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住的城市现在一半都是墨西哥人,对于美国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我居住的城市( 地理位置不方便透露),现在接近一半的居民都是墨西哥人。


虽然有很多墨西哥人是世代居住于此,英语都不大利索的扬基墨西哥人( 本城有三百年的西班牙人定居历史),但更多的墨西哥人是新移民或者二代三代移民。


很多墨西哥人是无证移民,但大多数墨西哥人是美国公民,是出生在美国的美国公民。


有扬基墨西哥人对我自嘲:不是我们的祖先跨过了边境线,而是边境线跨过了我们的祖先。


罗德里格斯,马丁内斯,冈萨雷斯或者赫尔南德斯是本城最常见的名字。



本市的市长是白人长相的墨西哥人,市议会几乎一半是墨西哥人。


本城正在建设的教堂,几乎全都是罗马天主教堂。几个大型的天主教堂,疫情之前一到弥撒日是人山人海。


建筑工地的工人,运输行业的工人,快递员,餐饮业的工人,理发店的工人,小到清洁工和剪草的杂工,几乎只能看到墨西哥人。


甚至连我城的警察,墨西哥人的面孔也快要比白人更多了。


大概50年前,这个城市的白人比例还超过70%,墨西哥人不超过20%。


在我居住的城市,很多街区不需要说一句英语也能生活的很好,很多商店的招牌同时写着英语和西语,你可以在城市的任何角落听到西语,


任何商场都有墨西哥菜的快餐厅。拉丁夜总会和墨西哥餐馆随处可见,很多白人也吃墨西哥菜,会说一两句西语,和白人通婚的墨西哥人也很常见。公立学校的小娃娃绝大多数都是墨西哥人。



对于美国,我居住的城市发生的这种趋势,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hkgusa 小熊維尼
要是城市裡住的有一半都是中國人才能算大問題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我居住的城市现在一半都是支那人,对于美国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蒙特利公园(Monterey Park),美国华裔普遍简称蒙市,中文又音译为蒙特雷帕克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郡的一个小城市,座落于洛杉矶市东面,圣盖博谷帝王山脚(King Hills),占地7.73平方英哩。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该市共有60,269人,亚裔占逾三分之二,其中绝大多数为华裔。蒙市在美国华人主要聚居城市中占有重要指标地位。

20世纪70年代起,为数不少的台湾裔美国人相继迁入蒙市,使该市有“小台北”之称。到了90年代,蒙市成为“全美首个华裔人口过半的城市”。晚近十多年则有大量中国大陆籍人士移居该市,部分台湾移民再度迁居,东向落脚至居住品质更高但气候更为干燥炎热的亚凯迪亚罗兰岗核桃市钻石吧,或南向至新兴城市喜瑞都尔湾市等。1982年,生于天津、长于台北陈李琬若(Lily Lee Chen)女士当选蒙市首位华裔市议员,并于1983年当选为该市市长(荣誉职,由市议会五位议员依资历相互推选),成为“全美首位华裔女市长”(洛杉矶郡喜瑞都于同年产生全美首位华裔市长黄锦波)。

目前蒙市有四位华裔市议员,占议会80%席次,超过该市华裔人口比例,并为全美城市中“亚裔民选官员”比例之冠。现任市议员兼市长为广东移民在美第三代赵谭美生(Betty Tom Chu);现任市议员兼副市长为英属香港出生的刘达强(David T. Lau)。另外两位华裔市议员分别为葡属澳门出生的黄维刚(Anthony Wong)[sup][5][/sup],以及加拿大出生、祖籍广东开平的吴学儒(Mitchell Ing)。
记住一点:放低标准,现在哪怕是跑路到墨西哥,也不能在中国让中共统治。
对于美国利弊根本无关紧要,如果墨西哥人有美国国籍,他们就是美国人;更重要的是,无论他们是不是美国人,他们是当地人,以及,他们不是中国人。这就够了。
都这个年头了,天主教与新教哪有什么区别?而且老墨们虔诚信教,并且工作勤劳。哪会有什么问题?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出生在美國的美國公民不就叫美國人?哪來的墨西哥人呢,難道美墨雙國籍?
墨西哥裔可不算墨西哥人啊,要不然川普還德國人呢
全是美國人那有什麽不好的?
英語?你可知美國沒有官方語言?愛説英語說英語,愛説西語說西語,只要別人聽得懂誰管得到你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这咋问葱友啊?你自己生活在那里,你觉得生活比以前更好了还是更差了?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这个问题在十九世纪中叶其实已经有人提过了,当时提到的问题是这个样子的,就是说,盎格鲁撒克逊出身的美国人渐渐的在人口中变成少数,来自于德国的欧洲大陆人、爱尔兰的天主教徒和其他非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的人,渐渐将在美国人口中占据多数,有很多人当时就认为这会导致美国的衰落。然后到二十世纪初叶,这些人渐渐就不再成为问题了,没有人再担心美国的日耳曼人会怎样,这时候大家就开始担心东欧的犹太人、意大利人、波兰人会不会成为美国将来的忧患,这时候大家还没有想到有色人种的问题。但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这些人也就不再被认为是威胁了,接下来大家主要考虑的就是黑人、拉美人,911事件以后又加上了穆斯林。所以你可以根据历史来推论的话,有色人种和非有色人种不是一个恰当的分割标准,恰当的分割标准就是能否被美国式……


