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毛澤東、蔣介石都提出過“民族自決”,為什麼中共不允許香港人自決?

我這是個設問句,不是一個疑問句,下面我要發表我的思考。
最近通過閱讀,看到很多中共、國民黨早期領導者對於中國、民族的看法,其實孫中山、毛澤東、蔣介石在民族自決這件事上是觀點基本一致的,國民黨後來開始詬病共產黨和共產主義,其實是在兩黨鬧翻開始,國民黨初期也是共產國際扶持起來的,誰也別說誰。
而國共在對國家、民族的認知標準上有著高度的一致,這也是為何近些年兩黨能如此快速地臭味相投的原因。

究竟是什麼使得兩黨有高度的契合點?那就是對漢族、華夏、中華民族等概念的認識,兩黨都不是族群平等的政黨,都是漢至上。那麼他們為什麼不只統治漢族,卻一定要統治西藏新疆蒙古?這就與他們對“中華民族”的定義有關,他們定義的中華民族,是由漢族領導少數民族,所以他們才會喊出“驅除韃子,恢復中華”,韃子就是蒙古新疆東北的民族,那麼中華此時顯然又不是他們了,所以所謂中華民族,在國共兩黨的定義裡,就是漢族統治的天下所包含了所有民族。

因為他們的認知有如此的矛盾,所以蔣介石毛澤東才都打著民族自決的旗幟成為了獨裁者,為什麼自決卻反而走上獨裁之路?

這是我想說的,他們所講民族自決此時被他們理解為整個民族要聽他們的領導以完成自決,而不是民族裡的個體的覺醒,所以才搞出來毛語錄和背誦三民主義這一套,因為他們要完成所有人必須服從這個任務,而至於所有人各自怎麼想,他們不在乎。
所以,注意咯,孫中山是死的太早沒機會,但毛澤東和蔣介石都高喊民族自決,又大舉壓制普通人的自決,這種弔詭就像他們既驅除韃子又把韃子納入中華民族一樣的弔詭。

毛澤東和蔣介石,或者說國共,都只是把民族當作了一個整體,而只有他們可以作為這個整體的領導者,他們的所謂民族自決,也正是這樣的“民族”的自決,而並不是每一個普通人的覺醒。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中華民族是個筐,什麼都能往裡裝。中華民族自決只是當年團結起來鬧革命的政治口號。時過境遷,而今中共怕的就是人們認識到中華民族的虛無本質,轉而追求由文化根基而自發的民族自決。當年喊民族自決是為了變革。今天中共的民族政策是靠製造混亂來為其專制維穩提供藉口。

在中共話語體系中,一旦被劃入中華民族就等於被套上沉重的維護中共統治和中國統一的道義枷鎖。維持複雜的多民族表象,就是維持中共用來為專制辯護的國情。為了長期保持這個國情,長期灌輸專制的合理性,中共的民族政策永遠只有優待和虐待,絕無平等。

如此時間越久,積壓的民族對立情緒越多,中國人就越是不能接受中華民族這個大泡沫破滅時的陣痛,也就導致社會對要求自決的民族產生更多的厭惡或恐懼。如此循環往復,中共就能依靠人們的民族情緒和害怕改變來維持專制。

以上種種正是我向來深刻警惕大中華這一說法的主要原因。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我从头说起吧,孙文时代的中华民国,就已经是今天中共的大一统叙事了。因为他们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去继承大清帝国的遗产,所以抛出了五族共和这个幌子。这个我不是给楼主解释的,楼主说的比我好。
问题出在孙文时代的中国,或者说当权政府,实际上是没有能力统治这些地方的。所谓的民族自决,更像是一种我无奈之下的抉择,和对汉族之外的民族的收买。就好比我看到了青年时代的阿媛,我娶不了她,我来了一句,她有婚姻自决权。一样
在中共之前,所谓的中华民国领袖没有一个有能力实际掌控新疆这些广大领土的。有了能力这个民族自决自然就是一张废纸拉。
而且孙文蒋介石毛泽东眼里的民族自决,是在我允许,你失去独立自主能力下的”自决”,就是奥斯曼帝国治下埃及本土贵族对”埃及”的那种自治,但你要是想独立,那就不算自决了,如果我有能力,你就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所以今天维族人的苦难执行者表面是中共,实际上是从梁启超那帮人提出,孙文他们使用的大国叙事大一统主义。你就算换个国民党,飞天意面党,只要还抱着大国叙事,而且他还有能力,那该压迫你还是压迫你。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因爲「中華民族」是一個整體,不服的就是「分裂主義者」,是人民公敵,是異端,該燒
至於中華民族是什麽?可以包括一切中國想包括的民族,只要皇帝你想,不論黑的白的,哪怕小灰人都可以是中華民族
因爲青蛙人也是中華民族,所以K隆星也是中國不可分裂的領土。基於民族自治的理念,應當由中華民族的人也就是偉大領袖習太陽治理
說明包括廣東人在內的整個漢族人在過去一百年甚至幾百年,一直沒有搞清楚,到底自己是誰,是漢族人?中原人?中華民族人?這些概念被不同時期的不同人出於政治目的胡亂劃等號,最後導致漢人整個認知錯亂。
至今大部分華人依然受這一錯亂影響,華人追溯祖先產生了混亂,對漢族的起源和自己是否漢族的認知完全亂套,華夏又是誰,蒙藏回又是誰,黃帝究竟是誰的祖先,來自哪裡,這些完全停留在虛空的想像和寫意的故事化的認知狀態。

