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怎样才会失去“赵籍”?

个人认为薄熙来这种虽然进了诏狱,但还是不折不扣的赵家人,贵族犯罪了也还是贵族。
贵族既有血缘的一面,也有社交的一面,权势反而不是最重要的。可能只有在社交上远离了赵圈,才算失去赵籍吧。
我觉得出卖机密、出卖同志算一条。中共历来自己人斗自己人,但一旦投靠敌对势力就是叛徒。所谓可以反党,但不能叛党。
老豆子 学习是生活的一部分
好题目!

对比王洪文的遭遇,真正的赵家人是不同的。 有红色血统的,至少从延安起参加共产党的才能算是正统的赵家人, 红军时期,那更是共产党的纯正血统。  油管上有个共产党老革命的子女回忆,(也是七八十的老年人了),文革后他被陈云打压,后来陈云说不知道他是某某后代,否则不会打压云云。 (我记不住那个老革命名字了,也许有网友看过那个视频,是明镜高伐林访谈)

有了这种红色血统观,才有了阶级观。他们自动的形成一个统治阶级,一个高贵的贵族圈子,如同英国贵族一样,他们不轻易让外人进入。 

红色贵族统治阶级在习近平上台后得到巩固和发展。 他和王岐山搞的反腐运动搞倒的副国级、省部级甚至厅局级没有一个红色贵族。

邱会作回忆录首爆王洪文遭受的酷刑 (转)


“两案”宣判后,秦城监狱允许黄吴李邱与王洪文生活在一起,他们之间相互交流了一些极为重要的信息。王洪文就是在秦城监狱中向邱会作透露了他所遭受的酷刑虐待。


关于王洪文极差的身体状况。邱会作初见王洪文时发现王的身体极差,当邱会作问及原因时,“王洪文说,他被关押第一天起就戴着重刑具,它会自动地紧固,要是挣 扎,它就会逐渐加紧,像念紧箍咒一样,如果用劲挣扎就会把人摔倒在地上。他带上刑具后就没有卸过,晚上睡觉也要带着。最早,王洪文被关在人大会堂地下室, 那里装了“电响器”,每隔几十分钟就会突然响一次,发出的声音让人感到钻心的难受,对人的神经刺激,让人亢奋,无法抑制。……有一次他喝开水,水还没有进 口就睡着了,突然响声震醒了他,开水还是烫的,好像做了个噩梦一样。王洪文说,他每天早晨只有一碗稀饭,中午晚上各给一个小窝头,每天吃不到四两粮食。他 饿得全身发软、连头都抬不起来。他身上还有后遗症,有时刚吃完了饭,吃的是什么东西他就想不起来了。到了公审之前,才给他吃得饱一点,但吃得很差,人都浮 肿了。”(页865-866):“到了监狱之后,是每两小时‘查房’一次。他们查房每次都要同我说话,即使睡着了也要叫醒,从不例外。”(《邱会作回忆 录》 新世纪出版社 2011年版 页931)


关于对王洪文的提审,王洪文说,对他审问时“电响器”暂停一会儿。王洪文说他渴望睡觉,受审时说话说着、说着,就睡着了,或是 得不会说话了。(页866) 专案组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迫使王洪文“交代”,“承认”自己的罪行呢?王洪文说:“为了要什么材料,对我搞车轮战术是常事。有时说着话就睡了,他们曾经几次 给我注射过针药。只要注射了那种药,无论怎么样也睡不着,心里烦躁得特别痛苦。我坚决拒绝打针,他们就强给我注射。后来的交换条件是:只要好好交代就不打 针了。”(《邱会作回忆录》 新世纪出版社 2011年版 页931)王洪文说,为了减少痛苦,为了活下去,他是什么都承认,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页 866)


邱会作说:“过了三四天,我们坐在院子 里‘放风’,王洪文最后一个出来,他刚走了没几步,人就像门板一样,直直地摔在地上,口吐白沫子,我们刚要去扶他,监管员立即说:‘千万别动,动就很危 险,只有让他自己慢慢缓过来才成。’过了两三分钟,王洪文才慢慢侧过身来,鼻子磕出血,半个脸都是灰土。王洪文见我们几个坐在那里,只是一丝苦笑。 ”(《邱会作回忆录》 新世纪出版社 2011年版 页931)
赵家人,类似门阀.
赵家人的'赵籍',可以理解为含赵量,也可以理解为衣钵传承.关键在血统和接班上.但接班比血统更为关键.有的赵家人,虽然没有一官半职,但包衣奴才(官员)也不敢怠慢他.但如果只有血统,没有传承,也不行.

