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中共淡化、回避自己过去的负面历史?

中共现在强调、歌颂自己那些积极的方面,对自己那些消极的历史则是淡化、回避。一边不正视过去自己的残酷行为、不当政策给中国人民造成的苦难,一边却要求日本正视历史。如何看待这种做法?
已邀请:
爱丽丝 灭支无门,脱支已成。东渡扶桑,西望故乡。
如何看待?先从中共的位面看过去,中共又不傻,何必自揭其短?

中共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夺权、然后维持自己的政权,故此,指导中共的根本思想就只能是“维稳”。历史是专制政权用来维护专制统治的绝佳意识形态工具,自然就要服务于“维稳”这个大局。对中共消极的历史,中共自然是不会主动讨论的,就是不得不提及也一定要极尽淡化、甚至是篡改之能事,毕竟很多黑历史归根结底都是有涉于中共的专制本质,既不会给中共提供“改正”的动机,还会造成社会上人心不稳,以至于给我等反贼提供钻空子的机会,显然是不符合中共“维稳”这一大局的。

并且,连中共自己都承认自己是“人民民主专政”了,而在中共看来,凡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就都不是人民,就是被专政的范畴。从国家的性质上来看,中共也不会给你我提供过度讨论负面历史的空间。

至于要求日本正视历史,只是一种可伸可缩的表态工具罢了。中共自己都没有搞懂要怎么“正视”日本的那段历史,毕竟在中共眼中的中日关系也是随着中共的利益左右摇摆的。需要拉拢日本左派来抗击苏联的六十年代,北方四岛就直接被老毛表述成日本领土;需要拉拢安倍来缓解贸易战造成的肃杀之时,大手一挥就能取消很多场慰安妇研讨会。中共的宣传机器自己从来没有真正地对民众完全剖析中日战争以至于明治维新以降的中日关系史,而只是将其作为内政外交秀场上的工具罢了。

当然,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保障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做一点小小的工作,让更多的人也能知道些什么。至少把树根旁的土松一松,还是能做到的。
路人 义已逝 吾亦死
共产党政府作为一个不具有合法性的政府,想要存续下去,自然需要类似黑社会般的组织和管理手法。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暴力和谎言。淡化回避自己的黑历史则是“谎言”的其中一个表现。其实中国历史上也有不少篡改史书的皇帝,比如李世民。当然这类历史也被后人成为“秽史”。相比多年之后对于中共治下留下的修改过的历史也将被成为“秽史”。
为下代营造美好的氛围,方便给新屎代青少年洗脑,而且中共一向喜欢弯曲历史,不接受历史错误的。不好的东西全推给外国势力就行了,都是万恶美帝的错。
仲长若谷 黑夜很黑,星星很亮,但照亮黑暗一颗星星远远不够
对那些负面行径 除了我们所认为应当的“知错认错改错”之外
还有三种情况是很常见的
第一种是“知错改错不认错” 
第二种是“不知错不改错继续错”
第三种是“知错不改错继续错”

这三种一种比一种要恶劣
但在中共不长的这70年里 都能分别找到一些影子
甚至可以归纳 一般来说 他们做的事情可以归结为“二一三”这个模式
一开始由于无知和贪欲开始犯错 
然后造成了大的损失 开始偷偷的改错但是不认错 
最后发现 改大了也不行 所以就知错不改继续错

你说的淡化和回避 说明起码知错了 
但不代表会改错和认错 
如果只是知错改错不认错 那反倒是人民之福 起码改了嘛 如同八十年代对此前错误的定性和开放 
但就如同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
他们很快就意识到 有些东西不能改
也就是小学博士说的“不该改不能改的坚决不改” “没有金科绿玉的教科书” “没有衣始气指的教师爷”
这种情况下的淡化和回避 不是因为羞耻 而是因为随时可能变本加厉地让你体会第二次

要求日本正视历史是另外一个层面的讨论
这是为了转移人民矛盾 同时树立自己为白莲花和受害者 以推行民族主义教育的一种策略
类似的策略有很多
当你认为他们做的一些事情不符合逻辑的时候 起初会认为是他们傻 
最后往往会发现 原来是自己傻
如果你有这种感觉 也就恰恰证明了 他们就是第三种
知错 不改错 继续错 
比如说长春围困战,高晓松的相关节目没有过审,姜又兮的节目被要求删去饿死人的内容。
庆丰包子的梦帝 撸起袖子加油干
中共回顾黑历史是要动摇党的执政根基的 这样一个残暴独裁的政府根本就不配在中国执政。
中共要是敢于面对历史,那也就实现自由民主 人人平等了
我是小粉红,我是自干五。

一个人都是报喜不报忧的,这是人的本性,也是人之常情。
犯罪嫌疑人天然的逃避罪责,天然的隐瞒自己的罪行,天然的为自己的行为辩解。
强令犯罪嫌疑人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这不仅不符合人性,反而永远达不到目标。
犯罪嫌疑人认罪
因此,我们要赋予犯罪嫌疑人沉默权,不要求其如实陈述。
而是要通过全面侦察,寻找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证明其无罪。

对于中共这个罪恶滔天的组织,何尝不是如此?
不强求中共自证其罪。而是要运用各种方法调查证据,有理有据的揭露中共的罪。
这就需要实现言论自由。言论自由不鼓励真实,不鼓励中立,真的假的都允许说,鼓励各种不同立场的声音。希望寻找真相的人有机会发现真相,揭露中共的罪恶。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其实中国人对民主平等并不感兴趣,反而喜欢不平等
这是由于千年科举制造成的。科举制下国人分为鲜明的两个阶层:士与民。民任人宰割。士就是读书人,哪怕中一个秀才,就能免徭赋见官免跪,再不济也能当个私塾先生。中举人进士更了不得了,可以坐堂做官一呼百应威风八面,随便定人生死破门知府灭门知县,妻妾满堂赏花狎妓附庸风雅,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中国人做梦都想成“人上人”,潜意识里把自己当作或将要成统治阶层。每个中国人都对社会的腐败不平一清二楚,但是他们希望维持这种社会反对外人打破,好在将来自己也能高人一等威风一把。中国人自己也明白这个理想很龌龊,不好意思讲,只能婊子立牌坊高喊爱国。专制铁拳打别人时,他们高喊爱国。打到自己头上时,这时候才想起民主平等了,甚至选择认命自责个人命运不济

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平等的思想概念,民主平等了他们反而不习惯。 作统治者时作威作福,被统治时献媚权力。中国人也从来没有站起来过,你搜索“政府门口 下跪”能搜到几百页,中国人每次申冤的套路就是——在政府门口拉横幅跪下求情。周星驰在<国产007>中表达得很好,在大陆刑场等待枪决时,一边思索如何逃跑,一边为警察杀别人喝采:yeah,杀得好。(求饶是没用的,除非让共产党得好处或者怕你)。你把中国人的形态想成Lord of Ring中只知道命令和杀戮的半兽人Orcs就行了。

其实整个东亚都是这样。日本韩国香港的民主都是外来强行嫁结的。中国要想实行民主自由平等,一靠外力嫁结,这点上如刘晓波的殖民300年。二靠统治者自醒,比如中山先生的“军政训政宪政”,对民众进行民主民权教育,然而现实是中国现在的统治阶层搞愚民化教育,对民主平等进行污名化,民众的民主民权意识不但没有进步,反而出现了倒退还不如清末,清末还可以自由办报呢。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2-12
  • 浏览: 3190
  • 关注: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