街头被打死的?

书斋民主人士们总喜欢喊一些自己压根没有认真考虑过的口号,比如说什么「把权力关进笼子」,是,权力是应该关进笼子,关键是怎么做?你还真以为投个票就是限制政府权力了?美国人为什么要保卫自己的持枪权?当然自卫和自由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是通过暴力来确保民主制度不被野心家颠覆。而在太平洋另一边,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前经常在新华日报上发表一些支持民主的言论,后来很多人拿着这些东西到处黑共产党,却没有人认真想过一个问题:如果有人试图效法新华日报故事,通过高呼民主口号上台然后实施专制统治,你怎么办?

我再问一个问题:历史上那些大帝国,什么罗马啊拜占庭啊神罗啊波斯啊阿拉伯啊,除了中国,还有哪个存在的吗?

对,还有俄罗斯呢。

——你们 TMD 喜欢俄罗斯那样吗???

罗马尼亚的先例告诉我们,小国维护民主,远比大国要容易的多。甚至都不需要什么罗马尼亚,就从常理上讲,和小组织打交道难道不比和大组织打交道更容易?

当然现实中不可能真的避免大组织,那我们只能尽量做到权力下放,这就是联邦制的精髓,也是美国能够存在的原因。

那么,中国能实现联邦化吗?

方向错了。

你去翻历史嘛,看看联邦国家历史上是不是要么本来就是一堆国家,要么干脆连国家都没有,后来按部落什么的建加盟国?
这些加盟国在联邦成立之前已经有了深厚的内部联系和自治组织,联邦不可能摧毁这种内部联系。

如果原本就是单一制国家,那么问题来了:加盟国怎么划分?

这里有个很坑的历史:中国明朝为了防止本国人造反,刻意将相同文化圈的地区划分到不同的省份。这造就了后来「大内斗省」等等人类奇观。你直接把这样的省改置为加盟国,然后指望它们发挥出加盟国该有的作用,基本是在做梦。

我们还可以退一步讲,假如中国真的出了一个震古烁今的大牛逼人物,他的知识无比广博,因而能够奇迹般的按照文化圈画出加盟国边境线,没出任何差错,那联邦化就没有问题了吗?

很遗憾,这还是不行。因为在这种特殊体制的长期破坏之下,所谓的「相同文化圈」只是生活习俗上接近罢了,它不存在足以支撑起加盟国的地方自治组织。而这意味着强大的中央可以毫无制约的扩张自己的权力,缩小地方的权力。最终重新把国家变成单一制。

在这个问题上你还别说中国特殊,事实上,欧美国家的白左们一直都在主张扩大中央权力,而白左们闹的有多凶大家都看到了。只不过欧美的加盟国们在长期的自治传统之下还有对抗能力,中国?得了吧。

而且我们就退一万步讲,就算一定要沿着美国路径将中国联邦化,那美国是怎么做的?美国最初只有十三州!照这么讲,中国当然也应该先分裂,直到各国自治组织完全建立之后,再在自愿的前提下联邦化——但那还是中国吗?

更不要说,如果按照中国大一统癌的想法,美国「自古以来就是英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赞同葱友"你说的对中国的认同感,本质是一种政治宗教(political religion)。"
我爱中国的文化,历史,语言,喜欢看古文。我接受中华文化和历史中那些好的和不好的一面,只要是真实的。
而现在中共把中国变成这个鬼样子,文化,历史,传统被全面破坏,就拿我的故乡北京来说,北京早不是我儿时记忆中的北京了,没了家乡的感觉自然无法认同。
也正是因为喜欢中华的文明,历史和语言所以才更加痛恨中共这个可恨的流氓政权。希望它早点滚出去。
本质上是大分裂的联省自治时代是费拉们过的最舒服的时代,有欧美日维持的秩序,没有恐怖的列宁主义国家机器压榨你身上的每个铜板和每粒口粮
不给公民应有的尊重,言论自由,选举和批评的权利,那是国家吗,那是侵略者
邏輯正確,很多人天天喊反對共產黨,共產黨只要拿出民族主義(大統一論)馬上一堆人跑去舔共產黨(中國)事實上中國本來就是共產黨兩則完全一樣,不徹底反對大統一是沒用的,當然中國(共產黨)垮台,你們有本事搞聯邦或者單一制把那些領地又找回來也是沒問題。

