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情报组织水平怎么样?

美国有大名鼎鼎的CIA,经常对其他国家搞事,美苏冷战中起着很重要作用,
德国联邦情报局(BND)数十年时间里,与CIA监听包括友邦在内的众多国家等等,
以色列有名声显赫的摩萨德,拿手好戏是暗杀恐怖分子,经常搞个大新闻出来,天谴行动啊,暗杀哈玛斯领导人啊,窃取伊朗核设施机密资料等等,
前苏联有契卡、克格勃,即现在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也很有名,什么“燕子计划”,还有克格勃官员积极参与镇压匈牙利起义等等,
英国也有军情六处,007系列电影则以该处为主要题材,
连巴基斯坦都有名声在外的三军情报局,以扶植虔诚军、穆罕默德军等极端主义份子闻名在外,

为什么后清国的情报组织对外毫无名气,也从没有见过他们去外面搞点事情?(除外折腾海外华人)
----对内倒是威名赫赫,微信发个敏感词瞬间能定位到你的手机住址身份证号----“老大哥在看着你”(奥威尔《1984》),
有,而且有很多。

不知名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一朝天子一朝臣,中共每一次权力交接和变更就要改革这些机构,以确保国安,政治安全和特务权利归属于自己,有时候一改革就换名字了,所以不如民主国家一样可以一直挂一块牌子。

特务机构最早在中共一大之后叫中共中央社会部,后来因为向忠发事件,还有周恩来VS康生的权利之争,分出来一个中央敌区工作委员会,二者在1940年底合并,由周恩来把持。

1941年开始,由于中共和国民党的内斗复杂化,而且日益加强的和日本人联合的需求,中共中央社会部的具体执行职司开始下放到“各局” 其中最出名的就是中共华中局书记饶漱石和华中局中社部部长潘汉年这一对欢喜冤家了。 总的来说那时候的中共特务机构由一个,分成了7个,一来比较灵活,可以便宜行事;二来就是串通日本人这件事不怎么光彩,以后可以把夜壶扔了洗白自己。

这种情况一直到了1945年后由李克农主持中央社会部工作才结束,中共收回了对特务机构的统一领导权。

但是1949年之后的毛泽东对此还是不放心,于建国当月把其职能一份而三,分别是罗瑞卿拿到了公安部,毛泽东带着周恩来和程潜自己掌控中央人民革命委员会,最后一个就是中共中央政治局保卫处。第二年12月份,毛泽东又在中央军委总情报部下设了一个“中央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联络部” 专职情报机关和军事委员会的文件传递,实际上是把原来的特务机构又一份而四。

这次一分而四造成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结果,那就是公安部/军革会/政治保卫局本来都以为自己是特务里最大的😂 结果混了几年发现,居然是看起来最不重要,剧中传递文件,掌握“大印”的联络部,最后成了中共特务中枢,这个和明朝很类似,东厂西厂锦衣卫最后也是发现掌印太监原来最大。

1955年以后,这个联络部就改组,变成了中央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的总联络部,第一次在建国以后特务机关形成了完整的组织架构。 我们看一下这个总联络部的负责人就可以看出,他就是中国的CIA+FBI,老大是顶尖特务李克农,老二就是孔原,这里顺便说一下,孔特务由于每个基因每个毛孔都是特务,太低调了😂 所以很多葱友甚至没听过他,他两个儿子一个后来做了中信一把手,一个做了中国航空集团一把手,你就知道他多牛逼了。其他部长还有中国知名特务刘志汉,李青长等人。

再后来这个联络部改名,名字大家就很熟悉了,就是中共中央调查部,李克农直接对当时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负责。那时候的中国,不可以提到中共中央调查部,党内文件说的时候都只能说“西苑机关”。
他的组织架构和行使职能完全是仿照了以色列的ISA建立的。后来这个组织根据不同形式加了很多旁支,比如五马进京后为了监视地方官员,增设了“党史研究办公室六处”; 为了统战工作增加了统战部联络处;为了台湾问题增设了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事处;为了防范中苏冲突引发的大规模生化潜在危机增设了“北京环保局”。  

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为啥中共体系内没有大名鼎鼎的CIA,北京有两个环保局,第一个叫北京市环保局,那是真的管环保的。 第二个不挂牌,直接对总理办公厅负责,名字叫环保,其实就是防生化部队。 中共总喜欢搞这种事情,就是低调行使特务业务。

这种例子举不胜举,比如1949年成立的北京国际关系学院,人家的确就是一个普通高校。 结果在1965年的时候,又成立了一个“中共中央调查部部属”的“国际关系学院” 名字一摸一样,但是里面都是特务学员。

