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名家长联名逼一个小女孩转学的事件反映了墙国哪些现状?故事中的家长委员会让你联想起墙国的什么?

https://i.imgur.com/zZTYrsb.jpg
▲妞妞今年7岁,事发前是北师大贵阳附小三年级的小学生。在校园展示墙上,她的自画像脸上身上被扎满了小孔。画像旁边还被人涂鸦【好坏的她】

这张照片让我在噩梦中喘不过气,于是在黑暗中摁开电脑,爬上品葱和大家聊聊

1:1:37!

自去年11月,因妞妞的父母和班主任老师翟某在教育理念和管理方式上不和,引发了全班其它38名家长中的37名联名请愿逼妞妞转学,仅有1名拒绝签字

在《钱江晚报》的采访中,妞妞的妈妈金妍自我介绍:
我是做社会研究工作的,经过学习、工作、社会的历练,肯定明白社会的规则或者一些潜在的交际法则。在妞妞这件事情上,我完全可以从成年人的立场出发,选择利大于弊的角度来做出妥协。这样可以给孩子获得一个比较平和的环境,也为我自己获取一种最小的生活成本,比如一开始就为妞妞转校。但是我也很清楚,当你为孩子选择了妥协,你已经在决定他的成长了。


我从对她的采访中划重点如下:

——孩子的班级体验非常痛苦和恐怖

——老师完全围绕学业成绩做的评价,强化贯彻这种表扬,让孩子形成统一意识

——我告诉妞妞,成绩不是唯一的,每个小朋友特点都不一样

——翟老师经常表扬的那几个同学,或者班干部,他们拥有了对其他同学的优越感,从而凌驾于别的同学

——翟老师说:【你们受不了就自己转走,别再来读我们这个学校,读我这个班。】

——37个家长都签了联名信。只有一个家长拒绝在信上签字

——家委会上门沟通(维稳?)说,从人情世故上,从社会经验上讲,老师就是领导,就必须服从

——在我的观念里,我跟老师是平等的,甚至老师跟孩子也是平等的,不存在谁驾驭谁、谁领导谁的问题

——家长不能进校。每个家长的权利都应该是平等的,凭什么家委会的成员就能随意进校?

——家委会似乎就充当了翟老师代理人的角色,并且还在裹挟和绑架其他家长

——有家委会成员造谣污蔑妞妞用电话手表偷录谈话,让其它孩子远离

——很多家长也劝我,你要忍一下,随大流一下就好了。但扪心自问,在孩子这件事情上,我做不到从众

https://i.imgur.com/kcX1w53.jpg
▲联名信截图

其它家长和老师回应

——他们的记忆出现了分歧

——刘妍(某家长)嘱咐过孩子:“要远离妞妞他们家,妈妈惹不起他们,别招惹上麻烦。”

——刘妍认为,妞妞妈妈就是“为了自己的胜负欲”。

——李璐(另一家长)“我们的家委会太强势了,很多事情不管我们愿不愿意都做了。”

——还有家长说:妞妞妈妈和翟老师之间无所谓谁对谁错,“只是观念不同,所以拧在了一起。”

https://i.imgur.com/BO0wq3d.jpg
▲有关部门出具处理意见后,有家长在班级群里号召(如图,真TMD让我想起了粉蛆护主!

——有一位非家委会成员的家长认为,整件事情,翟老师、家委会、妞妞妈妈三方均有责任,家委会在此中起了催化剂作用(和稀泥理中客上身

事件时间线(转载)

2020年11月3日,因前一天妞妞语文作业没写完,翟老师让她在上课时到办公室罚写。当天中午回到家后,妞妞突然哮喘发作,引发妞妞妈和翟老师的争吵。

2020年11月4日,家委会避开妞妞父母单独建群,翟老师在群内,后转为群主。

2020年11月5日,家委会在新群呼吁家长在联名信上签名。

2020年11月6日,线下签名完成。同期妞妞妈向校长投诉翟老师,后家委会成员来妞妞妈家沟通,请愿书未获提交。

2020年10月8日到2021年1月10日,妞妈请了下午课的假,让妞妞去医院治疗。

2021年3月15日,妞妞妈要求进入校园接孩子被遭拒后,强行翻越学校伸缩门,矛盾激化。学校出具《处理意见》,称妞妈的行为违反校园管理规定,造成不良影响,但鉴于其后期无过激反应,又是见子心切,不做报警处理,对其提出警告并要求保证不再发生类似情况。

2021年3月17日,家委会再次写了联名信,有37名家长签名,附上之前的联名信提交。随后妞妞休学在家。

2021年4月9日至11日,妞妞妈妈不断向各级部门提交举报信,举报翟老师教唆、指使家委会单独建群,孤立学生,同时收受礼物,违规超纲教学,违规排名等问题。

2021年6月,贵州观山湖区教育局出具《信访事项再处理意见书》:翟老师作为班主任没有及时制止并默许新建的微信群存在,同时在该群发布一些有关班级事宜的通知,并在群中和其他家长讨论与妞妞家相关问题,行为确存在不当之处。调查没有发现翟老师唆使家委会或家长签联名信,但翟老师没有及时查明联名信内容并制止该行为,行为确存不当之处。

2021年8月2日,贵阳市教育局对外通报,翟老师存在教师节期间收受家委会礼品、公布成绩排名、考试前漏题、对家委会排除个别家长单独建群问题默许并参与等行为。据此,教育局给予翟老师全区通报批评,撤销年级组长职务,取消“市级名班主任”称号,并对学校相关领导进行约谈。

2021年9月,妞妞转校,翟老师仍担任原来班级的班主任。

来自: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黄小星 陈馨懿:【贵阳名校37个家长联名要求7岁女孩转学,对话妞妈:不从众是被驱逐的真正原因】(网易2021-10-27)
存档:http://archive.today/52fEX


------------------------------

以上就是这个事件的梗概,还有一篇《南风窗》的文章讲了更多细节,我全文附后了

如我在标题里问的问题,这个事件折射了墙国哪些现状?

