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脱脂而抛弃中文是否为一种魔怔的行为 ?

在我看来
即使是简体中文
也是拿大量历代的俗体和草写当作范例
中文从来不是中共的发明
就算真的在意也能用繁体中文/正体中文
为了脱脂而抛弃中文是完全不必要的行为
葱友们对自身为了脱脂而抛弃中文
或诱导后代抛弃中文的行为感到如何?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不说“脱脂”这么虚无缥缈的东西,也不说海外工作需要之类的问题,哪怕是为了一个愉快而方便的网络个人生活,抛弃中文也是必须的。

就推特为例,我认识的绝大多数以中文为母语的画师(不管简体繁体)在发布、交流作品的时候从不使用中文,一律使用日文或者英文,没有什么明文规定,就是一种默契而已。这种默契的成因其实很简单,如果你在墙外大部分网站使用中文,无论你表达了任何政治观点或者不表态,都可能会受到粉红、反贼中的至少一方的骚扰,一方认为你无论如何都对中国政府负有义务,另一方认为只要你在自由世界的平台上就对自由世界的秩序负有义务。后面一种观点可能是对的,但是人总有不想参与政治的时候。

这个时候非中文语言的神奇作用就出现了,只要你不用中文并不表达政治观点,无论是粉红、反贼还是加速主义者都会默认你和有关中国的一切斗争没有关系。前段时间#ACAC的那帮人因为拒绝po返送中的画作受到了大量攻击,当然可以说是德匹下,但是其中一部分人转而使用英文和日文并成功摆脱了被人骚扰的困境的做法还是有一定借鉴意义的。
这个问题不能简单的认为对还是不对,而是70%和30%的这种关系。

首先,语言即使交流的工具,又是文化的载体,当你在使用一种语言的时候就不可避免的被它的文化所影响,
问题是它背后所承载的文化有问题,它背后的文化传统是皇权社会、父权社会所衍生出来的产物,对皇权父权有积极的正面影响,而对于其他人是不利的,那么为了使得皇权父权文化好好的衍生,由此制定的种种社会规则都是围绕了这方面制定的:
1、孝道文化:你可能咋一看有些匪夷所思,但这里面回避了一些致命的问题。首先我们来讨论一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东西,这得从人类的自私基因问题说起,为了能获得物质保障条件而对下一代进行这样的PUA教育,这种规则迎合了这些为人父母的支持,在这样的一种社会规则下,父辈是强势群体,子女是弱势群体没有话语权,这种规则回避了作为父母所需要承担的种种责任,比如陪伴、关爱、给予足够的尊重。当一个人对父母的漠视行为会受到社会和内心的谴责,这是父权社会既得利益者们喜闻乐见的,却对作恶的父母闭口不谈,这个文化的漏洞太明显了:如果一个人在父母的关爱、陪伴、尊重下长大,孩子自然会学会怎样去爱一个人,也就不存在孝不孝这个问题了,所以孝道文化完全是既得利益者们空想出来的东西,回避了自己的责任。这种恶性文化衍生品还有很多,比如嫁女儿彩礼在古代仅仅是为了获得报酬,而不是真正的为了这个“礼”,崇尚男丁也仅仅是为了男丁有力气能耕田,可以为自己创收,自己的生活更有保障。

2、忠君文化:忠君文化是孝道文化的延续,皇权社会提倡孝道文化不仅是因为作为皇帝本身可以从皇子皇孙这里受益于孝道精神PUA,更多的是迎合了他们的治国理念,把平民必做子民,孝敬皇权自然是理所应当的,这种道德绑架很管用。

3、奴才文化:奴才文化是上面2种文化的延续,并呈现出多姿多彩的一面,它对个人权利范围进行了各种定义,使得人们自身权利受到侵害时浑然不知,甚至还觉得应当如此,在这种社会规则下不仅不会去争取自己的个人权利,还会干扰别人的权利,因为他们受到了来自信仰的驱使,奴才文化的驱使。

