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不控评一定翻车是否说明墙内自由派数量比我们想象的要乐观?

是否其实胡温时期大量的自由派没有变成粉蛆,他们只是发不出来声音,而现在的粉蛆也就是当年人人喊打发不出来声音的五毛。
guibuhai Thinker
太乐观啦。

20-30年前能上网的都是精英(至少从学历上讲的确是精英做题家),那会能熟练使用电脑的都不多。网民主要以高校里的科研人员为主。

10-20年前能上网的多半是中产小资。那会无论左还是右,网上发言都是有些水准的,阅历和知识储备还是在线的。

0-10年前随着移动设备下沉,上网的主体变成了刷抖音快手的低端人口们,NMSL就变成支国网络常态了。这一批人才是支国的绝大多数。

不可否认,支国的信息茧房和审查的确有一定洗脑效果。但对于中等及以上阶层,以后转变的概率是很大的,80或者90后的反贼们在粉蛆们的这个年龄段的时候,如果是在墙内接受的教育,恐怕思维价值观也差不太多,顶多算温和派粉蛆。哪怕以后转变也就顶多转变到反共不反华的自由壬层次。

但对于桂枝绝大多数低端人口而言,以后就算进入社会被铁拳砸了以后也会转变,不过转变的方向却是向原教旨共产主义或者纳粹国家主义方向需求解决方案,"盼毛归","入棺"。。。
发不出声音的人肯定有,而且很多,但是这不代表他们是反共的。
我认为大多数人都是对共产党不满的,但这种不满类似于”因为我爱共产党,所以我想骂共产党“,大多数人的逻辑就是自己可以批评共产党,但外国人和汉奸走狗卖国贼不可以骂。
但是真要到推翻共产党的时候,这些人不一定会答应的,他们只是对共产党有不满,但不是对共产党有刻骨铭心的仇恨!中国起码90%的人不知道共产党有多邪恶,他们只是以为共产党是一个有缺点的政党,骂共产党也只不过是出于打是亲骂是爱的心态,希望共产党能改革变好。
但是,我们都知道中共这种人类历史上前无古人的邪恶政权是没有一丁点可能选择改革走向民主的,走向民主只有彻底推翻共产党才可行。
但对于普通人而言,改朝换代的代价太昂贵了,经济崩溃,社会秩序崩塌,战争随时可能爆发,本着支人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奴隶心态,他们绝对不会选择这种风险巨大的事情发生,毕竟他们都是贪生怕死之辈。
所以,这类人与我们不是同一阵营的,中国真正希望共产党倒台的人,真正希望共匪彻底从这块土地上消失的人,会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少。
所以,我对这个国家的人民不报希望,他们不会自救,外国人也不会救他们,移民是反贼们唯一的出路。
很可能是阅读习惯的问题。因为自由派明显更爱关注时事,粉蛆五毛其实并没那么爱看新闻,都是跟着党的指挥棒走,党叫他们咬谁他们就一窝蜂扑上去咬。

如果党没挥动魔法棒的时候,粉蛆都是自己看自己的。一般粉蛆爱看的是各种流量明星的动态,谁和谁又撕逼了,哪个小鲜肉拍了个破网剧,网剧海报上谁是一番把谁压了,分猪肉颁奖晚会上谁坐哪个位置而没他红的人坐他前边了,这些东西。

更底层的粉蛆看的是各种网文,修仙啦霸道总裁啦官场啦,这些。或者抖音快手上的各种声嘶力竭配音的视频“美国又输啦中国又赢了”这些。

至于数量不明的岁静,他们平时可能更少关注时事,但如果真的有必要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好像从梦中惊醒一样找到党要他们喊口号的地方跟上去喊一嗓子,生活中也跟着咬牙切齿骂几句脏话,然后继续岁静。
springwood 既来之则润之
翻车顺序:

打倒美帝!——打倒把钱搬到美帝的贪官!——打倒把老婆孩子到美帝的贪官!——打倒贪官党!


——引自油管某自媒体
我告诉你一个残酷的事情:如果大跃进时期有互联网还不控评,中国人顶多在评论区反讽一下,直接骂都不敢。
楼主太乐观了,所谓的翻车最多就是对国内的996、延迟退休、暴力强拆、食品安全这些事发发牢骚,一遇到新疆棉这类涉外问题上肯定又一齐调转枪头变身战狼了。中共的宣传洗脑最厉害之处不在于把自己夸的多伟光正,而是把西方世界描绘得多么邪恶多么见不得中国人好,所以在99%的中国人意识里,即便中共是艘再破浪的船,也是唯一能保护他们的存在,其实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症
rts 黑名单
不见得就是自由派吧,这说明的是墙内正常人数量比想象的乐观。
雖遠必譴責_棄蔥 已棄蔥,你們慢慢玩吧。
似乎許多人還是以為「發出對現實不滿的聲音」就叫反賊、就叫自由派……
我都不想給評語了。

曾經有張轉來轉去的圖言說得一針見血:那些只是被打的時候禁不住喊出來的豬叫而已,不要想太多。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题主太乐观了。

评论只会在反贼云集的论坛翻车,比如网易、微博等。在强国社区、铁血论坛里永远不会发生翻车事件。
希望如此吧,但實際上比如微博的討論熱搜的人,也就千萬級別,1400萬也才佔中國1%的人口而已,所以很難説。
翻车只能说明大部分人是普通人,

大部分人的言论只是发表对政府的不满,
远没有上升到要呼吁民主、自由,并且对民主自由有自己深刻理解的地方。
荣耀归于上帝 自由主义。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被压制久了,就不吐不快了。“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
你是中国人 你是中国人,你爱中国
五毛怎么可能发不出声音来 只是反贼声音太大在声势上被压制了而已
现在网上的蛆基本都是高中大学生刚入社会的年轻人
年龄稍微大点的都是岁静粉红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会好很多,但多少,不确定。

比如去年,李文亮刚死的2月,一大堆隐形反贼言论在中共国各大网站上都有。民意的爆发吧?

但,3月呢?万里投毒的数量多么可观!
我就是一个在网络上不怎么发表评论的人,不论是墙内还是品葱,但是我自认为对于民主自由人权等等概念有比较深刻的理解了,不是只限于大的口号上当然我也不是认为我就有多么多么牛逼,而是觉得我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都可以理解这些事情,那一定会有更多和我一样的人,我们不知道而已。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4-02
  • 浏览: 8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