故事里的家长委员会让我觉得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存在,不知它让您联想起墙国的什么?

更新)看到几个很简短的回复,让我联想到墙国人的业委会、居委会、村委会等各种基层【委员会】,似乎有某种完全变了味被污染了的民主时时刻刻在散布着绝望和腐败的气味...我说不清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就是,究竟是人们把一个制度玩坏了,还是这个制度本来就和民主不搭界,而是为了让人服服帖帖的...望指教

看过我在品葱发的最早的一篇文字的朋友也许还记得,我以前的班主任思政老师也是个大魔头,所以这个事件让我特别有感触

不过那时候的家长委员会还没有这么变态,现在究竟有多变态我已经完全没把握说了

1:1:37,我觉得这简直就是《动物农场》和《狗镇》的现实翻版,如果换做我的话,也许我能做到最好就是那一个拒绝签字的家长吧,但愿

本来想写一篇关于这个事件的短文,但越写心越乱,越乱就越烦,感到自己虽然想法很多但水平远远达不到,没办法从这个事件结合我自己的经历中整理出一篇能读的文字

先说这么多吧,想听听大家的想法

哦,对了,之前发的13岁陈芳语唱澳大利亚国歌,所感慨的事也是因为这个而起,没看过的葱友可以去欣赏感受一下:https://pincong.rocks/video/5313


------------------------------

附:南风窗【走开,那个女孩】(网易2021-10-26)全文

作者:邢初

这两天,妞妞的妈妈金妍忙得像个陀螺。她2天内接受了3家媒体采访,还拒绝了一位“教育专家”的连线直播邀请,“仿佛全世界都从我这件事里找到了流量密码。”她哭笑不得。

一周前,“37名家长,把一个7岁女孩‘驱逐’出学校”的新闻第一次曝光,引起舆论关注。在金妍与班主任老师、本班家委会之间的矛盾累聚大半年后,妞妞所在的北师大贵阳附小(简称附小,下同)三年级某班,37名家长联署了一封《请愿书》,请求学校“劝诫妞妞的父母为其办理转学”。

矛盾不是一朝一夕积累的。自女儿念二年级以来,金妍与丈夫发现,自己与班主任老师、家长委员会之间,似乎始终存在诸多难以磨合之处。一是教学方面,金妍反对自己眼中的“踩踏式教育”“刷题式训练”。再有,金妍坚持认为家委会是一种“特权”代表,“不迎合家委会”“不向家委会特权低头”的她,在39名家长之间,始终显得异类。

但其他家长颇有微词。他们为金妍的“死磕”感到惶恐与抵触,更为自家孩子在学校里的生活学习状况感到忧虑,妞妞班上一名家长对南风窗记者直言:“这件事把我们搞得人心惶惶的”。

表面上看,现在的结果大体息事宁人:妞妞转学去27公里外的一所民办学校;班里不再吵闹;班主任翟老师被学校作出通报批评、撤销年级组长职务、取消“市级名班主任”称号等处分。

但一切又似乎还未结束。10月19日傍晚,金妍以“妞妞妈妈”的名义在网上发表了一篇长文,愤慨地说:“‘不一样’的我,错了吗?我认为没错,我不能惯这帮人的坏毛病。”金妍表示,最起码要“让班主任翟老师向妞妞道歉,并承诺不再体罚学生。”

请愿书

事情还是从那份《请愿书》说起。

在这封由班级家委会起草、家长联名签署的请愿信里,金妍被指摘的“罪状”主要有三点,包括“不尊重学校规章制度、影响整个班级集体的荣誉,给班上其他同学造成负面影响”“反对其余家长加强孩子课后练习的要求”“长期在上课时间微信、电话骚扰历任和现任班主任,情绪激动、出言不逊”等等。

文末,家长们“请求贵校劝诫妞妞的父母为其办理转学”。

除了金妍自己,全班38名家长,37名都在上面签了字。南风窗记者向妞妞班上的四名家长询问该联名信的存在,都得到了肯定答复。

对于唯一没有签署的那一位,金妍抱歉地表示“需要保护对方,不方便透露”。

北师大附小是由北京师范大学与贵阳市观山湖区联合创办的一所公办小学,至今挂牌成立正好10年。金妍一家就住在学校旁边的小区里,这里也住着妞妞班上至少一半的家庭。

不过,在妞妞班上多数家长看来,金妍绝对是那种“不省事儿”的家长。

她不喜欢学校在每次考试后公布排名,不满意老师采用班干部管学生的做法,不希望女儿每天的作业超过三小时,更看不惯家长群里对老师的每句话都“点赞、支持”的家长。

家委会,可以理解为家长代表,每逢节日、活动,家委会都会在群里安排与通知事项。妞妞一年级的班主任离任时,家委会成员就在班级群呼吁大家凑钱给老师买一束366元的鲜花。当时39位家长,齐刷刷的同意声里,金妍一个人冒出头来,“不服从。你有服从的权利,我有不服从的权利。请扣除我家那份。”

最后,家委会将9.4元折算退回给了金妍。

“基本班上的事都是家委会说了算。”妞妞班上另一位家长水青向南风窗记者证实,“有时候有分歧,但大部分时候家委会还是帮了家长不少忙。”

但当南风窗记者向班里另一名家长红霞询问家委会时,对方却婉言谢绝:“我就不评价了,感觉比对待领导还要小心翼翼,毕竟是关系到自己小孩。”

金妍的“另类”之处,更多体现在教学与作业的安排上。金妍认为“教育局有文件规定,三年级以下是不允许留书面作业的。”但妞妞不仅从一年级开始就每天都要完成作业,到了二年级更是层层加码,几乎每天都要花3-4个小时在家庭作业上,常常做到十一二点。

