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人能列举新疆的案例?

新疆问题一时成为了热点。西方在抵制新疆棉花,而中国群众又来抵制“抵制新疆棉花”的企业。我想知道有没有人能够罗列共产党在新疆干的那些坏事呢?
我知道的有:
培训班,维吾尔人可能被特殊对待吧,比如查身份证,不能出疆等。。
……
大家还能罗列出哪些事情来?

(我对新疆有负面印象:曾经被卖那个糕点的新疆人给骗过,曾经被新疆小孩掏过我的腰包……除此以外,我和新疆的接触非常少,我甚至也没去过新疆)
说几个我了解的情况和我的看法,有可能后面会补充。由于我没有去过新疆,以下除第一条以外都或多或少有主观臆测的成分,还请各位原谅。

1.对维吾尔族的歧视
直到几年以前新疆形式是十分严峻的。有朋友在当地学校工作,听他说那措施真不是盖的,保安甚至有持枪的。大过年的也不让好好放假,教职工需要轮流值班。
这个在中共看来可能是防止恐怖袭击,但是这样的阵仗说构成了对维族人的歧视,肯定不过分。至于对维族人的政治审查也被泄露的文件证实,频繁的大规模断网,维族人在外地处处被“特殊照顾”,更是被官方文件承认过的,所以在歧视的基本事实上,是没有什么否认的余地了(最多也就是狡辩说这些不算歧视?)。


2.“再教育营”
再教育营的存在是有实锤的,这个在联合国反种族歧视之类都作为议题被讨论过。众所周知,新疆的出行是受限的,特别是这类设施周边会被防范的很严密。而且本身营内的学员也是流动的,新疆一共也就那么些人,目前的规模可能已经远远没有之前那么大了,更加大了独立调查取证的难度。所以悲观点说,这事再过几年可能真就这么过去了,所以还需要诸君继续努力,起码不能将此事淡忘。

进入过再教育营学习的人数不清楚,但普遍认为以百万计。学员入学,官方说法当然是自愿的,这个我肯定是不信的。看BBC的采访中被提问学员的回答(什么我法律意识淡薄需要教育之类的),明显就不是正常人能说出来的话。这个在大陆上过学的,迎接领导检查以及评优的肯定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更何况这个是给外国人看的。这里可以看出再教育营的性质,我推测是一个强制加入的洗脑机构,里面的人主要就通过学习的方式被洗脑,而且强度明显高于普通学校。虽然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监狱,但是在我看来这已经符合了监狱的大部分定义,最大的区别可能就是生活条件比监狱好(虽然依旧很差。当然由于本身也不是发达的地方,要关的人又那么多,想要多好的条件也不现实)。这可能也是同一个东西,什么“集中营”“监狱”“职业学校”“学校”“教育营”,叫法五花八门,其实也是大家的标准不同。

个人从可以想象的恐怖袭击的规模来看,学员中起码90%以上都是完全的正常人,以各种理由被拉到营里的。剩下的绝大多数的人有可能有恐怖风险但是没有经过正常的程序而被强制教育。真正需要关押或者教育的人只占极少一部分,就这一部分还不知道有没有经过正常的程序。

起码在我看来,这已经是极其严重的人权侵犯行为了,更何况涉及如此庞大的人群。

关于这项政策的目的,我认为官方是有同化少数民族的意图的,但不是像几千几百年以前那样原始的方式。我的理解是,中共不在意人权,也不认为少民保留那些文化有什么价值,所以当天平的左边是恐怖袭击会死一些人,右边是百万人的自由和潜在的健康问题,决策者发现天平的右边完全没有重量嘛,所以管你有没有害进去就是一通洗脑,出来都是顺民,搞了半天还能顺道扶个贫,简直是功德无量,所以这件事也就这么成了。至于其中划指标喊口号之类的破事一折腾,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而在大陆很大一部分人其他人看来(不管是本来就这么想还是被宣传带动的),稳定就是应该压倒一切,别管你是真恐怖分子还是教徒还是仅仅是少民,通通关进去洗脑,出来了危害治安的风险就小很多,百姓安居乐业,就和新闻联播里的那样就好。至于过程中,有谁被耽误了时间,有谁在里面生病了,有谁的思想、言论、信教自由被侵犯了,有谁原来的人生被荒废了,以及出现其他更严重的恶性事件了,反正铁拳没砸到我身上,和我有什么关系。这么一看,这些人无论是对前一段时间的香港,还是近几天的缅甸,包括一些西方国家民众“动不动”就示威游行政府还不武力镇压嗤之以鼻,倒是一贯的韭菜作风。对他们来说,只要能完成大的目标,无论有多少代价被牺牲了都无所谓。

