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某个时候你实在无法在现实生活中伪装自己的政治立场并不吐不快?

之前我觉得自己隐藏得蛮好,过去几年,我很少有那种时候突然抑制不住自己并在现实生活中何人理论政治立场,我都是闭口不谈除了面对特别信任的朋友才会敞开心扉谈,主要是我是无胆匪类,胆小也觉得很多人心险恶不知道他们会把我说的话怎么利用。可是2020开始的这半年下来,也许是所有情绪累积,有几次我都没有忍住过。对家人,朋友,还有同事都有过几次。
经常和几个同事一起吃午饭,平时听他们说政治,我从来不说话,因为他们粉红又好战,以前不管他们说的再让我觉得难听和荒谬我都可以做到不动声色沉默,就在前几天,只不过一个同事说了句:这帮香港暴徒废青听说又在闹了。我竟然有点语气凶狠的问到他们怎么废了?怎么暴了?还是只要出来游行就都是废都是暴?然后和他争执了起来。坦白讲,这话都不是他们讨论过最难听的,我不知道为何就爆了。然后基本所有同事都知道了我的立场,老板还私下警告我注意自己的言行。
我一个体制内的老朋友,他知道我的政治立场是反对这个体制和憎恶共产党,我也知道他的立场是对习近平葱白而对体制认为利大于弊,可是我们一直都不避讳聊政治,之前都还没问题,他说我被西方西方洗脑了我说他被小学生麻痹了,互相阐述观点和论据,可能你们会觉得奇葩,因为我们是很多年从学生时代建立的友情,在生活层面真的是互相关心的朋友。在2月底我起码一个多月没和他说过话了,主要当时觉得共产党太恶心了,不想听他说习近平的所谓智慧,我以为他也因为疫情意识到了,不料他主动联系我,并问我疫情有没有改变我的一些想法,我说没有,更加讨厌了,然后他说中央一定没有隐瞒,地方政府有隐瞒他承认,然后我就失去理智把他痛斥一番。虽然最后大家没有吵起来,后来好几个月都没有和他说话,主要是我觉得再说就会失去这个好朋友了。
这位朋友是最让我觉得墙内绝望的了,我眼睁睁看着一个曾经和我一样有相同价值观并且还很有有才华和文学修养的人由于在体制内工作几年以后变成了一个能由衷说出我觉得习总书记真的有他的智慧,而且时时刻刻引用习近平在某个会议的讲话精神企图让我明白小学生真的有智慧的人。我和他的交流方式慢慢变成了我对他的前后矛盾和逻辑不通之处提出质疑,他的回应就是马上引用美国或者西方的问题来类比而做不到直面我的问题了,但他却意识不到他的思维方式已经变得和共产党宣传方式一模一样了
哎。。。本来是想和大家聊聊,不想自己打了这么多不愉快的感受!
我覺得,許多蔥友,乃至乎很多人,都低估了我們所生存的世界裡,政治已經尖銳化到了我們需要為了自己的生存而把對方纖滅至不能再起的情況。

這個情況並不只發生在大陸,不只在亞洲,還有歐美,還有中東。而一切發生的根本原因是互聯網的發展的速度,還有幾次金融危機大放水累積的貧富懸殊形成的。

黑與白,其實在歷史的角度沒有對與錯,對的永遠是贏的一方,而錯的則是輸的一方。

並不是我心智不堅,吃了共產黨那一套。而是現在人的自我已經被無限放大,人與人之間的「互相」被各種無下限的角力消磨至零。

九把刀的「功夫」裡頭我很喜歡一句,「正義,需要高強的功夫」,就有點像巴丟草那種大愛主義無論對誰都行不通,因為當你愛了左,右就把你當死敵;愛了右,左就會瘋狂攻擊你。
Parasight 问:为何要去大一统?答:政治上去中央,思想上去中国
习近平的智慧太草,,,