1967年到1969年,中共特务机构调查部也受到了文革巨大冲击,潘汉年案二度开花差点把毛泽东气死,李克农在对毛泽东的上书中直接说“潘汉年在1936年至1943年之间的工作(主要就是指共产党联日抗中的工作) 毛主席和周恩来同志是知道的”据说毛泽东接到这封上书之后直接把桌子踢翻了😂

无奈之下潘汉年判了15年徒刑,但是宣判第二天就带着自己媳妇下放了,有司机,有厨师,有帮佣,还有一个专职给她媳妇推轮椅的,每个月160块钱人民币补助,还可以进城探亲逛街。

实际上这就代表了毛泽东当时无法全盘掌握中国的特务系统。 毛泽东本来意思就是大家都知道我们联系日本人一起打中国,那么这段历史就由潘汉年自己扛了吧,结果李克农和周恩来都不干,陈毅当年负伤,也多亏潘汉年联络日本人,把陈毅送到上海治疗、所以很多人就给潘汉年求情,毛泽东一看,算你妈球了,老子饶他一命。 很可惜,潘汉年没死在毛泽东手里,但是死在了江青手里,文革后,江青收到了匿名信,说潘汉年手中掌握江青年轻时在上海的风流账,这次由于涉及到了“皇家性丑闻” 这在中国历史上就是杀无赦的超高高压线,没有人再敢给潘汉年求情,他们夫妇分别被囚禁到77年而死。

中共大特务头子廖承志曾经说“潘汉年案不翻,我死不瞑目”。 共产党元老陈云在1979年做手术时,在手术台上要求见姚依林,嘱咐后者自己如果没下得了手术台,一定要在他有生之年见到潘汉年翻案。

面对特务机构直面文革冲击,毛泽东在1969年6月13日开始全面对特务机关进行军管,将中央调查部直接并入解放军总参谋情报部。一直到四年后,才重新独立分出来,利用军队保护了特务机构,这也可侧面看出文革多tm坑人,堂堂的特务机构被收拾到夹着尾巴躲进了军队大院才能存活下来。

一直到了14年后的1983年,才以原中央调查部为主体,加上公安部反间谍处,再加上统战部等机构,组成了近代中国的国家安全部。

国家安全部从1983年到2014年成为了中共的CIA,下设政治部,基础部,业务指导局,内卫行动局,安全保密局,国防科工委联络局,党史研究办公室六处等13个机构。全方位指导国内外各种间谍和特务活动,其中最恐怖的也最不为人知的就是这个党史研究办公室六处,在全国所有一级行政区划单位都有办事处,专门负责写内参,直接递交给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内参内容有很重要一部分就是报告当地主要党政领导干部的日常生活,见什么人了,买什么东西了,和谁打电话了,孩子在哪留学,平时看什么书,说了什么话,吃的菜是有机的吗,喝的酒是多少度的,老婆的爱马仕包包配货选的丝巾还是小马,儿子的法拉利刷机刷到多少匹马力什么的,从某种角度来说薄熙来就是死在这群人手里了,习近平搞薄熙来的时间,重庆市党史研究办公室每天都要发两篇专项内参,向中央反映薄熙来的动向。

2014年以后,已经例行32年的中共特务组织又被逐步打散架空,原因就是习近平很怕有人拿这个东西,向对付薄熙来一样对付自己。 习近平采取的办法更恐怖,就是小组政治+大部委改革。

原来的党史研究办六处虽然恐怖,但是中共内部位高权重的人至少能通过个人关系和内部网,知道这些人是谁,可能会出现在什么地方,每年也大笔钱给人家送着。

现在习近平一大部委改革,用XX领导小组架空原有组织架构,那么理论上人人都有可能是特务,人人都有可能写内参斗你。习近平早年提出的“群众路线” 和什么洗洗澡出出汗,都是把特务政治发挥到极致,不仅特务机构搞特务行为,公检法司也搞,纪检委也搞,最后就是没人干正事,每个人都玩人斗人,人整人,网络上也是这么一个状态,全民举报,我看你不顺眼我就搞你,你20年前拿我家一个土豆,你别急,老子总有蹲到你犯错那一天,等到那天我特务死你!

所以说中共没有CIA,没有FBI的原因就是这样,真正的CIA由于一朝天子一朝臣总改名,或者干脆重组。 而动不动的就搞一场政治运动,把全民变成CIA,每个人都是CIA。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美國前FBI局長Louis Freeh在李文和案時說過中國的情報工作類似螞蟻搬家以量取勝

這的確是中國情報(和其他許多方面)的獨有長處

你在本站戰忽局同志身上也可以看到這種特質
水平全靠恁汁在发达国家接近千万侨民,恁汁留学生又多,人均飞碟,要是红鹅爹有这个条件不知道KGB能强成啥样,但是人家能真靠意识形态吸引大量西方精英真心实意去卖命,比如剑桥五杰,比如佐尔格这些人
就以金正男一出中国就被刺杀来看,应该是连朝鲜都不如。
毅俊389 多难穿帮
中国情报组织水平非常高,他们的培训机构叫横店
Unkalamo lovechallenges 祖籍香港 有事說事 别裝模作樣
匪國的情報組織水平應該還好,但渗透能力可是一等一。

