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想建功立业的英雄们前往香港帮助武装革命,大家如何看?

油管上youtuber“麻辣空间” 的第184期视频https://youtu.be/prru9yrDBS4,鼓励内地想建功立业、不怕死的英雄们前往香港,帮助香港人武装革命,大家如何看?

缅甸北部各邦应该是附近最容易搞到武器的地方了,推特上有个“缅甸掸邦北部第一特区”,很同情香港抗争者,据他们介绍那边各种武器都有。

从缅北搞到武器后,穿过老挝越南,或者直接走海路,收买香港海关进入香港。

视频的建议是一个思路,但是大陆内地可能没有这种豁得出去的英雄了吧。当年的北京刀客杨佳算一个?

照我说,境外的东突厥人,图博人,干脆先偷渡去香港参战算了。


========

缅甸掸邦北部第一特区(平安果敢)的推特账号消失了,看来共匪很恐惧这些武装渠道。
========

最新消息,缅甸掸邦北部第一特区(平安果敢)重新建了个新推特号@shenzhilong001,请大家继续关注。

愿自由之光普照缅中大地。
革命児 喜欢吃Cos小熊维尼的八板神奈子做的庆丰包子
如果有能在缅北搞到武器的英雄好汉,不如采取就近原则,直接在云南、广西发动武装革命,跟中国共产党搞游击战,形成多个革命中心,使中国共产党疲于应付。
feefee 諸夏獨立是偉大的民族解放運動
果然,这个贴子把一堆小号都引出来了,打着各种旗号,就是要熄灭香港人武装反抗的心思。

城市游击战巷战是军队的噩梦,这样可以大大消耗共匪的维稳经费。

===

最新消息,缅甸掸邦北部第一特区(平安果敢)重新建了个新推特号@shenzhilong001,请大家继续关注。
这。。。香港海关真的能被收买吗?中国人去了以后人家接不接受也是个问题。
还是等香港葱油来评价一下吧。
参考共党起家,是苏联出钱在中国聘请了一些社会著名人士成为第一批党员,每个人按月发工资,后来又是苏联出钱建立黄埔军校给国共培养军官,北伐苏联又提供了大批的武器,没有外国势力干预造反不现实
基督山伯爵 或生或死,你是我唯一的安慰
我觉得不好使,就算有那个心。也最好尊重香港人的意见和斗争策略,直接硬刚可能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庆丰自挂东南枝 自由就是能够回答“108×83”
如果胆子大有体能可以想一下,首先需得在香港有立足之地,熟练运用当地的文字和语言(这事目前我还在努力)。更进一步收集一些有用的工具带去,还要记住当地政场地区官员,了解香港的文化才能方便日常交流融入众勇士之中。
比奇堡老社畜 绝赞加班中
连基本的自组织能力以及面对着棍棒和橡胶子弹的警察的勇气都没有。就想着在哪里适合武装起义怎么看都适合做段子。
更别提难度最高的怎么在低调的情况下大批量搞到武器,和在不被发现和打压的情况下训练游击队跟正规军对抗了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关注马斯克之前画的2024年载人登月和30年后载人登火星这个大饼能不能实现,毕竟这个实现的可能性都比前者高的多
永恒与虚无 黑洞思维,绝对立场
反對,這正好是送給共產黨戰爭藉口。武器你想送什麼,手榴彈?RPG?各種步槍輕武器?拿這些輕武器跟裝甲車對抗不是作死嗎?

省省吧,共產黨軍隊再怎麼沒戰鬥力,人家有制空權-空中各種各樣飛機盯著你,制海權-海上封鎖,解放軍一推進,誰都得完蛋。就算你不完蛋,城市變焦土,屍橫遍野,香港徹底被佔領,青山都留不住了。

攬炒也還不到這種送死的程度,和平抗爭還是有希望的。
hhgggll 黑名单
z再等等,也許今年下半年,不用買什麼武器,你就會看到大陸烽煙四起。
在目前這個經濟形勢,我真的想不出,閉關鎖國後,中共怎麼撐下去?
不要說可以發什麼糧票,恢復供銷社來維持。
當初施行這個政策的人口基礎,社會環境,自然環境,都和現在完全不一樣。
目前在大陸很多農村,整個村子都是靠在外打工為生,田地早已荒廢,
在找不到飯吃的時候,你看看。

