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王小建因女儿被欺负而怒杀霸凌者,自己却被判死刑?

以下新闻转自环球时报:

上饶法院网消息,被告人王小建故意杀人一案,近日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准被告人王小建死刑。2021年1月28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罪犯王小建执行了死刑。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王小建的女儿何某某与被害人刘某某(殁年9岁)系上饶市第五小学同学。二人同桌期间,何某某多次向父母反映被刘某某“欺负”。


2019年5月9日,王小建得知何某某又被刘某某“欺负”后,在班级微信群发消息质问刘某某。班主任汪老师、刘某某之父刘某均积极回应,刘某还向王小建表示歉意,在主动添加王小建微信未果后,又与王小建之妻何某互加微信进行沟通。当晚,汪老师与何某通话中得知王小建脾气暴躁后,应何某要求,转告刘某父母先不要与王小建见面沟通,自己会调换座位解决好此事。


次日7时40分许,刘某送刘某某到校后离开,并一直与何某微信沟通,告知何某此事已在积极处理,刘某某会向何某某道歉,班主任已答应调整座位。


8时22分许,王小建送何某某上学,因在校门口未等到刘某某家长。在何某电话告知事情已在协调解决、让女儿去上课的情况下,仍执意将何某某送回家中,并中途购买一把屠宰刀。


9时12分许,王小建携带屠宰刀返回学校,在教师办公室见到只有何某在与班主任汪老师沟通,即从后门冲进正在小课的三年级一班教室,朝已被调换座位、单独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刘某某胸腹部、背臀部等处捅刺十几刀,又将倒地的刘某某拎出教室摔在走廊上,致刘某某腹主动脉、下腔静脉破裂,大量失血死亡。之后,王小建持刀坐在学校操场边的台阶上,直到公安人员将其抓获。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被告人王小建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王小建不能理性看待和处理女儿与同学之间的摩擦,为泄愤闯入学校课堂公然持刀行凶,致年仅9岁的被害人当场死亡,犯罪手段特别残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社会危害极大。其虽作案后未离开现场并等候公安人员抓捕,具有自首情节,但所犯罪行极其严重,不足以从轻处罚。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核准了被告人王小建死刑。


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死刑前,依法安排罪犯王小建会见了近亲属,充分保障了被执行罪犯的合法权利。



个人额外补充:
据说男孩(死者)家庭有点背景,当事人老师还是个势利眼,因此才会导致之前女孩父亲多次解决霸凌事件无果最后惨剧发生。
港撚 香港人係你老母中國人?
這個故事最恐怖在於,這個班級的社交媒體用戶組裡面,成年人家長對此事的評價惡臭不堪。
比如:
大家各退一步,退一步海闊天空
大家在一個班級都是緣分
都是小孩子,有事好好商量
小孩子磕磕碰碰在所難免
小孩子不懂事,大人好好溝通吧

我覺得這種勸慰是極度噁心,變態的道德綁架,這種輿論氛圍就是讓被害人永遠繼續被欺負,而施加暴力者永遠肆無忌憚。
對不起,我對死去的男孩子無任何同情之意,更對其他冷血家長感到遺憾。
在国内这种事太普遍了,老师和稀泥,旁人冷嘲热讽,坏人洋洋得意,只能走极端路线,中国很多社会问题都少不了共匪掺合,乱搞的影子,触碰到共匪g点马上无视自己制定的法律重拳出击,镇压平民还是很有一套
杨佳被迅速处决了,这个人也被迅速处决了,根源不是报仇不报仇,而是他们都是帝国最怕的那类人--就是敢于拔刀反抗的人。这种人其实就很接近欧洲和日本的封建武士了。他们是比张献忠还要高级很多的那类,也是费拉帝国最害怕的一类人。费拉帝国的体系,从幼童时代开始系统性剪除这类人,以至于大部分他们的同类早在成年之前就死在霸凌之中,变成社会边缘人或者直接进了黑道。杨佳和这个父亲属于极少数活过了残酷的剪除体系,成年并留在主流社会里的人。然后就是这样的结局了。我以前想不通这片土地上家常便饭式的校园和家庭霸凌/欺辱的内在动机,后来我在针对网戒淆的研究中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这片土地上的整风是深入每一个家庭和每一间教室的。曾经有人说过,网戒中心里混得最好的就是准黑社会混子及其团体,这实际上就是这类民间KGB的作用--摧毁正常的,有反抗精神的人;不想被毁灭的唯一办法就是混黑道。

