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中國民主後,如何避免黑社會或前中共勢力進議會?

如題,假設中國民主可選舉後,要怎麼避免那些不良分子進議會,制訂對人民不利的法律呢?

就好比台灣李登輝時期,隨著國民黨控制力下降,各個地方勢力、黑幫、角頭,紛紛搶著選舉進入議會,透過權力尋租的方式,包攬工程、開設賭場、掩護走私等,魚肉人民百姓,也是台灣治安史上最黑暗的時期,各式紅星、黑星、雙獅牌在市面上流竄;是到後來台灣完成產業轉型、再加上人民素質教育的提升、以及所謂的二清、三清專案大掃黑,才將這種情況減緩。

即使如此,現如今還是有一些黑幫份子盤據議會,如黑道議長許崑源,或者勾結黑幫者,如花蓮王傅崐萁、苗栗國元老院等等。

所以要如何有效的避免這類人進議會呢?
谎言领主1127 我就和大家说说大实话
没有必要,因为黑帮再厉害,他们的利益也是不可持续的,随便举个例子,你是个毒贩,你通过贿选暗杀等等策略当上了市长,你会选择:1,大力发展毒品行业,让全市人人有毒吸。2,大力发展经济,让人们有钱去买毒品。
黑社会之所以叫黑,就是因为他们的利益是扎根在正常社会之上的,如果正常社会失去了创造财富的能力,黑社会自己就会枯竭死亡。况且一个人人自由,大家都能用民主和武力表达诉求的社会,黑社会作为一群学渣混混组成的组织,真的能和正常普通人对抗么?一个学霸可以用一套家用实验仪器捣鼓出沙林毒气,随便在光明正大的黑帮集会里一丢,黑帮就会彻底散架,一个有毅力坚持训练的普通人,在正常装备下,最多一年,他就能在躲避警察的同时端掉一个城市所有的黑帮,黑社会老大再牛逼再能打,看看美国70年代层出不穷的变态杀手,他们能活过几次?就算他上台前多么劣迹斑斑,只要他有正常的人类认知,他就该知道建立一个法制和文明社会,最大的受益者反而是他自己。
不需要避免,民主法治的好处就是有纠错能力,虽然比较花时间。

像楼主你提到的
許崑源——在韩国瑜被罢免后,自行無繩自由落體了。
傅崐萁——2018年入狱,22019出来,2020又因为另一个案子入狱,虽然目前假释中,但谁知道后面还有没有案子等着他,怕是要像赵云般七近七出,不过进出的是监狱。

再给你补充一个人
李慶華——李焕的儿子,李焕是谁?是一个蒋经国过世当时,足以和李登辉争权位的人,若他赢了也就没有李登辉后来的事了。
这个就是楼主你所担心的前中共势力——这里变成前党国势力,因此多次被提名并当选立法委员。
然后现在呢?因为贪污而被通缉,逃亡成为失踪人口。

建立民主,习惯法治,自然就会制定法律并展开司法行动名正言顺地去办这些人,不用特别找理由,一切公平公正公开。
民主國家有資格參選就能參選
刻意禁止特定身分會特定組織的行為其實不民主
這也是為什麼台灣民主化之後國民黨一樣能選
不過這裡我想談一下黑社會

說到底黑社會這詞有點籠統
各國各地黑社會大致上可以分三個大類
與土地相連的宗親角頭
前獨裁鷹犬的打手組織
外來移民的同鄉互助會

當然還有些變體
不過基本大致上是這幾個形式

不同類型的黑社會組織存續倚仗與發展策略都是不同的,可能造成的危害也是不同

但黑社會是不會消失的

此部分過去有過討論
黑社會在現代文明國家是不是必然存在的東西?禁不絕也不可能禁絕? - 回复 by @來閒逛的台灣人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445831


老實說我對中國境內黑社會不熟
一樣只能以台灣舉例

1. 外來移民的同鄉互助會
    香港黑社會的源流都是這個形式
    不管是新義安14K和字號老聯水房
    大致都是移民的同鄉互助形式 
    當然新義安跟14L是蔣介石手下將軍或特務整合也有點特殊
    香港黑幫後來也本地化了

    不過這類不是本文重點我就簡單帶過
    外來移民的互助組織與土地聯繫較弱
    規模再大影響力實力也不足
    同時移民的特徵是內部可能團結
    但對於同區域的鄰居是對抗形式