3、专制文化:奴才文化是专制文化的根本,专制文化也可以说是奴才文化,但又不仅仅是一种奴才文化的表现,比如:人上人意识、当官意识、出头意识,在专制文化里,每个人在潜意识里都想奴役他人而不自知,成为人上人、当官、出头、混出人样、等等执念其实就是为了奴役他人使得自己获得他人没有的权利地位从而指使他人,这种奴役可能是直接的,也可能是通过金钱间接达成目的,这些观念里都是从根本上漠视了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关系,也就不可能会有公正、自由文化根基。

4、这4种文化是这个民族为什么难以走向共和的根本原因。所以,当你使用中文的时候,你永远无法逃脱被这4种文化影响,也就和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经常摩擦产生不爽的原因。

所以我为什么说是70%和30%的问题呢,因为语言不光是文化的载体,同时也是沟通工具,当你忽略掉文化的影响仅仅用做交流工具那你就是那30%,但更多的人其实是被这背后的文化严重影响的,所以抛弃中文的说法也不能说不对,具体还是要看各人怎样面对这些问题。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楼主自我感觉太好了。

实际上,完全不用诱导。本大佐观察,以美国的移二代为例,小朋友们只要上幼儿园以后,能用英语自由交流了,如果父母不强迫,99%是不愿意说支语识支字读支文的。
一个經典的场景就是:在逛超市时,你問你兒子:“你想吃点什麼?”
然後你兒子回复你:“I like an ice cream"
你再问:“你想吃什么味道的冰淇淋呢?”
然后他回复你:”my favorite is strawberry ”
以你的例子來說,或許真的很極端。
不過如果是對那些在其他國已經擁有永久居留權的人來說,我覺得拋棄中文在所難免。

舉個例子,其他國家的留學生到中國留學,卻不學習中文,只使用自己國家的語言,我想應該也不會有太多人服氣吧?
我認為入境隨俗是很基本的生活態度,而如果當地國家的語言體系與中文無關的話,我覺得就算不使用也無所謂吧。

進一步說,依照現在中國的時局來看,究竟有多少已經在國外的蔥友會想回中國呢?
既然沒打算回中國,也不希望自己的後代因為自己的關係到中國的話,我想中文也不是多有必要學的語言吧。雖說中文的使用率在世界人口數有一席之地,但若論使用地區的部分,卻意外狹窄呢。
當然,如果小孩想知道的話,我還是會教他。
但除此之外,我並不覺得放棄一門語言有什麼好置喙的地方。
起码品葱没人抛弃中文,大多数人的英文也都是可以交流但有词不达意情况的时候。尤其是自己吹英文水平的那几位,什么native水平,什么雅思四个八以下不配做人,英文水平比平均水平还差。

所以说,谁抛弃中文了?抛弃的了吗?
瑞柏莉莉安 为无私的苍天献上忠诚!
精神脱支?肉身脱支?不肉翻你能抛弃个锤子的中文😅

肉翻了那该扔扔,毕竟中文除去跟🕷️交流以外也实属没有卵用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你要搞清东西的本质。

中文,是你的母语??是你离不开的工具?还是??

中文,仅仅是我的敌国中共国教我的,我坦然面对,它只是我的名义“母语”,我不受它控制,不把它作为“第一语言”来使用,但在品葱,因为需要,我也仍然用简体中文,没有问题。

你驾驭中文,而不是中文驾驭你,明白这里面的区别么?只要你能驾驭它,那么就不必忘记它,敌人的东西也是一种工具。

心态要正确,否则就成了另一个极端。
Studebaker史刁碧佳 即將被現行苏修和沙俄气死的人
虽然说抛弃中文没那么必要,

但是中共大外宣导致的信息污染让其他语言的必要性上升

但是中共大外宣也是污染其他语言的,只是比例不像中文那么严重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不是,我知道有一個由多數華人所組成的國家,踢掉了中文以英語為官方語言,倒成了粉紅最吹捧的既專制、人民富裕程度卻名列前矛的國家。
如果还有希望 有粉蛆头撞铁拳的新闻请务必给我看看
语言是无罪的,但是支那人(只是支那人,不是全体中国人)真的该死,每天看外国新闻的评论下面我真心觉得支那人想把所有外国人送进集中营,但是看微博又觉得好像现在中国反对战狼崴脚部和本土纳粹的呼声又挺高的,也可能是中共的机器人天天宣扬纳粹杀光外国人吧
gAvinmask翠 新注册用户 后现代姨学~稍右保守主义
这不是魔怔,也并不是要完全割弃中文,毕竟当你出生在支地,中文作为母语便已是你所背负的原罪(语言是文化的载体,支那文化是原罪,自然其语言也是原罪)。中文及其相关语种早已经严重受到共匪的污染,支不可闻(包括海外中文世界)。继续苦苦挣扎在中文的世界,极易衍生出矛盾的反共爱支心态,恕我直言,这样的状态只会走向人格分裂。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本壇很多人在歐美,本身就不怎麼用中文