買武器去香港,目前就是送人頭,我懷疑這個帖子有釣魚嫌疑。。。
無論是走海關還是走私,你帶武器的話,要麼被抓,要麼被黑吃黑

這個完全不現實,不具有可操作性。。。
這個是個中學生想出來的把?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好汉,建议你先去查一下贵村村长是不是坏人。干掉一个村长,或许只要一把菜刀就行了。
曉之天道 天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道損不足而奉有余。社會民主黨74%社會自由黨74%
散兵游勇没有用,纯粹送人头。

现代军队靠装备和组织度,得派至少200人去参加美军学习一年半载,培养出营、连级别的指挥官,出来再招募组建8-10个IBCT轻型战斗旅约5万人,每个旅还得花4-5亿美元购买装备,合计至少32亿美元。再训练6-12个月。

没有资金或财团大金主或国家支持,想都别想。
这样的战力仅相当于中共1.5-2个军,还要看训练水平。

散兵游勇搞点轻武器,也就只能走私、犯罪和公安武警打一打,和正规军硬碰硬就别想了
我想来支援香港,但问题是我到了香港怎么才能联系上组织,最重要的是,我内地人的口音怎么才能让组织相信我是反贼?前几个月疫情刚爆发的时候申请了一个组织武汉独立的团队,只给我发了一封邮件就没下文了。有没有老哥带下路啊,我在墙内快混不下去了。
灰色幽灵 When injustice becomes law, resistance becomes duty
想都不要想,你以为现在是什么年代?1900年?你只要有武器共党就会有镇压的理由。要是共匪憋急了直接几百辆坦克开上街,你拿什么和钢铁洪流正面打?PLA有如同苏联一般源源不断的坦克集群,你能有几支反坦克武器?所有东南亚小国的库存倒出来都可能不够应付一个军区。突击步枪在现代主战坦克面前就是挠痒,你能有什么厉害的重型装备能悄悄运进来?空中共军可以保证武直像蜂群一样开出来洗地,你只要一出掩体就被发现。

要是你想学越共打游击搞治安战,到时候几十万部队混合所有警察特警民兵与公检法人员,隔一米站一个人,人海战术拉人链地毯式清洗你,抓到就直接枪毙,就像当年打新疆一样,共党什么都干的出来。城市地区就更不用说,那么多监控又不是白装的。保证你侥幸逃脱后在共党垮台前绝对不敢回来。有做武装革命梦的还是歇一歇,这里是PRC,军队不一定是世界最强,但可以保证是世界最多。
勇敢的心 再高的墙也挡不住一颗自由的心!
我愿参加,前提是必须要有严密的组织,必须由有香港人参加组织主导。
Ranger1984 新注册用户
香港人会让这些人失望的 大部分人看见这批英雄首先会报警 
那个公众号是好几个人维护的,但是他们都明确表示过惹不起中共。他们当中甚至还有非常亲共的,不允许别人说共产党的坏话。指望他们,算了吧
我还是觉得香港地方太小,不利于隐蔽,又没有纵深,搞暗杀好一点。武装的话很同意沙发的兄弟,西南是个好方向,可以考虑在缅老边境一带建立基地,老挝这个国家武装力量很弱,军队只有5万多人,虽然是靠着给越南当小弟,但只要不主动去挑衅他们,应该越南人未必有插手的兴趣
这种事情只有香港的财阀能主导,散勇不能成事
民族性的原因,香港发生武装革命的可能性几乎为0。
醒醒,等解放军来了最先卖友求荣的就是他们
真要有这份心怎么不先去联合新疆集中营里的人
武装革命不是不怕死就有用的,以现代武器的威力就是人再多也是送人头。以油管上Trex Arm作参照,单兵装备和个人训练升到顶,类似V字仇杀队里攻击电视台进行大规模宣传转播的行动可以起到作用,或者脑洞再开大一点,和CIA等国家级情报机构合作做脏活,专门针对匪共国家级高官的海外家属和黑金,除此之外想不到所谓不怕死人能走的第三条路。
黄昏钟 野兽先辈
那你不如去按阿姨说法去革命圣地搞破坏,防范小收益大
Philadelphia 諸夏獨立,肢解中國
同意这个视频里播主的说法,中国被中共控制得太严密,几乎密不透风,目前在内地搞很难,说不定亲属都会举报你。

