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聚餐的时候,会在饭桌上和其他人聊政治话题吗??

尤其是节假日亲属聚餐,或者同学聚会,或者同事聚餐的时候,你会主动聊起国内政治话题或者国际政治吗?

这几天中秋节聚餐,饭桌上聊到了国际形势,很庆幸我的亲戚们几乎没有粉红,特别是年纪大的都觉得中国真实实力很差,离美国差的很远,只会天天尬吹厉害了我的国,不过在香港问题上,他们普遍觉得香港人的抗争充满打砸抢。

大家在聚餐饭桌上,会表露自己的政治倾向吗?你会发起政治话题讨论吗?
窝达令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我是不会去讨论的,怕碰到小粉红亲属,给我录音举报了。不过每一次过年的时候,我去一个亲戚家串门的时候,我那个亲戚基本上三句不离骂土共的话,他还是土共的党员,退休工资六七千的那种
明泽宝身 氟脲嘧啶片,尼美舒利
家里一个粉红都没有,包括年轻人和稍微上了年纪的长辈们。
每次吃饭都跟上品葱一样,,,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一般来说西洋人忌讳在家庭或工作聚会的时候谈政治,毕竟亲人和同事们政见不一致常事,而抬头不见低头见,政治的排他性又会使得将来相处尴尬。

至于中国(PRC)只有党天下,讨论这个不是找赵蛋么?要不然一群自干五在那里自嗨厉害了我的锅?想想都要呕吐了。
飛躍瘋人院 ,天滅中共
我姨丈是個高中老師超級愛談政治,屬於中輕度小粉紅 。鑒於本人口才反應能力強 每次都辯得他罵粗口 耍無賴。。。呃呃呃 不知道怎麼回我。但是他又忍不住每次都和我聊政治 又想聽我的獨特觀點,其實也並不是甚麼獨特觀點 因為大多來自牆外自媒體觀點 他在牆內沒啟蒙過所以覺得我的觀點很特別。 雖然他是小粉紅但是性格還算有一點點開明還勉強有得救, 每次被我用人權 自由 民主人權大於主權等等的理論辯得他無言以對。  

(聲明絕非本人主動和他聊的 而是每次他主動想聽我的觀點,聽完又駁斥不了我。  那種大學老師給我完爆的感覺超爽)
rabbitisme Freedom is not free
本来从来都不聊,但上次和一个朋友两口子吃饭,饭桌上他们大聊香港打砸抢,本来我低头吃饭打算吃完就跑。结果朋友非得问我对香港的看法,大概是想全部人达成一致。我直接说:我支持香港。那几个人都愣在那至少十秒钟没人说话,哈哈哈现在想起来好过瘾。之后就和朋友的老公开始理论,基本上全是粉红言论,什么中国没有言论自由,美国就有了吗!这种论调。。。之后感觉大家就比较淡了,所以不谈的原则是对的,身边粉红太多,除非真的不在乎朋友
Acca0429 賺翻了~
這就是為什麼很少有人在職場上談政治的原因,說了要是意見不合傷感情。當然還是有,例如計程車司機XD。

