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美国商人在中国遭当局骚扰引发担忧”?

原文地址: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190712/american-businesses-china/

科氏工业集团(Koch Industries)的一名高管被告知不能离开中国。一名曾在北京组织了一场技术论坛的前外交官,遭到企图盘问他的当局的滋扰。一个行业组织就办公室遭搜查、计算机服务器被没收的情形制定了应急预案。
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企业高管、华盛顿官员和其他经常访问中国的人士,对中国当局骚扰美国人的做法——遭到扣留和盘问,被阻止离开中国——越来越感到担忧。
他们担心,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贸易紧张,可能会把商界人士和前官员变成潜在的目标。有三人表示,一些公司正在对预案进行评估或加强,以防员工遇到麻烦。因为害怕中国当局的报复,《纽约时报》采访的十几个人当中,许多人要求匿名。

“中国政府在加倍下注,以一种相当直白的方式在边境和酒店扣留美国人,显然是想把信息传递给特朗普政府,如果逼急了,他们是可以搞人质外交的,”博钦律师事务所(Perkins Coie)北京办事处的合伙人吉莫曼(James Zimmerman)说。他与在中国的美资企业有合作。
“如果他们朝着那个方向发展的话,美国商界将会作出反弹,这会使在中国的数百亿美元投资面临风险,”他说。
在加拿大应美方要求逮捕了中国科技巨头华为的一名高管后,问题进一步升级。中国随后拘留了一名加拿大商人和一名前外交官
这种担忧正在美国商界蔓延,突显出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关系紧张程度。尽管特朗普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同意重启5月中断的贸易谈判,但在最具争议的问题上,双方仍存在很大分歧
中国官员将美国的贸易立场视为对中国经济未来的威胁。通过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的做法,特朗普政府正在鼓励美国企业将供应链从中国转移出去。它还威胁停止向一些最成功的中国企业提供关键的美国技术。中国不得不想方设法寻找反击之道,一定程度上这是因为它从美国进口的比较少。
目前尚不清楚这种骚扰的程度,但最近发生的几起事件可能会加剧人们的担忧。在中国公开讨论此类问题的企业,可能会面临政治化的法院系统的惩罚、官方媒体的抵制呼吁,或其他不公开的惩罚措施。中国外交部和主要的警察机关公安部都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许多美国商界人士仍然来来去去,没有发生什么大事。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Tesla)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今年1月访问中国并开设一家工厂后,中国总理李克强提出可以给他永久居留权。
不过,最近一些与当局的摩擦引发了更广泛的担忧。6月底,一家美国行业组织向其成员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详细介绍了它如何试图降低自身的风险。
在时报查阅的这封邮件中写道,“尤其是外国员工,他们声称对当前的环境感到高度焦虑”。该组织表示“正在最终敲定一份详细的危机计划,以备我们的某个办公室被搜查和/或我们的员工被拘留时使用。”
这些计划包括该组织的服务器被查封时执行的一套程序。该组织还表示对保险单进行了复核,以确保其中覆盖了员工撤离的情况,并建议员工不要前往中国的敏感地区。
华盛顿官员继续警告游客,中国当局阻止了一些美国人离开中国,这种做法被称为“限制出境”。其中许多目标是商人,通常是在中国出生的美国公民。
在某些情况下,中国当局利用此类禁令对加入美国国籍的中国官员家属施加压力,比如被控欺诈的前国有银行高管刘昌明的妻子和孩子。已落马的前高级领导人周永康的美国籍儿媳黄婉也公开表示,她已被禁止离开中国
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6月初,保守派亿万富翁戴维·科赫(David Koch)和查尔斯·科赫(Charles Koch)兄弟拥有的科氏工业集团(Koch Industries)的一名美籍华人高管被告知,他不能离开位于中国南部的酒店太远。随后,他被审问了好几天,话题涉及贸易战和美中关系恶化。
虽然当局告知这名男子不得离开中国,但他们没有拿走他的护照。知情人士补充称,在美国国务院介入后,紧张局势有所缓解,他得以飞离中国。
根据审问中的讨论内容,了解科氏工业高管事件的两名人士表示,他们认为这是试图向特朗普传达信息。
科赫家族传统上一直是共和党的主要财政支持者,获捐的有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和一名前堪萨斯州共和党议员。科氏工业公司在中国也有大量投资,雇佣了超过2.3万员工。科氏公司的一家子公司去年表示,将向上海的一家化工厂投资逾10亿美元。
但科赫兄弟的观点更倾向于自由意志主义,而非民粹主义,他们也批评特朗普的贸易和移民政策,促使总统在Twitter上说他们“在真正的共和党人圈子里是个大笑话”
据三名知情人士透露,今年6月底,当局曾试图审问一名现居北京的前美国外交官。这位前外交官当时正在北京参加一个由他协助组织的人工智能论坛。6月25日晚,一名酒店员工打电话到他的房间,说大堂里有几名政府安全官员想和他谈谈。这位前外交官非常警惕,给其他参加会议的美国人发了电子邮件才下楼去。
两名便衣警察让他跟他们走,需要问几个问题。知情人士说,他们询问了他的外交身份,以及他是否享有外交豁免权。他们要求看他的护照,他拒绝出示。
这位前外交官打电话给美国大使馆官员。知情人士说,几名高级外交官抵达后,中国官员离开了。
其他的冲突制造了一种恐吓的气氛。今年早些时候,一名在中国旅行和工作十多年从没遇到严重事件的科技行业高管,在中国东部一个较小城市和当局发生了冲突,他因担心遭到报复而要求不公开身份。
根据这名高管本人的描述,当他会议间隙旅行时,一辆黑色轿车似乎尾随其后,且往往丝毫不作掩饰。当这位高管抵达机场准备离开时,大约六名男子从车里走了出来,他们戴着耳机,穿着防弹背心。其中一人有可见的佩枪,另一人给这名高管录像。随后,其中两名男子跟随这名高管通过安检到达机场大门,直至他登机离去。
随着贸易战愈演愈烈,中国试图利用美国企业向特朗普政府传递信息。今年6月,中国政府召见美国高管,警告他们,如果他们遵守美国政府提出的禁止销售美国技术的禁令,将会遭受损失。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商务人士在中国旅行时都采取了新的措施,包括使用一次性手机和清理可能含有敏感信息的笔记本电脑。
总的来说,这使得商人们越来越紧张。
“很多西方企业不愿站出来说话,因为他们认为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英国私家侦探韩飞龙(Peter Humphrey)说。2013年,他在为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工作时,在中国遭到监禁。他现在住在英国,就中国的安全和商业问题为企业提供咨询。他说,他的客户面临越来越多的报复。
“我认为,从人们受到的监控和惩罚的程度来看,我们看到的是文革以来最糟糕的环境,”他补充说。
已邀请:
无晶尼玛死了 战狗精神,U型锁舞起来,拆泥紫牛逼
支那赶紧作死,好让外企退出支那,产业链一转移看支那怎么跳
外企赶紧抓紧别处支那才是最重要的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