    此類黑幫有幾個特色
     1-1 不忌諱禍害鄉里欺男霸女,在根據地販毒都沒問題
     1-2 企業化管理與發展,人員數量眾多,發展不限於地域
     1-3 組織內部多以結義兄弟為虛擬關係形式,幫主為"大哥",為虛擬的長兄
           與傳統地方勢力類的黑社會如西西里黑手黨、日本黑道、台灣角頭的
           "教父"、"義父"、"老大"的虛擬父子形式不同、關係皆不如傳統地方勢力類緊密
            故相對低層幫眾也較規矩松散、約束力低落
     1-4 相對很容易吸收成政府打手

     所以香港白衣人打香港鄉親沒在手軟的
     台灣部分外省掛幫派為此類型的變體
     而特色也類似
     與土地不相連,缺少形式規矩、容易成為極權打手
  (比如竹聯幫陳啟禮張安樂當殺手殺美國公民劉宜良的江南案)
     所以在台灣,外省幫派的竹聯幫四海幫接有許多人與獨裁打手組織反共愛國陣線
     合流為愛國同心會
     
        
2. 前獨裁鷹犬的打手組織
  
    承上,簡單放兩篇文章好了
    第一篇來個竹聯吧
  這篇竹聯幫元老人物柳茂川的文章
 《竹聯》:在江南案之前,我與陳啟禮之間沒有任何祕密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0909
  第二個例子就愛國同心會的前身:反共愛國陣線吧
    昨天寫的文章拿來用一下
    回復蔥油-以台灣黨外統派談起,獨裁政權的倒台不是結束,只是開始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5917
 

3. 地方勢力-與土地關係緊密的角頭
    
     這是本文的主角
     我想中國朋友不容易理解台灣選舉時談到的"地方勢力"
     很大一部分的台灣人也不太理解
     李登輝被指控黑金很大一塊是她引進地方勢力與國民黨外省蔣幫勢力抗衡
     一般說的台灣角頭跟地方勢力的邊際在哪?
     但地方勢力就等於黑社會嗎?
     答案是也不是

     這話要說到中國的歷史,所謂鄉里實際的權力者-地方大族

     在中國歷史裡,鄉里的實際控制者往往是地方大族
     有時也稱仕紳階級
     反正世家與豪強後來也沒什麼在分
     總之人民的生活世家大族管理
     爭執世家大族處理
     治安與土匪問題世家大族也有武力、或與地方政府合作處理

     那來到台灣的早期移民呢?生活過得爽的世家大族幹嘛賭命過黑水溝來台灣?
     同鄉人可以抱團墾殖,但爭執怎麼仲裁?水源怎麼分配?土匪怎麼對抗?
     所以台灣的特色-超密集的宮廟出現了(喂

     兩千多萬人口的島嶼有一萬兩千以上的宮廟
     宮廟幹嘛用的?
     
     在台灣墾殖早期,宮廟就是中國來移民的區域政治中心
     因為大清在台灣就放爛沒控制力阿
     
     所以地方事務地方各有力人士小山頭自行處理
     宮廟就是一個區域用來處理紛爭做仲裁的中心
     也是械鬥(其他區域移民)或抵抗外敵(原住民、日本軍)的集合單位
      
     當然台灣也出現過強大的地方大族,如家兵七千,能出兵幫清廷打太平天國的霧峰林家

     但各地方有力人士在宮廟湊壯丁組民團才是台灣早期普遍的狀態
     
     宮廟是喬事情的政治單位,所以大甲鎮瀾宮顏清標顏董的地位是這樣來的
     他是區域最大宮廟的董事長,也就是傳統這區域地方勢力的頭

     宮廟是集合壯丁訓練民團武力的單位
     所以有八家將宋江陣等祭祀儀式,同時亦為當年民團協調小組配合的訓練遺緒

     所以地方角頭就是地方勢力
     沒念書的調皮的本地孩子就是跟著本地老大,做為其乾兒子做勞力或偏門生意
     對外需要武力就聚集
    
    所以這地方勢力你說他是黑社會嗎? 沒有武力對抗時一個個都是良民
    開當鋪扛瓦斯蓋房子牽水電挖砂石開卡車開茶室,最多開個賭場
    各位地方有力人士的名片都是某某會長或某某董事長,一切合法生意
    這地方勢力你說不能叫黑社會嗎? 他們喬事情想私了時手段不見得合法非暴力
    各位地方有力人士背刑案的所在多有
    比如顏清標掛的就不少
    這地方勢力說威脅治安要剷除嘛...其實他們的存在反而維護了治安

    甚至大多時候這些地方勢力就是地方的帶頭人物或代表人物
    當民意代表捨他其誰?

