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讨论】和平演变完全符合“中共”的最大利益,为什么不改,而且还是坚决不改?

严肃讨论,懂的回答。(友好提示:准备扣帽子的,骂人的请绕道。 )
      铁幕演说已降,为什么会走到今天的地步?坚决不改的那部分究竟是什么?坚决不改的背后的势力集团究竟是些什么人?

      这里说的“中共”是指目前9000万的执政团队其中那些县团级别以上的人组成的集合。具体数目百万至千万不清楚?
      这里“和平演变”,又称结构性改革,政治改革,深化改革、和平过渡、融入文明世界·····,各方说辞不同潜台词的意思相似。

      众所周知,中共的干部和权贵在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通过权力或剥削获得了天文数字的私人资产,如果和平演变,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通过“私有财产不可侵犯”把“黑钱”变成合法资产,再通过类似韩国大财阀那样的方式在未来的民主化中国后继续在幕后操纵中国的政治和统治权,维持几代人继续掌握权力甚至百年都不成问题,即便最糟糕的情况不完全掌握权力,至少积累的财富也足够他们变成大财阀,荒淫无度生活挥霍几代人都用不完。(他们就这点追求啊)
      “中国共产党”只是一个虚构的壳子,里面的人是可以金蝉脱壳的。这些中共里面的人只要能保证他们的利益,叫不叫“中国共产党”有什么关系呢?和平演变只是转换了一种执政方式,统治中国的人群不会变,只是从依靠官僚系统变成依靠大财阀而已。
      苏联模式,和平演变的失败对中共不是好事而是大大的坏事,这意味着它退出历史的方式将非常惨烈血腥。中共统治阶层可能性命不保,断子绝孙,而且连累几十亿普通平民(全面核大战)

      政治家的行为取决于他的基本盘而不是个人私欲,即使在古代实际上也不存在真正的孤家寡人。品葱和膜乎许多人黑习说他没能力没智商我不相信。相信习近平所强调的“坚决不改”并非出自他个人想法,而是他背后的基本盘决定。这些人究竟是哪些?不知道。红二代红三代许多在美国著名的金融机构里面投资、实习、工作,邓家、叶家、王家、江家,曾家,白区党,改开干部······他们没有需要对抗美国坚决不改的需要啊。
      1、个人推测,按照利益分析,只有那些在改革开放中没有获得足够经济利益又掌握权力的家族或集团才会反对继续深化改革(和平演变),掌握权力却没有获得足够财富那可真是奇葩的人民公仆,30多年一点好处没捞到?推测:坚决不改的势力可能是在军队、国企、红二代、山东老干部、铁杆黄俄中那些没有捞到好处的那群人?谁知道中共内部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2、另一种说法是:人治政治的残酷导致中共内部派系的斗争严重的已经不可调和失控,改革会激化矛盾加速解体,中共已经失去了维护党的整体利益的能力,从薄熙来时代的“重庆模式”和“广东模式”就可以看出端倪,习时代是用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来搪塞,和稀泥,还炮制了包含“自由民主”与“爱党爱国”这种奇葩自相矛盾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可以看出习在同时向左派和右派许诺,在努力维持中共作为一个整体。
      就像刘邦、司马懿的后代,血缘关系战友情谊的同姓王分封天下,却依然无法维持统治集团的和平和斗而不破。
       

      很明显郭文贵的那个大中华联邦应该就是集结 愿意和平演变的中共内部势力或其他什么利益集团
但是最近的蓬佩奥铁幕演说现场只邀请了魏京生、王丹等,并没有郭文贵势力参与,是否代表美国还不信任不承认郭背后的势力,他们还缺少足以信服的投名状?
       其他的反对势力,法轮功,刘仲敬(独派势力)也没有参与


相关资料
转载《中国成功的危机》(China's Crisis of Success)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5988783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威廉·奥弗霍尔特博士,在习近平上台以前中国就开始着手于一个经济发展规划,他们与世界银行、美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合作出版了《中国2030》(China 2030)。其中很多设想在习上台后的三中全会时,细化为超过300项改革政策,核心着眼于使市场进行资源配置。
        然而随后两个问题浮出水面:一,改革实施起来比想象中困难得多;二,愈发复杂的经济背后,是同样复杂的政治。
     
