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共匪受到实质性打击了吗?

转眼2020已经过去半年。中国发生了几个大事: 肺炎瘟疫,航班停飞,香港游行,中印边境冲突,南方洪水,国安法颁布。

总加速师每天都踩油门,尽管彭佩奥像中国外交部一样坚持不懈的在网上骂共产党,然而共产党看起来毫无损失。推特上有个人说美国已经和委内瑞拉人民站在一起20年了

关上手机,关上电脑,走出家门看看,外面还和往常一样。

有人说共匪不会把香港搞得一国一制,因为要靠香港洗钱。现在香港贸易特殊地位取消了。土共出血了么?说好的制裁相关官员呢?传了一段时间的韩正有个私生子在澳洲,就没有然后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制裁吗?

制裁华为了又怎么样?华为照样活得好好的。孟晚舟判决有罪又怎么样?怎么不敢引渡了?

美国议会隔三差五的通过香港法案,西藏法案,维吾尔人法案,然后呢?又在下大棋?是不是这个大棋要下到下个世纪?

现在感觉彭佩奥,彭斯之流和耿爽,华春莹没有任何区别。隔空打嘴炮而已。

现在港版国安法通过了,土共又一次迎来了阶段性胜利。反贼还有下一步么?依然是继续苟起来默默观察,偶尔上网乳个包。

总是有人说中国韭菜费拉。我他妈也想革命,可是枪都搞不到,拿铁锹去砍坦克么?

深感前途渺茫。
你们觉得呢?
支那民主化了世界将多一个极端强国,到时候中国威胁论就成真的了,从美国利益来讲,江胡时代的支那是好支那,不称霸,乖乖提供廉价劳动力和技术人才,作为回报美国给你输血,大家一起赚钱,现在的支那有点不听话,美国要敲打敲打,但并不寻求政权更替,共产党倒台的唯一希望在于习近平能够作一个大死,粉碎美国人还能Chimerica继续下去的美好愿景,要在中国更替一个亲美政权。

现在习近平的油门还没踩够,得有卡扎菲的速度美国才有可能出兵。

而且现在的川普也不是一个雄主,川普比民主党小清新务实,但格局不够,川普的思想还有行为模式更接近于美国的小业主,不是如里根一样放眼全球,有使命感的理想主义者,川普内心不想也不愿打冷战。

川普的外交,不如说是没有外交,从始至终他都是在如算帐一样的跟其他国家打交道,川普与支那贸易战压根不是打压支那,只是要支那把占美国的便宜还了,对于其他盟国也是一样的态度,把占了美国的便宜还了。


把希望放在美国身上是渺茫的,把希望放在川普和现在的美国身上我觉得就是贴主一厢情愿了。

如果美国能有一个理想主义者,势必要粉碎一切独裁政权的人参选总统那倒有可能能打起冷战2.0灭共,现在?还是算了,顶天也就脫完勾后被制裁一下,经济水平降低而已,经济水平降低后会不会有军阀混战,有人搞政变要习近平下台,是最可能的契机了。

如果没人搞政变呢?那就只有天天烧高香祈祷习主席把速度提高一点,有卡扎菲的速度让美国来手动灭共了。
慶豐大帝習禁評 小學博士,反漢逆民,反賊,台巴子
蘇聯解體前也是表現的國泰民安
哪怕國內都快餓死了也是一副社會主義大好
歐,對了還表現的要改革了,蘇聯會變的更強大

聽說你國又是淹水,又是要發傳人豬瘟
去年肺炎,前年豬瘟,又是p2p割韭菜
現在又廢掉香港,感覺你國一副要完蛋了
你哪來自信共匪還穩的住?
反組引力球 去大一统:政治上去中央,思想上去中国
我相信,我肉眼看不见,那只是因为疯狂宇宙尚未泼鸡到我所在的一亩三分小池塘,而这就是我为什么要翻墙上品葱,就算我没法知道土共受到伤害的具体数值,我也会知道,它受到伤害了,而且愈发剧烈

