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之后,和国内的亲戚朋友同学该如何维系感情?

倘若父母也在国内的话,肯定是经常要联系的。那其他的亲戚,曾经的同学朋友们,该如何维系感情?还是说,逐渐断掉联系会是一种必然?
有两个回答非常好,正是我想说的。

当你想要努力维持的时候,那就需要花费很多精力,还可能造成尴尬的局面,比如对方回应不是很热情。你上了品葱,注定和国内渐行渐远。价值观完全相反的国人,不必强求交朋友。

人这一生会遇到很多人,很少有人能陪你到底。大部分人都是陪你走一段路。

解决方法:早断早好!
謝邀,但斷掉是必然的。

請仔細想想,或者翻開你的畢業紀念冊,找找看國小畢業還有聯絡的同班同學有幾人?國中畢業還有聯絡的同班同學有幾人?那高中呢?
當然,請排除同學會互相吹噓互相交際的那種聯絡,我說的是即使不用同學會也能想到就敲訊息或打電話過去的那種聯絡。
這麼一想,是不是幾乎為零?即使有,恐怕也不會超過雙手手指能數得出來的數。
也就是說,拉開距離後逐漸斷掉聯繫是必然的。

當然我們也可以反向思考,為了不斷掉聯繫我們應該做出哪些努力?
打電話?使用交流軟體互傳訊息?每天或每週幾次互相分享自己的日常?還是說一個月或數個月拜訪對方住的地方?
仔細羅列之後有沒有發覺,這些努力往往會佔去很多時間?或者說必須支付一定額度的代價(比如說機票錢)?
那麼請問你真的願意為了某個人而支付這些成本以維持過去的情誼嗎?
能讓人願意做到這種程度的恐怕至少也是想共度一生的對象吧。

即便如此,當你發覺對方不怎麼上心的時候,還是會疲憊的吧。
一旦彼此的付出並不對等的時候,摩擦與嫌隙就會迅速孳生。

說到這裡,如果還有人相信距離不會改變情誼。
那我想,如果不是他沒睡醒,那他真的是每個人都喜歡的萬人迷。
萬人迷是可以超越距離與文化的。比如說錢。
糖醋和里脊 平行世界
说实话  在墙内的都不想维系  之前和亲戚聊天  

我说外国的元首什么的 说那些当领导的都不太正常  

然后有个亲戚来了一句  我们国家的习大大就很正常啊  

额   一个号称社会主义国家的土皇帝尼玛叫正常?

你还能说啥
謝邀
那跟中國或是牆內牆外沒什麼關聯。

個人看法:當你需要用到「努力維持」這個字的時候,有一定機率最後會跟對方斷掉聯繫。

如果跟對方分開長久不聯絡,突然一時興起打電話給對方約她出來吃飯,對方還會回應,他有事可以跨越半個國家或是買機票飛過去的,這種關係很好的朋友目前是個位數。

其他都是平常沒追他臉書,一分開三個月臉跟名字就對不起來的那種。
gikkabos I’m Nobody
这其实跟你移不移民关系不大。

大家都是成年人,除了爸妈和直系亲属这层感情没的说,其他的感情没点“共同利益”早晚也得生疏。

当然我说这个“共同利益”并不单单指金钱,还包括事业,爱好和在一起的心理愉悦等等。这些东西之所以存在,都是有时间地点的要求的。大学时候和你天天通宵打游戏的好哥们,现在再找你天天通宵打游戏你还去吗?

在我看来,感情并不存在维系一说,拥有的时候就珍惜,逐渐淡了就坦然,时间地带不再正确罢了。

而至于需要维系的,那是实实在在的以利益为基础的所谓关系,你都移民了还有啥好维系的?或者说你觉得你还能维系得了吗?