社區性是怎麼培養起來的呢?你把小孩送到學校裡面,他跟那些小朋友一起打架,一起玩各種遊戲,這些同年齡學生的遊戲把跟他們年齡不同的大人排斥在外,社區性是從這些5歲小孩、15歲小孩、青少年的幫派當中成長出來的。是這個東西決定了小共同體的德性,而不是你的種族出身。而這個培養過程當然是要經過三代的。第一代人的小孩有他們的青少年同伴群體,同時有他們父母的群體,但是就沒有他們祖父母的群體。所謂的給祖父開的英語學習班就是這個意思。祖父母只會講意大利語,他們的兒子既會講英語又會講意大利語,他們的孫子只會講英語。祖父母本來覺得很沒問題的,在他們自己的社區裡面像唐人街的華人一樣,他根本不需要會英語,但是等到他孫子只會講英語的時候,跟孫子沒辦法交流的時候,他們感到極大的痛苦,因此在六十歲的年齡開始學英語了。

這就是美國生活方式和美國價值觀建立的一個基本程序,它需要三代人的時間,既不能急也不能緩。在這三代人當中,第一你要保證八千子弟的基本盤,這是由祖父就是美國人的這批人組成的,也就是說美國需要有一個主流派。主流派的定義就是祖父就是美國人、父親也是美國人、孫子也是美國人的這個群體,祖父和父親不是美國人、我才是美國人這個群體屬邊緣人,定義就是這樣定義的。核心集團要在選民團中佔據絕對優勢,才能保證美國價值觀的穩定。但是邊緣集團要不斷擴大,要保證,我雖然是新移民,但是我的孫子也能變成江東子弟八千人的核心集團。民主黨是幹這個活的,共和黨是幹前一項工作的,兩者對美國都是很有必要的。當然,他們主持的是兩種機制,所以,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他們所選擇的種族集團是不一樣的。愛爾蘭人現在是核心美國人的集團,墨西哥人現在還不是;將來的核心美國人很可能包括墨西哥人和黑人,而外圍美國人和正在歸化中的美國人就會包括中東人、厄瓜多爾人、委內瑞拉人或者其他什麼人。這個結構是動態的,有些人進來得快,有些人進來得慢,這就跟原先出身的德性和融入機制有關,這就更細節更複雜了,但是整體機制是這樣的。
我在西班牙区和黑人区都住过,感觉西班牙区比较热情,人比较穷但是乐于助人,喜欢party。黑人相对冷漠。但是住起来都没问题,治安理论上不怎么样,但对我这样的老一辈人士没什么影响。我也不会随身持枪。
想不到改什么名字 民主不是万能,但独裁却是万万不能
我在湾区这边,墨西哥人也很多,给我的印象就是男的都比较好色,喜欢大屁股的女人。女的很能生,至少三个孩子跟随左右,而且墨西哥人绝大部分不太爱说英文。不过呢,利还是有的,就是他们还是挺勤劳,小偷小摸是有的但辛勤劳动赚钱养家的占大多数。好处就是墨西哥人都承包了各种脏活,例如清洁工啊,装修啊,洗碗工什么的,还有加州中部的农业区域很多都是墨西哥人负责打理的,这活实在够累的,而且工资普遍不高,但他们没啥怨言。弊的话就是他们真的很能生,这也许是民主党的政策导致的,毕竟是细菌滋生的温床。短时间内问题不大,但要是民主党继续搞破坏的话,50年之内美国应该会走向拉丁化,感觉美国到时候变成跟巴西差不多的国家。
墨西哥裔只要不和墨西哥的毒梟通氣在當地販毒,除了要多學一種語言有點麻煩外我覺得比充滿中國人的社區好多了。
本人身邊工作及生活,全是白,黑,拉美。東西兩岸皆待過,從不覺有甚麽問題。

墨西哥人多對美國利弊不知道,匪國人多對美國則肯定弊大於利。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你们啊,人楼主是那墨西哥人和白人做对比,你们扯上中国人有意思么?

另外,现在城市没几个好的,自60年年代之后白人中产就只会在市郊。你要是喜欢那种环境就自己也搬家吧。
老墨还可以的吧,又不像黑人好吃懒做还经常犯罪
frankw 观察 frankw
我告诉你什么对美国最好:整个城市全是支持川普的华人,最好都上品葱,MAGA!
墨西哥人也分黑墨和白墨,黑墨人數很多,但都比較懶,喜歡吃民主黨送的福利,容易犯罪。白墨文化高,講秩序,很勤勞,但極其少,很容易被混血消失掉。你讓只熟悉黑幫和福利的黑墨來管制美國一個州會出現什麼景象,相信這是不久之後的必然現象。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美國沒有法定國語,日本沒有法定首都

據說美加澳紐很多地方通行 台山話 / 白話 / 北京話

電影the burning plain、the quiet / el silencio感覺也很拉丁
楼主这个问题等于:吃狗屎还是吃猪屎哪个对人体有害更少?别因为你支恶臭就幻想拉美人好到哪。墨西哥贩毒卡特尔不就是缩小版支那共产党吗?屠杀异己倒卖器官学得像模像样
反正对我来说都一样,又不是不会西班牙语。换个式样过过Día de Muertos也挺好玩,到处都能看到圣母玛利亚像也冒犯不到我。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e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e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re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从楼主的描述来看,这地方挺不错,比法拉盛或者西川口好太多了。
God bless America.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15
  • 浏览: 4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