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俄国在19世纪中叶出现的“逆西欧化”迹象?

自彼得大帝改革以来,“西欧化”成为了俄国未来百年的基本国策。在此期间,俄国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和生活习惯都迅速向西欧靠拢。

但是19世纪中叶开始,俄国似乎出现了“逆西欧化”的端倪。首先是传统的斯拉夫—拜占庭宫廷服饰重新出现在了罗曼诺夫皇室的各种仪式中(西欧化时期都采用西欧服饰)。男子蓄须现象也再次出现(西欧化时期不提倡蓄须)。大约在这个时间段重修的大克里姆林宫,也不同以往宫殿的西欧制式,而是大量采用拜占庭与斯拉夫的结构与装饰元素。

尽管19世纪下半叶的俄国依然十分西化,但是相比18世纪末已显著回归俄罗斯传统。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习大伟人 上联:看今朝鲜有对手 下联:挑战中共创辉煌
主要是在1850年代后,尤其是克里米亚战争后,俄国失去了自拿破仑战争以来的在西欧的巨大威望,又一次感到被西方排斥的孤独。就像甲午战争结束后,一股反西方反改革的风潮又起来了。然后慈禧太后就利用这股力量打倒光绪和洋务派。这就要涉及到传统的斯拉夫派。

斯拉夫派更多的是要维护俄罗斯民族的特殊性,热爱历史传统,赞美彼得大帝改革前的罗斯,反对农奴制,维护君主专制、东正教和农村公社。而西方派则认定俄罗斯民族并不例外于欧洲其他民族,主张向西方学习。双方的争论往往还涉及到哲学,即西方派往往更喜欢黑格尔哲学,而斯拉夫派则强调谢林哲学。从力量来看,支持西方派的知识分子占多数,但是斯拉夫派的影响却是广泛而深远的,甚至直接影响到民粹派。

民粹派的共性就在于他们都把俄国农村公社视为未来社会的基础和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拒斥。就像一切后发国家一方面学习追赶西方,另一方面又要“克服西方发展的问题”。俄国也不例外,它们一方面被西方物质上碾压,另一方面又再精神上鄙夷西方的资本主义和个人自由主义。希望能在发展生产力的同时保持特色。在知识分子上民粹派迅速超过自由派,然后民粹派又被社会主义派取代,最后产生了布尔什维克。
咸鱼之体 灰名单
这很正常,当一个部分开放的国家因为经济发展而取得进步时,人们只会将进步归于国家传统而不是部分开放。这只会使得这个国家发展成果越大,社会就越保守
你球非西欧及其延伸(主要是昂撒文化圈延伸)人种文化圈国家,成功融入西方体系的有且仅有一家,就是日本。这不是没有原因的。其他这些地方,不管是韩国新加坡,还是俄罗斯,虽然都尽力西化过,但是他们的根底是不同于日本和西欧的。日本能够融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日本之前的体制是类似西欧的封建领主体制。也就是说日本的现代性是在西方刺激下自发的,不是俄国或者其他地方那种上层建筑硬生生嫁接过来的。
考虑到这个时期民族主义(尤其是德意志式的文化民族主义)兴起,俄国实质上依旧在西化。
PulicatLago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我猜测是不是俄罗斯打算吞并土耳其,然后定都君士坦丁堡,实现拜占庭文化的伟大复兴,绕开大英帝国的海上丝绸之路,打造自己的陆上丝绸之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响应总书记的号召自讨苦吃、自寻死路、自取灭亡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24
  • 浏览: 4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