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韩国左派政府支持民主,但反美亲朝鲜亲中?

从目前的文在寅,以及他的逝去的好友,即前总统卢武铉的政治态度,个人总结了韩国左右派的政治态度:
左派:在韩国年轻人、中产阶级当中有声望,更加关心光州事件和世越号事件,支持金九,反感李承晚,但反美、亲朝鲜、亲中、反日,支持统一
右派:在40岁以上的韩国人当中有声望,政府对世越号事件完全漠视,亲美,反朝鲜,反中,加强对日本的关系

可能总结得不太全面。。。
总的感觉左派比较倾向大高丽主义,右派偏韩国主义
韩国左派关心世越号和光州事件并不是因为他们多正义,多尊重生命,多民主,而是这些事件是左派拿来打压保守派的政治筹码之一,所以他们才在世越号事件上如此积极大做文章,把一件有关部门救援不利的交通事故越描越黑,韩国一些左派阵营的三流自媒体营销号油管博主为了点击率甚至造谣一些刺激性的假新闻譬如什么献祭(这种谣言在韩国上不了台面,大部分韩国人也是不信的),还有左翼媒体人士制作的阴谋论纪录片那天的大海等等,中国自媒体营销号们最热衷于搬运这些东西,在搬运基础上自己在添油加醋一把

2017年3月10日朴槿惠被弹劾后文在寅第一个公开访问场所是世越号遇难者的焚香所,文在寅在世越号遇难学生的留言簿上写了「孩子们,你们是烛光广场的星光,你们的灵魂成为了万千烛光,谢谢」。他谢什么?不经意的一句话一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谢谢世越号出事故,因为世越号我有了打击朴槿惠政权的有利筹码,促成了烛光革命,可以乘胜追击夺取政权,不就是这样想的吗,所以他不经意的这句谢谢也成了保守阵营诟病攻击他的素材之一,文在寅为首的左派民主党将世越号利用在政治斗争上

文在寅政府执政近4年的时间内种种伪善双标破坏民主制度的事情其实也让一部分曾经支持文政府支持民主党,曾经站在弹劾朴槿惠第一线的进步左派阵营知识分子、一部分卢武铉的老臣们对他们非常不满提出了批评

贴一段卢武铉政府时期的一位元老关于世越号的一段评论:

「这些人打着正义旗号的理由不正是因为他们希望创造一个只属于自己一方可以尽情享受的世界吗?他们不是已经完全掌握了公共企业和公营电视台吗?世越号事件也被利用在政治上,通过世越号事件推翻前政权,掌握政权后,对世越号遗属漠不关心,甚至把世越号的死亡都利用在政治上,假装正义的人突然做坏事的话会更令人生气,用世越号掌握政权,用世越号维持政权,是有史以来最差的政府」

韩国保守派议员:「在3年前的大选中,我也说过同样的话,世越号是令人心痛的事故,特别是年轻学生们牺牲的事情真是令人痛心,但是,想想1993年的西海渡轮事件,前往猬岛被淹的人有196名,这与岁月号事故有什么不同吗?这是海难事故,但当时金大中并没有将此利用在政治中,朝野齐心处理事故,我反对韩国社会将世越号圣域化,试图将世越号和518光州混为一谈」

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院内代表朱豪英:「社会上的巨大悲剧发生在我们执政时期,应该如实承认事故责任,为消除遗属的冤屈而努力,但没能做到,即使现在也要采取这样的措施。但我想指出的是,民主党在政治上过分利用了世越号事故,文在寅总统向世越号客轮上的孩子们写谢谢的含义至今仍不能理解」

世越号事故发生当天,一整天饿着肚子实在撑不住吃了一碗泡面的长官被左派媒体们左派议员政客们狂轰滥炸大做文章大肆煽动,说吃「皇帝杯面」,最终被解雇。而当时的在野党民主党党首文在寅在干嘛?他当天在高级日料店进行着日式餐厅美食之旅