现在的墙内,你沉默即是不支持,不支持即是反对,除非跟着他们一起高潮,不然没有什么伪装可言

既然选择做反贼,就要有被孤立的觉悟,这是最基本的了,你既追求的是真相,遵从的是良知,又要那些个表面朋友有何用呢?舍弃你那点无谓的向群性,不过是基因使然罢了

不过至于你那个老朋友,你若真的十分珍视和他的感情,那就建议冷处理,说服不了只能坐等打醒,上述是针对你那些同事云云一般人的

告诉你一个真理,此世间一切的本质都是同化或被同化,放在这件事上,就是你个人的同化力无法与整个体制的环境同化力抗衡,你的朋友在墙内越久,自然越被赤化,我们作为反贼维持自身的反环境同化,尚且要靠翻墙等途径不断输血,去同化别人,除非其本来就十分动摇,否则当然没可能成功了
有过。不过我忍不下去之后一般会主动离席,告诉他们我暂时离开一会。等到心情平复后再回来。

因为这不是他们的错。没有观点的自由市场,人永远认识不到真理。认识真相是件非常难的事,即使观点能够自由交换都非常困难。甚至很多人都认为,人只能不断迫近真理,但永远无法认识了解真理。

国内的人,他们是真的不知道很多事。很多人都不知道修宪,巴拿马文件,8964。。。你能想象吗,在知道佩罗西曾经31年前,在中国被以流氓罪逮捕后,有些人的第一反应是她是不是在街上跟人3p,所以被抓。

也没多少人知道文革有多暴虐,对中国文化的摧残有多大。甚至不少人嘲笑韩国财阀治国,却不知道韩国的2017年的基尼系数才0.35,而中国2012年的基尼系数是0.61.甚至哪怕按照官方数据,中国15年的基尼系数也是0.462。很多人知道韩国有财阀,日本有华族,却不知道中国有红色贵族。

但是更可悲的是,我知道中国还是有很多人知道这些信息的。只是在中国,邪恶和懦弱战胜了善良与勇气,所以他们沉默了。

看着那些盲目热忱的人被送上屠宰场,知道他们的忠诚和善良将被肉食者嘲笑利用,我就很难再生气了。

不过我可能比较现实吧,我不会试着去拯救他们。我时刻谨记陈秋实,方方,还有很多悄无声息消逝的好人的命运。
mizuo 已退葱
题主,他们不是人,为何要用人的方式去对待他们?只因为他们长得像人?
适当调整心态,这个过程你会慢慢适应的,其实我说句不好听的,本身强迫粉红去知道真相这个事情就带点“支性”,别把他们当人就好了。也许你会因此觉得孤独,但可以在其他圈子试探接触朋友或发展其他兴趣爱好。

