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从反贼变粉红的案例?

   个人只能想到一种场景,就是本身有点反骨,但是为了自己的生活,不放弃考公务员,最终接受了匪帮治国那一套逻辑,彻底赤化.

   本人有个少数民族校友还是法律系毕业的, 以前算岁静,现在考了公务员偏红,和我聊天时甚至都透露出支持集中营的态度.当然,这也许是现在的恐惧让她不敢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我之前认识了个在也门维和的美国女兵,只是和少数民族朋友提起这么个人,她就非常害怕:"千万不要给我发任何有关她的信息,别害我.我不想知道,你发出的消息请撤回"

    我当然知道撤回没有任何卵用,但是为了尊重她,还是撤回了.

   不过我觉得大部分的反贼可能都不屑于考公务员.
Kenshiro 中国是汉族民族主义反人类法西斯国家,必然遭到比当年德国日本苏联更悲惨的结局!狗娘养的汉族民族主义有你们哭天喊地的时候!Они не люди.У них нету культуры и человечности.Это самый низкий народ
反贼变粉红的太多了,正所谓支持汉族共产党的都是非蠢即坏,或者干脆又坏又蠢,大部分汉族粉红是真的坏,坏到骨子里去了,完全的反人类,支持新疆集中营的就是这类典型汉族,而少数民族粉红更多是蠢,蠢到家了。

很多汉族反贼仅仅是为反共而反共,嘴巴装模作样民主法治自由,实际只是想坐到共产党那个位置,它们很容易从“反贼”变粉红,既然死活得不到那就跪舔吧,这些就是所谓支人本性
加速委员会秘书长 自封中共中央总加速委员会秘书长,负责在总加速师同志猛踩油门时摇旗呐喊
我差点变回去,实在是共青团这家伙太具有迷惑性了。给自己起个萌萌哒的名字(团团),在年轻化的平台上和年轻人频繁互动,无形中就拉进了匪帮和年轻一代之间的距离。
艾卓纳克复国者 你能期待我什么呢,毕竟我只是个蜘蛛人
天安门大屠杀事件后投奔中共的前示威者车载斗量。

比较有名的:金灿荣、胡锡进、施一公

粉红是中国人,反贼也是中国人,本质上来讲并没有产生绝对的区别。一个中国人想要做反贼未必出于非常崇高的目的且不会动摇。
认识的人当中,因为贸易战、疫情、中国公司被打压等,政治倾向从偏反体制转变为支持体制的不在少数。原因主要是:1.认为美国不只是打击共产党,更是以全体中国人为敌。2. 没有因为疫情吃多少苦,现在疫情过去又继续岁月静好了,将经济不景气归咎于外国应对不力。
习大伟人 上联:看今朝鲜有对手 下联:挑战中共创辉煌
中國人擁護中國政府,難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中國政府裡面有壞人,把它們都清除出去不久又變成好政府了嗎?中國人只是抱怨一下,然後繼續擁護中國政府,難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驱蚊花露水 暂时保密
浸润在古典中华帝国主义(大汉,大唐)情节里的人,不能从哲学意义上明白自由的真谛,没有依赖于《圣经》心灵智慧的人,都是不太靠谱的反贼,都有可能倒转为小粉红,包括方舟子。

对于中土之人,能建构起自由保守主义价值观的人,非常稀有。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政治观点不是非黑即白的,如果最极端的粉红是0,最极端的反贼是1,那还有很多的0.2,0.4,0.8…………

1变0现在应该很难了,但是0.6变0.4的还是挺多的,特别是这次美国疫情没有处理好,我看到不少0.6变0.4的。

而且有意思的是,很多0.1,0.2,会直接变0.8,0.9,但是反过来基本没有。这个现象我就不分析了。
游击队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我靠,这也太奇怪了吧
粉红变反贼很常见,反贼变粉红......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原来也不算反贼
比如上帝之鹰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93873339/answer/1397800720
转行恰饭了😀
大明之音 Free China
大概有一種情況
就是自由派中國人翻牆出來,結果被那些支來支去搞民族仇恨的反華派嚇到,又躲回牆內變粉紅。
有些我都懷疑是匪諜派來逆向加速的
搞政治應該團結多數力量,而不是四面樹敵,把可能的盟友都推去中共那邊。
所以彭佩奧才說要把中共和中國人做區別,要想推翻中共必須依靠14億中國人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蒙古国海军参谋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15
  • 浏览: 1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