文在寅政府执政党民主党以及他们的死忠支持者们,他们并不是真的关心世越号,尊重生命,只是因为世越号是他们打击保守派的政治筹码,文在寅政权和混凝土支持层三天两头拿世越号做文章,但遇到自己阵营出状况没有保护好国民安全时就又是另一番嘴脸了,说实话全世界的政客和脑残死忠支持者们不都是这样的嘴脸吗,不分左右和国界

举几个例子

前段时间朝鲜枪杀了一位韩国公务员,文政府和民主党为了推卸责任盖章那位公务员是脱南者,被该公务员的家属严重抗议

在金正恩装模作样的道歉以后,文政权异口同声说转祸为福,一位韩国国民因朝鲜采取非人道措施而遭到不幸,他们却因金正恩的道歉而瞬间将此事定义为「福」,也就是说,他们的价值体系中南北关系比韩国国民的生命更高,射杀了一个平民,金胖口头上道了个歉把文政府和执政党给激动兴奋的,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还要强调道歉了两次,感激涕零的呀。反正就一条命罢了,对于文政府和死忠支持者们来说平民一条命哪有总统不切实际的联合国终战演讲和政绩重要呢

对北韩这种流氓国家,杀了一个韩国平民,怕引起公愤虽然谴责北韩反人伦野蛮,装模作样做个秀批评北韩一番,但话锋一转就开始绞尽脑汁替北韩辩解和袒护,变成了吹捧赞美金胖大会,替金胖洗白说金胖不知情金胖是无辜的金胖很有气度,我有时候也在想这帮人真的是民主化势力吗?他们总是攻击右派是独裁的后裔,可为什么对真正的独裁者那么阿谀奉承?唯独只对北韩宽容?

洗白说金胖不知道韩国公务员被枪杀,无论金胖是否知道,他都是制造并维持这种野蛮制度的集团的领导人,是世袭独裁者,文在寅政府的民主人权是选择性的,否则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袒护这种独裁集团?

之前北韩炸掉用国民税金建的联络事务大楼那是因为韩国没有遵守协议,北韩射杀无辜平民虽然非人道但北韩绝对没有违反南北协议哦,无论北韩做什么都没有错的都是情有可原的

口头上道个歉又可以继续倒贴朝贡北韩啦,北韩一定希望左派持续执政,毕竟能低姿态舔的他们那么舒服的也只有左派了,文在寅完全被金胖牵着鼻子走

只是嘴上说的好听,实际充满了伪善,这就是左派。别说是一条人命了,就算是数十条数百条人命,文在寅内心都不会触动一下,标准政客,屁民一条命哪有自己政绩重要,哪有绞尽脑汁朝贡的北韩关系重要,文政府执政党极其部分死忠支持者们眼里没有无辜死去的平民,金胖一个道歉就变成了他们鼓舞人心的庆典,转祸为福,被北韩非人道杀害的平民是祸,金胖一个道歉成了福,在他们的脑中,南北关系总统政绩左派政权如何维持高于屁民生命,和朴槿惠没区别

对于这事件,民主党将在野党的攻击定性为政治攻势,说不要把韩国国民悲剧性的牺牲也利用在政治斗争中,是呀确实是政治攻势,难道岁月号就没有被文政权利用为政治筹码政治攻势吗?难道民主党和文政府没有把岁月号悲剧利用在政治斗争上进行煽动吗?实际上文在寅和朴槿惠一样不负责任,如果是保守执政期间发生这类事,民主党和左派团体早冲到光华门市中心举行示威大闹了,自己任内发生类似事件想的是如何淡化此事蒙混过关,自己在在野党时期发生类似事件就会像疯狗一样咬住不放。

还有天安舰,朝鲜击沉天安舰,说实话世越号是一场海难事故,那些遇难学生是在去旅行的途中发生的事故,而天安舰那些牺牲者是为韩国这个国家捐躯的,虽然都很可怜,但两者性质是不同的,但是在文在寅政权下,世越号变成了圣域被捧着,天安舰被冷落。