家长们每天都会按孩子完成作业的时间在班级群里打卡报备,“几乎都是十一二点的。”金妍记得看到过最晚的时间是凌晨3点左右。

后来,金妍让妞妞写到9点就去睡觉,剩下的由丈夫来帮女儿继续写。妞妞爸告诉南风窗记者,女儿的作业里有大部分是“机械式的抄写”,“这会造成小孩学习压力很大”。

家长柯北向南风窗记者表示,该班作业“有时候还行,有时候需要做很久。”她家孩子最多做到过晚上11点,但更多时候,她只让孩子写到晚上9点半,“实在做不完,就第二天6点把娃娃喊起来再做。”

不过,“现在双减嘛,所以这个学期开始一二年级好多了。”

南风窗记者通过对附小门口等候孩子放学的几名家长进行随机访问,得到了一致表态。“(我孩子)一二年级都没有回家写的作业。”一位二年级学生的母亲表示,另一名五年级学生的爷爷则说,“五年级也没什么家庭作业,大部分都在学校写完了。”

对于作业安排,翟老师其实也颇多无奈。她也曾与金妍心平气和地讨论,并发了一长串小几百字的微信:“我们希望不要到了中考高考用分数来选拔孩子的时候,你们再来后悔当初的不在意,我们就觉得特别对不起家长了。”

https://i.imgur.com/IsP97qy.jpg
▲翟老师给妞妞家长的微信

但金妍不以为然,“小升初考试都取消了,我们只希望孩子在现阶段完成基本任务,健康成长最重要。”

而对于请愿书上提到的第二条“反对其余家长加强孩子课后练习的要求”,金妍否认道,“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影响过任何一个人,我们只请求老师对自己孩子放松。其他家长的需求和想法我都尊重,从不干涉。”

激化

2020年9月,翟老师接替一年级班主任,成为妞妞班里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而金妍夫妇和翟老师之间,似乎从一开始就有些许火药味。

二年级开第一次家长会时,妞妞爸爸去开,坐在孩子的座位上,课桌上铺着一种反光性很强的垫子,妞妞爸爸当时略有微词,“这对眼睛不太好。”翟老师紧接着回了他一句,“怕你家姑娘太金贵了吧!”(你家女儿眼睛这么娇气?)

去年10月,一个周五中午,翟老师让作业没得“A”的学生留堂完成,班里一大半孩子都被留下来了,包括妞妞。

那天是妞妞爸爸去接女儿,在校门口等了一个小时还没等到人,他心想,“中午不吃饭对小孩的身体不好,而且妞妞下午还要去治疗。(妞妞有哮喘病)”妞妞爸是一名医生,坚持认为“健康比成绩更重要”,“一个7岁的孩子,没必要一定要得A。”

妞妞爸爸称,自己拨打了翟老师十几个电话都没打通,他索性跟随一辆货车溜进了学校,到了教室里,“向翟老师询问原因,她头也不抬就是不理我”,妞妞爸便径自接走了女儿。

那时,翟老师拍了一张妞妞爸待在教室里的照片,发到班级群里,金妍认为这是在刻意昭示“她(妞妞)爸挑战了她的权威。”

妞妞班里有“四人小组”,翟老师的初衷是“希望孩子们更多学会团队合作,协作发展。”不过,在金妍看来,其个中设置有些南辕北辙了,比如考试成绩好的学生可以管理成绩稍差的学生,甚至可以罚抄、罚站,小组长还能给其他孩子打分。“孩子们其实都是很单纯的”,金妍不怀疑这一点,于是有时会出现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情况,比如有孩子想玩妞妞的玩具,“不给我玩,就给你打低分。”

“谁当班长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不能用班干权利去欺负妞妞。”金妍愤愤不平。

柯北平时和金妍一家并无私交,但她提到,有一次,儿子回家来告诉她,“妞妞妈和翟老师吵架,把我们老师都气病了”。

“我当时特别惊讶,这个事我都不知道,我儿子是怎么知道的?”后来,柯北打听才知道,一次上课时,翟老师接到金妍电话,开着免提,当着全班和对方争吵。

是有那么一次,金妍承认,那是在去年11月3日,还是因为作业问题,她在电话里和翟老师争执了一番。

翟老师对她撂下一句:“你受不了作业多就别在这里读,你自己转学。”金妍也气结:“我读不读,不由你决定。”

次日,妞妞班里另组建了一个没有金妍的微信群,翟老师也在其中,且成为了群主。

此事被半年后教育局出具的《信访事件再处理意见书》证实:“翟老师作为班主任没有及时制止和解散该群,默许该群的存在,同时也在该群发布一些有关班级事宜的通知,并在群中和其他家长讨论与你们家相关的问题,行为确实存在不当之处。”

2020年11月5日,2名家委代表来到金妍家里进行劝说。“他们跟我说,老师事实上就是领导,你在单位上怎么对领导就应该怎么对老师。”金妍毫不犹豫提出反驳,“我觉得家长和老师是平等的,甚至孩子和老师也应该是平等的。”

金妍认为,这次争吵引发的一系列事,是“翟老师驱逐妞妞最直接的原因。”也是那份《请愿书》诞生的直接导火索。

翻越

实际上,那封请愿书真正让金妍后脊发凉的是时间差。今年4月,在自己的询问和请求下,她才从一名家长手中看到了这封信,但那位家长告诉金妍,这封信其实在去年11月就写好、签署好了

金妍意识到,从去年秋天到今年春天,女儿在班里可能经历了小半年不太好过的日子。

有一次,翟老师布置了一篇命题作文《我的老师》,妞妞在方格本里写:“翟老师您的作业太多了,不能玩,我很不高兴。您的语文课没意思,很不好玩。”

