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复旦大学葛剑雄观点:历史和事实无关是为政治服务,任何国家的历史都不能质疑?

复旦最近发生了教授刺死书记的事,很悲剧,很轰动,很不可思议。该校前不久出了一位进政治局讲课的“国师”,有不少人把两件事连起来看,也许这样比没有多少道理?另外,该校最近有一位很有名的历史学教授葛剑雄说了几句话,也让人们很吃惊。

广告

复旦大学是中共常委王沪宁的母校,前几天引起关注的是该校教授张维为5月31日被请去中南海给政治局委员们讲课,讲的话题跟海外很有关系,因为中国在国际上形象不好,被指是战狼作风所致。在请张维为演讲的这个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要求诸位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亲、可敬的中国形象”,说话要把握好语调,“谦逊谦和”等等,这样,才有可能为中国最终掌握国际话语权提供方便。但是主讲人张维为让许多人吃惊,有人说他是冒牌教授,有人说他是战狼教授。

果然,他刚在政治局讲完,就出去对媒体表示,“该出手就出手,该调侃就调侃,该当头棒喝就当头棒喝,该和风细雨就和风细雨”,有网友形容,俨然是“战狼国师”,这样如何对世界讲得好“中国故事”。也有人说他是乌鸦嘴,他说上海治安,是全世界最好的,结果他所在的复旦大学发生了数学学院老师姜文华杀死数学学院党委书记的事,杀人是不可原谅的,但民间舆论几乎一边倒,说姜文华是一位数学天才,美国学成,回来不受重用,同情他。有网友说,“搞不懂复旦,像张维为等什么也不会的活宝在那里混得风生水起,单把一位职业数学家解聘了,酿成杀人案。”张鸣写道:“同样在复旦,能在国际顶级刊物发文章的姜文华最后被开,成了杀人犯。而飞入学校,写文章都没有注释的张维为,却是超级大教授,国师。复旦这所大学,真是很魔幻。”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悲剧,但是大学教授持刀凶杀,复旦开了先例, 中共党校前教授,旅居美国的蔡霞发推说,上海复旦大学最近出了两件大事:“一是一个混混进庙堂最高级、堂而皇之当“国师”;二是一个海归辛苦N年无归处,举刀捅死了代表组织处置他的党书记。复旦是中国一流顶级大学,培养出中共当局常委王沪宁,主管意识形态,复旦自然应是大陆高校的标杆,这两件事正表明,复旦确实是中共高校真相的缩影。“

另外一件刚刚发生的事也很蹊跷,性质同前面的事不太一样,但也让许多学者不可思议。中共正在准备庆祝建党百年,复旦一位很有名的“过去名声还不错的”历史学教授葛剑雄上课时讲的一些话让读者震惊,有一句大意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否定它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PUBLICITÉ



葛剑雄是历史学教授,这是在讲什么?说这番话看不出有什么深意,不像是声东击西,说法与习近平的有关宣传党史的说法很接近,教授可以这样讲么?引起许多批评。

北京学者荣剑表示,葛剑雄是历史学家,快80岁了,应该知道太史简董狐笔的故事,他还想图个啥?有人说,此人是政治投机,问题是投机的成本也太大了吧! 得赔上他以前还说得过去的名声! 荣剑还质问北大哲学家冯友兰文革中给江青写效忠信的事,葛剑雄难道不知道?

独立学者高伐林发推说,复旦连续剧又添一桩---著名学者葛剑雄教授演讲和回应网友说:“任何怀疑否定动摇中国共产党执政合法性、不利于解决历史与现实问题的历史观和所谓‘历史真相’都是历史虚无主义”,他还自辩,“我只是把一层纸捅破了”,这是一个卖身投靠者的宣言,他捅破的那层纸,就是一个学者追求真理的尊严。我很伤心。

葛剑雄先生还说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任何国家、政党、群体讲的历史都是为了加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是不容质疑,更不许否定的。否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高伐林评论:“这些话若是金灿荣说的,张维为说的,我付之一笑;但却是葛剑雄教授说的! 中国学人堕落的幅度和深度正在加速。”

复旦大学是一所顶级名校,可惜出的这些事,你是否同意张鸣说的,很魔幻。
编者按:近日葛剑雄教授题为《我们应该怎样对待历史》的演讲摘录,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据了解,此演讲于2021年1月4日在西安交通大学进行。没成想,这个讲座内容竟然“出圈”了,引起了热议,甚至口诛笔伐。

“历史就是要维护当代政治的、当代政权的合法性”。对于历史学的应用,葛剑雄教授向来这么说,向来也这么想,不是一时“捅破了一层窗户纸”,也不是突然转向了。从其讲座内容来看,与他十年前说过的话,写过的书,别无二致。而且,他所讲的,不正是我们历史教科书所倡导所实践的吗?