天安舰遗嘱拿世越号和天安舰做对比,责怪文在寅区别对待只一味的看朝鲜眼色行事。而且文在寅一共只有2次祭拜过天安舰遇难者,一次是2017年总统大选前夕,另一次是今年议会总选前夕,所以天安舰遗嘱在今年文在寅前来时就一针见血指出与历届总统不同我们一次都没有见过文在寅,这次临近选举,总统是为了选票而来的。

也就是说为了民主党能够在此次议会选举获胜来作秀了,其实心里根本就没有天安舰的牺牲者


============

关于亲日反日亲中反中的问题

韩美是同盟,中韩是友好的战略合作伙伴这应该是韩国左右两党的共识吧,无论哪个阵营执政寻求的都是在中美之间的平衡,韩国保守派执政期间也不会反中,朴槿惠当年可是登上天安门参加阅兵仪式的,这点可是常年被民主党文在寅支持者拿来怼朴槿惠,说朴才是亲中参加中国战胜节。而且和中国建交的也是保守派,1992年卢泰禹政府时期中韩正式建交,今年秋天中国驻韩大使邢海明还特地去卢泰禹私宅看望他了

金大中时期不止对朝鲜采取阳光政策,对日本实行的也是阳光政策,金大中时期和日本美国朝鲜关系都保持的很好,金大中曾经说过厌恶一些政客利用反日来获取政治利益。韩国有那么一句话,文在寅通过反日煽动维持支持率,安倍通过反韩煽动维持支持率,他们彼此相似。

虽然都是左派民主党阵营,但文在寅的民主党和金大中时期的民主党属于不同派系。文在寅政权反日吗,我个人觉得是反的,其实在韩国也好在中国知乎等地,文在寅的死忠支持者们都会断然否认文在寅反日煽动,然后例举一系列什么喜欢吃日料之类的论证他不反日。这就是左派虚伪的地方,他们吃日料送女儿去日本留学都可以,保守派穿个日本品牌的运动鞋都会被他们扣帽子

左派反日只是手段并不是目的,并不是真的想反日和日本闹掰,是要通过反日给保守派扣亲日的帽子来达到打击保守派的目的,达到否定保守派创造的经济成果汉江奇迹的目的,通过反日煽动获取政治筹码和金钱上的利益(利用慰安妇贪污捐款等等,这些说起来也话长,就不细说了)

很久以前对于韩国的了解全部来源于国内自媒体和知乎,知乎上除了很多对韩国社会一窍不通还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万事财阀论的,还有一小部分对韩国时政了解但特别双标特别不客观的文在寅支持者,经常搬运韩网左媒和文在寅脑残死忠支持者一些不客观的内容,甚至添油加醋,在国内营销号自媒体的世界里文在寅是圣人,保守派是邪恶的,很多人被国内自媒体营销号美化的文在寅文章所洗脑,国内的文粉,和韩国文粉一样脑残。韩国现在所谓的刚性亲文的文在寅支持者比当年支持朴槿惠的朴粉有过而无不及,感觉他们比朴粉危害更大。朴粉大多年事已高,文化水平低,情感比较朴素。这帮刚性亲文正当年富力强,说话写文章都头头是道,一副正义在手占据道德高地维我独尊的模样,对反对者全都扣上积弊,倭寇的帽子,你不能对执政党和文政府提出哪怕是理性的批评,否则啪一顶土著矮寇的帽子就给你扣上来,然后己方做错了就各种歪理进行合理化。

以前我也以为现在的韩国保守派真的是亲日卖国贼,当真正去韩网了解韩国时政发现根本就不是,韩国解放已经70年了,当年真的亲日派都死光了好吗。左派烦人的点在于他们和日本友好就是改善日韩关系,同样的事右派做就是矮寇卖国贼...金大中任内对于日本的态度如果换成保守派做,一定会被韩国左派黑成亲日卖国...