作文交上去后,翟老师拍了照发到家委会的群里,“说妞妞没教养、不懂尊敬师长。”金妍说。

今年3月开学后,妞妞似乎就开始感到同学们对自己有所疏远。她发现自己上学期挂在展示墙上的一副自画像被扎满了小孔,脸上、头发少、彩色的衣服上全都是。

金妍发现女儿的状态也开始不对劲。原本“活泼开朗”的妞妞忽然变得很排斥上学,晚上睡眠质量下降,“常做噩梦”,有时在饭桌上、写作业时,孩子猝不及防就哭了起来。

一天,在金妍引导下,妞妞终于说出了烦心事,“他们(同学们)都不跟我玩。”妞妞一下子哭了出来:“我觉得太恐怖了,同学就像怪兽一样,翟老师也像怪兽。

妞妞向金妍哭诉,同学们骂她,原因是“我成绩不好。”这个7岁的小女孩告诉妈妈,“成绩不好”是因为翟老师这么说,“她说我每次考试都差、差、差、差,还说,如果你语文不学好,以后英语、数学都学不好。”“我发现翟老师就是不喜欢我,其他小朋友她都喜欢。”

终于,到了今年3月15日早上,长时间情绪低落的妞妞十分抗拒去上学,金妍百般哄劝,最后承诺中午去接她,才把女儿送去了学校。

但整个早上,金妍都放心不下,还没到中午放学的钟点,她就赶到了校门口,请求进校看孩子,却被保安阻拦。

据保安处后来提供的一份报告,“翟老师反映并未接到其家长(金妍)要求入校的短信与电话,并告知保安老师不予理睬,杜绝放行。”

中午12点01分,金妍擅自从伸缩门翻进了学校。几分钟后,家委会一名成员就在班级群里配上“大哭”的表情说:“xxx(妞妞大名)妈妈翻进围墙进来了,坐等闹事的样子,怕人得很勒。”

第二天,金妍就向学校提出了辍学。

3月18日,家长们又开了一个家长会,“有家长提出妞妞妈翻越学校校门一事、认为学校管理存在安全隐患。”此事被区教育局给出的《意见书》证实。

同时,学校成立的“3.15调查小组”否认了部分家长表示“金妍让孩子带电话手表到学校录音”等说法。不过,对翟老师是否存在利用职务“教唆家委会提交请愿书”“逼迫妞妞转学”等问题,教育局未能证实。

提交辍学申请后,金妍才得知,就在“翻越事件”前一天的3月14日,翟老师在没有金妍的家委会群里发了一份针对本班的问卷调查,问题包括“同不同意布置作业、讲解作业”“同不同意公开学生成绩”等等。

“每一条都是针对我的。”金妍认为。

10月21日,南风窗拨打翟老师的个人电话,得到婉拒回应:“我接受采访需要经过教育局同意,不好意思。”

家委会会长华欣同样婉言谢绝了采访请求:“有的人太疯狂了,现在对这个事情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家长莫莉在婉拒采访时说道:“家委会才更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我们都属于班级边缘区域的家庭。毕竟娃娃还要继续在这里读书。”

附小一名五年级学生的母亲陈女士也从孩子那里听闻了此事,和大多数家长一样,最让她感到心慌的是金妍那次翻越伸缩门的行为,“吓人喔!”她叹口气,“最后造孽(被影响到的)的还不是娃娃(孩子们)。”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编辑 | 苏米
排版 | 茜雯

存档:https://archive.ph/Rfkjh
JackBauer 这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我只能引用两个国外例子,看看有没有能参考的地方。

案例1:
美国的阿曼门诺教派(Amish)是个特立独行的宗教团体,对现代的公立学校深恶痛绝。1972年,该教派中一位激进的家长Jonas Yoder拒绝自己的孩子在14岁以后再上公立学校,他的理由是,如果继续上学,那么孩子离开宗教社区的几率会增加。这就是著名的Wisconsin vs. Yoder一案,最高法庭判决Yoder胜诉,但争议非常大。

案例2:
英国曾经有个倡导儿童权利运动的旗手,他叫A.S.Neill,创办了一所叫Summerhill的私立学校。这个学校没有任何校规,学生爱干嘛干嘛,倒也红红火火。Neill的理念是,孩子只是成人的模仿者,应当尽早赋予他们决定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

由上述两个例子可以得出,在一个发达的民主国家,如果家长(或孩子)对公立的教育机构有意见,可以有两种应对方式,要么向政府提出诉讼,要么把孩子送到符合自己价值观的私立学校。楼主所说的贵州小学生一案,已经牵涉到了由多数人的暴政引起的精神创伤,理应走诉讼道路,把学校和施加这种伤害的家长委员会全部告上法庭。然而,大陆的法律是一纸废文,所以只能选择另一条方式:主动远离这个社群。问题是,她真的逃得掉吗……
歌以咏志 🇺🇦 Kalush Orchestra - Stefania ♫ https://pincong.rocks/video/6225
(更新)看到几个很简短的回复,让我联想到墙国人的业委会、居委会、村委会等各种基层【委员会】,似乎有某种完全变了味被污染了的民主时时刻刻在散布着绝望和腐败的气味...我说不清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就是,究竟是人们把一个制度玩坏了,还是这个制度本来就和民主不搭界,而是为了让人服服帖帖的...望指教


这不正是所谓的人民民主吗。只有被权力钦点为“人民”才享有民主,“人民”也投桃报李,一致拥护权力和暴力。

BBC:“中国人大投票通过宪法修正案 国家主席可无限期连任”
3月11日下午,中国全国人大投票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草案,其中2958票赞成,2票反对,3票弃权和1张无效票。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3361817


家委会37:1的结果和这上面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上面@JackBauer 提到多数人的暴政没错。但同时必须认识到在支国,所谓的多数人是靠权力手段运作出来的,目的是给僭主的权力背书。这种手段既压制异见者发声的机会,同时又抹杀异见在这个政权中合理性

换句话说,所谓人民民主就是支共暴政的皇帝新装。此处的“民主”这个词与正常国家上的自由民主毫无关系,绝对不可混为一谈。

这种运作说复杂也不复杂,就是一方面全面打压民间结社,另一方面通过政府干预和指导在社会生活的各个环节设置由政府安排的委员会。于是就出现了你看到的各种X委会。

支国人从来没有真正运行过民主,由于被沉迷于集体主义暴力,自私,迷恋权力,短视且爱贪小便宜,一旦成为X委,就会自觉自愿地充当权力的打手和吹鼓手。

学校就是培养以上所有习惯的妖塔的第一层。所以,虽然这个小女孩父母的性格和平等价值观显得格外突兀,但在整个故事中受冲击最大的是小女孩本人,而孤立迫害她往她自画像上扎窟窿的“老师”“同学”就是这种体制化洗脑的成果。