    反之,四海幫竹聯幫的各有名大幫派聽起來幫眾很多很風光,四海幫幫主選兩次立委都選不上呢~
  地區實力完全無法跟地方有利角頭比的

   
    舉個例子,不看黨外反賊這政治觀,只看犯罪紀錄的話,我家歷代都是良民

    幾年前台灣一個老資格的角頭蚊哥去世上了新聞
    每日頭條你們也有人寫專題的
    歷史上台灣黑道老大許海清出殯豪華驚動世人!究竟有多麼豪華哪?
    https://kknews.cc/zh-tw/history/nv48zz8.html


   那時我在阿嬤(奶奶)家吃飯,我阿嬤娘家萬華人
   娘家就魚市場賣魚的小販
   她看到新聞就冒一句:"他死掉囉?我小時候,他常來家裡吃便飯阿? 原來他是角頭喔?"

   我:".....喔....好喔"

中國的黑社會大概是什麼狀況我就不清楚了
有蔥油想分享下嗎?
就好比台灣李登輝時期,隨著國民黨控制力下降,各個地方勢力、黑幫、角頭,紛紛搶著選舉進入議會,透過權力尋租的方式,包攬工程、開設賭場、掩護走私等,魚肉人民百姓,也是台灣治安史上最黑暗的時期,各式紅星、黑星、雙獅牌在市面上流竄;是到後來台灣完成產業轉型、再加上人民素質教育的提升、以及所謂的二清、三清專案大掃黑,才將這種情況減緩
----------------------------------------------------------------------------------------------------------
终于看到这个了,我就知道台湾刚开放民主的时候是这个情况,不可能没有的,中共只会更严重

墙内人早有人讲了,中共一旦解散,财阀和黑社会就是老大,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面对黑帮只会被鱼肉,看胡温时代,虽然黑社会贿赂了官员造成保护伞,但如果删掉那些官员,黑社会就是老大,底层也是团团伙伙,介绍自己亲戚或是熟人进体制享受权利,发生矛盾都是把对方抹黑搞臭,根本不承认错误,为了一丁点利益就能大打出手,先分立场再批斗,中共当初就是喊民主起家骗取了民盟的支持,成了驱逐鞑虏反清复明包裹合法性外衣的障眼法和口号,是中共玩剩下的,89里王丹主张见好就收保留成果就成了内部的投降派被批臭,柴玲一定要逼邓把他儿子交出来公审,最终的结果就是掌握军队的中共胜利,学生成了牺牲品,其他民众的嘴也被封上,中共贪腐和镇压也重新上线
kaminasi 不會存在,不曾存在,不要存在
首先對於
民主化要讓前政權參與者無法介入只有幾個狀況下可以做到
就是戰爭失敗被視為戰犯的狀況下或著武力推翻政府新政權直接追究舊政權罪行
在和平民主變革的失敗上面很容易看得到前獨裁者前軍政等等復辟的現象

再來黑道集團,台灣算是少數讓黑道可以混在國會混
大部分的國家都對組織犯罪有嚴苛認定
這些黑社會會做政治人物的贊助者,但幾乎不會有黑社會直接進去當國會議員的狀況
基本上非法資組織的定性跟掌控是很重要得

看到上面對於黑社會看法個人是覺得不知道該說什麼
傳統鄉勇組織早就式微了,國家權力的強化與交通便利讓人連結鬆散
目前的黑社會幾乎都是社會不適者的賺錢管道
從基礎的詐騙賭場高利貸到跨國等級的賭品走私
要談這些人對社會怎樣幫助?
那是因為有國家長期壓制對抗削弱
不然看看墨西哥成了什麼樣子?
然後看看香港那些愛國黑社會又是什麼樣子?
首先本身[黑社會,黑社會成員]沒有明確定義,黑社會和民間社團或組織/鄉事宗族勢力/甚至工會或商業聯盟是沒有分確分別的.本質上都是牟利分紅但成員不明確的聯盟式組織.

黑社會之所以能夠生存就是因為他們不是明刀明槍的犯法.要是社會能明確定義誰是黑社會,他們早被法院定罪了.