何况要追溯亲日,民主党才是最大的亲日派,民主党的创始前身就是韩国亲日派和当时的大地主们共同创立的政党,虽然民主党极力想要抹去否认这一段,但这还是事实。按照韩国部分左派的逻辑,那么文在寅父亲也是亲日,在日本统治期间能当上公务员官员的有几个不亲日?

韩国民主党和文在寅的一些脑残的激进支持者(说的是脑残激进的,不是说正常理性的,全世界都一样会有这些激进支持者,像邪教一样)喜欢攻击保守派和支持者们是土著矮寇亲日派,只要对民主党和文在寅提出批评,就会被扣上土著矮寇的帽子,甚至连慰安妇老奶奶,因为揭发左翼慰安妇团体利用慰安妇老奶奶赚钱贪污捐款被他们扣上土著矮寇的帽子,韩国抗日英雄尹奉吉孙女因为加入了保守党,也被攻击是土著矮寇。黑朴正熙是亲日派,只想说无论左派怎么黑朴正熙,他依然是韩国民调排第一的最喜爱的总统

当然保守派这边也一样,一些激进的极右倾向的到现在甚至还是会攻击金大中是赤色分子,朴槿惠一些激进支持者动不动就给左派扣赤色分子的帽子

=========

个人观察下来认为,文在寅民主党这边的大部分支持层,尤其是混凝土死忠支持者里绝大部分都不亲中也不亲朝,韩网上民主党和文在寅粉丝聚集的论坛门户网站下关于中国朝鲜的评论基本是没什么好话的,会骂朝鲜是垃圾乞丐国家,前段时间朝鲜官方连番辱骂文在寅,他们也会跳脚骂朝鲜是非正常流氓国家,相反是保守派这边的韩国网友给朝鲜和金与正加油打气夸朝鲜骂文在寅骂的好..   韩网左派关于香港台湾新闻下的评论绝大部分也都是正面的,也支持香港抗争者。

我是觉得文政府不是亲中,但亲朝鲜还蛮明显的,不是所有左派政客都亲朝,但文在寅政府青瓦台和民主党内部586人士占据了65%以上,586是文在寅政府的主流,586集团亲朝倾向还蛮明显的,586就是80年代参加民主运动的那批大学生,说是说民主运动,实际是主思派,崇尚的是金日成主体思想,直到苏联解体以后586内部很多人的思想才开始转变,但民族统一思想依然很强烈

当然,很多支持文在寅的韩国人并不会认为文在寅政府亲中亲北,他们只认为文做的是对国家有利的事,是符合他们支持层利益的事,韩国是弱小的国家,不可能和中国撕破脸,必须在中美之间寻求平衡。事实上保守上台对中国的态度也会是一样的。
还有就是对朝鲜的态度,认为阳光政策是正确的,韩国人经历过朝鲜战争的惨痛,不希望这片土地再有战争,所以对左派的阳光政策抱有希望和幻想

过去在韩国年轻人里左派是压倒性胜利的,现在支持文在寅政府的年龄段最多的是40岁阶层,文政府在20岁年龄层里的优势在逐渐减弱

如贴里一些葱友所说,左是年轻人的一种时髦,浪漫主义,韩国右派只剩下了保守基督教势力怀抱冷战意识形态的老人等等,所以韩国右派现在要做的是如何找到吸引年轻人的东西,这也是韩国一些进步派知识分子给不争气的保守派提出的建议,如何争取年轻人的支持。

保守派的痼疾,在韩国现代政治中大多数时期都是保守派掌握权力,绝对的权力孽生政经勾结,滋生腐败,也腐蚀了保守派的灵魂。卢武铉亲信家属受贿案曝光后卢武铉羞愤交加跳崖,而保守派的总统是完全没有负罪感的,个个嘴硬,从朴槿惠到李明博都一副德行(其实左派也一样,卢武铉这种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也和朴槿惠李明博一个德行),所以在保守派掌握多数时期权力时韩国年轻人是更偏向于左派民主党的,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左派给年轻人的福利比保守派政府多的多,一会儿这个青年津贴,一会儿那个失业津贴的