就我認為中國就算分裂也是暫時的,多少人寧願斷手斷腳家破人亡,也要統一,問題在於有沒有本事先推翻中國(共產黨)才是問題。
随机预言家 我摆下一摊民主,一摊自由。你,为什么用坦克压我?
我认为失去对中国的认同感,不是成为反贼的先决条件。
但是它是人们拥有普世价值观和认清历史与现实后的必然。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我覺得這要看你認同的是什麽中國,你的中國版圖是多大,是一個什麽樣的中國
一個人也可以認同「中華民國的版圖」為正統中國,反共但認同中國
你認同1000BC~AD1949的那個「舊中國」,喜歡傳統文化也可以
甚至認同春秋戰國、中華聯盟也可以
我不介意中国人就这个德行永远懒臭下去。别输出就行。
一个现象:一群汉人在讨论大一统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藏蒙维怎么想,也没人在意港澳人怎么想,可土地明明是他们的。我想如果民意投票,这些地区的人民几乎是要全票通过实现独立。

可见站在普世价值一边,大一统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可能,所以反共不反中或者反共但维护统一的都是什么货色不言而喻。
miule236236 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大一統中國不除,東亞只能生出和中共同質的極權帝國。
因為中國的根本是大一統,而中共占了這個位置,而且做的事情也符合歷代大一統王朝做的事情。
因此反中共必須反統反中,不反統反中就不是真正的反中共,只是打著反共的旗號想奪權當下一個大一統奴隸主=皇帝=中共。
木月 all for truth
看到一堆粉红完全没有一点脑子的意淫,感觉真是恶心坏了
在墙内的人,就算有墙外的思维,又能如何。为了生存,他只能低头。
达拉鸡 防疫封城,在家无聊打炉石
你们可以去中国化,单数我要认同中国,众人皆醒我独醉。
崩溃吧 没有十多亿心甘情愿的奴隶,中共的统治能这么稳定?
     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国


   这个名叫”PRC“的国家与共产党是连在一起的
我认同自由主义,承认自己是中国国民,希望中国民主化,中国人可以成为自由的国民,尤其是可以有自由的身份认同(性别、宗教、民族),但是不支持中国现有版图(不包括台湾)解体,所以我就不能是反贼?

连反贼也要有一个非此即彼的定义,这和CCP又有什么区别呢?
Moses99 观察
民主不是支人能玩的东西。中国人支性之所以那么强,就是两千年大一统造成的。根本就没有中国这个国家,从来都没有,两千年历史,不过是一波又一波的土匪奴役支人的历史,是地地道道的奴隶制社会。正常国家哪有拿自己人民不当人的。不破除大一统,不清除中国、中国人这个概念,支性就永远在,支性在,这块破地方就永远没有民主。
为什么要对邪恶有认同感?

但是一个陌生人告诉你你妈妈是杀人犯,你妈妈跟你说她不是,你会相信谁呢?

但是总会有杀人犯有孩子, 我们就恰巧是那个孩子。

总会有人选择相信杀人犯妈妈, 也总会有人选择子承母业, 何况杀人犯早已经把杀人经过美化成了自我防卫呢。

真相总是扑朔迷离的, 所以, 它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确实厌恶民主义会让人更容易清醒,当你视民族主义为毒瘤后,那些天天做梦大国崛起汉唐帝国的就像小丑一样可笑
但是反对民族主义不代表要走到逆向种族主义的地步,中国人也就是普通人类而已,因为信息闭塞和持续洗脑才蠢货比较多

建议大家集思广益一下怎么帮墙内人民摆脱民族主义
不一定,追求真理,遵循自我,追随良知,解放人性,任何一种都可以让你成为反贼。国家的认同与否只是你的认知扩展罢了。
Chiang 光復廣東 時代革命  廣東獨立 唯一出路  驅除共匪 還我廣東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香港獨立 唯一出路  驅除共匪 還我香港
本人就是失去了對共匪國的認同感. 現在對待共匪的事就是看戲的心態. 
支那蛆们总是非此即彼,一块饼干也要分左边错还是右边错。按照楼主的逻辑,我觉得支那蛆们用筷子才是支那蛆们之所以摆脱不了轮回的原因,你用筷子不用刀叉,就注定要受沦为合法的汉人韭菜你就是主动对贵匪眉来眼去的统战对象了,就是这么简单。我觉得中国之所以成为粪坑,支那蛆虫们那种不赞同我你就是敌人的扣帽子精神才是最主要的因素。
treachu 观察
我做反贼,不是因为厌恶中国,而是因为我爱中国。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统一强大而自由的国家,并不是多么不好,但统一成1984的铁拳,那独立多么自由,虽然出入不便,最好统一成比美联邦更弱的政府,这样没人多管闲事,但名义上挂一面旗,而没有出入境管理。
这倒是比较理想的,但事实上做不到。到处都是监控。