順帶一提,黑社會不是必然罪大惡極的.參考世界各地的小政府國家,黑社會在基層除了幹非法勾當之外,還發揮了翻版政府的作用.(收保護費=收稅,有人鬧事打手出動維持治安=警察,有爭執時找大佬評理=法院),所以說本質上和鄉事宗族勢力/中世紀領主很像.
hkgusa 小熊維尼
你不如先解決一下怎樣大一統情況下實施民主制度更好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德国战后如何清除纳粹势力的历史可以参考

共产党员和之江新军可以区别对待

黑社会也是社会共同体 加入议会应该比共产党争议小一些
山大长沙曾思佳 欧美区政治爱好者 | ai是人类的爹 | 不在中国 | 中国能不能快点裂开受不了了
看韩国情况感觉曹国伟王高飞会先进
紫薯布丁
第一、前面蔥友都說了,黑道進入政壇不算是大問題

第二、如何民主化的情境必須設定好啊
美國、墨西哥、波羅的海國、南歐中歐,進入民主政體的情況百百種
黑道掌權的危險程度各自不同,如果自治體夠強健,黑道就只是非法團體,暫時性區域性問題,但如果像墨西哥那樣百病叢生,反而黑道坐大,這時候也不是進入政壇與否的問題了
前朝餘黨問題也是依情境不同有很大差異,總體上很難根除,行政技術和體系必須,連納粹都很多官員可以沿用了,但那是在歐洲社會穩定和德國人自身紀律下沒有釀成大禍,若在其他地區,復辟或勾結外國的風險又不同
可能很難甚至完全沒辦法,要看中國民主化時中國的政治環境而定,台灣會搞到黑金政治,可能也是爲了民主化順利而不得不接受的代價。

中國民主化後的政治環境會變成怎樣,我們很難預測,只能肯定現實不會像理想的那樣,民主化後一切問題題都迎刃而解,民主化只是一個開始,之後要解決的政治和社會問題一定會非常多,理想永遠很豐滿,但現實永遠很骨感。

不過對於中共或類似團體可能試圖捲土重來這點,我認為可以參考一下西德是怎麼規範納粹,如何限制納粹餘孽的,西德是無法完全阻止納粹餘孽進入政府機關,因為這太不現實;但他們依舊有效地控制納粹餘孽對戰後德國社會造成的影響。
reserve4future 老熊孩子了
假设中国民主后,根本就不需要避免任何“反民主”的势力和思想进入议会或者类似的权力机构。
如果有什么人要处心积虑避免所谓的黑社会和共产党进入民主制度的议会,那只能说明这还不是民主制度。
你這說的太遠了,中國要分裂一輪才可能有那麼一點民主,民主之前必然也是軍政府。
如果他們合法地參選贏得議席 憑甚麼不讓他們進議會?
如果他們選舉舞弊 那麼要避免的是舞弊賄選 不是黑社會或共產黨參選
只要不犯法 誰都可以參選
問這種問題說明你根本沒有基於憲政的民主法治精神
tjdsgfh 包蜜魔粉
避免不了,也没必要避免,既然大家都生活在同一片同地上,就不能不与彼此协调,毕竟他们也代表着一部分人的利益,刻意地把他们排除在外,这不就是和今天中共的行为一样,打着民主的旗号反民主吗?
Shalllearning 不姓刁
共产党可是世界上最大最强的黑帮。共产国家就是现代奴隶制国家。任何社会制度都比现代奴隶制好。
已隐藏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老实看到这种问题冒出来,想忽略都不行。

就三个字:殺干净。

----------------------------
不想看到这种答案就别问。
共产党为什么不能进议会呀 共产党已经受法律约束监督了 黑社会没有靠山就不是团体 不能组成太多人 李登辉那个是他犯法了 他下台问题就解决了 退一步讲 就算是黑社会上台也比专制强 专制制度不受法律监督
已隐藏
我觉得可以参考《除垢法》,比如民主不能容忍以暴力颠覆自由民主基本制度的人,对于中国就是曾暴力镇压民主的人,所以剥夺李鹏之流的政治权利完全合理。

《除垢法》法将责众 肃清共产主义余毒(图) 共產黨 | 谈古论今 |金岩| 看中国网

另外可以公开相关秘密档案,谁为中共干了什么丑事都拿来晒一晒,特别是积极干坏事的,比如告密。

告密体系及其社会创伤(图) 冷戰 | 特務 | 斯塔西 | 東德 | 線人 | 監控 | 谈古论今 || 看中国网

我认为民主绝不只是制度,更重要的是行为乃至思维的方式。只要公开出来,相信人民可以根据情况正确决定(被迫合作的正常选,积极主动的不选或少选)。
一枪一个小朋友 愉快的键盘侠
无法避免议会全是黑帮,民主的基石是健康的武德充沛的自治基层社会,没了这个,议会全是民主小清新没用的。早晚会被黑帮颠覆。
ein1002 大太陽
民主制度的政府要建立在,司法單位要公正不受高權力影響,一切依法行政。
這樣就不會有太多弊病。

