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的材料才能製成上等紫砂壺?

說到『人必須憑己意作出選擇,並承擔起自己在思、言、行為上的善惡的後果』這個問題時,有人提出一個頗為特別的抱怨:『這樣說來,如果你所謂的天主不創造天使及人就不會發生任何問題了,世上就只有不帶原罪的動物,牠們不用面對天堂與地獄的煩惱,多瀟灑!在天主創造所謂的自由意志那一刻,人及天使就開始敵視祂,腦恨祂,天主可曾自我檢討過自己的錯誤呢?』

這的確是一個很有啟發性的抱怨,整個句子包含著很豐富、很有代表性的元素:不承認天主對人類有管轄權;將世上一切問題歸咎於天主將自由意志賦予天使及人;羡慕沒有自由意志的動物,羡慕牠們不用面對天堂與地獄。

從以上元素可以看出,這些人在堅持著從伊甸園跟撒旦學來的『驕傲』與『叛逆』的同時,非常懊惱自己的錯誤選擇所帶來的惡果。然而,就像當年亞當厄娃一樣,他們依然將犯錯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怪責天主令自己擁有自由意志,而且羡慕起沒有自由意志,毋需負行為責任的動物起來。這比起當年元祖的墮落位置又下降了多少呢?

造物主對萬有的管轄權及支配權是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先知耶肋米亞參觀陶工的作業時印證了這點:『上主有話傳給耶肋米亞說:「起來,下到陶工家裡去,在那裡我要讓你聽到我的話。」我便下到陶工家裡,見他正在輪盤上工作。陶工用泥做的器皿,若在他手中壞了,他便再做,或另做成一個器皿,全隨陶工的意思去做。於是上主的話傳給我說:以色列家!我豈不能像這陶工一樣對待你們?──上主的斷語──以色列家!看,你們在我手中,就像泥土在陶工手中一樣。我一時可對一個民族,或一個國家,決意要拔除,要毀壞,要消滅;但是我要打擊的民族,若離棄自己的邪惡,我也反悔,不再給她降原定的災禍。或者,我一時想對一個民族或一個國家,決意要建設,要栽培,但若她行我不喜歡的事,不聽從我的聲音,我也要反悔,不再給她所許過的恩惠。」』(耶18:1-10)聖保祿提到製陶工作時說:『難道陶工不能隨意用一團泥,把這一個作成貴重的器皿,把那一個作成卑賤的器皿嗎?如果天主願意顯示自己的義怒,並彰顯自己的威能,曾以寬宏大量,容忍了那些惹他發怒而應受毀滅的器皿;他如此作,是為把他那豐富的光榮,在那些他早已準備好,為進入光榮而蒙憐憫的器皿身上彰顯出來,又有什麼不可呢?這些器皿就是我們這些不但從猶太人中,而且也從外邦人中被天主所寵召的人。』(羅9:21-24)

至善至潔的天主要求祂的家人 一一 我們人類要潔身自愛,避免肮髒汙穢之惡行,以確保能在我們的家 一一 聖潔的天國內和諧幸福地生活,衪的這個要求不合理嗎?為何人非要自大叛逆、作奸犯科不可?天主選用宜興紫砂土而不用糞坑底的污泥製造陶器何錯之有?糞坑底的污泥難道不應該清除,送到污水廢物處理廠嗎?我們從上述那些人不願意做有自由意志的人,反而羨慕沒有自由意志的動物這個現象,是否開始理解到為何這個世界總是在奉行叢林法則?再看看那些渴望毋需負行為責任的人,我們是否開始明白到為何這世界上和諧的家庭這麼少,叛逆的子女這麼多?

對於叛逆墮落的子女,天父一直忍耐、等待,並拋下救生索 一一 耶穌基督,期盼所有子女都醒悟、回家,因為祂『不願任何人喪亡,只願眾人回心轉意。』(伯後3:9)。《天主教教理》1439節引用《路加福音》 15章11-24節,慈父用上等的袍子、戒指以及歡宴去歡迎回頭浪子的故事,去陳述天主對我們的盼望:『兒子被一種虛幻的自由所迷惑,離棄父家;在揮霍盡了他的財產之後,就陷入極大的痛苦中;為了自己要替人放豬而感到莫大的羞辱,尤有甚者,就是竟然想拿豬吃的豆莢來果腹;這蕩子反省自己所失去的幸福;十分後悔,並決定回到父親面前承認自己的過失;走上回家的道路;父親又喜悅、又慷慨地迎接他:這些都是皈依過程固有的特點。上等的袍子、戒指以及歡宴,象徵這嶄新的生命、一個純淨、高尚、並充滿喜樂的生命,也象徵人回頭歸向天主,回到父家──教會──的情形。唯有基督的心洞悉天父深厚的慈愛,才能以如此純樸美麗的方式,向我們啟示天父那深不可測的仁慈。』

上面提到那反對天主的人所持的『在天主創造所謂的自由意志那一刻,人及天使就開始敵視祂,腦恨祂』這個觀點,是違反事實的。根據《聖經》,天主創造天使與人,並給予他們自由意志的時,世界是美好和諧的。後來,某些天使因內心的驕傲,想與天主平起平坐甚至渴望自己高過天主成為主宰,而變成了邪惡,走向墮落敗壞的方向。但大部份的天使依然保持著善良,『他們時常看到在天之父的面』(瑪18:10),是『行祂命令的大能臣僕,又是服從上主聖言的聽命公侯』(詠103:20),協助天主維持宇宙及世界的秩序。至於人方面,眾所周知是在受了墮落天使引誘而背叛天主之後,才開始走上艱苦及死亡之道路。雖然如此,古往今來都有不少人像那個回頭的浪子一樣,不但沒有腦恨、敵視天父,而且『反省自己所失去的幸福;十分後悔,並決定回到父親面前承認自己的過失;走上回家的道路。』

天主是陶工,我們是陶土,陶工對陶土的主權毋庸置疑。但我們有權選擇成為貴重的還是卑賤的器皿,蒙受光榮的還是應受毀滅的器皿,有用的器皿還是碎瓦片,這完全視乎我們是否願意配合陶工的工作計畫。天主計畫將我們全都造成貴重的紫砂茶壺,以分享祂的碧螺春的清香,但如果我們在製造過程中拒絕祂對我們的篩、煉、揉、拉坯、修坯、裝飾、雕刻、打磨等操作,極力要脫離陶工的掌握,那麼,陶工也拿陶土沒辦法,最後,陶土自然會成為廢品或瓦礫。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5-01
  • 浏览: 1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