看一下2012年韩国总统大选文在寅和朴槿惠各自的支持率

当年20-30岁和50-60岁人群在政治上处于对立地位,20多岁和30多岁人群属于左派,而50多岁和60多岁人群属于保守派,起到平衡作用的一代是40多岁人群

2012总统大选中支持文在寅的20岁群体有65.8%,30岁群体有66.5%

支持朴槿惠的50岁群体有62.5%,70岁群体有72.3%

随着左派政府2017年登场,执政的近4年时间里再一次证明了这个世界没有善良的权力,权力滋生腐败。甚至为了达到民主党长期执政的目的,掩盖左派阵营不正之风的目的,打着正义的旗号把本应该独立中立的检察机关变成乖乖听话的看门狗变成他们的私人组织。文在寅说要让韩国人体验「人们从未体验过的国家」,韩国人吐槽说,难道这就是他所说的人们从未体验过的国家?民运出身人士组建的这届政府竟然成为了民主制度的破坏者,法务部长作为法治社会的守护者却在想方设法把任期受法律保护的检察总长拉下马,甚至不惜违反相关法律的和程序来达成目的。当初把检察机关视作猎犬的是这些人,现在因为猎犬不会摇尾乞怜就磨刀霍霍的也是这些人。这一系列操作导致支持率开始下滑

最近文在寅支持率再创新低,而未来总统热门人选检察总长尹锡悦跃升第一,超过民主党的李在明和李洛渊。现在民主党和文在寅眼里只有他们的刚性支持者,陷入粉圈陷阱,为了取得这帮狂粉的支持无视大多数韩国国民,所有对他们提出合理批评的都会被扣上土著矮寇亲日派的帽子。

最新民调文在寅支持率是37.4%,不支持率是57.3%

韩国很有名的进步论客对此嘲讽文在寅政府和执政党:「不是国民选出总统,而是总统选出了支持自己的国民,在这个国家只有37.4%的人是大韩民国的国民,57.3%的人是土生土长的倭寇,其余的人是无国籍者」

当初朴槿惠也是眼里只有她的强烈刚性支持者,认为只要保持30%-40%的混凝土支持层就行,结果保守崩溃,朴槿惠的崩溃不是因为左派,而是因为很多理性的保守认为她确实做错了离她而去。

前面说到左更吸引年轻人浪漫主义,而当左派文在寅政府持续掌权越来越暴露出他们的虚伪的情况下,左派在韩国20代年轻人的支持率也是在往下掉的

韩国最高学府首尔大学每年会举行令人骄傲的和令人羞耻的大学同门排名,会给毕业于首尔大学的当今社会各界名人政界人士做一个排名投票,在保守派掌权的过去几年里每年令人羞耻的同门前十几乎是被保守阵营包揽的,再看看今年的令人羞耻的排名,第一是文在寅亲信伪善者曹国,曹国已经连续两年当选令人羞耻的同门第一名了,第二到第十也全部是民主党和左派阵营的

而今年令人骄傲的同门:

第一是毕业于首尔大学法学系的检察总长尹熙悦,尹熙悦现在是文在寅政府和执政党的眼中钉

第二是韩国保守在野党议员

第三是反对执政党民主党打着正义旗号徇私的检察改革而在国会上投了反对票,最后被民主党警告处分后退党的前民主党议员金泰贤

第四是首尔大学美学系毕业的进步论客陈重权,他也是现在文在寅政府的头号狙击手

第五是从民主党分立出来的金大中阵营人士安哲秀,毕业于首尔大学医学系,同样的站在抨击文在寅政府和民主党第一线

前十没有一位是民主党人士

这个投票虽然代表不了所有,但也可以算是代表部分年轻人转变的一个风向,而且首尔大学每年这个投票韩国政坛人士是挺看重的,前几年曹国等民主党左派人士还经常拿这个投票来嘲讽保守派,没想到最令人羞耻的同门现在是他们了...
minicat 政治立场是人的自由与理想 生活中的自由主义者 思想上的斯多葛主义者 精神盎萨人 天佑吾王!
我记得品葱上有大佬总结过韩国类似问题的根源在于:韩国的民族主义构建

