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是一门独立的语言,还是汉语的一种方言?

欢迎大家各抒己见。
頂樓的回答在充內行。一門語言是否語言跟有沒有主權國家沒有任何關係,建議答主去補點語言學基礎知識再來回答。

這個世界上沒有主權國家的語言有幾千門,太平洋波西尼利亞羣島上就有幾百門語言,難道上面有幾百個國家?北美大陸幾十門原住民的語言,難道都是英語方言?臺灣島上有十幾門南島語系的原住民語言,難道臺灣島內分裂成了十幾個國家?事實上絕大多數語言都沒有自己的主權國家,世界上只有一百多個主權國家,難道全世界就只有一百多門語言?再說,加拿大、美國、英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等等國家都是獨立主權國家,難道他們講的是加拿大語、美語、澳語、新西蘭語?

語言的劃分,是有國際標準可以參考的,第一個就是 ISO 693-3,第二個是 Ethnologue,第三個是 Glottolog。雖然在少數語言的分類上學界還有爭議,但是至少對於粵語和官話是兩門獨立語言這一點上,是毫無爭議的。不要被國內的那套宣傳話術欺騙,什麼“語言是有軍隊的方言”,那都是共匪混淆是非用來打壓本土語言的。語言的劃分儘管有一定的主觀性,但總的來說學術界有一套基本一致的共識。大家想要知道一門語言是方言還是語言,直接去這三個網站上查就行了:

https://iso639-3.sil.org/
https://www.ethnologue.com/
https://glottolog.org/

所以頂樓答主「沒有任何一個教育機構、國家認爲粵語是獨立的語言」純屬張口就來,ISO 國際標準組織你都不認那你認什麼,共產黨的分類嗎?


原回答:

這個問題早就有定論:根據 ISO 693-3 國際標準,漢語族下有15門語言,粵語是其中的一門,代碼爲 yue。官話(普通話)的代號爲 cmn。和粵語官話平級的,還有吳語、客家話、閩南語、閩中語、閩東語、莆仙語、閩北語、湘語、贛語、徽語、桂北平話、桂南平話、晉語這13門漢語。

https://iso639-3.sil.org/code/zho

儘管ISO組織的分類標準並不被學術界廣泛接受,但爭議主要都在平話、徽語、晉語、閩語等分支上。粵語和官話同屬漢語族下的兩門語言,這是早已有定論的共識。
独立语言和方言一般来说没有绝对的区分,例如塞尔维亚语,克罗地亚语,波黑语,本质上来说除了一个用拉丁字母,一个用斯拉夫字母外,并没有什么区别,区别比山东话和河南话都要小。

同理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语,加利西亚语一个近似与法语,一个近似于葡萄牙语,都被定义成为方言。但是比起克罗地亚语和塞尔维亚语的区别来说,他们的区别反倒要大的多。法国也有类似的情况,布列尼塔地区,意大利的萨丁尼亚。

所以闽南语,粤语,客家话如果有独立的国家,可以被国际社会认为是独立的语言。但是目前来说,没有任何一个教育机构,国家认为粤语是独立的语言。因为缺乏必要的条件,粤语并没有独立的国家,也没有历史上成为独立语言的时期。从古至今粤语一直被认为是汉语的一支方言,所以粤语是独立语言不成立。
gogh8964 hello word~
前陣子在廣州一個飯局認識了一個川音畢業的湖北妹。閒聊間,我問她:你來廣州都5年了,怎麼一句廣東話都不會說?

她:身邊沒朋友說粵語,而且粵語也沒什麼好學的。

我問:此話怎說?

她很屌的說:大家都講普通話就好了,像粵語這種比較沒文化的方言,都快被邊緣化了,學它幹啥呀?學來有啥用呀!……

作為一個講了幾十年粵語又叫讀過下書的香港人,我對他說的當然是不以為然。我問:言下之意,你是覺得說普通話比粵語有文化有內涵?

她說:可以這麼說!

我笑著說:很好很好,作為湖北人,又是中原地區的中國人,你熱愛中國的文化麼?

她:當然熱愛了!

我:那你認為琴棋書畫、四書五經、唐詩宋詞…這些能代表中國的優秀文化麼?她:可以。

我:你剛說你熱愛中國文化,那你瞭解唐詩宋詞麼?

她:一點點。

我:那你能隨便諗幾首唐詩宋詞出來聽聽麼?

她:其實我也不太瞭解,但我是有聽說過唐詩宋詞,我大概知道是什麼回事。

我笑說:好吧,我知你應該是跟絕大多數人一樣不瞭解的,不然你又怎會不知道距今已有1300年歷史的唐詩宋詞;其實大多數是用現今的所謂粵語寫成,用粵語才能讀得通順的呢?