       奥弗霍尔特在书中称,用市场进行资源配置的经济改革,会使各个利益集团受损——金融军队能源等等集团利益均会受损,甚至政府
       第一个任期,习近平通过这种方式巩固自己的权力。第二个任期,乐观估计下,中国的经济改革政策将成功实施,成为一个更具竞争力的经济体。那么第三个任期可能会用来防止已经实施的改革出现反复和倒退。“这个过程的斗争是非常激烈的,一个位居高层的中国官员来哈佛访问时告诉我,‘北京的气氛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如果习在第二任期的经济改革失败,会发生什么?
      奥弗霍尔特称,很有可能重蹈日本在1975年的覆辙,即利益集团回来重掌大局,当时,日本五个较大的利益集团基本掌控政府,竞争削弱,创新受阻,经济增长停滞。
      现在中国采取的方案是,进一步中央集权,使各个利益集团处于控制中,然后在改革反对者中闯出一条路。这么做,使中国坐在一个政治压力的沸腾水壶上,可能一时管用,但不会永远管用。所以中国模式能够走下去,政治改革一定得发生。
      然而在奥弗霍尔特看来,这个过程风险高、难度大;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复杂的一次转型,没有可供模仿的对象。

——————————————————————————

对于观点类似 高票 pc6650用户的回应:
       我们对中共这个词汇的理解和定义不一样,一些人把中共看作一个统一整体和符号象征物,而我视为由几百万权贵和精英组成的多派系复杂利益集团,因此我们缺乏讨论的基础。(另外pc6650用户在质疑我的立场和身份,但这不属于本话题的讨论内容
       很多人执着于“中共”这个词汇,这个符号,这个壳子,这个虚拟的想象共同体。那些没有血债或者血债历史责任较少的家族或利益集团完全可以把建国历来的错误全部推到某些替罪羊集团身上,再通过神秘庞大的异姓私生子、女婿集团,看起来完全就是另外一批人作为民主化的功臣重新统治中国。
      在一个法制不完美的民主(中国)社会,资本市场操作完全可以保持利益,很多答主不了解资本市场操作的建议多学习。
       这几百万权贵和精英他们中的一部分甚至大部分(只要牺牲几千人至万人即可,就可以成功金蝉脱壳,郭文贵认为只需几个人就可以)是有机会在和平演变后的保存利益,就像美军进入日本保留天皇体制和日本主要工业,叶利钦、普京这些原共产党高官打败共产党保守派一样。
       因此各位我们的主要分歧就在于能不能在和平演变,民主化后保存利益,我认为肯定不可能完全保存,但是20-70%利益集团有机会保存后代的利益。这不是简单的“是””否“就能回答,而是具体的社会转型方式不同,20-70%取值不同。
是的,我们底层人民的角度来看,中共那一小撮顶层赵家人,已经捞的锅满盆满了,在我们看来,那些财富已经是远远超过我们普通人的想象力了,想个办法走人,或者洗白,坐收渔翁之利岂不是妙哉,但是要知道,人的欲望是无穷尽的,可能,只说可能,他们最初的想法就是窃取人民劳动成果,全部占为己有,但是当他们达到自己的目的,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的时候,新的欲望又会将他们吞噬,如果你是包子,你坐上权力的顶峰,你是会去想反正钱已经够花了,还继续干个屁啊,还是会说想进一切办法延续自己的权力统治造福给自己的子孙后代呢?虽然包子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但是谁也难说以后他的权力延续会以什么样的形式过渡下去,女主席也未尝不可能,或者私生子,或者找个信得过的亲戚亲信,都不是没有可能。其实不用说远了,就到了自己的孙子辈,那个时候自己也早就挂掉了,死了一了百了,世上的一切纷争都与他无关了,但是为什么他偏偏还要想延续下去呢?说白了,还是内心的欲望在作祟,你想啊,好不容易排除异己,坐上了宝座,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让予他人了呢,打江山容易,难得永远都是守江山。

