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海外华人没有发起黄命贵运动?

按理说应该有这个条件吧?国外游行不是很自由吗?好像也不是多大个事儿。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因为黄种人在美国被警察击杀的概率最低,什么时候等白人都搞完白命贵了才可能轮到黄种人搞这个: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ng-interactive/2015/jun/01/the-counted-police-killings-us-database
例如,由以上统计可知,2016年在美国,
每100万个黑人中,有6.66个被警察打死;
每100万个拉丁裔中,有3.23个被警察打死;
每100万个白人中,有2.9个被警察打死;
每100万个黄种人中,只有1.17个被警察打死。

粉蛆和五毛常常用美国警察更容易杀黑人论证黑人在美国被种族歧视,那么按此逻辑,亚裔在美国则处于天龙人的地位。
brfee Freedom Number 1
不该问海外华人,而该问美国华人。

BLM是时隔几年就会爆发一次的黑人维权运动,而且导火索几乎一致,只要黑人的恶性歧视事件发生就会爆发一次BLM。

这和20世纪到21世纪黑人渐渐在议会和学术界获得席位有关。在美国,任何一场人权运动的背后都是可以支撑这个运动发起的阶级资本积累。

同时,随着文化的越来越开放,libertarianism和民主党的多元化、公平、多文化接纳意识形态越来越被美国大众所接受。而西方主导意识形态的国家是美国,所以任何美国的国事,都可以被拓宽跟放大到全西欧。
   
黑人在美国有着深厚的命运共同体,大部分黑人都可以追溯其祖先到三角贸易和奴隶制,以及历久常新的黑色种族歧视。除非你是Jamica 牙买加 来的,那你很有可能根本不会和北美黑人有同样的意识形态。

这种文化促使black community对自己进行强制维权,因为你必须发声,你不说话,就会继续被压迫。

Asian 亚洲人和这个的区别在于,没有统一的口径也没有特别相似的身份背景。

Asian是个非常模凌两可的词汇用来统称美国人根本分不清的日本人、韩国人、中国人和越南人等。光是这几个国家的初代移民身份背景就大相径庭,而且每个国家对待自己的子女的教育都有些许不同。你可能会说都是东亚,文化渊源相近,但是韩国人、日本人、中国人和越南人就是不一样,即便你撮合他们到一起说大家都是孔夫子文化下的。这儿我还没提到中国内部的分裂,台湾人、香港人、大陆人、大陆自由派人士等,光是这几个政见就是直接敌对的你要怎么产生命运共同体?

我还没提到印度人......

其次,Asian普遍政治冷感,初代和二代、三代移民基本政治冷感。而且如果身处白人community长大,更加是对政治冷感。Asian新一代的年轻人对于政治有兴趣,这次的BLM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The Role Model Minority: Asians are the punching bag of the society. 也正是由于文化的原因,普遍亚裔家庭极其重视子女教育,和经常gang war火并的黑人社群不一样,亚裔对于规则有良好的受性,在美国社会想积极融入美国文化。但这就导致他们的诉求经常被无视,说通俗一点,因为亚裔是最“乖”的那群人。再加之工作勤勤恳恳,这更加弱化了他们的话语权。美国的种族权益,是靠自己争取而来的。

还有很多因素可以罗列,但是暂时可以理解为,白人权益 > 黑人权益 > 亚裔权益 > 其他少数族群权益。还有人口比例的因素。这些都是社会学内容了,可自行谷歌。

以上。
亚裔重视个人责任,普遍清楚自己的命运和地位是靠自己的劳动和付出换来的。因为这个思想意识,你能看到亚洲人更加重视子女的教育、更愿意投资下一代、更加心甘情愿的工作。这些行为,让亚裔超过白人,成为美国受教育程度最高、收入最高的群体。类似这样的故事不少:第一代亚洲移民来美国洗盘子,供第二代上大学,第三代就上了医生或律师。亚洲人在美国地位高,不受压迫,也没有必要集体反动。

