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极恐】《中共早期言论摘选》中国是否已经错过民主宪政的最好时机,掉进了专制的死循环里?

1943年7月4日,『新华日报』社论文章:『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新华日报』是中共机关报,也就是『人民日报』的前身。这篇是毛泽东亲笔撰写的:
社论说,“每年这一天,世界上每个善良而诚实的人都会感到喜悦,自从世界上诞生了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里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
毛泽东的社论还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党风度、博大的心怀。”社论最后有一句:”七月四日万岁!“ 民主党美国万岁!”

1945年8月。路透社记者甘贝尔问毛泽东中共对“自由民主的中国”的概念及界说为何?毛泽东慷慨陈词:“自由民主的中国”将是这样的一个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按:四大自由指美国总统罗斯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提出的“言论和表达的自由”、“信仰上帝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它将保证国家的独立、团结、统一及与各民主强国的合作。(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27、28页)。

“实行宪政……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周恩来,1944)

毛泽东1944年6月12日答中外记者问:

中国是有缺陷,而且是很大的缺陷,就是缺乏民主。只有加上民主,中国才能前进一步。民主必须是各方面的。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

《刘少奇选集》上卷第172页:

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污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并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

《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新华日报》1944年3月5日:

限制自由、镇压人民,完全是日德意法西斯的一脉真传,无论如何贴金绘彩,也没法让吃过自由果实的人士,尝出一点民主的甜味的。

《中共党史教学参考资料》:

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

《新华日报》1944年1月22日:

抗战是为了民族的自由,为了人民的自由——自由不是专卖品,不是施茶施粥似的慈善事业。谁也不能自由到说:这玩意是我的,高兴给谁就给谁。

《新华日报》1944 年3 月30日:

民主的潮流正在汹涌,现在是民权的时代,人民应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和身体的自由是真理,实现民主政治是真理,真理是要胜利的,所以高举民主的大旗奋斗着的世界和中国人民是一定要胜利的。

《新华日报》1944年2月2日:

是要彻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实行普选制,使人民能在实际上,享有“普通”、“平等” 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则必须如中山先生所说,在选举以前,“保障各地方团体及人民有 选举之自由,有提出议案及宣传、讨论之自由。”也就是“确定人民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完全自由权。”否则,所谓选举权,仍不过是纸上的权利罢了。

《新华日报》1946年2月1日:

二十年来,尤其是最近几年,我们天天见的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政府所颁布的法令,其是否为人民着想,姑置不论。最使人愤慨的是连这样的法,政府并未遵守 。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却天天违法。这样的作风,和民主二字相距十万八千里!

所以民主云云者是真是假,我们卑之无甚高论,第一步先看政府所发的那些空头民主支票究竟兑现了百分之几?如果已经写在白纸上的黑字尚不能兑现,还有什么话可说?所以在政治协商会议开会以前,我们先要请把那些诺言来兑现,从这一点起码应做的小事上,望政府示人民以大信。

《新华日报》1945年1月28日:

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政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啊!

《新华日报》1939年2月25日:

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新华日报》1945年4月19日:

毛泽东,中国共产党的最高政治家,曾经这样表示出中国人民的希望:“我们并不需要、亦不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我们并不主张集体化,也不反对个人的活动——事实上,我们鼓励竞争和私人企业。在互惠的条件下,我们允许并欢迎外国对我们的地区作工商业的投资 ……我们相信着,并且实行着民主政治”。他说得很对。

《新华日报》1944年5月17日:

他们说这一套都是外国人的东西,决不适用于中国……现在固然再也没有顽固派用国情特殊,来反对科学 ——自然科学的真理了。只有在社会现象上,顽固派还在用八十年前顽固派用过的方法来反对真理……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民主,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民主。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

《新华日报》1946年1月18日:

这些一切,只有证明全国人民及各民主党派对实施纲领的意见,首先是对人民自由的主张,是切实的,迫切需要实现的,万万“撤销”不得的。

《新华日报》1945年4月8日:

“现在是非变不可了!”“但如何变呢?”“我们只要看看人家。换句话说我们一切要民主。我们一切制度、政策以及其他种种,都要向着能配合世界转变上去改造。

《新华日报》1945年7月3日:

曾经有一种看法,以为民主可以等人家给与。以为天下有好心人把民主给人民,于是就有了等待这种“民主”,正如等待二百万元的头奖一样。但是中外古今的历史都证明了,民主是从人民的争取和斗争中得到的成果,决不是一种可以幸得的礼物。

《新华日报》1944年3月30日:

英国人民把言论、集会、身体等自由作为民主政治的基础而加以无比重视,从美国方面也同样表现出来。上引赫尔国务卿自称一生为这目标奋斗力争的正是这个东西。“平等”与“自由”为什么被民主国家这样重视,重视到认为没有这就无从谈民主政治呢?这是很简单的。国父孙中山先生曾经说:“提倡人民权利,便是公天下的道理。公天下和家天下的道理是相反的;天下为公,人人的权利都是很平的;到了家天下,人人的权利便有不平,……所以对外族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族主义。对于国内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权主义”。英美民主政治所重视的平等,正是这一含义……假如至今英美仍不准人民有平等的权利,那末怎样能够谈得到民主、怎样能够实现民治呢?说到“自由”也是一样,如果连人民言论、集会、身体的自由都不允许,则民治从何谈起?……英国没有成文宪法,但是英国人民有平等有自由,所以虽没有宪法也是民主国家。由此看来,民主政治的主要标志是人民有自由平等的权利……民主的潮流正在汹涌,现在是民权的时代,人民应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和身体的自由是真理,实现民主政治是真理,真理是要胜利的,所以高举民主的大旗奋斗着的世界和中国人民是一定要胜利的。

《新华日报》1941年6月2日:

如何使青年的思想和行动能有正当的发展……可分两种,一种是主张思想统制。这就是说,把一定范围以内的思想,灌输给青年,对于这种思想是没有怀疑和选择的余地的。…… 另一种主张是思想自由。……只有自觉和自愿,才能产生心悦诚服的信仰,和惊天动地的创造活动。一般民众都是如此,青年尤其是这样。如果走相反的道路,则结果都是十分可悲的。有许多事实说明在强迫注入的训练之下,青年感到很大的痛苦……这种办法是必须改正的。我们主张思想应当是自由的。

《新华日报》1946年5月13日:

立即释放全国政治犯!严惩虐待犯人、毒杀犯人的凶手!未获释放的政治犯应切实保证他们 的生命安全,不准再有虐 待和私刑拷打犯人的非法行为。

《新华日报》1946年2月18日:

维持一党专政的政策是建立在制造饥饿和灾荒上的,所以这些救灾的治本办法,只有国民党确定的和各党派一道走上和平、民主的道路时,才能完满解决。

《新华日报》1946年3月30日:

党对政府的领导,在形式上不是直接的管辖。党和政府是两种不同的组织系统,党不能对政府下命令。

《新华日报》1944年1月19日:

法西斯的新闻"理论家"居然公开无耻地鼓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报纸"的主张。它们 对于"异己"的进步报纸,采取各色各样的限制、吞并和消灭的办法,如检查稿件、任意删削,威胁读者、阻碍推销 ,派遣特务打入报馆、逐渐攘夺管理权,最后则强迫收买,勒令封闭。

看了这些中共早期(包括毛泽东自己)的言论,所提的观点(推崇美式宪政、民主选举、地方自治、开放党禁、言论结社自由、释放政治犯、党政分开、军队国家化等等)跟我们反贼如今提的观点似乎如出一辙。
但是实际上中共却是“两面三套”——内部一面,对外一面;想一套、说一套、做一套。归根结底就是不讲诚信、不守规矩。这也是大部分中国人的通病。
如果将来有另一个团体推翻了中共,他们是否也会先打着民主、自由、宪政的旗号拉拢人心,然后再行专制之实呢?中国会不会永远掉进专制的死循环里出不来?
因为中国最有可能走向民主宪政的时期就被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耽误了。何况那时,还有那么多有识之士(胡适等人)在努力。现在比那时的环境、时机、言论和行动,都差太多了。
escape2019 79%基督教民主党;77%社会自由主义;74%市场自由主义;72%社会民主主义;71%新保守主义;58%古保守主义;34%法西斯主义;14%无政府主义;0%马克思共产主义;0%专制极权主义
 补充:为什么说49年之前才是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最佳时机,而不是89年学运或是现在。因为49年之前的中国是一直在实践宪政,积累经验的,那时候的人普遍认为中国要走上民主宪政的道路的。国民党也不是一家独大,有很多反对派。而且国民党时期的意识形态管控远没有共产党统治时期恐怖。
而89学运时,和现在,再提民主宪政,却都是在共产党统治的框架下。89学运时的诉求并没有要求推翻或清算共产党,只是要求共产党做出改革,就有那么多人死在坦克之下。
而现在,墙内几乎没有反对的声音,连改良的声音都很少。很多人只是提了一嘴民主宪政,就被迫害到流亡海外,海外信息都被墙掉,根本没有机会对普通中国人发声,中国人有民主宪政意识的,变得越来越少。这时再提政治体制改革,难度要大得多。
Kwantung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中国当时最好的结果就是南北朝,奈何蒋介石是个大一统思想的,剿匪剿到台湾,不然现在至少南方会是民主国家。去了台湾以后还是想着大一统,错过了台独最佳时机,现在合也不是,独也不是。
热心市民唐先生 最近领养了一条京巴,它的名字叫包子。
重要的不是他们说了什么,而是做了什么。中共建国前的黑料简直不要太多,721方针,南泥湾,延安日记,沈崇案,建国后的更是罄竹难书,土改,三年饥荒,上山下乡,文革,计划生育。