我自己的观察是这样的--桂枝基础教育阶段,以中学最为残酷。而不同于西方国家的一点是,桂枝真正的大淘汰不是高考,而是中考(大学扩招了,可是桂枝即使是一线城市普高的录取率也只有四成),当然你可以说这是因为桂枝是九年义务教育,所以中考淘汰率高是正常的。不过如果按照系统性剪除聪明人+反抗精神的人这个角度去考虑就不难看出,初中阶段(也就是所谓中二时代)是大部分人青春反抗期最激烈的时期,尤其是比较早慧的和比较不服管教的。因此在中考阶段进行应试教育大淘汰,可以成功淘汰和边缘化大量潜在的杨佳类型的人,使得他们至少没有机会进入好高中,以至于厚积薄发进了大学,混成社会精英。虽然涉嫌性别歧视,但是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中考的严酷淘汰在男生中的作用更大--因为具有反抗精神的男性混入中高层之后更加难以处理。经常有人说男生高中之后意识到学习了,发力了--哪里是意识到了,就是给折磨怂了,被迫随大流而已。男性在原生家庭中比较难被整风,因此校园生活(霸凌)和应试教育中的SM是主要的手段。

去年的百香果女孩事件,受害女童的父亲是见义勇为死掉的,然后她的女儿再被残害致死。冥冥之中上帝在一遍遍地告诉我们:索多玛容不下义人,也容不下义人的后代。
LinanYanyushu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真如结尾所说,应该多杀几个,老师和牵涉人员一个都别跑,一换一太亏了,支那猪家长还能生一个小猪崽出来
求那帮看着自己同学在教室被砍死的小学生的心理阴影面积
打一顿我赞成

把人家剁了毫无疑问这个就是犯罪,但是中国的死刑逻辑其实我就是觉得有问题。

是否应该执行死刑我觉得应该看这个人是否还会再犯罪,比如文中这位在特殊情况之下杀害了一个小孩子,当然是非常恶劣的犯罪行为,但是如果他没有在这种情况之下,不会再次犯罪,这种不会再次犯罪的应该判死缓。就像我觉得药加薪也不应该判死刑一样。不过中国的死刑逻辑不是这样做的,而是对犯罪的本身情况做出判断的。
最后的吐火罗人 油和酒不可糟蹋。
党深谋远虑,防患于未然。
绝不能让人民养成未经批准的情况下主动反抗的陋习。

哈哈哈哈哈
正義終將戰勝歸來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在沸騰的歡呼中淹沒我的怒吼。
恕我眼拙,没看出来护女心切的王小建怎么就比贪污数亿的官员、为害一方的黑老大、醉驾撞死三人的女司机、强奸杀人焚尸灭迹的变态社会危害性大,怎么这些人就可以从轻发落王小建就不行?
TheJamesD 灰名单
美国一个父亲帮女儿杀害了性侵她的健身教练,无罪。中国却要死,证明中国是支持罪恶的国家。
自己的亲身经历。小学 初中 每次想要认真学习都没法安心,家里人都说 你学习好了自然就好了。你学不好,别怪其他人欺负你,要怪就怪你成绩不好。别说他们欺负你让你分心,你为什么玩游戏?你为什么追星?
到了大学终于安宁了,我身边也有这种人,但是他们碍于未成年人保护法失效了,所以我也算安宁了一段时间吧。
别说这个,归根结底是中国法律是在清洗学生。89风波就是很典型的例子。
任何事情要讲所谓证据,但是很奇怪的是,中国只管你是不是成绩好的人。你被欺负是什么?你只能找到他学习不好的证据。也就是说,你除了找到他考试不好的证据,才能让老师勒令退学。后来,到了新世纪,老师允许你说,你在监控下被打,或者打伤了。然而是个脑子正常的都知道,如果我想玩手机,老师不让,难道一个会走路的人不会带着手机去没监控的地方玩?一样的道理,会打架的人,大部分都懂得怎么把人带到没监控的地方。所以躲猫猫就这么简单。久而久之,老师多半会觉得你是神经病,是被害妄想症。
ccp444 与墙锅人格格不入的正常人
全宇宙最安全最和平的国家,笑。字数补正二十字。
说句题外话,这个案子给我的教导是什么:

以后一时激动杀了人,情节严重可能直接死刑,我就能跑多远跑多远,跑了之后杀人放火能干就干:反正肯定死刑,就算自首也不减刑,那为什么要自首?

杀多人,或者犯下多起严重案件的人,自首不减刑我可以理解,但是本案中这位明显是一时激动,而且没有前科,并且危害对象比较特定,人数也只有一人,那他自首的情节就应该被考虑。

而且我认为杀小孩子的人行为虽然恶劣,但是犯人凶性往往不如杀成年人的罪犯——杀小孩更容易不是。

不给予自首人员足够的优待,那么有脑子的人下次犯事了就不会去自首了。

反正我是不会去了,何必呢,跑或许还能跑掉,自首就是直接死呢。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这个事情中虽然有不同角色
但都高度一致的信奉弱肉强食
而不是值得歌颂的反抗精神
因此也成了中国社会的写照

中国的霸凌者家长往往心想
这个社会不讲礼义 要么当镰刀 要么当韭菜
我家孩子在班里是镰刀 这是好事

被霸凌者的家长也是个无能狂怒的货色
既没有能力教孩子应对和还击
自己也不敢教像杨佳张扣扣那样 
只敢欺凌更弱者 却不敢讨伐学校和对方家庭

至于判刑的国法
只因形成社会影响的刑事案件才出现
而对于在班级里谁是镰刀和韭菜并不在意
也不会去约束和惩戒失职的家长和教师
这才是制造并默许这一切发生的始作俑者
如果不是见红了
这将是极权统治者最喜闻乐见的社会生态
杀的好!

王八朝这种早该杀了的狗娘养的特别多!

可惜便宜了那位班主任,这种货色能教书育人呵呵。

王八朝这样的教育从业者不下百万,阿共体制内的狗娘养教师的私德,甚至不如民营培训机构的临时聘用人员。
要么就忍气吞声,要么就做到底,这种事没有中间选项,打个半死等于埋下一颗定时炸弹,以后时时刻刻都提防对方的报复,还不如一换一
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你MB
你国费拉语看着真费劲
NEOXXX 新注册用户
我是支持废除死刑的,但我觉得这人判死执行死刑没有一点毛病。

霸凌是整个事件的关键,但是否存在霸凌不好说,没有实质证据,传闻大多是网友对被杀小男孩的抹黑。

几年前也发生过类似的女孩家长刺死男孩的事,也是说霸凌,女孩眼睛都瞎了怎么样,事实是就是交作业不小心碰到了,也是传的男孩家长相当嚣张,事实是男孩当场就道歉了,家长也道歉了,还去医院检查了啥事没有。然后“老实人”父亲出现了,不依不饶的,最后闹出人命。网友的评论跟上饶这事几乎一模一样,什么老实人被逼急了啥的,也不知道为啥你们的老实人总把小事弄出人命。

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要相信杀人犯说的话,反正受害者死了开不了口,杀人犯还怎么说就怎么是了?

我当时关注了整个事件,从家长群的截图以及男孩家长一系列言行,我敢说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社会人格。什么沟通无果求助无门老实人被逼急了这些都不存在,他反而在调解中就准备好了刀。

真是受够了总把反社会人格当英雄的傻逼舆论环境了,还有,他更不是什么反抗暴政的楷模。

什么样的英雄能当着60多名孩子的面捅死一个13岁的小孩,而且是13刀!