黑人的文化和思想意识与亚洲人不同。他们普遍不重视教育,缺乏家庭观念以致70%左右的黑人孩子没有父亲,等等。这些观念直接导致大多黑人长期处在社会底层,有更高的犯罪率,即使几代也不会翻身。与此同时,他们支持的民主党长期灌输奴隶思想:说黑人之所以地位低,是因为白人的压迫和歧视,因此黑人应得到更多的社会福利。接受这个思想和福利之后,黑人更加不重视个人责任,导致长期依靠获取社会福利、依靠和白人的斗争为生。于是,BLM出现了。

民主党宣扬的体制性歧视几十年前就不存在了 (除了他们自己搞的反向歧视政策之外,比如:Affirmative Action)。现在,有很多勤劳守法的黑人有很高的社会地位,他们是法官、医生、律师、甚至是前总统。美国现行法律和政策对任何人种都是平等的,接下来,得靠自己的意识和行为来掌握自己命运。
粵人館 粤独不分南北!
建议华人游行的时候打中国国旗和喊共产党万岁
中国国内,长期被原子化管理,中国人已经几乎无组织能力了,除了钱,国人几乎没聚集手段。 也就是集体社交能力几乎为零。 
黑人,印度人,白人从来没有被政府原子化管理过,别人不缺集体社交能力,也不缺手段,只要信仰相同就容易聚集。跟中国人相比,完全是不同的。
美国华人住在各城市富人区,中产居多,富人不少,根本没有被歧视,还被当作金主捧着。华人的目标是竞选议员市长,不是什么工会主席黑帮老大。

下面是美国代表队2019年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金牌得主,您看看surname就秒懂了。
Vincent Huang
Luke Robitaille
Colin Shanmo Tang
Edward Wan
Brandon Wang
Daniel Zhu
首先要有几个拒捕被打死的“烈士”作为由头,然而华人根本就不敢拒捕,即便拒捕也不可能像那几个人一样,好几个警察都摁不住,总结就是,连发起一场黄命贵的由头都没有。
十字军征支大佐 耶稣基督的门徒 福音派的传道人
其实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想办法在广州的三元里也发动一场黑命贵运动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与其问为什么不,应该问为什么要。反正我想不出来上街的理由。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瞧一瞧看一看👉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270(另,不介意孝子贤孙注册小号来点赞)
因为不可能发展起来
在外其实支那人受到外国人的歧视还好
毕竟和日本人韩国人长相上难以区分
(对外国人来说)
况且 坑支那人最多的永远是支那
总不能在他国开战武斗吧...
alwaystasty 在新留学生。支持社会福利和平等,但是你把我划为白左就过分了。民主党≠中共,是共匪这种废物把人家的名声给毁了嘛。看媒体偏不偏出门左拐 mediabiasfactcheck.com (无需翻墙)
还有很多因素可以罗列,但是暂时可以理解为,白人权益 > 黑人权益 > 亚裔权益 > 其他少数族群权益。还有人口比例的因素。这些都是社会学内容了,可自行谷歌

高质解释,赞。还有就是美国之前有做过宣传,说亚裔其实是model minority,且美国人很常见的stereotype就是亚裔人好学习,数学牛逼,犯罪率低,会尊敬别人,所以和上面的解释等多种因素而导致亚裔在美国社会里受到的歧视和打压比非裔人要少的少。海外华侨和华人之间的区别还是非常大的,政治观念上有着本质的不同,单从pew调查报告超过75%的受访华裔公民都表示总是会把票投给民主党候选人就能看出来人家的利益和目标跟翻墙出来的华侨非常不同。

总的来说,美国亚裔群体不想发动想黑名贵这样的游行和示威,也没有原因去这么做。能游行就不代表一定要去游行
美国黑人有过血泪的黑奴史
黄人只有来淘金史、来避难史、和来占便宜史

美国黑人已经成为美国文化、历史的一部分
美国黄人基本不属于美国历史的一部分

所以,要滚的话也是该黄人滚
大量海外華人關心的只是怎麼多拿福利,政治什麼的基本不關心。
你這是華命貴不是黃命貴
不要仗着人多就把所有黑頭髮黃皮膚綁架成中國人
upgraded 国外势力
等有那么一天,海外华人“多数” 都不做工,不顾家庭,不负责照顾小孩,反抗警察。