我不做這塊研究,但看過一些不同宗教信仰的學者做得出過類似的結論,就是中國土地的人,最初大致分別從一南一北兩條遷徙線路從西面過來,一條中亞,一天印度東南亞,反正這片土地的人的祖先最早不是東亞的石頭縫裡蹦出來的。所以那種基於東亞本土形成的漢族觀點的歷史敘事方式是值得商榷的,這種歷史觀也確實給今天的族群認定上帶來了問題。
亡共进行时 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就是打人民。
其实香港人最大的问题,在英殖民时期没有拥有自己的军队,整天就知道赚钱,英国实力日薄西山撤退香港后就完蛋了,香港人在面对中共的社会主义拳头没任何反抗力,如果未来中共实力出现衰退,香港人一定要有自己的军队,有自己的军队才能独立,才能选择自己的命运。
歌以咏志 🇺🇦 Kalush Orchestra - Stefania ♫ https://pincong.rocks/video/6225
很赞同楼主的思考。中文有一个“博大精深”之处,就是隐藏主语。有时候一句话或者一个词组看上去有主语,但其实主语隐藏在说话人的脑子里。“民族自决”就是这样一个词。

“民族自决”不是让民族去自行决定。民族只是一个抽象的身份集合,它不可能做出任何决定。哪怕是一个民族国家的全体国民进行全民公决,其结果也只是直接民主决议,即该民族国家大多数人的决定,远非民族自决。支共话术中的“社会进步”、“历史选择”、“时间的考验”等等,皆出于这一逻辑。所有这些虚妄的词,背后的行为主体只有一个,那就是当权者、统治者、靠枪杆子和笔杆子掌握话语权的人们。

在主语隐藏的话术里浸泡久了,说者和听者都习惯性地忽略很多事务到底是什么,究竟是谁做出行为,谁应该负责。要戳破这一话术,应该分辨看上去象主语的东西是不是真的有主动思考和行为的能力。如果没有,就要认真思考这事主体究竟是谁,这话是谁对谁说的。对照一下宪法例子,可见一般。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即保障宗教、言论、出版、结社、抗议等五大自由之条款:
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

这一条款明确指出国会不得立法干涉限制以上自由。由此,美国宪法正确指出了以上自由所面对的最大威胁,即公权力中的立法权,其主体是国会立法者。通过一个具有明确主语的否定句确保了以上自由不能受公权力的干涉,从而在有效地排除了对以上自由最大的威胁(而不是大而无当地承诺由公权力干预保障自由)。

相反,2018年两会授权发布的支国《宪法》,其逻辑完全相反。
第一章 总纲
第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国家保障各少数民族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维护和发展各民族的平等团结互助和谐关系。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
  国家根据各少数民族的特点和需要,帮助各少数民族地区加速经济和文化的发展。
  ……
  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
第二章 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
第三十三条……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

此条款首先将国家公权力的管辖范围无限放大,甚至包括对发展和需要的定义权。对于人权,“国家”首先是尊重。主体是谁?尊重如何体现?支共说了算。有这样的宪法,就算律师被允许援引宪法进行辩护(现实中不允许),也根本无法指出与案件相关的违宪主体。毕竟,谁敢在支国因为某个政府部门或官员的行为骂整个国家?

如果支共想表演保护人权,它可以处罚违宪官员,个体有错,而国家无罪。如果支共想要强硬维稳,那它就可以代表“国家”对某些人的人权进行限制,以保障“绝大多数人民”的人权。这样律师就必须闭嘴,不然就被扫黑除恶。国家是由党领导的,“国家”和它所管辖的人权的解释权在党。

思维有劣根,则文化和政治无良果。中文主语的习惯性缺失是已经固化成了一种逻辑缺陷。这种无行为主体,无责任主体,懒于区分客观事物与抽象概念,导致“人”作为个体在社会和政治事务中缺失的表达方式,早已充分渗入支式社会政治文化等各个领域。这样的思维模式使支共的诡辩术和暴政逻辑得以大行其道。
呼吸机 想打胡锡进 结果手滑了
难怪你国从小培养集体荣誉感
所谓中华民族和班集体一样
都是把完全不搭嘎的人圈起来
然后给这个圈子套上一个标签
让圈子里的人以这个标签为荣
不让圈子外面的人说三道四
孙中山
前期是驱除鞑虏,勒令滚蛋,既不要人也不要地,十八省建国不是开玩笑的。
后期是倾向于同化,消灭少数民族民族认同,用宗族认同取代之。
所谓孙中山认同民族自决很多都是联俄容共后的一些应付苏联的官方套话,甚至是苏联方强行逼迫孙中山同意的一些宣言文件。
孙中山是汉民族主义者,他的国家构建是汉民族主义优先。
民族自决的意思是少数民族自主决定自己的政治去留,文化构建和经济发展,这个和孙中山的思想是有冲突的。
自决算了,自我了决还是可以的。

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字数
广东人在近代可真有意思,北伐大一统叙事的是广东人起头,闹独立的也是广东里的香港人..怕不是精神分裂
xiaotengzi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躺板板 屠龍敗血,與物為腐
我從來都不信人治社會裏那些奉行所謂主義的人自己會信它,都是彼時彼地籠絡人心的工具罷了,但是這些工具往往名頭很響,我們不在其中的人常覺得歷史是被這些虛頭八腦的東西牽著走的。
tfera 观察
彼時彼地不同而变,宪法小于红头文件!白毛女与王世人階级永世长存!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