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铁拳砸懵的中国人,到底值不值得同情?

曾经,我真的很同情他们,同情他们被强拆,孩子吃奶粉吃成大脑袋,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同情他们因为毒疫苗造成的脑瘫儿,想去上访,又被打成残疾,同情他们各种不公的遭遇下,哭泣绝望的眼神。
我曾经进了一个毒疫苗维权群,刚说了几句政府不是,就被群起攻之,然后被踢出群了。我问过一个父亲在一次医疗事故中死亡的的女孩,我问她还爱这个国家吗?她的回答不仅仅是爱,还夹杂着对美国,对日本彻骨的仇恨。
面对那些被铁拳捶打的人们,如果你不确定是否应该同情他们,帮助他们,那就问他们一句,你恨不恨美国,我想,答案很快就明了了。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如果悔改就值得同情;如果不悔改就不值得同情。

我肉父肉母都是文革一代,從小就把我當紅小兵培養。在這種祖輩犯了殺土豪、搶田地的罪行、自家裡都互相揭發、批鬥的家庭裡,我就是「末人」。我自小就信奉無神論、馬列主義、中國主義、平權主義、環保主義,非常仇視西方資本主義陣營。那種人人互相揭批的環境裡,毫無家庭溫情可言。我自小的觀點就是女朋友是革命伴侶、我要留給後代的遺產就是資本主義秩序的毀滅。生兒育女我是堅決不會的。這就是所謂的「末人」。

那樣的家庭,自然是從我小時就苦難綿綿不絕。假如我不悔改,那麼那個做紅小兵的我是絲毫不值得人和神的同情的。我是一個惡魔,禍害著世界,又自己不斷遭遇著苦難。然而,那樣的我,給世界和別人帶來的苦難要遠多於自己遭遇的。

可是我悔改了。在這種苦難中我找到了地下教會,皈依了主,思想就慢慢轉變了。後來在教會的幫助下,我成長成了和我肉父肉母非常不同的人,不僅尊重老師、長輩,還學好了英語,最終離開了糞坑。當我將吸附在靈魂上的髒污脫去以後,我有了新的家庭、新的女朋友。如果以後成家,我肯定願意養育很多子女。

話說回來,人所遭遇的苦難都是前世或者今世的報應。別人同情他也好,不同情他也好,最重要的是這個人必須從中反省自身的問題,而不是將其轉化為對「西方敵對勢力」或者「美日霸權主義」的仇恨。如果這個人能夠改過自新,去費拉化、去支化、去中國化,那麼他是能夠自救的、能夠使自身有非常積極的轉變的。當然,有別人的同情和幫助,他的這種人生轉變就會實現得快一些。

相反,對於那種死不悔改的,別人同情和幫助他又有什麼用的呢?無非是又養肥了一隻禍害世間的碩鼠。
Chiang 光復廣東 時代革命  廣東獨立 唯一出路  驅除共匪 還我廣東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香港獨立 唯一出路  驅除共匪 還我香港
先不要說同情不同情 對我來說 以前是同情 現在是看戲/隔岸觀火.

心態上的轉變就是對那邊的不是失望, 是絕望. 就算是自己家的粉紅親戚, 也一樣是看戲. 

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利跟自由, 這是人權, 他們自己覺得開心就好, 我們就看戲吧. 
雖遠必譴責_反支 香港人,反支派/分裂派。光譜比大部份品蔥人走得較前(你們叫"激進"),差距約十年。所以你們無法理解。沒興趣"遁遁善誘",浪費我的時間。
https://i.imgur.com/A4WfEQJ.jpg
广义的不值得,身边的值得。如果你看到身边的人受难,并且伸出援手的话,不管你的做法是不是值得的,至少你的行为定义了你自己是谁。但是广义上不需要说是所有人的苦难如何如何。
有个很搞笑的事情,有个韩国教授说,韩国工人如何被剥削,结果他自己屁颠屁颠到中国来教书,言语上的同情等于零,你不需要在言语上表示同情某一抽象群体,你只要面对身边的具体的人就行了。
jsglsjh jsglsjh
不同情。他们的身份不断在加害者和受害者中转换,他们没有同理心,对其他受害者(非中国人)甚至会落井下石,对这样的人抱有同情那就是对所有无辜受害者的残忍。
它们连自己族人被宰割都不会感到同情,甚至落井下石吃人血馒头,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并不会成为下一个,并相信未来有所改变,你觉得能让你我同情?
HEHEDEMON 台灣大大
好難理解喔
每個都恨美國,恨日本
結果移民美國,日本旅遊...........

不得不懷疑,我在品蔥看到的對中國人的描述,準確嗎?

若大致上準確,他們如何面對內心中的矛盾?

舊金山留學,學美國人穿著,戴著帽子裝嘻哈,回國傲視其他沒錢同胞
然後po IG & wiebo 說: "舊金山也不怎樣嘛"


http://cdn29.us1.fansshare.com/pictures/meme/jackie-chan-wtf-meme-face-faces-599939276.jpg
黑暗秦始皇 求仁得仁
在所多玛与蛾摩拉,没有一个是无辜的,既如此,谈何同情?
hun Those who would give up essential Liberty, to purchase a little temporary Safety, deserve neither Liberty nor Safety.
嗯……一個被家暴到近乎殘廢的婦女,你試圖把她帶出那個家庭,她反手把你推開,然後告訴你她老公對她很好,你不可以罵他,不可以報警舉報他,他來找她你也不能阻止。你同情她嗎?
pincong360 忍 狠 滚
我是绝不同情的。

