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红究竟是左派还是右派?

作为一个托派兼安那其,我认为小粉红是右派。小粉红的特征就是国家主义、民族主义的思维方式,以及趋向于保守派的言论风格。就算不说前两者左右,单根据国际定义,保守派也一定是右派。
顺便提醒一下,某些葱油们把安那其认为是右派,这是不对的。安那其是一个极其广泛的意识形态,它本身就是一个光谱,内部从极左到极右都有。与我的托派相对,我是安那其光谱中倾向于左派的那一部分,是个人无政府主义,行为组织方式倾向于工团。

以上只是我的个人看法,想知道葱油们都怎么想的。
搬运一下编程随想的《各种【一元化思维】的谬误——从“星座理论”到“共产主义社会”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09/oversimplification.html

◇“左派/右派”之称的谬误

  在网上讨论政治话题,经常会看到网友使用“左/右”来形容政治流派。这又是一种“一元化评价”的例子。因为不同的政治流派之间的差异,不是一个维度上的差异,而是【多个维度】上的差异。举例如下:
个人方面:个人主义 VS 集体主义 VS 国家主义
经济方面:放任 VS 管制
政府方面:大政府 VS 小政府 VS 无政府
外交方面:孤立主义 VS 国际主义
......(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请注意:上述的每一个维度都【不是】只有两个端点,而是如同“数轴”一样,可以连续分布的。就好比“经济”这个维度:如今已经没有哪个国家是 100% 的自由放任(历史上的英国曾经出现过),如今也没有哪个国家是 100% 的管制(人类历史上,大概只有红色高棉做到了“废除货币,废除财产继承”,参见《最“纯正”的共产主义政权——红色高棉★对“终极”的幻想


[url=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0/history-of-red-khmers.html][/url]  
[url=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0/history-of-red-khmers.html][/url]
[url=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0/history-of-red-khmers.html][/url]◇政治领域:对“共产主义”的幻想
[url=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0/history-of-red-khmers.html][/url]
[url=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0/history-of-red-khmers.html][/url]  估计出生在天朝的网友,通常都被灌输了马克思那套理论——历史唯物主义(更贴切的术语是“历史决定论”)。作为共产运动的第一任教主,马克思预言说:共产主义社会是人类历史发展的终极目标/终极形态。
[url=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0/history-of-red-khmers.html][/url]  对“历史决定论”最成功最彻底的批判,来自于哲学大牛波普尔。他在50年代写了一本很有影响力的《历史决定论的贫困》,从各个角度反驳了马教主的那套理论(好几年前,俺的网盘上就分享了此书的电子版)。
[url=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0/history-of-red-khmers.html][/url]  考虑到很多人不喜欢阅读枯燥的理论著作,俺把波普尔最核心的反驳,大致整理如下(俺的理论水平有限,如有纰漏,欢迎指出):
[url=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0/history-of-red-khmers.html][/url]
1. 人类掌握的知识水平/科技水平对历史的发展有关键性的影响(对这点,马克思自己也承认的)
2. 人类不可能预测未来年代“科技的发展和知识的增长”(通俗的说:如果某个知识你能够预测的话,那么该知识就属于“现在的知识”而不是“未来的知识”。或者换种说法:充其量只能预测“已知的未知”,但是无法预测“未知的未知”)
3. 既然不能预测“知识的增长”和“科技的发展”,自然无法预测历史的发展。
4. 如果连历史的发展都无法预测,那么更不可能去讨论“发展是否有终点”以及“如果有终点的话,终点是啥样的”

[url=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0/history-of-red-khmers.html][/url]  (请注意:上述只是波普尔对“历史决定论”最致命的反驳。除了这个,波普尔还在其它几个方面指出了马克思的谬误)
[url=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0/history-of-red-khmers.html][/url]  上述推导过程的关键在第二步。波普尔在书中用了比较复杂的【逻辑证明】(人家给出的是“证明”哦,不是主观拍脑袋的哦)。在此书的序言中,波普尔说道:
[url=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0/history-of-red-khmers.html][/url]
我在书中提供的(对第2条)证明是复杂的——如果能找到较为简单的证明,我也不会惊异。我的证明在于指出了任何科学预测者——不管是一位科学家还是一部计算机——都不能用科学方法预测它自己未来的结果。只有在事后,这样做的尝试才能获得结果;但对于预测来说,已经为时太晚了——只有当预测已成为追溯(retrodiction),这些尝试才能得出结果。
这个纯逻辑的论点适用于各种各样的科学预测者,包括相互配合的预测者“社会”。这意味着任何社会不可能科学地预测它自己未来的知识水平。

[url=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0/history-of-red-khmers.html][/url]  说到这儿,顺便再抹黑一下党国。
[url=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0/history-of-red-khmers.html][/url]  马教主在政治和经济方面的理论,从发表到现在已经一百多年了。经过这一百多年,这两个领域已经有了长足进步。马教主的很多理论都已经过时了(比如“劳动价值理论”、“剩余价值理论”、“阶级斗争理论”,还有刚才提到的“历史决定论”),而且他的理论经过后人的大量批驳,都快成筛子(千疮百孔)。但是在咱们天朝,依然把马克思那些理论当宝贝一样供着,并且灌输给一代一代的年轻人。前几年的《解放军报》,甚至还在社论中提到: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相关截图参见《汇总天朝的雷人语录》)。朝廷喉舌连这种话都敢说,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
  所以俺常说:天朝不愧是一个奇葩的国度。简史》)。如今的国家要么偏向“放任”一端,要么偏向“管制”一端,当然也有一些是折中的。

  从上面的举例可知,反映政治立场的维度有很多,而“左/右”的说法,充其量只能表达一个维度。用“左/右”来形容政治流派,显然是【以偏概全】。所以俺经常建议说:要称呼政治流派,最好直接用“某某主义”来称呼,比较准确,避免歧义和误解。比如曾经有读者问俺的政治立场,俺会回答说倾向于“古典自由主义”,而不会回答说俺是“左派”还是“右派”。
小粉紅哪來左派右派,小粉紅是騎牆派,你以為他們真支持共產黨啊,他們是誰強權支持誰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西方左派:增加政府责任,增加人民福利;西方右派:减少政府权力,增加人民自由。
中国左派:增加政府权力,减少人民自由;中国右派:减少政府责任,减少人民福利;

粉红当然既是中国左派,又是中国右派啦,丝毫不矛盾。
核平使者甘地 這個宇宙太瘋狂,大海掀翻小池塘
這讓我想到一個蘇聯政治笑話:
問:「你可曾經在執行總路線時動搖過」?
答:「我跟總路線一起動搖。」

他們沒有自己的核心思想,又何來左右派之分
說到底,中共往左他們就往左,中共往右他們就往右
中國人多數沒有受過這方面的系統教育
也沒有系統的理論流傳供人學習
就連官方的理論都是亂拼亂湊
大多數粉紅腦袋應該是一團醬糊
所以不能用左右區分
真要說就是趨炎附勢,誰當家作主誰就對,頂多加上些自豪戰狼意識的騎牆派
小粉红是非政治的,是实质上被驱逐出政治舞台的,阉割了的,缺乏断定自身身份的阳具的独特存在,统治他们的既不是同一也不是差异;而他们的行动(实际上并非行动)只能生产喧嚣。
看看外面的世界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什么都不是,他们就是一帮自私无耻的缝合怪,凡是有利于自己的和有利于国家的,他们都支持。当国家的铁拳砸在他们头上的时候,他们就叫唤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万岁!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15
  • 浏览: 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