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牧誓

武王戎車三百兩,虎賁三百人,與受戰於牧野,作《牧誓》。
時甲子昧爽,王朝至於商郊牧野,乃誓。王左杖黃鉞,右秉白旄以麾,曰:「逖矣,西土之人!」
王曰:「嗟!我友邦塚君、禦事、司徒、司馬、司空,亞旅、師氏,千夫長、百夫長,及庸,蜀、羌、髳、微、盧、彭、濮人。稱爾戈,比爾幹,立爾矛,予其誓。」
王曰:「古人有言曰: 『牝雞無晨;牝雞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婦言是用,昏棄厥肆祀弗答,昏棄厥遺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長,是信是使,是以為大夫卿士。俾暴虐於百姓,以姦宄於商邑。今予發惟恭行天之罰。今日之事,不愆於六步、七步,乃止齊焉。勗哉夫子!不愆於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齊焉。勗哉夫子!尚桓桓如虎、如貔、如熊、如羆,於商郊弗迓克奔,以役西土,勗哉夫子!爾所弗勗,其於爾躬有戮!」


1.聽信婦言
2.不祭鬼神
3.不重用貴族
4.重用罪犯

從古代來說,婦女的地位是極低的,女子不會擁有基本的教育權利和參政權利,甚至在家裡也是地位最低的,即連子女也是不如的:
未嫁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



然而現代社會,女子也是能從事工作。或許在某些領域會有性別偏科,但從日常智識或經驗上來看,女子和男子差別不是很大。所以採信婦人之言,並不見得是甚麼嚴重的事。

引用Wiki:
在已發現的甲骨文卜辭中,均找不到對妲己的任何記載。而商代女權較周朝與漢朝高,后妃參政並不會受到非議,斥妲己「干政」、「牝雞司晨」為周代之後反對女性參政的價值觀。從《史記》開始,妲己的形象才逐漸豐富起來,因此她的事跡可能是周代後為了強化「商紂荒淫」的形象塑造出來的角色。



原以為聽信婦言是妲己的故事,但資料上看來,似乎不是。綜上所述,聽信婦言可能根本是一個謊言,這個「婦言」不見得是甚麼糟糕的決策,糟糕的是「提出決策的人是婦人」這個事實本身而已。2則不必多談,不敬鬼神本身在現代就沒有甚麼問題,品蔥甚至不少反宗教份子,我認為紂王在宗教觀念是較為現代化的。34則違反了當時貴族的規則「用人唯親」,且引入了「用人唯才」、「不論出身高低」的破壞貴族底線的思想。

我以為紂王在思想上是較為現代的人,具有較為先進的思想,他自然會被當代人士所排斥。這也顯示出網路穿越小說的荒謬,歷史告訴我們思想越先進,就越容易被鬥死。
rtgzddgh ? 已停用
在姨学视角看来,反对用人唯才才是天经地义(专门的工匠是另一回事,显然这里指的是政治上的地位,即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全民博彩)
欧洲明显在中国黑暗的两千年里,从来都不任人唯才
只有费拉大一统下才滋生任人唯才的白日梦
商明显费拉化了,且不说其板上钉钉的食人行为,都到了要征讨东夷的地步了,难道不够说明商已经无法自我维持了吗?
东夷是擅长射箭的武士部落,原本就是从夏朝开始就属于夏王朝的核心军事力量,而这样的部落商也要讨伐榨取,已经表明商的社会已经完全朽坏

附上姨学摘录:
项王的政治、军事策略是楚国宪法结构的产物,他没有、也不可能有僭主对待乌合之众的武断权力。八千子弟的人数不一定只有八千,但贵族精英部队的性质毋庸置疑。他不能越级提拔韩信,也不能像韩信希望的那样,将古老王国的封地慷慨地赏赐给立功的暴发户;因为八千子弟是一个阶级性和民族性极强的自治团体,破坏边 界就会严重地损害团体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唯才是举对土耳其禁卫军很有好处,因为每一位有野心的奴隶士兵都是帕夏的种子。圣路易的骑士团如果向穆斯林和佛教 徒开放,肯定会丧失一切战斗力。雅典和罗马无比珍惜他们的公民权,不容外邦人觊觎;只有在自由和独立丧失殆尽以后,才允许全世界分享这种失去政治意义的荣 誉。韩信投奔刘邦有其必然性,因为后者的团体是浪人冒险家的集合,浸透了“为天下者不顾家”和“分我一杯羹”的流民精神。亚父抛弃项王也有其必然性,因为 贵族团队最忌惮领袖的幕僚系统,这种私人班底是领袖扩张权力和个人独裁的基础。如果有人认为这些都是项王用人不当的证据,显然是对楚军的阶级性质和历史地 位认识不清。许多后人不能理解这种区别,是因为他们在散沙顺民社会生活得太久,以致丧失了最起码的政治判断力。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1.聽信婦言
女性要有政治权利,前提是要尽政治义务。而当时的政治义务实为兵役,不尽义务的人通过性资源上位并且还有资格左右国家政策的行为必然会导致尽义务者的反感。

2.不祭鬼神
即使是在现代,无神论者要逃脱“人定胜天”这一错误观念也远比信徒们更困难。而且即便按照无神论者的讲法,认为鬼神都是对自然规律人格化的话,在商时代就胆敢不祭鬼神的人当然绝不可能尊重规律。

3.不重用貴族
任人唯贤当然是错误的,因为这一说法有个隐含前提就是假定统治者都是英明神武,有能力分辨谁是贤人。

4.重用罪犯

这个我觉得不用解释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