反贼的悲观绝望情绪是常驻的,该死的我更压根就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但我绝不会再认为土共无可推翻了,即便我死了,再无法亲眼见证它倒台的那天,那天也终会到来,因为没有永久的政权,宇宙尚且寿命有限,土共更没有永生的道理
dignity a being worthy of human dignity
“关上手机,关上电脑,走出家门看看,外面还和往常一样。”——这正是每年比军费还高的维稳带来的效果。
他们就是想让你相信一切都很好很稳定。
如果你想发出一点不满的声音,除了翻墙出来,能做到吗?轻则微信删号微博删帖,重则抓去拘留全家受牵连。
多少人在挣扎,但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那些自杀的甚至全家一起自杀的,他们为什么死,为什么那么绝望,为什么要走上绝路;他们经历了什么,想到过什么,做过什么,死前有没有什么话要留下要说出来……这些我们都不知道。
这个党从这一点来说,真是灭绝人性!中国人绝望到死的那一步了,他们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们给中国带来的伤害是多么巨大多么深!
巴比伦花园 平等,客观,博爱
实话实说这次美国损失真的很大,而且川普能不能连任都是个问题,这在肺炎之前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中共还趁乱通过了国安法。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共匪受到多大打击不知道,反正香港是直接被打击入土了
平淡如水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沒有人知道明天如何,我們要做的只是把該做的事做完,不是看見了才堅持,而是堅持了才有希望。

當然人向來是感官行先和短視,看不到立刻的成效的確是打擊士氣。

話說美國在疫情、BLM 運動還能插手香港的事,老實說我已經有點驚訝。
习民 刁民
国安法前一天取消特殊地位,然后一定要取消之后第二天就大出血才叫有影响?肺炎把gdp搞成负了,也是没有影响?李克强都没法子要喊出地摊经济了,也没有影响?华为焦头烂额找出路到英国了,人家就给他建了个基地,有没有技术输入都是未知数,也是活得好好的?印度加速到快打热战了,也没有影响?你对美国的期望是想他们直接出兵打中国?

事实上你判断有没有影响的方法是关上电脑手机出门看一看有没有泼鸡到你家,而不是看看有没有对事情的未来造成变化,天下事,看得急,做得慢,只要各个国家把门关起来看紧自己的东西,你想要的希望就会出现,真的不是要出兵才叫有希望
随机预言家 我摆下一摊民主,一摊自由。你,为什么用坦克压我?
没有人会突然不爱你,只是你刚刚知道。
没有极权会突然土崩瓦解,只是你没有看到内在。
宇宙真理国民 观察 反小熊维尼
中共危机肯定就这两个:1.国内经济崩溃,粮食危机爆发,当民众发现吃饭成问题,乱是可能的。2.美国动武,然后中共战败。在墙内清醒,也唤不醒粉红,最后粉红还不是高潮,吹的世界最强国,除了这两个原因,找不到天崩的理由,革命改良也没指望,移民国外让粉红互害。
Onioner 品葱难民。原品葱Onioner。习以为常,近乎平壤。
得,又是这种言论。只要美国没有明天立刻核打击全中国,在你看来就都是没有打击。
说点心里话,我比较赞同程晓农的观点,虽然他的立场比较右。因为不能把目前的高科技统治和斯大林模式的治理直接和满清民国相比较,现在国内第一没有反对党第二没有成熟的公民组织,即便全民都不满又能怎么改变呢,何况国民性又有不会关心别人死活的自私性格,把我说的几点综合一下会得到什么?这也是我一直反对加速主义的原因,党内如果能改良是最好的,而且改良后民主化可能更大,不改良就完全没活动空间
北美carl Walk through SL
香港的特殊地位被暂停了 换前几年根本不敢想
100多年前的人恐怕也不相信建政几百年的大清朝居然被武昌起义的几个团推翻掉了,何清莲早说过中国这种专制集权政体崩而不溃,表面看起来好好的,也许里面都已经枯朽了,在某些时候,一颗骆驼稻草就可以引起天翻地覆的质变。这根稻草是什么,在哪里?中共这头驼峰快已空空如也的骆驼什么时候倒下,其实都是未知数。盼望早点到来吧。
wch 我不是个立场优先的人,也不是一个意识形态化的人,我只是厌倦了一边倒
中国发生了几个大事: 肺炎瘟疫,航班停飞,香港游行,中印边境冲突,南方洪水,国安法颁布。

