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無在上大學的朋友,你們周圍的環境怎麽樣?

我在某頂尖中國大學讀研,至少我們專業裏10個人中有9個想跑的,政治傾向如同反賊大本營.我的在其他專業的情侶在我表示要出國的意思前就告訴我要一起出國;導師有留學背景,傳授普世價值,旁敲側擊衝塔;學生一談政治,"生命誠可貴......",自由主義完全是壓倒性的優勢.

這是否會成爲趨勢?你們那邊怎麽樣?
本科在读。
去年还见到有人在打印“香港暴乱的原因探究”一类的黑屁当作业呢,不知道是为了应付形势与政策课还是思政毛概马原的作业。
反正这种环境下,不要对政治开明者的比例有太高的期待。
PaulSmith 人權 自由 濟世 博愛 理性
我倒是希望這種氣氛散得越開越好,讓粉紅們嘗嘗被孤立的感覺.我們是附近一帶的自由主義光輝,教授即使上課衝塔也沒人舉報,本地生和歐美的國際交換生主動交流也很多,相互欣賞.但稍微遠一些的另外一個大學粉紅就比較多了,大概是紅色大學刻板印象的實體化.
這個其實要看你在哪裡,可能就是你比較幸運選到一個開心的環境,至少身邊的都是渴望自由的人。
首先要分科,理工類不太可能有這片土壤,而文科的話當中亦會有小紛紅(就十分抱歉地我身邊一堆)
不過他們看見我也沒有說什麼,我也不會去跟他們理論,不過會有一些帶著疑問來找我問我的想法,這時候我才會拋更多問題給他,看他是不是三觀相合的人。
總體而言我依然不敢多言,亦沒看到身邊的環境有多好,即使老師有留學背景也好,他們也不會說什麼。

應該是你的環境有點個別,還是我的環境太過慘烈?我不知道。
西门献忠 游士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真羡慕楼上的几位,我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一本。学校官僚作风严重,必修的马院课老师有一个极其傻逼。我院的老师男的女的粉红也不少,推荐的书里竟然有《货币战争》……

每个学期都有挂着实践报告名义的羊头卖着贵匪的狗肉,成天成天的习猪,每周要完成“大学习”尽管我也从来不做就是了

周围也大都是粉红,也认识一个反贼,但也只有他一个

简而言之:大粪坑
这个好意外,因为自己了解的墙内顶尖大学的状况,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扎堆,反倒是不那么顶尖的大学保持人性的多一点......对自由民主的推崇在我看来很难成为沦陷区的趋势,之前还有搞研究搞教育的,后面这部分人被打压很厉害,擅长钻营的更容易出人投地......
当然,能发现一小块净土是乐事,能出去早日出去吧,墙外强大墙内弱,才有机会推倒墙,要在沦陷区的话,要么有人,要么足够无耻,不然,很难做出点事,而且,现在的情况,有人也不如无耻管用了,果然总加速师居功至伟。
巴比伦花园 灰名单 追求平等,博爱,客观
我认识一个人,之前学校因为疫情停课,现在学校逼学生疯狂补课,国庆只放2天假
在高中和大学时候基本和你说的一样,虽然不敢光明正大的表达立场,但大家都常常义愤填膺。后来我在台湾生活了一段时间,现在来美国4,5年了,思考问题的角度更多了一些,心态也比较平和。很多事情不是非黑即白的。当然有机会还是大力建议你出来,不仅人生选择更多,看待世界的角度也会多一些,我认为这样更容易做理性的决策。
糞坑國的環境還能咋樣湊合過吧一天不如一天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