她:嚇?不是吧!唐詩宋詞那些不是用普通話來諗的麼?

我笑說:1300年的唐代根本就還未出現現在所謂普通話,普通話是大概500年前北方蒙滿胡語雜交變種流傳至今的語言,不管詞彙、用詞、都比歷史久遠的廣東話單薄粗疏多了。如果你說熱愛中國的文化不是對人吹水唬弄的話,你就應該學好廣東話,不然你看很多古籍和諗唐詩宋詞就會看不懂讀不通。明白了麼?



蘇軾:「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醫」的【食】字和【肥】字,正是廣東話。日常例子如~食餸、食嘢、好好食、肥仔、肥佬、肥騰騰。普通話唔系用「食」,系用「吃」,唔系用「肥」,系用「胖」。

李白:「人生得意需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的【樽】字,正是廣東話。日常例子如~買一樽豉油返屋企、飮番樽啤酒先、呢個玻璃樽入面系乜嘢來咖?普通話唔系用「樽」,系用「瓶」,一瓶、瓶子。

詩經:「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的【行】字,正是廣東話。行行重行行的意思是;行下,停下,再行下,又再停下,非常之依依不捨……廣東話日常例子如~行路、行街睇戲、行出去、行花市、行咗幾遠呀?普通話系用「走」或「逛」,走路、逛街。

杜甫:「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凍死】,正是廣東話。廣東話日常例子如~好凍、凍冰冰。普通話唔系用「凍」系用「冷」。

李白:「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的【望】字,正是廣東話。廣東話日常例子如~望住前面、唔好四圍望、望乜嘢?普通話唔系用「望」系用「看」。

杜甫:「肯與鄰翁相對飲,隔籬呼取盡餘杯」的【隔籬】,正是廣東話。廣東話日常例子如~我就住喺你隔籬、隔籬鄰舍、搬過隔籬屋。普通話唔系用「隔籬」系用「隔壁」或「鄰居」。

李煜的「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的【幾多】,正是廣東話。廣東話日常例子如~幾多錢?幾多個?普通話唔系用「幾多」系用「多少」。

還有太多太例子,不多說了,有興趣自己去查找答案吧!


粵語,有著千幾年深厚歷史文化基礎,系傳承中華古代文明的載體,推普冇問題,但倡議廢粵、貶粵、打壓粵語;絕對是破壞中華文化傳承的文盲行為。還有,敬告各位,唐詩真系要用粵語來讀先至啱,如果自己不懂粵語;冇文化就算了,千萬別隨便亂說別人講粵語是冇文化,真系會失禮死人。
https://i.imgur.com/ytS8g1Z.jpg


還有太多例子,粤語本來就是古漢語
https://www.master-insight.com/category/topic/%E7%B2%B5%E8%AA%9E%E5%8F%A4%E8%B6%A3%E8%AB%87/
yogafire 没法全球布种了
以学术界的观点来看,
汉语(Chinese or the Sinitic languages)是一个单一的但是拥有很多方言的语言,还是很多不同相近语言的总称,是有争议的。
额,学术性的东西我还是习惯用英语表达。

It is controversial whether the Sinitic languages are a group of distinct languages or a variety of dialects of a same language.

The Sinitic language family is a large diverse group of languages and dialects which are often mutually unintelligible to each other. What unites them is their shared origin that stems mostly from Middle Chinese and the classical Chinese literary tradition. They also share a common written form,  which is learned and understood by speakers of all Chinese varieties. Although there are two major versions of this writing form-- the traditional and simplified Chinese, most users of each version have no difficulty understand the other, as is demonstated in pincong.

Yet this shared writing system is far from enough to help the Chinese users to communicate verbally without specifically learning Mandarin.This is a good reason to consider Chinese a group of languages, or a language family, rather than a single language with many dialects.

As for Cantonese, whether it is considered a language in its own right, or a dialet of Chinese, it is currently one of the most prominent varieties of the Sinitic languages. It is more robust and stable in nature than many other varieties of Chinese in many aspects, e.g. It has a unique written vernecular system (白话), and its language features (such as tones) are much further researched, regularized and standardized than its conceivable counterparts like the Wu and Xiang dialicts of Chinese (especially the varieties that are only spoken in areas currently occupied by the CCP, for reasons that most pincongers would  easily understand). As a result, Cantonese assumes a higher political position and exerts much more influence (especially in an international context) than many other Chinese varieties. For instance, it is one of the four official languges of Singapore, and many movies  has cantonese subtitles.