肺炎绝对算一个,
航班停飞?算不上,外资企业回来的都早早特批回来了。剩下的大家都差不多。
香港及国安法算一个,是否多大打击,还要观察。
边境冲突,跟打击无关吧。。
洪水,见怪不怪了,每年例行公事,本来这么大面积,年年洪水,旱灾,地震的
KingSager 自由不死,暴政必亡
正常,现在才进行到跨越莱茵非军事区的阶段,收复奥地利的阶段都还没到,共党还有继续流氓外交的空间
历史上英法对希特勒的绥靖政策一直到最后德国攻打白纸黑字条约保证的波兰才终于破产,当时波兰在英法盟友体系内的地位相当于今天日本了
思想火炬 (国际观察员)中国社会文化与意识形态研究中心、中国共产党创办者陈独秀。现已定居白头山,欢迎做客。
九十九年成大错,你猜猜啥是大错?
称王只合在秦州,为啥要这样说?
为啥要通过国安法?为啥非在建党99年前干这么一票?
有一说一,如果仅仅从短期来看,是赚的。比如强过港区国安法。
瘟疫问题,贸易问题,香港问题,新疆问题,边境问题。。这些如果单独发生都够喝一壶的,但如果它们真的同时发生的话,杠杆作用就大大减轻了,正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杀一个人偿命杀100个也是偿命,先爽了再说。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赤纳粹(chinazi)简介
近年國際社會有一些人士將中國跟納粹德國相提並論,而中國共產黨對有關說法一概否定。

中國在1960年代爆發文化大革命以及1989年發生六四事件,有評論認為這些事件都與納粹的意識形態相關。

2015年,時任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在談及中國在南海填海造地時,將中國比喻為納粹德國。《環球時報》發表題為「阿基諾言賤如此,菲律賓安有榮焉」的文章反駁,文章指艾奎諾三世無知且言行沒有底線,對與菲律賓有邦交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侮辱性誹謗」。《環球時報》更舉行民調諮問「艾奎諾訪日反罵中國是『納粹』,丟不丟菲律賓的臉?」。

2018年,中國流亡作家余杰出版了《納粹中國》一書,敘述當今中國正出現邁向納粹德國的勢態。

2018年中國多個地方都有教會和十字架被官方強行拆除,更有信徒被迫放棄信仰。此舉被一些牧師批評儼如重演納粹德國逼害宗教人士的悲劇。

2019年8月,澳大利亞眾議院議員安德魯·哈斯提在一篇專欄文章中將中國的崛起比喻為納粹德國的崛起,認為西方國家不應低估中國共產黨帶來的威脅。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發表聲明,表示中國的發展對世界各國而言是機遇而不是威脅。

2019年10月3日,美國之音中文網在《時事大家談》節目中對「中共被稱『赤納粹』,為何引發爭議?」一議題進行了討論。

香港示威者在2019年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的示威中展示了赤納粹旗,諷刺中國政府近日對港政策,行徑有如二戰時期的納粹德軍。美國記者、《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和評論家紀思道表示多處都有塗鴉批評譴責赤納粹對香港的影響。澳洲籍山西政協委員馬恩國大律師指出使用這旗幟的人士或已觸犯《國旗及國徽條例》第四條。然而,亦有示威者不同意於示威中展示赤納粹旗,認為可能會觸犯西方文化禁忌。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BBC News 中文】新疆“再教育营”:新文件揭穆斯林如何因蓄须、蒙面和上网被拘留
相关图片见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amp/chinese-news-51569535