或许,不是葛剑雄教授变了,而是这个时代变了。以前说过的一些话,放在当下再说,味道就不一样了。

这我联想起日本明治时代的“久米邦武笔祸事件”。久米邦武当时是东京帝国大学教授,写了一篇《神道乃祭天之古俗》,从史学实证的角度论证了“神道非宗教,故无劝善利生之内容,仅为今天或攘灾招福,与佛教并行不悖”,认为“为保持值得夸耀的国体,顺应时运,依次进化,皇室方能更为尊贵繁荣,国家也能更为强生。但世上亦有人终身只讲神话时代,言无益处,主张国体创于神道,希望永远在襁褓之中,栖息于祭政一致之国……徒然依靠大神宫之余烈,此意犹秋之枯叶。

在久米邦武那个时代,质疑“国体”和“神道”,相当于今日质疑“xxxxx的领导”的一般,结果可想而知。

久米邦武论文发表后不久,就招来了神道-国学派的抨击。他们并非从史学实证加以辩驳,而是从政治高度批判。

1892年《国光》杂志刊发未署名文章《论暴露国家大事者之不忠不义》,直接给久米扣了一顶“不忠不义”的大帽子,斥责他“妄议国体”。他们评论道:“**国家之大事和军机,臣民者本就不该妄加评论和书写,况且事关皇室。但是现在的有些学者,往往为了学术上的名声,牵强附会,竟敢议论天皇的祖先,蔑视三种神器,不敬太庙,真是不忠!即使是事实,如果对君国有害无利,不加以研究乃是学者的本分,何况还是出自虚构。"**

不仅如此,四名神道家还造访久米,要求他取消论文内容,同时向宫内省、内务省、文部省提出罢免久米的建议。

最终,神道-国家派和皇国史观胜利了。久米被开除,刊载他论文的《史学会杂志》和《史海》以扰乱安定秩序为名受到禁售处分。按照葛教授的话来讲,”任何国家、政党、群体所讲的历史都是为了加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是不容质疑的,更不许否定的。否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在久米之前,那珂通世也有类似的批评。他曾发表《上古年代考》,指出《日本书纪》的纪年与史实不符,错误很多。《日本书纪》乃“国家圣典”,即使是神话,批评也会遭来反驳。内藤耻叟反驳道:“考证出此等事也不能增加日本之美事”。怀疑纪年,并主张将其缩短不是“日本之美事”,所以失去研究意义。永原庆二评论说,“如果不是国家美事,就既不能研究,也不能提及,这种思想作为’国体史观学派‘的历史思想,其后甚至时至今日仍作为一种主张保留了下来”。“皇国史观”如此,“X国史观”亦是如此。

以下,请看葛剑雄教授对网友们的质疑的回复。原文出自葛教授微博,由学人scholar编辑整理。

-部分演讲现场图片 –

(摘自知乎@西罗子群 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历史?葛剑雄教授 讲座摘录;西安交通大学官网)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21/06/post-667138-60c709ce9695d.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21/06/post-667138-60c709ced0b29.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21/06/post-667138-60c709cf16cee.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21/06/post-667138-60c709cf50442.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21/06/post-667138-60c709cf8af27.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21/06/post-667138-60c709cfc6e04.

-葛剑雄微博交流摘录 –

(转自葛剑雄先生微博)

晓歌午马:有一点想请教葛教授@葛剑雄 。历史的选择代表什么?焚书坑儒的暴秦曾是历史的选择吗?涂炭中原的蒙元也是历史的选择吧?发动二战的希特勒上台也是历史选择吧?历史选择永恒吗?正确吗?做选择的不是历史而是人,人的选择就有对有错。谈合法性不要用历史说事反而坏事。历史里什么都有!