最近電腦web browser由firefox轉waterfox,瀏覽器介面沒有中文,純英,上網站,網站也是英文介面(大概是user agent的問題)
nonsugar 好狗不挡路 twitter:@nonsucre
我在中文论坛已经基本上讲不了话了,所以不是我抛弃了中文,是中文抛弃了我
NZRdlClr5 十華九賤是不是真理|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就算我覺得你是魔怔了,有什麽關係?你樂意,我的覺得算老幾?
强迫後代放棄不好,應該給後代選擇接觸與否、放棄與否的機會
但如果只是「我希望你」,青少年以上的人一般已經有了基本判斷能力,不管怎麽樣就是他的選擇了
就説我個人是覺得抛棄一門語言是有百害而無一利的。語言多多益善,反正人類沒有能裝多少個語言包的容量限制,難得天上掉了個母語等級的語言包下來,有什麽理由不裝起來嘛?
不是拋棄中文,而是你自己想想在美加能和你用中文溝通通常是哪種人?在美加看到的中文訊息多數是源於什麼地區?

如果你無意和某國人有過多接觸,也無意閱讀來自某國的訊息,其實中文沒多大必要性

另一方面說如果你自己不太想/後代接觸某國人/某國的訊息,那麼其實不學中文是最簡單直接的方法
私以为, 抛弃的不应该是中文, 而应该是普通话 还有与普通话伴随的思维习惯.

当你阅读一段中文的时候, 想着的是最亲的方言, 那和想着的是普通话 是有很大区别的...

尤其是现在读古书可能比读现代汉语书更有营养的背景下...
yuidesi 新注册用户
啥魔怔不魔怔啊,你是第一代移民基因里带有中文想抛弃也抛弃不了啊,至于到了第二代就完全没必要学了。
Meltdown 反党->反国->反中->反华
无所谓抛弃不抛弃的,入乡随俗而已。如果生活在中文为母语的国家里,说放弃中文当然是无稽之谈,但是在母语不是中文的国家里,放弃是早晚的事:就是第一代移民不想放弃,第二代第三代放弃的势头也是拦不住的。匪共统治中国七十年导致现代中文文化极度贫瘠,中文文化在母语非中文的国家里基本上只有被碾压的份,附和强势文化脱离弱势文化乃是大势所趋。
吴青泽 上海土著[身份证31010开头],警草。
无所谓 
忽略基本常识和事实的缝中必反才是魔怔
springwood 既来之则润之
按你的说法,蔡英文应该带头抛弃中文改用英文,然而她没有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我很好奇的一点:楼主的神经反射的构建过程。

以至于产生了「中文从来不是中共的发明」和「为脱支抛弃中文是完全不必要的行为」这两条能划等号的莫可名状之人格?

----------------------------------
芝麻仁求仁得仁?

我就不谈什么你这类型根本触不到边的逻辑了。关键啊,你这一为前提,一为结论的两点,「哪一点真的和中共有关系」???

当真「中共」是你一类「芝麻仁」的万灵神言,只要一拿出来挂嘴边,什么荒唐狗屁都能像是神之戒律??

-----------------------------------
@华国锋
Been there, done that.

You can be what you choose to be. Well, obviously, you don't believe that, and you NEED others around you to suit your perspective, a very limited one.