2017年初,当拘留运动正式开始时,一批“驻村工作队”的忠诚共产党员,开始拉网式进驻维吾尔社区。

每个成员都被分配了若干家庭。他们拜访家庭、结交朋友,并详细记录家庭里的“宗教氛围”;例如,他们有多少《古兰经》或是否有礼拜、斋戒等宗教活动。

墨玉名单似乎是一份最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些详细收集的信息后来被用于将人们关押进再教育营。

例如,它揭示了中国是如何利用“牵连犯罪”的概念,来指控和拘留新疆一些家族中的多位家庭成员。

对于每个主要对象,表格的第11栏都记录了他们的家庭关系和社交圈。

同样被记录的,还有每一位被列出的亲戚或朋友的背景:他们礼拜的频率、是否被拘留过、是否出过国。

事实上,这份文件的标题清楚地表明,所列主要人员都具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有目前居住在海外的亲属。这一因素长期被视为是潜在不忠的关键标准,它导致了很多人被拘留。

第179、315和345行包含对一名65岁的男子玉苏普的一系列评估。

他的记录显示,其两个女儿“2014年至2015年蒙面、穿吉里巴甫服饰”,他的儿子有伊斯兰教的政治倾向,整个家庭表现出"明显的排汉情绪"。

对他的处理决定是“继续培训”。这个例子表明,一些人被拘留不仅是因为自己的信仰和表现,还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家人。

村民小组收集的信息也被录入新疆的大数据系统,它被称为一体化联合作战指挥平台。

该平台包含了这一地区的监控和治安记录,它们来源于当地庞大的摄像头网络和每个公民都被迫安装的间谍性手机应用。

郑国恩认为,该平台可以使用它的人工智能大脑来交叉分析这些数据,并向村庄小组发出“推送”,来调查特定的个人。

这名被发现“无意中登陆外国网站”的男子,很可能是由于这个联合平台而被拘留的。

但在很多情况下,似乎并不需要先进技术。文件中多次出现了“不放心”这一宽泛而模糊的笼统术语。

有88人仅因这条理由而遭到拘留。
rihno 观察
马赛人。我们看他们是野人,他们看我们是奴隶。人科(学名:Hominidae,又称猩猩科Pongidae)是生物分类学中灵长目一科。本科除了智人之外,还包括所有绝种的人类祖先和近亲及所有猩猩。在早期的分类法中,人科仅包括智人及其已灭绝的祖先,而所有猩猩都被分入猩猩科,后来的研究厘清各物种的演化关系,猩猩科成为了人科的异名。

长臂猿科是本科最亲近的旁系群,两者组成人猿总科。现时,人科一共分为四属八种(具体种数有微小争议)。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分类中,智人是人科物种中唯一无危物种。东非大裂谷(Great Rift Valley),位于非洲东部,是一个在3500万年前由非洲板块的地壳运动所形成的地理奇观,纵贯东非的大裂谷是世界上最大的断裂带,属于生长边界。其所形成的生态、地理和人类文化都相当独特,目前观光的主要景点则由肯尼亚进入。东非大裂谷的另一个特色是,它可能是人类文明最早的发源地,1950年代到1970年代考古学家曾在东非大裂谷中发现了200万年前、290万年前人类的头骨,而引起世人注目的则是1975年,在坦桑尼亚和肯尼亚交界挖出了350万年前的人类遗骨,以及足迹化石,这是目前为止所发现最古老的史前人类证据。人种(学名:Homo sapiens)为在生物学上属灵长目、人科、人属的总合,由人猿/古猿演化而来。长者智人化石表明,现代人类在约20万年前的东非大裂谷演化成形。[3][4]