也不排除第一种可能,包括包子本人在内的其他顶层赵家人,看着捞的也够几辈子花销了,想全身而退,但土共本身就是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或者就算不是,凡是能够上位的,哪个屁股是干净的,你想说退就退了?你退了,怎么保证你退出之后不会出卖别人?毕竟大家屁股都不干净,所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另一方面,就算顶层赵家人全部举手表决通过和平演变,难道他们就不会担心到时候墙倒了,民主的社会下人们真正的觉醒后,发现他们之前所干的那些勾当,哪一件拿出来不都是可以按照反人类罪制裁他们的?那个时候,人们难道不会秋后算账么,他们难道不会担心这一点么。这趟车,上来了,就不能下去,欲望使人疯狂,所以加速师现在箭在弦上,被架着也只能地板油疯狂加速在加速。除非现在有个人能够站出来,力排众议,坚决踩下刹车,但是目前看,这个人存在么?不要说什么邓小平,朱镕基,看看他们背后的家人还有利益输送链条,全是一丘之貉,无非就是有的闷声发大财,有的有恃无恐摆在台面上罢了。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华盛顿,只可惜,他不在中国。
这里“和平演变”,又称结构性改革,政治改革,深化改革、和平过渡、融入文明世界·····,各方说辞不同潜台词的意思相似。


首先,樓主你所說的和平演變,是不可能發生的。
因為你提到了「融入文明世界」。

為什麼我會這麼說,理由是基於以下這則新聞。
自由時報──回應龐皮歐 北京:美方改變不了中國(2020.07.24)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3238888
內文節錄──
汪文斌說,龐皮歐言論罔顧事實,充斥著意識形態偏見和冷戰思維,「是美國政府高官近期密集炮製涉華政治謊言的『大雜燴』」,對此中方表示強烈憤慨和堅決反對,已經向美方嚴正交涉。
他說,中國人民將繼續堅定不移地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不斷前進。美國一些政客蓄意挑起意識形態之爭,大談改變中國論調,否定中美關係,挑撥中國與其他國家關係,「意在通過詆毀打壓中國,轉移美國公眾視線,以求在美國內政上得分」。
汪文斌強調,就社會制度而言,中國無意改變美國,美方也改變不了中國。1972年尼克森訪問中國時雙方發布的「上海公報」已經指出,中美兩國社會制度和對外政策有著本質區別,但雙方應本著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平等互利等原則處理兩國關係。


樓主你不認為這名中國新進外交官汪文斌說的話,已經堵死了你所說的『和平演變』這一條道路嗎?
老實說我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差點笑出來,我怎樣也沒想到中共在這方面的表態居然如此強硬,我想中共可能沒有想過當他們的外交官說出這種話時,就已經讓那些以為可以和中國尋求理解與共存的左派打消自己的想法。

我想世界各國已經從這名外交官的口中理解到,中國絕對不可能和平演變、與西方世界接軌這一事實。


那麼接著回答樓主的標題問題,也就是,為什麼中共不想改變。
樓主你知道囚徒困境嗎?我認為囚徒困境可以很好的回答樓主的問題。

中共的和平演變或許真如你所說,合乎中共的最大利益。
但你也提到,你所說的中共,是指以下這些人。
这里说的“中共”是指目前9000万的执政团队其中那些县团级别以上的人组成的集合。

他們並非一個整體,而是有各自的派系,也就是說即使共乘一艘大船但不代表他們的意見就是統一。

換言之──所謂的『中共』,代表的是團體。
這同時也代表一件事──團體的最大利益不等同於個人的最大利益。
說到這裡,樓主你明白為什麼中共不可能和平演變了嗎?

在重複的囚徒困境中,賽局被反覆地進行。因而每個參與者都有機會去「懲罰」另一個參與者前一回合的不合作行為。這時,合作可能會作為均衡的結果出現。欺騙的動機這時可能被受到懲罰的威脅所克服,從而可能導向一個較好的、合作的結果。作為反覆接近無限的數量,納許均衡趨向於帕累托最優。

──以上出自wiki囚徒困境。


但是在中國,絕對不可能出現重複的囚徒困境。
在中國,並不存在『每個參與者都有機會去懲罰另一個參與者前一回合的不合作行為』。
也就是說,在中國一旦淪為輸家,就從此不再屬於『中共』這一團體。
這也代表在中國只會出現單次發生的囚徒困境。