@金龙鱼油
显然,你见过的多语言掌握者太少了。不过,和一个没见过枫树的解释「漫天金红飘」,有意义吗?
大型中文綜合討論區環境越來越差,滿地人身攻擊言論,會中文簡直是一種對精神的詛咒,影響心理健康。
LBJLBJ 维尼写史 维尼禁止
中文可以不抛弃,但是共产中文必须得抛弃。共产中文就是指被中共所污染的中文。共产中文带有的居高临下的官腔,只强调宏大叙事抹杀个人尊严的反人类价值观,都是必须得抛弃的。
miule236236 黑名单 台灣人不是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民主與大一統互斥,支那民主的前提是解構中國。
既然魔征這兩個字是普通話對「異常」的辱罵,那麼我很樂於「不符合中國價值觀的正常」。

中國價值觀在世界範圍內才是異常。
据我所知日本和德国在二战后都没抛弃自己的语言,事实上我还不知道哪个民族主动的抛弃了自己的语言。
如果母语是英语肯定好这样可以顺利走遍全世界。中国人很多非常可怕对于华人后代老是觉得他们应该接受自己的文化为祖国做出贡献除非搞个混血儿头发都不是黑的才能摆脱。中国人自己膜拜自己得文化非要别人跟着接受自己的文化。包括不限于排斥民主自由,排斥个体价值与尊严。强调什么国家社会。时刻可以牺牲任何个体的权益。这是根本。我都是不用中国的茶叶瓷器什么的玩意。精神上更强调个体得权利价值与感受。这是本能。我排斥中国文化很多东西。
第三新索多玛 一个大汉在吃屎,先吃了一坨叫毛泽东,没饱,又吃了一坨叫邓小平,没饱,江泽民胡锦涛都吃下去了还是没饱,最后吃了习近平,终于满到嗓子眼,吐出来了。他说:“这坨屎好臭啊”。
实际上,中文本身就是中国统治者用来消灭各地语言的工具。从你开始使用中文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开始不自觉的抛弃自己的母语,转而使用满大人语来完成自己的思维活动。证据就是在独立语言区(或者按照中国人的蔑称,也可以叫做“方言区”)中某些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例如成都和太原,当地的主流语言已经在中文的影响下,不可避免的变成了几种带有地方口音的满大人语,就连那些中国本位的,把各种独立语言蔑称为方言的研究者,都不认为川普和晋普可以算是一种方言,这就是中文对东亚大陆的毒害。

我们目前不得不使用中文不过是因为我们自己的母语一直以来受到中国人的打压,没能发展出自己的文字系统。当然你可能要问了:既然没有文字,我是不是也没有传承这种语言的义务?的确,我不能否认这一点。但是接下来问题来了:反正横竖都不是你的母语,你为什么放着能给你带来国际视野的英语日语德语不要,非要追捧充满了党化语言的中文?

要么追寻自己的母语,要么追寻广泛使用的所谓“外语”,这是每个诚实的前中国人未来必定要面对的局面。中文的支持者们举不出合理的理由来支持中文,只能诉诸民族主义,用道德攻击来代替论理。不过我们这里且不论民族主义对不对的问题,就算按照民族主义,从你使用中文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在数典忘祖了,你还说个屁。
Joshua 自由之地即祖国
我觉得中文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表意文字,尤其在创造新词方面,可惜选择脱亚入欧的日本人最终放弃了极具特色的和制汉语,改以片假名对外来的新鲜词汇进行音译。

另外中文也最容易依据一个人的写作水平判断其文化水平的高低,能否熟练而又灵活地运用成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文章的观赏性,毕竟要阐明一个道理,言简意赅的表述永远胜过长篇大论。
带路先驱孙中山 新注册用户 熊王维尼
你可以先看看你能找到的所有用中文写出来的东西质量究竟如何。
语言不仅仅是工具,它更是一个环境。选择了中文,就选择了粪坑。
我看变态辣椒就贯彻的不错,他的小孩完全不教中文,只说日文和英文
能在思维上抛弃中文,也就是母语的属于顶级人才了,基本没人能做到。成年后还能学会下意识外语思维,外语自我对话,外语典故的几乎没有。

所以抛弃中文有点伪命题,双方的意思不管怎么说,实质也就是多练外语罢了,挺好的
建議有條件還是學學漢語,畢竟漢語可是歷史的趨勢,漢語馬上就要解放全人類的思想了
如果把语言只是当做一个工具的话 并不魔怔,你有计算器的话是不比劳神费力去学珠算的。
这是典型的文化内核和文化表现不分的行为。