我认为:民族主义是当今许多新兴国家众多意识形态问题的根源。类似国家与领袖举例:中国,孙中山(三民主义)  土耳其,凯末尔(土国国父,凯末尔主义”六箭头“)  这些概念与历史信息量过大,但最为关键。篇幅所限吗,有兴趣可自行了解

我们回到主题:现代韩国直接由日本帝国殖民地独立而来,成立没几年又被卷入半岛战争。所以当年韩国社会精英在民族构建时,最好最容易使底层人民理解的方案就是:反对日本殖民压迫,争取独立自由。再加上半岛战争后美国对韩国的长期贴心保护反而招致其厌烦与逆反心理。所以随后又新增了反美,争取自主权(本人语:没有美帝亲自卖血救你丫的不孝子,你韩全体人民现在应该还对金太阳感恩戴德吧!)

所以现代韩国的民族主义核心就这么塑造起来了。随后也不出所料地诞生了:韩语文字(完全自创的现代文字,与印度语性质相同),还有几乎每个民族国家都具有的通病:万物起源于老子,老子的文化源远流长,老子的民族最优秀(很熟悉的味道吧?我们中国和土耳其都有这些特点)

以上都是为民族构建和民族主义服务的产物

继续楼主的话题。我在近年来观察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民族主义在国际政治分类中,本应属于很右翼,甚至是级右翼阵营大力支持鼓吹的思想(极端的例子:级右翼法西斯鼓吹民族主义  反之,左翼通常支持国际主义)然而,近年来某些新兴民族国家的”左翼“阵营却开始鼓吹民族主义了。例如韩国,中国(笑)

左右倒转,世界颠倒了(手动滑稽)

对此,我只能从心理角度解释:本站大佬总结过,左翼本质是变革,激进。右翼本质是保守,稳妥。所以难怪当今世界左翼支持者大都是年轻学生。而以韩国,中共国为例的新兴民族国家(注意:他们的历史虽然不短,但现代民族国家与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历史仅有几十年,所以称作 新兴民族国家),本国年轻人自然而然地会倾向于拥有宏大叙事,历史悠久,令人心潮澎湃,星辰大海的民族主义浪潮(本人语;说白了还是年轻气盛容易幻想,我小时候也经历了这样一段粉红时光,等老了,真正心智成熟就好了)有点类似于当年伪装成左翼的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简称纳粹党),煽动了德国人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为日后的侵略战争打下了“群众基础’ 

以上就是当今中共国,韩国等国某些”形左实右“阵营出现的根源吧

尾声:本站的姨学家貌似比我更热衷于民族构建吧,但民族主义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也是一剂猛药。运用得当可以拯救国家于危难中(法国大革命第一次使用了民族主义概念,法国也成为了第一个民族国家并拯救其于危难之中。法国大革命与民族主义横扫了欧洲封建国家)但不要忘记,它的力量一但失控,后果堪比洪水猛兽。
这也是我没有‘皈依’姨学的根本原因(笑),还是古典自由主义适合我吧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我们不要把西方世界的左右套在韩国头上,二者存在一点渊源关系,但差异大的很。

具体来讲,这个渊源主要是在左派一边。左派那一套东西其实从不同的角度来看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你从白左的角度来看你会觉得他们天天辱骂自己的基督教传统,一再向黑墨绿让步肯定是反民族主义没跑了。
但如果你自己是黑墨绿呢?
你恰恰会去支持民族主义。因为你的白左导师说了:你们黑墨绿之所以落后不是因为你们的祖先做错了什么,反倒完全是因为白人对你们的剥削。于是你就得出结论:我们一定要坚守自己的民族传统,我们的民族传统完全没有错,我们要报复白人。
所以本来白左是出于一番好意,但多数时候“为你好”本身就是最毒的毒药。
考虑到品葱最近右倾严重,我这里多补一句:白左的真正问题恰恰不是什么黑墨绿而是大政府。本来对境遇不如自己的人保持礼貌是一件非常正确的事情,但是一旦和大政府结合在一起,这种礼节就变成了强迫。所以千万不要舍本逐末的反对白左的人性关怀。