总结一下前面的,汉语是一个单一的但是拥有很多方言的语言,还是很多不同相近语言的总称,是有争议的。原因很复杂,主要的矛盾点在于汉语的各种口语变体互相之间高度不互通,但是书面语却又高度互通这一对矛盾,当然其他还有很多因素。粤语在很多种汉语方言/变体当中,相比而言被研究得更多,有白话系统,更为规范,拥有具有比较强势的地位和影响,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它比其他汉语方言/变体更有被看作一个独立的语言的潜力。

我一直主张,社科研究的很多话题不要搞二分法(dichotomy)而更适合用continuum去分析,粤语是否算是一个独立的语言,以及很多其他回答讨论的,一种语言/语言变体拥有独立语言地位与否,是否和这个语言/语言变体的所有使用者拥有独立的国家有关系,这两个点我觉得都不是非黑即白的,而是可以理解为一个从黑渐变为白的过程当中的continuum中的灰色部分。关于粤语是否为独立语言,我认为处于一个灰色地带,前面已经解释了,独立语言地位是否和使用者拥有一个独立的国家有关联么,我觉得一定有重要关联的,但是这种关联并非是决定性的。葡萄牙语和Castellano(西班牙最普遍的语言)的差异,并不大于加泰罗尼亚语和Castellano的差异,但是葡萄牙语算是一种独立的语言,而Catalan不是,这里和葡萄牙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而加泰罗尼亚不是,确实有很大关系。但是同时你看看瑞士这个国家,它的德语区说的德语,基本上德国北方人是听不懂的,但是瑞士的德语仍然被称为德语,同样,奥地利的德语也被成为德语,而不是奥地利语。一个语言是否可以被看作一个独立的语言,学术界也有很多不同的评判标准,以现在比较流行的标准来看,一个语言变种是否和其他语言变种存在mutual intelligibility,是评判它是否能够成为一个独立语言的一个重要的指标(前面英语写的部分,关于汉语其他变种是否算是独立语言,其实我也是用了这种指标来分析的)。一个人群如果形成了自己的国家,确实很有可能推动自己的语言变种发展得和其他变种非常不一样,进而形成独立的语言,但是即便这一点也不是非黑即白的,尤其是现在全球化那么严重的情况下。比如再回到瑞士,瑞士人说的法语和巴黎法语非常近似,只是语速慢一点,少数几个词不一样而已,但是瑞士的德语和德国的德语相比,那是天差地别,我自己这个不怎么会德语的人,从德国到瑞士也明显感觉到他们说的语言天差地别。

当然,以上是从比较学术的角度去讲的。从我个人感性的角度去分析,我自己的母语(方言)并不是粤语,我希望并她应该拥有和粤语相同的地位,并且也认为这种地位是她应得的,它和粤语的现状不同只是因为粤语有着广大的海外使用者免遭共产主义的迫害,因为CCP在语言上采取的极端集体主义思想,现在很多国内的方言都已经逐渐在被遗忘,很多人没有注意到的是,很多方言当中的词汇有些人已经不知道其辞源(对应的哪个文言字),比如上海话的“白相”,还有比如南京话“啊要辣油啊”,第一个“啊”是哪个字的变体?而且有些地道的表达逐渐在被遗忘。我自己在努力保留很早之前的一些有声资料,比如已经故去的人的讲话,然后学习他们的讲话,讲好自己的方言,甚至现在有一些老一辈的人(现在五六十岁的人)都说我的方言说比他们地道很多,说我知道很多古早的表达,我是感觉很悲哀的,因为其实方言的流失和消亡其实在他们这一代已经开始了。

希望粤语的使用者也不要有一种优越感,中文的所有变体或者说方言,只要不是中共搞出来的一些畸形产物(比如简体字),都理应拥有和粤语相同的地位。当然我自己完全理解在某些论坛比如连登不欢迎非粤语人士。这是因为敌人(CCP)太强大,而不得不采取的一些极端应对措施。我自己对有些所谓”粤支隔离“的说法表示不赞同。我觉得在反中共这件事情上,因为敌人的强大狡诈残酷和无底线,尤其善于分化搅混水,需要我们这些反贼足够团结和互相宽容。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同意 @zxcs001 先生的观点,粤语是语言还是方言,取决于粤语人群是否建立独立的国家。