这是他们一贯的场面话而已。你去看看马路上的到处都有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第二个是啥?
KimmyGray 小熊维尼
怪不得那个时候很多人投奔共产党。如果我们回到1946年,看这些报纸,也会支持共产党的。只有胡适等少数人能看清真相。
戈培爾同志 戈培爾同志,保守自由主義者,普魯士萊特人。學術界出身,曾經是海德堡大學古典文學歷史系哲學博士。1924年8月參加工作,1925年3月加入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為現任納粹黨和德意志第三帝國主要領導人之壹。
这些话都是说给美国人听的,就是要骗美国断蒋介石的援助。
打赢内战之后,司徒雷登想和老毛会面,老毛直接写了一篇《别了司徒雷登》来嘲讽美国人的天真。
標題錯誤,
下一個循環的節點將會出現在中國朝鮮化轉往軍閥割據的時機。想想孫中山。

———-
曾经有一种看法,以为民主可以等人家给与。以为天下有好心人把民主给人民,于是就有了等待这种“民主”,正如等待二百万元的头奖一样。但是中外古今的历史都证明了,民主是从人民的争取和斗争中得到的成果,决不是一种可以幸得的礼物。
我覺得一開始就是靠謊言,說到最後自己信了,可是權利的誘惑也不忍放棄,結局就是這樣。
灰色幽灵 When injustice becomes law, resistance becomes duty
种下一颗苹果树最好的时间是五年前或者今天
johndoe7 挠挠
我对未来还是比较乐观的。

之所以世界上大部分国家(不算失败国家的话)是民主国家,主要原因并非是民主与专制的“制度优势劣势”,而是民主政体更加稳定。在中国的几千年王朝史上,光是太子和皇帝的斗争就数不胜数,因为继承人问题整个政权分裂也不奇怪。相比之下,近现代社会的民主制度相比于专制制度,最大的“优势”在于稳定。

但是到了数字时代,似乎事情又有了些改变。信息网络技术的发达让专制警察国家的成本比以前低了很多(虽然依然很高)。所以看上去似乎专制国家又成了可选选项之一。

不过近些年的中国政局稳定,主要来自于高速的经济增长掩盖了绝大多数社会矛盾。想看中国还有没有机会进入民主,要等到中国的发展红利过去,经济增长趋于缓慢甚至负增长的时候,才能见分晓。我觉得最后一定是会进入民主的,可是阵痛应该会很长,也许会持续一代人。

但最后民众会胜利的。
第三新索多玛 每个骂过‘你妈逼“的人都构成强奸罪。不然为什么某些人对屠支派意见那么大?
最大的问题就是敌人太强,敌人不强什么都好办。
而中国人就是自己不行还生怕敌人不强。
同人志 有缘再见
郭粉们应该过来学学共产党早期的漂亮话,看看人家是怎么说的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完全有可能
甚至可能我們裏面已經有了做著自己成爲獨裁者的夢的人
又或者就連現在還怕出現新的獨裁的樓主,真的遇到權杖就在眼前的誘惑的時候還是會忍不住接下,然後斯坦福監獄式墮落成獨裁者
所以一個只是善良的人或只是瞭解經濟歷史社會學的人是不能成爲英雄的,他不僅要能抵抗誘惑,還要能看穿身邊的人哪些是圖謀不軌的
人類歷史上才出了那麽一個華盛頓
如果他壞一點,華盛頓可能就成爲美國獨裁者了。如果他蠢一點,當初和華盛頓一起打獨立戰爭的無名小卒可能就把他鬥下來,把所有的功績攬在自己身上變成獨裁者了
所以我説,中國民主化最保險的最不容易開倒車的方法就是日本路綫,在民主的外國勢力的監督和主導下完成民主化
我觉得不会 毕竟那个年代世界上有几个民主国家?现在又有多少 而且那个年代消息闭塞 我的老家一带的人根本就是大山里的农民可能连大清亡了都是过了很多年才知道的 而现在至少是信息畅通 中共真要被另一个取代 至少要开放网络吧 解除中共的苛政 这才是合法性的来源 但一旦这么做了 还想继续专政的老路就难了 而且现在外部的欧美等西方国家也醒悟过来了 这回中共肺炎就是个大教训 整个历史进程决定是不会允许出现另一个专制集团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79%基督教民主党;77%社会自由主义;74%市场自由主义;72%社会民主主义;71%新保守主义;58%古保守主义;34%法西斯主义;14%无政府主义;0%马克思共产主义;0%专制极权主义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1
  • 浏览: 7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