葛剑雄回复@晓歌午马:事实判断只有一个答案,或者标准答案。价值判断没有标准答案,可以有无数个答案。历史的科学部分有标准答案,历史的人文部分没有标准答案。

历史选择的结果是事实,无论你是否愿意接受,如何评价。但选择的对象和过程可以是自觉的、不自觉的,自动的、被动的,自愿的、被强迫的,偶然的、必然的,自然的、人为的,单一的、多元的,而且往往是多种因素的复杂产物。

卡萨布兰卡的man:历史就是胜利者说出的。

葛剑雄回复@卡萨布兰卡的man:历史本来就是后人对过去的有意识、有选择的记录。无论胜利者、失败者都是这样记的,只是失败者一般不具备传播、推广、解释、影响的条件,甚至无法保存他们记录的历史。除了纯粹的研究者,没有哪个群体或个人记录、解释历史的目的是为了自我否定或自取灭亡。

多少10684:回复@葛剑雄:先生的文章讲课一向扎实令人钦佩,当然除了这图上的说词。

葛剑雄回复@多少10684:我只是把一层纸捅破了,不知为什么有些人会大惊小怪?是一些人想象的“历史”只是一件皇帝的新衣,还是我说的不是事实?

多少10684:您的这个说法完全不是捅破窗户纸,我几十年以来听到的宣传独到的教科书都是这些(我说的是屏幕上的话语,直观理解,您作何解读我倒是不知道)。

葛剑雄回复@多少10684:看来你尚未理解,那不妨说得再明白些:一直有人在质疑你“几十年以来听到的宣传读到的教科书”不真实、不可信,我要告诉你,任何国家、政党、群体讲的历史都是为了加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是不容质疑,更不许否定的。否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林仲微博:就不能有超脱或旁观的视角或态度吗,注定必须把自己的利益或爱好做前导吗?

葛剑雄回复@林仲微博:当然有,我不是提到“除了纯粹的研究者”?但研究的结果往往是不合时宜的,无法公开发表的,更不可能在网上讨论。

学良不汉卿:回复@葛剑雄:葛教授学识过人,了解独到,请问历史是什么,能否给一个定义呢?!

葛剑雄回复@学良不汉卿:历史是后人对过去有选择地、有意识的记录。详情请参阅拙著《历史学是什么》,北京大学出版社。

灵峰探煤:葛先生,这是您本人在回复吗?

葛剑雄回复@灵峰探煤:每一个字都是我自己录入的。但该回答的我都回答了,到此为止。网上的截图只是我讲座用的PPT的最后一张,我的讲座一般都会讲2至3个小时,真要讨论请先看一遍,听一遍,再发表意见或评论。其他无聊的话我不会奉陪,太过份的或许只能拉黑。

– 简要综述 –

据学人君了解,葛剑雄教授此前也曾发表过题为《我们应该如何对待历史》的演讲,如学人scholar曾转载葛剑雄教授2018年11月17日于江西南昌青苑书店所作讲座《我们应该如何对待历史》录音整理稿(学人观点|葛剑雄:我们应该如何对待历史)。在讲座中,葛教授回顾了中国古史的起源与特点,认为中国古史虽有直笔的传统,但其最主要的作用仍在为政权合法性提供辩护。而至于1840年以来的国史研究,某种程度来讲,并不可归类于学术研究。

关于历史研究和现实观照的关系,葛剑雄先生在《中国国家历史》2021年4月文化沙龙活动中也有详细论述,下文摘录部分,全文详见 春风十里,品茶论史。

1.沙龙无禁区,学术有自由,宣传有纪律。多年的体会,我们要在遵守纪律的前提下从事学术研究和普及,学者考虑的范围只是学术层面,但是领导层高瞻远瞩,考虑的是政治层面,领导层掌握的信息更加全面,视野更加开阔,更有全局观,所以在政治层面我们必须听从领导层。当前中国面临前所未有的变局,特别是互联网时代,宣传和课堂守纪律尤其重要。