过了几代人,培养了反社会的情绪,应该可以组织黄命贵了。
因为华人骨子里流血奴性的基因!华人属于只要我的利益不受损,管你其他人的死活!华人除了窝里横,对自己人心狠手辣,对待外人就是孬种!这是不争的事实!老乡见老乡,背后捅一枪!坑华人最严重的往往都是自己人!
习小小 维尼写诗 维尼禁止 维尼做不可能的事
海外华人不如人家黑人团结,不同群体政治观念相差很大,也很难组织起来这样的活动,一是互相瞧不起非中国移民后代看不上你墙内来的移民,墙内移民中一线城市看不上18线城市过来的。二是坑蒙拐骗,老移民坑新移民,相信很多移居海外的都知道。三是海外华人还有舔共小粉红这种生物的存在,谁愿意和他们团结。四是华人大部分受传统文化影响都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尤其是第一代来的,不懂得为自己的权益发声。五是第一代移民和本土出生的移民思想差别巨大,举几个例子,美国华裔警察误杀案,还有加利福尼亚还是哪个州大麻合法化,以及加拿大课堂引入同志教育这些事件,移民第一代和本土长大的在这些政治化的事件中有着完全对立的看法和行动。
因为我们能分辨是非 黑命贵明显是在推广种族歧视社会主义和恐怖行动 海外华人组织起来做这种事情干嘛
想不到改什么名字 獨裁萬萬不能!
不是不可以游行,而是有没有这个必要。

楼上有很多葱友都说明了,亚裔特别是华裔在美国的待遇其实不差,所以游行的话就有点无病呻吟了。我在美国十几年,有所见解,你说亚裔能混上公司高层中的高层的确不多,因为玻璃天花板是有的。但只要踏踏实实地学习和工作,得到的回报绝对是90%的(不能说得到100%的回报因为人类要不断进步而不是安于现状。)就以我为例,每年税后收入120K,算是中等水平吧,但这样的收入在美国确实已经过得很滋润,比我工资高的华裔比比皆是,加上华裔和大部分亚裔的性格都不喜欢麻烦别人折腾别人,所以说拥有这样高品质的生活和不喜欢折腾的华裔或者亚裔会故意跑出来抗议游行吗?反正还是那句,没这个必要。

黑人则不同,他们没有华裔那种传统文化,而且也没有家庭观念,也没有发愤图强的心。一天到晚就是觉得全世界亏欠他们,加上民主党各种煽风点火,所以就造成今天的局面,BLM也是这样酝酿发酵而成。黑人唯一可取的优点就是够团结,可能是因为够头脑够简单吧,一股蛮劲儿就是冲。相反亚裔的内心比较复杂,做什么事情之前都要衡量一下利益,所以往往因为利益搞不出什么轰动社会的大事情,更别说什么游行之类的了。
惨遭骗炮任晓雯 ? 苏小和带着他的小姨子跑啦
怎麽沒有 

喜囯的小螞蟻們不是已經在據説是砸鍋僞類的中國人家門口游行示威了麽
NZRdlClr5 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討厭的東西是李氏遺傳學
爲什麽要+1
首先如樓上所説,在BLM的發源地美國,黑人死於警察的概率大於大於華人
而其他地方的BLM都是美國擴散以後的產物,程度也遠遠不如美國原版
因爲在美國黑人歧視問題比較大,在其他地方可能沒那麽嚴重,所以BLM也必須在當地適應當地環境(比方説英國的黑人種族歧視問題就不夠鬧得那麽大,就變種成打倒邱吉爾和聲討帝國歷史)
要是要發起華命貴(黃命貴?且不説日裔韓裔未必想和你華裔一起玩,海外華人也未必想為他們走上街頭)至少也要華人特別被霸凌而已。然而現狀是華裔或亞裔經常被指控得到優待,因爲曝光率高的人群裏高收入亞裔似乎特別多。這樣的局面下不可能發起類似於BLM的行動
如果不被霸凌,就沒必要也沒人聲援你
如果你被霸凌了,以亞裔現在的狀況最可能的是類似於二戰猶太人,被打成「剝削者」而被霸凌。但那樣的話你根本沒有發起行動抗議的餘地
然後是要是要發起CLM、ALM,那比起針對本國(假設美國)更容易指向中國,因爲真正不把Chinese Life, Asian Life當成matter的是中共……
這個話題,如果在外國,很難不吐槽到香港。如果在香港,有太多別的問題要吐槽了!
如果你避開中國就談美國,就會有人(包括亞裔)覺得「中國那麽過分你都不説,就知道說美國」支持率就不會高
BLM在美國能搞大,是因爲美國警察會槍殺只是在花園裏玩玩具槍的黑人小孩,而歐洲警察非洲警察大洋州警察都不會。如果與此同時黑人在中國也是要進集中營的,那美國就顯得純良多了。這就像是雖然猶太人難民在英國也是要被隔離被當成潛在間諜的,但因爲納粹實在太糟糕了所以英國顯得純良多了一樣
Yamedie China banned
因為華人多是近代移民,世界上很少會有國家比中共國更歧視華人,更奴役華人。真有更差的比如朝鮮,也不會被選作移民目標。