他就是一个无能的败类!
大勇猴 杜奕謹、田勝傑共林明溱許集。奕謹禁一文勸田云:「奉使君一刪。」田曰:「可吸。」奕謹勃然起,作色曰:「汝故是草屯旭光惡徒耳,何敢譸張!」田徐撫掌而笑曰:「明溱,奕謹殊不肅省,乃侵陵上國耶?」
惡人就是惡人,和年齡,性別,種族,宗教無關。

舉例來說吧,假使一個人當街射殺了一位無辜的普通麵包師,那不論他是俄羅斯人、美國人、英國人還是中國人,是七十歲、是五十歲、是二十五歲還是十二歲,是穆斯林、是基督徒、是佛教徒還是大法弟子或無信仰者,是男人、是女人、是Facebook之類網站上的幾十種性別中的任一個,

這個人理應都該受到隔離或者相應的制裁。


那問題來了,小孩子造孽被殺算甚麼事?
您各位怕不是還要看當事人背景來判斷道德,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

我不懂:人造孽就會被操翻,這應該是非常普通的道理,何以我們如今居然得因為一個人年幼而告訴他他得以倚仗自己的年紀便肆意踐踏他人?

順帶一提,實際上在中國以外的許多國家,未成年並不總是意味著真能逍遙法外。許多針對未成年人判處的死刑想來是隨便找都能有幾起的,也就是對加害人極盡偏袒的民族性才能想方設法去抹除一個人行的惡舉了。

而就算是在中國,實際上也已有研擬將未成年人的刑責能力門檻下調至12歲的風聲:也就是哪怕是一位共匪,大抵也清楚地知道一個人能夠在多年幼的時候就萌生出足以毀掉他人的深重惡意。
监护人不管教,就别怪别人来帮他们孩子上一课。
cumier 皇帝的新农
在任何一个有死刑的国家都会判死刑的 不判死刑才奇怪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話説所謂的欺負到底是什麽
如果真是霸凌了,那霸凌者死了活該,唯一的問題只是大人砍殺小孩這一點而已
不過中國父母所謂的欺負標準是不可靠的,中國父母都很期待孩子被欺負,每天孩子下課就問孩子「在學校有沒有被欺負啊」小孩子也不懂多少欺負的定義,可能只是被起了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外號、別的孩子不想和自己一起玩,就説自己被欺負
真的拳打脚踢、書桌塗鴉的那種性質惡劣的霸凌的確是有,而且也的確很多人會找借口「是孩子的玩笑」但普通的大人都覺得是玩笑的真正玩笑有時也有玻璃心會當成霸凌
所以欺負到底是什麽?因爲自己孩子在學校裏被拳打脚踢、詛咒去死,那砍了霸凌者只不過是正常父母心。你人類小孩要是去打一隻小熊,熊媽媽也是這個反應,一熊掌把你打死的反應。護幼是哺乳動物的天性。理性的說是不應該遷怒小孩,不良品的責任在製造方嘛。但人定的法律不該有權限去罰哺乳動物的天性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这个情节是不是和《my home hero》很像?那就正好借楼推一下这部漫画:

https://tw.manhuagui.com/comic/26044/

鳥棲哲雄很擔心他的女兒自己一個人居住遇到危險,然而有天再次因工作原因去見了獨生女零花卻發現她臉上被毆打的痕跡,問其是誰打的,女兒不肯說。回家的路上哲雄看見了像是犯人的男人,並跟在其後面,結果發生了使家庭的命運改變的事件。父親為了女兒為了家庭,走上了修羅之道。山川直輝x朝基まさし為您贈上驚險·罪惡·懸念的故事。