钟使君,公众号:中国国家历史春风十里,品茶论史

2.重视导向与正确的历史观,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指导下,多做基础层面的研究和发掘,重视分析内在历史逻辑关系,做出正确的历史判断,弄清什么是历史,什么是研究历史,将历史研究和研究成果的运用、普及要区分开来。文学作品、小说、讲故事、戏说都不是真历史,有人认为金庸的小说就是历史,玩游戏《王者荣耀》、《大航海时代》就能学历史,至少是很片面的。即使其中包含着一些历史知识,也取决于创作者的选择,更不能保证历史价值观念的正确。

3.关于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这不是一个学术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任何怀疑否定动摇中国共产党执政合法性、不利于解决历史与现实问题的历史观和所谓“历史真相”都是历史虚无主义。

4.1840年起的近代史是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保证。早在1949年政协召开时,中共深谋远虑,已经通过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文奠定基础: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这充分说明了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研究历史首先要尊重历史,尊重现实。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并不妨碍学术自由,但有些研究成果因为政治原因暂时不能发表就应该从国家利益着想,服从大局。

5.历史学者不能做书呆子,更不能做伪君子。

6.信仰是很难改变的,用不着讲道理,信仰从小养成,成本很低,不容易改变。后天培养成本很高,形成政治信仰很不容易,但一旦形成,就是巨大的力量。
PaulSmith liberty equality fraternity
笑死我了,为什么给这人发工资却不给我发?好歹我什么都不说,比说些丢人现眼的要强.反正复旦大学瑞士学者这么多也不差我一个.

下面是认真评价:
“任何国家、政党、群体讲的历史都是为了加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是不容质疑,更不许否定的。否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首先,"任何balabala讲的历史都是为了加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不但是没有证据的,甚至可以举例证伪:你一个中国历史老师讲历史为了加强什么?确定是的政治合法性?不好意思,你的姓氏是葛.
后面"不容质疑否定,否则是历史虚无主义"作2个解释:
1,这些balabala强求历史的读者不能否定自己的话
典型的以共产墙国之心度自由世界之腹,是哪个国家轻则删除发言和禁言,重则<侮辱XX法><寻衅滋事>?这位葛老师想必比我清楚.在美国你可以随便辱骂华盛顿,不关公权力的事.
至于你这样定义了历史虚无主义,那这确实是种客观判断.但在民主国家一个言论被认为是否认历史叙事不但不是什么罪过,甚至值得表扬,至于中国.......
2,这些被讲出的历史是客观上不容否定的
又开始拿自己做奴隶的标准来要求别人了?那我是不是要把上世纪台湾的教材宣扬一遍,"大陆被一群土匪统治着""毛泽东是俄国叛徒"?相信你国一定会大人有大量让我把这堂课在复旦大学讲完吧.
问题就在这里,暂且不说你有什么资格拿绝对的规范来限制别人,要是两个完全相反的叙事体系我都要承认,那不是矛盾吗?
亚细亚以东 Be bold, be blessed
老头说出了一个真相:红朝的历史课本质上是政治课,就是独裁政权的洗脑工具而已。不要把墙内出版的历史书当真。
另外一件刚刚发生的事也很蹊跷,性质同前面的事不太一样,但也让许多学者不可思议。中共正在准备庆祝建党百年,复旦一位很有名的“过去名声还不错的”历史学教授葛剑雄上课时讲的一些话让读者震惊,有一句大意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否定它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卡萨布兰卡的man:历史就是胜利者说出的。
葛剑雄回复@卡萨布兰卡的man:历史本来就是后人对过去的有意识、有选择的记录。无论胜利者、失败者都是这样记的,只是失败者一般不具备传播、推广、解释、影响的条件,甚至无法保存他们记录的历史。除了纯粹的研究者,没有哪个群体或个人记录、解释历史的目的是为了自我否定或自取灭亡


多少10684:您的这个说法完全不是捅破窗户纸,我几十年以来听到的宣传独到的教科书都是这些(我说的是屏幕上的话语,直观理解,您作何解读我倒是不知道)。
葛剑雄回复@多少10684:看来你尚未理解,那不妨说得再明白些:一直有人在质疑你“几十年以来听到的宣传读到的教科书”不真实、不可信,我要告诉你,任何国家、政党、群体讲的历史都是为了加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是不容质疑,更不许否定的。否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我本來還在想,這個人所說的歷史虛無主義所指的是什麼,但看了他其中兩則回覆後,大致上可以確定了。
嗯,原來這個人把歷史與自我認同綑綁在一起了。
某方面來說,他說得也算有點道理吧。畢竟沒多少人會談論自己過去的失敗嘛。
但這個世界很廣闊,也存在著講述失敗與遭受迫害的歷史的人們啊老實說。