他们有选择被割韭菜的自由。

我都是看翻车新闻里铁拳的笑话,太好酵了。
愿雅威平安 穿著警服的賊,仍然是賊
至少別嘲笑他們。

就他們遭到報應了,家破人亡時,那時候至少別幸災樂禍。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hun

这个叫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就是大型斯德哥尔摩现场
包农奴才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 你会发现 你会讶异 我缺心眼
有很大一部分粉红粉是因为没有接受过太高等的教育,不会主动查找墙外信息,也没有critical thinking的训练,被灌输什么就接受什么。对这部分人我的态度是他们并没有根据自己的free will而选择支持中共,因此不论是否被铁拳砸都是值得同情的。当然这是我坐在电脑前心平气和时的想法,如果真的遇到楼主的情况,好心帮忙却遭攻击,我也很可能loose patience在心里骂骂“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之类的话。

我不赞成楼主说的 “面对那些被铁拳捶打的人们,如果你不确定是否应该同情他们,帮助他们,那就问他们一句,你恨不恨美国,我想,答案很快就明了了。” 。很多品德高尚的人都会被宣传机器洗脑,他们对美国的敌意也许不是因为美国的“自由平等”,而是美国“对中国的霸凌”。但如果他们一边恨着“美国的欺压”一边战狼一样支持中国对外扩张那还是敬而远之吧,他们恨的不是“欺凌”本身,而是恨自己处在受害者的位置。

我的观点一句话总结下:帮不帮被铁拳锤的人取决于这个人得势时有没有变成铁拳锤别人的可能,政治立场并不重要。
董堂主 我屏蔽人 的原则是:我感觉的明显的没有同情恻隐之心的人,甚至有反人类倾向的人。不过仅仅是我个人的 感觉,不是说他们就是这类人,如果误判,见谅。
我觉得每个受难的人都值得同情,
但是值不值得帮助?
要看被铁拳砸懵了后有没有 觉醒,如果有,那么值得帮助,
如果没有,只能更同情这些人了,
因为实在太可悲了 。
但也只能表示同情而已,不可能伸出援手 的。因为这种 情况,你伸援手,几乎就是被拉下水的命运了。
如果没有支持过铁拳,没有为虎作伥的话,值得同情
如果是那种小粉红,拥护赵弹的,不值得同情
人有同理心同理心是人之常情

有没有能力能量去改变是另一码事

这种情景下衍生出了比如以下两类人:

一类是也在韭菜地里闷声赚钱的人,人傻钱多速来

一类是自以为是的救世主,我看你们好可怜。小粉红:撸起袖子干你。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那就稍微同情一点,铁杆小粉红,就不必了。不要灭掉习二二,给习二二封个萨格尔王,让这个王继续压榨粉红才是最好的。
KarmonCanon 祈求民主与自由,万世都不朽
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事莫过于为自己的信仰牺牲,粉红们信仰匪共,再被匪共铁拳,为奉献匪共牺牲自己,富有意义,真的是可喜可贺啊!
在品葱看到很多人说芝麻人不是人,所以干嘛同情它们
Wolfychan Christian
人性已經墮落,較真沒一個值得同情,但看在神份上,誰都要同情。
我觉得楼主最后的问题问错了,应该问的是"你恨不恨造成你悲剧的这个政府?",和美国何干?
库兰德 观察 呼吸新鲜空气
那些受苦受累的人都是可怜的老百姓,都是底层生活的人,都是穷人,当然值得同情,可恨的是那些官商勾结的人,害了人还没有被惩罚
louisjr 讓XX感染全世界
那得看"中國人"是不是小粉紅了, 不是小粉紅的話按人性處理
無紋水仙盆 李登輝才是台灣國父,孫文只是個純血KMT
值得同情
因為被砸的中國人跟看到他被砸的我們,首先是人,其次才是其他身分(韭菜/反賊/外國人等)

然後應該引以為戒,並且把這件事情告訴還不知道的人
因為中共(自認為)的統治範圍是整個宇宙(笑(看那精美的香港國安法)

外國人的部分僅止於此了,「關心但不介入」94 John
反賊跟韭菜的部分我不知道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真正能够醒得过来的,一般不需要同情,而且会觉得要回应别人的问候是浪费时间,反而会注重请教经验而不是要求同情。
dignity a being worthy of human dignity
看他内心是不是拥护党。
如果不拥护,那他是纯粹的受害者。
如果拥护,那他不值得同情。因为他拥护的政权做的事,他本人应该支持且无理由抱怨。
反共左派 观察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覺得被共匪迫害之後希望成為共匪的人不值得同情,這種人與共匪在邪惡程度上是一樣的。
方浩思 啥都不会,啥都想会
我觉得不应该,但我控制不住自己会说一些安慰的话或者实质性帮助的行为

粉红这玩意我平时恨不得都碎了,他们的言论可恶至极,但我看到他们被铁拳的时候又忍不住关怀一番
鼎立 帝力于我何有哉
你我皆是中国人,你我被铁拳砸到的时候值不值得同情?
世界上任何一个人,被强权压迫的时候,都值得同情。
哪怕他们没有醒悟,哪怕他们不理解。
真正的同情是大爱,大爱无疆,不是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我们要明白敌人是谁,敌人是共产党,不是同胞。人之初,性本善,就像一张白纸。
一个中国人一出生,共产党从他上学开始,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直到进入社会一直都在给他洗脑。
共产党建立高墙,不让他看到外面的世界。
共产党新闻造假、舆论引导,不让他看到真相。
他当然很大可能是粉红,甚至很难再改变。
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是他,他也是共产党的牺牲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一声叹息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3
  • 浏览: 3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