而那另外37+1个家长里不一定没有明白人,但他们已经是既得利益者,他们最想做的就是保有这份既得利益,帮助维稳,不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个事情对,而是因为这个事情无论对不对他们都想让自己的孩子继续在这所名校就读,成为人上人。被排斥的小女孩一家对不对,惨不惨他们不关心,他们只关心自己给孩子设计的路。这就是支共国人民民主和群众维稳的现状。
我理解这个家长的做法,只是这么做对孩子没太大好处。简单地说就是孩子因为健康等原因结果是差生,家长不认头去闹,然后一地鸡毛。

她的教育理念放在美国绝对是正确的,但是在中国,确实是给其他人添乱。当然我赞同她有继续闹的自由,但是从结果上讲,她这种干法,是绝对不可能赢的。

如果我是她,可能会严肃地考虑移民到发达国家,或者移民到教育压力小的乡镇。说白了,以中国的孩子数量,这帮家长做的大概都是无用功,这帮小孩考大学的时候,恐怕大学已经没啥含金量之类的说法了。但是根本不可能说服其他家长。

总之,如果你不认同成绩第一的理念,那就以身做起,不要把孩子送进压力特别大,竞争特别激烈的顶流学校。我上学的时候跟现在差不多,也有所谓的重点小学,一般只有一定要把孩子培养成学霸的家长才会走这种路线。这个家长确实应该选择转学。这跟你觉得学校不好就去改变它道理不一样。作为社会活动家,你愿意去跟学校斗国家斗社会斗是你的自由,做到像黄之锋那种程度,我只有敬佩二字。

但是斗争别扯上别人,让自己的孩子受伤,不是一个合格的家长。孩子不是自己的物件,家长这么闹,我想知道她有没有和自己的孩子好好沟通过?解释自己要做的事,为什么要做这些,可能会有什么后果,孩子愿不愿意承受这些后果?根据我的经验,七岁的孩子就已经相当有主见了,如果我不赞同CRT教育要去闹,一定会想他解释,为什么CRT不应该是教育系统的一部分。如果我连一个七岁的孩子都没法说服,又如何说服其他家长和整个学校?
说一下我的看法:
1.我对楼上关于家长受老师胁迫联名或者说家长充当“帮凶”的观点不敢苟同。正如金女士在采访中所说:北师大贵阳附小是当地的“顶流”小学,将孩子送入这所学校的家长大多对孩子的学习成绩和个人发展有较高的期望。做出家长受老师胁迫联名的判断,应当基于多数家长不支持老师教学管理方式的前提。但实际情况恐怕是多数学生家长认为老师布置大量作业,强调成绩持认可态度。多数葱油应该在中国内地完成基础教育,想必应该见过不少将布置海量书面作业视作负责,将带有侮辱色彩的批评甚至殴打视作严格要求的学生家长,这其中甚至不乏具有较高社会地位,与任课教师乃至年级主任、校长均保持良好关系的“优等生”的家长。试想如果这位翟老师如果听取金女士的意见,减少作业量并且不再过度强调学习成绩,这些家长会不会联名赶走翟老师呢?
2.对于转去所谓竞争压力较小的乡镇学校,我不认为这对金女士及其女儿来说是最优解。中国内陆地区的乡镇学校随着人口的流失逐渐衰退,相信各位葱油看过不少诸如“乡村小学的最后一个学生”之类反应乡村学校因为声源减少,教师流失导致停办的新闻。况且乡村学校教师的个人素质和教学能力的平均水平要比城镇学校低的多。试想中国有多少教育工作者会在能选择在城市任教的情况下选择前往乡村学校工作呢?在这种选择机制下大多数乡村学校教师必然是自身家庭条件和个人能力最差,别无它选的教师群体,这部分教师更有可能在教学和管理中出现金女士目前面临的问题,而以农民和个体户为主体的家长群体显然更加容易受到教师的裹挟强迫。此外在乡村学校就读固然可能降低学习压力,但受到校园暴力不良生活习惯侵害的可能性不讲反增。
3.对于金女士的不懈抗争我持以支持和尊敬的态度,并且对金女士的抗争方法表示肯定。妞妞因为金女士的抗争受到部分同学的疏远乃至其他家长的污蔑的经历会帮助她更深刻的认识社会的黑暗面,使其人格更加完善,而绝不仅仅是“受到伤害”。即使是小粉红也大概率会在学校和工作单位因为各种原因受到无端的攻击和孤立。何况是具有独立人格能跟独立思考坚持道德底线的个体呢?我相信妞妞经过这次事件不仅心智会变得更加成熟,也会认识到她母亲所作所为的正确,以致逐步走向独立思考,坚守良知的道路。
4.最后说一下我对这件事发展的展望:考虑到北师大贵阳附小是贵阳市乃至贵州省数一数二的名校,金女士提出的要求客观上也和
目前教育部门鼓吹的“双减”合拍,外加金女士自身较高的社会地位以及其女儿处在小学阶段,强迫金女士道歉乃至开除妞妞学籍应该不会发生(当然更不会是什么“引蛇出洞”,其实引蛇出洞的说法是毛在1957年反右运动时对其清算知识分子行径的辩护,毛在大方大鸣之前并不认为知识分子会攻击毛本人乃至共产党)。较好的结果是翟老师被换掉,更可能发生的是双方形式上各退一步的和解。但无论结果如何,这件事反应出的中国基础教育存在的问题,以及类似题主贴出的资料中某男性家长的粉蛆行径和多数家长置身事外的心态必将持续存在,且在现行制度下难以得到改善。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1. 这个家长从头到尾都在炫耀着自己作为进步主义者的教育理念,却把自己的孩子置于成人斗争的一线,没有事先做任何生理与心理的保护措施。这个孩子其实生不生在墙内都会遇到不同程度的不幸:如果发生在美国,那就是LGBTQ supporter让ta的孩子在宗教课/社会课上直接挥舞彩虹旗喊口号。当然如果在美国的话旁人会注意不要对这个孩子造成什么伤害,所以大概不幸程度会轻一点。