人类有比其他动物更发达的大脑,能进行复杂的计算和抽象思维。加上人类的直立身驱使人类的前肢可以自由活动,因此人类对工具的使用远超出其他任何物种。人类还试图用哲学、艺术、科学、神话以及宗教来解释自然界的现象。这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了高级工具和科学技术的发展。

与其他灵长类动物一样,人类是社会性的。人类个体之间的社会交际创立了广泛的传统习俗、宗教制度、价值观、法律,这些共同构成了人类社会的基础。人尤其擅长用口语、手势、肢体语言与书面语言来沟通、协作、表达自我、交际、交换意见、组织事物。

截至公元2012年,世界人口已超过70亿[5],大约是所有曾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的6%。[6][7]生物学上,人被划分在哺乳纲、灵长目、人科、人属的一种——现在只有智人种(学名为Homo sapiens[a]),是与黑猩猩、大猩猩、红猩猩及长臂猿同属人猿总科的灵长目动物[1] 。

人类与其他灵长目动物的不同在于人类直立的身体、高度发达的头脑,以及由高度发展的大脑而来的推理与语言能力。由于人和猿血缘相近,动物学家德斯蒙德·莫利斯戏称人类为裸猿,并著述从各个角度论述人类种种行为的起源。[8]人类的性,除了繁殖后代外,还有着相当重要的社会功能,在两个个体间制造了连系。性欲除了生理上的冲动,也带来强烈的感情,正面(爱或是高潮等),反面(譬如说嫉妒)的感情都有(参见性欲)。

受社会规范影响,人类的性有自己一套约定俗成的表达方式。对性方面的选择通常也会随着当下的社会规范而变,譬如说某些人会因为宗教教义、社会舆论及对真爱、贞操的理解而不愿有婚前性行为。

在今日的人类社会,通常采父系社会、一夫一妻制。某些文化可接受一夫多妻(如穆斯林、古代亚洲)或一妻多夫(如古代印度、西藏),某些文化甚至没有长期且固定的婚姻关系(譬如摩梭人的走婚制),此外会因地方的习俗或法律而不同,分为父系社会或母系社会。
身体编辑
主条目:人体和人类外貌
人类的外表在文化与艺术上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人们使用化妆、服装、珠宝,甚至是刺青等来装饰他们的身体。发型与发色的不同也暗示著一些文化上的差异。对于食物饮水的需要也在人类文化上表现出来。无法取得食物就会饥饿,无法取得饮水则会口渴甚至脱水。饥饿或脱水过久都造成死亡;人类可以两个月不吃东西仍存活,但最多三天不喝水就会死亡,食物摄入不充分会导致营养不良。成人平均一天要睡七至八小时;儿童大约是九至十小时;老年人的大约六到七个小时左右,不过现代社会睡眠不足现象很普遍。人的老化疾病会导致身体状况的下降,医学是一门研究如何保持身体健康的学科。
虽然受到了实质性的打击,但是它能挺过去的。化解,再引起别的问题,再化解。
wudi_314 诚实过一生的小市民!
打击肯定有受到打击,不仅美国的战略压力是个不小的打击,疫情的打击更是惨重。

但是要说中共采取的应对行动,对他们自己来说应该还是正确的,至少从美国现在的反应来看确实如此。

美国和中共现在毫无疑问是敌对关系没错吧!

永远不要做敌人希望你做的事,这是任何战略家的基本行为守则。

中共的行动和政策,如果被美国骂得越凶,反对得越厉害,那就是正确的。

如果哪天美国开始赞美中共,开始吹捧他们的成就,那就说明共产党快要完蛋了。

就像苏联末期的戈尔巴乔夫,备受美国称赞,还拿了和平奖,然后苏共就完蛋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的行为反而有很多让人担心的地方啊,现在川普的政策在中国国内支持者都很多,自发性的川粉已经成了网上不可忽视的一个群体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迟到的正义,并非正义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25
  • 浏览: 14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