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评价毛泽东的治国水平?

欢迎大家各抒己见。
已邀请:
winkcat Thinker
大概等于没有,真不是黑毛泽东,毛泽东虽然出身农业国的旧社会,但对实际的农业操作完全不懂,按道理就算毛贻昌是富农,也不是完全没有农业常识传授给毛泽东本人的,毛泽东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该看过猪跑,他幼年时毛家在乡里已经算比较有钱的富人,他也的确参与过短期的劳动。

但结果就是,在战后的农业重建里,他作为一个主要领导人,并没有考虑到农业的现实情况,甚至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忽略了农田产粮的数量问题,以为真的就可以生产那么多,直到后来自己也发觉不对劲了,就开始暗示批下面的人别太夸张,不过显然下面的风气已经收不住,听懂的人少。

可这跟毛泽东治国能力无关,纯粹是毛泽东的判断力敏锐得出的推导性结果。而一个合格的治理者是不可能全能的,毛泽东年轻时的经历让他痛恨知识分子,对人文社科还有数理化在内的都有一定排斥,而中共的权力结构和毛泽东的个人威望,都让他治下的一整套行政体系没法做一个内部自我检讨,旁人建言不多大能起作用。

大跃进甚至是刘少奇、周恩来等人在内,一拍大腿就决定了结果。毛泽东也有极大的主要责任。

就算是今天,从来没种过地的城里人,如果听到大跃进时期报上去的粮食产量,也肯定能明白有问题,如果单独报一次,大概不会理解,可如果屡次报道,全国各地报道,肯定是能发现猫腻的,而毛泽东本人发现这一点还比较晚。

在毛泽东的眼里,农民是个符号化的象征,同情之余是脱离的现实基础的。他不是没读过一些关于近代农业的学术著作,一些资料显示他对工农业还是有相当了解的,但到了实际应用里,书本上看到的东西不会跟现实情况结合,说的简单一些就是他的著作,包括毛选,如果你读过会发现跟毛泽东本人的做法是有出入的,说明他写的是一回事,执行就可能完全忘了,还有一些违反自然经济规律的想法,到是被彻底执行了。

排斥了知识分子可能提供的经济建议后,毛泽东本人又没有这个自觉去从实际角度考虑大跃进对农业的破坏,比如对农民内部阶级的划分,以此来衡量农业合作化的推广难度,实际上中富农跟其他农民的矛盾并不大,毛泽东为首的若干人坚持要搞农业集体化,虽说有苏联的影子,可骨子里是“除了党的领导之外,六亿人口是一个决定的因素.人多议论多,热气高,干劲大。”

他看到和了解的农业社会,是农业社会的风貌,而不是生产运作的逻辑,看到了农民与地主的依附关系,却不理解科学知识如何改变这一层,所以在建国初期他主政没退居二线前的那段时间里,是中国农业与工业在非正常情况里下跌最狠的一段时间。

其实从毛泽东到徐水县的话就能看出来,毛泽东对粮食更多以后的预期是没有的,他不了解现代工业经济背后的逻辑,粮食多了不能减产,他认为要减产去做其他事情,甚至还有一天多吃的机会,这都是旧农业时代农民们所期盼的,过去农民一天都吃不饱,却全天都要工作在农田里,这是毛泽东看到的农业社会。

可我们要明白,农业的提速,是因为化肥和工业化设备的影响,农产品不但不能减产,还应该多生产,进而才能压低市场价格,让农民买其他地区更低成本的粮食来提高生活水平,再把本地的特色农产品卖到有需要的地方上去,从而实现一个差额互补,国内按道理来说是没这个消费环境的,但国际上是有,可中国又因为朝鲜战争和中共执政进行了自我封闭,但六七亿人的人口,依旧是个庞大的消费市场。

偏偏就是对知识分子有态度的毛泽东,还是要依赖钱学森给他放卫星搞的报告,大跃进搞炼钢也是一个道理,毛泽东应该是知道国内钢铁产量就算提高上去,也根本没有消费市场可以生产对应高附加值的产品,而且他是有看其他人报告和研究这个习惯,也不会没有渠道了解到钢铁的质量阶级,不能是个人拿来的钢铁都可以用,等于变相大浪费大量的时间去荒废农业,做一些毫无生产效益的重复行为。