扯远了。
作为世界秩序洼地边上的一个国家,韩国当然是落后的。如上文所述,落后民族搞白左那一套就会搞出民族主义甚至是种族主义来。巧合的是他们和日本又有仇,然后日本又和西方走的很近,阴谋论这就有了根基。
如果是韩国的左派和西方左派还有一定渊源关系的话,那么韩国右派和西方右派可真谈不上有什么共同点,他们又不是有基督教传统的国家。只不过和左派对立的当然是右派啦。
东亚地区本来就有专制传统,再加上政客自己的私心以及可能有的对于民间民族主义抬头的恐惧,韩国的右派政客们往往会倾向于控制言论,甚至更进一步反对民主本身。但是你做了这种事情你高概率会得专制病。结果就是国家政治腐败,更多的人被推向左边。然后这些人开始向西方求教,越求教他们越相信白左。于是他们坚定的认为:西方世界都是自己的敌人,北面那个才是自己的朋友,对了萨德也要拆掉,别激怒了西边的兄弟——我疑心,韩国人对待中国的态度,可能也跟中国人对待俄罗斯的态度差不多。喜欢吗?也未必,但就是不想招惹,而且还要把最柔软的肚皮暴露给对方。
左派没上台前都是民主先锋队,上台稳固权势后就是反对它们左胶的就是破坏民主
hunterkingcc 喜歡各種帶餡面食
韩国年轻人反美 反日 亲中?可能我认识的都是假的韩国年轻人吧
红色鳖匪 狗熊维尼
《历史的先声》 
左派在当反对派的时候说的话都好听极了 狂开支票
朋克 别以为我们会向你喊声万岁!
得了吧,我打游戏碰见的韩国人会查人户口的。你要是答cn就演你。我一般说是jp,有一次说了tw,然后韩国人直接说,tw no1。
我倒是不在乎,毕竟我是个反贼嘛。这搁小粉红身上,早就开始nmsl了。
打fps的肯定年轻人居多嘛。韩国年轻人热衷于激怒cn人,你怎么得出韩国年轻人亲中的结论的?
左派都這樣,嘴上說支持人權,民主,平等不歧視,言論自由
行動上又另一回事
tdgvujg 想逃离
韩国左派抢走了右派民族主义的大旗,但是有没有欧美左派那种文化开放的气度
jiuqiupeng 观察 辞根散作九秋蓬
“左派政府支持民主”这个事并不是他们天生支持,别说韩国左派政府了,就是俄罗斯中国都不敢说自己不支持民主,嘴上支不支持民主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意义。关键还是要看行为
user8964 脱支朝鲜反贼
我现在是韩国公民(来自满洲的韩民族),我身边的大部分韩国年轻人反文,反中,亲美,上了年纪的倒是都有。。。。。。在韩国很多支人在工地拿着一两万,甚至三四万的工资骂民主,资本韩国垃圾,韩国人穷,现在tm韩国猪肉都比桂枝便宜,倒是我身边的支人朝鲜族都是粉红猪
A24835 灰名单
這問題我之前就想問了,感謝有人幫我問了,對這問題蠻好奇的
為了反共,到光州事件為止,美國都是支持南韓專制政府各種高壓行為
甚至幾次屠殺都當沒這回事
所以被記恨也是正常的
T1Plussiabento 90后废青
韩国日本台湾香港年轻人主流肯定不是亲中的。中国到底什么样子,美国人不关心,英国人不清楚,离得近的,文化有有相通之处,他们再去一个相对开放的世界会看的更清楚。换句话说,这世界上亲中的只有两种人,被收买的和被洗脑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