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中国的人权问题还是要问中国人自己”该怎么反驳?

习近平在2015年出席和英国首相卡梅伦的联合记者会上,应对记者针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回答——“中国的人权问题的最大发言权应该是中国人自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xrQ4kDuc4s

我先说说我的反驳:

其实我觉得这答案挺逗的,

一个人面对问题最差的反应不是放弃,而是根本就察觉不到有这个问题。

如果一个人已经蠢笨到根本察觉不到有这个问题,那对于他来说,就没有这个问题。

反过来看国内,因为国内普罗大众的知识面窄跟认知方面有问题,所以你问中国人人权问题,他们都不觉得有问题。人权问题是啥?我根本都不懂人权的概念是什么。

其次,党喜欢代表人民。党说人民幸福,人民就幸福,党说人民人权问题不堪忧,那人民人权就不堪忧。
九投习 靜香野比大雄
使用一次性的言论自由吗?(是/否)

(你的发言包含了敏感词,一个问题只能回复一次)
强制登出

即使如此,很多接受采访的,像在煤矿中被救出的矿工一样,也是演员来的!
不信小邮差能行吗 详见《法国共产党反华言论》
反驳:“那为什么中国互联网,人民发不出来“我怀疑习近平主席说的中国人权好”这类问题呢?记者现场演示显示,账号已被封禁”
大大牛逼 

想起当年应卡梅伦首相邀请 中英黄金十年  

大大等一行人 在英国女王和王室侍从女官面前 铿锵有力地 随地吐痰 的壮举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既然要問中國人自己,那你爲什麽從來不問中國人而只問自己呢?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普世原则没有例外。人权是所有人与生俱来的权利。

如果你觉得菜花的味道令人厌恶,其他人是否要吃菜花不是你应该顾虑的问题。

但是,如果你认为谋杀、酷刑、强奸违反道德,
你绝不可能仅仅是自己不去参与这些不道德的活动,而对其他人是否烧杀奸淫全然无动于衷。
你必定反对任何人从事此类活动。

一个世纪之前的几百年间,终极价值是君主,人民不过是他或她的牛羊。
启蒙运动的理想,也就是承认,政治领域的终极价值是个体的人。

1945—1946年的“纽伦堡审判”让人们认识到了申明普世人权的必要性。
在审判中,一些律师辩护说,只能为纳粹在被占领国如波兰实行的屠杀部分进行起诉。
按照以往的观念,纳粹在自己国家境内的所作所为,其他任何人都无权置喙。

1948年48个国家签署的《世界人权宣言》。
《世界人权宣言》开篇即陈述了以下条款:

第一条、人皆生而自由;在尊严及权利上均各平等。人各赋有理性良知,诚应和睦相处,情同手足。

第二条、人人皆得享受本宣言所载之一切权利与自由,不分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见或他种主张、国籍或门第、财产、出生或他种身份。
且不得因一人所隶国家或地区之政治、行政或国际地位之不同而有所区别,无论该地区系独立、托管、非自治或受有其他主权上之限制。

第三条、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与人身安全。

一个说明《世界人权宣言》并非一纸空文的证据是,大国们对于签署这一宣言非常紧张。
英国担心它的殖民地,美国担心它的黑人,苏联担心它的傀儡国家。
但是,在埃莉诺·罗斯福的督促下,宣言经过83个回合的讨论之后,全票通过(虽然苏东集团的8个国家缺席会议)。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这贱人说的也蛮对的,中国人自己唾弃这贱人了,这贱人还能为虎作伥了吗?
躺平吧 躺平吧吧务驻品葱代表
这就是反驳的证据:
香港《苹果日报》24日出版最后一版后正式消失,传媒界感到沮丧之际,德国之声专访多名学者,解析《苹果》关闭对香港新闻业以及整体社会有何影响?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唯一的自由丶民主派大型媒体《苹果日报》今天(24日)发行最后一份报纸,正式吹熄灯号。许多传播学者认为,这代表最后一个支撑反对声音的媒体,正式在香港消失,也预示香港报界生态不再多元。

前资深记者丶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助理教授闾丘露薇,对于近年香港新闻业变化之快感到意外,她对德国之声说:“我有想到会变化,只是没想到那麽快丶那麽彻底。”闾丘露薇一直以为当局会让《苹果》留着,只会透过一些方法让它丧失读者,因为《苹果》象征一国两制的标志,可以让外界看到香港仍享有新闻自由,但如今《苹果》被迫关闭,显示当局也不在意“一国两制”的表现了。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及传播学院讲师梁丽娟则向媒体说,《苹果》对政权及北京政府来说,是最民主及最具批判性的声音,“这份异议报纸的象征式死亡,亦预示着香港报界生态不再多元化”。