如果只有一次的競爭機會,不是倖存下來,就是因此死亡。
那麼我敢斷言,絕大多數的人類會做出僅僅對自己有利的選擇,而非考慮團體的最大利益。
而囚徒困境一旦出現背叛者,甚至沒有懲罰的機會,那麼接下來即使做再多次的囚徒困境實驗,都一定會有人選擇個人利益。


我認為這就是中共不可能和平演變的原因。
小林财经japan 油管博主,欢迎订阅关注哦
好像很多回复的人也看不懂楼主的意思啊。

我有一个假设,非常大胆,楼主看看如何,股市里面的庄家除了通过做多赚钱,还可以通过做空赚钱。核心权贵已经卖出绝大部分资产,换成美元,在这种情况下,权贵同时把控决策机关,所以,可以特意做一些错误的政策,把中国经济弄垮,最终,回来改革中国,抄底中国的还是这些资产已经遍布全球的权贵。试想一下,我十万一方卖了上海的房子,换好了美元,现在把上海房价弄到十元一方,人民币再垮50%,我回来抄底不香吗?为什么要慢慢建设这个中国,我护照都不是中国人,中国只是一个赚钱工具。
而习说不定真的是一个扯线木偶,或者说他不自知,权贵通过一些奸臣把控他,糊弄他,而他确实被忽悠了,最后当冤大头,或者现在台上的习只是一个演员,替身。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问题的基础都是错的,都是中共洗脑宣传的产物。
什么和平演变后中共权贵依然能控制国家,什么转身变成大财阀,都是中共五毛炮制出来忽悠中国人不要推翻他们的谎言,让中国人以为推翻也没用。

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几大寡头没有一个是苏联时期的权贵。

现在中共权贵都是依赖政治权力形成的垄断来赚钱的,中共倒台后没了政治权力他们很快都得返贫,这就是他们反对改革的动机,哪怕完全不清算历史问题,他们也一样要反对改革。这群人根本没有在自由市场、民主社会下生存的能力。
广场后来者 想發表不當言論
防止和平演变是共产党强调的,和平演变党就要下台,不要说他们现在夺取和霸占的财富,大饥荒、文革、89这些罪恶会被彻底清算,他们的意识形态会彻底破产,特供没有了、特权没有了、人上人的地位也没有了,他们怎么可能同意?
给油进康庄 车门焊死 油门到底 生死有命 富贵在天
既然可以躺着发大财还可以特权环绕。为什么还要改革换面?况且一旦改革不受控还会丢了全家性命。这么巨大风险的行为为什么要做?难道现在这样对他们不香吗?趁着还能捞赶紧捞。如果有一天天塌了捞不了了那就直接跑路就好了。反正财产家人都早就有了海外安顿计划。到时候把锅推给个傻帽就就行了。这样的做法几十年来不都一直上演着。你什么时候见过历史上的独裁政权自我变革过?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其实还有另外一种办法。像英国那样搞个上院下院的制度。上院为中共权贵,下院为真正民主选举的议会,上院基本什么不管,用税收供养就可,下院来执行民主政府的职责。这样1.中共可以保持政权合法性;2.中共权贵的利益免于市场竞争,也没有被抄家清算危险;3.中国也能有民主改革,变为宪政国家。
和平演变了就要被清算啊,自己手上多少血债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共党这点可不傻,任凭怎么说,就是打死不能改革。至于借壳还魂,那是后话了,能不能活过这一关还不一定。
郭才几天而已,还有待观察,魏京生和王丹都是坚持几十年了。 可惜美国在重利益的时候,又会忘了人权这回事。
王毅 parody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部长
本部長認可 @pc6650
中共真改革必定伴隨清算,只是早晚的問題,從台灣民主化也可管中窺豹
你不要認爲中共是傻子,本部長認爲你的前提就是錯的
任何戲謔化,假設化都沒有價值
monika9527 墙内青年
很多人钱不够。

我认识一个老头,应该有两亿,或者一亿最少了吧,在东莞做厂出身,现在是一个“儒商”(狗屁)