而炼钢本身需要大量的基建设备与工业,于是便增聘更多工人,开拓更多基建,说来也巧,今天几乎一模一样,当年这样做大家结果就是工农比例失调,农地荒废的前提下,炼钢又没有对等的产能,否则就算农业荒废,工业如果有足够产值也能靠对外出口来获取足够的收益,但事实大部分炼钢的行为,都是没有意义的。

还有饥荒时期,苏联曾经提议给的部分无息援助,因为某种毛泽东认为很重要的面子因素都被拒绝,而将问题归咎于是苏联逼债,但实际上苏联很多债的偿还是工业项目,不多涉及农业,撤走专家也肯定不是农业的问题。杨继绳也说过是毛泽东要强行提前清债。

很多人都说毛选很不错,某些方面来讲你考虑到那个时代,的确是如此,但放到现在,尤其是两千年以后出生的人来讲,如果系统性的读过大量的学者著作和启蒙时代以来的论述,我想不会有人完全认同书中的所有内容,有时候我真不是嘲讽,但也就国内信息封锁下的许多青年,在一种被控制的舆论环境里,才会把毛选当做圣经一样复读,里面有很多内容是错误的,还有一些谈不上对和错,只是客观加理性的去看问题,但没有分析完,而毛泽东也没有对他的话和论述执行彻底。

不是说毛泽东这个人没判断力,毛泽东判断力还是很好的,但他的权威所形成的政权制度,是一个威权政府带来的面子风气盛行,毛泽东不能认错或认大错,让他面子真正被损了的人后来大部分挨整了,还有就是不能威胁他的权力,否则再亲密的战友也是没有好果子吃。

这也就形成了一个问题,你既不能公开或私下的敢于指出毛泽东的问题,而他的权力又来自于他的面子,那么提意见还是把他选下去这两条路就都被堵死了。你怕他报复不能选举或党内发动压力把他换下来,又不能在党内外给他提意见让他改,只有他自己闹够了觉得自己有错才会温和一些。

所以大跃进那么大的问题落下来时,毛泽东不想退居二线也是没有办法的,之后没了多少面子,都从文革里找回来。而这种执政逻辑带来的威权管制,一直延续到今天,那就是政府不可以错,而不可以被指出错误的这个制度与某个人,又没有能力自我调整,党内能发声的人反而越来越少。

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前几年全国GDP挤水分,跟大跃进时反浮夸风一样,因为过去是要缴粮,现在GDP高了也要有国税地税分抽,太过多的水分会让地方拿不出对应的税金给中央,能分到的转移支付预算也少很多,到时候省内没有钱做公共服务,遍地民变就麻烦了,所以一个个都宁愿自爆,最后也是不了了之没有全国大清洗的去处罚官员,因为习近平中央根本就是清楚知道,但没能力解决。

无论是做人做领袖,还是一个政权,都不应该把自己放在一个太高的绝度位置上,一切通过不辩论不认错的形式去解决和压制,从而形成一个滚雪球的威权制度,那么一旦人不怕你这个威权时,你的管制就消失了。

毛泽东留下的政治遗产一直很糟糕,邓小平在六四时依旧是这样用,并且到今天为止也没变,还压迫到香港人头上了,至于行政的遗产,毛泽东几乎是零分,有的人洗地说毛泽东死后留下了一个工业化的国家,却从来不提社会发展有自发属性,跟某个政党、政府都没有直接关系,纯粹是社会自主运作的良性必然结果。

非洲打了一百多年内战,五十年前很多国家还没有电力和工业的概念,现在却开始人人有手机,而且还持续内战仇杀,实际上发展只要开放和遵从人性就是必然的,快慢看的是外部的消费需求带来的工业订单。

毛泽东能打天下,不能治天下,哪怕在延安时期搞的那些权斗不光彩,也会被后人认为是政权竞争里必然的过程,我个人也认为是有必要且没什么太多好指责的,如果他49年或建国没几年就死了,那他必然会是一个超然的伟人,反右等黑锅都会被算到刘少奇邓小平的头上,但偏偏就是朝鲜战争结束后,从彭德怀到大跃进再到文革,把他治国的能力下限彻底暴露出来,晚年还想让毛远新上位,让江青辅佐他来搞世袭。

