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德匹下”?是否社达思维?

据搜索,意思是“每个人终将得到与其德行相匹配的下场”。
这是好事!举双手支持!

然而,这和“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有区别吗?
马克思早就教导:“内因,是决定因素。”你出门被车撞断腿,是因为你的腿不够结实。

“终将”,指来世还是还是现世?
如果是现世,二战中死去的无辜的人怎么解释呢?
有很多恶人为什么看上去很成功?
“你穷,是因为你不努力?”

德福一致的问题,困扰了苏格拉底,孔子,耶稣。是人类最根本的问题之一。

德匹下,有否道理?为什么很多宗教都有类似主张?比如佛教。

注:所有古代大众宗教都主张德匹下,否则就没人信了。
但是:神学上讲,一个人此世遭遇祸害未必就是罪有应得,也不能说神的不公义。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德福一致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政治概念与一般概念混淆的结果。我认为“德匹下”同样也是一个政治词汇,指的是某个体或者群体政治意义上的结局(墨茶和李文亮之死被政治化了,因此也适用)与其政治选择相匹配。

结局分为常人的结局与政治意义上的结局。楼主举了被车撞死的例子,那我举一个最极端的反例:林肯和肯尼迪都是遇刺身亡,从普通意义上讲,这两个人都是横死,结局是不幸的,但是从政治意义上讲他们的结局是不幸的吗?显然不是,这两个人分别作为美国的拯救者和二战后最受人爱戴的政治家之一流传于世。更不用说政治结局还需要一个人死后几十年乃至上百年才能完全确定的那种人了,比如秦始皇。

同样地,德性也是分常人的德性与政治的德性,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有过相关论述,但是我不太懂,等相关大佬细说。
Hokkien 閩南人
不要拿新教來說事,因信稱義指的是靈魂得不得拯救,德匹下講的是現實世界的下場,兩者不是一個範疇。
比如說竇娥說“為善的受貧窮更命短,造惡的享富貴又壽延。”為什麼竇娥不能善有善報呢,因為竇娥的祖先德匹下,做了降虜,失去了自我統治的能力,那她一個人無論行多少善,又能如何補回祖先的錯誤?又有什麼用處?竇娥身邊的其他人沒有冤死,可是等到朱元璋殺來把他們做成軍糧吃掉,不是死得更慘?
“二戰中死去的無辜的人”—被國民黨拉壯丁死都不知道死在哪的,和美國戰鬥英雄死了備極哀榮的,難道是同一種死?猶太人早就去巴勒斯坦準備復國了,你自己留戀歐洲不去,是不是德匹下呢?
“德匹下”針對共同體來說更有意義,個人生活中偶然性太多,就變成虛無縹緲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過也不是那麽虛無縹緲,還有一句“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呢。
這裡的“德行”,與其說是“善”,不如說是“責任”。敢於負更大的責任,就可能獲得更高的收穫。這個收穫不一定是你自己獲得,而且常常不是你自己獲得,相反是你的子孫後代,或者是你的民族同胞獲得。不負責任,甘做降虜,也會獲得相應的下場,同樣不一定是你自己獲得。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然而,这和“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有区别吗?
马克思早就教导:“内因,是决定因素。”你出门被车撞断腿,是因为你的腿不够结实。

--不对,出门被车撞断腿,是因为不遵守交通规则。

“终将”,指来世还是还是现世?
如果是现世,二战中死去的无辜的人怎么解释呢?

--很多奥斯威辛的犹太人,当初有逃跑的机会却不跑(“外国也排犹”,“忍一忍就过去了”)


有很多恶人为什么看上去很成功?
“你穷,是因为你不努力?”

--你穷,或者是因为被体制迫害,或者是因为你没找到钻体制空子的方法。努力与否相对不重要。
因果轮回报应什么的不要信行吗
如果因果轮回有用,灭绝了所有其他人种的智人为什么没有遭到报应呢?他们还顺带灭绝了绝大多数大型哺乳动物和很多大型地栖鸟类,当初的放火烧荒是真正的生灵涂炭
就算主张福报业报,福报业报不相抵扣的说法还更好。做任何坏事都不会抵消好事,同理做任何好事也无法抵消坏事
报应论比相信社会达尔文主义还离谱
人类的大多数历史内道德只在内部有用
LiveLong 江山带有人才出,一代新匪换旧匪
是不是大多数哲学分析蛋头已经丧失了词语含义不能脱离语境、典故不能按字面理解乱用的小学知识?这是个哲学词汇吗你就来给它搞学术分析?