脱支是要脱离支那儒邪教的文化内核,和文化表象没有关系。

举个例子,日本脱亚入欧就是脱去了东亚儒邪教文化内核,拥抱西方现代文明的结果。
现在日本的文化内核就是西方内核,但是日本的文化表象依然是日式的。

日本人说日语、吃和食,对三国和战国历史文化感兴趣,职场上也尊卑有序,这些都是文化表现。

同样,中国人脱支以后,
一样可以说中文、穿汉服、吃中餐、背唐诗、用周易给自己算命……
这些都不影响。
关键在于,你是否认同现代文明体系。
反共的第一步,就是強調中華文化的正統性
因為共匪並不存在中華文化傳承的特質

殘體不是正體,不是中文
我也看得懂日本漢字,就代表他也是中文了??

中文從來沒有這樣造字的
殘體不過是共匪收到蘇聯的指示
未了消滅中華文化,中文拉丁化的結果

如果不是第二階段的失敗
兩岸早就無法溝通了

雖然現在看淪陷區的文章
也看不懂就是了...拉丁化挺成功的不是??

支那支那,說穿了就只是共匪不配用中這個字而已
誰是敵人,誰是朋友
應該先分清楚
我只知道我甚至要把Steam主页上朋友的中文留言都要删掉。外国玩家看到你是中国人就开始骂你ccp甚至各种难听的还有在游戏里疯狂针对你不是一天两天了。

Insta也是,我发表作品的时候不仅完全不会使用中文,我也会只用英文和中文评论交流。不为别的,只是为了避免谩骂和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平心而论,我觉得中文是非常优美的语言。虽然出国多年导致中文退化,但是我在国内读书的时候语文基本上一直是我的最强科目。我对中文还是有非常深的情结的。

但是我现在更希望的是能早日安定下来移民,这样别人问我国籍的时候我不用再含糊其辞地搪塞过去,或者羞愧地说出拆尼斯。
Sulaiman_Gu Aji ħotunt joring somaye. اجى ھوتۇنت جورىنگ سومايە
我奶奶既不認識報紙上的中國字,也聽不懂電視上的中國語。她沒有「脫離」中文,她本來就不是中國人。
Shalllearning 不姓刁
二代很少有喜欢中文的。很简单,没有适合于小孩阅读的材料。呵呵,这就是文明古国的文明程度。另外,中文太难学,大多数人都是能说,不能读、不能写。有那功夫,学个别的语言有什么不好?
強情公方 ? 榻榻米是我唯一的克星
是,常用语言是否精通绝对会影响一个人的思考逻辑,如果一个人连常用语言都敢随便抛弃的话只会变成像邯郸学步最后连路都不会走的这种可笑结果。
中文最大的问题是被中共和一些中国人的一些支言支语污染,导致简体中文圈看起来非常恶臭,但它本质上只是一个交流和思考的工具而已,要摒弃的是“支语言论”污染的思想(比如爱国爱党大中华脑残主义民主自由游行示威都是坏的社会主义最适合中国还有nmsl等等),而不是摒弃你的常用工具。
咯咯兔 黑名单 非中共国人
我认为有必要避开中文。中文的世界肮脏不勘,比如中文墙内外媒体。大多数人言语水平低俗,包括所谓的叫兽们。
賣炭翁 看什麽看,沒看過奴隸嗎?
是。

想象一下一個人總是燒菜超級難吃,但是這個人不但不去學習做菜技巧反而責怪鍋具不好,你説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我個人覺得一個人有沒有脫脂成功標準不在於這個人説不説中文,而是他會不會真正地去尊重別人,能不能對一個事物(比如説中國文化)提出自己的見解。