曾任职《苹果》长达18年,现任《众新闻》总编辑李月华对德国之声强调,《苹果》关闭一事,每个在香港的人都必须担忧,因为没人能置身事外。她认为,五名《苹果》高层遭到逮捕,以及两名高层因违反《国安法》而被起诉丶遭法院拒绝保释,整个过程并未公开透明,并未符合程序公义。她说:“今天是黎智英,但这个名字有可能是任何上市公司的CEO,随便一个人都可以。你说《苹果》跨红线,那红线是什麽,到现在都不知道。”

香港壹传媒行政总裁张剑虹丶苹果日报总编辑罗伟光及3间相关公司被控违反《香港国安法》,6月19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应讯,由于证据检验需要时间,法官将案件延后至8月13日再审理。

期待破灭
《苹果》的关闭,也让大众对“反对声音能在香港存在”的一丝希望破灭。香港记协主席陈朗升则表示,《苹果日报》关闭前遭到搜索丶以及之前《香港电台》空降公务员处长,都已使公民对传媒的信任和友善态度改变,政府的透明度也持续下降。

他对德国之声说,虽然香港的新闻自由一直缩减,但那时候大家仍期待,“反对的声音和意见”能持续存在,而主流媒体中就剩下《苹果日报》支撑,并说:“它的消失标示着‘反对声音存在’的希望已经破灭。”
与香港一海之隔,在台湾长期关注香港情势的中正大学传播学系教授胡元辉对香港《苹果》关闭,感到很遗憾也很愤怒。他对德国之声说,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或苹果集团的员工对民主和自由市场有很高的信念,“港府及中共原本有机会在香港,实验自由市场跟社会主义彼此沟通丶协商和竞争,但显然这样的情况已经不存在,也不可能了。”对于这样的机运没有被创造,还以最糟的方式处理,他感到很愤怒且悲伤沮丧。

他并表示,这突显出中国的传媒体制,根本上与民主制度下的报纸不相容,也没有智慧去面对政治制度的改进。

每况愈下
近年来,香港新闻自由排名持续创下新低。《无国界记者组织》公布的2021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中,香港在180个国家及地区中排名第80位,与去年一样,是有纪录以来最低。

陈朗升担忧,除了报导本身,就连评论或专栏都需要报社负责任,从《苹果日报》可以看得出来,商业或副刊等没有谈论政治的报导,都可能受影响,因此在报导上,若处理得不好,媒体就会被关闭,那大家就会更小心。“从新闻自由的角度来看,当然不是太理想。”

陈朗升说,他对于年轻记者觉得有点愧疚,没办法守住相对自由或好的新闻环境,现在的情况而言,红线丶自我审查都会存在,如果这些都不存在,那就是担忧自己成为下一个《苹果日报》,过去记者能自由报导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回了。

李月华则感叹,香港年轻记者得要面对的挑战剧增,要找到能谋生的媒体工作,选择越来越少,因为有理想的年轻人不愿意去主流媒体,但独立媒体能请的人也有限。她说:“我们经历过香港新闻界最自由的时代,但现在这个大世代,我相信应该少了很多人去报读新闻系所。”

不过,她认为仍有许多有决心从事新闻工作的香港人,愿意在这时候加入新闻业。他们会想见证这个大时代,到前线报导,加上他们所掌握的技术,能共容易把香港的故事说出来,吸引到年轻一代的人。她并透露,《众新闻》接收了原本要到《苹果》暑期实习的14名学生。

“不敢说话”的“寒蝉效应”
香港媒体在报导中国议题上扮演重要角色,过去,在中国大陆不能采访的题目或采访对象,在香港都有空间可以做,但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存在太多模糊空间以及太多未知,闾丘露薇说,香港记者会因此感到茫然或不知所措,不知哪些题材可碰,哪些人可以采访。
《香港国安法》在2020年6月30日实施后,警方持续搜查新闻机构,也让记者采访寸步难行,除了新闻从业人员,香港民众也会感受到寒蝉效应。闾丘露薇观察,被访者会考虑采访可能带来的后果,因此会挑选媒体受访或甚至就“不说了”。因为《国安法》通过后,有太多不确定因素,她说“你接受外媒的采访,或接受了违反国安法的媒体采访,那会不会成为被起诉的证据?”