黑命貴的黑人也是美國本土黑人。他們是與美國本土白人比權利,甚至用歷史上的不平等來要求現在比白人更多的權利補償。非洲的新移民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公平,因為美國給他們的權利遠大於母國。

你也見不到逃離北朝鮮的人在世界各地遊行朝鮮命貴。因為他們已經在為逃出地獄而感恩慶幸。
反共左派 黑名单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覺得中國人應該為那些被共匪迫害致死的訪民與小攤販爭取公義,應該發動集會遊行示威。
黄人最多也就逃税卖淫(按摩)贩毒 不会跟警方起冲突 被捕也不会拒捕 
也就不会被滥杀 。。。何来黄命贵  要不你去堵一下枪口 ?
应该这样想,这些人在国内这么恶劣的环境下,都没有组织游行,在美国更不可能,很多人去美国都对国内有鄙视的感觉,应该是比较欣赏美国的各个方面,至少那里是真的可以勤劳致富,符合国内人的观念
华人圈内并不团结,互相坑害也是常有的,因此有些美国华人对即将赴美的人会说:不要轻易相信在美国的华人,这个本性还是存在的,以前梁宏达说为什么国内银行员工对客户服务态度差,和欧美国家不同,因为领导的怨气向下传递,导致员工无处发泄,只能面向普通人,所以负能量一直在人群里,会向着弱者流动,我的小舅子之前在邮政银行上班,后来考公务员当上狱警,他说之前同事很辣鸡,现在感觉周围人素质很高,我感觉民主化后,国内人的素质应该会提升一些
梁彼得那事闹的厉害的时候,华人游行的多的去了,有些甚至和黑人游行面对面。
主流媒体不报道并不代表没有。
AT3之王 20斤的导弹
首先你得有个华人总统,然后这个总统在自己任内大肆描绘警察杀华人,并且刻意忽略1%的华人犯了50%的罪
Chaiver 新注册用户
嗨呀 歧视亚裔也算歧视么 
亚裔也不抱团 都恨不得杀死对方 怎么可能搞起来运动 想多了

而且亚裔都对现有的生活感觉ok
非洲黑人表示
美國黑人只是想占便宜罷了
奴隸制都廢除多久了

不爽就滾回非洲
推荐一下一本非常好的网文小说《芝加哥1990》,男主角是个黄黑混血的歌手,生长在芝加哥黑人社区,里面有一段很能说明为什么。主角和几个黑人小伙伴在路上遇到警察检查,他们老老实实听从指令,然而警察还是如临大敌,相反,警察同时拦下另外一辆车,当他看到那是一个戴眼镜的华人,马上显得极其放松,即使这个华人犯了很多错误,比如把手伸进去拿驾照,旁边看着小黑一哆嗦,以为警察神经紧张要开枪打死了,没想到笨手笨脚的拿的人和一点都不担心的警察。这个就是刻板印象造成的结果,因为华人的低犯罪率与低持枪率,以及低反抗能力,警察下意识调整安全警戒标准,类似于你在黑夜里行走,感到后面有人,回头一看是个女的,就会松一口气,为什么呢?我们是系统性歧视男性吗?原因就是男性的威胁力远远超过女性。。。
——

芝加哥1990首页
第962章?无题
    骂我?哼哼……

    宋亚(黑人男主角)追出去,“人呢?”大白妞跑得还真快,倒是琳达远远拿着手机走过来,“托尼找你。”