2. 现在小学出现家长委员会这种以前从没见过的幺蛾子,很大程度上时你国快速城市化的恶果之一。小学教师要求的不是什么专业技能,而是极高的道德自律。考虑到你国不能像美国那样依靠社区维持道德自律,就只能依靠教师的“社会地位”来维持——然而社会地位这种东西是带有阶级属性的,以前小学教师对应的中专生属于城市市民阶级以上,现在则是彻底的无产阶级,指望无产阶级当“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无论是对旁人的认同还是对于他们自身的认同都是很难做到的。
请大家注意,妞妞的家长并不是故意去找老师麻烦的。
咱还原一下事实:
导致双方交恶的头一件事,是妞妞的父亲抱怨桌布。当时,可能老师情绪也不太好,心里面存有对矫情家长的积怨,怼了这个家长一句。
第二件事,是老师占用午休时间补课。家长担心孩子哮喘病。在老师不接电话的情况下,闯进教室接孩子。家长进教室的时候,老师没有给家长沟通的机会。而是在事后以家长违规进校的借口指责家长。
至此矛盾激化。
在上面的过程中,老师的情绪可以理解(或者说,多数老师都这样),家长也没犯啥错。
到这个时候,双方偏见已经很深了,孩子应该转学了。
--------------------------------------------------------------------------------------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出现了。
在中国,学生转学非常困难。
尤其从离家近的好学校转到离家远的差学校,家长决心很难下。这里面还涉及对口初中和非学区学校需要天价择校费的的问题呢。
老师一方也因此获得了相对家长的绝对优势,你跑不了,看咱们最后谁赢。
到了这一步,家长也没有回头路了。我得跟你干一个够本,你把我赶走你也得付出点代价。
在中国,对于老百姓来说,遇到这种事情是无解的。
我并不认为妞妞家长是因为教育理念问题与学校冲突,可能有一些这个因素,但不是主要的。他们可能原本跟其他家长没有不同。他们倒霉,站到老师的对立面。因为第一次做家长,他们对于得罪老师的后果理解不深。
中国教育体系的游戏规则就是如此,针对个人谈谁是谁非没有意义。中国的教育体系,就是《鱿鱼游戏》(韩剧),这个游戏其实很公平,是世界上最公平的教育制度。
如果是其他家长
南區戰忽局 戰忽局偽台灣省分局官方主帳
我自己是過來人,轉過的學校一隻手數不過來,其中兩次就是教育因素。

中共國/學校要是容不下你,不如就直接潤了跑路去美國/轉學,硬留在那裡跟這些人杠是沒意義的。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至於中國/學校是要大洪水還是核平,關我屁事

(當然反賊這種天生叛逆的靈魂就喜歡跟黨國/學校體制衝撞,但重點是有些學校願意包容衝撞行為,有些完全不接受。比如此文)

用市場經濟的觀點學校也不過是商品服務的提供者,生產者不願意滿足客戶的需求時就切換到其他願意滿足客戶的生產者。安卓不爽用用蘋果,window太耗能用linux 。不知道為什麼到了教育上就這麼死腦筋?

或許有人認為這種態度是對惡勢力低頭認栽,但事實就是你不能改變學校,亞洲又是集體主義這麼重的地方。孟母還知道要三遷,要不接受學校環境,要不該走人的時候就走。沒有什麼好眷戀的,各何況是一所學校。這樣鬧大了,反而對孩子是不好的,要轉去其他學校都難(但就我自己的經驗懷疑中國境內會有老師符合兩位家長的標準,不如移民💊到除百病
在中国要求老师格外严格对待自己孩子的蠢货家长特别多。 包括当年我的父母。这种做法会让老师觉得自己拿到了家长的授权和保证,对孩子做出非常出格的举动。  
尤其是这个老师在班级搞分化学生,培养自己的党卫军和盖世太保,让学生打小报告的的搞法在很多地方很常见,这种小报告风气严重后,学生互相攀比,最后必然就变成编造臆想的脱离实际很远的离谱内容。我当年也遇到过这种变态老师。把官场的作风搞到自己的班级群体。动不动就喊政治口号,要在班级整风,这群无知蠢材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整风? 你是打算先枪毙一个排的学生班长小组长吗?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这个女孩的父母这样。要求老师平常心对待孩子,要求孩子平常心对待老师。  老师和父母早就被中国文化过度神化了。  其实其中充斥着大量连基本职能都不能胜任的滥竽充数之辈。
venic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这就是中国的强国老师,这就是一个病态的集体。终于看到类似的讨论了。
我小时候也是这样的,这还是在北京的一个小学。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数学老师讨厌我,明明我每次考试都是100分。
有一次忘记戴红领巾了,老师就把我的红领巾一把扯住,我的脖子勒的好痛没法呼吸,又非常害怕,忍不住大哭了起来,然后老师一把把我的红领巾扯到地上,又把我头着地推到了地上。有一个好心的同学把我的红领巾帮我捡了起来,老师说“不要管她。
还有一次也是,我们在小卖部买了教学纸钞,就是为了老师布置的任务。老师让我们把纸钞放在桌子上,不要玩了,我玩的太认真,没有听到她的指挥。结果她直挺挺地走过来,把我的教学纸钞全撕掉了。
从此之后我就被同学无形之中孤立了起来,直到换新班主任。
那37个家长的孩子都在老师手里,敢有违拗他们就是下一个,强行索礼索贿都没问题,何况是一封书面文字了
这其实就是一个共同体边界划定的问题,从洼地习惯法出发,大体上来讲,所有人都没做错,教师没有错,家委会没有错,妞妞父母没有错,妞妞也没有错,但是最终结局却是所有人都是受害者,除了妞妞以外所有人都是加害者,这就是洼地的奇特之处了。

