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失踪女子凭什么调用这么多社会资源?按道理屁民不是死了就死了吗?又不影响政权稳定?

我看警方声称筛查了38车粪水,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吗?调查这个案件的成本是不是太高了一点?一个屁民死了不就死了吗?又不影响共产党政权的安全

这个案件我真的很看不懂,难道是为了借此演一出戏证明警察叔叔是为人民服务的?
大差不差 830868FF18B405C6191F974D5272D6E5E295ABC2AE729C69ECC46E46015DC9879004E9367BB12B5981505360D293E660574465CC9E8F9075622ADBD602383A56
土共在大陆不同省市的统治手腕是不一样的。

在私人资本发达的地区,如北京、长三角城市、珠三角城市,共党倾向于采用一种中立的统治策略,一方面安抚左派,另一方面也不特别得罪资本派。这是因为在这些地区如果大搞极左路线,容易造成社会撕裂。这也是为什么共党“只许清谈毛左,不许实践毛左”;

在私人资本不太发达的地区,如河南这种内卷大省、新疆西藏这种边地小省,共产党就敢明目张胆地搞极左。一方面穷省的人均资源少,民众不像深圳这种地方可以获得大量体制外就业岗位,往往体制内的工作(“做官”)成为这些省份的人的终极目标,越是这样,送礼拜官的风气就越浓,而进入土共体制内的人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也不愿意让私人资本发展起来,他们会绝对倾向于扶持国企;另一方面,由于当官学酱缸文化的流行,受教育程度的限制,穷省内卷省的民众的基本政治和科技素养也比富省民众差不少,很多人不会翻墙,看不到也不愿意了解外面的世界。有些人认为土共的独裁是天经地义的,就好像很多朝鲜人认为金家独裁是天经地义的一样。乌坎事件要是发生在内地某个省,共产党大概率敢来一场六四式的镇压。
胡耀棒 沉默的大多数
各位不必想得复杂,是体制内人员的可能性很小。否则最有可能的反倒是全网封杀,并且普通警察可能无权过问。

我以前已经回答过类似问题,中案看影响。既然本案已经由媒体发酵,不一查到底是不行的,就是这么简单。不涉及国家政治的东西那就按法律办事就行。如果当局想要封杀,你根本就不可能看到关于这则杀人案的东西
Bitcointalk BitcoinLawyer
你们想多了吧,就是关注的人多,所以还是得做足样子,就这么简单个道理。
HatredKiller 观察 肉身脱脂,UCHI在读,但父母是纯支那人,
吸引群众视线啊 另一方面给大家创造一个公安为人民的假象
大松鼠 新注册用户
估计是转移浙大事件的注意力,这件事出来以后浙大那件事没人提了
你丫儿配姓赵 来自民国沦陷区
不是说这位女士只是在某会计师还是律师事务所承担保洁工作吗?

不过,听说好像有七位数的存款

当然,也不排除亲戚里有体制内的这种情况 
botveronimus 唯願此生不做支國人
虽然我也不想把支国人想的多么不堪
但事实上确实是这样的,在支国如果不是影响特别恶劣造成舆论风波的案件或者受害者本身就是体制内重要人士的话,警察才懒得管你屁民的死活
所以我猜测这位关于这位女士的案件要么是太恶劣造成了太大的社会影响力,要么这位女士本身就是体制内部人员
把事情闹得够大的话警察也是会出来解决问题的,按闹分配不是什么很难理解的事情吧?
男人都交代抛屍化糞池了,當然得從化糞池裏掏出來,在網上也有不少熱度,殺人者更不是紅二代,沒有敏感的地方。
稻德天尊_隆平 没有老子的杂交水稻,牛顿都饿死了
相对使领馆关门而言,这不算通天的大事吧,转移一下民众视线的把戏
我想起以前央視做過的一集冤假錯案女神探
再看到這次事件,我只能說共產黨終於他媽的學會如何創造形象了
担麦人吃包子 当西方各国认为意识形态比国家利益还重要时,才真正值得我尊重
对于普通百姓之间的恶性事件,中共没有隐瞒的必要
毕竟没有X二代涉入的话,中共不需要考虑用特殊力量保下来
人民警察自然可以发挥国家机器的力量,严惩凶手,让韭菜们欢呼,中共自然在维稳的同时加固政权合法性
大家不要把中共想的那么不堪,中共对于动摇政权合法性的敏感信息当然会尽力封杀,但是无关痛痒的真实信息全部爆出来也无所谓,或者选择性报喜不报忧也是可以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习近平大招:中国肺炎Chinese Virus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5
  • 浏览: 2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