五毛键盘打出的“不要为国家为你做什么,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什么”跟肯尼迪是一个意思吗?

这个问题告诉我们变成蛋头然后理解能力陡然下降的下场。#做个正常人吧#
因为因果是和福报,业力有关系的,有人做恶事用自己的福报抵消了业力,所以当时看上去作恶也能成功。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佛教的所謂德匹下有至少一輩子的延遲,而且還要考慮到過往記錄可以追蹤到上輩子上上輩子……實際上如果僅限於現世已經未必德匹下了吧
也只有這種把德匹下延伸到來世的理論才能延續至今還有人信,因爲僅限於現世的話太容易找到反例了
僅限於現世的話,只能用於譴責受害者
例:你腿被撞斷了是因爲你不守交通規則,可是小明也不守交通規則怎麽就沒被撞斷?
例2:你被鐵拳了是因爲你支,可是小明也支怎麽就善終?
例3:你被强奸是因爲你穿得太露,可是小紅也穿很露怎麽就沒被强奸?
當然不是每個受害者都是無辜的,但如果A->B,則A成立B應該要成立
德行匹配下場,翻譯成邏輯應該是德行->下場,甚至德行<->下場
不管怎麽説,如果同樣德行不能得到同樣下場,那就是不成立的
如果你和小紅穿得一樣露,她被强奸了就你沒有,那德匹下就不成立
hkgusa 小熊維尼
要證明真正的德匹下是要有非常嚴謹的因果論證
現在你蔥上面的"德匹下"九成是幸災樂禍的情緒發洩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墙国教育是唯物论 那如果换个不那么“唯心”的说法呢?

种瓜得瓜 种豆得豆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社會達爾文主義」】

中國共產黨的戰略忽悠話術是任何「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權、和斯賓格勒學思想都是「社會達爾文主義」,並且有意將言論向這個方向引導。

按中國共產黨的觀點,亞非拉美的廣大費拉原子人在這種「社會達爾文主義」制度下是無法生存的。因此,說不定也是這種原子人的你就應該投靠親愛的黨,因為黨能給你提供強大的保護、能保證你的生存。這是一種潛意識信息。

同時,在保守主義和基督教的意識形態裡,達爾文主義是邪惡的,而「社會達爾文主義」是特別邪惡的(因為「富人上天堂比駱駝穿針眼還難」、「屬靈的窮人有福了」等等)。因此,中共戰忽局希望通過這樣引導言論,在反共陣營內部製造衝突和矛盾,從而瓦解反共陣營。

https://i.imgur.com/pdX5MDZ.jpg
(上圖:Placido Costanzi的油畫,亞歷山大命令建築師修建城牆。這幅畫的寓意含有秩序對混沌的無限優勢。)

【資本主義、競爭、與揚善懲惡的社會】

其實,人類歷史上所有成功的社會制度都是「社會達爾文主義」的,也就是基於德性和信仰的競爭:相對有德、相對虔信的民團得以獲得更多的財富、更高的社會地位、更多的生存機會。而相對缺德和相對無信的原子人則趨於滅絕。

然而,有競爭的、使相對缺德和相對無信的人滅絕的制度才是正義的制度,祗是歷史上有些時期的這種競爭制度搞的比較殘酷,讓普通人非常害怕。在鐵器時代早期,食物匱乏的地中海世界是把這種缺德無信的人直接丟進競技場裡餵獅子。在羅馬帝國時期,是把這種缺德無信的人貶為奴隸。在歐洲中世紀,是任由這種缺德無信的人在城郊餓死。在英屬北美早期,是把這種缺德無信的人關進監獄式學校。在現代自由世界,則是為這種缺德無信的人提供容易的生活和必要的福利,讓他們在充滿電視節目和享樂派對的氛圍裡,歡樂而自由地度過一生。

可以看出,自鐵器時代以來,人類社會成功的制度,在揚善懲惡上是永恆不變的,而在對缺德無信的人的淘汰上是越來越仁慈,越來越有人性的。因此,中共所渲染的「社會達爾文主義」的可怕資本主義社會,其實並不可怕,反而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相比,資本主義對各種弱勢群體的保護、對各類費拉原子人的包容,有若人間天堂。