刘仲敬:德國人在浪漫主義時期,在格林和哥廷根學派時期發明的新的民族概念則是,根據語言和習俗的共同體。如果我們用共同的語言和習俗,我們就應該建立一個獨立的國民共同體。但是什麼是語言,什麼是方言呢?這又是說不清楚的事情。你說德語是一種語言,那麼波西米亞語是不是德語的方言呢?那麼我們是不是可以說,拉丁語根本就是一種語言,法語、意大利語、西班牙語、加泰羅尼亞語它們都是拉丁語的不同方言呢?拿破侖三世就是這種主張,他認為拉丁語是一種語言,法語和西班牙語的差別,就像是普通話和粵語的差別一樣,因此所有的拉丁國家都應該在他的領導之下統一起來,共同對抗盎格魯-撒克遜人。他入侵墨西哥就是根據這種邏輯。因為拉丁美洲,他留下的政治遺產就是拉丁美洲這個詞,在他以前沒有人提拉丁美洲這個詞的。現在為什麼叫拉丁美洲?就是因為法國人想統治整個拉丁語的世界。那麼,比如說撒克遜的方言,它算不算一種語言?按說的話其實也可以算。撒克遜的方言跟高地德語和低地德語之間的差別,至少比丹麥語和挪威語之間的差別要大。

丹麥語和挪威語,直到1895年以前,沒有人認為它們是兩種語言的。包括安徒生和易卜生這種人,他們都不會認為這是兩種語言。各位看《安徒生童話》的時候就可以看到,安徒生在寫童話的時候還不忘嘲笑他們。他描寫一個挪威的爛布和丹麥的爛布打架,說挪威的爛布不斷地吹牛說,我們挪威的憲法像美國的自由憲法一樣好,我們挪威的語言比你們丹麥的語言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但是實際上挪威的語言和丹麥的語言只有幾個詞、幾個拼法的差別。在安徒生的時代,也沒有人覺得它們之間有什麼差別。為什麼一定要說挪威語是獨立語言?就是因為挪威獨立了。挪威獨立以後,他就要硬著頭皮說,我們不是丹麥語的一種方言,我們是一種獨立的語言。然後把小事放大,本來只有幾個字母和拼法的差別,一定要說它是不同民族的不同語言。你要真從差異角度說的話,那麼挪威語和丹麥語很難說是不同語言。

而加泰羅尼亞語,它跟托斯卡納語的關係很近,而跟卡斯蒂利亞語的關係就比較遠了。至於巴斯克語,巴斯克語跟法語和西班牙語的差別是非常之大的,比法語和西班牙語之間的差別還要大。如果按照德國人發明的這種民族理論,我們完全可以說,講法語的人和講西班牙語的人應該建立一個統一的法蘭西-西班牙聯合王國,而中間,比利牛斯山裡面的巴斯克人則應該建立一個巴斯克獨立王國。
这个问题必须要从起源上探讨啊,粤语确实保留了部分古汉语的元素,主要是语音方面,比如上面有香港朋友谈到的读唐诗宋词,用粤语读,确实非常容易押韵,这也是南方大学做古汉语很厉害的原因,因为语音基础非常好。而普通话的来源是蒙古人入中原以后,语音系统简化了慢慢演化成了现今的普通话。当然语法系统都差不多,但语音上面,差距非常大了,你再看看台湾的闽南语和繁体文,很多名词和大陆都不同。这是个典型的语言学上分化的过程。

关于顶楼回复中的部分,有相当部分我不赞同,比如大家都是炎黄子孙这点。。实际上中华文明并不是一个连续的文明,五代十国,魏晋南北朝,都是跨度百年,长达十几代人的大分裂,这其中的很多小国,都是不说汉语的。更别说隋唐的世家,以说突厥语为荣,李渊没有突厥背景能借兵打天下么。。我的观点是,汉语当然是个非常有压倒性优势的语言,但不能简单的拿说汉语当身份认同的标识。比如整个唐朝,都是拿突厥文化作为上档次的标志的,那么现在为啥拿唐朝当汉文化的标志呢? 
琉璃光 文藝是抵抗暴政之妙法,乃至唯一方法。
既然無人說起,不佞且講幾句。

何謂「語言」?何謂「方言」?何謂「話」?何謂「語」?何謂「中文」?何謂「漢語」?何謂「地位」?「語言、方言」,是否等同於「language、dialect」?何謂「獨立」?有「不獨立底語言」無?若有,何謂「獨立底語言」?何謂「不獨立底語言」?

訓詁係思辨之基礎。若非明瞭語詞含義,無以斷定是非黑白。雞同鴨講,大可不必。

Most have much to say about little and little about much.

