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摆脱墙内这些“党叫我干啥就干啥”,“党是领导一切的”这些思维观念?

我发觉中国人经常有“党叫我干啥就干啥”、“党是领导一切的”这些以党为中心的观点,比如“这是党说的,你能不听吗?”,“这种东西事物党没有引进或支持就不能碰或者接触”,“这样的新事物党也没有引进,所以就不要接触了。”
请葱油们帮我答疑解惑。
就是长期待在墙内,不敢走出去,加上“老爷说的准没错”的奴才思想呗。
要摆脱也容易,只要你连续五六年不看墙内影视剧,不上墙内网站,和墙内基本完全脱节,然后多看看墙外影视,特别是那种反抗权威的,像《死亡诗社》一类的,久而久之就能消解你的威权主义人格了。
糖醋和里脊 平行世界
每次看到“党叫我干啥就干啥”,“党是领导一切的”这种洗脑话术
就觉得西朝鲜就是西朝鲜 真是名不虚传

人家西方在中国明朝1950的时候都已经有了人文主义了
TM我大天朝都2021了还在用这种恶心人的话术愚弄韭菜

党难道是统治全宇宙的神吗?
这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管生殖器的气势
这种话就是没把韭菜脖子上的脑袋当脑袋看
以为韭菜们还是当年老毛时代的韭菜吗
共产党是宗教。本来还会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讲不要搞个人崇拜,现在没这说法了
老子是1个天才,1句话顶14亿句话,不要利用老子的伟大谦虚,啥事都来烦老子。想干就干,撸起袖子加油干。干成了是老子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干砸了要敢于担当,坐冷板凳。要落实精神只报好消息。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可以啊,党叫你去死。你就去死。比如上前线打仗,这是真事,之前送往入侵印度的,不是有一条共狗哭了么,哭什么,去为你的祖国、祖党争光,去死啊。
玫瑰花的葬禮 薛丁格的台灣人。本帳:玫瑰花的葬禮;小號:檸檬花的味道 / 輕描淡寫,搬運翻車新聞用。如果翻車新聞跟微博談有任何問題,譬如標題錯誤、圖檔掛點、照片太糊或是沒有轉正,再麻煩告知,看到會盡快排解的。
無非只是沒有觸及到自身利益罷了,你看,黨說不讓翻牆還不是一堆腦殘粉紅翻牆出來,還說翻牆無罪呢,這時候就不聽黨話了
我很好奇楼主的生长环境,至少是在中国大中城市里,现在还有这样的思维模式是吗?
jange567 初来乍到
等什么时候被我党锤了,心中开始产生质疑了才会改变和摆脱这种思想,外人帮不了什么忙.
人是独立自主的个体,有独立的思考、判断能力,有独立的思维、分辨能力,让别人去决定你的思维、观点,只能说明这个人还没有独立自主的人格,不能算是一个独立的人,而是所谓“党”的附属物、工具而已。
它们脑子都这种想法了根本没有搭理它们的必要
annoymouse 黑名单
圣经说:万国在祂面前都算不得什么, 在祂看来不过是虚无。

上帝说:“追求公义、 寻求我的人啊,听我说。
 你们要追想那磐石, 你们是从那里被凿出来的; 
你们要追想那岩穴, 你们是从那里被挖出来的。
  你们要追想你们的祖先 亚伯拉罕 和生你们的 撒拉 。 我呼召 亚伯拉罕 的时候, 他是孤身一人, 但我赐福给他, 使他子孙众多。 
 我必安慰 锡安 和 锡安 所有的荒场, 使旷野像 伊甸 园, 使沙漠变成我的园囿, 里面有欢喜、快乐、感谢和歌颂的声音。  
我的子民啊,要留心听我的话; 我的国民啊,要侧耳听我说。 因为我必赐下训诲, 我的公正必成为万民的光。  
我的公义临近, 我的拯救已经开始, 我的臂膀要审判万民。 众海岛都在等候我, 仰赖我的臂膀。  你们举目仰望穹苍, 俯首观看大地吧。
 穹苍必像烟云消散, 大地必像衣服一样渐渐破旧, 地上的居民必像蚊蝇一样死亡。 
但我的救恩永远长存, 我的公义永不废除。  
认识公义、铭记我训诲的人啊, 听我说。 
你们不要害怕人的辱骂, 也不要畏惧他们的毁谤。  因为蛀虫必吃掉他们, 像吃衣服; 虫子必蚕食他们,如食羊毛。 但我的公义永远长存, 我的救恩延及万代。”
要先搞清楚
這些是奴才思維
有尊嚴的現代人是不願意幹的
要知道公民是甚麼
公民有哪些權利
政府收了稅是公僕
是為人民服務的
不能騎到公民頭上
才可以脫離草民屁民的命運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所以樓主同意這種觀念嗎?
如果樓主不同意,那樓主已經擺脫了它們,這不是很好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满洲独立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3-10
  • 浏览: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