3.
关于最近闹得比较凶的强迫劳动问题,我看了很多报道,最大的难点还是没有直接的证据。即使报道了有多少人被集中带去劳动,也很可能被解释为扶贫或者帮忙务农(由于中共的一些传统,这种事情在以前的农村地区是十分常见的,而国内媒体也毫不避讳的报道过这些现象。而其他的地方,像是学校里职场上,这种破事尤其是跟中共扯上关系的就更多了,而且这些都可以被解释为强迫)。所以我猜测,强迫劳动的事实是存在的,而且绝对不是个别现象。然而要真正证明这点,还是要将重点放在强迫上,即证明不去劳动或者不按组织者的意愿选择岗位会有什么后果。当然,想证明这一点可能要困难很多。在看到关于这个的实锤——而且越多越好——之前,起码在我这里这些报道都是要打上问号的。(其实媒体也很专业地用了“可能”之类的词,这更使得真相变的模糊不清)

然而不论事实如何,中共官方以及墙内的媒体在有意带偏节奏(其实也是一直以来的惯用计俩了,利用墙造成的信息差,曲解一些外面的声音,只听见墙内声音的人当然个个义愤填膺还觉得自己正义的不得了)。就最近华的发言来看,首先你说新疆棉花有多少是机械化生产的,根本就是没有意义的。人家又没说你所有的棉花都是强迫劳动生产出来的,机械化生产完全不能证明没有强迫劳动。至于列举美国当时强迫黑奴劳动,且不说时代不一样了,难道非要拿着皮鞭在后面抽打才叫强迫吗?你不去,就不能早日从再教育营毕业,就要“扣分”以后处处受限,这些难道不叫强迫?但是墙内的人看了纷纷沸腾了起来,问题就这么被忽视掉了,还顺手转移了一波矛盾,心里真的不是滋味。

4.一些题外话
由于内容比较多,本来想单独开一个帖子,但是看品葱那么长时间也没有注册账号,新账号又不能发新帖,所以就顺水推舟在这里以评论的形式发出来。可能大家看到我的用词就知道,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大陆人,而且不是一个铁杆的反贼。相反,我非常爱自己的国家(虽然和现在国内主流的爱国方式不太一样)。我在大学学习的也是法学,本以为学成之后能够为国家的发展和国民的富裕添砖加瓦,奈何依照现在这个形式来看,我可能暂时不被她需要了。但是一直以来,虽然平时在墙内我几乎不会对一些事发表书面的看法,但一直对中共封锁信息,垄断媒体,搞言论审查,甚至最近有征兆的思想审查深恶痛绝,再加上一些众所周知的历史事件,我对中共没有什么好感。我私下认为,如果哪一天谁能带领中国人过上幸福的生活,也一定不是这个中共。

来到品葱(虽然主要是来看翻车新闻的哈哈,毕竟在墙内被高强度洗脑需要一定的对冲)看到了不同身份的人们畅所欲言,真的很开心。虽然不能同意大家的所有看法,但是能够听到不同声音,也使我受益匪浅。希望今后也能和大家友好交流。感谢大家读完这么又臭又长的文章。
免於恐懼的自由 Freedom From Fear
如果你是維族人,你翻牆已經要入營至少1年觀察,上品蔥會不會跟參加非法聽經聚會一樣?非法聽經聚會判刑6年。而且帶連坐,你家人也要入營。
生当为自由 黑名单 肉身在墙的殉道者
举个我亲身经历例子
我曾在国企钢铁企业工作
体制内分为四种人
决策者党领导层
技术工程师
可有可无的正式混日子工人
编外的真正干活的人
第四种大部分是新疆人和回族人~干最危险最长的活(舀喷堵的钢水等等)平均每个月出人命的~拿最低的工资~毫无保障~正式工都是汉人~大部分不会把这些新疆人回人当人看~
MyWolf 某东盟国居民
https://youtu.be/v7AYyUqrMuQ
VICE News 制作的调查视频,还有NYT,Vox,BBC,这些媒体是报得最深入的。

