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支持姨学的诸夏理论吗?请说说你的看法

 
已邀请:

咸鱼老李 - 原品葱用户@咸鱼老李,请在黑暗时记住天亮时的样子

对于刘阿姨的理论本人当然不支持(事实上刘阿姨的背景也不由得令人怀疑,毕竟此人曾参加过共青团中央的活动(这时他的诸夏理论已经有了很大的影响力),不排除他是“上海帮”的大外宣,类似于多维)
目前国内的形势,和平民主化并重建为类似美国的联邦制是上上策(毕竟国内统一的历史较长),但是国内的政治局势以及国际形势导致这种结果发生的概率大大降低(和平民主化倒是有希望(尤其是现在这种贸易战的背景下政府当局很有可能陷入严重的财政危机),但重建成联邦制估计概率不大,因为这样做对美国的弊大于利,因为新政府很有可能和美国再次发生经贸等领域的摩擦,而换成几个乃至几十个分散的小国家显然在谈判上对美方有利(毕竟国土面积缩小带来的后果就是市场的缩小和贸易体量的缩小),而面对多个小体量的谈判目标比起一个大的谈判目标来说显然能轻松的多),所以本人悲观的预计国内未来的发展会以分裂和经济的大幅度倒退作为结束,内地的大部分区域将陷入军阀割据的局面,而在新疆等伊斯兰教教徒聚集区很有可能会建立一个比目前的伊朗还要高压的政教合一政权,不过即使国内局势最后以分裂结束,但我还是相信国内大部分地区最后会以某种形式得到所谓的“统一”(不一定会建立统一的共和国(也就是政治上的统一),可以是类似欧盟一类的经贸与政治合作联盟,使目前国内各地区的贸易、经济得到统一化(采用统一的货币、互免签证(最好能够向申根区那样互相不设物理上的边界)、互相不设关税),这是相对分裂后最好的结局,对经济的破坏也没有你姨的诸夏那样强烈)
诸夏分子和刘阿姨都是属于钢铁雄心玩多了的中二少年,以为自己点点鼠标就能开启建国大业。整那几个破旗就叫建国了,这个利亚那个尼亚的,也是铁憨憨。

我是支那人 - 已退出「新品葱」。

作为联邦主义者,我选择有条件理解。但阿姨那套太搞笑了。
私以为,联邦化之后,联邦内邦国一级的行政区划的自治程度是不同的,其名称也应有别。自由程度最高的「自由邦」(如伊斯兰自由邦)可以冻结 2/3 的联邦基本法及法律,在联邦基本法的剩余框架下自立其邦国的基本法和法律;最低一级的「联邦行省」(如山东行省),也即中原省份,则应当在通过 100% 的联邦基本法和法律的基础上进行有限度的定制化。中间还可以有地方(如大兴安岭地方)、邦国(如蜀国)两个级别的引入,或者再加一个特别市(如上海特别市)。(构成行省 < 地方 < 特别市 < 邦国 < 自由邦的自立程度。)又不是非得完全一样的自立程度。让原意自立的地方享受最大的自立程度,让原先就是一样文化的地区直接归联邦管辖,不是两相安好嘛。
(同时联邦应当「去『中华』化」,以地区命名作「东亚联邦」,以便平等包容各种文化,亦可欢迎各方的自由加入或退出。基本法为联邦的宪法级法律,名称应类似于「东亚联邦国基本法」 / ‘Ground Law for the Federal Lands of East Asia’ / „Grundgesetz für die Bundesländer Ostasiens“ / « Loi fondamentale des Terres fédérales de l'Asie de l'Est »,在基本法之外,联邦还应当制定一些框架式的联邦法律,作为各联邦主体的参考。)

红冬里的青鱼 - 自由、民主、法治

看看历史上诸夏是什么个情况被
1911年辛亥革命,武昌起义之后,各省都发表了独立宣言
武昌起义后各省独立的形式及其对辛亥革命成败的影响
注意,各省是表态要“独立”哦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革命党人很快占领武汉三镇,在湖北建立了革命政权。在随后的两个月内,全国又有14个省市先后宣布独立。
在15个宣布独立的省市中,各派势力明争暗斗,十分激烈;政权的组成极为复杂,变动频繁。大体说来,其政权归属有四种类型:一是革命派控制政权,如湖北、上海、云南、福建、广东;二是革命派与立宪派联合掌权,如浙江、四川;三是由立宪派掌权,如湖南;四是由旧官僚掌权,如江苏。还有一些处于不断变动之中,如江西、贵州、广西、安徽等。总的来看,在独立初期,由于革命势头正盛,革命派略占上风,但立宪派和旧官僚的能量也很大,政权的归属随时都在发生变化,革命党人被杀、被逐时有发生,一些旧官僚或新军统领乘机控制政权。