我问过为啥不退休环游世界,养老种花,回归田园。

他说不行,这点钱还不够五年花完。

这在我看来不可思议的,我五十年都花不完。

同理,那些有十亿,百亿的级别的人,钱也不够花。权势也不够大。
对他们来说,就是不够。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楼主的第一种说法感觉很有道理,我再补充两点罢,第一历史沿革,这个不用多说,第二桂枝永不认错的秉性,任凭你再姓赵不也还是支那人,至于第二种派系斗争实际如何谁知道呢,毕竟咱就一韭菜,这得问赵家人去,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两种的意思都差不多,都是赵家内部问题,本质也都还是一样的
當慣主子的土匪為何要主動成為他們眼中奴隸的公僕,獨裁政府永遠把保權放在第一位,和平演變?傻了吧,共匪大不了把匪國弄成西朝鮮,把圍牆築起養豬種韭菜日子還是不錯的。
Pimpla I will catch you on the flip side
因为舍不得说一不二的权力啊。即便是退休的老贼头都可以一个电话让央视热播剧所有女角色都不能再穿低胸装。你能想象trump逼权力的游戏剧组按他的喜好改剧情吗?做不到的
jiuqiupeng 观察 辞根散作九秋蓬
中共手里的血债离得太近了,好多当权者脱不了干系,经济利益不怕和平演变,但怕的是政治上被清算
zzzzz11111 学术训练家
     众所周知,中共的干部和权贵在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通过权力或剥削获得了天文数字的私人资产,如果和平演变,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通过“私有财产不可侵犯”把“黑钱”变成合法资产,
———————————
这个其实是做不到的,为了维持统治总是需要引入一些新的利益集团,这些利益集团需要靠特权捞新钱,演变后捞新钱难度远高于之前,其次现有的利益集团的资产演变后也需要经营才能维持其价值,这些权贵的资产企业在民主环境下特权会消失,面临的竞争会极大增加,仍然会缩水
阿翠正传 新注册用户 魅力nmsland欢迎你👏
@lyyzandy 
讨论里的那位老哥,翠子哥也不能说完全就是蠢蛋,但苏联高层也想不到勃列日涅夫会是一个除了权斗一无是处的人啊
毛澤東有性病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第二篇:「毛陰莖包皮過長,平時又不清洗,成為滴蟲攜帶者。許多女孩子與毛有特殊關係,沒有一個不受到傳染。我勸毛局部清洗乾淨,他說:『沒有這個必要,可以在她們身上清洗。』」
奇怪這很難懂嗎?

中共只是個皮,披著這個皮趕緊撈一把就跑
這個皮被前面一批的人弄髒了,就培養一批人接這皮,前一批當然是離開這國或隱姓埋名啦,還能隨時操作馬甲使用權利,後面接過這皮的人發現他收拾不了,那咋辦?撈一把就跑啊,改革?傻了這皮又不是我一個人的,大家都裝傻我幹嘛要出力,我也趕緊撈才是真的...
说句题外话,停止加速还是坚持走老路改革开放,这个问题目前相当迫切需要反共人士警惕,其实最可怕的就是那些 两面人 理客中 ,这两个群体对中国民主自由平等公义法律是有非常严重的阻碍!小粉红五毛这些其实顶多都是些不愿意真正关心社会现状,由最大作恶的中国共产党领导团体使用各行各业的洗脑手段和方法,属于残次品,期待它们未来觉醒。          民主之后根据法律的建立完善,对前中国共产党所有党员以及自1921年建党以来所有与其利益者相关者,由各省各地方议员联署由议会表决通过成立 共产党罪恶调查组 根据律法与之判决!    必须军队国家化!!
刘婵那么蠢为啥当皇帝,历史上白痴当一把手的还少吗,真相很残酷,越高智商的人越隔岸观火,而白痴门反而喜欢往前冲,能活到今天的人类都要归功于前辈的忍耐和一定的运气,而出头鸟门早就断子绝孙了,只留下历史给大家一笑而已。
共黨就算內部有人想和平演變也是絕對做不到的

因為和平演變的先決條件是要拋棄體制內

而中國靠體制內外各種權力收租過活的人

至少有三億  

所以習近平他只有一條路   朝鮮化+鎖國
习大伟人 上联:看今朝鲜有对手 下联:挑战中共创辉煌
劉仲敬訪談 018 at 20190102 改革開放就是奴隸經濟體制