有一点有趣的是,视频里的外国记者是会说中文的,所以就在新疆的火车上很隐蔽地问了一个汉人中年妇女关于“再教育营”的事。

这位妇人回道:
“嚯,你也听说啊?哎呀你真了解(笑)。我这个也说不清,我们国家政策啥也不能玩耍。”

女记者:“你觉得对维族人来说有点可惜吗?”

“不可惜。”  “他啥可惜叻?”

“他们...他们维族人还是那种...落后形。”

==========================
这个妇女很明显就是很多岁静或粉红汉人的典型,他们是明明知晓集中营这个反人类的东西存在的,但一碰上政府就不敢说话

而且心底还是带着“维族人就是落后”这种潜在歧视性思想的。

这群人,都是沉默的帮凶。


https://youtu.be/cMkHcZ5IwjU
Vox的报道,主要向观众解释新疆集中营出现的原因

https://youtu.be/dEkliuqQo-g
NYT的Visual Investigation系列,专门搜罗网络上那些社交媒体流出来的手机视频,还有卫星图,以及从中国官媒的正能量报道里抽丝剥茧,抓到强迫劳动的证据。

https://youtu.be/ysAAZisYiUg
同样是NYT的报道,通过调查市场上口罩的供应链,还有供应商本身的宣传视频等,调查出国际市场上的部分口罩,可能就是那些用了集中营来的维吾尔人做廉价劳工的血汗工厂生产的

==========================
https://www.reddit.com/r/chonglangTV/comments/mczh8j/%E5%85%B3%E4%BA%8E%E6%96%B0%E7%96%86%E9%9B%86%E4%B8%AD%E8%90%A5%E5%92%8C%E5%BC%BA%E5%88%B6%E5%8A%B3%E5%8A%A8/
还有一个reddit的冲浪tv上,看见有人从推特chinese4uyghurs 罗列整理出来的新疆强迫劳动证据,以下节录

[li]首先是来自体制内的证据,由南开大学学者在2019年年底撰写的这份《新疆和田地区维族劳动力转移就业扶贫工作报告》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0521154622/https://ciwe.nankai.edu. cn/2019/1223/c18752a259225/page.htm… “已经全部甚至大大超量收进了教育培训中心” “通过劳务输出的方式,既减少了维族在新疆地区的人口密度,也是感化、融化、同化少数维族人员的重要方法”[/li][li]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 在2020年3月公布了一份关于强迫劳动的报告,通过企业在互联网上发布的生产链信息和官方对“转移就业”政策的报道,第一次将维吾尔劳动力和82个全球知名品牌直接联系到了一起。 在 ASPI 的网站上可以阅读和下载报告全文:https://www.aspi.org.au/report/uyghurs-sale[/li][li]纽约时报关于强迫劳动的报道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91231/china-xinjiang-muslims-labor/… 关于疫情期间防护设备生产链上强迫劳动情况的调查(英文视频) https://nytimes.com/video/world/asia/100000007226041/china-coronavirus-masks-uighur-labor-ppe.html… 参与视觉调查的记者写的中文手记:https://matters.news/@Littlewoodchair/%E6%96%B0%E7%96%86%E7%9A%84%E5%8A%B3%E5%8A%A8%E5%8A%9B%E8%BD%AC%E7%A7%BB%E5%B0%B1%E4%B8%9A%E5%92%8C%E4%B8%AA%E4%BA%BA%E9%98%B2%E6%8A%A4%E8%AE%BE%E5%A4%87%E7%94%9F%E4%BA%A7-bafyreih4fsluxqrtx2ocx2k3cffcvdlkvhnq2m5pxhuy5vardxznzp4sgy[/li][li]端传媒的报道,介绍了在抵制涉及新疆原材料的产品的国际运动中起到关键作用的“反血汗工厂”跨国行动网络。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826-opinion-forced-labour-xinjiang/[/li]
sensationalism 中共必亡,自由永生
现在谷歌搜索以下的问题:
how many people do we know in our lives?
How many friends will we have in a lifetime?
你会发现根据不同的统计和标准,我们一生认识的人不会很多,也就几百人,而能够真诚交流的人就可能几十个,而且是分布在整个生命期不同阶段。
所以,那些发生在遥远的新疆,你又不认识多少人在新疆,即使在新疆有认识,也不一样恰好在某些行业内。所以你不知道的事情,可能真的不知道。
至于有没有强迫劳动,我真的没看到整个强迫劳动的过程;至于西方媒体报道,我也确实看到,同样中国报道的和谐画面也看到。
剩下的事,只剩下你选择信还是不信了。
我深信共产党的邪恶,这个政党的邪恶确实亲眼看到亲耳听到。