比如某位大佬,结了好几次婚,但最后能接班的,是他的最后一个老婆所生的儿子,而不是之前的老婆生的他的第一个儿子.别的老婆生的孩子,因为没有什么安排,所以就没有什么含赵量,默默无闻.
再比如薄督,原本他家老头是想让他大哥接班的,因为出了点岔子,改薄督接班了.薄家老大的含赵量瞬间就低了.
还有小小毛,虽然出身毛家,但因为没能接班(虽然安排了点有职无权的职务),含赵量也很低.当然,比彻底失去赵籍的还是要好很多.
zzzzz11111 学术训练家
待遇上除非个人主动不要不然不会被除籍的(即使进了监狱),帮派体系的政治制度要防止内讧摧毁整个体制首要条件是内斗被打倒或者犯错误者不能在生活条件上清算,只能让其丧失个人权力,经济上的特权是不会丧失的尤其是这些人互相联姻非常普遍的情况下
厉害国披着“社会主义”的外壳,走“资本主义”道路,其实骨血里淌着封建余毒。土共天天奋力给屁民洗脑,红二三代过着人上人的贵族生活,顺便给跪舔最卖力的“外围”打赏一些残羹剩饭。刁加速坐“龙椅”,满嘴“举头三尺有神明”,却也知道把自己的种送到美国读书。厉害国的小粉红,战狼们天天自我高潮,自己做韭菜还不断生产韭菜二代三代,还以为自己是厉害国的主子。奴隶做成这样,不愧是对厉害国国歌最好的讽刺。
失去赵籍我认为有以下几种途径
1. 站错政治路线, 例子: 胡耀邦,赵紫阳,的子女现在的含赵量较低
2. 逐渐失势, 比如说,前段时间的故宫大G女,其公公为何长工,跟老毛打天下,但站错队,只混了一个副部级,像这种,再过几代,那是绝对没有含赵量的
3. 至于出卖同志,这种事情赵家人不会干,没有意义

总而言之,失去赵籍是很难的,但失去官籍确实很简单的,像我就知道,我们一个省的副省长,在政治斗争中失败了,后来他的子女跑路到美国,也没多少钱,就几千万美金,你看看,像这种人,中国是回不去了,只能在美国当一个小小的富家翁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X陽算不算?連照片都不放出來了,死的時候在國内也沒掀起多少波瀾,反而是國外中文媒體在報道的多一點。是不是被判定為「不配姓趙」?
如果没有共匪 如果没有共匪,世界将更加美好!
我发现了一个对付五毛和外宣的终极武器
就是这句话:拿钱发贴或者跟中共宣传体系有利益勾结的人,今年全家死光光,一个不留!!!
现在的话,反对你包的一尊地位吧,这么做应该很快就失去赵籍了。
中共有黑社會的性質,和青幫、洪門比較,中共也有一套「幫規」的,如果不守規矩,豈不是也打破自己在組織内的權威,到時候就會有人喊出「軍候將相、寧有種乎」了。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虽然入党根本不等于赵家人,甚至连赵家的狗大部分都算不上,顶多算是自以为姓赵的蛆。但是开除党籍基本就是开除赵🐔了。
你喒啊提厄 但纽各色,给扭曲后儿啊
可以参考下六四后流亡海外的原保利公司干部,中共官拜大将的罗瑞卿之子罗宇,算是脱赵比较彻底的了。
看看外面的世界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发生革命,广大人民群众清算红色贵族,剥夺所有赵家人的赵籍,这样他们就失去赵籍了。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想失去中共國國籍……

不過我想到了,俞強聲,算是一個了吧?王立軍也不是啥真紅色家族的,俞強聲肯定是,他脫趙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