[31:10]這場遊戲是一場互相欺騙的遊戲。美國人的遊戲是,給你共產黨一些甜頭,讓我的小弟臺灣去做這件有點不光明正大、像奴隸販子一樣的事情,而我自己保持雙手乾淨,是為了讓你得到這些甜頭以後接受招安。但是這件事情正如共產黨內部的強硬派說的那樣:你如果是張獻忠的話,你要明白,在你還在造反、朝廷派來招安的時候對你是恭恭敬敬的,你拿到的好處比普通的良民還要多得多;但是你不要忘記,你被招安以後,弄不好差一點你就被殺掉了,如果你真的做了官,朝廷真的讓你一輩子做官,你也是一輩子受人歧視。

[31:50]像鄭廣這個海盜,他不是後來做了一首詩麼:眾官做官卻做賊,鄭廣做賊卻做官。他為什麼吃飽了撐的做這首詩?那就是因為他在朝廷上受人歧視。他雖然也領到了一筆俸祿,但是其他官員說:“我可不是做賊出身的,我是科舉出身的,我兩榜正途。皇上雖然赦了你的罪,我可沒有忘記你是做賊出身的。皇上說了不能打你,我也不打你,但是我要不斷地嘲笑你,歧視你,挖苦你。”鄭廣和全世界的所有人一樣,並不高興過這種被人歧視的生活,所以他就忍不住了。因為他不是兩榜正途,估計也沒多少學問,做不出像樣的詩,所以他就只能做打油詩。意思就是說,你有什麼了不起,你做官不也是在敲詐民脂民膏麼,跟我這個公開搶的人有什麼區別。你還歧視我?我們本來就是大哥別說二哥。就像聊齋上面那個狐狸精說的那樣,你說我不是人,難道你就是人嗎?誰也別歧視誰好不好。將來你要過的就是這種日子。

[32:51]這個預言是非常正確的。你不要看現在共產黨在沒有被招安以前好像得到了很多美國的小弟都得不到的東西。這一點臺灣人有非常清楚的感覺。我要是臺灣人,我就會覺得:我是正統,我一直是美國的小弟;結果在陳水扁那個時代,美國反而說“你是麻煩製造者,你給我安靜點,別耽誤了我招安共產黨的大業”諸如此類的。你想,梁山泊附近的那些良民就會有這種感覺:我一直在照章納稅,結果朝廷沒有給我賞賜,還得讓我交稅,而我交的稅款朝廷拿去賞賜給宋江了,招安宋江,真是“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要做官,殺人放火受招安”。但是這是賭氣的話,梁山泊真要受了招安以後,它的下場就不如良民了。共產黨如果真的受了招安,那麼像波蘭共產黨那樣,最初幾年你是聯合政府的成員,然後《去共產主義法》(2016)之類的東西都搞出來了,你人還沒有死,就已經搞得無處可去,在社會上混不下去,那個滋味是不好受的。共產黨如果真要受了招安、交出了權力以後,它馬上就會遭受到不如臺灣和香港的待遇,也就是波蘭共產黨在交出權力以後的那些待遇。

[34:00]所以,共產黨保守派一直在說,千萬不能受招安,這個道理是完全正確的。說老實話,我對共產黨內部的原教旨主義者的喜愛程度是遠遠超過那些改革開放幹部的,因為改革開放幹部實際上是全都在撒謊。他等於是在對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這些人說:大哥,世界已經從對抗轉向對話,過去的事情全都不算,以後我們都平等了,只要大家一起做資本家,你老人家跟皮諾切特是沒有任何區別的。其實,沒有任何區別是只有在你還抓著槍桿子的時候,等你把槍桿子放下來以後你就會看出,你跟皮諾切特和佛朗哥有本質的區別。你是一個無產階級,人家是地主資產階級,你遭遇的待遇是跟人家沒法相比的。你現在還處在受招安的階段,你如果相信了那些改革開放幹部和廣大自由主義知識分子的忽悠、真的把專政力量交出去的話,這樣的下場馬上就在你的眼前。