如果有人说深圳的工厂有发生强迫劳动,你信不信?如果是很多年前,我是不信的,我认为大家都是来打工,无非是卖体力换工资,愿打愿挨。后来,我去过在一个电镀厂,刚进门口,就闻到一股强烈的药水味,不同工种的工人处理着需要电镀的五金产品,有的药水池在液体在翻滚,有的人站着,有的人端着,有的人在走动,连个口罩都不带。我想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在这样的地方工作。但他们确实是有工资的。
有很多人在深圳打工,赚了钱回家建房子娶老婆开了做了小生意,然后一切向好的。
这就是国内,为什么拼命考名牌大学考研,大学间也有等级,很多国企央企机关单位首先学历上要求985211。就是为了躲开那种可怕的求生环境。你能让在夏天冻得哆嗦、冬天热得出汗,领着好福利的国企员工说有“强迫劳动”,劳动不公平吗?中国人知道我们这里有严重不公平的劳动待遇,但心里想着,只要不是我,一切无所谓。甚至觉得我忍受着不公平的劳动待遇,只有我家人有一天当官了,进了好企业,那轮到我”享福“了。

如果有一天西方国家说要抵制中国的五金塑料品,里面有强迫劳动。按我亲眼看到的,我绝对说是真的有强迫劳动。中国很多五金塑料厂那种恶劣环境,天天加班,一个月休一天的企业多的是。或许中国人爱面子,爱中共,也害怕失去那点工资,另设“强迫劳动”标准。那也是中国人自己作贱。
既然这样,西方国家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做好科技专利的保护就好,让中国人继续天天加班,反正高强度工作让中国人做,便宜产品自己享用就好。累死累活的,又不是西方国家自己人。所以,西方的企业还真没必要抵制中国的产品。只是苦了那些维吾尔族人跟着中国人受罪。人家未必愿意啊。
习明泽登基 东北人拥护习公主
新疆101,看Huma这篇: 

https://humarisaac.wordpress.com/2020/08/17/%e9%9d%a2%e5%af%b9%e6%96%b0%e7%96%86%e5%8d%b1%e6%9c%ba%ef%bc%8c%e4%b8%80%e4%b8%aa-2020-%e5%b9%b4%e7%9a%84%e6%99%ae%e9%80%9a%e4%ba%ba%e5%8f%af%e4%bb%a5%e5%81%9a%e4%ba%9b%e4%bb%80%e4%b9%88%ef%bc%9f/