我这说的适合任何国家,就象奥地利和德国,在欧盟内,无边境控制那是很好的,但两个国家,毕竟可以不满其中一个去另一个,俄罗斯和白俄也是,澳大利亚、新西兰然也。
在他们的统治下这片土地的文化已经被他们残害的所剩无几,他们是民族的罪人
daxinaudo 观察 自由发言朝圣者
主要是发表不同言论容易被扣帽子,不是民间自发的,而是官方组织的,官方义和团化就是纳粹化是很危险的。
 这次疫情中,看看各地的态度。以后,楚国人可该长点心了吧!
不要搞那么多门槛,共产党之前革命从来不说,想要支持我们必须完全认同马克思主义那套,很多农民纯粹是被他们分地的宣传给骗了才支持共产党。我觉得只要大方向正确都可以接受
我觉得民主以后独立不独立 统一不统一 根本就在于人民的权力 中国自秦始皇统一之后 是大一统了 所谓的国家强大了,但也极大限制了地方权力 而限制地方权力就限制了民权 大一统势必会加强中央集权 换言之就是缩小民权 如果民主以后的中国还是如现在一般大一统 由于国家太大人口太多 各地风俗习惯的不同肯定会极大压制民主的发展 但是不是就必须分裂成一个个小国呢 我觉得不用 走联邦的方式目前来说是最好 各邦有自己的立法权 只是征兵 税收 宪法交给中央就行了 至少现在来说这是最好的制度 对于中国这种地域大国 既能保证民主发展 又能维持国家统一 同时甚至可以解决台湾问题  如果成联邦制 台湾甚至可以以台湾国或是中华民国加入联邦 各邦平等
阿提拉 中国特色民主是否是民粹的道德绑架工具呢?民粹是否正在潜意识绑架所有人
其实看一些回复,就能看到中国特色的多元化几乎为零,东亚恰好多民族多元化。一楼说的好,中国特色其实是一种为政治服务的宗教,我本人认为汉人他并没社会这个概念,直到毛开始反右和文革开始汉族开始有了社会这种概念。但到了小邓上台,军队派系压制了党内左派额,,,89年作为峰值爆发点....中国其实一直都是由中国特色运作,有人会反驳,但是历史不得反驳,朱元璋的农民起义,满洲人的儒家体系,以及蒙古入侵也能是自古以来,中国特色直到在1949开始发生一些改变,但是依旧还是,到最后被毛看出其价值,发动看似反特色但其实是被毛利用的文革运动,后面就不说了,只有反对中国特色,才能有改变的可能。以中国特色为框架。所有的改变依旧只是中国特色,一个中国特色的群体和族群,而不是社会,最后变成反感中的对象。一代又一代无限循环。所以谈土地人种制度问题属于浪费时间
awsdddd 天诛奥古斯都
有一个逻辑问题如果你坚定的反共产党,那么同时你有没有大一统思想根本不重要,中共根本就不可能来统战你这样的敌人。
这个不一定,推特微博上面很多反贼大V他们反共并不反中,相反他们热爱中国,例如Lifetime视界,何兵等。另外很多老一辈反贼例如许志永,张千帆等对中国很有感情,你问他们爱不爱国(中国),他们十有八九立即回答“爱”。
Sager_or_Gesar 愿民主之光照遍中华大地
姨派肃清大一统派现场,好多大一统派都被姨派阻击了233
认同中国文明,不认同当下的中国社会。
当下的中国已经远离了中国文明,仁义礼智信。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号称着工人没有祖国,靠着工人起家的共产党
在洗脑爱国主义
葱友之所以反对中国的认同感,是因为大一统且民主是一个非常之艰巨的任务。但如果必须二选一,如果选择大一统,就陷入了中共的逻辑:我为了大一统,必然要抵制自由民主。
因此是霸占着大一统形式而又拒绝民主化改革的中共逼迫我们在大一统和民主之间二选一。这是出于在民主优先的前提下对可行性的展望。
红色鳖匪 狗熊维尼
品葱最有意思的一群左派不知自己是左派 用左派价值观去反当权的左派
然后等来的还是改朝换代 支这种缺乏信仰的群体是没有能力自己构建社会秩序的 
姬晦 退葱
然后贵反中派洗川普的种族歧视言论?
贵反中派洗《排华法案》,洗印尼排华?甚至喊着要“再做一次”?
贵反中派为种族主义者袭击留学生叫好?
贵反中派偷留学生买的口罩,还要打人?
那我就坚决不反中了。
从之前的反共 到现在的抛弃中国概念,因为大陆人就没一个好东西,没有宗教信仰的民众 就如同生活在猪圈,现在大陆的政治方式是最符合大陆人的,挺好。欲折叠从速 这里涉及政治正确。
反共把自己反成了反中,甚至反成了反人类。
我觉得作为一个反贼,你要有一个最基础的信念,就是无论环境多么恶劣你一定要相信中国是有救的,中国人是有救的。
如果你否认这一点,你的一切看似反贼的行为都只是情绪发泄。
我觉得不管是中港台哪派,表明自己的立场理性讨论都是应该的。比如港台说大一统思想是中国人独有或者中共教育出来的,那么你是否同意美国人有大一统思想?美国各州为什么没有自由脱离联邦的权利?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要公投独立被西班牙政府镇压,前领导人被引渡判刑。按说加泰罗尼亚的情况跟台湾是最接近的,那么为什么各民主国家不谴责西班牙的做法?如果逻辑上讲不出所以然,那永远是各说各话。最后无非是谁实力强谁来话事。
华夏工人运动 支持社会民主主义,支持世界工人运动,支持农民维权。反对乳支派反对资本主义反对省份独立,反对姨学。反对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反对霸权主义。
不同意。
我从成为反贼以后就一直支持大一统好几年了,但是也没有被共党统战。同时你的理论在墙内根本没有群众基础。
如果民主以后,中国分裂,你想想,原来由中国分裂的小国,会不会从此变成美国的工具?甚至连美军都要进驻?就像日本韩国一样?东亚甚至世界也就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和美国抗衡了。虽然中特帝比美帝坏的多,但是无论如何,在中国民主后,我是坚决反对分裂的。除非中国在可预见的将来100%不会有民主。
小熊饼干 幻想中共自我解体,改革的改良派,填入党申请书好了
共产党吃饭,所以反贼就不应该吃饭了?