说白了毛泽东骨子里就是皇帝思维,权力的合法性又不是跟古代皇帝一样安全,一旦有问题,只能靠不断地发动政治斗争来保障安全,这就是他的治国逻辑。
坂田英机 The best things in life are Free!
用袁腾飞老师的话很恰当:治国无术,扰民有方。而且一生中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他死了。
热爱大撒币 终于找到组织了
人类历史上,注意我说的不光是中国历史上,他就是最残暴最无耻的独裁者

从这傻逼执掌共产党开始,一件人事没干过,如果有,请指出来,本人实在是孤陋寡闻没发现

1949-1976造成的中国非自然死亡人数在7000万以上,有人说8000万,也有说一亿的,我保守点说七千万

这还不算韩战派去送死的国民党投降军队之类的,还有三年饥荒和十年文革大量无法统计的人数

总之我同意楼上引用袁腾飞的那句:治国无方,扰民有术,唯一做对的事就是自己死了。

然后更坏的事情是,文革的思想子在中国从未消失
jhg 大小多少,報怨以德
没有,没有,没有!
建议另发新帖,讨论毛的祸国水平
一百公斤的麦子 萨格尔王的岿然不动的宽衣者
做的最好的事情:把毛岸英派到朝鲜战场上去。
李锐的说法是:开国有功 建设有错 文革有罪
考虑到李锐的党员身份,所谓的“开国有功”是站在共产党的角度看的

不过第一届共和国政府还是有点联合政府的样子,不少民主人士当了部长,如果毛在1957反右之前死掉,评价会好不少
趙家警犬 香港廢青
1949年他就退位的話就是千古聖人了
这实在没啥好评价的,什么样的人民捧出来什么样的统治者
一带一库 我孙笑川实名制反共
literally比希特勒邪恶十倍的人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腊肉就没治国,何来水平一说?他干的那些事情你们觉得蠢,但是站在他自身利益的角度来看,没一件蠢事啊。至于费拉奴隶如何生存,他不就没在乎过吗?
陈云那些胡话也不过是站在他自己的利益角度才那么讲。要不是被整他怕不是还要赞美文革呢。六四里陈云是什么角色诸位都忘了吗?
Wesminster 上崖山
治国水平就不说了,毕竟不存在的东西无法评价。

除了主动去世,唯一的贡献是送崽去吃蛋炒饭,避免了中国朝鲜化。要不指不定今天和三胖谁笑谁呢。
马拉糕 We Are Freefolk, Fuck The Kingdom! 保守自由主义者(Conservative liberalism),精英主义者(Elitism)
搞阴谋搞权斗的水平是有的,
治理天下的水平啊是负数的。
恶魔的标准定义,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恶魔,是高阶恶魔。
萤火之森 红蜻蜓
回楼上   中共的原子弹导弹是保卫你的财产,保卫你的家人,保卫你的孩子不吃毒奶粉 毒疫苗,还是保卫的器官你的肝 你的肾,你的心脏不被敌人挖走移植
仲长若谷 黑夜很黑,星星很亮,但照亮黑暗一颗星星远远不够
我倒是认为
不是治国能力高低的问题 
而是有没有兴趣好好治国的问题

可能恰恰因为他知道什么是对的
所以才反其道而行之 以最大程度的戕害国民 满足自己的皇帝梦

当然你可能会说 
这番话是不是也可以形容维尼
显然不是
毛泽东是有一定知识水平的 虽然窃国 也是军事和政治战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
跟尼克松也能谈笑风生
维尼呢?
正義終將戰勝歸來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在沸騰的歡呼中淹沒我的怒吼。
毛贼“治人”有水平,而且水平极高,七十年来无出其右。

无论是两面三刀心狠手辣的“周公”,还是杀人如麻战功赫赫的“林帅”,亦或是杀学生不眨眼的“邓碾平”,无不被他治的心服口服,在他面前人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却没人敢于挑战他的权威。