如果想看很具体的故事,可看这篇:
https://www.nytimes.com/2020/01/29/magazine/uyghur-muslims-china.html
Kenshiro 黑名单 中国是汉族民族主义反人类法西斯国家,必然遭到比当年德国日本苏联更悲惨的结局!狗娘养的汉族民族主义有你们哭天喊地的时候!Они не люди.У них нету культуры и человечности.Это самый низкий народ
德国为了让犹太人去极端化,修建了大量教育转化班,目前大部分犹太人已结业并适应了环境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除了这些,德国人还干了哪些坏事,大家还能罗列出哪些事情来?
就纽约客上两周发布的文章来说,再教育营肯定是存在的,而且有滥抓现象,很多人都是莫名其妙被抓进去,据说是为了填补“指标”。但是就纽约客报道的几个亲历者的经历看

1.再教育营里看起来不存在强制劳动。所谓“学员”每天的任务就是高强度学习汉语+学红歌+学习洗脑的政治课程——当然,因为报道的受害者全部都是汉语水平低下到几乎不会的“初级学员”,所以主要内容才是学红歌学汉语。本身就有汉语水平的维族哈族人被关进去后不知道会“学习”什么内容,报道也没提到
2.再教育营的生活水平比较低下,基本跟监狱持平。所有被关押的人吃得很差,住宿条件很拥挤,但是基本生存是能保障的,有暖气供暖。惩罚不听话的人一般采取关禁闭等措施,但是没有直接的暴力殴打。如果被押的人生病了,能得到治疗,严重的会送到医院,并传唤家人照顾。
3.如果表现的老实听话,可能关押一段时间就会被放出去。不老实不听话的可能就会被送到监狱里,正式判刑。个人觉得强迫劳动应该主要发生在监狱里,毕竟中国有劳改这个说法
4.纽约客报道的这几个受害者全部都不是中国国籍,后来全部在外国干涉下被释放了
满州网警巡查执法 我是满洲人,不是东北人,支那东北是河北。
坐标满洲 在2016年以前还是能随处可见维吾尔人 他们的烧烤很好吃 肉非常好 其实不只是烧烤 他们的饮食非常合我胃口 
切糕会不会讹钱我不清楚 我从来没遇到过 有点甜 不宜多吃
维族小偷确实有 但任何民族都有小偷啊
维族人踢球很厉害 
2016年左右以后 大街上(除了学校和学校附近)再也见不到维族人了 这是最可怕的 就好像一夜消失了一样

后来发现维族大学生身份证和学校联网 一去哪里学校会立即收到消息 比如上网吧住酒店 去新疆的时候发现刀都是用绳子绑在柱子上 500米一个吴京 至于集中营确实没亲眼见到过 但我相信我党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之前干过某些行业。以下有些东西或许没多少人知道
1.一般工厂不会要以维吾尔族为主的四大民族
2.每个维吾尔人的居住的地方都有四五个专门摄像头盯着
3.摆摊必定被赶走
4.后期(包子时期)直接遣送回新疆。具体干嘛?》我不清楚,反正要集体遣返的有什么好事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集中營什麽的樓上也都説過了
像是强迫讓官員入住當地人家裏監視還要當地人服務他們之類的,寒冬也有報道過,我也不想花太多篇幅炒別人炒過的飯
樓主要是不知道,我善意假設可能是樓主無知,那就請去看。寒冬中文版雖然不更新了但應該現在也有得看,集中營這種比較常見的話題的話BBC之類的也會有報道,都有中文版沒有語言障礙的
勿做伸手黨,我都好心指路給你上哪去看了,我覺得這就做得夠好的了
如果惡意一點的假設,那就是樓主自帶濾鏡,不相信自己不想相信的東西。如果真是那樣,那和樓主你這種人聊再多都是白搭

好吧,反正順路的
我來補充個樓上沒提過的吧
這是幾年前親戚開車去新疆的時候看到的景色了,他們開去越野去無人區,從附近的城鎮補給物資
一整個車隊全是比較有錢~超級有錢的漢人,其中也有不少體制内人物。平日都住在中國東岸,定期辦這樣的活動去無人區玩,每次去的地方也不一樣
補給物資的時候被當地告知,汽油不能帶2箱或以上。「無人區裏哪來的加油站?」於是他們只能放棄深入計劃
有個人在加油站想要順便上個厠所,竟然被要求看身份證
晕晕 党性就是兽性。退出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即是恢复人性。同时避免了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https://mobile.twitter.com/haha5134/status/1314876193435529216