女孩家是城市家庭,父亲上门女婿,母亲不工作,可能家里有点钱。

这个小学也许还不错,女孩成绩不错,班级前十。

一家对女儿很宝贝。

但是家庭的社会地位不高,女孩父亲做底层工作,这种工作在老师那里不吃香。

班主任据说很势利,评论区说其表姐就是这个班主任带的。

男孩是医生家庭,父亲在市里面附近医院,母亲从县城医院刚刚调到市医院。

孩子以前在县小学,后跟随母亲到市小学。学习成绩倒数第六,比较顽劣。

能完成县到市的调动,完成孩子学籍变化不容易,要找人送钱,上下打点,校长班主任很可能与男孩家长有交往。


所谓的有背景并没到阶级的差距,题主隐晦的表明有背景有点杀人诛心了。
他的女儿被弄瞎了眼睛,永久失明。去年的新闻有报道过。你说这样的事情学校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HKGTPE 先不介绍啦
那也就意味着有好的也有不好的,这种“都是一个班级”的说辞已经意味着要你无条件热爱集体了
油泼鸡 维尼the泼
这故事情节有可能被共匪扭曲篡改了,敏感点和不利维稳的细节肯定要处理加工,和真相有多少偏差不得而知。若真是巧合,被霸凌孩子的家长恰好有反社会人格,那就应该公开透明,没什么好遮掩的。这种细节很少的案例,本质上是共匪的宣传。
朋克 别以为我们会向你喊声万岁!
有的事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可原谅的。
比如打女人,杀小孩。
杀得太少,应该多杀。怎么有杀崽子不屠父母的道理?
麦子 黑名单 高声望账号无法登陆了,从零开始,请大家帮我提高声望。
楼上很多人返工反得走火入魔了.

1. 王小建是上门女婿
2. 王小建平时就极度自卑自大
3. 实际上王小建的婆家--何家在当地的影响力不小,只是遇到一个同样不小的刘某某.
4.王小建杀了一个未成年人,这个事情无论在全世界啥地方都死有余辜.
5.王小建对于公务员们束手就擒而不是奋力反抗(如同杨佳那样).

btw,我一个同事是王小建那边的人,所以有些具体的信息.

综上所述,杨佳是民族英雄,王小建就是个垃圾(或者楼上说的"无能的败类"--难怪去做了上门女婿).

修仙小说里面都写着,潜规则是年轻一辈的争锋老一辈不得干预,除非生死存亡. 孩子之间的事情搞不定,自己又没本事就会傻孩子,都是个狗屁(墙国很多无能的败类对共产党不满却不敢去市委市政府大楼门口挥动刀子,跑到幼儿园\小学门口大动干戈.这些都是垃圾,都是傻逼
不走法律程序,靠杀人之类的极端手段讨回公道,这叫动用私刑,在任何正常法治国家也都是不能接受的行为。
可问题是,在中国走法律途径正常维权的下场又会是怎样?

林清发现最高法院案卷被偷,两个摄像头同时坏掉了。没采取极端手段,只是录视频曝光这件事。结果非但维权不成功,自己被消失几十天后,不得不视频认罪,承认是自己偷了案卷,这才了事。
弦子被朱军性骚扰之后也选择法律途径维权,结果这都拖了好几年了。也没有个像样的结果,朱军甚至从没亲自出庭过。开庭时场外还有NMSLESE骚扰来支持的群众。
罗茜茜等人举报陈小武性骚扰的时候也是一样,举证维权的环节不知道拖了多久,最后人家竟然来一句“这些证据不足以证明性侵指控”,人家从一开始就指控的是性骚扰,不是性侵!这不是想尽所有办法给维权者挖坑么!这还只是罗茜茜等人遇到众多麻烦当中的一个而已。
陈秋实也一直在用合法的方式来当公民记者,结果呢?一边是现实中仍然不得不隐藏行迹,像个偷鸡摸狗之辈一样活着,一方面还要忍受网上种种谩骂和猜疑,而且最终也难逃被消失的命运。
最近又曝出一例,教师何思云,为了拯救被性侵的女学生,报警走法律途径维护正义,结果自己遭到打击报复,工作都丢了。
还有华为251,维权员工在没有被定罪的情况下就被拘押长达251天,而且要不是因为有录音证明自己清白,就进监狱了。并且在终于似乎维权成功,一切看似尘埃落定之后,又被指控“勒索罪”。

稍微远一点的事情更是这样。六四抗议的青年们从没说过要革命,只说要改革,从没说要推翻共产党,甚至还把有革命想法的同学扭送给中共。就算军队开枪镇压了,也没像光州事变时的韩国人那样,抢武器和军队展开巷战。结果呢?还不是说你是“反革命暴乱”你就是“反革命暴乱”?还不是说杀就杀?对受害者家人的压制,直到今天都没有停下来。