香港至少有比较好的群众基础,群众基础是城市游击战最重要的支撑。香港人这么久都迟迟不能拿起武器,实在令人失望。我觉得两年后香港就会被共匪压制得没声音了。
品葱1998 倒车司机
没装备,没有专业的训练,而且一开始就会被国安发现,怎么革命,不要再煽动武装革命了,行不通的
mcculley33 新注册用户 pornhub
少吹牛吧!就算讓你買下了軍火,你也打不勝香港的解放軍。還是多談談香港完全自治吧
在香港取得武器不容易
要打仗直接前往海外或留在大陸比較好

但我同意互相協助和支援
先搞個政權出來再流亡海外比較現實,像國父那樣的,或者像樓上說的爭取外國勢力像中共依靠蘇共那樣起家。主流民意不會想抓老鼠而賠上米缸,別看勇武砸得凶,實際交戰起來傷不到軍警半分,砸的也是死物,砸完了還是有賺頭所以說過要全線結業的這不都還在厚著臉皮留下。最大的傷亡都是送人頭去被自殺的,不希望再有。
suewr 支那人筆戰法寶 扣帽 急了 破防 nmsl
國安法原本是中共的一招臭棋, 你一武裝起義, 中共的臭棋立即變成好棋, 國際立即不能出手。

有五毛在地上, 誰掉了?
鎮國公朱壽 新注册用户
收买海关应该是不可能的,偷渡反而有可能。近年香港的非法入境者出现的地方证明海关有漏洞,例如渔船。
只是,在香港武裝起事沒意义,除非是要引坦克出来,而且连勇武也差点被割蓆下,何必送头
自己不上前线鼓动别人上前线送死的,都不是啥好东西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如何评价朱践耳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760023
此人是精致的利已主义者。是一个典型的无产阶级费拉做题家。

他45年才加入中共,国共内战,他都在文工团,懂得狡猾地明哲保身。
选择亲共我认为一是他崇拜聂耳。二是他也有通过亲共,获得去苏联进修提高的机会。
无产阶级费拉做题家,试图通过体制获得留学机会在过去是非常正常的路径。

后来他的愿望成真,1955年公派去苏联。进入著名的莫斯科音乐学院,不过之后没几年就遇到了中苏关系恶化。他学了5年之后于1960年回国。虽然在苏联他躲过了大跃进,不过没有躲过大饥荒和文革。

回国后,这个费拉第一感受到中国原始社会主义的铁拳,他的创作几乎停止,在苏联他可以能写交响乐的,结果回国之后,只能写写小曲。《唱支山歌给党听》就是这期间创作的。

他认为,从1960年到1978年是十八年断层(包括前六年的迷途,中间十年的荒唐压抑,后两年的反思),不仅毁了他的“交响梦”,也使“革命梦”被扭曲和变质。


文革后,他进入上海交响乐团工作,重新开始创作。80年代相对自由的氛围,让他也重新创作出了一些作品。
比如他创作过一部缅怀张志新的交响乐:交响幻想曲《纪念为真理而献身的勇士》上海交响乐团 陈燮阳指挥

说明他心里很清楚中共是个什么货色。把子女送出国,但是自己留在中国赚大钱,也说明他是个很典型的骑墙派,与利己主义者。如同当年很多贪官一样,自己在国内赚钱,子女出国享福。反正我死后哪管中国洪水滔天的那种。

纵观他一生,他都是能躲就躲,从不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偶尔有自由的环境,才敢于表达一些自己真实的想法,但是人生根本目标还是无产阶级费拉那种无脑赚钱,精致利己而已。

他幸运地在2017年去世,但是他的夫人和子女终究没有躲过社会主义的铁拳。我相信他若是活着,也一定会遭遇同样的下场。

有的时候,费拉们得想明白一点,当你永远选择那条看起来即容易,又光明的道路时,你得看看这条路是谁修的,若是修路的人来自于原始文明,那么你还是离这条路远一些。
梅菲斯特 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唯生命之树常青
建议先去香港的游行现场感受一下,如果面对警察指着你的枪口和全副武装+盾牌不觉得怂,再考虑这么深奥的问题(笑

如果连出来和平示威都不敢,还敢武装抗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諸夏獨立是偉大的民族解放運動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09
  • 浏览: 8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