但是要论“治国”,他的水平恐怕连史上最昏庸无道的君主都不如。

在他“土改”“镇反”“公私合营”“反右”“三面红旗”“文革”等“英明政策”的作用下,经济上耽误了几十年的发展,精神上打断了中国人的脊梁骨,肉体上消灭了上亿国人,这种“治国成就”让历史上任何昏君暴君都望尘莫及,即使桀纣也只能对毛贼心悦诚服,俯首称臣。
搞人可以,搞国家不行,水平还不如赫鲁晓夫,人家好歹是专业人士进行大量统计和计算,根据计算结果去制定经济计划,虽然这根本不可行,但还是比毛拍脑袋治国要有科学依据一点。
具体可以参考芦笛的《治国白痴毛泽东》 系列

摘录


历史上也就只有过那么一位万乘之主,教农民如何种地,教工人如何做工,教科学家怎么研究,教大学教授怎么施教,亲手颁布"八字宪法"和"鞍钢宪法",规定全国农村无论局部条件如何,一律深耕一米,每亩施万斤肥,放高产卫星一直放到"亩产40万斤粮";担忧"粮食吃不完怎么办",在号召人民"鼓起干劲高产,放开肚皮吃饭",实行"吃饭不要钱"的同时,酝酿给全国农民放一年假;号召开展"群众性技术革命和技术革新",不管是在山区还是平原,实行全国农村"车子化"(即手推车化)、"滚珠轴承化";命令全国各行各业停下自己的生计,去把家里的锅碗瓢盆甚至农具统统砸了,塞进后院搭起来的"土高炉",炼出无法处理的大量废物,只好抛到荒郊去,一直到60年代后期尚未彻底烂光;号召全民上阵"除四害",专和麻雀过不去;推出"外行必须而且可以领导内行"的国策;在大跃进中首次实行"教育革命",让学生编写教材,自行决定自己应该学什么;在文革后再度推行"教育革命",把全国知识青年流放到农村去,以手上茧子的丰厚度作为官定录取标准,从文盲里招收"大学生",实行"工农兵上大学,管大学,用毛泽东思想改造大学";不许把农业大学办在城里;废除医院各科分工甚至医护分工,让护士去主刀作手术,不许医护人员戴口罩,以针灸治疗近视眼、聋哑人,让"治好了"的聋哑人唱《东方红》,喊"毛主席万岁",并把那鬼哭狼嚎拍成电影,在全国郑而重之地放映;以头发长度和裤腿宽度作为"革命化"的简易标准,羞辱留长发、穿细裤脚的"堕落分子";在全国实行"红海洋",甚至一度准备改换红绿灯的涵义;违反最起码的经济常识,废除社会分工,走反动的"五七道路",实行企业办社会,把工农兵学商合在一个企业之中,哪怕小工厂都得办农场;以战备为由,把设备最精良的工厂迁到交通不便的万山丛中,让它们彻底丧失经济价值;号召"人定胜天",以致军垦兵团战士们在台风袭击海面时,竟然跳下去用肉体保护大堤…
哈  死的人够多 够惨烈
文明玩不过我的水平
如果他没发动文化大革命,其实比庆丰还强一点
读过些书但好逸恶劳的江湖弄潮儿+善于政治投机的大野心家能有什么治国能力!?死的太晚,就像有些葱友说如果他死于1957年反右之前,他评价会“好”不少(论残暴程度性格乖张,毛在海内外布尔什维克里排不上前5名)……
小熊饼干 退葱声明(原以为是个民主共进论坛,到头来也只是专注分裂,痛骂“支人”,自视高人一等的宣泄场所)
毛泽东是一个精于帝王权术的人,整人内行,理政外行,这是他秘书李锐的评价。

朝鲜堆了那么多人命换来金家几头猪,朝鲜还清洗延安派。三年饥荒还往外援助,打肿脸,充胖子。大炼钢铁,赶英超美,练出多少废钢?跟苏联抢夺社会主义大哥称号,争着援助越南,到头来是黎损等亲苏派执政。文革我就不用说了。

他毛泽东不仅害中国人还祸害外国人,著名的如红色高棉,人家缅甸导游说过每一个刽子手身旁都有一个中国顾问。

有人说原子弹,两弹一星,拜托,那些科学家的成就被你抹杀的一干二净,功劳全算在腊肉头上?苏联原子弹算斯大林头上?美国原子弹算杜鲁门头上?
飯沼勛 厭倦之軀
愛讀資治通鑒的大權術家,應該不太會讓人民吃飽了想其他事
說到禍國殃民
毛匪在比例上不輸任何一個暴君
數字上前無古人,估計一千年內都後無來者
本人赞同把60年之前和60年之后的润之分开评价。