敬白
支语所谓 “方言”互不相通 只不过借用支字来“注音” 
按统战人士的逻辑 日文 韩文 也曾使用支字  ,哪。。。。。

如果先用ALPHABET注音 ,就是英文 法文 德文的区别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不好说,普通话和白话的区别弄不好比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的区别更大。据说一些东欧语言也很相似。

中文里的方言很多都是language but not just an accent. 
唔做豬韭嘅Cantonese Cantonese for廣東人&廣東話
你鍾意話係語言咪語言,方言咪方言囉。
橫掂面對面嗰陣,用粵語同普語區嘅人講嘢,啲人都聽唔明你講乜㗎喇。所以你覺得仲係咪方言呀?
微軟BING翻譯都專門有得翻譯成粵語添,睇唔明我噏乜可以去轉下睇睇。https://i.imgur.com/CvCT6Hj.gif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方言连续统问题 Dialect continuum,语言随着地理距离和交流网络的关系呈连续性分布。地缘接近的地区语言互通性强 mutually intelligible,而跨度一大互通性就弱。北方人和粤语使用者几乎无法口语交流。但湘语和粤语使用者的交流障碍并不大。

所以独不独立是一个你主观赋值的问题。如果把整个汉字文化圈看成一个类似于拉丁文文化圈,西里尔文文化圈,突厥语文化圈。那把粤语比作意大利语,塞尔维亚语,阿尔泰语在各自文化圈中的地位,似乎没有任何问题。但如果硬要坚持大一统,那粤语也只能做方言了。
大粵建國 大粵本土民族黨
是否獨立嘅語言。基礎在於是否獨立嘅國家。

语言是拥有陆军和海军的方言”  ----利奥泰法则

當時沒有空軍。所以其實意思就是   語言就是擁有軍隊的方言。

當年有軍隊,組成一個獨立的個體國家,那麼你的地區所講的就是語言。蘇格蘭的語言就是蘇格蘭語,無論其實蘇格蘭語其實相當於英語的方言。
feefee 諸夏獨立是偉大的民族解放運動
粤语是一种语言,其他被矮化的各地所谓“方言”,其实都是正儿八经的语言。葡萄牙语是西班牙语的方言吗?
米路庫 人沒有反抗思想就不能算活著,必須捍衛自由意志。自由和人權不是當權者賜予的,是你自己本來應得的。
普通話是漢語的方言 (笑)
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翠
這個問題其實有種比較有意思的心態。

就是看到粵語在港澳有官方地位,會說粵語和吳語、閩南語等等一樣只是漢語之方言,而不是去想爲什麼自己家鄉的語言不被視作一門獨立的語言。
mizuo 已退葱
扯个题外话
粤语和闽语因为使用人数大
我的老家在国内一个小城市,我们那的方言基本上10个字里8个跟汉字发音完全无关联性
语法不成熟,完全就是语序半自由型。
俚语更让其他地区的人感到不可思议。
举几个例子:
普通话发音:我的家乡方言
改过:那个
奥您:我们
黑叠:哪里
大法:不正当性关系……或动物交配

根据我的个例推断:
中国其实有很多地方完全就是有自己的语言文化,风俗文化。当然这里对错不谈。
只是完全证实联邦自治的合理性及应当性 :)
qanon https://www.amazon.com/QAnon-Invitation-Great-Awakening-WWG1WGA/dp/1942790139/
现代粤语的底层词汇语法仍然是古南越语,和现代汉语出入很大

词汇:
这 -> 呢
那 -> 嗰
怎么 -> 点
哪 -> 边
谁 -> 边个
他 -> 渠
他们 -> 渠哋

语法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11988916/

另见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2%A4%E8%AF%AD#%E4%BF%9D%E7%95%99%E5%8F%A4%E5%8D%97%E8%B6%8A%E8%AA%9E%E6%88%90%E4%BB%BD
Laphroaig 酒跟民主都是好東西
正常情況下只要兩者不能互相理解, 就不可能是同一個語言下的分支
不過廣東人一直被殖民統治, 沒有自己的國家, 那麼就被歸成「漢語系」了


其實西藏語, 藏文也跟中國漢語完成不同, 可是同樣因為政治原因被歸成同一類了(漢藏語系), 學術上這是狗屁不通的
有勞聖駕 親自評論 親自點讚
個人認為粵語是古漢語的一個分支,而普通話也算是古漢語的基礎上發展出來的。就如從拉丁語發展出了大部分歐洲語言一個道理。漢語的地位相當於拉丁語,所以粵語算漢語的一部分。但是粵語和普通話是不同的語言。
还是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吧,语言其实是像光谱一样的东西,不是有固定分界线的,学界没有绝对标准,有喜欢分得细的,有喜欢分得粗的。
同时,被称为语言还是被称为方言其实是受政治影响的,北欧两个国家(好像是瑞典和芬兰?不记得了)语言其实相差不多,但被称为两种语言,而一个国家内两种差别很大,但被称为方言的情况也有。
语言学上普遍认为中国有七八种语言,粤语是其中一种,在语言学上很多特征是不一样的(语音、语法),只不过是由于都用汉字书写,所以很多人会误认为是一种语言的不同方言。
另外顺便说一下,语言是动态的东西,除非是拉丁文这种将僵尸语言,否则都会变化,和其他语言互相影响,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并没有所谓纯正不纯正之说。
骨灰罈裡爽 :跟黑人缠绵在一起的双色骨灰就是你妈
题外话,「闽语」应该才是最接近古汉语的语言,因为闽语是所有语言中唯一不完全与中古汉语韵书存在直接对应的语系。