再附加一段:
我有个客户前段时间问我:诶,你们国外是不是真的乱了?
我说是的,美国是垃圾国家,欧洲也不行了,中国真的很好!
他很爽快地签下了单(相比外资客户外给他的定价是1.5倍)
说句话而已,何乐而不为?
15年之前我可以在qq空间 朋友圈大谈特谈我的政治立场
16年我可以隐晦地谈我的政治立场
17年我把以前的发言都删了
18年的朋友圈粉蛆已经遍地走了,隐晦地评论对线已经被喷了
19年我决定加入他们,加速加速
20年憋得慌,发表的东西只给一两个反贼看
孙金香 90后电影
人是很难违拗自己的个性的。伪装自己的政治立场,一天两天可以,一月两月也还行。经年累月脑子肯定要出问题。所以大家都劝人跑路,也是替自己的身体健康着想。
miule236236 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大一統中國不除,東亞只能生出和中共同質的極權帝國。
當有台商遠親在我在場的家庭聚會中吹噓中國偉光正和統一的時候。
沮渠蒙逊 凉武宣王,欢喜禅法修炼中
蓝💊和红💊的问题,在不能改变现状的时候,有些人可能觉得不去触及背后丑恶的事情可以让自己更舒服。
18年我还是反共爱国派,为中国被匪徒窃国伤心难过,每天活在压抑之中,和家人说,结局当然是造成家人矛盾。
19年是默默忍受派,大不了低调点,也能活着,看看佛学,打打游戏。
现在是反华辱华反共脱支,看透中华文化的虚伪性,中国人的贱种性,所有中国人都不是无辜的,一切都是自作自受,所以已经不爱国不爱中华文化,家里中文人写的书,除了翻译的全部卖了,古文书当然也卖了,明年就留学了,彻底脱支,这个国家洪水也好,饥荒也好,再也不关心。
yeking001 请各位大佬点个赞
你是白生气,你自己都说了他是吃皇粮的,几年工作下来,我说实话基本就快成为废物了,你让这种人能够反共怎么可能呢?除非他自己在体制内钱没捞够,分得的利益他觉得不符合自己的付出才会产生体制腐败想反抗的念头,基本上钱给到位是绝对不会反共的,这种人太多太正常了。
万般皆下品,只要能捞钱。
矫枉必须过正 毛病不改,积恶成习!
所以我遇到一些有争议性的话题不谈立场,只帮忙补充事实。
比如香港的事情,我会告诉他们香港有两百万人上街,几乎占了香港人三分之一,绝大多数香港人都反对这个条例。而后泛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大胜。至于他们是不是废青我不提。
新冠病毒以后越来越多国家的人民敌视中国,非洲爆发反华事件杀了三个中国人但是官媒不怎么愿意报道。(和他们说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他们的爱国心,因为他们本身也是被爱国主义煽动的)
可以多讲讲俄罗斯对中国的坏和中国政府是怎么舔俄罗斯的。

大概就是这样。
恶俗克星张祥如 反对桂枝,有你有我
有一次和家人回家,对方喝醉了发酒疯开始疯狂问我什么是社会主义和ccp。我实在忍不住了,直接告诉他三共早就抛弃康米改走是国家资本主义了,最后当然是大吵一架然后不欢而散。我愈发觉得和观点不同的人建政毫无意义
狂疯宙宇 Accelerator!!! Crazy Universe!!!
政见不合也不会影响到友情,只有真正触及到了道德观念等作为正常人应该有的一些观念冲突时才会发自内心的对对方厌恶。

在国外社会下你支持川普还是拜登我相信两人间不会说有深刻的矛盾的,政治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

但这就是中国啊,生活只是政治的一小部分。

仇恨教育、蜜汁爱国主义灌输、党国一体等等,把一个人脑袋中的国、家、情、德、法观念混淆,只会变成一坨鲜红色的烂泥巴。你的言行举止只要蹭到了一点红色,那些红色僵尸就会像闻到血一样扑向你。。

倘若你真的想挽回一些友情,未尝不可,但你应该抛开政治去思考一下,那些朋友心中的人情、道德、法制观念还剩下多少,你衡量一下值不值咯。

你说服不了他们的,因为你清楚什么是好什么不好的判断对他们来说是很难的,不必去争,你知道他们不理信,但你也得忍着比他们更加理性,与其和他们去争论一个点,倒不如平静的向他们抛出一些问题,比如:你的孩子是三聚氰胺的受害者多次上访无效你会怎么办(最好能举出事实,郭利案之类的),你提出的问题越能与之相联说服力越大。关键是要他自己去想。都是成年人,难不成会指着你鼻子骂你?要是真有这样以后正眼都别看他了

你走上反贼这条路必然会是孤独的,与其去论政,不如潜下心去学一点知识技能,拓宽自己的兴趣,毕竟还是要生活,政治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
还是小心些吧,你老板是为你好,文革已经越来越近了.将来如果下个指标每个单位抓5%的右派分子出来,你就是那5%.
光照進黑暗 有朝一日,热爱自由的人民不仅可以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还可以选总统。
用大侦探波洛的话说就是“人有意识说谎话,但总是无意识说真话”所以不吐不快的时刻很正常