......就我個人來說的話,呃,我很同情他吧。
我想他過去一定是個純粹的學術研究者。如果我猜得沒錯,他大概會就此淡出職業生涯。
这不太像葛剑雄一向的思维风格。这句话的前一半是对的,特别是在中共统治下,但结尾是否正确就因人而异了。

中共总是强调其执政的合法性来自于历史的选择。实际上历史是不会做出选择的,做出选择的是历史上的中国民众。中共在这里玩了一个混淆概念的花招。但是,即使历史上中国的民众确实做出过选择,其做出选择的前提和基础是他们有选择的权利,没有选择的权利就不可能做出选择。然而从中共剥夺中国民众的选举权利那一刻起,中国人做出的选择就已经失效。没有选择权利何来选择!这就是为什么中共要把历史上的民众这个概念偷偷改为历史这个概念。历史的选择这个理论不过是200年前资产阶级推翻封建贵族王朝时批判的君权神授理论翻版,而且比君权神授更为落后。君权神授,神也有不高兴和改变主意的时候。但历史选择一旦决定,就永远没有改变的机会,因此历史选择比君权神授更反动。况且,历史上哪一个朝代不是历史的选择?中华民国不也是中国人历史的选择吗?何以中共自建立那天起就致力于捍卫苏联推翻民国?按照马克思理论,所谓历史就是物体或事件曾经的运动轨迹,曾经的运动轨迹绝不代表今后的运动轨迹。况且中共的历史轨迹只是它们任意修改的轨迹,它们说太阳绕着地球转,那么太阳就必须绕着地球转。如果质疑太阳绕着地球转就是历史虚无主义,我就为历史虚无主义喝彩。
于万物之中 以辱共为最大乐子,辱华为第二乐子,你葱头号美分,红太阳综合症和左右二极管观察家
没有哪个群体或个人记录、解释历史的目的是为了自我否定或自取灭亡。

是呀,这不就有了«经与史»和«远东的线索»吗?

任何国家、政党、群体所讲的历史都是为了加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是不容质疑的,更不许否定的。否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顺我者正确记忆,逆我者历史虚无。随着你国政治环境越来越差,这种撕破脸皮的言论会越来越多。。。。
葛剑雄的著作我看過不少,看看他的著作應該能了解他的政治立場。——比如往事與進事這本書。
我覺得葛剑雄是在亂話正說,為了生存而在曲線揭示中國的歷史教科書或者說歷史學是為共產黨服務的。
说一下我的看法,让我震惊的第一点是,这位教授否认了历史的客观性,否认人了解历史是为了获取或者接近任何高于自身的客观知识,而把历史彻底归结为主观意志的产物。那么每个人都可以自己产生历史,认为自己是公主王子是英雄降世,每个地区民族也可以以此类推,并拒绝任何获取客观知识的努力,不同地区个体之间的矛盾历史也不可能通过沟通解决了,或者只能彼此消灭,这不是一个疯子的世界么
从孔夫子的笔削春秋开始,粪坑的历史就从来是服务于政治的,也正因为如此,粪坑大众从来没有从历史中获得任何教训,秦汉至今,跪了两千年,依然跪着。历史是粪坑的遮羞布,每一次被异族征服,这块土地上的人都自豪的成为异族的臣民,每一次自己犯贱作不义之事,往往也美化得顺天应命,顺天应命两千年,对人类文明的贡献依然处于下水道水准,这得多厚的脸皮才可以无耻到这程度?
      近一点,英中战争(鸦片战争)怎么打起来的?八国联军怎么开进北京的?南京大屠杀前屠杀日本侨民的事跑哪儿去了?
      粪坑的历史无视史实,不总结自己文明的得失,好好融进人类文明,又开始夜郎自大,战狼咆哮,只怕八国联军的殷鉴不远。作为一个80岁的历史教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倒也挺符合粪坑特色的(PS:粪坑都抬举了强国,毕竟粪坑还能提供肥料,强国除了输出专制和病毒,折腾别人,也没见搞出什么有益人类文明的事来)
这个不就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那一套嘛!以前都是开玩笑的段子,永远拥护党中央,谁在中央拥护谁,那是讽刺没骨头的投机主义者,现在居然理直气壮引为宗旨,可见最上层的已经堕落到什么地步,我不得不承认,姨学说人家的地板高于中国的天花板完全正确,人家就算底层乞丐一无所有之徒尚有廉耻做不出来此等不要脸的举动,而稍微有点社会地位的人更是不敢公然鼓吹马基雅威利要被鄙视到死的。
有一句大意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否定它就是历史虚无主义。说的一点也没错啊