资料来源:https://zh.wikipedia.org/zh-cn/%E6%B1%89%E8%AF%AD
唐宋时期的汉语一般称为中古汉语,其语音体系一般称中古音,为等韵和韵图所记录,文字为楷书。大致可以分为早期的《切韵》(601年)以及反映晚期的《广韵》(10世纪)。高本汉将这个阶段称为「古代汉语」。部份现代语言学家透过比照法而提出的现代闽语支各语言的祖语。闽语支各语言拥有不少在中古汉语乃至现代其他汉语族语言中都没有的特征,相信原始闽语于此时与中古汉语分道掦镳。

https://upload.cc/i1/2020/05/06/RANM7Y.png
個人覺得就是漢語族旗下的一門語言和官話並列
不過這麼多年了普及中文教育後無論用詞還是語法都迅速和官話接軌
之後看是像奧克語一樣淪為法語方言
還是像加泰羅尼亞語一樣雖被影響但強勢回歸了
一切取決於粵語族群的語言認同和保護力度
我觉得是否是一个独立的语言不重要
重要的是中国所有的方言都应该被尊重,如果粤语是独立的语言,那么其他方言也应该是,否则就都不是
脫支解殖 Si vis pacem, para bellum
聽過一個語言學家説 是否某標準語的方言是看那個"方言"能不能被説標準語的聽懂
粵語我想説普通話的人大部份都聽不懂
就像日本標準語 大阪腔 京都腔那些 都算相互聽懂的 就一些詞彙可能會不明所以
只能說粵語 上海話 閩南話成爲方言是大一統的結果
就像歐洲如果統一 只有一種語言成爲標準語 其他就被貶爲方言
所以語言就是有軍隊的方言是沒錯的
不是独立的语言,也不是方言,而是汉语的其中一种读法,汉语有书写统一,读音各异的特性,粤语和普通话平等地位,互不统属。
粤语不是已经被联合国定义为语言而非方言了么?就算这是个小道消息,在实际运用中,他也算一种官方语言了吧,我记得《冰雪奇缘》出的主题曲“let it go”世界25种语言版,粤语和普通话都是并列其中的。
kdxbt 无所谓
 广东话发音国内大多数地区都听不懂,如果广东话能创造新的文字(不是现在那种带口旁的汉字),那就可以视为一种独立的语言了。
haosizhe 观察
那就要看你认为的的汉语是大陆标准的普通话还是汉语(广义)
但我不是专家就不要过于认真啊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如果按照國家定義的話,那威爾士在國際上屬於「聯合王國」的一部分,因此威爾士語也是方言
可是全聯合王國乃至全世界的剩下的人都不懂威爾士在説些什麽鬼
芬蘭作爲國家還不如諾基亞歷史悠久,因此芬蘭語也是方言
北海道的原住民用的文字都和日文長得一點也不像,不僅如此還查不到他們語言屬於那個語系,可既然北海道也是都道府縣之一那也是方言

話不是這麽説的吧
但是粵語和普通話之間語法幾乎完全一樣,所以我還是覺得是方言
兩種不同的語言應該要語法有所區別,比方説英語是日耳曼語系和拉丁語系的混血,可是英語沒有性別,而法語、意大利語等拉丁語系都有性別,德語也有性別,所以英語和他們不一樣
粵語的基本邏輯和普通話沒什麽區別,只是用詞上有區別而已,所以從語法上分析應該是方言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按照某些人的說法,即使粵語是獨立的語言,跟據相似點,同源詞等,粵語及其它語言之上可以再建構個漢語族,包括一系列類似的語言如粵語湘語吳語晉語等


and,四邑地區方言可以和粵海片廣府白話劃分開,即四邑語和白話也是兩種語言,那麼層級結構更複雜

語門:漢
語系:粵
語言:四邑、、、粵海片廣府白話(互相平行,互相獨立)
hkgusa 小熊維尼
一個語言能不能"獨立"
事實上就取決
使用人數
使用者於的國際地位
粵語人數眾多 遍佈全球 加上有香港扛著 所以在事實上是"獨立"了
歷史e巨輪 發發廢文
同樣的事物用不同的詞彙描述 這樣的情形出現越頻繁 就越難說是另一語言之方言
比如看港片 粵語 參考中文字幕(的意思) 聽音填字 會發現很多可以填入的詞彙不是普通話常用詞彙
之所以能填入那些詞彙 還是因為看多了中文古典文學
這個現象粵語比台語(閩南語)更廣泛而頻繁 本台灣人小小觀察 
东辽王国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汉语本来就是强行统一的,北方方言还好,基本各地都能勉强听懂对方,南方方言特别是吴语,越语明显就另一个语系。发音方式都不一样