 
当时,中国实际上就是阿姨梦想中的诸夏
但是最后,中国依然是统一的。
 
为什么呢?
这是另一个问题了,留给大家自己思考吧
 
 
 

笔墨写春秋 - 1989年6月4日,我们没有忘记!! 反共,大中华民族主义,反对一切独派。不看好国民党。期待第四势力。

我反对肢解中国。因为这是一个14亿人口的大市场,分裂了没好处。而且一天到晚这个晋兰,那个利亚的,你要是起个什么后晋之类的,举个画着瓦当的旗子我还高看你一眼,还叫个洋名,啧啧啧
我支持。与其说我认为诸夏会发生不如说我希望诸夏会发生,这是个价值选择的问题,不是理性分析可以解决的。诸夏是救赎,是这片土地上的人自我忏悔的契机,是中国人能得到的最好的结局。比诸夏更差的结局就是灭绝,不论是核平、异教屠杀还是自相残杀。阿姨传播诸夏理论是听从上帝的召唤,不是为了当国父后的荣华富贵。
民主化和解体 一个概率是百分之一 一个是百分之零点零一
刘仲敬到底是男是女呀?一会儿阿姨,一会儿大叔,这名字一看就应该是个男人呀,真是好奇怪。。。
首先要明白阿姨为何要提出诸夏。诸夏理论不是反华,而是爱华。解体了大一统的费拉帝国,就能让华夏大地再次产生出秩序。阿姨就是建立在这个信念上的。所以实质上阿姨是要拯救华夏,要让其像欧洲一样文明延续下去,而不是类似西非、东非、印第安等地区文明消失。
我个人认为这套理论是不切实际的。中国没有内在的保持分裂的动力。南北朝和五代十国的分裂都未能让中国变成秩序的中心,未来独立的诸夏也不可能。现在已经不是大航海时代了,中国不像欧洲那样可以把自身的秩序向美洲输出,就像欧洲当时也不可能对周围的阿拉伯地区输出秩序一样。缺失了美洲,诸夏是不能避免统一的。
未来中国大一统思想将长期占据优势,中国也会在短暂分裂以后重新走向统一。历史是有节点的,错过了机会就不可能再有。
大一统需要专制独裁来维持,这是两千年的历史教训。

不独立,民主无望。

台湾能够实现民主,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台湾独立于大陆。
分裂的欧盟的各国其大市场并没有受损,甚或连暂住证都不要。
不看好,光建构民族发明民族这一项就需要十分漫长的时间。欧洲民族国家的建构就花了百余年。何况一群现阶段流亡海外,只会搞devianart式架空历史兴趣小组,既不掌握教育资源又不掌握军事资源的口头革命家?而且,根据诸夏大地以往历史的一般规律,如果发生分裂,内地十八省将不会是以方言(当时应该被“发明”成独立语言了吧)为基础的民族独立模式,而更应该倾向于民国初年的军阀割据模式。若干由军区、战区头头演化而来的军阀掌握地方军权,与中央对峙,最多不会超过索马里模式,即各军阀表面上认同自己属于“中华民族”,认同中央政府领导,但同时又强调“X人治X,高度自治”,地方利益优先。

支付宝党支部 - 他乡遇故支

我連續三天換美金,每次的匯率都在升,看來不大妙。
港幣和美元的匯率是定死的,這樣也出問題?