事实上,2020年7月港府针对流亡海外的香港人所发出的通缉令中,就指出,“罗冠聪接受外国媒体访问时,呼吁世界制裁中国及香港特区政府,...涉嫌煽动分裂国家”。闾丘露薇说,香港人过去享有言论自由,现在却持续紧缩,完全出乎香港人意料之外,完全没有这样的生活经验。

独立报导生存战
闾丘露薇指出,香港记者工作的空间,一直以来都会因机构而有所限制,这是因为私营港媒仍有政治倾向和商业考量,所以自主性本来就不大,但是《苹果日报》因为其理念而有较大的报导空间,但现在看来,未来记者采写的自由度只会越来越限缩。

当主流媒体都已经倾向不做监督性较强的报导时,有新闻理想的记者只能转到网路。她并分析,从2014年香港雨伞革命后,独立记者的数目是持续增加,因此未来这个趋势可能持续。然而独立媒体或记者仍是小众,对此,闾丘露薇并不悲观,她认为:“主流媒体公信力下降,就会有越来越多读者走向独立媒体。”

然而,网媒相对较难触及平时习惯阅读报纸的读者,《众新闻》总编李月华也表示认同,但她认为,“大树倒下,但一颗颗苹果散开,仍有可能种出另一颗苹果树。”她说,若撇除政治因素,媒体业也在改变,未来像《苹果》这样的大树慢慢不存在,但“大船”不在,仍会有许多规模较小的独立媒体出现,所以“反对声音”仍能存在,“声音不会没有,只是型态不同,读者还是有机会接触得到。”
不过,未来仍存在太多变数,因此网路媒体能否继续存在,并发挥其独立报导的角色,谁都没有把握。闾丘露薇说:“目前香港仍有网路自由,网路媒体不需政府审批,因此反对声音仍可以在网路没体上存在,但能存在多久不知道。”
平常心经营网媒
李月华则不愿谈乐观与否,她说,前面是怎麽的路很难预测,若常常找坏的角度去看,那很多事情都不会做了。“《苹果》发生很多事超乎过去想像,整个香港也是啊。我们维持150多年的传统价值,对法治核心骄傲,过去感觉很扎实,但原来很容易被搓破,你若要往坏的方向想,就有很多坏的角度。”

她并强调,当局如果以为关掉《苹果》,反对声音就不再存在,那就错了。23日,有上百人到偏僻的《苹果》办公室声援,代表很强大的一股声音仍在,“要是执政的人单纯从公共声音去看,以为社会就没有反对声音,那就是大错特错。”。

香港浸大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日前届曾对港媒表示,近期不少传媒遭“整顿”,像是香港电台不准某些节目继续播放,《立场新闻》也遭到左报点名批评,这些举动反映出北京想要“整顿”传媒,防止传媒“阻碍人心回归的工程”。

外界也传出《众新闻》可能被“整顿”,对此李月华认为,虽没有实质证据,但从多个迹象和轨迹案的确有其道理,但她以“平常心”面对。并说,若做了政府不喜欢的报导,它就觉得你动机有问题,“但我们没有动机,我们很单纯只是想做新闻,你觉得好不好,我们没办法控制。我只能说,我们过去怎麽做就继续做下去。”

动摇外媒据点地位
从港媒《国安法》实施后,外媒在香港的处境就一直备受关注。如今《苹果》被迫关闭,北京是否会在新闻自由的控管上,延伸到外媒上?陈朗升认为,外媒在香港的办公室或记者,在短期内不会有太大更动。因为《国安法》通过后,外媒的记者已经了解红线在哪里。但长期来看,香港的采访限度会和大陆越来越像,他说:“外媒早晚会感觉,在香港采访跟在内地没什麽差别了。”

中国政府常会以允许签证予否的方式管控外媒,北京“驻华外国记者协会”2020年就曾发表报告指出,中国政府正以“史无前例的力度”,以签证为武器威胁外国驻中国媒体。闾丘露薇认为,这样的方式,也会拿来对待驻港的外媒记者,可能会因此造成外媒更多的自我审查,或离开香港。她说:“但当记者离开香港,对于香港的报导在内容与质量上一定会有影响。”

2020年中,就有多名驻港外国记者签证续期被拖延的,同年7月,香港当局拒绝向美国纽约时报资深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续发工作签证。
原文:https://m .dw.com/zh/%E8%8B%B9%E6%9E%9C%E6%97%A5%E6%8A%A5%E5%85%B3%E9%97%AD%E9%A6%99%E6%B8%AF%E6%96%B0%E9%97%BB%E8%87%AA%E7%94%B1%E8%BF%9B%E5%85%A5%E5%AF%92%E5%86%AC-%E5%8F%8D%E5%AF%B9%E5%A3%B0%E9%9F%B3%E4%BB%8E%E4%B8%BB%E6%B5%81%E6%B6%88%E5%A4%B1/a-58027619
EternalOctober 自由意志主义者
那你倒是不要控评删贴来让中国人回答啊....