等你到了新的国家,有了新的利益需求,自然会建立新的关系,无需太过挂怀。
咯咯兔 黑名单 非中共国人
不需要刻意维持,日久见人心。除父母外,亲戚同学朋友有三种情况:
第一种,刻意保持与你的联系。目的明显:他家有孩子想留学或他家也想移民。这类人不需要你去维持联系,他们会自己想办法跟你保持交往,希望跟你“互利”。

第二种,“吃不到葡萄”的。这种人往往希望利用你买国外的高档化妆品之类的,贪点物质上的小便宜。她们也会跟你保持联系,但不像第一种人,时间久了,第二种人会流露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的思想。基本上是粉红。这种过几年会自己淡化退出你的视线。

第三种,顽固性“红卫兵”。这种人会立刻跟你划清界限的,而且我遇到过在同学群跟我明说的,不在同个世界无共同语言!这种,我其实不反感,明说的人都是直性子,比第二种好很多。

其实说到底,过了10年20年,即使你没移民,你的朋友群也跟以前刚毕业时完全不一样了。所以顺其自然。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断掉是必然,除非你想继续在华人圈子混
在华人圈子混只会提高你被张献忠的可能性
所以主动断掉是上策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同学中,支性强的,还没移民前,在墙内的时候就拉黑了。
亲戚中,支性强的,移民前,也就逢年过节打个电话。移民后,也还是逢年过节打个电话。
至于本大佐的至亲,那都是老一辈的反贼了。本大佐出国时,他们都有了今生不再见面的心理准备,现在能每个月视频一两次,都已经很满足了。
人走茶凉
父母不说了
即使某些亲戚也只有在需要代购的时候才会想起来联系你

更别提以前的同学,同事。
你的生活,工作环境已经和人家完全没有交集了
(除非你还有国内相关行业的生意或者工作)
人家需要托人办事的时候又用不到你(除非移民或者孩子留学才问)
休息日节假日又没法喊你出来一起见面一起玩。
久而久之感情就淡了。

你有点事情想找人,哪怕只是搬家需要个人帮忙,
需要用下别人的车拉点东西,国内那些朋友也帮不上你。
还是得靠本地朋友啊。
哪怕喝酒聚会不也得是跟本地朋友。
哪怕打游戏,你叫国内朋友还得双方顶着时差和延迟,最后也玩不长久。
所以大部分国内朋友慢慢断了是必然的。

少部分还能维系的都是真感情,真的是要有交情又投缘。
你俩联系不是为了帮忙办什么事,或者一起吃喝玩乐。
而是哪怕只是微信聊上一两个小时都很开心那种。
这种才是真感情了。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不断,而且我不会叫它为国内,叫“中共国实际控制境内”,太长,叫中共国,也有点长,简单的话也叫墙内。

我家人里有那种老粉红,真的相信中共好的,劝几十年也不会听,但又是很好的人,就不去提这些,我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还在乎这些干嘛。

所以,不用断,同样不会被洗脑洗过去。
yuidesi 新注册用户
和家里人就普通联系啊,朋友也会慢慢没话题只能偶尔交流,不都是这样吗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如果你手機不裝大陸apps,對方也不翻牆,估計只能email聯絡了(好像忘了最簡單的IDD長途電話)
得看你同学朋友父母的阶级地位,他们是否费拉,还是同样具有蛮族性的自由人,如果是后者,父母尽量接到自由世界。至于朋友,同理,一定要远离费拉

一定要摆脱童年阴影,否则费拉们会毁了你。不能摆脱就隔离,否则就会变成罗得的妻子。理他就是错。时间价格就是阶级地位的精确指标,资产阶级绝不能跟无产阶级消耗时间,否则就会被拉下水。这是隐秘法则,如果你学得太晚就会吃大亏。错过学生阶级地位灵活期才明白,就会吃大亏。无产者用左派理论剥削,其中之一就是童年暗示。兰德这种人的价值,就是从剥削暗示中解放你。他在别人面前软弱,在你面前专横,是因为他剥削不了外人。如果和他继续耗时间,那样还是无产者赢,因为上等人的时间比他贵。他的力量就在他在童年灌输的暗示。家庭内部的剥削,是政治学的隐秘训练所。

你不能解放自己,就会被童年的阶级地位拉回去,解放自己,才能有效利用机会上升。因为阶级地位不是空话,是一系列相互配合的心理习惯和行为模式的组合,足以塑造你的选择模式,后者就是你的命运。无产者文化使人无法利用上升机会,无法适应上等人的习惯和责任。应该忘记他。心理空间有限,用在上等人社会,你就会上升,反之亦然。多想美国社会,自然越来越熟练。多想索多玛,就拖自己下水了。