牆外多年親眼目睹,所有說中文的地方,皆有匪共影子,無一例外。
都强迫人安装反诈app间谍软件了,可以全天候定时定点录像单位录音,如果需要可以盗取手机里面资料,也可以删除里面的有效数据,华为手机就偷偷删除过用户的照片
有过一篇报道 说如何侦破中共间谍渗透美国驻外使馆的,其中美国反间谍人员对中共情报系统评价还是比较高的,认为他们跟俄国类似,发展间谍很有耐心和毅力。

中共间谍之前没有名气是因为中共没有对外采用明面上的攻势。只是习近平上台后这种攻击才越来越明显。
望N負E 革命吾醉,造反有醴!
我剛出來那幾年,一次參加活動,看到有個華人長得很像早年認識的一個人,懷疑是他兒子。通過側面瞭解,姓氏、年齡也對的上,我就判斷這人是帶着任務來的。後來這人沒影兒了,一問,據說突然關了生意回國。又問老友,某某的兒子還在原單位工作?老友說在,出國一段時間,回來結婚,還去吃了喜酒,他老婆是駐外時候認識的,倆人談着談着才發現原來都是帶着任務的,真叫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共和国里当皇帝 辱包,但不辱滑;反对港独、台独;对TG持中立态度,既不舔G,也不无脑反G
谁说没有,朝阳大妈难道不是中国最大的特务机构?(滑稽)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百日无孩

中共30年计划生育,欠下累累血债,屠杀了无数无辜的幼小生命。山东聊城的“百日无孩”运动,更集中体现了所谓“计生工作”的残忍冷血。资料记载,这100天内,数万婴儿被杀,尸体填满十米深井,野狗叼著婴尸在街上到处跑。

所谓“百日无孩”运动,就是1991年,山东聊城地区的冠县县委书记曾昭起和莘县县委书记白志刚,为了降低当年人口出生率,下令自5月1日到8月10日,本地无论头胎二胎,不问合法“非法”,一个都不许生,全部强制堕胎。

https://i.imgur.com/iYkIe8K.jpg

1991年是中国黄历羊年,当地人将这一运动称为“杀羊羔”。

莘县当地有民谣曰:
白志刚,杀羊羔,新婚一胎全动刀。
莘县父老人人骂,掘他祖坟恨难消。
伤天害理天不容,天打五雷剐千刀。
有朝一日天睁眼,白氏家族断根苗!


不过,白志刚并非“杀羊羔”的首创者,他的动作比冠县县委书记曾昭起稍晚几天。

1991年4月26日,曾昭起召开冠县县委扩大会议,要求自5月1日到8月10日,确保全县无一个孩子出生。因为冠县计划生育全省倒数第一,县委被黄牌警告,曾昭起决心一年内由倒数第一变正数第一,因此推出了这个“百日无孩”运动。

然后,县委书记点名,由大到小,由前向后,全县22个乡镇党委书记挨个表态。前两个书记表态不能按时完成任务,曾书记听完,脸向旁边一扭厉声道:“来人!”,“铐起来,押下台去!”接着宣布“先将两人关押半月,纪委检察院去查一查,看看他们有没有违法违纪行为!”

据说曾昭起有一句至今流传于冠县的名言:“这一百天里,但凡有一个孩子出生,我就叫他爹。”

马上冠县的大街小巷挂满了标语条幅,“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上吊给根绳,喝药给一瓶”,“宁肯流出来,不许生出来”,“执行政策要坚决,决不允许孩子多”……

https://i.imgur.com/8hvZ3y8.jpg

从县医院到百货大楼,沿路密密麻麻新起的帐篷成了全县计生对象堕胎、结扎的临时病房。本县医院实在做不完这些手术,被送到周边县市医院的也不在少数……

由于一时流产、引产数量太大,死婴被集中丢在县医院锅炉房旁边的几口深井里,十米深的井被孩子的尸体填满。据当地居民说,那几口井几年后都还有强烈的腐臭味道。

由于流产、引产婴儿太多,尸体处理不当,经常有野狗叼着孩子的尸体在大街上跑来跑去。

当时被强制流产的包括怀孕7个月以上甚至即将临产的孕妇,有些婴儿被强制引产出来的时候还是活的,离开娘胎发出第一声啼哭声后,马上被医生护士照头上一针,小腿儿乱蹬几下就死了。有的产妇看到这个场面当时就疯了。