反正你願意說,那大家就是聽,然後啦賽幾句。

當然也有人是不同類型,大談政治,然後意見不合的會試圖說服他人。

當然,是採用比較隱晦或是大吵一架的方式。
MaxLee 天灭CCP
他们每次吹中共国的时候,我只会加一句“朝鲜比我们更好”
wget 程序猿, 左派(自认), 反右反极左, 与鲁迅观点相近
我就算在聚餐上说目标是移民, 家人也不会说什么, 非常庆幸生在了一个开明的家庭, 外公倒是个退伍老兵+吃过铁拳至今80+了还在打官司的老共产党, 但是我虽然和他讨论共产主义和中国社会, 都只是心平气和的聊天, 说实话我也还是很感谢外公从小培养我对自然科学的兴趣的(当前的职业和爱好就是在外公的影响下养成的), 和朋友聊天都是开玩笑性质的聊政治, 也不会一直聊, 都是知根知底知道哪些是禁区, 有点情商都没人会把好好的聚餐变成吵架批斗. 至于不熟的朋友就聊酒肉话题就完事了
恶俗克星张祥如 反对桂枝,有你有我
我家里大人全是重型粉蛆,整天李大鸟附体想开坦克橄榄广场学生(“所以说赵紫阳没有魅力,要我坐他位子一定重拳出击”)或者像是被刁猪下了降头一样尬吹桂枝多么强大(“我们已经是第二超级大国了,国内待遇不比国外差”)。搞得我每次吃饭都如坐针毡,简直是精神霸凌
吾爾開希 8平方,5月35日,殺光五毛粉蛆,打倒共產黨重建新中華
我周圍如果是台灣人我會直接大談政治,還能順便把覺得中國好棒棒的人給反洗腦一下
要是有陸生那還是算了,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就會把我告到國台辦那兒去,話說他們還會翻人東西看有沒有反共的證據
我一個同學就被他們害得回不了國。。。
所以這些人中間我根本不敢聊,說句難聽的,說他們吱吱作響,支性不改也沒什麼。
Sakyamuni 新注册用户
羡慕你们身边有志同道合的人,我基本都是沉默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过去几天,我耳朵里塞满的东西如下:
  • 「习大大好!」
  • 「我们国家好强大!」
  • 「特朗普是个搞垮美国的疯子!」
  • 「五年之内,美国要不行了!」
  • 「中国现在科技好先进!」
  • 「现在生活就是好!虽然猪肉有点儿贵……」


不过呢,也有相对极少数的「党和国家干部」跟我说:
  • 「今年的就业……」
  • 「国企都领了政治任务,在拼命扩张(多招人)……」
  • 「硕士、博士前所未有的大扩招……」
  • 「没钱了……」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没有亲属和家人聚餐,目前仅我一人“孤悬海外”,当我家人来我居住国看我时,我把他们的手机关机,放到较远的地方,然后稍微聊一些,还不涉及法轮功,只是说要小心上面的那货,比较隐晦的说说,毕竟安全要紧,如果不提,亲人蒙在鼓里也危险。

我家人都知道不用中共国的软件,比如输入法,浏览器,从来没有什么360这种喳喳,电脑系统用繁体版的,因为他们看不懂英文,繁体能看懂。
线下聚会,不管你真实想法如何,有两点是“政治正确”:

其一,民族主义。你得支持华为,得骂美国、得骂印度、得骂港独台独,要不然大概率会被视为异类、汉奸,此话题下必须无条件支持国家的一切动作;

其二,骂共产党。真的,别看线上一人一口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私下里你说党好,大家看你就像傻逼书呆子一样;而如果你说共产党做得烂,瞒报疫情、腐败,甚至直接骂习近平,连最红的粉红通常都不会表示反对,即便他转头又乐呵呵地自觉去看新闻联播接受洗脑。

这种现象反映的是,意识形态不是如今中共的合法性基础;支持它的人主要基于经济发展成绩以及民族主义。随着经济越来越差,党将越来越依赖煽动对外国的仇恨对立,即走向法西斯化。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話說各位都有聚餐嗎?
疫情過後我已經好久沒吃過放在盤子裡的食物了,我都不記得盤子裡的荷包蛋看上去像什麼樣了,都在吃飯盒裡的食物(自炊?我只有碗……)