视频中的人被新疆集中营折磨的都脱相了!
emmanuelss emmanuels账号密码忘记,故注册了这个。
说到新疆,我就觉得很奇怪。肉身在外。常看到报导,视频,相片等。自然是相信新疆的集中营。但是奇怪的是,有三个朋友都在新疆工作,来自南、北疆和鸟市,生活超过20年。他们说他们真的没有见到过,也没听到身边的维族给他们说有集中营。这就奇怪了。集中营到底在哪里?
zhengyi 反共并不能带来优越感和智商提升
唯一看见过的是维族小偷。听说过的就是维族切糕会讹钱。
境内外阶级斗争形势1片大好。不是小好,是大好。老子真是个天才。
帳號又忘了 ㄆㄆㄆㄆㄆ
https://upload.cc/i1/2021/03/26/WD4xsK.jpg
解读新疆 灰名单
我认为中共对新疆领土上的各少数民族殖民最为可恨!
muhammad 反攻大陸 統一地球 殖民外星 征服宇宙
在集中營之前有過一年的 幹部入住,黨員直接住到維吾爾人家中,24小時監視,强迫吃豬肉,喝酒等等。剛開始是一個人入住,所以發生了很多婚外情和强奸案,後來改爲一男一女兩黨員入住。還檢查維吾爾人的室内裝修,不讓出現民族風。强制改建厠所,不讓朝西邊(沙烏地阿拉伯的方向)。

赤匪說那不是集中營,是學習班,可芝麻的刑法,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以學習班的名義... 笑死
露易莎_何 全名Bem Im Luísa Amália Hô
我感觉对维族开始放松了。维族不能出新疆应该是前两三年的事情,在新疆以外几乎一个维族也见不到了。大概从去年开始应该是有一部分维族人可以出来活动了,也能见到一些维族。
没有,没有,没有。:)

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
上次维族一伙他们来我们单位学习,他们会被定点安排住宿,而且被监视,我问他是不是有改造学校,他说有,我说是自愿的吗,他说是自愿的,但是准不准确不知道了
坐标山东某小城
当地监狱曾关押过一批新疆人
逮捕原因不明
管理异常严格
手铐脚镣都不给下
(我有一个朋友在监狱系统)
已能发配到东部九线小城
那边的情况可想而知
ccp444 喜欢喷粪还四处找屎图,开开心心拿屎图当头像的支蛆又来视奸你野爹我了吗?我劝你滚回墙内找你支爹抱团吧,你们都是喜欢屎喜欢到当头像的支蛆,干脆互相69喂屎吧。另外屎真的跟你长的一样
我确信新疆没有什么集中营是假的,都是党媒编造出来的。
大家不要忘了,美国和台湾大选这些党媒是怎么编造漫天谎言的。
党媒最喜欢用造谣来辟谣,视奸品葱的黄俄孝子们可千万别听风就是雨,上了党媒的当。
扛麦无男儿 大熊维尼
"培训班,维吾尔人可能被特殊对待吧,比如查身份证,不能出疆等。",这类人应该是指被培训的人不能出新疆吧?具体中共是依据啥来区分这些培训的人的不太清楚,只是听说过南疆那边比较贫困也是以前东突分子活跃的地方,非培训人员的维族人应该没有禁止出入新疆吧?近期油管突然又给我推荐了我好几年前看过的一个新疆小伙子拍的视频,分享新疆日常生活和美食类的播主“法特一家亲”视频中的他最近要结婚计划去江西,苏州旅游了,也许能证明点什么。你在国内的话你亲自去趟新疆实地考察下不就完了。
当然中共对待它们认为的潜在恐怖分子手段是绝对没人权的,然而欧美国家除了这点表面的支持外也没啥手段了,他们也只不过是在跟中共做政治博弈而已,认为他们真为维族着想可算了吧。。
我本科室友,新疆人,汉族,蒙古自治县出来的,从小到大甚至不认识几个穆斯林。家里条件不太好,想在上海打工,所有兼职都以新疆身份为由被拒绝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