于我看来,从洼地习惯法出发,问题最大的是妞妞的父母,因为他们是让妞妞成为受害者的唯一推手。你们自知这是中国,却还要推行自己的“现代教育理念”,关键还在当地重点小学推行,这不是明摆着不可能,指望其他望子成做题家的家长还有培养做题家培养一辈子的班主任理解你,支持你,不是天方夜谭吗。你没有能力把孩子送出国,没有能力送去国际学校,也不送去私塾或是教会学校,还要送孩子去上内卷竞争最严重的当地重点小学,这就是你们的问题,不仅如此,不教会孩子马基雅维利的生存策略,还轻易将孩子放在斗争第一线,使孩子受到了具体的伤害,问题最大的就是这对父母了
smileBoy 🤬不友善用户 smile forever
所以大陆民主最大的障碍是这群人,这种思想大兴其道那民主就是空中楼阁,然CCP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其教化达到了恐怖的程度,
匪党中国的教育制度核心目标是批量生产韭菜和羔羊,从受教育伊始就被灌输集体意识、服从、接受威权领导等。只要人还在这片土地上就无法逃脱这个状况,想要解决唯有肉翻。
这位家长没有选择做沉默的大多数,一个人去挑战去对抗这个扭曲的教育体制和系统,结果自然不言而喻。我很同情她和她的孩子,也很同情我自己的孩子。
西北老漢 搭嘎,口頭哇路
在墙国,所谓的家委会和业委会、工会等等等组织一样,原本成立的目的是为了对强权一方的约束和监管,最后却都演变成了强权的走狗。

我想起前阵子我们这里选业委会,最终的参选人员全部是党员不说,连人员名单都是政府定的,只能从那几个人里选,无语至极。
October ᗧ · · · · · · · · · · · ·
小女孩儿的妈做得没错三观也算正,就是反应有点慢!!家委会这事儿背后的腌臜味儿和欧尽忠他们村儿是一样一样的,但至少人家小女孩儿家有钱能搬去民办学校,欧家就没那么好命,很多小孩儿也没那么好命. 所以说现在听说小孩儿自杀还有校园案件都见怪不怪了,话说回来这个事媒体还算不错呀,楼主转的那篇文CCAV上也有全文,怪了!!居然能让人家说话. 百花齐放完了接下来要加紧整治非公办学校了吧!!这么特立独行的一家人,还有钱,以后肯定得出国
brfee Freedom Number 1
这是间接谋杀!

如果妞妞没有转学,很有可能未来会在这种专制强权的环境下遭到校园暴力,而且她其实已经遭到校园暴力了!

她妈妈的做法是正确的,她有站在她孩子的角度上去思考如何教育她,能够培养成更优秀的人。

我觉得诸位在这里“支国就是这种游戏规则”真的于事无补,嘲笑于他人的苦难处境。

中国是个垃圾地方,但是还是有愿意行正道的人存在,只是真的不多。
中国的公立学校就只能这样,老师只需要对上级负责而不需要对家长负责。美国的公立中小学会好一点,因为毕竟很大程度上是本地家长交地税养的,但是问题也很多,主要出在相反的方面,就是管理太松了,上课基本学不到东西。想要老师对家长负责的话那就得去私立学校,越贵越负责。
前面那几个说家长在“炫耀”自己先进教育理念的
我看你是真的没有经历过校园暴力
我看到那张画,我心都碎了
我从小生活在大陆,现在也是翻墙在打字
我小学的时候,曾经在全班同学面前被班主任打过一巴掌
也被其他恶心的同学鼓励侮辱过
虽然已经过去好久了,我现在高二
但是仍然有阴影

校园暴力留下的阴影,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懂的
年纪越小阴影越深,这个案例中的那个小女孩遭受的
我想没有经历过的人,是很难感同身受的