黃金神棍的推演是對的。港幣會完蛋,變成人民幣。深圳會完蛋,香港變成深圳。
香港已經來不及實現民族發明和獨立。

70-90 年代,香港放棄大好的民族發明和獨立自治機會,香港文化界以金庸小說和陳真霍元甲黃飛鴻影視作品為代表,致力於種花民族宣揚,成為貴妃的好幫手,功成名就。再加上大財閥們
這也是一種德匹下。
正像阿姨說的,政治德性以政治選擇為表現。

這麼說諸夏其他地區豈不更是沒辦法?這事從長期來看還是有希望

首先,諸夏發明這套方案本來就是死馬當活馬醫。本來就沒幾個地方具備條件。
其次,諸夏就算有一點可能,也是大洪水之後的事情。
那時支那大部分紅綠相間,小部分廣東雲南有一點可能。
阿姨寄希望於海外社區。要做事情,先做起來才有希望。
現在看,沒人做事情,確實沒有什麼希望。

現階段關鍵是增加各地地方意識,尤其是在海外社區。條件現實中接近成熟的我承認較少,諸亞畢竟歷史積分高…
現實一點說,大規模人道主義危機已經無法避免。本來也是從長遠講才有可能實現諸夏的。

長遠是多遠?
有個現成的例子就是埃及。
古代埃及比古代支那牛逼幾萬倍,不誇張吧。公元前 4000-2000 年就已經有高度發達的文明,支那還是穴居野人。但文明耗盡,整體費拉化,雖然有一代代蠻族輸入秩序,也於事無補,幾千年來費拉還是費拉。綠化以後,費拉總算有了主心骨,過上了安穩日子。

桂枝費拉將來的下場絕不會比埃及好。大洪水必須有,八個大大已經是上帝的恩典。

想像得到西安斯坦的黑旗的樣子。威爾遜世界之後會不會插手未可知,但即便會也只會侷限於幾個有限的沿海區域。
一想到現在零散在世界各處的諸夏人可能是最後的,但願種子不死。

窩老認為
一,費拉化是個不可逆的過程
二,建立組織度,首先必須有宗教精神內涵為核心,不可能單憑血緣地域式民族發明建立組織度。東歐的小民族發明,都有深厚的宗教基礎,和血緣地域關係不大。
現在的諸夏民族發明,刻舟求劍,本來就沒有宗教歷史基礎積累,不可能憑空發明出來。
阿姨當然知道這一點

但他沒法明說。
在已經費拉化的地區人口基礎上,不可能再建立起資源消耗度較高的組織度,如基督教,佛教,只能建立起資源消耗度較低的組織度,如伊斯蘭教,東正教或紅教。
基本如此。

該死就得死。
埃及古代比桂枝比想像中的諸夏牛逼幾萬倍,照樣死的乾乾淨淨。
桂枝或諸夏有什麼可惜的

想起來了,阿姨說重啓文明一靠宗教改革,二靠民族發明。不知道為什麼被刪了。

阿姨他老肯定是非常清楚這點的。
民族發明只是一層外殼,不是內涵核心。
宗教改革也要先有某種宗教,不管是什麼,哪怕是拜火教等已經多年失傳的宗教,再發掘出來都可以。
完全沒有,沒法憑空發明歷史資源。

是否承認大洪水必然性,是否承認諸夏只能在大洪水之後的一點歷史積分可能性。是分辨是真正諸夏愛國者還是心存僥倖的歲靜婊投機分子的標準之一。

這個洪水的產生原因和推進進程能具體描述到什麼程度? 世界上從來不缺乏末世學說,預言能夠讓人信服必須有一定程度的事實跡象。因為人都是最相信具體的眼見為實。

哈。看黃金神棍的推,實時直播。他最愛說眼見為實

承認大洪水不代表熱愛大洪水,更不代表坐以待斃


窩老人家所謂上帝已經送來了勝利,只是說黃俄餘孽已經輸定,並不是說諸夏愛國者一定會贏,例如巴蜀利亞完全可能變成巴蜀斯坦,但這就不在窩老承諾範圍內了。窩老人家的承諾是一定會除掉 commie,而中國主義不可能獨存。未來的兩個七年,註定充滿血雨腥風,諸夏愛國者的建制升級得不夠,就會自身難保。

习近平NMSL - 账户被清零了,中国不适合民主

我认为刘仲敬的诸夏论讲的太早了
听完他的诸夏论,它就是现在行不通,诸夏论只是理论上会发生。我觉得诸夏论更像是种预言
刘仲敬讲的远东历史比诸夏论更重要,对匪共编的历史教材的杀伤力是巨大的,对大脑升级很有帮助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