    “哦。”

    只好先接电话,“布伦达明天三藩演出关我什么事?”托尼(黑人)在电话里邀请自己去三藩,现在哪有工夫,“不去,你们也别玩太疯。”

    “我弟弟不来。”躺在车里的托尼放下电话,对消音器说:“不管他,今晚我们……”

    正说着,租来的加长林肯突然剧烈震动了几下,然后缓缓滑向路边,“怎么了?”他问司机。

    “好像出故障了。”司机下车,打开引擎盖查看了会儿,“抱歉,我修不好,只好让公司再派车过来。”他拿起车内电话拨打。

    “Fxxk!你告诉现在车坏了!?我们赶着去机场接人呢!”

    托尼懊恼地抱怨:“这下要被布伦达笑话了……”

    同一条公路上,一辆崭新的银色凌志LS400正在疾驰,梅博士(华人)开车,他妻子燕红坐在副驾驶。

    “别生气了,人没事就好。”

    燕红心疼地伸手揉了揉梅博士眉角的青肿,“钱财是身外之物。”

    “嘶……”

    梅博士一脸不开心地偏头躲开,“钱包,手机,连护照都抢走了,就在市区。”

    “你报警了吗?”燕红问。

    “报了,警员还反过来说我自己不小心,说什么身上不该带那么现金,不该进入不安全的街区巴拉巴拉……我感觉他们就没想帮我追回东西。”

    梅博士心情很差,“出警倒是很快,但只会叫我先挂失信用卡……”

    “你挂失了吗?”

    “嗯,关键手机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我让那三个老黑还回来,他们还用歧视华人的词汇骂我,嘻嘻哈哈比划眯眯眼。”

    梅博士愤愤不平,“不以犯罪为耻,也不看自己都被白人歧视成什么样了,还好意思掉过头歧视华人,以后真要离他们远点,素质真不行。”

    “他们是这样的。”

    燕红劝道:“别老纠结了,都过去了,就当吃个教训,花钱消灾,手机我再送你个新的,我的‘关于定性搜索引擎’那篇论文很快就要发表了,会有笔外快。”

    “什么杂志?”梅博士问。

    “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学会。”

    “那还不错。”

    “当然,也不看看你老婆是谁。”燕红自得地说道。

    “我们是不是该自己出来开创事业?搜索引擎是目前最受关注的互联网技术之一吧?YAHOO那两个创始人现在正当红,其中之一也是华裔。”梅博士艳羡地说。

    “我觉得我们这样就很好了,你在风投行业,我在科技公司,工作稳定,待遇优厚……”燕红有些不情愿。

    “你当家做主咯。”

    “嘻嘻……”

    小两口正浓情蜜意地聊着天,“嗯?”梅博士突然减速,回头看向路边。

    “怎么了?”燕红问。

    “应该是老板哥哥,他的车好像坏了。”梅博士停车,往回倒。

    “别吧,违反交通规则,当没看到不就行了?”

    燕红也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靠着加长林肯抽烟的两个黑人壮汉,担心地拉住丈夫的胳膊,“大晚上的别认错人了,你怎么一点不长记性,刚被抢……”

    “没事,错不了。”

    梅博士把车停在托尼和消音器身前,摇下车窗,“托尼?怎么?车坏了?”

    “Yo!梅!”

    托尼看到他立刻乐了,不客气地拉开车门和消音器窜上后座,“你们也去机场吗?正好,载我们一程,太好了,差点赶不上接布伦达,否则会被她骂死。”

    “是的,我送妻子上飞机。”梅博士等他们关上车门,重新发动汽车。

    “真是的!”

    燕红瞄了眼后座的俩大老黑,“刚还说他们素质差……”

    “别别,可能听得懂,老板的中文那么好。”梅博士赶紧低声提醒妻子。

    燕红不说话了。

    “嘿!梅!你在听什么破歌?”

    他们高估托尼了,他上车后注意力全在车载CD播放器里传出的‘甜蜜蜜’,“这女人唱得真没劲,能换首歌吗梅?”