据冠县贴吧:“有种针打了后小孩肢体开始腐烂,我姥姥家村里有个人只有一条胳膊,就是生下来打了针后被父母砍去了那条打针的胳膊。”

https://i.imgur.com/Yet5MYu.jpg

还有将近40岁的妇女多年不孕,好不容易怀孕,却没能逃过“百日无孩”运动,被强制引产后,终生不孕。

据统计,“百日无孩”有超过两万人被强制流产、引产,这还不包括受“启发”而采取类似措施的阳谷、东阿等县。

据当地一位乡干部回忆:
为确保我乡5月1日到8月10日这100日内不出生一个孩子,我们乡里是我负总责,每个村都是村支书负总责,先从自家开始,从自己的身边人开始,从自己的亲戚开始,凡是怀孕的不论啥情况一律打胎流产,以前颁发的准生证一律作废,有人问:“那出生了怎么办?”我们的回答是:“生出来就掐死!”

我让计划生育执法队的成员都一律穿上了警服,手里要有武器,绳索是标准的两米长,棍棒一米四,每人每天10元工资。当年我们乡长书记的工资多的一个月才130元。举报的,一律吃百分之五的提成,举报一个一般就能挣100多元。在政治待遇上,凡是工作积极的,优先入党,优先提拔为乡干部。

我“创造性”的应用了那个著名的“白猫黑猫理论”,不管什么出身,不管他啥经历,不管是否有偷鸡摸狗的行为,只要能完成计划生育任务的就是“好同志”,就提拔到重要岗位上。

遇有重大任务,比如拆房,抓人,一般是从80里外的碱窝乡调人来。外乡的人谁也不认识,没有人情顾虑,工作起来自然如狼似虎。你孕妇怎么了,专拣肚子猛踹,省的让你打胎你不情愿。一脚下去,一会儿地下一片血,你想保胎希望不大了,即使我们让保,你到县医院也是给你打一针引产针,政治任务谁敢不执行啊!


很多快要生产的家庭纷纷出逃,于是房子被拆,亲属被抓,甚至有叫亲家母打女儿公爹脸的事。在运动中,乡镇马路上,总有很多拖拉机上拉着那些因家人生孩子而被抓起来的村民游街,都是五花大绑,胸前还挂着牌子。因为正好是玉米秸长起来的季节,有的孕妇被四处抓的无处可躲,躲到玉米地里去把孩子生了下来,住在窝棚里,不敢出来,才幸免于难!

香港党媒节目中也曾提到山东冠县“百日无孩”运动,主持人特地向当时中共国家计生委规划统计司司长张二力询证此事,张二力承认:“因为我那年到山东去过,我的司机就跟我说,山东是搞得比较凶一些,这是肯定的,很凶,但是我去看过,也是感觉是这样。”

几万“羊羔”们的冤魂铺就了曾昭起、白志刚的升官之路。1992年,曾昭起便升任聊城地委副书记,几个月后转任菏泽地委副书记兼副专员,从此踏上官场通途,先后担任山东省二轻厅厅长、山东省经贸委副主任、山东省国资委主任。最令人惊愕的是,在卸任山东省国资委主任后,曾昭起竟然担任了山东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有网友称,总有一天,在冠县、莘县,会有“百日无孩”惨案的纪念碑立起。因为,“我见过孕妇被计生干部用猪笼抬到医院大月份引产,撕心裂肺惨叫至今难忘。我见过计生运动后医院旁边柑橘园里池塘飘满婴儿残骸,还有池塘边引产未死透的婴儿。我也见过扒房牵猪后流离失所的超生户。我希望自己有机会去反人类罪法庭做目击证人。”

山东“百日无孩”运动,也只是中共计划生育血腥罪恶的冰山一角。数年前,中共当局就宣称计划生育30年时,让中国少生了四亿人。
聪明如市井流氓的水平。愚蠢如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水平。
曾节明 反共分子,民族主义者,人道主义者
中共国情报组织当然牛,共产党的组织能力是最强的,因为不受人权伦理的束缚。
应该算得上是世界独一档的。且领先全世界所有国家很多。
非常差劲。

美国政府内部的资料,在上个十年,美国政府通过各种渠道想向中国传达本国的对外政策资料,对方根本置之不理,以至于要通过CIA向中国情报部门泄密才能传到对方手里。

纽约时报曾经报道CIA在中国的情报人员被一网打尽,当场枪毙数人,但是美国政府内部并没有这方面的资料。可能是保密,但我更倾向于没有这样的事。没错,是有人被枪毙了,可能也拿了美国的钱,但这不是CIA情报网络的一部分。

总的来看,中国情报部门的人力资源十分热衷于通过公开的民间体系运作,主要从事商业和技术资料的窃取,最典型的就是捷克抓到一个华为的中层管理人员间谍。而在专业的情报技术方面,比苏联人要差劲的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