我只希望中国成为民主的国家,军队国家化,司法,政务透明化,政府由民意代表,媒体监督,普普通通的国家罢了。折中一下,跟美国一样,各州有点各自的权力。

某些人无非是想分裂成一小块一小块,自己自封个总统,过过瘾。

中共还没倒,先消灭异己,是为了迎合某些地区人的喜好,还是强国五毛反串?

不支持姨学就是支持共党?强行扣帽子,我没见过这样的,跟五毛粉红有什么区别?也难怪会越来越多的人离开品葱,干脆正式更名姨葱算了。

裂成一块一块供北极熊蚕食?成为大国博弈的牺牲品,战场?先裂再团结?做梦吧,只怕到时候成了别人的棋子跟马仔。

大一统就是墙内思维?美国诸州怎么不否定自己是美国人?

某些人不纯动机,自封总统都出来了,中共还知道假模假样用傀儡进行选举呢。

本人立场不会因为信不信某个学说,就变成挺共的了?即使共产党倒台了,某学说也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想踩就踩,想喷就喷,反正你们的目的是把品葱变成姨葱,不支持的人都要排挤出站。
情报工兵 反贼之目的必须一贯、明确且完整:消灭共匪,恢复中华,合众为一,民权民生。
你对中国没认同感,还有必要当反贼?还靠谁去反共?用民族主义让人口占比才8%分散全国的55个少数民族一盘散沙地去搞恐怖袭击送死?还是建立皇汉做一个黄纳粹?还是指望考古学家考春秋战国的古来动员地方独立?或者学军阀割据一方?无论哪种情况,除非你灭绝汉人,否则你自己就是敌人。姨学诸夏这种春秋大梦谁爱做谁做。
你们随便踩,你反你的,我反我的,道不同不相为谋。中国的敌人也反共,但要我跟敌人同流合污,那和二战时跟日本同流合污的共产党,以及战后姑息冈村宁次及其下属,对其屠杀平民的罪恶既往不咎的蒋介石又有何分别?我反共是为了拯救中华文明,以及对其认同的所有中国公民,维护既有主权和领土的完整。我的愿望是新中国实行与美国一样的联邦共和制。而非分裂为松散小国寡民,被朝鲜,俄罗斯,土耳其,印度,越南肆意瓜分蹂躏,任由国际资本及其买办敲骨吸髓。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大一统爱好者请拉黑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22
  • 浏览: 18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