如果司法單位不受社會信任,有錢判生沒錢判死,這民主制度的政府注定走向失敗。人民絕對無法安居樂業。
看看台湾这种标本就知道了。
根本不可能,阻止共匪曾经的黑社会打手进议会。

不是明目张胆,只是更隐蔽罢了。

台湾的黑社会,敢冲进派出所打警察,敢唆使人冲议会。

敢收买边缘人杀人。

敢杀教会组织,敢和尚庙里帮忙插五星旗。


就是不敢碰共匪特务和亲共组织。
丝袜 黑名单
已隐藏
Kittydogg 我们历来的政策,就是联合魔鬼去击败眼前最大的敌人。对亚洲大陆的任何变化,除非得到现实的商业利益,否则我们仅予以强烈谴责和口头支援。
黑帮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严格的依法治国,可以钻法律的空子。

避免肯定是避免不了的,只要有非法经济存在,就必然有非法商人,历史上走私贩、毒贩、盐贩、军火商和皮条客没有一个不是地下非法民间组织的代表。

但是平民最应该关心的,是自己的合法权益能不能保证,至于地下黑帮是否比政府官方这个大黑帮更加伤害自己的权益,这就很难说了。😂
台灣來的麻雀 當我們都走上街/當我們懷抱信念/當我們起身扮演/英雄,電影,情節
看你們怎麼訂褫奪公權的條件,只是僅僅這樣要禁止黑幫和前中共黨員進入議會也很難,褫奪公權條件太寬鬆反而會造成更大的問題。

應該還是先從法律實地落實,從政人員必須遵守法律開始吧。
jessica_lee 新注册用户
只要不犯法 誰都可以參選,應該還是先從法律實地落實,從政人員必須遵守法律開始吧。
lighthouse123 新注册用户
分裂,英美日韩共治输入一波秩序。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
quaneed 随便说说别当真啊
如果有那么一天,最简便的方法就是——宣布共产党非法,剥夺所有中共党员的被选举权。

至于黑社会势力,没什么好担心的,盗亦有道,且会相互制衡。
尤里X 每一个毛左,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夹边沟;每一个小粉红,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炮灰梦。
这就得看民主化的过程之中民众的参与度,如果像辛亥革命那样是中层和体制内的反抗而民众毫无参与,那么麻烦可能远远不止于此。
参考辛亥革命和苏联解体。除非是中共式的暴力革命,否则无法避免。
黑社会姑且不论,完全消除中共对政治的影响是不可能的,除非像部分葱友说的一样,把他们杀光。
民主体制下,中共相关人士想要参与政治不一定需要直接参与公职、立法选举,通过经济间接影响也可以,考虑到中共所控制的财产在其高层内部都并非完全透明,在民主化之后完全杜绝中共成员对政治的干预几乎是不可能的。
即使想要杀干净,或者是订立法律取消中共相关人参选资格也很难办,作为九千万人规模的大党,今日的中共及其附属民主党派几乎已把中国的精英分子尽数纳入囊中,如果未有准备就清理这些人,恐怕会造成大规模的社会动荡。
這還是典型的清零思維,這是一個民俗定義與司法解釋的問題。試問如何看待疾病。在鯨魚與大型遠洋漁類還有船隻上身就有密密麻麻的寄生貝,它與寄主之間的關係緊緊寄主可以帶他們去食物更佳豐富的地方,或者但凡具備遠洋活力的主體都會經過營養豐富的海域,這些寄生貝非但不會對主體造成影響,反而是水質優越的一種體現,寄主生命力旺盛的一種表現,因為它們是食物來源絕不是寄主自身,而是各個水層所含有的不同的營養物質,這成為我們了解海洋豐富的樣本,也是它們的身份所處在的水層。但對飼養鯨魚的人來說它就是個問題,因為賣相不好有礙觀瞻,這決定於您目前的身份。在國會還是在公司解決這個問題,首先是要有一個叫國會的地方。所以在某些人眼裡看來要清潔有些人看來要醫治,完全不必,就像除麻雀,除四害,除五類,除四六,除走資,除黑,除掉又能怎樣,水質如此。大概是我們心裡有一個頑固的世界。所以摩西走出埃及很容易,但走出埃及的陰影與習慣幻覺卻很難。如果這片土地真能生長出這樣的植物,且這種植物真的叫「民主」那麼土質的結構是有一定標準的,目前土質就不具備這種標準或許在通往標準的路上。當具備遠洋能力時候,幾個貝殼只能稱為肌理而不可能影響寄主本身。所以這是個偽命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