靠杀人的手段,至少能保证讨回一点点公道。靠法律正当维权手段,有可能拖很久,还一点公道都讨不回来。
杀人的话,自己难逃一死。正当维权,自己却有可能生不如死,一辈子担惊受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要被打击报复。

如果一直是这样,那就时常会有人选择“长痛不如短痛”的办法。
如果前人维权总是如此糟糕的下场,那就会有后来人没有耐心走完正当维权的路,直接选择杀人了事。
其实个人估计就是小男孩喜欢那个小女孩。说句实在话。这9岁男孩现在就这样。长大了未必不会做出更过分的事。
在中国大陆这片人吃人的土地,谁没当过“王小建”呢,只不过是情节轻重罢了。
讲讲自己的亲身经历。
读研的时候,因为性取向问题、爱早起、爱去兼职,就被同班同学孤立,这帮人专门开小会议论我,尤其是我宿舍的两头猪,把他们比作猪都是侮辱猪,干脆用屎代替好了。
这两坨屎,有一坨,每当我早起,就开始使劲翻身,下床使劲放水杯,放脸盆,表达不满。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了,就直接说了句,有不满就说,别给人脸色看,结果这坨屎上来指着我鼻子骂,我操,老子吃你这套,再说了,老子忍这坨屎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说时迟,那时快,我抄起桌上的不锈钢水瓶,狠狠地砸到这坨屎的脸上,愣是把丫的这坨屎砸地瘫倒在地,电光火石之间,地上弹起了几类白色东西,哦,原来是这坨屎的牙。哈哈哈,没错,我打掉了这坨屎的3颗半牙。
后来就是这坨屎的傻逼老母来学校,当然我家人也来了,学校在中间调停,但最后还是赔了对方十几万块钱。这下好,自从发生这事,同班的那些个屎就更加孤立我了,我也换了宿舍,在六楼。因为大家都像看怪胎似的看我,所以我在那儿的那段日子简直生不如死,天天都想跳楼。
后来总算是熬过来了。
现在想想,我能用戏虐地态度描述这件事情,但是搁当时,我真的是无比愤怒与委屈。就好像现在的王小建。只不过方式不像王小建这样情节严重罢了。
类似王小建这样的事情,我觉得王小建也是被逼无奈,谁放着好日子不过,跟命过不去呢,无奈有的人太坏,有的人冷漠,管事的不管事,于是乎只好自己执行正义。没办法,都是被这吃人的社会逼的。
美食家老八 维尼快乐组织
国内这种情况真的无解  例如小学小男孩摸别的女生屁股   这种事根本就没有办法管  家里宠的不行 还有点背景   老师不允许越界管教 学校也没有权力开除 不知道这种事在其他国家怎么处理
俗话说,养不教父之过,要杀可以杀大人吗,杀了大人,小孩惨兮兮,也算是间接受苦,何必杀小孩呢。
socks 黑名单
谁去问下 罗翔这符不符合出罪依据谁去问下 罗翔这符不符合出罪依据
f537964 奔跑小兵
判死刑要看情況
其情可憫  可教化  無犯罪紀錄  自首  良好學經歷  與被害家屬和解
在臺灣如果以上情況都有  基本上不可能死刑  有可能還會減刑
官方宣传把王小建描述成一个及其冲动、不计后果的人。没说他精神不正常已经很Nice了。这要是全部的事实才见鬼。
不过无论如何,这是蓄意杀人。还是小孩子,并且是当着全班小学生的面,性质确实恶劣。按照天朝的法律死刑并不为过。放在美国死刑也很有可能。
Joshua 自由之地即祖国
这女儿是故意随母姓呢,还是说王小建是上门女婿?墙国因为倒插门引发的悲剧已经见过不少,如果王也因此产生某些心理疾病我完全可以理解,这可是要求法官酌情量刑的重要依据,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啥用了。
因为没有别的解决渠道,打对方孩子一顿,或者打家长一顿,来一场骂仗可能是最常见的,也没别的办法了,哦对了,还可以忍着。

可惜评论不能点赞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