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华人能否采取以下实际行动反抗共匪?

对于已经出国的朋友,应该相对安全,尤其是那些不打算再回中国的,入了外国籍就更好了,可以投票。我在加拿大多年,一直在想有什么方法能为推翻共匪出力。和粉红辩论过,和家人争执过,感觉毫无用处。最近从品葱的网友发言中获得了一些启发。鉴于海外华人已经处于相对安全的环境,经过最近的思考,我想到如下低成本反抗共匪方案,希望大家能谈一下可行性。


1. 安全第一,坚持不暴露身份,以保护在墙内家人和朋友安全。不要与粉红争论,不仅浪费时间没用,而且搞不好暴露自己,给墙内家人和朋友带来灾难。所以可以积极参与当地政治,了解每个候选人的政治观点,利用手中的投票权利。

2. 多结交本地朋友,向他们传播共匪和中国的真实情况,同时希望他们能向家人和朋友传播。并且努力参与政治,给反共的政党投票,抵制中国政府相关企业(华为,中兴等)的商品和对本地社会的渗透(例如华为5G建设)。

3. 制作网站,我刚买了一个域名newccpvirus.com。加上NEW是为了区别于这次的中共病毒,好让人们认识到虽然中共病毒带来的疫情会结束,但在思想上的新中共病毒正在以另一种方式当地流行。我本人对网站制作无任何经验,希望有才的葱油能帮助设计和制作这个网站。

4.用共匪的数据(例如:70年来共匪造成了多少中国人死亡,89.64死了多少人,这次病毒死了多少人,影响了多少本地人的就业等,多少童工,多少人在恶劣的工作环境中得病等)做互动仪表盘然后嵌入网站,给人更大的冲击。我在用Tableau做Dashboard方面非常自信,目前就靠这个谋生。

5. 书签传播。希望有才的葱油能够设计书签,里面有代表性的反共资料和图片,有二维码链接到一个传播共匪暴行真相网站。并且提示看完书的人能够向他的朋友传播,同时还书的时候留下书签给下个人使用。由各地海外华人花一点钱制作,将书签放到各个城市的图书馆的书中。能够借书的人一定素质比较高,思想比较开明。这是从一个葱油的想法中想到的,我认为是一个比较好的点子。

6. 公共交通传播。希望有才的葱油能够设计小册子,内容与书签差不多,但是图片可以更大,信息可以更多。海外华人也需要花一点钱去制作,然后在上下班途中在公共交通上传播。这种方式传播比较广泛,但是比起第一种,无效的传播会更高。

7. 制作能发放给公众的日常用品,上面有宣传内容和二维码,可以在街头派发。例如:购物袋。

8. 有个葱油提到拍电影。我觉得也行,就是难度大了点。估计也没有电影院会播放,可能只能上传到youtube,如果不能持续,基本就没人关注。

9.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反共力量。我知道北美有很多法轮功的组织,虽然有时候我对他们无论什么新闻几乎都能扯到江泽明迫害法轮功有时候也很无语。但不可否认,他们有很多资源,而且有一些本地人也练,而且他们也许会有更多的共匪的信息和证据(例如活摘器官)。通过他们的帮助,让本地人认识到如果继续让共匪统治下去,即使离中国大陆很远,还是会给他们的生活带什么灾难(例如这次疫情,个人数据被盗用等)。我接触过两个练法轮功的人,觉得人挺好的,多找本地练法轮功的人谈一谈,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希望葱油提供更多的安全传播的想法。本人在加拿大,希望志同道合的朋友能联系。
kangaroo 正义只会迟到不会缺席
一点建议:海外华人也要看是哪个国家,桂敏海是瑞典国籍也无妨被跨境追捕,并“自愿”恢复中国国籍。海外反贼必须确定自己国籍所属国不会把自己出卖给CCP,再来谈任何有可能引起中共眼球的行动
大清辣子鸡 见习反贼
我跟外国人也多少聊过这些,但个人感觉外国居民对这些都不陌生,甚至有些人比我们知道的还多。他们平时不谈政治只是知道政治是一个敏感话题。跟华人接触多的洋人尤其知道很多中国人太玻璃心,即使他们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五毛。
至于外国政府,那是更清楚中共是什么嘴脸,只不过不想当面得罪这个撒币的主。虽然不会给予完全的信任,但是正常的生意还是进行的。
总的来说我觉得靠海外力量反抗中共的可能性很小,就好比你不会因为朝鲜独裁就想办法推翻金家人。
Deatholder 人在大陆,巴不得明天共匪就死
随时随地掌握召唤赵家铁拳的能力
正所谓:一个总加速师顶十万反贼
反共左派 观察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覺得幾乎所有存在自由的地方,有言論自由與信仰自由的地方,意識形態已經市場化的地方,反共人士可以與共匪自由競爭的地方,共匪都不是反共人士的對手,我覺得只要大多數中國人可以在墻外自由的地方活動,覺醒的人就會越來越多,共匪就會滅亡,中國就會成為民主國家。
拍摄纪录片 从各个角度挖掘中共对当地的渗透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當地朋友是說什麼,當地國籍還是中國國籍/第一代移民?
如果是前者,那很多人其實比你想得更加懂中國,那些不懂的你說了也白說,因為他們比你想得還要無知
不是『不知道中共有多惡』程度的無知,而是『以為中國現在還在全民小辮子』『中國是香港的一部分』程度的無知,和這種無知的人聊中國政治你可能需要從小學知識開始灌輸,但是對方未必想聽
如果是懂的,那他們至少和一個新到品蔥的蔥油一樣懂,說不定比你還懂