[34:58]習近平是共產黨打出的最後一張牌,他的上臺證明共產黨不傻。你想騙我,我也要騙你。我先把你的錢拿了、把你的技術偷了以後,我再跟你翻臉不認人。你以為這種事情我沒有幹過嗎?當年我拿國民黨的錢,然後反咬國民黨一口;拿了蘇聯的錢,再反咬蘇聯一口。我都已經幹過兩次了,對你美國還要幹第三次,難道我不能給你這麼幹麼?當然,從第三方 — — 比如說從火星人的角度看,那就會覺得一為之甚,豈可再乎。當叛徒這件事情是世界上最危險的事情,幹任何事情都沒有比當叛徒更危險。你當叛徒當得太多了以後,你早晚要完的。照共產黨的歷史解釋,是因為它無比地英明而且代表了歷史必然性。它這樣三級跳,第一跳,背叛國民黨,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大軍閥;第二跳,背叛蘇聯,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大國;第三跳,背叛美國,豈不是要稱霸世界了?但是它很可能就完在第三跳上面了,因為第一跳背叛國民黨是因為背後有蘇聯和國民黨打日本的緣故;第二跳背叛蘇聯而沒有被蘇聯做掉是因為有美國卡住蘇聯的緣故;第三跳背叛美國以後,它能指望誰來卡住美國呢?

[36:10]按照共產黨的敘事體系,這都是它的英明所致,但是比較客觀的歷史學家會認為:共產黨背叛國民黨以後之所以沒有被國民黨殺光,主要是因為蘇聯人和日本人,如果世界上既沒有蘇聯又沒有日本,國民黨像是凱末爾那樣沒有外患、全心全意殺共產黨的話,共產黨眼看就要被他殺光了,抗日戰爭使共產黨絕處逢生;然後背叛蘇聯以後,中國跟蘇聯在東南亞、越南、印尼、馬來西亞、砂拉越、乃至於拉丁美洲、安哥拉這些地方都在進行一系列博弈,每一次博弈的結果都是中國全軍覆沒,蘇聯差一點就要核平中國,但是這時候美國人跳了出來,不准蘇聯人這麼做,於是中國在美國搞垮蘇聯的過程中間又發了一筆橫財。這每一次都是因為,它起的作用都像是非洲草原上的鬣狗一樣,別的野獸殺了獵物以後,它出來撿剩的。但是因為原先它是貧下中農和無產階級的緣故,這點剩飯對它來說已經是發了大財了,所以它就覺得自己非常英明。

[37:06]像傳說中的那個小故事一樣,有一個不學好的小孩,第一次搶到東西,他媽媽鼓勵了他,於是他最後終於變成一個強盜。最後他到綁赴刑場的時候要見他媽媽最後一面,他媽媽哭著去了,然後他一口咬掉了他媽媽的耳朵。他說,都是你害了我,當初我第一次做的時候,如果你不鼓勵我而是像對別的孩子一樣狠狠揍我一頓,我不會落到今天這種下場。共產黨也就是這個樣子的。它如果第一次就失敗了,也不會有今天。正因為它以前不是因為它自己的能耐、而只是因為它的運氣,只是因為別人的失敗而撿到了剩飯,所以它以為這都是它自己的能耐,然後它就一直做下去了。最後它也逃不了最後這一關,但是等到最後這一關要後悔的時候就已經太晚了。世界總是這樣展開的。


yeking001 请各位大佬点个赞
   先不谈共党手里上亿的命的血债问题,单论现在信息技术,通信交流这么迅速发达便捷,怎么还有人想着什么私生子女婿白手套们在中共倒台后继续摇身一变以海外华人或者外资的身份继续把控民主中国的大部分经济民生金融行业。
   现在中国技术封锁监控这么严厉的情况下,都不时有各种扒皮爆料的文章出现,搞的共党鸡犬不宁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未来中共倒台后网络封锁基本解除后,随便扒皮一下,哪怕一个中共权贵白手套名下公司的一个中级管理者都能出来爆料,你觉得中共怎么可能做到继续控制民主新中国?
近平梅 渴饮支人血,饥食支人肉
什么狗屁韩国财阀韩国财阀的?怎么文在寅一会儿抓这个一会儿搞那个?天天财阀财阀的墙内五毛粉红最喜欢这么说,信得基本上脑子都不太好使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