再說,就算一個人真的是費拉原子人,祗要意識到自己如此,有懺悔的心,那麼 不 投靠中國共產黨、皈依亞伯拉罕宗教才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有組織的亞伯拉罕宗教是荒漠裡的綠洲、產生秩序與德性的源泉。一個有懺悔心的人入了教,無論他今生最終能達到什麼靈魂高度,他在教會的小共同體裡都能獲得友誼、親情、和德性。有了這些,他在揚善懲惡的「社會達爾文主義」社會不就有了強大的保護,並且得到了生存的保證麼。

相反,中國共產黨主導的無神論流沙社會,崇尚暴力,破壞信仰,是擴散性百萬張獻忠的溫床。一旦黨庫耗盡,無法再依靠軍警維持恐懼,那麼少數的張獻忠式食人軍閥就會湧現,造成嚴重的經濟破壞,然後更多的張獻忠湧現,最終導致比儒教宗族體系下的明末大亂更加恐怖的大洪水災難。在這種災難中,費拉原子人得到的不是「在電視和派對的氛圍裡歡樂的一生」,而是得到比缺德無信的人在鐵器時代的任何時候還要更加殘酷的下場。而這一下場是中國共產黨間接且有意造成的。

這裡所講的「社會達爾文主義」打上了引號。因為,真正的社會達爾文主義是按力量決定生存權的。而資本主義社會其實是按德性和信仰決定生存權的(越虔信的人自然生育率越高)。然而,在涉及意識形態的討論時,我們不能祗在自己自洽的體系裡討論問題。共產黨人是持信仰、道德虛無主義觀點的,祗信奉暴力。因此,我們在與共產黨人對話的時候,可以說,資本主義社會的德性和信仰,等同於社會主義社會裡一種神聖的暴力。這種神聖暴力的表達形式就是為原本費拉的原子人提供友誼、親情、和武德,並且以有序的方式瓦解社會主義社會,使得獲得這種神聖暴力的人在大洪水到來的時候,不至於淪亡,反而獲得新生。

【每個人終將得到與他德性相匹配的下場】

「德匹下」是反共歷史學家劉仲敬系統研究人類歷史以後得出的觀點。基督教本來就有類似的觀點,但是主要是講將人間、天堂、與地獄放在一起考慮的時候,會有這樣的現象。這在科學上是不可證偽的,因此是純粹信仰的問題。而劉仲敬聲稱他發現了在人類漫長的歷史中,隱藏著上帝的公義權柄對撒旦的混沌反叛的無限優勢。如果放眼足夠長的歷史時期,每一個信奉上帝的共同體都獲得了生命與未來,而每一個聽信撒旦的人群都遭到了滅絕與淘汰。

劉仲敬的這一類研究都是收費內容。想知道的品蔥志士可以出門右轉,購買劉仲敬文稿站的會員,或者購買劉仲敬的著作《遠東的線索》。

不過,「德匹下」是信仰的問題也好,是收費的內容也好,仍然有兩個需要解決的問題。

第一是對「德匹下」積極的理解與消極的理解。積極的理解是既然「每個人終將得到與他德性相匹配的下場」,那麼我們應該加入小共同體、強化秩序、並且提高我們的德性。消極的理解則是既然統治者也缺德,我也缺德,那麼大家都娛樂至死、等天收好了。我作為反賊,希望品蔥志士對「德匹下」採取積極的理解。中國共產黨作為撒旦在人間的代理人,希望說不定也是原子人的你對「德匹下」採取消極的理解。

第二是上帝如果確實以「德匹下」作為諸界的原則,那麼上帝是否在搞「社會達爾文主義」?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毫無疑議的肯定。確實如此。按德性和信仰決定生存權的諸界,對共產黨人來說,就是非常可怕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原因是,在這樣的體系裡,掌握著德性和信仰的人就掌握了神聖的暴力。而這種神聖的暴力,與共產黨人的那種不神聖的暴力相比,有無限的優勢。因此,共產黨人的下場祗能有兩種。一是懺悔,二是滅亡。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然而基督教新教不这么认为,你的下场不是因为你的德行,而是只取决于你对上帝的信念。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德行,如果翻译成个人的努力得话,和下场匹配是不可能的,因为社会里还有其他人。你如果别的什么都不干在某个山区里花费一个月挖一个深坑,你还是不会得到任何报酬/工资,还是会饿死,但是你客观来说确实比某些金融工作者做了更加努力的工作。Hayek也对这个问题进行过论,请参考我之前在品葱发起的一个问题:
如何评价哈耶克的“一个决定什么是对最多的人有益的指导系统是不可以考虑到个人的才能的”? - 新·品葱 (pincong.rocks)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油和酒不可糟蹋。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26
  • 浏览: 3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