製作網站是一個成本上比電影便宜很多的途徑,但是現在已經有很多類似網站了,需要注意是否飽和
還有網絡裡會有強大的迴聲室效應,一個網站很難吸引對這個話題無感的人,也就是說一個反共網站最可能吸引的是反共盟友和粉紅戰狼,但是不能吸引歲靜和小白,也就起不到啟蒙的效果
這個角度來說電影不錯,只要電影有了關注度就能吸引政治無感的人也來看進而起到啟蒙效果
但是電影不論經濟成本還是技術成本都遠高於網站
我也看到那篇電影文了,我的第一反應是『那找誰演?』
職業演員都是練過的,就算這樣能夠讓人覺得這個角色很有魅力的也是少數,就算民間有高人寫得出好劇本,哪裡找一群能把好劇本演活的演員?
當然如果能克服這個問題,現在這個時代,在Youtube等途徑上擴散不成問題。電影院是別想了,民間小製作幾乎不可能上電影院的,話說回來現在這年代也沒多少人去電影院看電影了吧?上映之前還要向當地政府申請呢,這個資格就要排隊很久。上Netflix還比上電影院簡單,雖然也很困難
如果有才的話,歌曲/MV比電影的成本要低很多,現代只要用初音就能唱出很多東西,因此只需要有人作曲填詞就夠了,不需要一大群演員。如果有技術那做動漫的成本也比電影低,因為會畫畫的人肯定比有演技的人多。遊戲也是不錯的媒介,現存很多工具和免費素材因此成本很低,但是需要一個好的企劃設定
如果一個反共題材的電影/歌曲/動漫/遊戲……以一個政治無感的人的角度來看也是一個好作品,那就可以起到啟蒙效果,而且這些媒介對政治無感的人曝光率依然很高,網站曝光率太低

日常用品要發送給誰?
發給中國遊客的話,很可能會被誤認為是法輪功,因為法輪功這做法好多年了在牆內也有名了
本地人也未必要你的日常用品
說到底,在街頭派發這個行為本身就不是很討喜。至少我是從來不拿接頭人發的任何東西,看都不看一眼的,因為我覺得『你一個陌生人,憑什麼攔下我浪費我時間,就為了你的廣告?』
你可以換一個方式,比方說像很多NGO一樣,在FB主頁或網站上賣周邊。價格可以是成本價,或者把盈利都捐給慈善/盟友組織/用於反共事業,這樣就可以減少無感的人產生反感的可能性

最後吐槽一句
我長這麼大,看了無數本書,也沒怎麼用過書籤,也沒理解除了裝文青以外為什麼要用書籤
一次看完不就可以了?看不完翻過來不就可以了?怕弄亂折一下不就可以了?怕折皺記住頁碼不就可以了?書皮不也能代替書籤?任何一張草稿紙不都能代替書籤?
書籤是我見過最廢的廢物,又可以被取代又容易遺失,我也不覺得有人真的會介意一個書籤上的二維碼
沙洲瓶子 我不知道没看到没听到
没有那么容易的事儿!看我吧,就算我多么解说,慢慢说,拿理据,给他们看视频,换来的是什么?

身边的家人与朋友:【我看你有点走火入魔了】!中国得罪你啊?

很多海外华人岁月静好,因为看得都是中国好的新闻,中国的大中华发梦,中国的傲气澎湃,甚至会说,我们都来自中国!我们的根在祖国!另外,海外华人不是蓝不蓝的问题,是他们不会去质疑中国为什么会不好,中国怎样也不关事,顶多说说就罢。我在香港反送中事件开始体会到中共的无耻且政治逼害,可是海外华人大多数却是认为香港反送中是在搞事破坏!身处海外的华人是属于少数,少数里要反共的也不会占大多数!
看了各位回复,发现基本上都抱有悲观态度。既然如此,有意向的人就给我私信吧。
Laphroaig 酒跟民主都是好東西
你要以實際行動對匪/匪的走狗造成利益損失, 最低限度包括抗議親共人士擔任學校/政府/傳聞等等要職


光是傳播資訊沒用, 你要是不能把認知轉化為行動, 是不會吸引到同伴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29
  • 浏览: 2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