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反贼们在墙内的言论让小将们受到了多少打击?

本反贼在微博,b站,贴吧被封号无数,现在通过小号发帖,墙内回复我的粉红们的气急败坏程度是我隔三差五看回复的一大乐趣,微博上被几个粉红大v截图过好几次,贴吧类似(其实这种事等于扩大了影响,我一向十分支持)。比较大的大v里遗憾的是只被观网微博截图过一次,共青团还没有。b站由于对互喷控制比较严所以活跃度不如微博贴吧

回复中大概有一半是圈网警的,从12年本人思想正式反贼化到现在,不乏微博上被转发或者被截图上几千的,这种事情最好是去粉红大v或者官方号下面找热评然后开嘲讽,这样打击的粉红最多。

从其中体会的道理就是,粉红也是欺软怕硬者,大部分敢回复我的被我再次回复后都哑口无言,死磕着回复的十不足一,就算截图挂人的大v也只敢骂人而不是正面回应。

大家应该记住,指控永远比辩解更有力,与其对粉红科普这个不对那个不对,不如主动出击直接开骂,从大部分粉红不敢正面应对来说,其实他们内心也是半信半疑甚至暗信的,无非墙内的环境让他们仅仅是追求一个看热闹而且确信对方不会还手的快感。
Deatholder 黑名单 人在大陆,巴不得明天共匪就死
楼主在国内还是谨言慎行
像我在推特一句乳包就🍵了
想請問要如何指控才能氣死小粉紅?在YouTube 經常和小粉紅懟都會氣死自己,明知他們沒有道理也說不過他們。
Gandivadhanvan 『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是死人的神,而是活人的神。」(馬太福音 22:32)
墻内對我的限制太多,有時候我會因爲紅綫的問題暫停和粉紅、自幹五對噴,導致對方變得自以爲是……



雖然離開前我還是會送他一個舉報黑魔法的XXD
sAtaNiSCominG (●°u°●)​ 嘿嘿
學會了⋯
但是我比較不善言辭
還經常被小粉紅討厭的髒話打擊到(´・_・`)
pizhanshabiduo 维尼大帝
楼主很强,我本来也想去墙内噴那些粉蛆二毛的。但一是墙内环境实在太恶臭,没呆几分钟就被随处可见的粉蛆恶心到作呕。二是墙内言论管制太厉害,发出去没多久就被和谐。实在不想浪费时间去搞小号。所以我现在都是在外网用最狠毒的语言去问候粉蛆和二毛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没有的吧,立场不同。这么说吧,反贼们认为天赋人权,至少人是有人权的,而粉红认为,我们作为家猪不知道比野猪幸福多少倍,不感恩饲养猪,你们这帮没良心的。

所以,没法谈,没法让他们明白。
牆內的難處是會被封號,已被封了幾個帳號還有以前關注的一些人都404了,牆外的話以前無聊在yt對過幾個五毛,難度其實蠻簡單的,不過反應倒跟你說的不同,我遇到蠻多被打臉了會開始離題,然後不管被打臉幾次都在繞,應該蠻多是職業網評員。
另外肉身還在牆內的中國人還是要注意人身安全啊。
打击不了啊
和流氓没法讲道理和法律
流氓只能用流氓的办法去收拾
比如直接铁拳
吴懿心不安 中国一日不民主,便一日不回中国
大佬能不能放一些实例……
对线总是输掉,如果多来几张就更吼了!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我好久沒回牆內網站了
用慣了牆外網站,基本需求都能滿足了
本來偶爾會有長文學術討論或筆戰的慾望,還會去知乎
但後來也在牆外找到了容身之處,漸漸也少去了
後來說我手機號認證云云,反正我本來註冊就沒用本人的手機號,沒差,就不去了
就連嗆小粉紅這種事都能在牆外完成了,我還有什麼必要回牆內?
墙内谨言慎行,毕竟稍有不慎被打击的就是自己了
小君撫 大雄维尼
我在贴吧、支乎都被封好几个号了,现在支乎和贴吧的号都是买的用别人手机号注册的,懒得和小粉红吵了

贴吧我倒是好几次诱导别人说出战螂言论,或者是武汉人瘟疫之源这种他们主子也不喜欢听的,然后反手一个举报,不过大部分都是删除那条回复,好像没遇到直接封号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