费拉其实很容易操纵或者剥削的,他没有个人权利或者是边界意识,可以说是一种精神上永远不能成年的物种。如果你成心想要利用或者是无限扩大自己的利益的话,生活在费拉当中对你是极其有利的,你可以轻而易举地剥削他们或者支配他们,理直气壮地利用他们性格上的弱点把他们玩弄来玩弄去,把他们作为你的工具,把他们的利益划到你自己的名下。但是这样有一点不好,你真的这么干了以后,你自己也就陷入了SM学的循环之中,以后你不可避免地陷入他们的圈子,总有一天,你会碰上比你更厉害的SM高手,结果自己反倒也变成被玩弄的对象。如果你想要超越这个圈子,不被利益所束缚,想让你自己甚至是你自己的后代有更好的行为模式的话,那你就要为他制造一个较好的微环境,这个微环境至少是从出生开始的,很可能是从怀孕时期的胎教、饮食和生活环境之类的东西开始。因为人体,尤其是母体,似乎有一种现在我们还没有搞清楚的神秘机能,能够以某种方式,不知道是血液里面激素水平、营养水平还是什么的,把母体所在环境的稳定预期传达给后代。也就是说,如果母亲所在的环境极不安全极不稳定的话,胎儿在出生以前就会根据未来的环境非常危险这个预期塑造自己未来的行为模式;反过来,如果是预期环境非常稳定非常安逸的话,同样的预期也会送到胎儿身上来。出生以后的环境熏陶,那就不用解释了,那是人人都知道的。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關係很好的自然就會彼此想到對方,也可以直接聯係(電話之類)或通過其他人中轉(通過在家鄉的父母轉告關係較好的親戚之類)
關係不好的也沒必要勉强吧,同意Acca
朋友也是,如果能繼續保持聯係,哪怕是低頻率的聯係,知道彼此還活著並保持良好關係的君子之交那固然好。但如果要斷就斷了吧,隨緣
至於同學嘛,我相信時間到了自然會有想要巴結找關係的人要辦同學會的……要相信人的陰暗面……
很简单,不经意间透漏你有钱,有教育医疗人脉就行。只要你有利用价值,你不需要维系对方,对方回来维系你。
Hacker94917 把墙推倒
在这方面我是深有体会。。。


刚出国的时候,人际关系和在中国的时候没什么区别,最多就是换了个环境,多了个时差。


不出一年,再好的死党也会变淡,从每天聊几次,到几天聊一次,再到几周聊一次。
如果过了3~4年还能偶尔聊聊天就很不错了,大多数在这时候都已经形同陌路了,更别提“曾经的同学朋友们”。
一般人出国后4~5年才能再见(如果不是当我没说),那时候早就志不同道不合了,双方除了一起叙叙旧以外根本没有共同话题。普通朋友顶多只能寒暄两句。



(突然想起我一好基友)
张二伯 上野地区某零食点心铺的幕后老板。用涮羊肉祸害日本群众中……
个人经验是卖苦,常与国内亲友倾诉,为传播红色思想出国卧底,国外生活之种种艰辛,每日水深火热,后厨跪着凉水刷碗,冬夜里划根火柴想念奶奶和烤鸡,饥寒交迫每日期盼党来拯救我们。

已经觉醒的亲友哈哈一笑,未觉醒的亲友深表同情,粉红亲友大力赞同。

多好。
kalinka 舉重若輕
人生這檔子事很微妙

當你換了一個新環境,而且這環境比原本的更好的話
你最好卯足全力把新生活過好
e.g. 交新朋友、談個戀愛、找份好工作、打入主流社交圈......

最後你會發現,是原先的朋友們「努力和你維持交情」,一直想聽你敘述海外的生活細節,或是你認識了哪些人

與其努力付出自己的時間成本去辛苦維持原有人際關係而忽略經營新生活,你還是把眼前人生過好比較實在
因為大家都喜歡和溫拿交朋友,沒人想和出了國卻一事無成的魯蛇維持不痛不癢的交情

以上說的是針對沒有血緣關係的普通朋友

如果是至親手足,或是一生的至交好友,請忽略上面說的
好好珍惜這段緣份,人在海外也努力經營關係吧


-後記

我想起一個兒時認識的朋友,忍不住說說他的故事
這是個又臭又長的故事

我這位朋友小我幾歲,姑且稱為F吧,家世背景很不得了
祖父母來自中國大陸,在抗戰期間分別就讀北大和雲南大學
1949年,F的祖父母隨著國民黨逃來台灣,不用說,他們家就是個高級外省家庭
平常吃得起紅燒肉和牛肉麵的那種家庭