北方方言有怪调,南方方言则比较闷。


方言我觉得像四川的龟孙,大连烟台的丧门、逼样操之类的,这种带着口音和地方特色的普通话才叫方言。

粤语我觉得算不上方言。但港普和川普、东北普之类的到能算方言,反正我对方言的理解就是口音,而涉及到发音问题的那就是另一种语言。
兩腳羊 活得像人太自大了,所以我只希望死得像人
語言就是背後有軍隊支持的方言,沒有軍隊自然是方言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为什么说即使中国人全是粉红,共产党也会倒台
历史上的许多王朝其实在人们心中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可以说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支持当时的皇帝。即使有人不支持,也必须得非常小心地把话往肚子里吞。与今天对比来看,古代对于官员、平民和军队的洗脑肯定是更彻底的。古代人说话、写诗还得注意避皇帝的讳。可以看出,古代帝王对人们的洗脑基本上可以说已经是深入骨髓了。而且因为当时所有人能够了解的只有这一套专制制度,连动摇它的民主思想都根本不存在。专制思想一家独大,没有竞争对手。这和今天的情况是大相径庭的。

那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基本上所有人都支持的古代的王朝还是能够倒台呢?这种道理就类似于蚂蚁损伤堤坝。如果蚂蚁的行为对于堤坝是不利的,最终溃坝也会冲掉它们的蚂蚁窝,这和它们的目标:生存是不相符的。但是从个体来说,它们为了短暂的利益,所以选择损伤堤坝。这正是所谓的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同样的道理放在古代也适用,甚至比之更进了一步。比如在唐朝的时候,每一个节度使肯定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心里都知道造反是不对的事情。甚至于有一个大节度使叫韩建都已经率军打到京城了,最后都被皇帝训诫,然后退兵了。但是,实际上,正是这些节度使的所作所为导致了唐朝的灭亡。节度使朱温在篡位的时候,为了把唐朝的皇帝干掉,指示手下去杀了皇帝全家。最后,又假惺惺地大哭一场,然后把干这个事情的手下灭族。

所以,由于中国的国情和它的国民性,中共的崩溃将与这种情况非常类似,而且已经不止一次发生过这种对于体制的破坏了。也就是说人们即使心里面觉得中共做的是对的,但是却会为了个人利益的需要,不断地破坏这个体制,导致这个体制最终的瓦解。比如上次在江西和湖北交界处发生的事情就说明了这一点。按理来说,要维护这个体制,那江西的警察应该坚决执行中央的命令,给湖北人放行,结果却没有这么干。而参与事件的湖北人们肯定也很不希望国家处于一个分裂的状态。当时,一个务工人员的代表在和县委书记谈判的时候,就在引用俄罗斯普京说过的“俄罗斯虽然大,但是没有一寸土地是多余的”来表达自己不希望国家分裂的想法。但结果却是,这一事件恰恰反应出来地方主义的兴起,并且起到了一种示范作用,对分裂起到了一种加速作用,并给外界更多研究和解读的空间,对中央的权威起到了极大的破坏。也就是说,参与事件的每一个人,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在他们意识不到,甚至少部分人能意识得到,但是出于自身利益考量,推动了事情往他们在当时不愿意看到的方向的发展。这种例子还有很多。比如这次中共号召房东们减租,但是呼应的人其实相当的少。我身边有粉红本人就是房东,但是他在明知道有号召的情况下拒绝减租。其实假如站在他的角度上来看,减租可以减轻疫情中的普通人的生活压力,降低他们造反的潜在风险,对这个体制形成保护。他们本人其实也或多或少知道这一点,也明白在这种情况下,中央这么号召,就说明这么做肯定对这个体制有好处。可是,他们却出于自己的利益考虑,拒绝了这种做法。