中国人民属于挡箭牌了 该搬出来就搬出来
你胆敢像“让子弹飞”在街上派军火,明天凌晨就灭党
shiroi pro republican但也许本质社民
双手支持习大大英明决策!
接下来能着手准备全民公投了吗?
韭菜丰收不丰收当然必须问老子和狗。难道你问韭菜,韭菜能回答你韭菜自己的东西,还不是老子的复读机。
神都不爱的男子 有道之邦以例不以智,亡國之民師智不師古。
中国的人权问题当然是有中国人自己解决,中国恐怖组织入侵南粤是两国之间的主权问题,不是中国内部人权问题。回答完毕。
雞佬 日出雞啼
不用反駁,從這點上他就是對的。

既然支畜樂於作為支畜,就沒必要讓他們成為人。只有當所有支畜都感到要變,要成為人後才讓他們成為人。別忘了伊朗革命,伊朗人不想要民主自由,最後他們也會推翻民主自由體系。同理當所有人都拒絕專制極權,體系自然會崩潰。制度就是集體意志的體現
希特勒:德国人的人权应该问德国人自己,每个德国人都想消灭犹太人。
金家三代:朝鲜人的人权应该问朝鲜人自己,每个朝鲜人都拥护金家。

你确实可以问中国人自己,但是你压制了中国的言论自由,只允许一个答案,那怎么问呢?只有被推翻罢了。
驱蚊花露水 暂时保密
问中国人自己,也就是问匪国宣传部官僚。字数补丁,字数补丁。
那你倒是问哪,能说真话的不都只能在外国成了境外势力,真是个沙雕
先把中国人的口缝起来,再用墙挡住外部美好的东西,然后一天天不断地灌输垃圾有毒虚假信息,养猪就成了,你倒是去问啊,问一个正常的他敢说么,说一句国宝上门整你没法正常生活,你倒是去钓鱼上访哈,人类已经分成正常人类和圈养猪人,中国人差不多被搞成后者
oHo 海绵宝宝
把捂着中国人嘴的手拿开再说呗。一边搞言论管制 一边要问中国人自己 感情能说话的才是中国人 其他都是中国牲口呗。
应该这么说,请问谁叫中国人自己?习猪头一面捂住别人的嘴,一边问别人为什么不说话,真是自欺欺人。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中国大撒币通商宽衣的事要不也问问中国人自己?
ibaba Blue pill for happy, red pill for truth; I choose red
有反駁的必要嗎?
說漂亮話中共最會,實際哪一點有做到?問「中國人」?你習包子(吃屎)有還給「中國人」隨意說出自己想法而不被共黨咎責抓捕的自由嗎?
怎麼問?
投票啊
投完票不就知道中國人的答案了
求雨鬼 如果共产党满足了你的所有诉求,你还反共吗?
习大粪,关于你俩口子的性生活问题我是问你呢还是问彭麻麻?
不停得宣传,过去怎么怎么坏,所以纵向比较,还是依然很多人说过得好。
你是中国人 你是中国人,你爱中国
齐心的逼烂不烂还是得问齐心自己
彭丽媛的逼臭不臭也只能问彭丽媛自己
习近平没有资格评价
miule236236 黑名单 台灣人不是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民主與大一統互斥,支那民主的前提是解構中國。
中共慣用的斷章取義。
下一句應該接「誰叫你們服從中國共產黨」
Arti000 無人可以代表我
朝鮮人民的人權要問朝鮮人民自己。。。。一樣的意思

朝鮮有言論新聞自由嗎?朝鮮人民廣播電台去訪問幾個演員就能代表朝鮮全國嗎?

當沒有言論和新聞自由,任何從他們每天出來的信息都只為迎合當權者的意願,毫不真實。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Freedom Number 1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6-29
  • 浏览: 8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