為反共而反共和為脫脂而無腦嫌棄中文在我眼裏都屬於脫脂失敗的案例。
poineger 那啥
是。

否则就会遭遇身份认同的问题,或多或少的。

华人、汉族,这些身份得自于千年来人们的生活方式、精神内核、文化底色,其中能保持千年不断流传至今的东西不多,汉字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此外还有祖先崇拜等等。
对于想脱脂的人,如果能掌握两门以上的语言,也没必要放弃中文,毕竟是个工具,老外都学,多个技能有何不好。如果仅仅是会中文,还不太好,读点明清小说都吃力,那就放弃吧,反正也没学多少。如果只能接受洗脑教育,不如不听不看,至少不被洗脑。
observerIE 加入图书馆革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Sic semper tyrannis
中文在现在这个场合上,承载的信息大部分是无价值信息,只有少部分是有价值的。
如果你想要在无论是社科还是自科上有所建树,英文是很有必要的,而因为中文作为母语的依赖或会削弱自己对英文的掌握。
至于和中国人交流方面,这就上升到用不用彻底和所有华人断绝关系割席这个话题了。如果坚决这么做,抛弃中文也没毛病。中文,尤其是简体中文的信息糟粕太多,眼不见心不烦,当然彻底忘记中文基本不现实。
如果不至于和华人割席,甚至依然相信自己有义务去和共匪战斗,去拯救值得拯救的中国人的话,中文肯定不能抛弃。
反正人美国也不至于直接“脱狗”脱到英语不讲改讲法语的。
沒有什麼拋棄不拋棄的,難道你還能把自己的母語忘掉不成?如果人在國外小孩要不要學中文倒是個問題。
雖遠必譴責_棄蔥 已棄蔥,你們慢慢玩吧。
支持拋棄中文,包括文字和語言。

一般來說,「今生」是無法真正辦到這點的,但是有條件的話,「培育」自己的下一代,在沒有中文的環境下成長,是件好事。
LA_CAT55644 Meeeeeee~OwO~ooooooow
我自己是只在墙外生活中才会去用英文或繁体中文。

我是认为,语言文字的使用在有些人(包括我自己)眼里是与政治挂钩的,同时也算是国家的代表。比如说我倾向与支持中华民国,在身份认同为中华民国国民或希望被以中华民国国民的身份来看待时,就会使用繁体中文。至于为什么,首先现在中华民国政府位于台湾,而正体中文又是目前中华民国目前领土(即台湾)中普遍使用的文字,即繁体中文可被看作中华民国的一种代表;所以,为了与中共国划清界限,我就倾向于拒绝使用代表中共国的简体中文,会使用繁体中文来表达自身立场。

至于英文的使用,国际通用,受众面广,信息丰富,各个母语非英语国家的公民也都使用英语在国际平台进行讨论,也是一些平台第一(甚至唯一)支持语言,用这个没什么好说的。

至于抛弃或引导后代,这我是不支持,也没做过。我在墙内的平台上用的还是简中,甚至包括一些墙外的情况。有一次跟朋友在TG上聊天,发了两句繁中,他比较反对,我也没说什么就换成了简中。至于去诱导后代,就更不用说了。

PS:在此只讨论中国方面的问题,暂不讨论新加坡等中文使用国家。
天下无贼 观察 常驻反对派 你想多了…………
是否决定放弃一门语言,是每个人的自由,也是他们自己的事,而且也不影响别人,我觉得谈不到魔障。

至于提前替小孩决定,不教小孩中文,那和很多信教的家庭从小让孩子信教一样,也是父母的一种选择,小孩如果觉得不妥,将来自己再学中文就是。
坚持使用简体中文,因为可以让光照亮阴暗的地方。如果真的完全脱离中国,避免其影响,用不用中文是无所谓。
catherinekim 一人独裁全球受灾
自从想开了不让孩子学中文,我的生活瞬间回到轻松模式。一个个方块字,读和写完全没联系,孩子学着费劲死了,又没有环境用,学了也白费
扬库萨尔 灰名单 世界最小民族萨鲁娃克族开族始祖及唯一成员 Salwak chikien mokajee YANGUSAR 逆民反向小粉红,坚决反对国族捆绑,支持少数民族反攻汉地,让汉族去主体化直至彻底消失。
没有必要,虽然我另创了新民族,但是支语文照用不误。毕竟骂敌族得用敌族的语言不是么。多掌握一门语言不吃亏。
母语这东西抛弃得掉?

就算我会日语英语,感觉借来的语言总是不太顺手,一般情况下还好,如果遇到大范围检索和处理大量文字的时候就觉得还是没有中文那种一目十行的感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