那就让我们继续来思考一下,中国人会在以后的日子里,继续以何种形式来继续对这个体制造成冲击。比如,随着经济的下行,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会不停地增加。而最近地方主义的兴起,会让中央产生惩治地方封疆大吏的想法。这个时候,地方的封疆大吏们就会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煽动或者放任一些群体性事件。中共的逻辑是这样的,假如地方一爆发群体性事件,就会有官员被免职,那就是向老百姓低头,会鼓励群体性事件的发生。这个时候,在位的官员就不能免职。甚至于在位的官员为了避免被中央怀疑,会主动扩散群体性事件,增加中央的压力。在这些群体性事件中,绝大多数人,从地方官员到参与抗议的老百姓其实可能一开始想得都不会太远,极少有人想到要破坏中共的体制,但每个人事实上都在对这个体制进行着破坏。为了镇压这些群体性事件,中央将给予地方更大的权力,甚至下放武警的枪支使用权等等,造成地方政府实力的实质性增加,进一步加速分裂。

和古代不同的是,现代有了民主思想。因此,如果今天,韩建再次兵临城下的时候,他可能就可以说自己是为了民主才这么做的,直接进城把皇帝杀了。以后也是如此,因为中共自称是一个民主的政党,所以造反的时候,地方的人就可以扛起民主这面大旗,很多事情就会更大胆,中国变化的速度也就更快。另外,中共是一个自称科学的政党,他的合法性不是来自于上天的授权,而是来自于不断地让人们相信它在做正确的事情。因此任何一个对这个体系形成破坏的党内或者党外的势力,只要成功就不太需要担心后面的结果。他只需要把前任领导人或者中共干过坏事罗列出来,就能显示自己做的事情的正义性,心理和道义负担就更小了。因此,中共的崩溃会来得非常非常快。
从语言学角度讲,可以算一个体系内的语言。
但语言也受国家建制的影响,比如挪威、丹麦、瑞典的语言也是相通的,国际上仍会称“挪威语、丹麦语、瑞典语”而不是“斯堪的纳维亚语”。
所以是方言还是语言,取决于广东是不是独立国家
身心疲惫心如灰 已沉溺安逸颓废
我觉得算是一种全新的语音了,我既听不懂讲粤语也看不懂粤语写的文字,辨别能力还不如我看日文,好歹能稍微推断一下 T.T
能听懂的就是方言,听不懂的就是语言,官话母语人群听不懂粤语,所以粤语是语言,不是方言。而且粤语诞生时间比官话更早,说粤语是官话的方言是很可笑的,粤语也不是汉语的方言,因为汉语不是一门语言,而是一个语族。
流浪的文字 人文爱好者。自由的汉字无处安放,只能流浪
我不是广东人(我北方的),但我赞同粤语有资格成为独立语言。据说当年民国初选择mandarin还是cantonese作为国语不就是一念之差么。

不过有个问题,粤语的书面写作似乎很弱势。现当代中国文学一水儿的普通话,我去香港也没发现有多少公告或文字内容以粤语组成。

我不知道粤语的口语化现象是不是很严重,如果是,这其实对于粤语发展十分不利,人口结构的改变很可能导致这门语言的佚失。
之所以会产生这种争论,主要是双方对方言的概念都没能统一。
如果按维基百科上面的定义来讨论的话,那么更偏向于方言。
没溜的哈士奇 东城会宗家若头李克强组十次组织若众
我只知道,在泰国,潮汕话绝对是一种语言 嘻嘻 
泰语是自有语法最弱的语言,泰国很多二代三代生在泰国的潮汕人,对外都说潮汕话,文字写泰文,但是如果你认识泰文,会泰语拼读,你会发现那根本不是泰语,你用Google泰语翻译,根本没办法正确理解,因为那就是潮汕话,泰籍华人已经不会写汉字了,所以啦。 看起来很好玩。 对北方人来说,潮汕话、粤语就是一种语言,很多地方比日语还难学难理解。 

吴语算半个语言

河南话、陕西话、鲁西南话、皖北话才是汉语方言倒口(相声术语)
以日韩越南语参照,和中国各地极多的所谓“方言”,感觉很可能一开始,东亚这片地附近的一部分人说的语言都是不同的语言,只是都用了汉字去指代这个东西,但这种东西的读音各有各的不一样但是有些会相似,所以我觉得粤语和普通话就是不同语言,但同理逻辑我也认为中国其他很多“方言”与普通话就不是一个语言
应该是方言,而不是「独立的语言」,这是站不住脚的,「粤语」跟官话的同源词要在80%以上吧
Desperado 公开、透明是对一个政府最基本的要求
语法和中文普通话好像是一样的,还没有到独立语言的地步。这是个人看法哦,要成为独立的语言至少语法应该不同。
粤语的地位和吴语 四川话 湖南话 闽南话 等等都差不多吧

不然楼主觉得呢
时政高见 境外反共势力
我认为是一种方言。粤语中大多数的字和汉语普通话的字是一一对应的,而且大多同音字也是对应的。在不同的语音中不可能有这种对应关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娜娜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05
  • 浏览: 11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