本來家人聚餐的時候我家是不會討論政治的啦
一方面是難得聚一次,家長里短的聊一下時間也就過去了,家事都沒聊完哪來時間聊國事天下事?
另一方面是……嗯………………
有幾個人物是一提到政治話題就滿腹牢騷沒完沒了,讓人煩躁的
真的很沒完沒了,而且說來說去就這點話的那種
比較煩的是反共的比較多,親戚里的粉紅一般是在微信上煩,現實中看上去貌似正常
天下為公 遲來的公義就是不公義. 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
至今仍說香港示威者打砸搶燒,就證明他們從無亦從不了解香港這次示威運動
暴动喵 gay 光复中华,时代革命!
和熟悉的同学吃饭会聊政治,他们有的就是自由派,有的虽然是粉红但乐意听不同观点的,不管哪种我们都聊得很高兴。
不过如果同学聚会人太多,有大量不那么熟的人就不会聊政治了,怕被看作异类甚至举报。和家人聚餐的话一般也不会谈政治,怕伤害亲人之间的关系,一般他们聊政治我都是默默听着,不说一句话。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骂习近平和共产党是我家家庭聚餐的保留节目
謝邀。親戚的話不會說太多,要說也是說一下牆內的經濟、政策還有一些社會的熱門話題,國際話題基本不聊。他們也會批評政府的政策,罵罵官員什麼的。然而和樓主一樣,他們對待香港問題上都覺得香港的年輕人在搞事。考慮到他們接收香港的信息都來自微信以及黨媒,他們會得出這樣的結論也是很正常的。
要看什么聚餐啦
工作上的 同事上的 或者业务往来类的,不会。

朋友的话,
因为朋友都是三观比较和的反贼,
那聚起来比品葱还热闹,而且有干货。黑能找到黑的点,有理有据,旁征博引,角度精准,而不是为了黑而黑。
并且不仅会聊中国,还会用各种 类似英式没品笑话的段子 黑美国 黑尼哥,玩刻板印象,种族主义梗。
并且因为大家都是有海外留学生活经历的背景,这些段子讲起来大家都懂,更好玩。

家庭聚会的话,也基本是一家子反贼,至少没有粉红。
但是家庭聚会上聊的不开心的一点,就是父辈那一辈人,只会一味的黑,
说中国这不行那不行,反正就是外国月亮圆,你跟他解释欧美也有很多社会问题,
他们不听不听,反正外国就是好。这点比较烦人。
叼盘侠 parody 环球时报具有广大的国际视野,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
俺老胡会和他们谈谈情,说说爱,说几段毕姥爷的段子乐呵一下。至于俺叼盘那点事情,还是不说为妙,毕竟当条党国的走狗,180度无缝叼盘,也是挺丢脸的事情。现在是笑贫不笑娼,俺老胡只要就挣钱就行了,脸就不要了,但是家人聚会,还是要留点面子的。说破了就不好啦,忒不好
不会。

永远不要高估支人,比如告密,扣帽子。

永远不要低估共匪的残忍,什么祸不及家人等等。
不会,因为现实世界很多小粉红,是说不清的 ,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二十
反正不會主動起頭,除非有其他人挑起話題,然後說了我完全不贊同的見解,那我會接。
小狗包帝 “长得跟包子似的还想当皇上?”
现在饭桌上就是一群被剥削一辈子的老粉红,拿着3000块养老金,聊着聊着就“谢谢共产党吧”。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認為與任何人員聚餐,應該試圖搞清楚其他人的政治觀點。同時,涉及到自己的政治觀點時,則盡可能把水攪渾,讓其他人搞不清楚自己的政治觀點。

這就好像玩飢餓遊戲一樣。盡量搞清楚他人的位置,同時盡量隱藏自己的位置。
Jewel 5 demands not 1 less stand w/ HK
想要吵架就談 想好好吃飯就不談 政見不同 談了不是等著吵翻?
现在聚餐可能更多的是回忆过去,聊聊互相之间的尬事,聊聊基金,股票之类的玩意
sanjo 千年盐碱地上唯一盛开的不屈之花
看对象,我只会和少数几个志同道合的密友讨论这类问题。其他时候基本就是避而不谈。
stdynaman 新注册用户
会,和两个同事偶尔午餐时会聊到的,其中一个同事观点鲜明,倾向则省略,只是表明说:会。
billzt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聚餐就低头吃就行了,聊什么天,不用聊天,聊天心烦
不会,不会去主动起这种话题,别人聊我也不插嘴。
我胆子比较小,我怕万一文革,给我泼脏水,给我的家人泼脏水,
我怕被拉清单。
聊,但是不熟的人不会主动表明观点。很大机会变成吵架,何苦呢。去观察一下别人的看法就足够了。
你不説別人也會說,然後就各種厲害了我的國,吃的吃的就開始吐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