而F的父親,我稱為世伯的這個人,我認識他的時候,他正擔任某個行政機關的二把手,形象就和夜神總一郎差不多

F從小在我們這個縣算是風雲人物,一來他長相俊美,一點不誇張
二來他聰明,書讀得輕鬆
因此他在國小就是大名鼎鼎的萬人迷,如果有和我同鄉而且年紀差不多的葱友,我報上他的名字你一定知道

F的傳奇在於,他國中就讀縣裡最好的國中的資優班,高中考上第一志願高中的那年暑假,全家人就移民去了美國,留下無數扼腕傷心的小女生,哭哭啼啼送他出國

故事如果進行到這裡就結束,那就好了,一切都很完美
偏偏不是

F的家人不只一次說過,希望他以後當醫生
客觀來說,如果他留在台灣把高中讀完,是很可能考上醫學系的

但他到了美國後,並沒有很積極融入主流社會
雖然都有按照當地的移民規定去唸語言學校,也讀了一般高中
但他和他的家人低估了申請medical school的條件,以及長達數年的前置作業,包括pre-med科系安排
總之F錯失了種種機會,最後的學歷就是社區大學畢
有一陣子靠著開車去墨西哥買些廉價銀飾,再用eBay賣給美國人賺些微薄利潤

之後長達10多年我都沒聽說他的消息,一直到三年前他發消息說要結婚了
我以為是在加州認識的其他亞裔
想不到結婚對象是國小時總被拉來和他配對的一個小女生
而且早在幾年前F就默默從加州搬回我們這個小縣,平常也沒在工作,靠著祖產過日子罷了

寫到這裡我真的是不勝唏噓
在此我要像新天堂樂園的老技師一樣,奉勸每一位移民到歐美澳的朋友
去了就不要回頭,努力讓自己發達了才可以回頭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新注册用户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分如果楼主是有心维系,还想,微信多看看朋友圈,就了解一下最新的生活,就有的聊,然后互相倾听一下,凭借我个人有限经验,我感觉其实大部分人你对你发生了什么不是太关注,都是更关心自己的,人际交往,大部分还是为了倾诉自己的,然后希望别人能和自己共鸣或满足装逼或者诉苦需求而已。他们对你很深入的情况说实话并不是切入那么细致,除非你很有心说,其实大部分人问也是客套一下,接着还是会把话题说自己,综上,就是不计较自己情感需求,做个倾听者,或者八卦者,非贬义。
如果要满足自己的需求,建议随缘,交集不同除非三观一致,其实很难维系。聊不来就算了,个人觉得无法互动,陪聊维系,还是非常无聊的,恋人都有个分手,朋友不来往不很正常,哈哈哈,就是这边劝劝你,不要难过,如果真没办法,你提这个问题,还是珍惜朋友的。不过亲人还是勉强要陪聊一下,朋友就算了,可以发展一下新朋友试试。
混的最差的肯定在移民國家還吃不開,所以比較重視墻內的關系。混的最好的當然繼續靠國內資源做生意,肯定遠遠超過壹般移民包括碼農的生活水準。所以,這個不是直線關系。老師說,無論混的多好,我不與這種基本生活中心在墻內,意識形態還是國內那套的墻外人交朋友。我都不喜歡混這個字,自己兢兢業業在國外生活二十年了,壹切都很好,什麽都不缺。就像上面說的,盡量遠離華人圈,與少量還能說的來的舊友保持聯系。其實華人這個身份我都根本不承認也不需要,這個身份會讓我變成中共的人質,我不想被中共通過同化或醜化海外華人群體的各種卑劣手段來幫助鞏固它在墻內的統治。華裔聽上去好壹點點。
说句实话, 我知道实话伤人. 品葱多数读者的受教育程度, 收入,社会地位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高, 即使是已经移民出去的. 我猜应该有不少是吃food stamp, 拿白卡, 住政府楼之类的低所得者.

所以说当亲戚朋友问起你混的怎么样时,你肯定会面露难色, 你总不至于说自己住豪宅,顿顿吃大餐, 在某家互联网大厂做事. 所以久而久之你就会对那些亲戚朋友的问题感到厌倦, 从而产生怨恨心里, 但你身在异乡又无处发泄只能找一个平台取暖, 这不就到了品葱来抱团. 所以说要还是因人而异. 你混得好自然和国内朋友联系多, 反之亦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