前者有逻辑,有路线,在西藏破除了农奴制等。
后期印证了阶级局限性那一句话。权斗增加,独夫之心。

各位想必有不少人也会这么想吧
万恶毛为首
万恶毛为首
万恶毛为首
万恶毛为首
万恶毛为首
万恶毛为首
猫叔 我是一只猫
为什么要讨论一个不存在的东西。                   
二十二十二十二十
akira1990 观察 宪政 民主 法治 自由
最近大外宣力度挺猛啊,各种安排人来我们小破站发帖带节奏。
放在落后小国家也就是波尔绍特的下场吧,没把自己作死纯属偶然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愛看資治通鑑的權術家,牛人也
你不能評價一個沒有的東西。。。。

字數字數字數字數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变成一种狂热信仰
中国人身分的确立,是大日本帝国侵略的副作用。而在二战之后,因为深受战争之害,不论失去所有东西来到台湾的国民党,逃难而一无所有的香港人,以及不断政治运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中国人这身分是从苦难中得到了确认,而成为一种思想。
所以在六七十年代的影视作品中,「中国人」观念这么强烈,就是这样。这是痛苦所引致的,大家希望大家都变成强大的「中国人」,这样就不会再受战争之苦。
问题是,去到时间再过去,这些人当中又会有人成为了侵略者和战争的源头时,中国人这身分,就从保护自己的工具,变成侵略者与统治者的工具。
如果你阅读清末民初的文献,你会发现,其实当年的人没今天那么含糊。例如广东那时的文献,就会把「潮汕」、「广府」、「客家」直接视为三个不同的民族,而不像后来讲成「民系」。
总之讲来讲去,中华民族或中国人三个字,他的存在目的,就是要找一个合理的解释,怎样将前清帝国的疆域,置于一个新政治实体的统治之下。
所以才会拗来拗去,龙门乱搬,一时说国籍是中国就中国人(马来华人表示:……),一时说用汉字就中国人(日本人表示:……),一时说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亚洲人表示:……),一时说是有「汉族血统」(新疆人表示:……),一时说是自古以来被某些王朝统治过(越南人表示:……)。
因为他的存在目的,就是尽可能吸纳所有定义,去扩大统治范围。里面的东西自相矛盾,并没在意过。如果拗不下去,就唯有说,你不是中国人,好,这是「中国」的土地,所以你滚。
所以你跟随他们的论述跳舞,一定是自相矛盾的,例如他们讲血统,你说你没血统。他们讲国籍,你说你没那种国籍。他们讲中文字,你说你用的中文字不同,都是多余。因为他们总能找到一个令你拉上他们关系的所谓「论据」,如果你跟着他们的理论谈,九成去到最后你还是「被中国人」。
其实就算台湾人有所谓汉人血统,用「汉人」发明使用的文字,有个叫「中华民国」的国籍,这些都只是一些没意义的废言。只要你看穿,「中国人」只是用来包藏莫名其妙的野心和统治意图时,你知道重点是直接指出这种丑恶的内在。
他们甚至会更直接一点不讨论,说「总之我拳头大我就是对」。
如果你明白这一点,你会发觉争论血统、或者中国人到底定义为何,其实没有意义。因为「中国人」三个字,绝对是先射箭再画靶,先确立了自己对那地方的主权,再去找理由,不是有了理由再去找谁是中国人,而是我想要谁是中国人时,我总找得到理由说他是中国人。
同样地,他们想赶走你时,你也会立即不是中国人。例如中世纪的基督教的破门令,他不是看你是否信主,而是「我说你不是信主的就不是」。
Shanghai1967 上海公社一月革命
问各位一个问题:

你们把毛主席贬得如此不堪,为什么尼克松总统还要冒着那么大风险、不顾保守派的反对,更不顾“中华民国”的友谊和感情主动到北京来与毛主席领导下的中国改善关系呢?

如果毛主席果然治国无能,你们这样置尼克松总统和美国政府于何地呢?岂不成了世界历史笑柄?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