我觉得您可能需要多了解一些“姨学”,做到“扛着红旗反红旗”这样能抵消一部分了解黑暗历史带来的沮丧,从而心里好受些

比如说拿体制内的朋友来说,您可以这样应对“没错,习主席就是有大智慧,他是毛主席的好学生。但是这么多年来搞改革开放,搞得党内贪污腐败横行,出了太多蛀虫,所以咱们国家才会乌烟瘴气。伟大的导师列宁同志说过‘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习主席可得把公务员队伍整肃一下,不杀人是不行的,不足以显示习主席的雄心和魄力,而且杀少了还不行,毛主席当年给右派分子定了5%的指标,我看习主席至少要10%,上不封顶,而且一人有罪,全家株连,统统掉脑袋,我看腐败分子还敢不敢横了”
为什么不划清界限明说呢,我就是反共,我就是不信二流小报那一套。你最好不要当我面提那些疯话,那就继续好朋友。你要是一定心痒痒想要和我提,那我就给你辩个明白。我骑着墙还输出不过你这个墙笼子小支那?到时候谁先急眼谁孙子,我保证慢慢悠悠输出到让你们全体爆炸。
基本没有办法,到了现在这种赞美不够热烈也要被批斗的时候,不是真正粉红的,早晚要面对被政治毁灭的命运
最多只能吃顿好洗洗睡,顺便尽可能多带走几个粉红当祭品
伟大的接班人 观察 自由的放屁
j叫他们翻墙,先说看黄网爽,告诉他们几个91,youjizz之类的网址,然后叫他们上twitter,FB之类的装逼,然后自然而然提提64之类的,往后就好了。。
地球联合国 We will take control of the entire Galaxy!
政治立场不知道,但是最近发现一个墙内朋友变身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者了,对现代经济学视而不见.
我问他"你还信剩余价值那一套"?这兄弟居然回答"不然信中特社吗?"
无言以对。
我是跟我爸,每次谈这个问题都会吵。几年前,他还是个被墙内封号多次的反贼,这几年怎么变成这样了。。。
今天AV台喷粪我就直接说你集中营都关那么多人了敢往外说吗
当然是在家里
longstring 經典長字符串
很可惜,我從不偽裝。哪怕我會失去友情、親情,乃至其他種種,因為我會唾棄偽裝的自己。很幸運,我尚可以從不偽裝,忠於自己。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以前我也有,不過主要是因為當時身邊環境整體中立偏反共,偶爾有一兩隻小粉紅也是另類,所以膽子可以比較大
年輕的時候聽到小粉紅一句厲害了我的國類型的發言,總要酸回一句什麼
我班上以前還真有這麼一個小粉紅,家裡是體制內的(想來這樣的家庭背景也難怪粉紅)
他說愛國愛黨,我就說愛國才要恨黨
他說十一祖國生日,我就說雙十才祖國生日
他說中國強大打遍天下,我就說瑞士萬歲永世中立不可侵犯
他說祖國武統台灣指日以待,我就說期待台灣履行諾言反攻大陸
而且基本上他不是和我說話,我只要聽到就要酸他那麼一句,除非有不可抗力如老師介入否則就一定酸到他無言
我就忍不住,我覺得我就是要嗆翻這種白痴(當時還沒有流行粉紅這種說法)
自從出國了以後這種事情就少很多了
主要是因為聽到小粉紅在外國聊粉紅話題,不想和他們搭話。在聽的懂的人眼裡我可能是在嗆小粉紅,在聽不懂的外國人眼裡我不過和他們一樣而已
所以我決定在小粉紅大聊粉紅話題的時候全力裝不認識,必要的話說日文
反共左派 观察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有的時候周圍的人用嚴重的反智傾向對我說教的時候,當他們用反智傾向為邪惡辯護的時候,我會因為義憤填膺駁斥他們的說教。
还能怎样?有时候只能阴阳怪气一下,你也不是不知道现在中国的舆论风气是怎么样的
习智慧谈滞国理政这本书里写的什么?我琢磨是不是《习近平独裁手册》?或是习近平独裁指南?
我一般會觀察對方,如果有機會我就會輸出反賊思想。如果我覺得對方頑固我就加速順著他的話說最好鼓勵他做點容易被鐵拳的事😄
传销最可怕的一点在于,它能营造出一种绝望的气氛,然后再给人以希望。