选择在垃圾站里生活也是所有靠捡垃圾为生的人的选择啊
第一个号注册就忘 墙内反贼是否只能躺平
1984成了tg的教科书。
引用其中的一段。党的一句口号说,“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hashtag/%E5%8F%8D%E4%B8%AD%E5%9B%BD%E6%A2%A6%E6%95%99%E6%9D%90
退休金在党的手里 怎么说都可以理解

还是喜欢他无意流露的真情“齐国季下之学是海洋文明, 如果齐国统一中国…”

梁家河人最听不得这个
止痛药 21世纪流浪汉
因为他说的没错。
课本上历史本来就是为统治者服务, 写出来给大家“学习”的.  真正历史研究是在浩如烟海的垃圾文献里找只言片语,不但费事而且用处不大。
EternalOctober 自由意志主义者
官方提倡的唯物史观就变成唯心史观了 
我和总路线一起动摇
肯尼迪 新注册用户 小熊维尼
川普大统领馋哭了,美国人从小被白左灌输自恨思想
negation 一切思想和行为的变革都要从激进的语言开始。
这也太诚实了,审判各路国师的时候必须给他罪减一等。
ahwcx123 萨格尔王
19年去听过他在成都麓湖的讲座,满口大一统反分裂,变成今天的样子一点都不奇怪
对标题里的观点完全不能认同。这种一切为人服务的人本主义观发展到极致,就是人胡作非为都有理,因为人就是道理,这太荒谬了,这是完全否认世界上存在客观的是非标准,是非完全由人说得算,决不能认同这种胡闹的价值观。还复旦出品,丢人。
用政治编辑历史已经成为党的武器,媒体姓党为鬼服务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说了等于没说的废话。

讲这类废话需要的是简短,才能给人留下印象,比如下面这句。

「不止任何国家的历史,而且任何国家的未来都不能质疑:共产党死定了。」
4.1840年起的近代史是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保证。早在1949年政协召开时,中共深谋远虑,已经通过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文奠定基础: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这充分说明了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研究历史首先要尊重历史,尊重现实。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并不妨碍学术自由,但有些研究成果因为政治原因暂时不能发表就应该从国家利益着想,服从大局。

——我很好奇,如果他真的认为“历史本来就是后人(胜利者)对过去的有意识、有选择的记录”“任何国家、政党、群体讲的历史都是为了加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是不容质疑,更不许否定的。否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话,他是怎么有脸面写下这段话的?挑明了自己就是要当哈巴狗,谁拳头大,谁赢了就帮谁?
前提1:共产党主张历史是为执政者服务的
前提2: 现在共产党执政
- 如果共产党的主张是正确的,那它的历史就是狗屁
- 如果共产党的主张是错的,那我干嘛信它?
这其实是我读书时的推理思路,哈哈
司法独立 🤬不友善用户
已隐藏
王沪宁本科是华师大的,我觉得不如把恁蛋的沈逸大佐和陈两千拿出来说事
NZRdlClr5 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討厭的東西是李氏遺傳學
「歷史服務於政治」這個論點或許是對的
但「不容置疑」這個態度無疑是錯的,另外,我這句話不容置疑

好吧,但不管怎麽説,説到不容置疑了就沒什麽好説的了
shinanegi しなねぎ
这个明显是高级黑,楼上一堆讨论的劲儿劲儿的是真傻还是装傻

AI判断是否凑字真的很烂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6-16
  • 浏览: 5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