    “呃……”梅博士切到收音模式,连换了几个台托尼都不满意,“我自己来。”他伸手往前够,人都快钻到前排了,才够到中控台按钮,直到音响里传出2PAC的声音,方才满意。




    “You  M-FXXK  can't  be  us  or  see  us  We  the  M-FXXK  Thug  Life  ridahs  WEESSSSSSTSIIIIIDE  till  we  die!  Out  here  in  California  we  warn  ya  we'll  bomb  on  you  M-FXXK……”

    2PAC那素质更差的满嘴脏话像泼粪一样地从车载音响里流淌出来,托尼和消音器这才嗨了,在后座手舞足蹈,快乐地大声跟唱,,LS400的车屁股随着他们的体重起起伏伏。

    燕红嗔怪地对丈夫丢了个白眼,梅博士也回了个无奈的眼神,默默开车。

    ‘滴滴!’

    直到后面响起警车那辨识度极高的刺耳蜂鸣以及蓝红色灯光,“啊哦……”两人才蔫了,条件反射似的把身体往后躺,脖子缩起来。

    梅博士皱眉,将车靠边停下。

    后视镜里,两位白人警员扶着腰间的枪柄下车,一左一右接近过来,左边的敲了敲驾驶位玻璃。

    “你好。”梅博士放下车窗,探出头,“我好像没违反交通规则……”

    “你好。”

    警员低头,看到梅博士和燕红,警戒姿态瞬间放松,手从枪柄上移开,还顺便打了个哈欠,“没事,我注意到你们的行车姿态有点异常,驾驶证出示一下谢谢。”

    “好的。”

    梅博士伸手去拉燕红面前的手套箱,想取驾驶证。

    “别,别……”托尼被他这个动作弄得紧张坏了,“得先和警员报告,获得同意再……嗯?”

    怎么屁事没有?警员根本没任何表示,就站在车外礼貌地等着。

    “我驾驶证呢?”梅博士问。

    “在里面吧。”两口子嘀咕着埋头在手套箱翻找了好一会儿,


“有了。”梅博士把驾驶证递给警员。

    “OK,没事了,祝愉快。”警员随意翻了翻他的驾驶证,就敬了个礼还回来,随手拍了拍车顶示意可以走了。

    “WTF?”消音器也懵了,和自己的生活经验不符啊!

    “嘿!后座的那两个!”

    这时候警员才发现黑灯瞎火躲在后面的俩老黑,刷的一下同时拔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接隔着车窗瞄准,“从里面出来,快!先让我看到你们的手!M-fxxk举起手!”

    “真他妈的……”

    托尼和消音器乖乖举手。

    “手抱在头上,出来,都出来!”白人警员拉开两侧车门,拽着托尼和消音器的衣领就把他们拎了出去。

    “冷静,冷静,我们是守法良民。”

    托尼乖乖的双手抱头,完全不敢用一点力气怕惹来警员误会,但被拖动的同时,眼角扫到梅博士和燕红也主动开门下了车,“没接到明确指令就别动……”

    好心正提醒着,却发现正专心对付自己和消音器的俩警员根本不担心,放心地将后背暴露给了夫妻俩。

    “嘿!他俩你们怎么不……”又气又恼,直接卖队友。

    一句囫囵话还没说完,后颈就被警员掐着重重地将脑袋按在了后备箱盖上,“嗷!”眼泪也不知道是痛的还是被气的流出来,双手也被粗暴地反锁上拷。

    “你们刚才受到威胁了吗?”警员一边搜身一边问小两口。

    “没有,没有,他们是我们的朋友。”燕红连连摆手澄清。

    “别害怕,现在局势已经被控制住,你们可以放心告诉我们实情。”警员还不信,“他俩再也不能对你们做什么了。”

    “真是我们的朋友,呃,他是APLUS的哥哥。”梅博士指着托尼说道。

    “表哥。”托尼连忙补了一句,生怕警员发现搜去的证件上自己的姓氏和宋亚不一样。

    “真的?”警员半信半疑。

    “真的。”

    “你眉角的伤是怎么回事?”

    “在市区被抢时弄的,但与他们无关。”梅博士解释:“我之前报过案的,就在两个小时前。”

    “出警了吗?做过笔录?哪个街区?”