纵观共产党的起家,一直到现在,他们这招用的屡试不爽,他们总是能精准的把握中国的人心理,把礼义廉耻和忠君报国的情怀发挥的淋漓尽致,再将这些东西和自己紧紧绑在一起。

每次出事,都是副手的错,每次有灾,都是下面人办事不利,而皇帝永远正确,因为皇帝本人正是共产党给予民众的一种“希望“。

这个时候,政治就已经不是单纯政治了,政治的正确已经成为了人们心里的一种中国文化,成为了人们心里的道德观念。

到了这种程度,已经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化解的了的,也不是三年五年的社会毒打就能让深陷其中的民众清醒过来。要知道,很多人至死都不会,甚至不可能苏醒,狼奶已经深入骨髓,你若想强行将其催出,就和杀了他们也没什么两样。

说句难听的,没有两代人以上的民主观念洗涤,这种风气在大陆根本不可能改变的过来。

倘若时下再有革命发生,能上来的人也只有比习近平和现在的共产党更加狡诈,更会洗脑,才能控制得了现在的中国人,用得手段也必将一样。
不用伪装啊,避而不谈就是。
为了仕途伪装,你本身也是他们的一分子,因为他们也是。
包子今天好吃吗 期盼维尼消失
我能理解你的感觉,你之前之所以能忍,其实很大程度在于,当时社会言论压力没有那么大,而且周围粉红还没有那么红,发言也不是那么的傻逼,然后你发现周围粉红越来越多,越来越傻逼,经年来的压力,就出现了。。。。所以你会爆发也是正常的,就像人家说,有的夫妻离婚,就是因为牙膏从中间挤了。其实真的只是因为牙膏从哪里挤了吗?不是的。
圣锹游侠 中共还活着,每个人都有责任
        我从不掩饰,只要谈起政治,我必然不会说中共的好话。
        当然,这主要因为我不在体制内。
工作結束的時候,有個中國女生會開車送我回家,嗯,我就沒有主動說什麼。
DoUHePplSing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直接问对方病毒到底是发源哪里的就行了。
直到现在我认识的中国大陆人不论国内还是国外(除了在美国的)竟然都依然确信病毒是美国发源的。
这一条就证明这帮人又傻又没有逻辑

1. 美国发源,那么12月开始就发源的话,美国的感染人数早像现在一样了。
2. 美国发源为什么美国没有提前研究出疫苗?美国人那么精明
3. 有任何证据么?没有。如果有国外的中国人敢去用鸡蛋砸美国大使馆。如果没有,在国内的中国人敢砸中国政府么?

现在大环境就这样,一大坨粉红上来就开骂,他们忘记了当时李文亮去世时候他们的愤怒了。忘记了武汉红十字会不作为时候的怒火了,忘记了武汉的无耻医院一遍遍要社会捐款的嘴脸了。抗疫成功了。欧耶。

19年时候,有多少国家是站在美国那边对立中国的。
现在有什么国家是站中国的?和着全是世界的错!?

可怜的解放军军医唐娟为国效命被美国抓了连个律师都不派还在内网被屏蔽。
含赵量够的孟晚舟中国政府多少次和加拿大拍桌子瞪眼了。

这个国到底是谁的国,谁改感恩。
你当然不好和他讲什么自由民主,共产党对此防范甚严,抹黑自由民主,歪曲资讯信息,扭曲价值观,在这种宣传大环境下,你的宣传自然没有效果。在这个时候,及应该把话题从他们的具体生活入手,比如说我的同事要买套房子,他的选择有一手房(开发商)和二手房(原房主),我们可以从可能的侵权,比如说你交了钱但是他不给你房产证,你和开发商之间事实上的法律地位,以及打官司和维权的后果来给他分析,从而得出民主的必要性。我们一定要提出为什么,没有观点支撑的理论和没有地基的房子一样经不起推敲,讲话要讲究策略而不是整天抱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