这个母亲无疑是伟大的
这要是再能忍,就是帮凶
Konnichiwa こんにちは
在墙国要小孩就是一种罪孽,要是不懂得怎么保护,或者根本没有条件去保护就生,罪上加罪。。。
雷锋2021 祝福中国习皇全面执政.实现伟大复兴.满洲脱离
觉得不合适可以换班级。
作业太多。 家长要想办法对付,工作能对付, 作业不能对付?
总之不要把孩子放在冲突斗争的第一线。 这是家长的失职。
做家长的要时刻提醒自己:孩子是上帝的礼物,不是家长的附属品。
证明了支人的暴戾和反智和体制关系不大,是刻在骨子里的
  1. 中共的革命手段之一,群众运动已经渗透进基层,连普通教师都模仿得惟妙惟肖。
  2. 微信一类的互联网工具成为压迫者的工具。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救救孩子!
不得不说在奉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社会里,从小坚守信仰是多么困难,互相迫害的社会里想做无辜者何其不易,其实孩子家长不过说出了最普通不过的正常社会常情,却是如此结果,不得不说匪帮给社会造成的破坏早已深入人心。
已退出 此人已经退出品葱了。
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风淳朴索多玛,被中共强迫的善良民众。太善良了这个,善良不善良啊这个。
看了文章后半部分,看得出女孩家长是文化人,对于这种事在国内也不是什么惊讶的事情。对错明眼人一看便知。不过我真的很羡慕这个女孩有这样关心自己的家长。
想到自己小时候的上学时的经历,我讨厌所大部分同学和教师。父母也是对我学校生活不闻不问,如果自己有为人父母的一天,我也想用自己的理念去教育孩子。
yogafire God save the King.
陶片放逐法之现代版本
“我们必须理直气壮地说,中国才是最大的民主国家”
这不就典型的校园霸凌吗,老师霸凌孩子家长,孩子家长霸凌老师,你不服我,我不服你,但凡一方软弱就会沦为被欺负的一方,也就不会有这样激烈的事件发生,老师(恶霸)就要所有同学跟家长听自己话,家委会(煽风点火)两边一起煽动什么正事也不干,小女孩的家长(恶霸)不服老师霸凌,反向霸凌老师,两方都沉浸在自己的战争里,没人关系孩子的心理,罪恶的体制,罪恶的人性。
这就是岁月静好党和韭菜
他们关乎自己的利益的时候
舋贳 墙内写作者,笔名高簧。推特@writerGaoHuang。品葱备用号:高簧GaoHuang
我以前也看到过类似的新闻事件,即校内出现多数人逼迫少数的情况。民主有一个基本原则,服从多数人,保护少数人。不管那个少数人的主张或行为是否有道理。更何况中国法律规定小学、初中属于义务教育,这所学校是中国的公立学校,承担社会责任。即使按中国的法律,这位学生家长的主张也是合法的。但是,中国从来不按照法律执法;再加上自古以来的厚黑学、斗争哲学深入人心,造成了这种事情一再发生。
共同赴狱 以前的号没了
我觉得这事情很能体现中国人对于民主的理解,就是多数人的暴政,个人是没有权利的,如果我们的人数占多数,投票投死你都可以。所以,知道中国人恐惧“民主”的原因了吧?
larva 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
其实学校里这种现象是比比皆是的,如果要把小孩送公立学校,不如不生。
学校老师要是躺平还好,最怕还追求“事业”的,延安整风那种手段个个都是无师自通。
全境封锁2 🤬不友善用户 上一个账户是:全境封锁(UID:68698)
支那的劳改营式学校本来就是这样,让小孩提前体验了支那社会的真实情况。
列宁化生活方式从娃娃抓起,我已经确定未来的支那会是一个什么狗屎地方了
abcdefg1234567 新注册用户 左派反贼,支持环保,支持民主社会主义,家庭教会成员
肯定是老师逼着37个家长投票的。虽然没有百分百的证据,但是对于强者,如政府或者中小学老师,还是进行有罪推定比较靠谱一些。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人普遍不信任政府的原因。即使老师平时是好老师,也不代表这件事情上老师也是好的。即使老师出发点是好的,也不代表老师做法正确。中国要是真的民主,肯定是三十九位家长联合起来要求开除老师,老师没了可以再请,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而且,和学生家长闹矛盾的老师能是好老师吗?就算学生家长有千错万错,也不是老师连坐学生的借口。目前别的国家我不清楚,但是在中华民国大陆地区,生孩子是没有需要考试的。就算说计划生育少生优生,当家长考试标准也远比当老师低,我们对老师的要求必须高于家长,即使学生家长蛮横无理,老师也不能跟学生家长一般见识,否则我们就有权认为之前的考试,老师作弊了,或者至少是这几年水平严重退步
二百斤宽衣不换肩 行走的二百斤
小学低年级的班级就像一个小型集权社会,这个年纪的小孩还没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在学校全听老师指示,所以从学生到家长都不得不讨好老师。
貴州人是這樣的,支味最重的人,支味最重的地方
“论民主后的中国会变成什么样”
事实证明劳动党在这点上没有骗人 中国人是垃圾 不适合欧美式的民主
你支这种独特的民主称作人民民主 即多数人有多少数人的绝对控制
而欧美式的民主 无论是多数人还是少数人 每个人最基本的个人权益是不能被集体剥夺的
Scipio 自由派,欧洲历史爱好者
哎现在想我上小学的时候还是比较幸福的,QQ已经出现但并没有建班级家长群的概念,也不可能存在老师和家长串通起来这种事,除了家长会老师很少能见到家长。当然老师家长会说希望家长配合工作也没啥效力,爱听不听。现在信息技术发展反而给人带来了负担。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只能说她太不幸了,投胎在兲朝,内卷从娃娃抓起。
毛澤東有性病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第二篇:「毛陰莖包皮過長,平時又不清洗,成為滴蟲攜帶者。許多女孩子與毛有特殊關係,沒有一個不受到傳染。我勸毛局部清洗乾淨,他說:『沒有這個必要,可以在她們身上清洗。』」
沒啥阿,就「中國文化」阿,所以我早就不刁「中國文化」了
天涯过客 刁 之 斤 平
想起高中三年也是活在班主任洗脑和多数人暴政的高压下过来的,哎
老条纹蜘蛛 新注册用户 老条纹蜘蛛
要理解这里面的冲突,必需对墙国教育体制和现状有深刻认识。首先,所有的学生,家长,老师必须面对升学压力,统考成绩关系到学生的排名,关系到老师的绩效考核,职称评定。老师只能通过层层加码的作业来训练学生成为应试机器。家长希望孩子通过高分得到更多更好的教育资源。绝大多数家长和老师某种程度上,选择了合谋牺牲孩子的天性。如果你去看看教参,老师用书。你就会明白很多扭曲的意识,恶劣的谎言恰恰就是教学重点,考试重心。离开是唯一具有可行性的抵抗方式,有兴趣的人也可以了解一下郑渊洁的抵抗方法,不具备普遍性。
关键是支国不允许私立学校存在。那种真正自主办学的。导致天下一般黑
Brit 新注册用户 反對這裡嚴刑,隨便把別人歸為不友善使用者,這和你們的對手有甚麼分別?
最近還有甚麼大事發生?

如果你眼神能够为我 片刻的降临 如果你能听到 心碎的声音
felingyv7f6r6 新注册用户 谨言慎行
稚子何辜!妈妈的做法确实有些欠考虑,在这里太直率的人不好生活。但是三十七个家长里居然没有一个愿意为孩子出来说句话,索多玛难道真的找不出一个义人吗。
绝壁怀中,与全体支人共勉。
紫薯紫薯紫薯紫薯紫薯
轉學?
如果有辦法、有資產就該轉國移民
在中國這種無法無天沒規矩的集體主義人情社會你還能怎麼辦??
忍氣吞聲嘍
窝达令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截图里那个小孩的爸爸,发言挺狂的啊,呵呵,还有这个老师,心里也是没个逼数
这套路在韩剧里见过,他们很擅长游走于灰色地带,不违法律,道德施压,什么交际法。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