    “是的。”梅博士一一如实回答。

    “好的,帮我查一下,有一位亚裔男子两个小时前在市区报案……”警员负责地打开对讲机联系警署验证。

    “M-Fxxk……”

    托尼和消音器脸贴在冰冷的后备箱上,可怜兮兮地你看你我看我,动又不敢动,只能干等。

    同一时间,密西西比,杰克逊市。

    留着浓密上胡须的肖恩显得成熟了不少,他也在执行巡逻任务,不过是在市区,“你的。”年轻的搭档在雨中小跑着过来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位,将汉堡和咖啡递给他,“你以前在哪做事格拉森?真厉害,怎么认出刚才那小子携带有毐品的?你是老警员吧?怎么会被调到这里干制服……这可是辛苦活。”

    “别乱打听,我们不熟。”

    肖恩现在化名格拉森,FBI安排的,该死的是他们还安排了另一个秘密任务,让自己当内奸调查杰克逊警署的腐败,真是会利用资源。

    “嘿,别这样,虽然刚认识没几天,但我们会搭档很久。”

    对方指指他手里的咖啡杯,“我可是刚请了客,还给你介绍了漂亮妞,你喜欢她,对吗?”

    肖恩笑了,“那种妞不会看上我的,我又穷,又老……”

    “嘿嘿,别骗我了格拉森,你还不算老,也不穷,他们说看到你在酒吧里玩得很大。”

    “偶尔罢了,我不常输钱。”肖恩回答。

    “那正好也教我玩牌?”

    “呵呵,慢慢来吧,先干活……”

    肖恩注意到对面街角走出来一个黑人,双手插在卫衣兜里,眼神瞄向警车这边一眼立刻挪开,顺着街边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这人也有问题,看着好了。”

    他带着搭档推门下车,“嘿!站住!”

    扶着腰间的枪柄向对方喊了一嗓子,那名黑人意外的没有逃跑,乖乖站定。

    “把双手放在脑后,转过来,面对我!快!”

    对方翻着白眼无奈地转身。

    “把双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拿出来!”肖恩抽出枪,边过马路边向对方大吼,“快!”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我只是路过Sir……”对方回道。

    “别打岔,手!让我看见你的手!”肖恩抬起枪口瞄准。

    “OK,OK……”

    那人嘴上答应,突然矮下身子,‘呯!’枪声响彻夜空,肖恩只来得及看到对方从口袋里抽出的黑色枪身,就仰面朝天倒在了湿漉漉的马路上。

    ‘呯呯呯!’

    连续的交火声骤起骤停,“Fxxk!Fxxk!”他的新搭档按着对讲机边报告边匍匐着爬过来,“……街口需要支援,刚才发生了交火,我搭档中枪了!”

    “好的,支援和救护车马上就到,受伤警员经过简单包扎了吗?”总台接线员问道。

    “Shxt……”

    年轻的搭档看到肖恩眉心血淋淋的洞眼,“没有,他已经死了。”

 
另类右翼AltRight 黑名单 死亡是自由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唯一听得懂的语言。
因为东亚人又少又努力又胆小。东亚男人在美国,除了在婚姻市场里,是比较成功的。成功的少数群体在美国当然是命贱的。

不过犹太人就不一样,犹太人又少又成功,但他们却是命贵的,而且比白命黑命还贵六百万倍。
首先你要明白种族歧视根本不是BLM导火索,只是黑人作妖的借口而已,背后还有企图操纵选举的民主党撑腰。

黑人受教育程度低,很多又很懒惰,成为社会蛆虫,刁民,这样的人容易被煽动。另外很多人以前小到偷鸡摸狗,大到杀人越货,已经失去了良知和底线,暴乱简直手到擒来跟开party似的,何乐而不为?

华人或者亚裔崇尚教育改变人生,知识改变命运,勤劳致富,与发达国家的阶级上升通道一致,所以亚裔普遍有这更体面的,收入更高的工作,是当代美国梦的杰出代表。这一切不可能发生在有种族歧视的社会中,所以种族歧视不存在。

另外亚裔移民与本地黑人相比已经输在语言和文化的起跑线上,多数却能后来居上,如果真有种族歧视,难道亚裔是受优待的那个?

所以为什么海外华人要发起黄命贵?因为从来就没有什么种族歧视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